图标《长生殿·絮阁》

主要角色
唐明皇:冠生
杨贵妃:五旦
高力士:丑
永新:贴旦

情节
唐明皇宠爱杨贵妃后,冷淡了梅妃。一夕,偶召梅妃,重叙旧情。杨贵妃赶至,唐明皇托词有恙,需要静养。但被杨贵妃发觉了翠钿、凤舄,揭穿真相,于是惹下了爱情风波。唐明皇无奈,只得自认错误,好言慰之。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Thirteen


相关剧本
《长生殿·酒楼》(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长生殿·惊变》(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长生殿·埋玉》(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长生殿·闻铃》(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长生殿·哭像》(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长生殿·弹词》(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4.3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高力士上。)

高力士  (念)     自闭昭阳春复秋,罗衣湿尽泪还流。一种蛾眉明月夜,南宫歌舞北宫愁。

     (白)     咱家高力士,向年奉使闽粤,选得江妃进御,万岁爷十分宠幸,因她性爱梅花,赐号梅妃,宫中都称为梅娘娘。自从杨娘娘入侍之后,宠爱日夺,万岁爷竟将为她迁之上阳宫东楼。昨夜忽然托疾,宿于翠华西阁,遣小黄门密召到来,戒饬宫人,不得传与杨娘娘知道,命咱在阁前看守。此时天色黎明,恐要送梅娘娘回宫,咱只得在此伺候。

(高力士下。杨贵妃上。)

杨贵妃  (醉花阴牌)  一夜无眠乱愁搅,

             未拔白潜踪来到。

             往常见红日影弄花梢,

             软哈哈春睡难消,

             犹自压绣衾倒。

     (白)     今日呵。

     (醉花阴牌)  可为甚凤枕急忙抛?

(高力士上。)

高力士  (白)     咦!那边来的,好似杨娘娘,莫非走漏消息?这便怎么处?

杨贵妃  (醉花阴牌)  单只为那筹儿撇不掉。

高力士  (白)     奴婢高力士叩见娘娘,愿娘娘千岁。

杨贵妃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有。

杨贵妃  (白)     万岁爷呢?

高力士  (白)     在阁中。

杨贵妃  (白)     还有何人在内?

高力士  (白)     这,没有。

杨贵妃  (白)     既没有人,你且开了阁门,待我进去。

高力士  (白)     娘娘请暂坐,待奴婢一言告禀。万岁爷昨夜呵!

杨贵妃  (白)     唔?

高力士  (画眉序牌)  只为政勤劳,

             偶尔违和厌烦恼,

杨贵妃  (白)     既是圣体违和,怎生在此驻宿?

高力士  (画眉序牌)  爱清幽西阁暂息昏朝。

杨贵妃  (白)     在里面做什么?

高力士  (画眉序牌)  偃龙床静养神疲,

杨贵妃  (白)     你在此则甚?

高力士  (画眉序牌)  守玉户不容人到。

杨贵妃  (白)     你敢不容我进去么?

高力士  (白)     这……奴婢怎敢?

杨贵妃  (白)     哫!

高力士  (画眉序牌)  只因亲奉君王命,

             量奴婢敢行违拗?

杨贵妃  (白)     哫!

高力士  (白)     喳!

杨贵妃  (白)     吓!

高力士  (白)     是。

杨贵妃  (喜迁莺牌)  休得把虚脾来掉,

             休得把虚脾来掉。

高力士  (白)     奴婢怎敢?

杨贵妃  (白)     吓!

     (喜迁莺牌)  嘴喳喳弄鬼装妖,

             焦也波焦!

             急得咱满心越恼。

     (白)     我晓得!

     (喜迁莺牌)  别有个人儿挂眼梢,

             倚着她宠势高。

     (白)     好吓!

     (喜迁莺牌)  你明欺俺失恩人时衰运倒。

     (白)     也罢!

     (喜迁莺牌)  俺只待自把门敲,

             俺只待自把这门敲!

高力士  (白)     娘娘请息怒,待奴婢去叩门。

             唦!谁在?

(宫娥随唐明皇、梅妃同上。)

宫娥   (白)     是谁叩门?

高力士  (白)     杨娘娘在此,快些开门!

宫娥   (白)     请稍待。

             吓,万岁爷醒来!

(唐明皇哈欠。)

唐明皇  (画眉序牌)  何事语声高?

             募地将人梦惊觉。

宫娥   (白)     启万岁爷,杨娘娘在外。

唐明皇  (白)     啊呀!

     (画眉序牌)  这春光漏泄,怎地开交?

宫娥   (白)     这门开也不开?

唐明皇  (白)     且慢!梅妃夹幕中,暂躲片时。

(梅妃下。)

宫娥   (白)     吓,万岁爷吓!

     (画眉序牌)  黄金屋恁样藏娇,

             葡萄架霎时推倒。

唐明皇  (白)     宫娥!

     (画眉序牌)  朕和衣假寐佯推睡,

             顺索把兽环开了。

宫娥   (白)     领旨。

             奉旨开阁门!

高力士  (白)     门开了,请娘娘进去。杨娘娘……

杨贵妃  (白)     哫!

高力士  (白)     到。

杨贵妃  (白)     妾闻陛下圣体违和,特来问安。

唐明皇  (白)     平身。

杨贵妃  (白)     万岁!

唐明皇  (白)     寡人偶然身子不快,未及进宫,何劳妃子清晨到此?

杨贵妃  (白)     陛下致疾之由,妾倒猜着几分了。

唐明皇  (白)     妃子猜着何来?

杨贵妃  (白)     哪!

     (出对子牌)  都只为相思萦绕,

唐明皇  (白)     相思?吓哈哈哈!哪有此事?

唐贵妃  (出对子牌)  为着个意中人把心病挑。

唐明皇  (白)     寡人意中人,除了妃子,还有何人?

杨贵妃  (白)     妾哪里当得陛下意中人来?陛下向来宠爱梅精,何不宣召她来,以慰圣心牵挂?

唐明皇  (白)     此女久置东楼,哪有复召之理?

杨贵妃  (白)     陛下休要瞒妾了!

     (出对子牌)  俏东君春心偏向小梅梢,

             单只待,单只待望着梅来把渴消。

             既不沙,

     (白)     呸!

     (出对子牌)  只问恁是谁把那珍珠去慰寂寥?

唐明皇  (白)     妃子休得多心,寡人昨夜呵!

     (滴溜子牌)  偶只为微疴,暂息静俏。

             恁兰心蕙性,漫多度料,

             把人无端奚落。

             我神虚懒应酬,相逢话言少。

     (白)     妃子!

     (滴溜子牌)  请暂返香车,容我睡饱。

杨贵妃  (白)     咦?这御榻底下不是一只凤舄么?

唐明皇  (白)     在哪里?

杨贵妃  (白)     喏、喏、喏!又是一朵翠钿。此皆妇人之物,陛下既然独寝,怎得有此?

唐明皇  (白)     好奇怪。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有!

唐明皇  (白)     这是哪里来的?

高力士  (白)     咦?这是哪里来的?

唐明皇  (白)     寡人不解吓!

高力士  (白)     连奴婢也不解!

杨贵妃  (白)     陛下怎么说不解吓?

     (刮地风牌)  嗳呀!

唐明皇  (白)     其实不解。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有。

唐明皇  (白)     这又奇了!

杨贵妃  (刮地风牌)  御榻森严宫禁遥,

高力士  (白)     这又奇了!

杨贵妃  (刮地风牌)  早难道有神女飞渡嗳冲霄?

             只何这两般儿信物是何人掉?

     (白)     昨夜谁侍殿下寝来?

     (刮地风牌)  可怎生般凤友鸾交?

             到日三杆犹不临朝?

     (白)     外人不知呵,

     (刮地风牌)  多说是殢君王是我这庸姿劣貌,

             哪知道恋欢娱别有个雨窟云巢!

     (白)     请陛下早出视朝,妾在此候驾回宫。

唐明皇  (白)     寡人有恙,不能视朝了。

杨贵妃  (白)     陛下!

     (刮地风牌)  虽则是蝶梦酣,鸳浪翻,春情颠倒,

(唐明皇哈欠。)

杨贵妃  (白)     呀!

     (刮地风牌)  他困迷离精神难打熬。

             怎负他凤墀前鹄立嗳群僚?

唐明皇  (白)     妃子既劝寡人视朝,朕只得勉强出去。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有。

唐明皇  (白)     你在此伺候娘娘回宫!

高力士  (白)     领旨。

唐明皇  (白)     摆驾!

高力士  (白)     唦!

             摆驾!

(太监上。)

太监   (白)     吓!

唐明皇  (念)     风流惹下风流苦,不是风流总不知。

(太监随唐明皇同下。)

高力士  (白)     奴婢送驾。不免溜了吧!

杨贵妃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咦,又在那里叫了!

             娘娘,奴婢在。

杨贵妃  (白)     好吓!你瞒我做的好事!

高力士  (白)     奴婢没有瞒着娘娘,做甚么事来。

杨贵妃  (白)     我且问你,这翠钿凤舄,是哪里来的?

高力士  (白)     这么……

     (滴滴金牌)  告娘娘省可闲烦恼,

             百纵千随真是多少。

             莫说梅亭旧日恩情好,

             就是六宫中新窈窕,

             也只合佯装不晓,

             直恁的破工夫多计较!

     (白)     不是奴婢擅多敢嘴,如今满朝臣宰,谁没个大妻小妾?就是富室豪门,也有个侍婢通房哩!

杨贵妃  (哭)     何况九重就容不得这宵?

     (四门子牌)  非是咱衾裯不许把他人抱,

             非是咱衾裯不许把他人抱,

             道道道,道得咱量似斗筲。

             只怪他两边儿串就装圈套,故将咱瞒的牢。

             他似怕我焦,

             只休将彼邀。

             却怎生劣云头只思别岫飘?

             将她来假做抛,暗又招,转关儿心肠难料!

(永新上。)

永新   (白)     清早起来,不见杨娘娘,想是翠阁中去了,不免前去一看。

             吓,娘娘吓!

     (鲍老催牌)  为何泪抛?

             无言独坐神暗消。

     (白)     高公公,

高力士  (白)     永新姐。

永新   (鲍老催牌)  是谁触着她情性娇?

高力士  (白)     不要说起,只因为了两件东西,故此发恼。

永新   (白)     如今那人呢?

高力士  (白)     早已去了。

永新   (白)     万岁爷呢?

高力士  (白)     视朝去了。永新姐,你来得正好,劝娘娘回宫去罢。

永新   (白)     是。

             吓,娘娘吓!

(杨贵妃哭。)

永新   (鲍老催牌)  你漫将眉黛颦,啼痕渗,芳心恼。

             晨餐未进过清早,

             千金玉体轻伤了,

             请回宫去寻欢笑。

(太监引唐明皇同上。)

唐明皇  (念)     媚处娇何限,情深妒亦真。且将个中意,慰取眼前人。

太监   (白)     驾到!

高力士  (白)     奴婢接驾!

唐明皇  (白)     高力士!

高力士  (白)     有。

唐明皇  (白)     杨娘娘呢?

高力士  (白)     还在。

唐明皇  (白)     吖,还在!

高力士  (白)     驾到!

(杨贵妃哭。永新下。)

唐明皇  (白)     吓妃子!为何掩面不语!休要烦恼,朕和你到华萼楼看花去。

杨贵妃  (水仙子牌)  问问问,问华萼娇,

             怕怕怕,怕不似楼东花更好!

             有有有,有那梅枝儿曾占先春,

             又又又,又何用绿杨牵绕?

             请请请,请真心向故交,

             免免免,免人悲为妾情薄!

     (白)     妾有下情,望陛下俯听。

唐明皇  (白)     妃子有话,起来说。

杨贵妃  (白)     妾自知无状,谬窃宠恩,若不早自引退,诚恐谣诼日加,祸生不测,有累君德鲜终,益增罪戾。今幸天眷犹存,望赐斥放。陛初衷善视他人,勿以妾为念也!

唐明皇  (笑)     哈哈哈!

杨贵妃  (水仙子牌)  拜拜拜,拜辞了往日君恩天样高,

             把把把,把深情密意从头缴。

     (白)     这金钗钿盒,是陛下定情所赐,今日将来,交还陛下罢!

唐明皇  (笑)     哈哈哈哈哈!

杨贵妃  (水仙子牌)  省省省,省可自睹物泪珠抛。

唐明皇  (白)     妃子何出此言?朕和你两人呵!

     (双声子牌)  情双好,情双好,

             纵百岁犹嫌少。

             怎说到,怎说到,

             平白地分开了?

             总朕错,且莫恼。

     (白)     妃子!

     (双声子牌)  见了你颦眉泪眼,越样生娇。

     (白)     将钗盒依旧收好。既不耐烦看花,朕和你西宫闲话去。

杨贵妃  (白)     承不弃妾,妾复何言。

唐明皇  (白)     将钗盒收好了!

杨贵妃  (煞尾)    领取钗盒再收好。

唐明皇  (白)     妃子,

     (煞尾)    度芙蓉帐暖今宵,

杨贵妃  (煞尾)    同把那定情时心事表。

唐明皇  (白)     妃子来 

杨贵妃  (白)     嗳!

唐明皇  (白)     唔!

杨贵妃  (白)     嘿嘿嘿!

唐明皇  (白)     来来来 

(杨贵妃哭。)

唐明皇  (笑)     吓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544 ┊ 字数:4132 ┊ 最后更新:2007年07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