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长生殿·酒楼》

主要角色
郭子仪:老生
酒保:丑
安禄山:净

《长生殿·酒楼》黄小午饰郭子仪
《长生殿·酒楼》黄小午饰郭子仪
情节
唐代中兴名将郭子仪,早年未得官职,独饮长安市中,见壁上题诗,语意未明,疑是谶言。正值众官员去向外戚杨国忠等庆贺新第落成,宠臣安禄山封王下朝,俱从酒楼经过,郭子仪目击其煊赫之状,痛感朝政荒弛,将召祸乱,因而慷慨悲歌,誓以此身为国家效力。

注释
《长生殿》是清代大戏剧家洪昇的杰作,写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也反映了唐代宫闱生活以及天宝之乱的历史过程,共有五十折。《酒楼》原本题作《疑谶》。
传统剧且中用【北商调集贤宾】联套者,仅《西游记·认子》及此剧尚在舞台上搬演。《认子》笛色用六调,此剧则用尺调,是昆曲变之特例。郭子仪以老生饰演,曲调激昂,动作较繁,颇能刻划出剧中人物忧心国事,磊落不平的胸襟和抱负。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Thirt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03.4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郭子仪上。)

郭子仪  (念)     壮怀磊落有谁知,一剑防身且自随。整顿乾坤济时了,那回方表是男儿。

     (白)     俺,姓郭名子仪,本贯华州郑县人也。学成韬略,腹满经纶,要思量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干一桩定国安邦的事业,今以武举出身,到京谒选,正值杨国忠窃弄威权,安禄山滥膺宠眷,把一个朝纲,看看弄得不成模样。想俺郭子仪,未得一官半职,不知何时,才能替朝廷出力也!

     (商调集贤宾牌)论男儿壮怀须自吐,

             肯空向杞天呼!

             笑他每似堂间处燕,

             有谁曾屋上瞻乌?

             不提防押虎樊熊,

             任纵横社鼠城狐。

             几回价听鸡鸣起身独夜舞。

             想古来多少乘除,

             显得个勋名垂宇宙,

             不争便姓字老樵渔!

     (白)     旅寓无聊,且到长安市上买醉一回。

     (逍遥乐牌)  向天街徐步,

             暂遣牢骚,聊宽逆旅。

             俺则见来往纷如,

             闹昏昏似醉汉难扶,

             哪里有独醒行吟楚大夫?

     (白)     俺郭子仪呵!

     (逍遥乐牌)  待觅个同心伴侣,怅钓鱼人去,

             射虎人遥,屠狗人无!

(郭子仪下。)

酒保   (内白)    啊哈!

(酒保上。)

酒保   (念)     我家酒铺十分高,罚誓无赊挂酒标。只要有钱凭你饮,无钱滴水也难消。

     (白)     小子是这长安市上,新丰馆大酒楼,一个小二哥的便是。我这酒楼,开在这东西两市中间,往来十分热闹。凡是京城内外,王孙公子、官员仕户、军民百姓,没有一个不到我这酒楼上来喝这么三杯,也有吃寡酒的,吃案酒的,买酒去的,包酒来的,啊咦呀一天打发个不了。

             喂,伙计,把煤炉子通这么一通,伺候吃酒的来啊!

(酒保下。郭子仪上。)

郭子仪  (白)     呀!

     (上京马牌)  遥望见绿杨斜靠画楼隅,

             滴溜溜一片青帘风外舞,

             怎得个燕市酒人来共沽!

     (白)     酒家!

酒保   (白)     来了,来了!爷是喝酒的么?

郭子仪  (白)     正是。

酒保   (白)     楼上请坐。

郭子仪  (白)     待俺上楼去者!

酒保   (白)     喂,伙计,有客上楼了!

郭子仪  (白)     妙啊!好一座酒楼也!

     (上京马牌)  敝轩窗日朗风疏,

             见四周遭粉壁上都画着醉仙图。

酒保   (白)     爷,你是自饮,还是待客?

郭子仪  (白)     独饮三杯,可有好酒?

酒保   (白)     有好酒:金盘露、银盘露、梨花春、竹叶青、玉兰香、桑老白、绍兴老酒、高邮皮酒、山西汾酒、惠山麒酒、雪酒、药酒;还有两种……

郭子仪  (白)     哪两种?

酒保   (白)     秀才瓮老婆醉。

郭子仪  (白)     怎么有这个名儿?

酒保   (白)     无非带点酸味儿。

郭子仪  (白)     拣好酒取来。

酒保   (白)     是了。

             喂,伙计,拿壶好酒用啊!

             爷,酒在此。

郭子仪  (白)     斟。

酒保   (白)     是了。

郭子仪  (白)     唔,唔,唔,

酒保   (白)     好量啊。

郭子仪  (白)     再斟。

酒保   (白)     哎,我看爷也是爱喝这么一杯的。

郭子仪  (白)     酒家。

     (梧叶儿牌)  俺非是爱酒的闲陶令,

             也不学使酒的莽灌夫,

             一谜价痛饮兴豪粗。

             撑着这醒眼儿谁偢保?

             问醉乡深可容得吾?

             听街市恁喧呼,

             偏冷漠高阳酒徒。

(二朝官同上,过场,同下。曲牌收。)

郭子仪  (白)     酒家!

酒保   (白)     哎,爷可是要添酒?

郭子仪  (白)     我且问你,楼下那些官员都住何处去的?

酒保   (白)     爷一面喝酒,待我告诉爷。

郭子仪  (白)     讲。

酒保   (白)     只为国舅爷杨丞相,并韩、虢、秦三位夫人,万岁爷各赐造新第。在这宣阳里中,四家府门相连,俱照大内一般样造法。这家造来要胜似那家,那家造来又要赛过这家,见那家造得华丽,这家便拆毁了,重新再造,定要与那家一样,方才住手,一座厅堂,足足费了千万贯钱钞,今日才得完工。因此合朝大小官员,都备了羊酒礼物,前往那里去庆贺,打从这里经过,为此热闹。

郭子仪  (白)     哦,有这等事!

酒保   (白)     哎,有这事。

郭子仪  (白)     下去。

酒保   (白)     待我再去拿酒来。

(酒保下。)

郭子仪  (白)     啊呀,想外戚宠盛到这个地位,如何是了也!

     (醉葫芦牌)  怪私家恁僭窃,竞豪奢,夸土木。

             一班儿公卿甘作折腰趋,

             争向权门如市附。

     (白)     再没一人呵!

     (醉葫芦牌)  把舆情向九重公诉,

             可知他朱甍碧瓦总是血膏涂!

(郭子仪吐。)

郭子仪  (白)     唔!心中一时忿懑,不觉酒涌上来了,且向四壁间闲看一回。这壁上有细字数行,待我看来。

     (念)     “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若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

     (白)     呀,这诗好生奇怪也!

     (幺篇)    我这里定睛一直看,从头儿逐句读,

             细端详诗意少祯符。

     (白)     且看是何人题的。“李遐周题。”这名儿好壬熟识啊。哦呵是了。我闻有个术士李遐周,能知过去未来,想必是他了。

     (幺篇)    多则是就里难言藏谶语,

             猜诗谜杜家何处?

             早难道醉来墙上往笔乱鸦涂!

(酒保上。)

酒保   (白)     爷,您靠着窗户往下看。

(大开门牌。安禄山上,三笑,过场,下。曲牌收。)

酒保   (白)     爷,您可曾看见那个大肚子的人么?

郭子仪  (白)     这是何人?

酒保   (白)     此人姓安名禄山。

郭子仪  (白)     哦……呵!

酒保   (白)     万岁爷十分宠爱他,把御座的金鸡步障,都赐与他坐过,今日又封他做东平郡王。方才谢恩出朝,赐归东华门外新第,打从这里经过。爷,您看他体面是不体面哪?

郭子仪  (白)     哦,这就是安禄山么?

酒保   (白)     是新王爷。

郭子仪  (白)     啊呀,他有何功劳,遽封王爵?看这厮面有反相,乱天下者, ,必此人也!

酒保   (白)     这位爷还会看相么?

郭子仪  (金菊香牌)  见了这野心杂种牧羊的奴,

             料蜂目豺声定是狡徒。

             怎个把野狼引来屋里居?

             怕不将题壁诗符?

             更和那私门贵戚一例逞妖狐!

     (白)     哎!

     (枫叶儿牌)  不由人冷飕飕冲冠发竖,

             热烘烘气夯胸脯。

             咭当当把腰间宝剑频频觑。

     (白)     呀!

     (枫叶儿牌)  便教俺倾千盏饮尽了百壶,

             怎把这重沉沉一个愁担儿消涂?

酒保   (白)     爷喝不噶了?

郭子仪  (白)     不吃了,收了酒钱去。

酒保   (白)     是了。别人来了三杯和万事,这位爷一醉惹千愁。

             哎,伙计,楼上的这位爷会钞了!

(酒保下。)

郭子仪  (白)     我且回寓去者,

     (浪里来牌)  见着那一桩桩伤心的时事遌,

             凑着那一句句感用的诗谶伏,

             怕天心人意两难摹。

             好教俺费沉吟趷 地将眉对蹙。

             看满地斜阳欲暮,

             到萧条客馆兀自意踌躇。

(家将上。)

家将   (念)     忙将升迁事,报与老爷知。

     (白)     老爷回寓了。兵部有朝报在此,请看。

郭子仪  (白)     兵部一本:“为除授官员事。奉圣旨,郭子仪授为天德军使。钦此!”哦,原来旨意下来了。

             来,收拾行李,即日上任。

家将   (白)     是。

(家将下。)

郭子仪  (白)     想俺郭子仪虽官卑职小,便可从此报效朝廷也!

     (高过随调煞) 赤紧似尺水中展鬣鳞,

             枳棘中拂毛羽。

             且喜奋云宵有分上天衢,

             直待的把乾坤重整顿,

             将百千秋第一等勋业图。

             纵有妖氛孽蛊,

             少不得肩担日月手把大唐扶。

(郭子仪下。)
(完)


浏览次数:6012 ┊ 字数:3181 ┊ 最后更新:2007年12月1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