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荆钗记·男祭》

主要角色
王十朋:冠生
王母:老旦
李成:末

情节
钱玉莲抗拒改嫁,投江自尽,但被钱载和所救。王十朋母子不知其遇救之事,以为她已葬身水底,故在清明时节,备礼祭奠之。

注释
此戏在舞台上很少演出,曲会的清唱中偶或有之。官生的【北双调折桂令】用赠板,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特殊例子,可与《牡丹亭·硬拷》、《西楼记·错梦》等戏的同牌曲调,比较参考,以见其风格的异同,作为研究资料。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满庭芳


相关剧本
《荆钗记·见娘》(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荆钗记·上路》(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1.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母上。)

王母   (破阵子引)  细雨霏霏时候,柳眉烟锁长愁。

(王十朋上。)

王十朋  (破阵子引)  昨夜东风蓦吹透,报道桃花逐水流。

王母、

王十朋  (同破阵子引) 新愁惹旧愁。

王十朋  (白)     母亲拜揖。

王母   (白)     罢了。

     (念)     极目家乡远,白云天际头。

王十朋  (念)     五年离故里,

(李成上。)

王十朋  (念)     洒泪湿征裘。

     (白)     告母亲知道。

王母   (白)     起来说。

王十朋  (白)     是。孩儿昨夜,梦见媳妇,扯住孩儿衣袂,说道十朋吓,十朋,我只与你同忧,不与你同乐。醒来却是南柯一梦。

王母   (白)     敢是媳妇与你讨祭了。

王十朋  (白)     孩儿祭礼已备,请母亲主祭。

王母   (白)     吓!啊呀媳妇儿吓!

     (念)     非是儿夫负你情,只因奸相妒良姻。生前淑性甘贞洁,死后阴魂脱世尘。

             餐玉馔,饮瑶樽,水晶宫里伴仙人。待你儿夫任满朝金阙,与你伸冤奏紫宸。

     (白)     儿吓,你去祭罢。

王十朋  (白)     是,孩儿告祭了。

             吓!啊呀妻吓!我与你好似巫山一片云,秦岭一堆雪,阆苑一枝花,瑶台一轮月。到如今,云散雪消,花残月缺,好不伤感人也!

     (新水令)   一从科第凤鸾飞,

             被奸谋有书空寂。

             幸萱堂无祸危,

             痛兰房受岑寂,

             捱不过凌逼。

             啊呀妻吓!

             恁身沉在浪涛里!

王母   (白)     咳!

     (步步娇牌)  将往事今朝重提起,

             越恼得肝肠碎。

             清明祭扫时,

             省却愁烦,且自酬醴。

     (白)     李舅看酒。

李成   (白)     有酒。

王十朋  (白)     卑幼之丧,何劳母亲奠酒?

王母   (白)     儿吓!

     (步步娇牌)  须记得圣贤书道,

             我不与祭如不祭。

王十朋  (白)     李舅看香!

李成   (白)     有。

王十朋  (折桂令)   爇沉檀香喷金猊,

             昭告灵魂,听剖因依。

             自从俺宴罢瑶池,

             宫袍宠赐,

             相府把俺勒赘,

             俺只为撇不下糟糠 旧妻,

             苦推辞桃杏新室。

             致受磨折,

             改调俺在潮阳,啊呀妻吓!

             因此上耽误了恁的归期。

王母   (江儿水牌)  听说罢衷肠事,只为伊,

             却原来不从招赘生奸计。

             懊恨娘行忒薄义,

             凌逼得你好没存济。

             母子虔诚遥祭,

             望鉴微忱,

             早赐灵魂来至。

王十朋  (白)     李舅看酒。

李成   (白)     有酒。

王十朋  (雁儿落带得胜令)徒捧着泪盈盈一酒巵,

             空列着香馥馥八珍味,

             慕音容不见伊,

             诉衷曲无回对。

             呀!俺这里再拜自追思,

             重会面是何时?

             揾不住双垂泪,

             舒不开咱两道眉。

             先室! 

             恨只恨套书信的贼施计。

             贤妻!

             俺若是昧诚心自有天鉴知!

             啊呀,昧诚心自有天鉴知!

王母   (侥侥令)   不是爹行没主意,

             是你继母太心欺,

             贪恋富室豪门财和礼,

             抛闪得好夫妻中路里,

             好夫妻中路里。

王十朋  (收江南牌)  呀!

             早知道这般样拆散呵,

             谁待要赴春闱?

             便做到腰金衣紫待何如?

             说来的话儿,

             又恐怕外人知端的,

             倒不如布衣,布衣,

             啊呀妻吓!

             只索要低声啼哭自伤悲!

王母   (园林好牌)  免愁烦回辞了奠仪。

     (白)     啊呀媳妇儿吓!我本待要拜你一拜,恐你消受不起。罢!

     (园林好牌)  只得拜冯夷,

             多加些护持。

             早早向波心脱离,

             惟愿取免沉溺,

             惟愿取免沉溺。

王十朋  (白)     李舅化纸。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沽美酒牌)  纸钱飘,蝴蝶飞,

             纸钱飘,蝴蝶飞。

             血泪染,杜鹃啼,

王母   (白)     儿吓,将媳妇绣鞋也焚了罢。

王十朋  (沽美酒牌)  睹物伤情越惨凄。

             灵魂儿恁自知,

             俺不是负心的,

             负心的随着灯灭,

             花谢有芳菲时节,

             月缺有团圆之夜。

             俺呵,

             徒然间早起晚息,

             想伊家念伊。

             啊呀妻吓!

             要相逢除非是梦儿里,

             和你再成姻契。

王母、

王十朋  (同尾声)   昏昏默默归何处?

             哽哽咽咽常念你,

(李成下。)
王母、

王十朋  (同尾声)   直上嫦娥宫殿里。

王母   (念)     年年此日须当祭,

王十朋  (念)     岁岁今朝不可迟。

王母   (念)     天长地久有时尽,

王十朋  (念)     此恨绵绵无绝期。

王母   (白)     随我进来。

王十朋  (白)     是。

             啊呀妻吓!

(王母、王十朋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52 ┊ 字数:1889 ┊ 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