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荆钗记·见娘》

主要角色
王十朋:冠生
王母:老旦
李成:末

情节
王十朋考中状元,拒绝万俟相府的招赘,得罪了权相,因此由初任饶州佥判改调潮阳,已写信回家报喜,等候母妻到京,即便赴任。岂知家书被人套写,改为休书,妻子钱玉莲拒绝改嫁,被逼投江(遇救不死,但家中未知)。《见娘》一出,写王母到京,王十朋不见妻子同来,因而生疑,及见王母袖中落出孝头绳,更加追询,王母不得不叙说经过;王十朋闻讯昏倒,痛悼妻子之亡。

注释
此剧唱做并重,哀惋动人,为“冠生”重头戏“书、见、惊”(《书馆》、《见娘》、《惊变》)之一,俞振飞演出次数很多。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满庭芳


相关剧本
《荆钗记·男祭》(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荆钗记·上路》(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0.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十朋上。)

王十朋  (夜行船引)  一幅鸾笺飞报喜,垂白母想已知之。日渐过期,人何不至?心下转添萦系。

     (念)     雁塔题名感圣恩,便鸿早已寄佳音。思亲目断云山外,缥缈乡关睹白云。

(长班上。)

王十朋  (白)     下官王十朋,晋京赴试,叨中状元。蒙圣命,任为饶州佥判。只因万俟丞相,欲招下官为婿,是我不肯停妻再娶,拒了婚事,为此把我改调潮阳,不日就要赴任。我曾修书一封,付与承局寄回,接取家眷,同临任所。一去许久,不见到来,使我常怀挂念。

             长班!

长班   (白)     有。

王十朋  (白)     家眷到时,疾忙通报。

长班   (白)     晓得。

王十朋  (白)     正是:

     (念)     虽无千丈线,万里系人心。

(王十朋下。)

李成   (内白)    老安人走吓!

(王母上。)

王母   (夜行船引)  远别生离辞故里,经历尽万种孤凄。

(李成上。)

李成   (夜行船引)  已达皇都,遥瞻故里,深感老天周庇。

王母   (白)     李舅,可曾打听,状元的行馆在哪里?

李成   (白)     老奴已曾打听,状元的寓所在四牌坊,请老安人再行几步。

王母   (念)     闻说京师锦绣邦,

     (白)     妙吓!

     (念)     果然风景胜他乡。

李成   (念)     红楼翠馆笙歌沸,柳陌花街兰麝香。

     (白)     “状元王寓”。吓老安人请转!

王母   (白)     怎么?

李成   (白)     这里是了。

王母   (白)     吖到了,谢天地。

李成   (白)     请老安人看好了行李,待老奴去通报。

王母   (白)     你去通报。

李成   (白)     啊呀,老奴倒忘了。

王母   (白)     忘了什么?

李成   (白)     请老安人把孝头绳除下,恐惊了状元,不当稳便。

王母   (白)     早是你说,不然我倒忘了。

             啊呀媳妇儿吓!

李成   (白)     吓,门上那位在?

长班   (白)     什么人?

李成   (白)     借问一声。

长班   (白)     问什么?

李成   (白)     这里可是温州王状元的寓所么?

长班   (白)     正是。你问他怎么?

李成   (白)     报去说,家眷到了。

长班   (白)     吖家眷到了!请少待。

             老爷有请。

(王十朋上。)

王十朋  (白)     怎么说?

长班   (白)     家眷到了。

王十朋  (白)     吖,家眷到了!可有来人?

长班   (白)     有来人。

王十朋  (白)     如此,先着来人进见。

长班   (白)     是。

王十朋  (白)     啊呀呀,我正在此想,可喜吓可喜!

长班   (白)     来人呢?

李成   (白)     在。

长班   (白)     老爷着你进见。

李成   (白)     是。

             吓状元老爷!

王十朋  (白)     吓李舅!

李成   (白)     老奴李成叩头。

王十朋  (白)     啊呀呀请起!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老安人和小姐都到了么?

李成   (白)     这,都到了。

王十朋  (白)     吩咐开正门!

长班   (白)     吓,开正门!

王十朋  (白)     吓母亲!

王母   (白)     我儿!

王十朋  (白)     孩儿十朋,迎接母亲。

王母   (白)     起来!

王十朋  (白)     是。

             吓李舅!

李成   (白)     状元老爷。

王十朋  (白)     小姐呢?

李成   (白)     小姐么?

王母   (白)     十朋!

李成   (白)     老安人相请!

王十朋  (白)     是。

             吩咐起行李!

长班   (白)     起行李!

李成   (白)     有劳。

长班   (白)     好说。

(长班下。)

王十朋  (白)     母亲请上,待孩儿拜见。

王母   (白)     罢了。

王十朋  (白)     孩儿只为功名,久离膝下,奉养不周,恕孩儿不孝之罪。

王母   (白)     儿吓,你在此好么?

王十朋  (白)     母亲听禀!

     (刮鼓令)   从别后到京,

             虑萱亲当暮景。

             幸喜得今朝重会,

     (白)     吓!

     (刮鼓令)   又缘何愁闷萦?

王母   (白)     我没有什么愁闷。

王十朋  (白)     是。孩儿告退。

王母   (白)     去。

王十朋  (白)     是。

             啊呀且住!我想今日,母子重逢,合当欢喜,为何我母亲反添愁闷?

(李成嗽。)

王十朋  (白)     吖,待我去问李成。

             吓李舅。

李成   (白)     状元老爷。

王十朋  (白)     老夫人为何闷闷不乐?

李成   (白)     老安人么?

(王母嗽。)

李成   (白)     吖,想是在路上,受了些风霜,所以如此。

王十朋  (白)     吖,在路上受了些风霜,所以如此。

李成   (白)     是吓,所以如此。

王十朋  (白)      !非也,我晓得嗄!

李成   (白)     状元老爷晓得什么?

王十朋  (刮鼓令)   莫不是我家荆,

             看承得我母亲不志诚?

李成   (白)     哟!若说小姐在家,尽心侍奉老安人,是不离左右的。

王十朋  (白)     吖,小姐在家,侍奉老安人,是不离左右的?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吓!

     (刮鼓令)   啊呀亲娘吓!

             分明说与恁儿听,

     (白)     你那媳妇,

     (刮鼓令)   她怎生不与娘共登程?

王母   (白)     儿吓!

     (刮鼓令)   心中自三省,

             转教娘愁闷增。

王十朋  (白)     媳妇为何不来?

(李成嗽。)

王母   (刮鼓令)   啊呀你媳妇多灾多病。

王十朋  (白)     吓李舅,小姐有病么?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如今呢?

李成   (白)     如今好了。

王十朋  (白)     吖好了,谢天谢地。起来。

李成   (白)     是。

王母   (刮鼓令)   况亲家两鬓星,

             家务事要支撑。

             叫她怎生离乡背井,

             为你饶州之任恐留停。

     (白)     儿吓,你岳丈倒有分晓。

王十朋  (白)     有甚分晓?

王母   (白)     哪!

     (刮鼓令)   先令人送我到京城。

李成   (白)     员外著老奴,先送老安人来的。

王十朋  (白)     有劳。

             吓,母亲,孩儿再告退。

王母   (白)     去。

王十朋  (白)     是。

             啊呀且住!听母亲言语,还是不能明白。

(李成嗽。)

王十朋  (白)     吖,待我再问李成。

             吓李舅!

李成   (白)     状元老爷。

王十朋  (白)     你把我家中别后之事,细细说与我知道。

李成   (白)     状元老爷听禀!

王十朋  (白)     讲!

李成   (刮鼓令)   当初待起程……

王十朋  (白)     住了!我正要问你,起程时,小姐为何不来?

李成   (白)     小姐么?

王十朋  (白)      

李成   (白)     原是要来的。

王十朋  (白)     为何不来呢?

李成   (白)     吖哈哪!

     (刮鼓令)   谁想到,临期成画饼。

王十朋  (白)     成什么画饼?

李成   (白)     啊呀!

     (刮鼓令)   若说起投江一事,

             唬得恩官心战惊。

王十朋  (白)     什么惊?

李成   (白)     没有什么惊吓。

王十朋  (白)     啊呀母亲!方才李舅明明说过“惊”字的 

王母   (白)     吓李舅,有什么“惊”字,快快说与状元知道。

李成   (白)     吖、吖、吖,有个“惊”字的。

王十朋  (白)     什么惊?

李成   (白)     说我家小姐呵!

王十朋  (白)     小姐便怎么?

李成   (刮鼓令)   在途路上,

     (白)     吖哈!

     (刮鼓令)   少曾经。

     (白)     就是这个“惊”字。

王十朋  (白)     吖!

李成   (刮鼓令)   当不得许多高山峻岭,

             餐风宿水怕劳形。

     (白)     我家员外呵!

王十朋  (白)     员外便怎样?

李成   (刮鼓令)   因此上留住……

王十朋  (白)     说!

李成   (白)     是。

     (刮鼓令)   吖哈……

王十朋  (白)     讲!

李成   (白)     是。

     (刮鼓令)   在家庭。

王十朋  (白)     呀!

     (刮鼓令)   端详那李成,

             语言中犹未明。

     (白)     李舅过来!

李成   (白)     在。

王十朋  (白)     我在家时见你志诚老实,故把言语来问你,怎么你、你、你,反来支吾我?

李成   (白)     老奴怎敢?

王十朋  (白)     哆!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我今后再、再、再也不来问你了。吓!

     (刮鼓令)   啊呀亲娘吓!

             把就里分明说破,

(王母悲声。)

王十朋  (刮鼓令)   免孩儿疑虑生。

(王母哭。)

王十朋  (白)     吓!

     (刮鼓令)   因甚的变颜情,

             长吁短叹珠泪零?

(王母袖中孝头绳掉出。)

李成   (白)     啊呀,啊呀,完了!

王十朋  (白)     啊呀!

     (刮鼓令)   袖儿里落下孝头绳,

             恁儿媳妇丧幽冥!

     (白)     啊呀母亲!这孝头绳是哪里来的?快快说与孩儿知道 

王母   (白)     啊呀儿吓!

王十朋  (白)     母亲!

王母   (白)     千不是,万不是,都是你不是!

王十朋  (白)     怎说孩儿不是?

王母   (白)     你且起来。

王十朋  (白)     是。

王母   (白)     我且问你,当初这封书是哪个寄回的?

王十朋  (白)     是承局。

王母   (白)     可又来!

     (念)     当初承局书亲附,拆开仔细从头睹。

王十朋  (白)     道我什么来?

王母   (念)     道你佥判任饶州,

王十朋  (白)     这句是有的。

王母   (白)     啊呀儿吓!

王十朋  (白)     母亲。

王母   (白)     你下句就不该写了!

王十朋  (白)     是哪一句?

王母   (念)     “休妻再赘万俟府”。

王十朋  (白)     啊呀母亲,语句都差了!

王母   (白)     哆!

王十朋  (白)     是。

(王十朋跪。)

王母   (念)     语句虽差字迹真,

李成   (白)     状元爷请起。

王十朋  (白)     岳翁见了便怎么?

王母   (念)     岳翁见了生嗔怒。

王十朋  (白)     岳母呢?

王母   (念)     岳母即时起妒心,

王十朋  (白)     吓,起甚妒心?

王母   (念)     她就逼女改嫁孙郎妇。

王十朋  (白)     啊呀母亲!我妻子她从也不从?

王母   (白)     好!

     (念)     汝妻守节不相从,她就将……

李成   (白)     啊呀老安人,说不得的!

王十朋  (白)     哆!谁要你多讲?

王母   (白)     啊呀李舅,事到其间,也不得不说了。

王十朋  (白)     啊呀母亲,快快说与孩儿知道 

王母   (白)     啊呀儿吓!

王十朋  (白)     母亲。

王母   (念)     汝妻守节不相从,她就将身跳入江心渡!

王十朋  (白)     怎么讲?

王母   (白)     你妻子为你守节而亡了!

王十朋  (白)     吖,我妻子为我守节而亡了? 

(王十朋晕倒。)
王母、

李成   (同白)    (我儿)(状元老爷)醒来!

王母   (江儿水牌)  啊呀唬!

             唬得我心惊怖,身战簌,

             虚飘飘一似风中絮。

             谁知你先赴黄泉路,

             孤身流落知何所?

             不念我年华衰暮,

             风烛不宁,啊呀亲儿吓!

             教娘死也不着一所坟 墓。

王母、

李成   (同白)    (我儿)(状元老爷)醒来!(我儿)(状元老爷)苏醒!

(王十朋醒。)

王十朋  (江儿水牌)  一纸书亲附,

             啊呀我那妻吓!

              指望同临任所,

             是何人套写书中句?

             改调潮阳 应知去,

             恁头儿先 做河伯妇。

             啊呀妻……

(王十朋哭。)

王十朋  (江儿水牌)  指望百年完聚,

             半载夫妻,

             也算做春风一度!

王母   (白)     儿吓,死者不能复生,且到了任所,先追究那递书人要紧。

王十朋  (白)     孩儿一到任所,即便追究那递书人便了。

王母   (念)     追想仪容转痛悲,

王十朋  (念)     岂知中道两分离?

李成   (念)     夫妻本是同林鸟……

王母、
王十朋、

李成   (同念)    大难来时各自飞。

王十朋  (白)     请母亲里面安歇罢。

王母   (白)     啊呀媳妇儿吓!

(王母下。)

李成   (白)     状元老爷,老奴告回。

王十朋  (白)     吓?你怎么就要回去了?

李成   (白)     起程时员外吩咐,送到了老安人,即便就回。

王十朋  (白)     难道小姐死了,就不是亲了?

李成   (白)     说哪里话来?只因家里无人,所以如此。

王十朋  (白)     也罢!况我身畔无人,你随我到了任所,待我修书与你,接取员外、安人到来,同享荣华便了。

李成   (白)     多谢状元老爷。

王十朋  (白)     随我进来。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吓李舅!小姐的灵柩停在哪里?

李成   (白)     啊呀状元老爷!那日江中风狂浪大,莫说灵柩,连尸首也没处打捞!

王十朋  (白)     吖!连尸首竟、竟、竟、竟没处打捞?!

李成   (白)     没处打捞!

王十朋  (白)     啊呀妻......

王母   (内白)    十朋!

李成   (白)     老安人相请。

王十朋  (白)     是。随我进来!

李成   (白)     是。

王十朋  (白)     啊呀妻吓!

李成   (白)     请免悲伤。

(王十朋、李成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16 ┊ 字数:4970 ┊ 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