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荆钗记》

主要角色
钱玉莲:旦
王十朋:小生
孙汝权:丑
钱载和:老生
王母:老旦

情节
钱载和有女钱玉莲,拟许旧友王氏之子王十朋,继室孙氏则欲嫁与己侄孙汝权,互争不决,因取两家聘物使钱玉莲自择。钱玉莲选王十朋所送荆钗,遂嫁王十朋。王十朋赴考得中,因未允秦桧招赘,被谪潮州佥判;孙汝权假造王十朋家书,言王十朋已在相府招亲,并改钱玉莲为妾。孙氏因逼钱玉莲改嫁孙汝权。钱玉莲投江,为福建安抚使邓杰侯所救。王十朋遣人接母至潮州,闻钱玉莲噩耗,哀痛几绝,拟寻孙汝权辩理,而孙汝权亦因钱玉莲死亦自投江。时邓杰侯携夫人出巡潮州,伪称有女,强婚王十朋,更索荆钗为聘。洞房之夕,真相始明。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七集:李丹林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6.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孙汝权上。)

孙汝权  (念)     家中豪富广田园,圆亮珍珠大似拳。白银积累如土块,黄金堆垛似方砖。

     (白)     我,孙汝权。是这城里第一家大财主。我有一个姑妈,许配钱贡元。我姑父有一个前妻的女儿,名唤玉莲,长得是又勾勾,又丢丢。我惦记着她可不是一天啦;我姑妈哪,也有心给我。今天不免找我姑妈提提此事,就是这个主意。正是:

     (念)     姻缘本是前生定,见着姑妈事准成。

(孙汝权下。)

【第二场】

(钱载和上。)

钱载和  (引子)    鬓发皤然,居林下,一家平安。

     (诗)     白发苍苍鬓若霜,老来无子实可伤。箕裘事业谁承继?诗礼传家孰绍芳!

     (白)     老夫,姓钱名载和。温州城人氏。昔日黉门曾考中贡元。不幸先妻亡逝。只生一女,名唤玉莲,年方二八。欲招王十朋为婿,以谐百年之好。自愧再婚孙氏,性情不仁。幸喜此女能侍父母,一家倒也相安。正是:

     (念)     子孝双亲乐,家和万事成。

     (白)     李成那里?

(李成上。)

李成   (白)     员外爷,什么事?

钱载和  (白)     请老安人出堂!

李成   (白)     请老安人出堂!

(孙氏上。)

孙氏   (念)     人人说我赛嫦娥,我说嫦娥不如我。

(孙氏进门,钱载和迎。)

钱载和  (白)     啊,安人!

孙氏   (白)     员外!员外请坐!

钱载和  (白)     一同坐下!

孙氏   (白)     啊,员外,请我出来,有何事议哪?

钱载和  (白)     啊,安人,老夫喏大年纪,你我女儿婚姻未定,终日挂念。老夫有意将她许配本城旧友王景元之子王十朋为妻,不知安人意下如何?

孙氏   (白)     谁?王十朋!都穷断了脊梁骨啦!吃上顿,没下顿,跟他受罪去呀?我可不干!我内侄孙汝权家财富有,人有人才,文有文才,并且他也早有此意,把我们的女儿给了他,一定受不了罪。

钱载和  (白)     我的女儿,由不了你!

孙氏   (白)     那也由不了你!

钱载和  (白)     我就去提亲。

孙氏   (白)     由不了你!

(钱载和气下。孙氏坐,气。)

孙汝权  (内白)    啊哈!

(孙汝权上。)

孙汝权  (唱)     终日思想美多娇,

             思想娇娇睡不着。

(孙汝权进门。)

孙汝权  (白)     姑妈!

孙氏   (白)     你来啦,坐下吧。可气死我喽!

孙汝权  (白)     姑妈,您跟谁生气哪?

孙氏   (白)     老帮子非要我把你表妹许配王十朋不可!

孙汝权  (白)     谁?王十朋!那小子穷的连裤子都没有,给他还不得饿死呀?

孙氏   (白)     我也是那么说呀,我跟他说许配给你,他不认可,一气就走啦。今儿个来的正是时候,赶紧拿个值钱的聘礼来,我就给你定下啦!

孙汝权  (白)     那么,我赶紧回去取去,那可就瞧您的啦?

孙氏   (白)     小子,没错儿,你快回去吧!

(孙氏、孙汝权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王十朋上。)

王十朋  (引)     乐守清贫,承母训,苦读寒窗。

     (念)     诗礼传家儒素风,琴书子娱守寒门。萱堂淑贤齐孟母,唯叹家业渐凋零!

     (白)     小生,姓王名十朋,字表龟龄。在城内居住。不幸椿庭早逝,幸赖母亲训教成人。学无止境,生也有涯,不免将书篇观看一番便了!

     (唱)     世上万般皆下品,

             思来唯有读书高。

(王十朋看书。王母上。)

王母   (念)     不求金玉贵,唯望子孙贤。

(王母进门。)

王十朋  (白)     母亲来了,孩儿拜揖!

(王十朋揖。)

王母   (白)     一旁坐下!

王十朋  (白)     遵命!

王母   (白)     儿呀,今当开科取士之期,何不收拾行李,上京赴试,也不枉为娘教训一场。

王十朋  (白)     啊,母亲,孩儿只为家贫,母亲年迈,故而不敢远离。

王母   (白)     吾儿岂不闻孝经有云:“始于侍亲,终于侍君。”君亲一体,若得一官半职回来,也显显为娘教训有方啊!

王十朋  (白)     如此,孩儿遵命。

(钱载和上。)

钱载和  (唱)     若得良缘早成就,

             免得终日皱眉头。

     (白)     来此已是。王先生在家么?

王十朋  (白)     啊,年伯来了,请进!

钱载和  (白)     令堂可在家中?

王十朋  (白)     现在堂上。年伯请进!

(钱载和、王十朋同进门。)

王母   (白)     钱员外来了,失迎了。

钱载和  (白)     岂敢!贸然登堂,恕罪恕罪!

王母   (白)     岂敢!员外来到寒舍,有何见谕?

钱载和  (白)     老夫有一小女,名唤玉莲,年方二八,尚未许婚。我看令郎才貌双全,人材出众,欲招令郎为婿,量无推却的了。

王母   (白)     承蒙员外见爱,只是家中贫寒,不敢遵命。

钱载和  (白)     嗳,只要女婿才貌双全,聘礼何拘轻重!

王母   (白)     员外乃富庶之家,老身乃贫寒之户。惟恐玷辱令嫒。

钱载和  (白)     老夫人何必太谦,此乃是老夫情愿。

王母   (白)     既是员外不弃寒微,肯赐婚配,感激之甚。

             啊,儿呀,你父死后,无有所遗,只有这支荆钗——

(王母拔钗。)

王母   (白)     就拿它做为聘礼吧!

王十朋  (白)     啊,母亲,这支荆钗,并非贵重之物,如何做得聘礼?

钱载和  (白)     老夫绝不计较彩礼轻薄,快将荆钗取来一观。

(王十朋递荆钗,钱载和接看。)

钱载和  (白)     呜呼呀,昔后汉梁鸿聘孟光,就是此物,真乃达古之家。

王母   (白)     聘礼轻微,聊为表记而已。

钱载和  (白)     老夫人忒谦了。告辞了!

     (唱)     辞别夫人出府门,

             权把荆钗订婚姻。

(钱载和下。)

王母   (白)     儿呀,婚事既定,我儿还是进京求名要紧。

王十朋  (白)     孩儿遵命!

(王母、王十朋同下。)

【第四场】

(钱载和上。)

钱载和  (唱)     女儿亲事已定准,

             早结丝萝快联姻。

(钱载和进门。)

钱载和  (白)     啊,安人哪里?

(孙氏上。)

孙氏   (白)     员外回来啦,请坐!

钱载和  (白)     有座。啊,安人,女儿的亲事我已和王家言定了。

孙氏   (白)     怎么着,你跟王家说定了?那可不成!我已经答应我内侄孙汝权啦。都接了定礼啦!你看,这金钗三钱多重,够多么好啊!

钱载和  (白)     我也接了定礼了。

孙氏   (白)     王家的定礼,拿来我看看!

(钱载和出示荆钗。)

孙氏   (白)     哟!这是什么呀?闻着既不香,拿着又没分量,趁早把它给我扔了吧!

钱载和  (白)     你哪里晓得,此乃是宝贝!昔日后汉梁鸿配孟光,就是此物。

孙氏   (白)     别这儿蒙事啦!这不是草地上长的荆条吗?拿这个当聘礼,上这儿找便宜来啦,那可不成!

钱载和  (白)     不成你便怎样?

孙氏   (白)     干脆,给他一个凭天断!

钱载和  (白)     何谓“凭天断”?

孙氏   (白)     把你这个荆钗棍儿和我那支金钗,都拿到女儿房中,叫女儿自己挑,她挑中这支金钗,就把她许配孙汝权。

钱载和  (白)     她若挑中荆钗呢?

孙氏   (白)     这个……

钱载和  (白)     怎么样?

孙氏   (白)     就把她许配王十朋吧!

钱载和  (白)     你若反悔呢?

孙氏   (白)     我要是反悔,我就是养汉老婆!

钱载和  (白)     胡说八道!

孙氏   (白)     走,马上就去!

钱载和  (白)     走!

孙氏   (白)     走!

(钱载和、孙氏同下。)

【第五场】

(钱玉莲上。)

钱玉莲  (唱)     绣房中早妆罢针黹勤忙,

             鹊雀噪花移动影照纱窗。

             晨昏间奉高堂椿萱并旺,

             焚香火愿双亲福寿安康。

     (白)     奴家,钱玉莲。不幸亲娘亡故。后续继母孙氏,性情不好,每日与我爹爹争吵。奴家也不敢多言。只得静守闺门,习学针黹。今日早饭已毕,且自做些针黹便了!

     (唱)     在闺中每日里悲伤愁闷,

             红颜女多薄命早丧娘亲。

             我继母与爹爹终日争论,

             不由我昼夜间常挂在心。

(钱载和、孙氏同上。)

钱载和  (念)     只为女儿婚姻事,

孙氏   (念)     去到绣房问分明。

钱载和  (白)     我儿开门来!

钱玉莲  (白)     是哪个?

孙氏   (白)     是你妈!

钱玉莲  (白)     噢,母亲来了,待我开门。

(钱玉莲开门,钱载和、孙氏同进门,同坐。)

钱玉莲  (白)     爹爹、母亲来了,女儿万福!

钱载和  (白)     罢了。一旁坐下!

钱玉莲  (白)     告坐!

孙氏   (白)     我说孩子,你干什么哪?

钱玉莲  (白)     女儿在此刺绣花枕头。

孙氏   (白)     你先别绣啦。我给你拿两支钗来,你挑一支吧!

钱玉莲  (白)     啊,母亲,孩儿有许多钗环,不要也罢!

孙氏   (白)     你那些个没有这两支好。你挑一支吧!

(孙氏放钗于桌。)

钱载和  (白)     女儿,你要拿出眼力来呀!

孙氏   (白)     老帮子,呆着吧!

(孙氏向钱玉莲。)

孙氏   (白)     你瞧瞧,这黄澄澄的多好看哪!

(钱玉莲挑,拿荆钗。)

孙氏   (白)     哟!你要这支荆条棍干什么呀?

钱玉莲  (白)     啊,母亲,当年后汉梁鸿聘孟光,就是此物啊。

钱载和  (白)     好!我儿眼力不差!

     (笑)     哈哈哈……

孙氏   (白)     气死我喽!

钱玉莲  (白)     母亲哪!

     (唱)     母亲休把怒气生,

             女儿言来听分明:

             荆钗虽非金银制,

             休要把它看得轻。

             汉朝梁鸿孟光配,

             达古之物今犹存。

孙氏   (白)     气死我喽!

     (唱)     好心叫你金钗认,

             反把为娘当歹心。

             怒气不息将儿打定,

(孙氏打钱玉莲。)

钱载和  (唱)     女儿暂且回房门。

(钱玉莲哭下。)

孙氏   (白)     嘿!我把你这老东西啊,你不是非要给王家吗?也成!我要他不过三天,就得抬亲,还要五百两银子的彩礼;叫丫头光着上轿,什么都不给。要是不成,咱们就吹!可他妈的把我气死喽!

(孙氏下。李成暗上。)

钱载和  (白)     家院!

李成   (白)     有!

钱载和  (白)     速备纹银一千两,急速送到王家,叫他三日之内,前来抬亲。快去,快去!

李成   (白)     是。

(李成下。)

钱载和  (白)     唉!不免将女儿唤出,告知于她便了。女儿快来!

钱玉莲  (内白)    来了!

(钱玉莲上。)

钱玉莲  (唱)     莲步轻移裙翻动,

             爹爹唤我为何情?

钱载和  (白)     儿呀,为父将你终身许配王十朋为妻。可恨那个贱人,嫌王家贫穷,勒令三日之内抬亲,还要许多彩礼,反不与我儿半点妆奁。我已差李成背着贱人送去纹银千两,日内就要迎娶了。

钱玉莲  (白)     爹爹呀!

     (唱)     女儿谨尊椿庭命,

             惟恐继母风波生。

钱载和  (白)     唉!若有你母在世,焉能如此!是为父对不起女儿了!

(钱载和、钱玉莲同哭。)

钱玉莲  (白)     孩儿要到亲娘灵位之前,辞别辞别。

钱载和  (白)     好,随为父来呀!

(钱载和、钱玉莲同走圆场。场设灵堂。)

钱玉莲  (白)     唉,母亲哪!

     (唱)     一入祠堂心惨伤,

             不由孩儿泪汪汪。

             尊声我那死去的亲……

钱载和  (白)     噤声!待为父门外看来!

(钱载和出门,下。)

钱玉莲  (唱)     亲娘啊……

             谁与孩儿做主张?

     (哭)     喂呀,娘啊!

     (唱)     尊母亲在黄泉细听儿讲:

             娘亡后抛女儿痛断肝肠。

             娶继母遭虐待凄凉世上,

             今日里儿出嫁哭诉祠堂。

             荆钗聘儿情愿妇随夫唱,

             爹年迈愁无有奉养儿郎。

             望娘亲在黄泉阴灵照望,

             暗地里保爹爹福寿安康。

(钱载和上。)

钱载和  (白)     我儿不必啼哭,回房梳妆去吧!

钱玉莲  (哭)     喂呀……

(钱玉莲下。钱载和下。)

【第六场】

(王母、王十朋上。)

王母   (念)     株守寒门学孟母,

王十朋  (念)     唯愿萱堂福寿全。

王母   (白)     儿呀!前番钱贡元前来提亲,拿去荆钗为定,时到今日,为何不见回信?莫非有什么变故不成么?

王十朋  (白)     啊,母亲,姻缘乃是前生造定,何必苦苦挂怀?

(李成上。)

李成   (白)     王先生在家吗?

王十朋  (白)     到此何事?

李成   (白)     奉了我家老爷之命,送银一千两,请姑老爷明日前去抬亲。

王十朋  (白)     如此,请进讲话。

(王十朋、李成同进门。)

李成   (白)     老夫人在此,小人有礼!

王母   (白)     到此何事?

李成   (白)     奉了我家老爷之命,送银一千两,请姑老爷明日前去抬亲。

王母   (白)     仓促之间,诸事不曾预备,怎生是好?

李成   (白)     老夫人,您就别多费心啦,就依我家员外的意思办就行啦。小人告辞啦!

(李成下。)

王母   (白)     既然如此,我儿前去雇轿,为娘安排安排,明日也好抬亲。

王十朋  (白)     孩儿遵命!

王母   (白)     正是:

     (念)     但愿婚姻得谐配,

王十朋  (念)     牛郎织女渡银河。

(王母、王十朋同下。)

【第七场】

(钱载和上。)

钱载和  (念)     一心惦念女儿事,但愿早报好消息。

(李成上。)

李成   (白)     花轿到门!

钱载和  (白)     等候了。

             女儿快来!

(钱玉莲上。)

钱玉莲  (念)     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钱载和  (白)     儿呀,花轿到门,你上轿去吧!

钱玉莲  (白)     爹爹呀!

     (唱)     愁只愁高堂父无人侍奉,

             与母亲不谐和望自宽心。

             谢罢了教养恩珠泪滚滚,

             喂呀老爹爹呀!

             生离别叫女儿痛不欲生。

     (白)     哎呀爹爹呀,孩儿要到母亲房中辞别。

钱载和  (白)     呃!那个老乞婆,你辞她做甚哪?

钱玉莲  (白)     哪有不辞之理!

钱载和  (白)     既然如此,随为父到后面辞别!

(钱载和、钱玉莲同走圆场。)

钱载和  (白)     安人哪里?女儿与你辞别来了。

(孙氏上,门内答话。)

孙氏   (白)     别弄这个啦,趁早走吧!

钱玉莲  (白)     啊,爹爹,母亲既不容女儿相见,女儿就在门外拜别便了!

孙氏   (白)     你别拜啦,我拿水泼你啦!

(孙氏下。钱玉莲拜。)

钱载和  (白)     儿呀,你上轿去吧!

(钱载和向李成。)

钱载和  (白)     唤花轿走上!

李成   (白)     花轿走上!

(轿夫抬轿上,钱玉莲哭,上轿,下。)

钱载和  (白)     这才了却我一桩心事!

(钱载和、李成同下。)

【第八场】

(孙汝权上。)

孙汝权  (念)     关关睢鸠不睢鸠,在河之洲不之洲。窈窕淑女不淑女,君子好逑不好逑。

     (白)     听说我姑爹将我表妹玉莲,给了王十朋这小子啦,这是无形中割了我的靴腰子啦!有咧,今当大比之年,我不免上京赶考,倘若得个一官半职的回来,也好想个法子,把他们这门婚事弄散啦,那时表妹玉莲岂不就归我啦!正是:

     (念)     但愿此去功名就,管叫佳人到我手。

(孙汝权下。)

【第九场】

(王母、王十朋、钱玉莲同上。)

王母   (念)     韶光荏苒暮景贫,

王十朋、

钱玉莲  (同念)    老母膝下当尽心。

王十朋  (白)     参见母亲!

钱玉莲  (白)     婆婆万福!

王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王十朋  (白)     啊,母亲,孩儿完婚已毕,要进京求取功名去了。

王母   (白)     我儿成亲不过三日,就要前去赴试,岂不有负我那贤媳么?

钱玉莲  (白)     啊,婆婆,官人进京求取功名,乃是正理。久守家中,岂不是误了功名?

王母   (白)     既然如此,我亦不必阻拦。但不知我儿几时启程?

王十朋  (白)     孩儿即刻就要启程。

钱玉莲  (白)     官人哪!

     (唱)     但愿此去中皇榜,

             功名成就姓氏香。

             门楣早把喜气降,

             重归故里转还乡。

             母妻封赠光荣显,

             休学那王魁无义郎。

王十朋  (唱)     夫人不必细叮咛,

             卑人岂是无义人?

             辞别母亲京都奔,

             但愿此去点魁名。

(王十朋下。)

王母   (白)     正是:

     (念)     朝夕祝告天和地,

钱玉莲  (念)     金榜题名状元归。

王母   (白)     媳妇,随我来!

(钱玉莲扶王母同下。)

【第十场】

(邓杰侯上。)

邓杰侯  (引子)    一片丹心,似水清,报主隆恩。

(院子暗上。)

邓杰侯  (白)     下官,邓杰侯。蒙圣恩身授安抚使。如今奉旨巡查闽南等地。

             来,有请夫人出堂!

院子   (白)     有请夫人出堂!

(邓夫人上。)

邓夫人  (念)     身受皇恩重,夫君侍朝廊。

     (白)     啊,老爷!

邓杰侯  (白)     夫人请坐!

邓夫人  (白)     有座。

邓杰侯  (白)     啊,夫人,下官昨夜睡梦之间,见有神人嘱咐:言说有节妇投江,叫我前去搭救。不知是何缘故?如今奉旨巡查,就要起程了。

邓夫人  (白)     但凭老爷。

邓杰侯  (白)     来,吩咐外厢伺候,登舟去者!

(马夫、车夫同上。邓杰侯上马,夫人上车。众人同走圆场,邓杰侯下马、邓夫人下车,同上船,同下。)

【第十一场】

(四青袍、王十朋同上。)

王十朋  (念)     十年寒窗苦用功,一举成名天下闻。桑梓久别夜多虑,朝思暮想老娘亲。

     (白)     下官,王十朋。三场已毕,蒙圣恩钦点头名状元。只因秦丞相强招为婿,是我不从,被调潮州烟瘴之地。

             左右,打道馆驿去者!

四青袍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孙汝权自下场门上。)

孙汝权  (白)     仁兄回来啦!

王十朋  (白)     回来了。

孙汝权  (白)     请坐!

王十朋  (白)     谢座。

(孙汝权背供。)

孙汝权  (白)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王十朋这小子倒中啦,我可落了榜啦!咳!暂且寄居馆驿,玩儿几天再回去,也还不迟。

王十朋  (白)     唉!

孙汝权  (白)     我说仁兄,为什么这么长于短叹的哪?连我这落榜而归的,还不发愁哪!

王十朋  (白)     仁兄哪里知道,只因参见秦丞相之时,他要强招小弟为婿,是我不从,被他调任潮州烟瘴之地,以绝归计,叫我如何不叹?

孙汝权  (白)     那么你给家里写封信,接他们同往任所,我替你把信带回去,不好吗?

王十朋  (白)     如此,有劳仁兄。待我修书便了。

(牌子。王十朋修书。)

孙汝权  (白)     算不了什么,自己哥儿们。

(孙汝权做鬼脸。)

王十朋  (白)     书已修好,有劳仁兄交与双门巷钱贡元那里。

孙汝权  (白)     没什么,您交给我啦,您安歇去吧!

(王十朋下。)

孙汝权  (白)     这可是就该着!当初我姑爹不肯把女儿给我,今儿个偏偏又落在我手。我不免把这封信改为休书,我姑妈一看,必定跟他们悔婚,那时侯玉莲不就归了我啦?我就是这么办!晚上改好了,明天就走。正是:

     (念)     平生做尽亏心事,世上哪见功德人!

(孙汝权下。)

【第十二场】

(钱载和、孙氏同上。)

钱载和  (念)     晓起乌鹊高声叫,

孙氏   (念)     量无好事到门庭。

(孙汝权上。)

孙汝权  (白)     来到啦。

(孙汝权进门。)

孙汝权  (白)     姑爹、姑妈!

孙氏   (白)     回来啦,中了没有?

孙汝权  (白)     中的是人家,我不及格。

孙氏   (白)     好骨头!

(李成暗上。)

孙汝权  (白)     王十朋中了,托我带回书信一封,您看看吧。

(孙汝权递信,钱载和接看。)

钱载和  (白)     “三场已毕,得中头名状元,相府招亲。前妻玉莲,改妻为妾。”

             呀呀呸!好个负义的奴才!怎么你刚刚得中,就忘了家中糟糠之妻么?真真气死我也!

孙氏   (白)     我把你这个老帮子啊!当初我说不给他,是你不听;如今怎么样?我的女儿可不能给他做小。

             来呀!

李成   (白)     有!

孙氏   (白)     把王家那娘儿俩给我叫来!

李成   (白)     是。

(李成下。)

孙氏   (白)     等她们来啦,我把这门子婚事打退。

             我说汝权哪,这下儿你的机会可来啦!

孙汝权  (白)     我有什么机会呀?

孙氏   (白)     你赶快回家去备办妆奁,把你表妹给你啦。你愿意不愿意?

孙汝权  (白)     我怎么不愿意呀?我这就去预备去!

孙氏   (白)     快去!快去!

(孙汝权下。王母、钱玉莲同上。)

王母   (白)     啊,亲家!

钱玉莲  (白)     爹爹、母亲万福!

孙氏   (白)     得啦,得啦。这儿有你儿子的信,你去看看去吧!

王母   (白)     哎呀,我这老眼昏花,看不清了。

             媳妇,你念与为婆听听吧!

孙氏   (白)     要你看嘛!女儿别看。

王母   (白)     待我看来!

             “三场已毕,得中状元。”

             哈哈哈……我儿果然得中了,待我谢天谢地。

孙氏   (白)     先别乐,往下念!

王母   (白)     啊,媳妇,我儿得中状元,你就是夫人了,哈哈哈……

             “相府招亲。前妻玉莲,改妻为妾。”

             啊?好奴才!媳妇,此事由不了他,有为娘与你做主。

钱玉莲  (白)     啊,婆婆,待媳妇看来。

(钱玉莲接书看。)

钱玉莲  (白)     啊,爹爹,我看这书信不是我夫的笔迹呀!

(钱载和接看。)

钱载和  (白)     是啊,这不是我女婿的笔迹呀!

钱玉莲  (白)     啊,爹爹,这封书信是何人带来的?

钱载和  (白)     乃是孙汝权带回来的。

钱玉莲  (白)     噢,孙汝权么?啊,爹爹,当初他可曾求过婚事么?

钱载和  (白)     不错,求过婚事。

钱玉莲  (白)     哎呀爹爹呀!这分明是奸人冒充我夫的名字,来下假书,有意害我夫妻。爹爹,你道是与不是?

钱载和  (白)     这个……

王母   (白)     哈哈!原来你们嫌我贫穷,有意悔婚,哼哼!我这条老命不要,就与你们拼了!

孙氏   (白)     住了吧,老帮子!你儿子写的休书,难道还有什么假的不成?我的女儿不能与你家做妾,我叫她另行改嫁。你趁早给我滚着吧!

(孙氏推王母出门,关门。)

王母   (白)     哎呀,媳妇哇,为婆走后,这改嫁也在你,不改嫁也在你呀!

钱玉莲  (白)     婆婆慢走!

(钱玉莲抢出门,孙氏拦,王母下。)

孙氏   (白)     你听我告诉你,王十朋在相府招亲,把你改妻为妾,已经把你休啦。你表兄孙汝权,明天就来招亲,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趁早儿到后边给我收拾收拾去。不然,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钱玉莲  (白)     哎呀,母亲哪!想那王十朋乃是贤良儒士,未必忘恩负义。女儿乃是贞节之人,焉能再嫁?他若果然重婚相府,奴家情愿在家守节呀!

(钱玉莲哭。)

孙氏   (白)     什么,守节?告诉你:要问山前路,须问过来人。我当初要是守得住,何必又嫁你爹呢?

钱玉莲  (白)     啊。母亲,这伤风败俗之言,请勿提起!

孙氏   (白)     哈哈!小贱人倒骂起我来啦。今天不给你个厉害,你也不认识我!

     (唱)     听一言来怒气发,

             不由老身咬钢牙。

             手使家法将你打!

(孙氏打钱玉莲。)

钱玉莲  (哭)     喂呀……

(钱玉莲下。)

孙氏   (唱)     活活打死你这小冤家。

     (白)     连你这老帮子都不是好东西!

钱载和  (白)     此事任你去做,我是不管了!

(钱载和下。)

孙氏   (白)     哎呀,只顾与他们生气,忘了烧香啦!正是:

     (念)     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

     (白)     阿弥陀佛!

(孙氏下。)

【第十三场】

(钱玉莲上。)

钱玉莲  (唱)     红颜薄命多不幸,

             一封假书到门庭。

             继母勒逼奴改嫁,

             思想王郎泪满襟。

     (白)     奴家,钱玉莲。配夫王十朋。是他进京求取功名,不想奸人暗地陷害,修来假书。继母勒逼改配。想我乃是节烈女子,若是身败名污,怎对我那丈夫王十朋?不如留下书信,寻个自尽,也可免去许多烦恼。我家后门之外,一里之遥,即是长江。不如投江一死了吧!

     (唱)     满腹痛苦难分诉,

             丈夫一路进京都。

             终朝望你归故土,

             谁想今日拆散在中途?

             谢罢娘恩出门户,

     (哭)     喂呀……

(钱玉莲走圆场。)

钱玉莲  (唱)     不如一死赴酆都。

(钱玉莲投江。邓杰侯、邓夫人同上,急拦。)

邓杰侯  (白)     这一女子,何故轻生?随我到衙中一叙。

(众人同走圆场,同进门。)

邓杰侯  (白)     啊,这一女子,因何轻生,慢慢讲来!

钱玉莲  (白)     老爷、夫人容禀!

     (唱)     钱姓女名玉莲幼承闺训,

             温州城双门巷有我门庭。

             配郎夫王十朋寒窗苦尽,

             赴京都考中了状元头名。

             那一日托乡里捎来书信,

             又谁知遇奸徒暗计害人。

             后继母勒逼我改嫁他姓,

             因此上守名节痛不欲生。

邓杰侯  (唱)     听一言来方知情,

             原来是王状元贞节夫人。

     (白)     老夫乃是前任本府太守。今奉圣命,职授福建安抚使,巡查闽南等地。闻你丈夫调任潮州,待老夫设法,使你夫妻相会也就是了。

钱玉莲  (白)     多谢大人!

邓杰侯  (白)     老夫有意将你收在我二老名下,以为义女,未知你意下如何?

钱玉莲  (白)     如此,爹娘请上,受儿一拜!

(钱玉莲拜。)
邓杰侯、

邓夫人  (同白)    不必拜了!

     (同笑)    哈哈哈……

邓杰侯  (白)     儿呀,随为父后面歇息,明日同往潮州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孙汝权上。)

孙汝权  (白)     我,孙汝权。我姑妈今儿个叫我招亲,一切均已停当,不免前去便了。

(孙汝权走圆场。)

孙汝权  (白)     门上有人吗?

(李成上。)

李成   (白)     原来是孙公子。

             有请员外、安人!

(钱载和、孙氏同上。)

钱载和  (念)     只为女儿事,

孙氏   (念)     终日挂在心。

孙汝权  (白)     姑妈,我招亲来啦。

孙氏   (白)     招亲来啦,好!走,咱们瞧瞧她收拾好了没有。

(众人同走圆场。)

孙氏   (白)     姑娘!姑娘!

(钱载和四处寻找。)

钱载和  (白)     啊,女儿因何不见?现有书信,待我看来!

(钱载和看书。)

钱载和  (白)     哎呀,安人哪,女儿她投江去了!

孙氏   (白)     怎么着,她投江去啦?咱们快点儿追呀!

(众人同急出门,同走圆场,同至江岸。)

钱载和  (白)     孙氏唉,女儿姑娘啊……

孙汝权  (白)     得啦得啦!我表妹投江自尽,我也不愿意活着啦。死了我们也得成为夫妻。我也跳江死了吧!

(孙汝权跳江,下。)

钱载和  (哭)     女儿呀……

孙氏   (哭)     侄儿呀……

     (白)     得,你也别哭啦,回家我再给你养一个大胖儿子就是啦,回去吧!

钱载和  (哭)     女儿呀……

孙氏   (哭)     侄儿呀……

(钱载和、孙氏同下。)

【第十五场】

(王十朋上。)

王十朋  (引子)    久别家乡,念高堂,朝思暮想。

(院子暗上。)

王十朋  (白)     下官,王十朋。得中之后,因秦相府招赘不从,调任潮州佥判。在京之时曾有书信回家,至今杳无音信,未知何故?叫我终朝悬念。

             来!

院子   (白)     有!

王十朋  (白)     传旗牌!

院子   (白)     旗牌进见!

(院子下。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老爷!

王十朋  (白)     命你去到温州城内双门巷钱员外家中,接太夫人与夫人前来任所,不得有误。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王十朋  (白)     唉,思想老母,好不愁闷人也!

     (唱)     家乡千里远相思,

             眼望温州人到迟。

             举目难禁伤心泪,

             早接萱亲把孝齐。

     (白)     唉!

(王十朋下。)

【第十六场】

(邓杰侯、邓夫人、钱玉莲同上。)

邓杰侯  (念)     幸喜临任到闽城,

邓夫人  (念)     跋涉万里为功名。

钱玉莲  (念)     但愿与夫早相见,

邓杰侯、
邓夫人、

钱玉莲  (同念)    广施恩惠慰黎民。

钱玉莲  (白)     参见爹娘!

邓杰侯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啊,夫人,且喜到了任所,词轻讼简,民安物阜,倒也清闲。

邓夫人  (白)     也是老爷为政有方。

邓杰侯  (白)     夫人夸奖了!

(院子暗上。)

邓夫人  (白)     老爷,不免早日去往潮州,寻访王十朋,好成全女儿缺月重圆。

邓杰侯  (白)     夫人言得极是。

             来,唤中军来见!

院子   (白)     中军来见!

(中军上。)

中军   (白)     参见大人!

邓杰侯  (白)     吩咐师爷,暂时代理一切。我去往潮州公干,不日回任。

中军   (白)     遵命!

(中军下。)

邓杰侯  (白)     女儿且回后堂!

钱玉莲  (白)     是!

(钱玉莲下。)

邓杰侯  (白)     吩咐外厢伺候,潮州去者!

院子   (白)     外厢伺候,潮州去者!

(车夫上,邓夫人上车,邓杰侯上马,邓杰侯、邓夫人、车夫同下。院子下。)

【第十七场】

(王十朋上。)

王十朋  (唱)     自到潮州多惆怅,

             思念贤妻好心伤。

(旗牌引王母同上。)

王母   (念)     离了温州地,来此是吉安。

旗牌   (白)     启禀老爷:太夫人到。

王十朋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王十朋迎,王母进门。)

王十朋  (白)     啊,母亲!

王母   (白)     唉,儿呀!

王十朋  (白)     母亲在上,待孩大礼参拜!

王母   (白)     慢来慢来!你今为潮州佥判,做了官了,为娘受不住你这一礼了!

王十朋  (白)     啊,母亲,何出此言?孩儿一定要拜!

王母   (白)     要拜就拜!

(王十朋叩拜,王母不理。)

王十朋  (白)     啊,母亲,媳妇她怎么未同前来呢?

王母   (白)     怎么,你那心中还想着你那媳妇么?

王十朋  (白)     焉有不想念之理?

王母   (白)     哎呀儿呀!自从你岳父接到你的书信,他即差人将我与你媳妇接到他家,观看我儿的书信。谁知你那书信上写道:在相府招亲,将前妻玉莲,改妻为妾。你那岳母见信,竟勒逼你妻改嫁,你妻不从,百般拷打,你那妻子她……竟自投江而死了!

王十朋  (白)     哎呀!

(王十朋气椅。)

王母   (白)     我儿醒来!

王十朋  (唱)     听一言不由人珠泪双掉,

     (三叫头)   玉莲!我妻!唉,妻呀!

     (唱)     想不到贤德女命赴阴曹。

王母   (白)     儿呀,事已如此,不必哭了。我想此事定是孙汝权所为。

王十朋  (白)     孩儿找他辩理!

王母   (白)     你找也不成了,你妻投江一死,他也投江而亡了。

王十朋  (白)     噢!他也死了么?该死该死!啊,母亲,孩儿从今以后,誓不再娶,决不负我那死去的贤妻呀!

王母   (白)     我儿不必如此,慢做商量。

(院子上。)

院子   (白)     安抚大人有令,驿馆会见!

王十朋  (白)     知道了!

(院子下。)

王十朋  (白)     啊,母亲,请至后堂,孩儿要到驿馆拜见安抚大人。

王母   (白)     我儿早去早回。

王十朋  (白)     儿遵命!

     (唱)     听说是丧娇妻悲痛难忍,

             不日间请僧道超度亡魂。

             辞老母出府门驿馆来奔,

             见上司还须要把礼来行。

(王十朋下。院子上。)

院子   (白)     安抚使邓夫人到!

王母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院子下。车夫、邓夫人同上,邓夫人下车,车夫下。邓夫人进门,王母迎。)

王母   (白)     不知夫人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邓夫人  (白)     岂敢!小妹来得鲁莽,太夫人海涵!

王母   (白)     岂敢!夫人驾到,有何见谕?

邓夫人  (白)     闻得令郎公子,尚未婚配。妾有一女,年方二九,有意许配令郎,太夫人料无推辞的了?

王母   (白)     夫人哪里知道,我儿曾有前妻钱氏玉莲,因被她继母勒逼改嫁,好一个贤德的媳妇,竟自投江自尽了。

邓夫人  (白)     既然如此,就该续娶一房才是。

王母   (白)     只因我儿念他前妻为他守节而亡,对天盟誓,永不再娶。

邓夫人  (白)     老夫人岂不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么?我家老爷久仰令郎人品出众。如今远路而来,就为此事。望老夫人应允才是。

王母   (白)     如此,老身应下就是。这有荆钗一支,以做聘礼。

邓夫人  (白)     多谢老夫人。告辞了!

     (唱)     辞别了老夫人回转家门,

(邓夫人拜辞。)

王母   (白)     请!

(车夫暗上。邓夫人出门。王母下。邓夫人上车。)

邓夫人  (唱)     见了女儿说分明。

(邓夫人、车夫同下。)

【第十八场】

(邓杰侯上。)

邓杰侯  (念)     只为女儿事,吉安来投亲。

(牌子。王十朋上。)

王十朋  (白)     来此已是,待我进见!

(王十朋进门。)

王十朋  (白)     大人在上,卑职大礼参拜!

邓杰侯  (白)     只行常礼。

(王十朋拜见。)

邓杰侯  (白)     请坐!

王十朋  (白)     谢座!大人到此,正要拜竭,不想大人相召,感之不尽也!

邓杰侯  (白)     岂敢!

王十朋  (白)     大人相召,有何见教?

邓杰侯  (白)     只因老夫有一女儿,年方二九,意欲许你为婚,谅无推辞的了?

王十朋  (白)     这个……卑职曾有前妻钱氏玉莲。因她继母嫌我家贫,勒逼改嫁,好个贤德的媳妇,竟自投江而死了!

邓杰侯  (白)     如此说来,正应续娶才是。

王十朋  (白)     大人有所不知,此烈妇为我守节而亡,卑职也曾对天发下誓愿,永不再娶。

邓杰侯  (白)     岂不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王十朋  (白)     卑职情愿绝嗣,也不能辜负死去的节妇。

邓杰侯  (白)     老夫为此事远路而来,难道说你就无有些许情面么?

王十朋  (白)     卑职实实不敢从命。

邓杰侯  (白)     执意如此,难道是轻视老夫不成?

王十朋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有了。

             啊,大人,此事也要禀知家母同意,方好决定。

邓杰侯  (白)     但凭于你。

王十朋  (白)     告辞了!

邓杰侯  (白)     不送。

王十朋  (白)     唉!

(王十朋下。院子暗上。邓夫人上。)

邓夫人  (白)     啊,老爷!

邓杰侯  (白)     夫人回来了?

邓夫人  (白)     回来了。老爷提亲之事怎么样了?

邓杰侯  (白)     夫人此行,怎么样了?

邓夫人  (白)     妾身亦见了他母,已蒙应允。现有荆钗,以为聘礼。妾身曾与女儿说明。

邓杰侯  (白)     啊,方才那王十朋他执意不允,言道要回去与他母亲商议,哈哈哈……如今他当无他言了。

             家院!

院子   (白)     有。

邓杰侯  (白)     去到王大人那里,就说老夫人今晚前去送亲,不得有误!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邓杰侯  (白)     正是:

     (念)     鸾凤分飞重相会,

邓夫人  (念)     义夫节妇又团圆。

邓杰侯、

邓夫人  (同笑)    哈哈哈……

(邓杰侯、邓夫人同下。)

【第十九场】

(王母、王十朋同上。)

王母   (念)     上司赐婚配,

王十朋  (念)     烦恼在心头。

(家院暗上。院子上。)

院子   (白)     门上哪位在?

家院   (白)     何事?

院子   (白)     安抚大人差人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启老爷:安抚大人差人求见!

王十朋  (白)     进见回话!

家院   (白)     进见回话!

(院子进门。)

院子   (白)     参见大人!

王十朋  (白)     罢了。到此何事?

院子   (白)     小人奉命到此,请王大人准备一切,今晚我家大人亲自前来送亲。

王十朋  (白)     知道了!

院子   (白)     告辞!

(院子下。)

王十朋  (白)     啊,母亲,安抚大人如此强迫婚姻,莫非其中有什么缘故不成?

王母   (白)     我儿不必踌躇,我令家院安排一切,完成花烛,也免去为娘一桩心事。

王十朋  (白)     孩儿遵命!母亲请至后面歇息,孩儿吩咐他们就是。

(王母下。)

王十朋  (白)     哎呀,我若续娶他女,岂不负了前妻玉莲!但上司赐婚,母亲严命,又不敢违背。我只得暂且应允,日后再做道理。

             家院,急速安置喜堂应用之物,快去快去!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王十朋  (白)     唉!

(王十朋下。)

【第二十场】

(邓杰侯、邓夫人、丫鬟同上。)

邓杰侯  (念)     女儿婚事安排定,

邓夫人  (念)     鸳鸯分离又重逢。

(院子上。)

院子   (白)     花轿到门!

邓杰侯  (白)     搭上堂来!

院子   (白)     搭上堂来!

(四执事、四轿夫搭轿同上。傧相上。邓夫人向丫鬟。)

邓夫人  (白)     请你家小姐上轿!

(邓夫人向院子。)

邓夫人  (白)     家院,外厢车马伺候!

丫鬟   (白)     是。

             请小姐上轿!

(丫鬟下。)

院子   (白)     外厢车马伺候!

(二丫鬟扶钱玉莲同上,上轿。车夫上,邓杰侯上马,邓夫人上车。众人同走圆场。)

院子   (白)     有请老夫人、王大人!

(王母、王十朋同上。)

院子   (白)     参见老夫人、大人!花轿到门。

王母   (白)     搭上堂来!

(二丫鬟扶钱玉莲同下轿,邓夫人下车,邓杰侯下马。车夫、四轿夫同下。众人同进门,王母、王十朋同迎。)

邓杰侯  (白)     啊,老夫人,今日老夫送亲上门,就与王大人完成婚礼。赞礼上来!

傧相   (白)     遵命!伏以:

     (念)     月老牵红线,今夕偕凤鸾。两情坚如玉,人庆永团圆。

     (白)     动乐,搀新人!

(二丫鬟搀钱玉莲、王十朋同拜。)

傧相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二丫鬟搀钱玉莲同下,王十朋随下。)

傧相   (白)     讨赏!

王母   (白)     下面领赏。

(傧相下。)
邓杰侯、

邓夫人  (同白)    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

王母   (白)     大家同喜。后堂摆宴,大家痛饮!

邓杰侯、

邓夫人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二丫鬟搀钱玉莲同上,王十朋随上。二丫鬟送钱玉莲入大帐。王十朋背供。)

王十朋  (白)     哎呀且住!安抚大人这样强迫婚姻,使我无计奈何。今晚不免在洞房坐他一宵,天明再做道理。

(钱玉莲与丫鬟甲耳语。)

丫鬟甲  (白)     启禀姑老爷!我家小姐言道:今晚洞房要熄灯相见。

王十朋  (白)     噢噢噢,是是是!

(二丫鬟同下。)

王十朋  (白)     啊,为何要熄灯相见?噢,是了,想是她长的丑陋,咳,我只得离去!

(王十朋欲行。)

钱玉莲  (白)     啊,郎君!

王十朋  (白)     啊?听她声音,好似我前妻玉莲?噢,是了,想是我想念前妻情切,也是有的。

             啊,小姐,为何要熄灯相见?

钱玉莲  (白)     奴家有满腹含冤,故而熄灯相见。

王十朋  (白)     小姐有何冤枉啊?

钱玉莲  (白)     只因奴有前夫……

王十朋  (白)     啊,怎么你已经有了前夫么?糟了糟了!既有前夫,为何又来婚配呢?

钱玉莲  (白)     不幸他已投江而死了。

王十朋  (白)     怎么?你那前夫他投江而亡了么?

(钱玉莲假哭。)

钱玉莲  (哭)     喂呀……

王十朋  (哭)     哎呀……

(钱玉莲暗笑。)

钱玉莲  (白)     啊?我前夫投江一死,你为何啼哭啊?

王十朋  (白)     唉,小姐有所不知,小生也有前妻,也是投江而死的呀!

(王十朋哭。)

钱玉莲  (白)     怎么你也有前妻么?

王十朋  (白)     正是。

钱玉莲  (白)     她为何投江而死呢?

王十朋  (白)     只因小生进京求取功名,她继母嫌我家贫,逼她改嫁,因此她就守节投江死了。唉!

     (哭)     妻呀……

钱玉莲  (白)     既是前妻为你守节而死,如今又在我家招赘,看将起来,你是真真的负义呀!

王十朋  (白)     非我负义,只怪令尊强赐婚姻。好了,好了,你我不如做一名义夫妻,一来全了小姐名节,二来我也不负我前妻的情义。

钱玉莲  (白)     如此,你就请出去吧!

王十朋  (白)     噢,是是是。

(王十朋出门,王母上。)

王母   (白)     儿呀,你知道小姐是哪个?

王十朋  (白)     孩儿不知。

王母   (白)     就是你前妻玉莲。

王十朋  (白)     怎么?是我前妻玉莲么?

(王十朋急进门持灯看,钱玉莲、王十朋对看。)

钱玉莲  (白)     啊,郎君!

王十朋  (白)     啊,夫人!

王十朋、

钱玉莲  (同笑)    哈哈哈……

(钱玉莲放灯。)

钱玉莲  (白)     媳妇叩见婆母!

王母   (白)     好好好。你们快快安歇了吧!

(王母下。)

王十朋  (白)     啊,娘子,你我几经波折,今幸重逢,你可知道,久别胜新婚哪!

     (笑)     哈哈哈……

(王十朋拉钱玉莲同入帐,同下。)
(完)


浏览次数:6117 ┊ 字数:1534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