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徐母训子》

主要角色
徐母:老旦
徐庶:老生

情节
程昱赚得徐母小柬,仿其笔迹写假信,使人投往新野。徐庶得信,即辞别刘备来许昌。及与母相见,始知中计。徐母责其不辨真伪,弃明投暗,不聪不明,不忠不孝,乃自缢而死。徐庶见状,大为悲痛。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四集:何润初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1.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徐母上。丫鬟随上。)

徐母   (引子)    身居华堂,终日里,泪珠成行。

     (念)     汉室江山裂土分,幸喜我儿遇明君。曹操暗中设巧计,难动老身冰雪心。

     (白)     老身徐母。我儿徐庶,四海云游。闻听他在刘皇叔帐下为臣。曹操心生奸计,将老身赚到许昌,命我修书召子。老身一时性急,用砚石打击奸贼。曹操怒恨,将老身推出辕门,就要问斩。后被程昱讲情,将我赦回安置此处。虽然衣食无缺,终日如坐囹圄。这且不言。今早起来,心惊肉跳,不知为了何事?天到这般时候,吉凶未见。

             丫鬟,看茶伺候。

丫鬟   (白)     有。

徐母   (二黄慢板)  想当年徐庶儿出外游荡,

             习骑射与击剑自逞豪强。

             抱不平打死了他人命丧,

             因此上黑夜里逃奔外乡。

             也是我养姣儿教训不当,

             才闯下杀身祸天大灾殃。

             我的儿离膝下十年以上,

             幸喜得保皇叔际遇贤良。

             恨只恨曹孟德痴心妄想,

             他命我修书信召子还乡。

             那时节恼得我气冲上撞,

             用砚石击打他要贼命亡。

             狗奸贼传一令将我上绑,

             顷刻间要将我斩首云阳。

             内有个小程昱把情来讲,

             那曹贼他将我解下法桩。

             将老身安置在静室奉养,

             居此间好一似缧绁高墙。

             小程昱来问安谦谦让让,

             早问安,晚送膳,锦衣美食,丫鬟侍女,苍头仆妇,伺候得我心内着慌,小程昱也难免诡计暗藏。

             任你等设下了天罗地网,

             打不动老身我铁石心肠。

     (白)     丫鬟,程老爷到此,禀我知道。

丫鬟   (白)     是。

(徐母下。丫鬟随下。)

【第二场】

(四青袍、旗牌、徐庶同上。)

徐庶   (二黄原板)  闻听得老萱堂囚禁许昌,

             在新野辞别了创业豪强。

             好一个刘使君宽宏大量,

             在长亭饯行时桃园弟兄举杯捧觞。

             赵子龙坠镫扯丝缰,

             俱都是珠泪成行,好叫我痛断肝肠。

             得书信致使我神魂飘荡,

             走马回荐诸葛表我的心肠。

             非是我无终始半途异想,

             都只为母子情五伦纲常。

             过几处招商店日夜盼望,

             恨不能插双翅飞到了许昌。

             适才间进都门愁眉展放,

             皆因为子不孝累及高堂。

旗牌   (白)     来此已是。

徐庶   (白)     快去通禀。

(院子暗上。)

旗牌   (白)     里面哪位在?

院子   (白)     何事?

旗牌   (白)     徐老爷回来了。

院子   (白)     大相公在上,小人叩头。

徐庶   (白)     罢了。快去禀报太夫人知道。

院子   (白)     是。

             有请太夫人。

徐母   (内白)    来了。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吉凶二子难猜想,

             眼跳心惊为哪桩?

     (白)     何事?

院子   (白)     恭喜太夫人,恭喜太夫人。

徐母   (白)     喜从何来?

院子   (白)     大相公回来了。

徐母   (白)     莫非徐庶到此?

院子   (白)     正是。

徐母   (白)     他不在新野,到此则甚?

院子   (白)     小人不知。

徐母   (白)     他在何处?

院子   (白)     现在门外。

徐母   (白)     唤他进来。

院子   (白)     大相公,太夫人唤你进去。

徐庶   (白)     知道了。

(旗牌、四青袍同下。)

徐庶   (白)     母亲在哪里?

             母亲在上,孩儿徐庶参拜。

徐母   (白)     畜生哪!

     (西皮导板)  蠢材你把良心坏!

徐母   (白)     徐庶!

徐庶   (白)     母亲!

徐母   (白)     我儿!

徐庶   (白)     老娘!

徐母   (白)     我把你这不孝的奴才吆!

     (西皮摇板)  大骂徐庶小奴才。

             不在新野为将帅,

             私到许昌为何来?

徐庶   (叫头)    娘啊!

     (西皮二六板) 想当年儿把人打坏,

             黑夜逃走颍川来。

             儿离膝下十余载,

             常把儿的老娘挂在儿的心怀。

             因避难儿把名姓改,

             协助皇叔把兵排。

             母亲差人把书带,

             孩儿一见痛心怀。

             宁可娘在儿不在,

             岂忍白发赴泉台?

徐母   (白)     哽!

     (西皮二六板) 听罢言来牙咬坏,

             定是曹操巧安排。

             儿自幼访友四海外,

             一封书信诓儿来。

             你平日聪明今何在?

     (哭头)    我的儿啦!

     (西皮二六板) 为娘的笔迹儿就解不开!

徐庶   (西皮二六板) 孩儿见信不自揣,

             辞别皇叔探娘来。

             忽促之间儿难解,

     (哭头)    儿的娘啊!

     (西皮二六板) 母亲恕儿无学才。

徐母   (西皮二六板) 此信何人与你带?

徐庶   (西皮二六板) 带信人儿一齐来。

徐母   (西皮二六板) 问家院来人可在外?

家院   (西皮二六板) 大相公进门他走开。

     (白)     大相公进门之时,他就走去了。

徐母   (白)     哦,原来如此。徐庶徐庶,我把你这无智无才不孝之子!

(徐母坐。)

徐母   (白)     想当年你因激于义愤,将人打死。黑夜之间,涂面逃走。那时为娘带汝弟徐康,苦守家门,并无一言责备与你。我儿虽然闯下杀身大祸,乃是义气肝胆。自儿涂面出外之后,为娘昼夜放心不下,刻刻在外,托人打听儿的着落。闻得我儿江湖访友,四海寻师。指望你达练人情,洞明世事。志量自然开展,学业必然精通。谁料你遇事粗心,当局鲁莽。忘却三思之戒,不顾时局之箴。儿既读圣贤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忠孝二字,不能同尽;家国两地,岂能兼全?况曹操乃欺君罔上之徒,怎及刘皇叔仁义之士;又是中山靖王之后裔,为汉室嫡派宗亲。儿既倾心辅佐,可谓得其主也。今凭一纸书,竟不查虚实,不辨笔迹,怎么,你竟别皇叔弃明投暗,自取臭名,玷辱宗祖。使为娘担不义之名,儿贻笑五湖三江。我纵死九泉,有何颜面去见徐氏门中之祖先也。

     (西皮原板)  恨畜生你把那纲常来败,

             好一似狼牙箭刺我胸怀。

             在家中因不平将人打坏,

             黑夜间涂面目远避祸灾。

             在新野佐皇叔终身有赖,

             也不枉为娘我教训奴才。

             岂不知尽其忠孝名例外?

             接着了假书信星夜前来!

             到如今降逆贼臭名万代,

             辜负了白发人铁石心怀。

徐庶   (西皮原板)  老娘亲休得要身体气坏,

             恕孩儿不细揣莽撞前来。

             这也是儿不该荣膺三代,

             误中了狗奸贼巧计安排。

             任凭他再作出千奇百怪,

             想孩儿扶助他转世投胎。

徐母   (西皮摇板)  你虽然不能把奸贼依赖,

             走新野弃皇叔大大不该。

徐庶   (西皮摇板)  孩儿不愿为官宰,

             愿在膝下奉萱台。

             无奈何我只得连连叩拜,

             儿的娘啊……

徐母   (西皮摇板)  气得老娘眼发呆。

             老身若有三寸在,

             徐庶焉能走得开?

             倒不如一死归阴界,

             我儿也好死心怀。

             轻移莲步屏风拐,

             点点珠泪洒下来。

             腰间解下无情带,

     (哭头)    我的儿啦!

     (白)     罢!

     (西皮摇板)  要想相逢梦中来!

(徐母上吊,死。)

徐庶   (西皮摇板)  母亲请出屏风外,

             孩儿跪得腿难挨。

(丫鬟上。)

丫鬟   (白)     大相公,大事不好!

徐庶   (白)     何事惊慌?

丫鬟   (白)     太夫人自缢身死!

徐庶   (白)     闪开了!

(徐庶看。)

徐庶   (三叫头)   母亲!老娘!唉,娘啊!

(徐庶晕倒。)

丫鬟   (白)     大相公醒来!

徐庶   (西皮导板)  见老娘自缢死魂飞天外!

     (三叫头)   母亲!老娘!唉娘啊……

     (西皮摇板)  不由我一阵阵刀割胸怀。

             儿离膝下十余载,

             少奉甘旨老萱台。

             哪里是曹操假书带?

             分明是老母勾魂来。

             不孝的孩儿将娘害,

             万剐千刀也应该。

             忠孝二字今何在?

             儿的娘啊!

             此事叫儿怎安排?

丫鬟、

家院   (同白)    老爷不必悲伤,安排大事要紧。

徐庶   (白)     丫鬟,将太夫人搭在灵床之上,待我准备棺椁。

(丫鬟搭徐母同下。)

徐庶   (白)     正是:

     (念)     指望归家奉母终,谁知一旦失音容?从今难见慈母面,母子相逢梦寐中。

     (白)     哎,娘啊!

(徐庶哭,下。家院下。)
(完)


浏览次数:3509 ┊ 字数:310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