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徐母骂曹》

主要角色
徐母:老旦
曹操:净
徐庶:老生
程昱:末

《徐母骂曹》王梦云饰徐母
《徐母骂曹》王梦云饰徐母
情节
刘备得徐庶,曾将曹操打败一次。曹操料想刘备那边,必有能人,多方探听,才知他新得一个谋士叫单福,谋略很大。就想用计将单福赚来,收为己用,于是和程昱商量如何用计。程昱知道单福是徐庶的化名,又知道他的母亲现在颍州。所以程昱就献一计,教曹操先将徐母赚到许昌,教她写信去招徐庶。以为徐庶极孝,接到母亲书信,必定前来。曹操一听此计大妙,就教人赶到颍州,说是徐庶已在许昌,特来请老母前去。徐母一到许昌,不见徐庶,知中奸计。及至曹操请她写信去招徐庶,她就大骂曹操奸恶不臣;刘备乃帝室宗亲,儿子在那里辅助他,正是臣得其主,怎肯转来事你奸臣?骂完之后,拿起砚台,向曹操打来。本想激怒曹操,把自己杀死,反可以教儿子一心一意辅助刘备。曹操被骂,果然大怒,就要杀她。程昱在旁劝止,将徐母软禁起来,假冒她的字迹,写了一封假信,将徐庶赚来。后来徐母见儿子被赚而来,深深责骂儿子不明,自己到后面,自尽而死。

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录入:长弓贯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2.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众将引曹操同上。)

曹操   (引子)    执掌威权,收天下,文武英贤。

     (念)     汉室江山气运终,群雄四方各争锋。老夫坐镇许昌地,搜罗天下众英雄。

     (白)     老夫曹操,汉室为臣。只因曹仁、李典,失守樊城,闻得刘备军中有一单福划策,不免请程昱进帐,问明来历。

             来,请程谋士进帐。

众将   (同白)    请程谋士进帐。

(程昱上。)

程昱   (念)     胸藏三坟五典,才能调将遣兵。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少礼。请坐。

程昱   (白)     谢坐。唤卑人进帐,有何军情?

曹操   (白)     闻得刘备军中,有一单福划策。先生可知单福何人也?

程昱   (白)     丞相容禀:

     (二黄原板)  单福家住在颍州,

             其中必有细根由:

             字表元直徐门后,

             单名徐庶有名头。

             如今落得刘备手,

             丞相兴兵实堪忧。

曹操   (二黄原板)  此人智高才量有,

             丞相我怜才早设计谋。

             既与玄德为好友,

             要想收他我也无计求。

     (白)     此人既与刘备相投,恐无外人能下手,真乃可惜了。

程昱   (白)     丞相有心要用此人,却也不难。

曹操   (白)     怎见得?

程昱   (白)     卑人素闻徐庶极孝。只消丞相差人,将徐母赚至许昌,令其修书元直,谅无不来之理。

曹操   (白)     此计甚好。后堂摆宴,与先生同饮。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徐母上。)

徐母   (引子)    闷坐草堂,自凄凉,怎不惨伤。

     (念)     大儿四海访良朋,次子一命赴幽冥。可叹老身无伺奉,凄凉孤苦在家中。

     (白)     老身,徐庶之母。所生二个孩儿:长子徐庶,在外访友;次子徐康,不幸身亡。撇下老身独守家中,好不伤感人也!

     (二黄正板)  老身生来命不强,

             不幸中年居了孀。

             不盼我儿归家往,

             但望我儿把名扬。

             生养二字全不讲,

             怕人说我教子无方。

(徐母下。)

【第三场】

(家将上。)

家将   (西皮摇板)  丞相差我颍州往,

             迎接徐母进许昌。

     (白)     俺,曹府家将是也。奉丞相之命,迎接徐庶之母进京。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催马加鞭朝前闯,

             抬头只见一村庄。

     (白)     借问一声,此地可有个徐老太太?

路人   (内白)    哪个徐老太太?

家将   (白)     徐庶、徐康之母——徐老太太。

路人   (内白)    前面合脊门楼便是。

家将   (白)     多谢多谢。

             来此已是。

             徐老太太开门来。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门外有人把话讲,

             莫非徐庶转回乡。

(徐母开门。)

徐母   (白)     你是哪里来的?

家将   (白)     京都来的。

徐母   (白)     到此则甚?

家将   (白)     奉了我家主人之命,迎接徐老太太进京。

徐母   (白)     你可认识?

家将   (白)     不相认。

徐母   (白)     老身正是。

家将   (白)     原来是徐老太太。小人叩头。

徐母   (白)     不消。你奉何人所差?

家将   (白)     小人奉程大老爷与徐大老爷所差。

徐母   (白)     程大老爷——他是何人?

家将   (白)     我家老爷姓程名昱,与徐大老爷同殿为官,结拜弟兄。

徐母   (白)     他二人官居何职?

家将   (白)     俱是议郎。

徐母   (白)     因何接我进京?

家将   (白)     二位老爷,闻听徐二老爷亡故,恐老太太无人伺奉,特差小人接老太太进京,同享荣华。

徐母   (白)     可有书信?

家将   (白)     无有。

徐母   (白)     为何无有书信?

家将   (白)     官差荣耀,修书不及。

徐母   (白)     如此,备车辆伺候。

家将   (白)     遵命。

(家将下。)

徐母   (白)     好啊!

     (西皮摇板)  我儿官居为议郎,

             迎接老身进许昌。

(徐母下。)

【第四场】

(家将上。)

家将   (西皮摇板)  门前备下车一辆,

             有请老太太上京城。

徐母   (内白)    来了。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家将引路将车上,

             想起徐康两泪汪。

     (白)     哎呀,儿啊。你哥哥接为娘进京享荣华,你是怎的不来?徐康,苦命儿啊啊……

(徐母、家将同下。)

【第五场】

曹操   (内西皮摇板) 汉室衰危天地荡,

(众将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原板)  各路烟尘起四方。

             老夫时刻将士访,

             但愿徐母到许昌。

             将身且坐二堂上,

             为国求贤日夜忙。

(家将上。)

家将   (西皮摇板)  相府门前住车辆,

             见了丞相说端详。

     (白)     丞相在上,小人叩头。

曹操   (白)     徐母可曾接到?

家将   (白)     现在府外。

曹操   (白)     命众将前去迎接。

众将   (同白)    得令。

(众将同下。)

曹操   (西皮摇板)  适才家将对我讲,

     (西皮流水板) 他说徐母到许昌。

             徐母到此修书往,

             徐庶必定来许昌。

             帮助老夫把寇荡,

             个中哪有孙、刘做帝王?

             将身且坐我的二堂上,

             徐母到来作商量。

徐母   (内西皮导板) 一路思姣儿泪两行,

(众将引徐母同上。)

徐母   (西皮原板)  有劳将军列两旁。

             我与那曹丞相无有来往,

             聘请老身为哪桩?

众将   (同白)    丞相有大事相商。

徐母   (西皮原板)  旧理根由全不像,

             不见徐庶在哪厢。

             一路上心急催车辆,

众将   (同白)    太夫人到。

徐母   (西皮摇板)  见了那曹丞相我细问端详。

众将   (同白)    徐母到。

曹操   (白)     有请。

众将   (同白)    有请。

徐母   (念)     未见姣儿面,总然心不安。

     (白)     丞相在上,老身万福。

曹操   (白)     太夫人少礼,请坐。

徐母   (白)     谢坐。

曹操   (白)     太夫人一路之上,多受风霜,身体可好?

徐母   (白)     老身承问。请问丞相,我儿徐庶,他往哪里去了?

曹操   (白)     徐元直现在新野。

徐母   (白)     但不知他在新野依佐何人?

曹操   (白)     在新野帮着谗臣刘备,如美玉陷在淤泥,明珠埋于尘垢。太夫人修书一封,招他回来。老夫奏闻天子,定有封赏也。

     (西皮摇板)  徐元直本是一英豪,

             帮助刘备为哪条?

             太夫人修书将他叫,

             保管位列压群僚。

             人来看过文房宝——

徐母   (西皮摇板)  此事其中有蹊跷。

     (白)     我闻家将言道,我儿在朝,官居议郎之职。如今又命我修书招他,其中是何道理?

曹操   (白)     恐太夫人不允前来,故言在京为官,以安太夫人之心。

徐母   (白)     原来你等用的诡计!丞相,你知道刘备是何种人物?

曹操   (白)     他乃涿郡小辈,妄称皇叔,所谓外君子而内小人也。

     (西皮摇板)  老夫一番美言讲,

             莫把恩情当祸殃。

徐母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他言来心好恼,

             才知中你计一条。

     (白)     曹丞相,我有几句言语,你且听了。

曹操   (白)     太夫人讲来。

徐母   (白)     老身久闻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玄孙。屈身下士,恭己待人。义气传于四方,仁声著于天下。虽黄童白叟,牧子樵夫,谁不称他为仁人君子,真乃盖世英雄、超群豪杰。吾儿若果附之,正是如鱼得水。我徐氏三代宗亲,万千之幸。想汝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内怀谋朝篡位之心,外逞欺主专权之计。汉都迁驾,百姓流离,众官切齿。辱祢衡为鼓吏,名士寒心;杀太尉于市朝,忠臣思烈。甚而斩贵妃于宫掖,占甄氏为儿媳。你种种谋逆,彰明昭著。市上三尺童子,未有不想杀尔之头,食尔之肉,挖尔之心,碎尔之骨。汝今日又离间我的母子,拆散刘备的谋臣。曹操啊曹操,你真乃名教中的罪人,衣冠中的禽兽!

     (西皮二六板) 刘备本是英雄将,

             义气仁声著四方。

             吾儿附他如臂膀,

             仁明之主遇贤良。

             你不是那曹嵩的亲胞养,

             你本是夏侯族中抛弃的儿郎。

             明在朝中为宰相,

             内怀篡逆乱朝纲。

             许田射猎欺主上,

             无故迁都赴许昌。

             借手杀人祢衡丧,

             最可叹吉平他在剑下亡。

             带剑常把宫门闯,

     (西皮快板)  勒死了贵妃实可伤。

             你比那当年贼王莽,

             你比那董卓更猖狂。

             无故差人家中往,

             诓骗老身进许昌。

             欲使吾儿归你掌,

             你这曹,贼妄想痴心你就枉费心肠!

曹操   (西皮快板)  老夫当朝一首相,

             恶言恶语把我伤。

             相府如同虎口样,

             霎时叫你一命亡。

徐母   (白)     住了!

     (西皮快板)  听他言来气上闯,

             大骂曹操听端详:

             老身既来不思往,

             休将虎口吓老娘。

             文房四宝桌案放——

     (西皮摇板)  击死奸贼赴无常。

(徐母举砚向曹操掷去,未击中。)

曹操   (白)     反了啊!

     (西皮摇板)  人来与我上了绑,

             推出斩首一命亡。

     (白)     大胆恶妇,敢击打老夫。武士推出斩了。

(众将押徐母同下,程昱上。)

程昱   (白)     刀下留人。

     (西皮摇板)  将身且把二堂上,

             见了丞相说端详。

     (白)     丞相因何将徐母斩首?

曹操   (白)     恶妇百般叫骂,故而将她斩首。

程昱   (白)     斩了徐母,恐大事不利。

曹操   (白)     怎见得?

程昱   (白)     丞相若将她斩首,她子徐庶在彼,闻听此事,必然尽心相助刘备。

曹操   (白)     依你之见?

程昱   (白)     将她放回,派人侍奉,每天伺候。套她笔迹修书,差人送至新野。徐庶乃是大孝之人,必然随书前来。

曹操   (白)     哈哈哈,此计甚好。

             来,将徐母放回。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散板)  欲借曹操帐下刀,

             全我半世美名标。

             忽听堂上传赦诏,

             反使老身我的心内焦。

     (白)     曹操,要杀就该开刀,为何又将老身放回,真真岂有此理!

曹操   (白)     非是老夫不杀于你,程先生言道,他与你子有八拜之交,斩了你,如斩他母亲一般,故而放回。

徐母   (白)     程先生为何多事?

程昱   (白)     伯母啊!

     (西皮摇板)  我与元直曾交好,

             岂肯叫伯母吃一刀。

徐母   (西皮摇板)  先生只顾将我保,

             我儿新野住不牢。

曹操   (白)     先生,将徐母小心伺候。

             掩门。

(曹操下。)

徐母   (白)     正是:

     (念)     久闻曹操多奸诈,今日一见果不差。

程昱   (白)     伯母,随小侄来啊。

     (笑)     哈哈哈。

(徐母、程昱同下。)

【第六场】

(徐母上。)

徐母   (念)     曹贼用计将我禁,倒叫老身不安宁。

(程昱、徐庶同上。)

程昱   (白)     启伯母:元直兄来了。

徐庶   (白)     孩儿叩见母亲。

徐母   (白)     啊!你为何不在新野,扶助刘使君,到此则甚?

徐庶   (白)     因奉母亲书信,故而前来。

徐母   (白)     书信在哪里?

徐庶   (白)     在这里。母亲请看。

徐母   (白)     呸!大胆的奴才!想当年你为人报仇,打伤人命,涂面改装,逃出在外。为娘因你是一番义气,并不责备于你。以为儿飘荡江湖,学业定有进益,何以反不如初?你既读书,须知忠孝不能两全。岂不知曹操本欺君罔上之贼,刘玄德仁义布于四海,况又是汉室之胄。今既事之,得其主矣。怎么,你竟凭这一纸伪书,不加详察,遂弃明投暗,自取恶名,辱没祖先。即老身死在九泉,也无面目,见徐氏三代宗亲。你真气死为娘也!

(徐母急下。)

徐庶   (白)     母亲息怒。

程昱   (白)     元直兄,令堂怒气冲冲,去往后堂去了。

徐庶   (白)     你我同到后堂观看。

(徐庶拉程昱同下。徐母上。)

徐母   (白)     且住。吾儿徐庶,被曹贼用假书,将他诓至许昌。我母子中了奸计,何日才能出得曹营。也罢!待我悬梁自尽了罢!

     (西皮摇板)  曹贼用计心毒狠,

             害得我母子落恶名。

             倒不如悬梁来自尽……

(徐母闭门自缢。程昱、徐庶同上,踢门,解救。徐庶哭。)

徐庶   (西皮摇板)  一见母亲把命丧,

(程昱暗下。)

徐庶   (西皮摇板)  好叫我徐庶恸肝肠。

             哭一声先娘亲我不能奉养,

             老娘亲啊!

             我不孝名儿万古扬。

(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白)     徐先生,莫要悲伤,请起。

             来。

(四龙套同暗上。)

四龙套  (同白)    有。

曹操   (白)     速备上等棺木,将徐母承殓起来。待老夫明日,启奏圣上,加封旌表。

             徐先生,随老夫后堂叙谈。

(曹操拉徐庶同下,四龙套同随下。)
(完)


浏览次数:16749 ┊ 字数:5115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