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徐母骂曹》

主要角色
徐母:老旦
曹操:净
程昱:老生

《徐母骂曹》王梦云饰徐母
《徐母骂曹》王梦云饰徐母
情节
徐庶辅佐刘备,连败曹兵;曹操乃将其母劫至许昌,劝其命子弃刘归曹,徐母不允,骂之且欲用砚击曹操。程昱献计,礼待徐母,诓其笔迹,欲假造徐母书以诱致徐庶。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四集:何润初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徐母骂曹》(根据《国剧大成》第三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9.0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曹操、中军同上。)

曹操   (引子)    执掌权威,收天下文武英豪。

     (念)     汉室江山气运终,群雄四方各争锋。老夫坐镇许昌地,搜罗天下众英雄。

     (白)     老夫——曹操。汉室为臣。只因曹仁、李典,失守樊城。闻得刘备军中,有一单福画策。不免请程仲德进帐,问明来历。

             来,请程谋士进帐。

四大铠  (同白)    请程谋士进帐。

(程昱上。)

程昱   (念)     胸藏五典三略理,袖屯提兵调将才。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请坐。

程昱   (白)     谢坐。唤卑人进帐,有何军情?

曹操   (白)     闻说刘备军中,有一单福画策,先生可知单福何人也?

程昱   (白)     丞相听禀。

     (西皮摇板)  单福家住在颍州,

             其中备细有根由。

             字表元直徐门后,

             单名徐庶有名头。

             如今落在刘备手,

             丞相兴兵可把神留。

曹操   (西皮摇板)  徐庶虽有擎天手,

             难敌仲德用计谋。

程昱   (西皮摇板)  程昱比他差八九,

             丞相怜才早设计谋。

曹操   (西皮摇板)  既与玄德为好友,

             要想收他我也无计谋。

     (白)     此人既与刘备相投,叫孤无处下手,可惜呀可惜!

程昱   (白)     丞相有心要用此人,却也不难。

曹操   (白)     怎见得?

程昱   (白)     丞相差人,将徐母骗至许昌,令其修书,元直谅无不来之理。

曹操   (白)     此计甚好。后堂摆宴,与先生痛饮。

(曹操、程昱同下。)

【第二场】

(徐母上。)

徐母   (引子)    闷坐草堂,自凄凉,好不惨伤!

     (念)     大儿四海访良朋,次子一命赴幽冥。可叹老身缺侍奉,孤苦伶仃在家中。

     (白)     老身徐庶之母。所生两个孩儿,长子徐庶,在外访友;次子徐康,中年夭寿。撇下老身,孤苦伶仃,好不伤感人也!

     (二黄慢板)  老身生来命不强,

             不幸中年居了孀。

             长子徐庶良朋访,

             不幸徐康一命亡。

             不盼我儿归家转,

             但盼我儿把名扬。

             生养死葬全不讲,

             怕人说我教子无义方。

(徐母下。)

【第三场】

(家将上。)

家将   (西皮摇板)  丞相差我颍川往,

             迎接徐母进许昌。

     (白)     俺,曹府家将是也。奉了丞相之命,迎接徐母进京,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扬鞭催马朝前闯,

             抬头只见一村庄。

     (白)     借问一声,可有个徐老太太?

村民   (内白)    哪个徐老太太?

家将   (白)     徐庶、徐康之母,徐老太太。

村民   (内白)    前面黑漆门楼就是。

家将   (白)     多谢多谢。

             啊徐老太太开门来。

(徐母上。)

徐母   (白)     来了!

     (西皮摇板)  门外有人把话讲,

             莫非我儿转还乡?

             用手开门来观望,

             见一军官站道旁。

家将   (白)     此处可是徐老太太家?

徐母   (白)     哪个徐老太太?

家将   (白)     徐庶、徐康之母徐老太太。

徐母   (白)     你可认得?

家将   (白)     小人不认得。

徐母   (白)     老身便是。

家将   (白)     老太太在上,小人叩头。

徐母   (白)     不消。你奉何人所差?

家将   (白)     小人奉家主程大老爷与徐大老爷所差。

徐母   (白)     程大老爷他是何人?

家将   (白)     我家老爷姓程名昱字仲德,与徐大老爷同殿为官,又是八拜之交。

徐母   (白)     他二人官居何职?

家将   (白)     皆是议郎。

徐母   (白)     因何前来接我?

家将   (白)     二位老爷闻听徐二老爷亡故,恐老太太无人侍奉,特差小人接老太太进京,同享荣华。

徐母   (白)     可有书信?

家将   (白)     荣耀差官,何必修书。

徐母   (白)     既然如此,外厢车辆侍候。

家将   (白)     遵命。

(家将下。)

徐母   (白)     这就好了哇!

     (西皮摇板)  我儿在京官议郎,

             迎接老身进许昌。

             家将准备车一辆,

             老身即刻赴京堂。

(徐母下。家将上。)

家将   (西皮摇板)  门前备下车一辆,

             有请老太赴京堂。

     (白)     有请老太太。

徐母   (内白)    来了。

(徐母换衣上。)

徐母   (西皮摇板)  家将搀扶上车辆,

             想起徐康一命亡。

     (白)     哎呀,儿啦!你哥哥接为娘进京,同享荣华。你!怎么不去?我那苦命的儿啦!

(徐母哭。家将、徐母同下。)

【第四场】

曹操   (内西皮导板) 汉室衰危天地荡,

(四龙套、四将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各路烟尘起四方。

             老夫时刻名士访,

             但愿徐母到许昌。

             将身且坐大堂上,

             这就是为国求贤日夜忙。

(家将上。)

家将   (唱)     相府门前住车辆,

             见了丞相说端详。

     (白)     丞相在上,小人叩头。

曹操   (白)     徐母可曾接到?

家将   (白)     现在府外。

曹操   (白)     命众将前去迎接。

(曹操下。)

四将   (同白)    得令。

(四将、四龙套同出门,同走圆场。)

四将   (同白)    远远望见徐母来也。

徐母   (内西皮导板) 离了颍川奔许昌,

(徐母坐车上。)

四将   (同白)    迎接太夫人。

徐母   (西皮原板)  众位将军站立道旁。

             我与那曹丞相无有来往,

             迎接老身所为哪一桩?

四将   (同白)    丞相请太夫人,必有大事相商。

徐母   (西皮原板)  袖里情由难猜想,

             不见我儿在哪厢。

             心急意念催车辆,

             见了那曹丞相我细问端详。

(徐母下,四将、四龙套同下。)

【第五场】

(曹操上。)

曹操   (西皮摇板)  程昱先生有志量,

             迎接徐母到许昌。

             但愿徐庶归我掌,

             哪怕刘备与孙郎。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徐母到。

曹操   (白)     有请。

四将   (同白)    有请。

(徐母上。)

徐母   (念)     未见姣儿面,叫人心不安。

     (白)     丞相在上,老身万福。

曹操   (白)     太夫人少礼。请坐。

徐母   (白)     有坐。

曹操   (白)     太夫人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

徐母   (白)     多谢丞相一问。

(徐母看。)

曹操   (白)     太夫人看些什么?

徐母   (白)     我儿徐庶往哪里去了?

曹操   (白)     现在新野。

徐母   (白)     适才差官言道:我儿在京,官居议郎;丞相言道,我儿现在新野。此事何因说起?

曹操   (白)     恐太夫人不肯前来,以安太夫人之心也。

徐母   (白)     哼!乃是尔等的诡计。请问丞相,我儿在新野依佐何人?

曹操   (白)     在新野扶助刘备,如美玉陷于泥中,明珠埋于尘垢。太夫人将他召回,奏与天子,必有封赠也。

     (西皮摇板)  太夫人修书将他召,

             管叫位列在群僚。

             人来看过文房宝,

徐母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这事其中有蹊跷。

     (白)     请问丞相,刘备是何等人物?

曹操   (白)     他乃涿县小辈,妄称皇叔。所谓外君子内小人也。

     (西皮摇板)  共灭董卓随君往,

             袁术与他似参商。

             老夫情把美言讲,

             反把恩人当祸殃。

徐母   (白)     可恼。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怒满腔,

             才知就里尔的鬼计藏。

     (白)     曹丞相,此言差矣!

曹操   (白)     怎见得?

徐母   (白)     老身久闻刘备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之玄孙。屈身下士,恭敬待人。仁声著于天下,义气传于四方。世之牧子、黄童白叟,无不称他为仁人君子,当世之英雄!我儿附之,如鱼得水;如蛟龙遇风云,得其主也。汝,托汉天子之福,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内怀谋朝篡位之心,外呈欺主专权之意。迁都许昌,流离百姓。许田打围,众官无不怨恨。辱祢衡为鼓吏,逼死贵妃。甄氏霸为儿媳。种种忤逆,三尺童子,无有不思杀尔之头,食尔之肉,剐尔之心,碎尔之骨!反以玄德为逆臣,欲使我儿背明投暗,不知自耻!曹操啊曹操!你真乃名教中之罪人,衣冠中之禽兽也!

     (西皮二六板) 刘备本是英雄将,

             仁声义气传四方。

             你不是那曹嵩同胞养,

             夏侯族中抛却娘。

             名在朝中为首相,

             内怀谋朝乱纲常。

             许田打围欺主上,

             无故迁都到许昌。

     (西皮快板)  你好比当年贼王莽,

             你比那董卓更猖狂。

             无故差人我家往,

             诓骗老身到许昌。

             若是我儿归你掌,

             除非日出在西方,你枉费心肠!

曹操   (西皮摇板)  相府如同刑场样,

             霎时叫你一命亡。

徐母   (西皮摇板)  听罢言来气上撞,

             大骂曹贼听端详:

             老身既来不思往,

             你拿虎口吓老娘。

             本当替主扫奸党,

             我手内无有这刀和枪。

             文房四宝桌案放,

             击死奸贼一命亡!

(徐母取砚击曹操。)

曹操   (白)     反了哇!

     (西皮摇板)  人来与我上了绑,

             推出斩首在云阳。

     (白)     大胆恶妇,敢打老夫!

             武士手,推出斩了。

(徐母恨笑,下。程昱上。)

程昱   (白)     刀下留人!

     (西皮摇板)  将身且把二堂上,

             见了丞相说端详。

     (白)     丞相,因何将徐母斩首?

曹操   (白)     恶妇百般叫骂,故而斩首。

程昱   (白)     斩了徐母,恐大事不利。

曹操   (白)     怎见得?

程昱   (白)     丞相若将她斩首,她子徐庶在彼,闻听此事,必然尽心相助刘备。

曹操   (白)     依你之见?

程昱   (白)     将她赦回,派人每日侍奉,一俟套出笔迹,修下家书,差人送至新野。徐庶乃大孝之子,见了书信必随前来。

曹操   (笑)     哈哈哈!

     (白)     此计甚妙。

             来,将徐母赦回。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摇板)  欲借曹操帐下刀,

             全我半世美名标。

             忽听前堂赦旨到,

             倒叫老身心内焦。

     (白)     曹操啊曹操!要杀开刀,三番两次,你家老太太,好不耐烦!

曹操   (白)     非是老夫不斩与你,程先生言道:与你子有八拜之交,斩了你如同斩他母一般,故而赦回。

徐母   (白)     程先生,你好多事哦。

程昱   (白)     伯母啊。

     (西皮摇板)  我与元直曾交好,

             怎忍伯母吃一刀。

徐母   (西皮摇板)  先生只顾将我保,

             我儿新野住不牢。

曹操   (白)     先生,将徐母小心服侍。掩门。

徐母   (白)     正是:

     (念)     久闻曹贼多奸诈,今日一见过不差。

(徐母恨笑。)

程昱   (白)     伯母随小侄来。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725 ┊ 字数:3985 ┊ 最后更新:2014年01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