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上天台》

主要角色
刘秀:老生
姚期:净
姚刚:净
郭荣:净

《上天台》侯喜瑞饰姚期、刘叔度饰刘秀
《上天台》侯喜瑞饰姚期、刘叔度饰刘秀
情节
东汉刘秀时,姚期之子姚刚打死太师郭荣。姚期绑子上殿。刘秀念姚家父子颇具功勋,只将姚刚发配。姚期欲辞官,亦经慰留。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一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也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8.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姚刚上。)

姚刚   (引子)    金殿喜气扬,父子保朝纲。

     (念)     征战南蛮有三秋,金殿之上占鳌头。南蛮救父功劳有,终得官封猛烈侯。

(院子暗上。)

姚刚   (白)     某、姚刚,字霸陵。父子扶保汉王。是我南蛮救父回朝,圣上见喜,金殿封官;可恨郭荣老贼,一旁启奏,道我年幼,封不得官职。多亏邓禹先生保奏,圣上封我猛烈侯之职。因此夸官三日,跨马游街。

             家院,吩咐外厢开道!

家院   (白)     是。

             外厢开道!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伞夫上。姚刚上马。众人同下。)

【第二场】

(院子上。)

院子   (念)     有事忙通报,无事不乱传。

     (白)     有请太师爷!

郭荣   (内白)    嗯哼!

(郭荣上。)

郭荣   (念)     有事在心头,终日眉头皱。

     (白)     何事?

院子   (白)     今有姚刚,跨马游街,鸣锣过府。

郭荣   (白)     好个大胆姚刚小畜生,竟敢鸣锣。

             家院,带路府门!

     (唱)     家院与爷把路引,

             见了姚刚问分明。

(院子、郭荣同下。)

【第三场】

(四青袍同上,同站门。家院、姚刚同上。)

姚刚   (唱)     金瓜钺斧朝天镫,

             红罗罩定姚霸陵。

     (白)     家院,前道为何不行?

家院   (白)     来此郭太师府门,府前有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请爷绕道而行!

姚刚   (白)     起过。

             且住!俺在金殿封官,那郭荣启奏,道我年幼,封不得官职。那时俺怀恨在心,正要寻这老贼。

             家院,吩咐鸣锣,闯道而过!

家院   (白)     是。

             人役们!

四青袍  (同白)    有。

家院   (白)     鸣锣过府!开道!

四青袍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院子、郭荣同上。)

郭荣   (唱)     家院带路出府门,

(院子、郭荣同出门。)

郭荣   (唱)     只见姚刚到来临。

(四青袍、家院、姚刚同上,上场门站一字。)

姚刚   (唱)     坐立雕鞍来观定,

             又见老贼坐府门。

(姚刚下马。)

郭荣   (白)     嗯!

姚刚   (白)     老太师请了!

郭荣   (白)     请了!

姚刚   (白)     老太师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郭荣   (白)     就为你来!

姚刚   (白)     为俺何来?

郭荣   (白)     我且问你:圣上赐我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你为何私自鸣锣,闯府而过,是何道理?

姚刚   (白)     我且问你:你在朝凭文?

郭荣   (白)     不凭文。

姚刚   (白)     这论武?

郭荣   (白)     也不论武。

姚刚   (白)     在朝为官,凭着何来?

郭荣   (白)     谁不知我女在西宫陪王伴驾!喏喏喏,我乃当朝老太师!

姚刚   (白)     你待怎讲?

郭荣当  (白)     朝老太师!

姚刚   (三笑)    啊哈!啊哈!哇呀呀呀……

郭荣   (白)     你为何发笑?

姚刚   (白)     我道你三弓两箭,挣来的乌纱紫袍,原来是裙边带的官儿,尔有些不洁净!

郭荣   (白)     住口!

     (唱)     听一言来动无名,

             大骂姚刚小畜生。

             老夫上殿奏一本,

             管教你黑头挂午门!

姚刚   (白)     老贼!

     (唱)     听罢言来心头恼,

             二目圆睁似火烧。

             三尺龙泉出了鞘,

             叫你老贼赴阴曹!

(姚刚杀死郭荣,院子逃下。)

家院   (白)     杀死了!

姚刚   (白)     带马回府!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郭妃上。)

郭妃   (念)     闷坐西宫院,每日伴驾眠。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娘娘:大事不好了!

郭妃   (白)     何事惊慌?

大太监  (白)     今有姚刚,将太师爷剑劈府门而死!

郭妃   (哭)     喂呀!

     (唱)     听说爹爹丧了命,

             怎不叫我痛伤情!

             内侍摆驾上龙庭,

             万岁驾前奏分明。

(大太监、郭妃同下。)

【第六场】

(姚期上。)

姚期   (念)     父子功劳重,满门受皇恩。

姚刚   (内白)    走哇!

(家院、姚刚同上。)

姚刚   (白)     参见爹爹!

姚期   (白)     罢了。坐下!

姚刚   (白)     告坐。可恼哇,可恼!

姚期   (白)     儿呀,你为何怒气不息?

姚刚   (白)     爹爹有所不知,今日孩儿奉旨跨马游街,那郭荣老贼拦住马头,百般笑骂,是孩儿怒气之下,将郭荣老贼杀死了!

姚期   (白)     好,尔近前来,为父有话对你言讲!

姚刚   (白)     啊。

(姚期打姚刚。)

姚期   (白)     好奴才!

     (唱)     奴才做事真胆大,

             全然不知犯王法!

             叫人来将他忙绑下,

(四大铠自两边分上,同绑姚刚。)

姚期   (唱)     上殿奏本将尔杀!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刘秀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同上,同站门,刘秀上。)

刘秀   (二黄慢三眼) 金钟响玉磬鸣王出龙庭,

             汉光武登大宝五谷丰登。

             文凭着邓先生阴阳有准,

             武仗着姚皇兄扫荡烟尘。

             云台观剐王莽江山重整,

             到如今文共武才乐安宁。

             内侍臣摆御驾九龙口进,

郭妃   (内哭)    喂呀……

刘秀   (二黄慢三眼) 猛听得金殿外大放悲声!

(二宫女、郭妃同上。)

郭妃   (哭)     喂呀……

     (唱)     急忙来把龙庭进,

             万岁驾前奏分明!

     (白)     万岁作主呀……

刘秀   (白)     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郭妃   (白)     启奏万岁:今有姚刚,将我父剑劈府门,望万岁作主呀……

刘秀   (白)     梓童,你且回宫,寡人自有发落!

郭妃   (白)     谢万岁!

     (唱)     谢罢万岁下龙庭,

             管叫姚刚命难存。

(二宫女、郭妃同下。)

刘秀   (白)     内侍,传孤旨意,宣伴驾王带子上殿!

大太监  (白)     领旨!

             万岁有旨:伴驾王带子上殿哪!

姚期   (内白)    遵旨!

     (二黄导板)  安静府绑姚刚怒气大发,

(姚期、姚刚同上。)

姚期   (白)     奴才呀,奴才!

     (二黄摇板)  骂一声小姚刚胆大冤家。

             明知道郭荣贼势力浩大,

             为什么闯府门将他来杀!

             他女儿在西宫陪王伴驾,

             满朝中文武臣谁不怕他!

姚刚   (白)     爹爹呀!

     (二黄摇板)  儿奉旨征南蛮功劳甚大,

             圣天子龙心喜帽插金花。

             那时节老奸贼一旁搭话,

             是孩儿心儿内有些恨他。

             儿奉旨游御街拦住叫骂,

             因此上拔宝剑将他来杀!

姚期   (白)     嗯!

     (二黄摇板)  小奴才犯王法胆比天大,

             杀了人还说是不犯王法。

     (白)     儿是好汉?

姚刚   (白)     是好汉!

姚期   (白)     嗯!

     (二黄摇板)  是好汉随为父朝王见驾,

姚刚   (白)     走哇!

(姚期、姚刚同走小圆场,同上殿。)

姚期   (白)     跪下!

姚刚   (白)     嘿!

姚期   (二黄摇板)  见万岁一桩桩一件件、谁是谁非——

     (哭头)    姚刚,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儿启奏皇家!

     (白)     臣、姚期见驾,愿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姚皇兄,你可知罪?

姚期   (白)     臣知罪,不知罪犯何条?

刘秀   (白)     你三子姚刚,将郭太师剑劈府门,你还说无罪!

姚期   (白)     郭太师他也有一行大罪!

刘秀   (白)     他有何罪?当殿奏来!

姚期   (白)     他私立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万岁可曾降旨?

刘秀   (白)     寡人未曾降旨!

姚期   (白)     私立禁地,犹如占主江山,斩首无亏!

刘秀   (白)     好个斩首无亏!

姚刚   (白)     绑坏了!

刘秀   (白)     老皇兄,殿角下绑的何人?

姚期   (白)     罪子姚刚!

刘秀   (白)     不要绑坏了孤的小爱卿!

             内侍,快快松绑!

(太监与姚刚松绑。)

姚刚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刘秀   (白)     非是寡人不斩于你,寡人有言在先:姚不反汉,汉不斩姚。孤赐你三千人马,发往河北宛子成,保定殿下刘庄。你不必回府,你父子就在午门一别,下殿去吧!

姚刚、

姚期   (同白)    谢万岁!

姚刚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姚期   (白)     嗯!

     (二黄摇板)  万岁赦却姚霸陵,

             好似枯木又逢春。

             手拉娇儿下龙庭,

             为父言来儿是听:

             去到河北改情性,

             休要提刀乱杀人!

     (白)     儿来看!

     (二黄摇板)  为父年迈苍苍白发如银,

     (哭头)    姚刚,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好一似瓦上霜风前之灯!

姚刚   (白)     爹爹呀!

     (二黄摇板)  爹流泪来儿悲伤,

             点点珠泪洒胸膛。

             在朝为官有什么好,

             一卯不到定有伤。

             不如写下辞王表,

             回到家中乐安康。

             午门辞父泪汪汪,

             安静府难辞老萱堂。

     (叫头)    爹爹!

姚期   (叫头)    吾儿!

姚刚   (叫头)    天伦!

姚期   (叫头)    姚刚!

姚刚   (白)     哎呀娘啊!罢!

(姚刚下。)

姚期   (白)     姚刚,霸陵!啊啊啊……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午门外去了姚霸陵,

             好似钢刀刺在心。

             撩袍端带上龙庭,

             告辞还乡为庶民。

     (白)     臣、姚期二次见驾,愿吾皇万岁!

刘秀   (白)     老皇兄为何去而复转?

姚期   (白)     老臣年迈,要告职归林!

刘秀   (白)     老皇兄要告辞还乡,寡人怎能舍得!

姚期   (白)     万岁舍不得老臣,老臣也舍不得万岁。要臣在朝奉君,依臣一件!

刘秀   (白)     哪一件?

姚期   (白)     万岁戒酒百日!

刘秀   (白)     只要皇兄在朝,慢说戒酒百日,就是周年半载,又待何妨!

姚期   (白)     吾主有道明君。

刘秀   (白)     内侍,搀扶起老皇兄!

     (二黄三眼板) 劝皇兄休得要告职还乡,

             卿本是擎天柱架海金梁。

             孤江山多亏卿东征西挡,

             王封你享清福永乐安康。

             都只为小爱卿情性倔强,

             连累了老皇兄心下着忙。

             为王的不久就把旨来降,

             赦回了小姚刚转回故乡。

姚期   (二黄原板)  万岁爷待老臣恩深海洋,

             老姚期粉身碎骨也是应当。

             非是臣在金殿告职还乡,

             怕的是郭娘娘暗害忠良。

刘秀   (二黄原板)  孤离了龙书案——

     (二黄三眼板) 把话来讲,

             为王的实难舍开国忠良。

             孤想起逃难时卿家庄上,

             孤单单独一人奔走南阳。

             邓先生算八卦带孤私访,

             君与臣扮举子扰乱科场。

             采鸾殿高得中岑彭小将,

             气走了湖阳城马武子章。

             鬼神庄老伯母一命身丧,

             三年孝改三月、三月孝改三日、三日孝改三时、三时孝改三刻、三刻孝改三分、三年三月三日三时三刻三分来扶孤王。

             白水村初起首灭了王莽,

             收二十单八将龙凤呈祥。

             可恨那牛邈贼兵马雄壮,

             一心心要夺孤锦绣家邦。

             老皇兄奉孤旨征剿贼党,

             年老迈白发苍苍围困战场。

             多亏了小爱卿提兵调将,

             杀番贼救父回盖世无双。

             孤见他有功臣加官封赏,

             职封他猛烈侯绕道还乡。

             赐銮驾游御街君欢臣畅,

             又谁知郭太师年迈颠狂。

             大不该剑劈在府门命丧,

             郭娘娘奏一本要斩姚刚。

             孤本当赦却了爱卿小将,

             怕的是郭娘娘心怀不良。

             因此上发至在河北一往,

             赐三千人和马保定刘庄。

             孤念你东挡西除、南征北剿、昼夜杀砍、马不停蹄、到如今耳聋眼花、年迈苍苍,

             孤念你征南蛮受尽风霜。

             孤念你有三子两子身丧,

             孤念你白发苍苍只剩得一子姚刚。

             孤念你扫烟尘能擒上将,

             孤念你秉忠心扶汉兴邦。

             剑劈了郭太师但把心放,

             千斤担有孤王一人承当。

             随孤王进宫去定惊赔罪你须把好言奏上,

             为王的戒酒百日、不听谗言、岂斩你开国忠良。

             姚皇兄、放宽心、大着胆,

             一步一步步步随定孤王。

(四太监、大太监、刘秀同下。)

姚期   (二黄原板)  我主爷走南阳一十二载,

             赴科场与邓禹八卦安排。

             白水村邓先生兴兵挂帅,

             灭王莽扶我主才坐龙台。

             小姚刚犯王法满门有害,

             发河北去充军才放心怀。

             哪里是臣与君把酒来戒,

             皆因是老姚期幼年间、东挡西除、南征北剿、功劳浩大、买动了帝王心怀、我还怕着何来!

     (笑)     啊哈哈哈……

(姚期下。)
(完)


浏览次数:1327 ┊ 字数:4637 ┊ 最后更新:2018年04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