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上天台》

主要角色
刘秀:老生
姚期:净
郭妃:正旦

《上天台》奚啸伯饰刘秀
《上天台》奚啸伯饰刘秀
情节
姚期自草桥关召回,君臣甚相得,忽其子姚刚在外击死郭后之父,(一作阴丽华之父)郭后诉诸帝,帝盛怒之下,欲将其子治罪,令姚期带姚刚上殿。继念姚期系中兴功臣,且三子已战死其二,逐回意释免。适湖北有战事,逐令姚刚前去平寇,立功自赎。

注释
按《草桥关》之后本,即此事实,惟参阅此剧本,其加罪及赦免二层,均彼此不同,并无马武逼书赦诏等情。此剧不常见,是一是二,还以质诸演剧家与老戏曲家。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


相关剧本
《草桥关》(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草桥关》(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姚期》(根据《京剧集成》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5.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刘秀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引刘秀同上。)

刘秀   (二黄慢板)  金钟响玉鞭应王登龙廷,

             喜的是太平年五谷丰登。

             君有道民安乐天下同庆,

             普天下众黎民共享太平。

             文凭着邓先生阴阳有准,

             武凭着姚皇兄保定乾坤。

             内侍臣摆御驾九龙口进,

             又听得后宫院大放悲声。

郭妃   (内白)    摆驾。

(郭妃上。)

郭妃   (二黄摇板)  内侍摆驾上龙廷,

             万岁台前奏分明。

     (白)     哎吓,万岁吓!

刘秀   (白)     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郭妃   (白)     今有姚刚,将我父剑劈府门。万岁作主!

刘秀   (白)     既有此事,梓童暂且回宫,寡人自有道理。

郭妃   (白)     谢万岁!哎吓……

(郭妃下。)

刘秀   (白)     内侍!

(太监甲允。)

刘秀   (白)     宣伴驾王带子上殿。

太监甲  (白)     伴驾王带子上殿。

姚期   (内白)    领旨。

     (内二黄导板) 安定府绑姚刚怒气皆发,

(姚期、姚刚同上。)

姚期   (白)     奴才!

     (二黄摇板)  只气得年迈人二眼昏花。

             郭太师在朝中势力皆大,

             满朝中文武臣谁不怕他?

             似这等犯王法儿全然不怕,

             少刻间见万岁定把儿的头杀!

姚刚   (白)     爹爹!

     (二黄摇板)  爹爹不必怒气发,

             孩儿言来听根芽。

             在府门与郭荣百般叫骂,

             怒恼了你孩儿将他来杀!

姚期   (二黄摇板)  小奴才说此话胆比天大,

             打死人还说是不犯王法!

     (白)     儿是好汉?

姚刚   (白)     儿是好汉!

姚期   (二黄摇板)  是好汉随老父参王见驾,

             少刻间见万岁,谁是谁非,儿要启奏皇家。

     (白)     臣,姚期见驾,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姚皇兄你可知罪?

姚期   (白)     臣知罪,不知罪犯何条?

刘秀   (白)     今有你三子姚刚,骑马游街,将郭老太师打死。你还言无罪?

姚期   (白)     郭老太师也有一行大罪。

刘秀   (白)     罪犯何条?

姚期   (白)     在府门以外私立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官离鞍。万岁可曾降旨?

刘秀   (白)     这个……孤王有言在先,未曾降旨。

姚期   (白)     万岁无旨,斩者无亏。

刘秀   (白)     好一个“斩者无亏”!

姚刚   (白)     绑坏了!

刘秀   (白)     吓,殿角下绑的何人?

姚期   (白)     三子姚刚。

刘秀   (白)     内侍,快快松绑,不要绑坏孤的少爱卿!

(太监甲松绑。)

姚刚   (白)     谢万岁不之恩!

刘秀   (白)     非是孤王不斩与你,是孤先前许下“姚不反汉,汉不斩姚”。赐你三千人马,去到湖北枉子城,保定金固牛庄。你父子午门一别,下殿去吧!

姚期、

姚刚   (同白)    谢万岁!

姚刚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姚期   (白)     奴才!

     (二黄摇板)  万岁爷赦了姚霸林,

             好似枯木又逢春。

             手拉姣儿下龙廷,

             开言叫声姚霸林:

             此番湖北儿要改性情,

             儿不要提刀乱杀人!

     (白)     儿来看。

姚刚   (白)     看什么?

姚期   (二黄摇板)  为父的年迈苍苍白如银,

             姚刚,我的儿吓!

             好一似瓦上霜、风前灯,能过几春?

姚刚   (白)     爹爹!

     (二黄摇板)  爹爹落泪儿悲伤,

             点点珠泪洒胸膛。

             在朝为官有什么好?

             一点不到有损伤!

             倒不如写上辞王表,

             告职回乡乐安康。

             在午门辞别生身父,

             回府去拜上老萱堂。

     (叫头)    爹爹,我父,爹爹吓!

(姚刚下。)

姚期   (三叫头)   姚刚,霸林,哎吓我的儿吓!

     (二黄摇板)  金殿去了姚霸林,

             父子们相逢万不能。

             转过金阶梧桐树,

             告职回乡乐安宁。

     (白)     臣启见万岁!

刘秀   (白)     吓,姚皇兄为何去而复返?

姚期   (白)     臣启万岁:臣要告职归林。

刘秀   (白)     皇兄告职,寡人怎样舍得?

姚期   (白)     要臣在朝伴驾,依臣一件。

刘秀   (白)     哪一件?

姚期   (白)     万岁戒酒百日,老臣方能在朝伴驾。

刘秀   (白)     只要皇兄在朝,慢说戒酒百日,就是周年半岁,又待何妨?内侍,将姚皇兄扶起!

(太监甲扶姚期。)

姚期   (白)     谢万岁!

刘秀   (二黄原板)  姚皇兄休得要告职还乡,

             龙书案听寡人细说端详:

             你本是坐朝中开国良将,

             叫寡人怎舍得架海金梁?

姚期   (二黄原板)  非是臣在金殿告职还乡,

             老姚期有一本启奏吾王:

             小姚刚打死了太师命丧,

             怕的是郭娘娘陷害忠良。

刘秀   (二黄原板)  孤离了龙书案把话来讲,

             君臣们站金阙细谈衷肠:

             昔日里老王爷龙归海葬,

             那时节孤年幼不能承当。

             那王莽将玉殿自行执掌,

             将孤王赶出都流落他乡。

             甲子年那王莽曾开科场,

             众举子内其中也有孤王。

             孤一心放冷箭射死王莽,

             又谁知那一箭不曾带伤。

             那王莽中了那岑彭貌相,

             科场内怒走了马武子章。

             城墙上提反诗险把命丧,

             孤与那邓先生到卿的宝庄。

             鬼神庄兴皇乡住了一乡,

             老皇兄曾言道上有高堂。

             老伯母窗台外偷听话讲,

             行至在厨房下自尽悬梁。

             老皇兄要守孝三年制丧,

             天下人俱挂孝方称心肠。

             六月天霎时间曾把雪降,

             老皇兄,三年孝改三月,三月孝改三日,三日孝改三时,三年、三月、三日、三时,三刻不满,扶保孤王。

             孤念你开国臣曾把江闯,

             孤念你秉忠心扶保家邦。

             孤念你一杆枪东征西讨,

             孤念你每年间,东挡西除,马不停蹄,血战疆场,到如今你还是扶保孤王!

             孤念你三个子把两子来丧,

             孤念你只剩下一子姚刚。

             孤念你两鬓苍苍如同霜降,

             孤念你风前灯瓦上之霜。

             后宫院孤赐你玉宴琼浆,

             王戒酒你陪酒又待何妨?

             君臣们站金阙细说相让,

             叫一声姚皇兄,姚子匡,伴驾王,孤的爱卿,你那里放宽心,大着胆,一步一步随定了孤王!

(四太监引刘秀同下。)

姚期   (二黄原板)  万岁爷待老臣恩似山海,

             老姚期粉身碎骨理所应该。

             自盘古哪有臣把君酒来戒,

             这也是老姚期,幼年间,东荡西杀、南征北战、昼夜杀砍、马不停蹄,买动了皇王的心怀,吾还怕着谁来!

(姚期下。)
(完)


浏览次数:32677 ┊ 字数:257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