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草桥关》

主要角色
姚期:净
刘秀:老生
马武:净
郭妃:旦
姚刚:净
姚能:小生
郭荣:净
姚母:老旦
岑彭:老生
杜茂:老生

《草桥关》郝寿臣饰姚期
《草桥关》郝寿臣饰姚期
情节
刘秀在位时,姚期镇守草桥关。刘秀命马武等替回姚期,谓是思念功臣。姚府门前竖有皇封碑文:文官下轿,武将离鞍。独国丈郭荣不遵。姚期之子姚刚出而辩理。郭荣倚权仗势,抖弄威风。姚刚大怒,顺手用太湖石将郭荣砸死。姚期闻讯,绑全家上殿请罪。值刘秀酒醉,郭妃为报父仇,私传圣旨,限时处斩姚氏满门。幸值马武因牛邈攻打草桥回朝搬兵,闯宫保奏,威逼刘秀发下赦旨,姚期父子始得戴罪出征。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郝寿臣藏本整理

录入:落落


相关剧本
《草桥关》(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上天台》(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姚期》(根据《京剧集成》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7.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郭荣、岑彭、马武、杜茂同上。)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点绛唇牌) 国库丰盈,风调雨顺;干戈靖,乐享生平,汉室正当兴。

郭荣   (念)     吾主当兴,四方平靖。

岑彭   (念)     山河一统,国库丰盈。

马武   (念)     五谷丰登,民安国泰。

杜茂   (念)     天开宇宙,乐享生平。

郭荣   (白)     老夫,郭荣。

岑彭   (白)     本爵,岑彭。

马武   (白)     本爵,马武。

杜茂   (白)     本爵,杜茂。

郭荣   (白)     列公请了!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请了。

郭荣   (白)     听静鞭三响,圣主登殿,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整肃朝参。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秀同上。)

刘秀   (引子)    香烟飘渺,天开皇道。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平身。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万万岁!

刘秀   (念)     宝篆冲开紫气临,白水起义坐龙廷。黄道吉日登九五,君臣同享太平春。

     (白)     寡人、刘秀。昔走南阳,蒙众位皇兄辅助,邓先生妙算,削除莽贼,重兴汉室。自登基以来,四海宁靖,真乃福泽无量。

             众卿,衣冠齐整,莫非为寡人圣寿?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白)     正是为圣寿。待臣等参拜。

(郭荣、岑彭、马武、杜茂同参拜。)

刘秀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刘秀   (白)     吩咐光禄寺大摆御宴,君臣同乐。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下。)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谢万岁!

刘秀   (白)     咳,可叹!

郭荣、
岑彭、
马武、

杜茂   (同白)    圣上龙心不悦,臣等不解其情,请我主降发龙言!

刘秀   (白)     众位皇兄,俱已在朝,为寡人庆寿;姚皇兄镇守草桥关,受尽风霜,孤心不安。

郭荣   (白)     万岁思念功臣,怎奈草桥关乃七十二崆之总口,若调姚期回朝,干戈一动,杀砍无休矣!

刘秀   (白)     想当年走南阳,严子陵先生言道:汉室无姚不兴。今日果应前言也!

     (唱)     孤承运锦江山社稷一统,

             姚皇兄镇草桥受尽辛勤。

             这才是食君禄哪得安静,

             怎能够回朝来相伴寡人!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万岁思念功臣,待臣等三人去至草桥,调取姚期回朝,陪王伴驾,圣意如何?

刘秀   (白)     三位皇兄捧朕旨意,去至草桥,调姚皇兄即日回都。草桥印信,付与三位皇兄执掌。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臣等遵旨。请驾回宫!

刘秀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马武、岑彭、杜茂同上。)

四龙套  (同白)    与众位将军叩头!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站立两旁。我等奉王旨意,出镇草桥。一路之上,不可骚扰百姓,马踏青苗、掳抢民财者,即行斩首!众将官,就此兵发草桥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引姚期同上。)

姚期   (引子)    终朝边塞镇胡奴,扫尽夷蛮定山河。

     (念)     塞北干戈起战争,南征北剿拜元勋。将令一出山岳动,镇守边关扫烟尘!

     (白)     老夫、伴驾王姚期。自到草桥以来,未曾安枕,轮流把守。可笑王朗贼子,约齐各处蛮夷,前来攻打草桥关。被俺父子几合血战,方得两下停战。正是:

     (念)     旌旗招展遮日月,辕门鼓角震天开。

(中军上。)

中军   (念)     军中我传宣,令出甚威严。

     (白)     启禀王爷:圣旨下。

姚期   (白)     何人押旨?

中军   (白)     马、杜、岑三位王爷,已到十里长亭。

姚期   (白)     吩咐摆队相迎!

中军   (白)     摆队相迎!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引姚期同上,同出城迎。四龙套引马武同上。)
姚期、

马武   (同白)    (马)(姚)皇兄,久违了!啊哈哈哈……

(杜茂上。)

姚期   (白)     杜皇兄,你也老了哇!哈哈哈……

杜茂   (白)     老了哇!哈哈哈……

(岑彭捧旨上。)

姚期   (白)     万岁!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引马武、杜茂、岑彭同上,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引姚期同上。)

岑彭   (白)     圣旨下,跪!

姚期   (白)     万岁!

(姚期跪。)

岑彭   (白)     听宣读。诏曰:朕承天运,汉室一统,皆赖众皇兄匡扶社稷,乐享太平。朕思念忠良。想姚皇兄镇守草桥,受尽辛苦。今特命马、杜、岑三人代卿之任,召卿即日回京,陪王伴驾。草桥印信付与马、杜、岑三人执掌。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姚期   (白)     万万岁!

(牌子。姚期接圣旨。)

姚期   (白)     三位皇兄捧圣旨前来,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俺姚期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岂敢!姚皇兄镇守草桥,胡儿不敢犯界,我等皆服。

姚期   (白)     岂敢!一来主上洪福,二来三位皇兄虎威,俺姚期何功之有?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圣旨到来,就请开付!

姚期   (白)     中军看印!

(中军取印,姚期掌印,马武、杜茂、岑彭同拜印。)

姚期   (白)     三位皇兄镇守草桥,可喜可贺!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岂敢!但不知姚皇兄几时启程?

姚期   (白)     明日启程。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明日备酒,与姚皇兄饯行。

姚期   (白)     这就不敢!你我一笑而别了哇,哈哈哈……

(姚期上马。)

姚期   (白)     请!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请!

(姚期下。)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众将官,明日备酒长亭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六场】

(二丫鬟搀姚母同上,姚能、姚刚同随上。)

姚母   (念)     夫君镇朝堂,使我心欢畅。

姚能   (念)     文章腹内藏,

姚刚   (念)     力大逞刚强。

姚能、

姚刚   (同白)    参见母亲!

(姚能、姚刚同参拜。)

姚母   (白)     罢了,坐下。

姚能、

姚刚   (同白)    告坐。母亲,今早我爹爹上关,日已过午,怎么还不见回来?

姚母   (白)     儿呀!

     (唱)     儿的父为国家心血用尽,

             日操兵夜演将哪得安宁?

             我一门食君禄当把忠尽,

             秉忠心扫蛮夷好享太平。

姚期   (内白)    回府!

(二旗牌引姚期同上。)

姚期   (二黄摇板)  马、杜、岑奉王命草桥来镇,

             调老夫回朝转侍奉当今。

(姚期下马。二旗牌同下。)

姚母   (白)     王爷!

姚期   (白)     夫人!

姚能、

姚刚   (同白)    爹爹!

姚期   (白)     罢了,坐下。

姚能、

姚刚   (同白)    告坐。

姚母   (白)     王爷今日下关,为何甚迟?

姚期   (白)     夫人哪里知道,今有圣上思念功臣,命马、杜、岑三人镇守草桥,调老夫回朝陪王伴驾。

姚母   (白)     真乃有道明君!

姚期   (白)     夫人,闻得郭荣在朝专权,有道是:

     (念)     伴君如伴虎,如羊伴虎眠;一朝龙颜怒,四体不周全!

姚刚   (白)     爹爹,我父子有十大汗马功劳,哪怕那郭荣老贼!

姚期   (白)     嗯!

             夫人,你看姚刚性情倔强,力大无比。此番进京,夫人需要严加教训!

姚母   (白)     自有妾身照管,王爷不必过虑。

姚期   (白)     姚能、姚刚,收拾行李,明日随为父启程。

姚能、

姚刚   (同白)    遵命。

姚期   (白)     正是:

     (念)     交付兵权印,

姚能、

姚刚   (同念)    回朝见当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马武、杜茂、岑彭同上。二丫鬟、姚母、车夫同上,过场,同下。家院、姚期、姚能、姚刚同上。)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姚皇兄!

姚期   (白)     俺姚期有何德何能,敢劳三位皇兄长亭饯行!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你我非一日之交,何出此言?

姚期   (白)     姚能、姚刚过来,见过你三位叔父。

姚能、

姚刚   (同白)    参见三位叔父!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罢了。此二位?

姚期   (白)     两个蠢子。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原来是少王爷!

姚期   (白)     不敢!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日后定是王位。

姚期   (白)     夸奖了!

马武   (白)     来呀,看酒来,待咱老马把敬姚皇兄三大杯。

(龙套甲看酒,马武与姚期敬酒,姚期接酒。)

姚期   (白)     叨扰了!

     (西皮快板)  马皇兄赠我饯行酒,

             大家同饮太平瓯。

             长亭饯别拱拱手,

             回朝参王五凤楼。

     (白)     请!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白)    请!

(姚期、姚能、姚刚、家院同下。)

马武   (白)     众将官!将姚家父子旗号撤去,换了马、杜、岑三人旗号!

杜茂、

岑彭   (同白)    且慢!蛮夷所惧,是姚家父子。换了旗号,倘若那牛邈兴兵前来,何人抵挡?

马武   (白)     二位皇兄,休长姚家父子英勇,灭俺自己威风。那牛邈不来便罢;他若来时,杀他个落花流水,管叫他片甲不归!

(岑彭向杜茂。)

岑彭   (白)     且自由他。

马武   (白)     来呀,换了马、杜、岑三人旗号,带马回关!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秀、郭妃同上。)

刘秀   (引子)    每日宫廷多欢笑,饮罢御宴乐逍遥。

郭妃   (引子)    陪伴君王多有道,文臣武将贺当朝。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平身。

郭妃   (白)     万万岁!

刘秀   (白)     赐坐。

郭妃   (白)     谢坐!

刘秀   (白)     梓童,寡人闻得姚皇兄已到京都,今日入朝谢恩。寡人移坐太和殿等候,命梓童陪驾,意下如何?

郭妃   (白)     妾妃陪驾。

刘秀   (白)     内侍,摆驾太和殿!

大太监  (白)     领旨!

刘秀   (二黄原板)  想当年王莽贼专秉朝政,

             用毒酒弑平帝篡夺乾坤。

             孤王我起白水兴兵振奋,

             十八载除元凶孤才中兴。

郭妃   (二黄原板)  万岁爷休提那前朝奸佞,

             一朝君一朝臣顺天而行。

刘秀   (二黄原板)  内侍臣与孤王把旨传定,

             快宣那姚子况开国元勋。

大太监  (唱)     万岁旨意往下行,

             宣召姚期入宫廷。

(大太监下。)

刘秀   (二黄原板)  将御宴摆至在太和殿等,

             孤与那姚皇兄同饮杯巡。

大太监  (内白)    伴驾王,随咱家来呀!

(大太监引姚期同上。)

姚期   (二黄原板)  皇恩浩调老臣宫廷独往,

             隆恩重愧无报心意彷徨。

             忙转过万花厅太和殿上,

             整戎装卸甲胄参见君王。

     (白)     臣、姚期见驾,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平身。

姚期   (白)     万万岁!

(姚期向郭妃。)

姚期   (白)     娘娘千岁!

郭妃   (白)     平身。

刘秀   (白)     姚皇兄!

姚期   (白)     臣!

刘秀   (白)     将草桥之事,奏与朕知。

姚期   (白)     容奏!

     (二黄原板)  数万儿郎边关镇,

             蛮夷不敢扰边庭。

             干戈宁靖民安定,

             万民瞻仰歌圣恩。

刘秀   (二黄原板)  姚皇兄镇边关鞍马劳顿,

             朕亲自赐美酒以待功臣。

姚期   (二黄原板)  忙谢过我主爷赐臣酒饮,

             愿吾皇驾千秋福寿康宁。

郭妃   (白)     姚皇兄乃开国元勋,妾妃也要敬酒一樽。

刘秀   (白)     姚皇兄,娘娘也要敬酒一樽。

姚期   (白)     臣启万岁:自盘古以来,只有臣敬君酒,哪有反礼而行?老臣不敢。

刘秀   (白)     你乃开国元勋,这有何妨?

姚期   (白)     罪煞老臣了!

郭妃   (白)     看酒!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看酒。)

郭妃   (二黄原板)  满满斟上酒一樽,

             代驾把敬有功臣。

姚期   (二黄原板)  老臣年迈如霜降,

             娘娘待臣恩如山。

刘秀   (二黄原板)  梓童且回后宫等,

             孤与皇兄叙衷情。

(郭妃、四太监同下。刘秀、姚期、大太监同下。)

【第九场】

(四下手、四番将、袁起豹引牛邈同上。)

牛邈   (粉蝶儿牌)  统领雄兵,

             俺这里,统领雄兵。

             整军容,声名振,

             汉室平定!

四番将、

袁起豹  (同白)    参见千岁!

牛邈   (白)     站立两厢。

四番将、

袁起豹  (同白)    谢千岁!

牛邈   (念)     塞外野蛮十八洞,全凭武艺逞威风。帐下儿郎多英勇,要夺汉室锦江洪。

     (白)     孤、牛邈。立业番邦,为十八洞主,英勇无敌。恼恨姚金、姚银将我父杀害,是我屡次兴兵报仇,怎奈姚期父子镇守草桥,难以攻破。为此两下停战。

             袁起豹!

袁起豹  (白)     在!

牛邈   (白)     命你去到桃源洞,命宛月娥带领本部苗兵,前来协助,攻打草桥,不得违误!

袁起豹  (白)     得令!

(袁起豹下。)

牛邈   (白)     今乃黄道吉日,正好操兵。

             巴图鲁!

四下手、

四番将  (同白)    有!

牛邈   (白)     打道校场!

四下手、

四番将  (同白)    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千岁:草桥关换了马、杜、岑旗号,姚家父子调回京去。特来报知!

牛邈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牛邈   (笑)     哈哈哈……

     (白)     孤只道姚家父子永镇草桥。如今调回京去,乃天赐我成功也。

             巴图鲁!

四下手、

四番将  (同白)    有!

牛邈   (白)     今日出兵,须要人人奋勇,攻破草桥,直抵中原,得了汉室天下,个个有赏。就此起兵前往!

四下手、

四番将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引马武、杜茂、岑彭同上。)

岑彭   (念)     旭日辕门鼓声敲,

马武   (念)     腰横秋水雁翎刀。

杜茂   (念)     风吹鼍鼓山岳动,

马武、
杜茂、

岑彭   (同念)    电闪旌旗日月高。

     (同白)    请坐!

岑彭   (白)     我等奉命前来镇守草桥,且喜烽烟尽熄,此乃吾主洪福也。

马武   (白)     二位皇兄,你我将姚家旗号撤去,换了俺三人旗号,也未曾见蛮夷前来,可见姚家父子尽是虚张声势。

岑彭、

杜茂   (同白)    休得夸口!且听探马一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王爷:牛邈讨战!

岑彭、

杜茂   (同白)    马皇兄正在夸口,如今牛邈讨战,何计退敌?

马武   (白)     二位皇兄,难道你我三人不如姚家父子?

             嘚!众将官,起兵迎敌去者!

四龙套、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马武、杜茂、岑彭同走圆场。四下手、四番将、牛邈同上,会阵。)

牛邈   (白)     来将通名!

马武   (白)     牛邈啊狗贼!你怕姚家父子,难道不怕马、杜、岑三位老子吗?

牛邈   (白)     住了!俺只知姚家父子之勇,哪见你这丑鬼!

马武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马武、牛皋同起打。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马武、杜茂、岑彭同败下。四下手、四番将、牛邈同追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马武、杜茂、岑彭同败上。)
岑彭、

杜茂   (同白)    马皇兄,先前怎样夸口,如今杀得大败,如何是好?

马武   (白)     二位皇兄不必惊慌。你等退进城去,坚守不战。待老马杀出重围,回朝去搬姚皇兄前来解围。

岑彭、

杜茂   (同白)    言之有理。杀!

(四下手、四番将、牛邈同追上,开打。马武杀出重围。)

马武   (白)     好小子,你等着我的吧!

(马武下。开打。四龙套、四文堂、四大铠、杜茂、岑彭同败下,四下手、四番将、牛邈同追下。)

【第十二场】

(马武急上。)

马武   (念)     军情如火速,搬兵回帝都。

     (白)     且喜杀出重围,就此马上加鞭!

(马武下。)

【第十三场】

姚刚   (内西皮小导板)在花园闷坏了姚霸林,

(姚刚带石锁上。)

姚刚   (西皮摇板)  不出门怎玩耍好不愁人。

     (白)     嘿!想俺姚刚,只为性情凶顽,行事鲁莽,爹娘恐俺闯祸,将俺锁禁花园。欲想跳出墙去,到街上玩耍,嘿,带着这个东西,岂不被人耻笑?有心扭断链子,又恐违了父命,好不闷煞人也!且待母亲到来,求她与我讲个人情。

(姚母内咳嗽声。)

姚刚   (白)     话言未了,母亲来也。

(二丫鬟搀姚母同上。)

姚母   (念)     明君思功勋,回朝奉当今。

姚刚   (白)     参见母亲!

姚母   (白)     儿呀,只为你性情不好,恐你在外闯祸,因此将你锁在花园。你是悔也不悔?

姚刚   (白)     母亲,孩儿从今改过,再也不敢闯祸了。求母亲在爹爹面前与孩儿讲个人情!

姚母   (白)     只要我儿改过,等你爹爹回来,为娘与你讲个人情就是。

姚刚   (白)     多谢母亲!

姚母   (白)     丫鬟,带他厨下用饭。

(姚母下。)

姚刚   (白)     怎么着,吃饭去?我正饿着哪。好啦,我的灾星要退啦。

(姚刚、二丫鬟同下。)

【第十四场】

(牌子。四青袍、丑院子引郭荣同上。院子暗上。)

郭荣   (白)     老夫、郭荣。今有姚期奉旨回都,圣上在太和殿赐宴,命老夫前去陪宴。看在主公份上,只得走遭。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郭荣   (白)     开道!

四青袍  (同白)    啊!

(鸣锣开道。姚刚上,登花墙。)

姚刚   (白)     呔!什么人在此鸣锣开道?

丑院子  (白)     郭老太师打此经过。

姚刚   (白)     瞎了尔的狗眼!

(姚刚跳墙出。)

姚刚   (白)     俺门前有勒赐碑牌: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你是何人,擅敢胡为?

(郭荣下轿。)

郭荣   (白)     待老夫观看。

(郭荣看姚刚。)

郭荣   (白)     老夫郭荣在此!

姚刚   (白)     郭荣啊老贼!我来问你:你在朝为官,凭文?

郭荣   (白)     不凭文。

姚刚   (白)     论武?

郭荣   (白)     不论武。

姚刚   (白)     凭着何来,得来这身荣耀?

郭荣   (白)     我女在西宫陪王伴驾,喏喏喏,我乃是当朝的国丈啊!

姚刚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我当是凭文论武,挣来的乌纱紫袍;原来是裙边带来的官儿。你少爷我有些不尊敬,你呀,有点儿不害臊噢!

郭荣   (白)     唗!胆大奴才,出此狂言?就是你父,也要惧怕老夫几分。

姚刚   (白)     你待怎讲?

郭荣   (白)     惧怕老夫几分!

姚刚   (白)     哇呀呀……

(姚刚打死郭荣。丑院子、四青袍同跑下。院子暗下。)

姚刚   (白)     起来!

(姚刚看郭荣。)

姚刚   (白)     这老儿不经打,一下就死啦。哎呀,此祸闯的不小,趁此无人知道,不免跳进墙去,正是:

     (念)     命该丧吾手,也免害良民!

(姚刚跳进墙,下。)

【第十五场】

(院子急上。)

院子   (白)     有请夫人!

(二丫鬟挽姚母同上。)

姚母   (念)     我儿顽劣性,时刻挂在心。

院子   (白)     启夫人:大事不好了?

姚母   (白)     何事惊慌?

院子   (白)     少王爷用太湖石将国丈压死了。

姚母   (白)     不好了!

     (唱)     蠢材不改顽劣性,

             打死国丈罪非轻。

             丫鬟带路花园进!

(姚母、二丫鬟、院子同走小圆场。姚刚上。)

姚母   (白)     畜生啊!

     (唱)     一见奴才动无名。

             打死了国丈就该偿命,

             快与王爷报信音。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牌子。四文堂引姚期同上。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王爷:今有少王爷用太湖石将郭老太师压死了。

姚期   (白)     这奴才今在何处?

姚母   (白)     姚能看守。

姚期   (白)     唤他前来!

姚母   (白)     请你二位少王爷!

院子   (白)     有请二位少王爷!

(姚能、姚刚同上。)

姚能   (念)     父子在朝功劳大,

姚刚   (念)     压死国丈不犯法。

姚能、

姚刚   (同白)    参见爹爹!

姚期   (白)     儿是姚刚?

姚刚   (白)     孩儿姚刚。

姚期   (白)     进前来!

(姚刚寸步进前,姚期打姚刚耳光。)

姚刚   (白)     啊!

姚期   (白)     奴才!

     (唱)     小奴才做事真胆大,

             压死国丈犯王法。

             人来与爷忙绑下,

(四文堂同绑姚刚,姚刚不让绑,姚期亲自绑姚刚。)

姚期   (唱)     免万岁传圣旨来锁拿。

     (白)     姚能过来!你三弟闯此灭门大祸,你不是姚家所生,你逃命去吧!

姚能   (白)     哎呀爹爹呀,孩儿虽不是姚家所生,也是母亲所养。今日兄弟压死国丈,也是削除奸佞。孩儿若是逃生,岂不被人笑骂?情愿死在一处,绝不分离的呀!

(姚能哭。)

姚能   (唱)     儿虽不是父生养,

             抚育成人恩难忘。

             爹爹尽忠儿尽孝,

             怎忍偷生奔他乡?

姚期   (白)     好,起过一旁。

姚刚   (白)     兄长,俺一人做事一人当,岂肯连累于你?你还是逃命去吧!

姚能   (白)     愚兄情愿死在一处。

姚刚   (白)     怎么着,情愿死在一处?好哥哥!有骨头!

姚期   (白)     一家大小丫鬟,院子过来!你家少王爷惹下这样灭门大祸,尔等收拾行李,各自逃命去吧!

二丫鬟、

院子   (同白)    王爷待我等恩重如山,我们大家也情愿死在一处!

姚期   (白)     好哇!想逆子姚刚,用太湖石压死国丈,惹下这样灭门大祸,圣上传旨,免其一死,是千好万好。若是将我全家正法,我死为“忠”,子死为“孝”,妻死为“节”,尔等大家成全一个“义”字,真乃“忠”“孝”“节”“义”。请上受我全家一拜!

     (唱)     一家人大小全忠孝,

             留下美名万古标。

             二堂之上齐绑好,

             一家大小受煎熬。

             悲悲切切午门到,

(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走小圆场)

姚期   (唱)     丹墀之下叩当朝。

(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跪,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御街人已尽,是谁叩丹墀?

姚期   (白)     逆子姚刚,用太湖石压死国丈。姚期知罪,捆绑一家大小。烦劳公公转奏,念老臣草桥呵!

(牌子。)

大太监  (白)     待咱家替你转奏。

(大太监下,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呀!

姚期   (白)     万岁!

大太监  (白)     听宣读。诏曰:今有姚期纵子行凶,姚刚用太湖石压死国丈。万岁酒醉,娘娘传旨:将姚期满门押至西郊,午时三刻斩首啊!

姚期   (白)     谢万岁!

(四校尉同上。)

大太监  (白)     押下去!

(大太监下。)
(四校尉押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下。)

【第十七场】

(马武上。)

马武   (白)     俺,马武。只因草桥被围,回朝搬请姚家父子,马上加鞭!

(马武下。)

【第十八场】

(四校尉押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上。)

姚期   (白)     罢了哇罢了!

     (红绣鞋牌)  忠良无辜被刀残!

马武   (内白)    马来!

(马武上。)

马武   (白)     呔!西郊为何这样喧哗?

校尉甲  (白)     今有姚刚用太湖石压死国丈,圣上传旨,将姚家满门午时三刻斩首,故尔喧哗。

马武   (白)     哇呀呀……姚皇兄在哪里?

(马武见姚期。)

马武   (白)     姚皇兄暂受一时之苦,待俺马武进宫保奏。

姚期   (白)     全仗皇兄!

马武   (白)     嘚!校尉的!姚王爷请至席棚,好生款待,若有差池,招儿的头来!咱去了!

(马武下。四校尉押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下。)

【第十九场】

(大太监引刘秀、郭妃同上。)

刘秀   (唱)     安睡龙床忽自醒,

             风阁烟霞瑞气生。

郭妃   (唱)     我父不幸传凶信,

             哭奏龙颜把本申。

     (白)     万岁呀!

(郭妃哭。)

刘秀   (白)     梓童何故如此?

郭妃   (白)     万岁呀,今有姚期之子,用太湖石将妾妃之父打死了!

刘秀   (白)     啊,有这等事!梓童不必啼哭,待寡人与你作主就是。

郭妃   (白)     万岁速速传旨,将姚家父子斩首西郊,妾父死在九泉,也得瞑目。

刘秀   (白)     内侍传旨,将姚家父子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向内。)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将姚家父子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四校尉  (内同白)   啊!

(内击錪声。)

大太监  (白)     何人传錪?

马武   (内白)    草桥关马武有本启奏。

大太监  (白)     候着!

             救命星来啦。

(大太监进。)

大太监  (白)     启万岁:马武回朝,有本启奏。

刘秀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马武进宫啊!

马武   (内白)    领旨!

(马武上。)

马武   (念)     只为搬兵事,进宫把本申。

     (白)     马武见驾,吾皇万岁!

刘秀   (白)     平身。

马武   (白)     万万岁!

(马武向郭妃。)

马武   (白)     娘娘千岁!

郭妃   (白)     平身。

马武   (白)     千千岁!

刘秀   (白)     皇兄回朝,有何本奏?

马武   (白)     臣启万岁:今有牛邈兴兵前来,攻打草桥,臣等三人难以抵敌,那贼将草桥关团团围住。臣杀出重围,回得朝来,搬请姚家父子前去解围。

郭妃   (白)     万岁,姚家父子已绑赴西郊斩首了。

刘秀   (白)     是呀,姚期绑赴西郊,午时三刻就要斩首了。

马武   (白)     万岁,姚期身犯何罪,将他问斩?

刘秀   (白)     这个!

郭妃   (白)     万岁,姚刚压死国丈,理当斩首!

刘秀   (白)     是呀,压死国丈,理当问斩!

马武   (白)     万岁,姚刚压死国丈,理应姚刚一人偿命;为何全家问斩?

刘秀   (白)     这个!

郭妃   (白)     万岁,姚期治家不严,纵子行凶,理当全家问斩!

刘秀   (白)     是呀,纵子行凶,理当全家问斩!

马武   (白)     万岁,马武有本冒奏!

刘秀   (白)     奏来!

马武   (白)     容奏!想那郭太师在朝买官鬻爵,混乱朝纲,似这等臣子,死者不亏!

郭妃   (白)     启万岁:马武进宫,冒奏欺君,理当与姚期一例同罪!

刘秀   (白)     唗!胆大马武,冒奏欺君,当与姚期一例同罪!

马武   (白)     万岁,微臣一死,何足惜哉?今日斩了姚家父子,那牛邈兴兵前来,万岁江山,只恐难保!

刘秀   (白)     这个!

郭妃   (白)     江山不要,也要问斩!

刘秀   (白)     江山不要,也要问斩!

马武   (白)     漫说江山,就是万岁与娘娘的性命,也有难保!

刘秀   (白)     这个!

郭妃   (白)     万岁!性命不要,也要问斩!

刘秀   (白)     性命不要,也要问斩,斩定了!

马武   (白)     万岁,还是赦了的好!

郭妃   (白)     定斩不赦!

马武   (白)     娘娘,当真不赦?

郭妃   (白)     当真不赦!

马武   (白)     果然不赦?

郭妃   (白)     果然不赦!

马武   (白)     你不赦吗?招打!

(马武假打刘秀、郭妃。)

刘秀   (白)     寡人赦了!姚家父子戴罪立功,前往草桥解围。出宫去吧!

马武   (白)     啊喳!喳!喳!谢主龙恩!

(马武下。)

郭妃   (白)     且住!我乃一朝国母,今被臣子凌辱。也罢,待我碰死了吧!

刘秀   (白)     妃子不必如此,待等平服牛邈回来,再与梓童报仇。

郭妃   (白)     只怕未必?

刘秀   (白)     一定!

郭妃   (白)     只怕不准?

刘秀   (白)     有准哪!

(刘秀下。郭妃、大太监同下。)

【第二十场】

(马武上。)

马武   (唱)     非俺马武行卤莽,

             只为汉室锦家邦。

(四校尉押姚期、姚母、姚能、姚刚、二丫鬟、院子同上。)

马武   (白)     圣旨下,跪!

姚期   (白)     万岁!

马武   (白)     听宣读。诏曰:赦了姚家父子,戴罪征剿,解围草桥,打了胜仗,将功折罪。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姚期   (白)     万万岁!

(姚期起。)

姚期   (白)     有劳皇兄保奏!

马武   (白)     岂敢!

姚期   (白)     姚刚,谢过马叔父。

姚刚   (白)     多谢马叔父!

马武   (白)     姚刚我的儿呀,此番披挂解围草桥,你要奋勇杀退牛邈,以后闯出什么大祸,都有你马叔父担待。

姚刚   (白)     有叔父担待,我也不敢闯啦。

姚期   (白)     休得宠爱于他。回府披挂,即日前往!

马武、

姚期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08 ┊ 字数:10978 ┊ 最后更新:2016年11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