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擒乌龙》(一名:《闯唐营》)

主要角色
单雄信:净

情节
李世民攻洛阳,洛阳王王世充累败,驸马单雄信遣子单金安往红桃山搬兵,途遇唐营埋伏,被杀。单雄信归告公主,公主自刎。单雄信闯唐营报仇,被尉迟恭擒获。李世民劝降,不从,绑赴法场,徐勣、程咬金等请往法场生祭。

注释
此剧下接《锁五龙》场。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十六集:赵德钰藏本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1.0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王世充同上。)

王世充  (西皮散板)  可恨唐童行毒手,

             派人刺死刘武周。

             只恐这洛阳难保守,

             不由心内暗躇踌。

             将身坐在宝帐口,

             等候诸侯把计筹。

     (白)     孤,王世充。可恨唐童攻打洛阳,是孤独力难支,约请窦建德、孟海公、朱灿、高谈圣到此相助,不料都打了败仗。今又有琉球国鳌鱼大太子带兵前来助战,但不知胜负如何?

             来,伺候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内同白)   众诸侯到!

文堂甲  (白)     众位诸侯到。

王世充  (白)     有请!

文堂甲  (白)     有请!

(窦建德、孟海公、朱灿、高谈圣同上。)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盟主!

王世充  (白)     列位王兄!请坐!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谢坐!啊盟主,我等自到此出兵以来,屡次损兵折将,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王世充  (白)     列位王兄不必忧心。今有琉球国鳌鱼太子,前来助战,他倒有万夫不当之勇。孤已派驸马单雄信陪同鳌鱼太子到唐营讨战去了。

窦建德  (白)     虽然鳌鱼太子到此,只是唐室将官一个个智勇双全,只怕鳌鱼太子也难以取胜。

王世充  (白)     王兄啊!

     (唱)     王兄不必眉头皱,

             孤王言来听根由:

             鳌鱼太子世少有,

             必然得胜可无忧。

             坐在宝帐来等候,

单雄信  (内白)    马来!

(四文堂、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唱)     鳌鱼太子丧荒丘。

(单雄信下马,进门。)

单雄信  (白)     列位王侯,大事不好了!

王世充、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何事惊慌?

单雄信  (白)     那鳌鱼太子被唐将暗算,命丧阵前!

王世充  (白)     哎呀!

     (唱)     鳌鱼太子遭毒手,

             倒叫孤王心内忧。

             倘若洛阳难保守,

             从此江山一旦休。

单雄信  (白)     主公啊!主公不必心忧,臣已派单金安去往红桃山搬兵,待等红桃山人马一到,便可无忧矣。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驸马:单金安公子前去搬兵,在中途中了唐营埋伏,被杀身死。

单雄信  (白)     你待怎讲?

报子   (白)     公子被杀身死。

单雄信  (白)     金安!我儿!

(单雄信昏倒。)

报子   (白)     驸马醒来!

(王世充、窦建德、孟海公、朱灿、高谈圣同起围看。)

单雄信  (西皮导板)  听说吾儿遭毒手!

(单雄信醒。)

单雄信  (白)     儿呀!

     (西皮快板)  不由英雄泪双流。

             差吾儿搬兵去求救,

             不想在中途路上一命休。

             讲什么争论什么斗?

             连累了吾儿丧荒丘。

             杀兄旧恨难忍受,

             又谁知旧仇未报又结新仇。

             咬牙切齿骂唐寇,

             扫灭了唐营报冤仇。

王世充、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驸马呀!

     (唱)     唐营人马多雄厚,

             你好似飞蛾把火投。

单雄信  (唱)     说什么飞蛾把火投?

             雄信言来听从头:

             纵然死在战场口,

             落一个芳名万古留。

             大丈夫视死如归名不朽,

             誓到唐营报冤仇。

             辞别王侯就跨走兽——

     (白)     马来!

(单雄信上马。四文堂同下。)

单雄信  (唱)     不杀唐童誓不休!

(单雄信下。)
王世充、
窦建德、
孟海公、
朱灿、

高谈圣  (同唱)    驸马壮志冲牛斗,

             但愿他得胜早回头。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宫女、大太监引公主同上。)

公主   (唱)     我兄王与唐营交战不利,

             众诸侯连日里败阵失机。

             驸马爷为国家筹思无计,

             只见他这几日愁锁双眉。

             派我儿红桃山搬兵前去,

             倒叫我在宫中胆吊心提。

(四文堂引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唱)     来在宫门下坐骑,

             心中悲痛皱双眉。

(单雄信下马,四文堂同下。单雄信进门。)

公主   (白)     驸马!

单雄信  (唱)     见了公主忙施礼,

(单雄信施礼,坐,拭泪。)

公主   (唱)     驸马因何泪悲啼?

     (白)     驸马进得宫来,泪流不止,不知为了何事?

单雄信  (白)     公主,大事不好了!

公主   (白)     何事惊慌?

单雄信  (白)     我儿金安,在中途被唐将杀死了!

公主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听说我儿命归西!

     (三叫头)   金安!我儿!唉,儿呀……

     (唱)     怎不叫娘泪悲啼。

             面对驸马开言语,

             必须设法斩仇敌!

单雄信  (西皮快板)  公主且免心惨悽,

             本宫言来听端的:

             楂树岗,结冤起,

             箭射我胞兄命归西。

             鳌鱼太子中奸计,

             我儿为国也捐躯。

             国仇家恨重叠起,

             血海深仇怎能依?

             雄信单人又独骑,

             要把唐营踏为泥!

公主   (白)     驸马!

     (唱)     虽然报仇要仔细,

             单人独骑怎对敌?

单雄信  (唱)     生死二字不介意,

             抛下了公主我心惨悽。

公主   (唱)     倘若此去失了利,

             我与你九泉之下做夫妻。

单雄信  (白)     好哇!

     (西皮快板)  公主可称明大义,

             本宫心中免怀疑。

             我今进宫无别意,

             要学那霸王别虞姬。

公主   (唱)     驸马不必多疑虑,

     (白)     罢!

     (唱)     情愿一死美名题。

(单雄信拔剑掷地。)

单雄信  (唱)     三尺龙泉扔在地,

             或死或生任凭你。

公主   (唱)     上前忙把剑拾起,

             顷刻之间两分离。

             我今一死全大义,

(公主自刎。)

大太监  (白)     驸马,公主自刎啦!

单雄信  (白)     哇呀呀……

     (唱)     霎时她鲜血满宫衣。

             全节一死有志气,

             巾帼真足愧须眉。

             吩咐宫人盛殓起,

(大太监、四宫女搭公主同下。)

单雄信  (白)     军士们!

四文堂  (内同白)   有!

(四文堂同上。)

单雄信  (白)     抬槊带马!

四文堂  (同白)    啊!

单雄信  (唱)     单人独骑要闯重围。

(单雄信、四文堂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秦琼、尉迟恭、黑夫人、白夫人、罗成、程咬金、徐勣、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西皮摇板)  虽然连日打胜仗,

             不知何时破洛阳。

             迈步来在宝帐上,

(李世民坐。)

李世民  (唱)     再与军师做商量。

     (白)     啊军师,这几日虽然杀了洛阳数将,斩了鳌鱼太子,只是那单金安一死,那单雄信必然前来报仇。军师有何妙计,可擒那单雄信?

(秦琼作势。)

徐勣   (白)     主公,常言道:兵来将挡。只是军中缺粮,必须派一能将,前去催押粮草,方保无虑。

李世民  (白)     既然如此,就请军师传令,派将前去催粮就是。

徐勣   (白)     秦琼听令!

秦琼   (白)     在!

徐勣   (白)     命你前去各处催押粮草,不得有误!

秦琼   (白)     得令!

(秦琼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二主、军师:那单雄信单人独骑杀奔我营来了。

徐勣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李世民  (白)     军师,那单雄信果然报仇来了,如何是好?

徐勣   (白)     山人早已料定。

             罗成听令!

罗成   (白)     在。

徐勣   (白)     命你把守前营,与单雄信交战,只许败不许胜,将他引进营来!

罗成   (白)     得令!

(罗成下。)

徐勣   (白)     黑、白二夫人听令!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在。

徐勣   (白)     命你二人把守左右二营!

黑夫人、

白夫人  (同白)    得令!

(黑夫人、白夫人同下。)

徐勣   (白)     程咬金听令!

程咬金  (白)     在。

徐勣   (白)     命你把守后营!

程咬金  (白)     得令!

(程咬金下。)

徐勣   (白)     尉迟恭保驾!

尉迟恭  (白)     得令!

李世民  (白)     待小王去至高坡之处观阵。

徐勣   (白)     为臣也保驾前往。

李世民  (白)     带马!

     (唱)     小王心爱单雄信,

             收服此将方称心。

             人来带马高坡进,

             观看众将怎交兵。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单雄信自上场门上。罗成自下场门上,同开打,罗成败下。黑夫人、白夫人同上,同接打,黑夫人、白夫人同败下。单雄信走圆场。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五哥,这是小弟我把守的阵地。五哥打他们去吧,我让路啦。

(程咬金下。)

单雄信  (白)     闯进唐营,无人抵挡。程咬金又闪开去路,我不免杀进中营!

(单雄信耍下。)

【第五场】

(四文堂、尉迟恭、徐勣、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唱)     下得马来高坡上,

             看是谁胜哪个强。

(四文堂、尉迟恭、徐勣、李世民同上山。)

单雄信  (内西皮导板) 马踏连营人难挡!

(单雄信上。)

单雄信  (西皮快板)  好似猛虎下山岗。

             杀得唐营人胆丧,

             抱头鼠窜跑慌忙。

             勒住丝繮用目望,

(单雄信望,见李世民。)

单雄信  (白)     吼吼吼,哇呀呀……

     (唱)     又见唐童小儿郎。

             举槊加鞭朝上闯!

(单雄信闯。)

尉迟恭  (白)     嗯……

     (唱)     大胆的雄信敢猖狂?

单雄信  (白)     看槊!

(尉迟恭接槊擒单雄信同下。)

李世民  (白)     带马回营!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罗成、程咬金、徐勣、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白)     军师,雄信被擒,小王爱他是个英雄,有意劝他归降,军师有何妙计?

徐勣   (白)     主公既然爱将,将雄信押进帐来,劝解一番,看是如何。只恐他不肯归降耳!

李世民  (白)     待小王好言相劝,或能归降,也未可知。

             来,将单雄信押进帐来!

文堂甲  (白)     将单雄信押进帐来!

(尉迟恭押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唱)     进得帐来用自觑,

四文堂  (同白)    哦!

单雄信  (唱)     狐群狗党也发威。

             雄信本是奇男子,

             岂肯贪生骂名题?

李世民  (白)     单将军,小王爱你乃是英雄,何不弃暗投明,归降大唐,少不得封侯之位。

单雄信  (白)     俺今被擒,速求一死,何必多言!

李世民  (白)     将军哪!

     (唱)     将军不必执愚昧,

             识时务者为俊杰。

单雄信  (白)     住口!

     (唱)     唐童说话如犬吠,

             血海冤仇怎能撇?

             若要俺投唐把主背,

李世民  (白)     怎么样?

单雄信  (唱)     除非是把尔的狗头切!

李世民  (白)     押了下去!

(二文堂押单雄信同下。)

徐勣   (白)     雄信性情刚直,决难归顺,倒不如杀之,以全其忠。

李世民  (白)     只是小王甚爱其才,杀之可惜。

尉迟恭  (白)     主公若不杀他,难道就把御果园之事忘怀了吗?若一定不杀雄信,臣情愿告职还乡。

李世民  (白)     卿家何必如此?事到而今,只好杀之,以全其忠。

徐勣、
罗成、

程咬金  (同白)    臣等与雄信有八拜之交,主公可容臣等一祭?

李世民  (白)     小王也要亲往一祭。众卿,打道法场去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3 ┊ 字数:4321 ┊ 最后更新:2020-05-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