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锁五龙》【全本】(一名:《踹唐营》;一名:《锁乌龙》;一名:《斩雄信》)

主要角色
单雄信:净
公主:旦
李世民:小生
徐勣:老生
尉迟恭:副净
王世充:副净
孟海公:末
窦建德:外
朱灿:丑
高谈圣:副净
罗成:小生
程咬金:丑
黑月奴:旦
白月姣:贴旦

《锁五龙》方荣翔饰单雄信
《锁五龙》方荣翔饰单雄信
情节
唐太宗李世民,未即位时,封为秦王。唐之开基创业,皆李世民一人之主谋。小说中谓扫荡六十四路烟尘、十八路反王,无一非李世民亲身临阵,而成大一统之规模也。推其得天下之故,由于爱才重士,苟有武艺超群者无论闻名与见面,即殷殷向慕。若诚心归附,必宠以爵赏,升以事权,推心置腹,自始至终不渝。故大小将士,深感遭际之圣明,乐为之用。乱世时,草泽英雄,无地不生,无处不有,负重名者,莫如贾家楼一班聚义兄弟(姓名详载《说唐传》),先后均被李世民罗至麾下。南征北讨,立功于疆场者,以此为最。而单雄信,亦聚义中之一,与唐有杀兄之仇,心中饮恨,独不肯委身焉。其时王世充称帝于洛阳,国号郑,单雄信遂为郑将。王世充欲固其心,招为驸马,因此竭忠尽力,与唐为敌。至武德四年,唐兵围洛阳,各路救兵,一败涂地。王世充困在孤城,内无援,外无饷。单雄信明知事不可为,只愿此身与城俱碎。乃单人独骑,出踹唐营。横槊大呼而入,自信无生全之理,欲以一死报国,果为尉迟恭所擒获。李世民钦其勇,再三劝降,奈单雄信不肯事仇,虽口如悬河,分毫不能摇惑。李世民无如何,命杀之以全其节。诸将中为尉迟恭与单雄信并无交情,即由尉迟恭行刑。徐茂公、罗成、程咬金等,均有结拜之谊,互相把盏。单雄信面斥徐茂功诸人违背聚义时之盟誓,滴酒不肯入口。独程咬金以巧语花言,使之领情。单雄信遂引颈就戮,毫无瑟缩状态。其慷慨激昂之气,实足愧事离负义之小人。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锁五龙》(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锁五龙》(根据《京剧汇编》第三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锁五龙》(根据《方荣翔戏剧集》:1987年实况录像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0.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卒引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念)     恼恨唐王太不良,袖箭射伤吾兄亡。对天发下洪誓愿,战死沙场不降唐。

     (白)     本御,姓单名通字雄信。只因鳌鱼太子,命丧唐将之手,也曾命吾儿,前往红祁山领兵求救,未见回营。不免去到帐中,与众位王侯一同商议。

             呔,巴图鲁!

四卒   (同白)    有。

单雄信  (白)     打道辕门。

四卒   (同白)    哦。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世充、孟海公、窦建德、朱灿、高谈圣同上。)

王世充  (唱)     扬子江中浪悠悠,

孟海公  (唱)     许多愁闷在心头。

窦建德  (唱)     恼恨唐童如禽兽,

朱灿   (唱)     兵困洛阳五诸侯。

高谈圣  (唱)     众位王爷相等候,

(四卒引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唱)     鳌鱼太子丧荒丘。

王世充、
孟海公、
窦建德、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驸马回来了!

单雄信  (白)     回来了。

王世充、
孟海公、
窦建德、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与唐将交战,胜负如何?

单雄信  (白)     只因鳌鱼太子命丧唐将之手,已曾命吾儿前往红祁山,搬兵求救,未曾回营。待等吾儿回来,便知明白。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驸马爷:今有少爷前去搬兵,行至中途,被唐童伏兵拿住。解往唐营斩首。现有首级呈上。

单雄信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导板)  一见人头发战抖,

     (唱)     浑身上下汗长流。

             恨唐童绝了我单门后,

             海底冤仇怎罢休!

             去时走的是阳关道,

             回来只见死人头。

             将首级搭出宝帐口,

     (白)     马来!

王世充、
孟海公、
窦建德、
朱灿、

高谈圣  (同白)    驸马哪里去?

单雄信  (唱)     去到唐营报冤仇!

王世充  (唱)     劝驸马且息雷霆怒,

孟海公  (唱)     细听为王说从头:

窦建德  (唱)     唐将个个真骁勇,

朱灿   (唱)     寡不敌众自古留。

高谈圣  (唱)     暂时忍却心头恨,

             再做计较报冤仇。

单雄信  (唱)     列位王爷休阻扭,

             雄信言来听根由:

             铁壁铜墙难经久,

             大丈夫怎免丧荒丘。

             一人拼命众难斗,

             霸王独战五诸侯。

             纵然战死唐营内,

             落得芳名万古留。

             辞别王爷出帐口,

     (白)     马来!

四卒   (同白)    哦!

单雄信  (唱)     不杀唐童誓不休!

(单雄信下。)

王世充  (唱)     驸马怒气冲牛斗,

孟海公  (唱)     一心只想报冤仇。

窦建德  (唱)     此去似羊入虎口,

朱灿   (唱)     生时出马死回头。

高谈圣  (唱)     闷恹恹且归莲花帐,

             待等探马报原由。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公主上。)

公主   (唱)     昨夜一梦甚蹊跷,

             棒打鸳鸯两分离。

             醒来愁闷有千缕,

             一个东来一个西。

             将身坐在上房内,

             吉凶事儿全不知。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山崩地裂如酒醉,

             杀子之恨牙咬碎。

             唐童是我冤仇对,

             要把那厮的生魂追。

             上房内辞别了王公主,

             不杀唐童誓不回!

     (白)     公主开门!

公主   (唱)     开门不觉心内慌,

             只见驸马恸悲伤。

             急忙请至上房坐,

             欢容笑脸问端详。

单雄信  (唱)     公主本是雄信妻,

             我今与你要分离。

             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限来时各自飞。

             单人独马唐营去,

             要学霸王别虞姬。

公主   (白)     驸马今日回至宫中,怒气不息,所为何事?

单雄信  (白)     公主有所不知:只因前日鳌鱼太子,命丧唐将之手,也曾命单安孩儿,前往红祁山搬兵求救。行至中途,谁知唐童埋伏人马,将孩儿擒入唐营斩首。首级现在营门。他绝我单门之后,此仇不报,等待何时?好不伤感人也!

     (唱)     一霎时五脏似火逼,

             不由豪杰恸伤悲。

             楂树岗前冤仇记,

             射死我胞兄命归西。

             我今前来别过你,

             要与唐童见高低!

公主   (唱)     驸马做事莫太急,

             妾身言来听端的:

             楂树岗前结仇恨,

             阴差阳错惹是非。

             唐兵围困洛阳地,

             人马纷纷摆得齐。

             你今要把唐兵退,

             只恐怕此去有差池。

单雄信  (唱)     公主休长他人志,

             项羽重瞳志不移。

             一人拼命众难斗,

             哪怕唐童兵将齐。

             有仇不报非君子,

             枉在人间逞雄威。

             我也曾对天盟下誓,

             永不与唐童保社稷。

             雄信战死沙场地,

             落得芳名万古题。

公主   (唱)     驸马心性太执迷,

             妾身言语你不依。

             快将宝剑交付我,

             免得心头挂着疑。

单雄信  (唱)     听她言来心自喜,

             这样的贤德世间稀。

             夫有刚来妻有志,

             头抱头来哭一堆。

             雄信战死唐营内,

             鬼门关上来会齐。

             宝剑撇在尘埃地,

             或生或死任你为。

公主   (唱)     手执宝剑哭悲啼,

             这也是奴家命孤悽。

             双膝跪在尘埃地,

             拜谢爹娘泪珠滴。

             兄王的江山全仗你,

             妾身一死有何疑。

     (白)     也罢!

     (唱)     宝剑一举头落地,

             霎时之间血染衣。

(公主自刎,下。)

单雄信  (白)     呀!

     (唱)     见公主自刎丹墀地,

             三魂七魄命归西。

             雄信若把冤仇报,

             将你的芳名勒碑题。

             尸首搭进上房内,

             阵阵清风往外吹。

             枣阳槊慌忙来举起,

             不杀唐童誓不回!

(单雄信下。)

【第四场】

(四卒引李世民、徐勣同上。)

李世民  (唱)     为王的领兵征洛阳,

             人马纷纷摆战场。

             三军奋勇谁敢挡,

             只为父王锦家邦。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千岁:单雄信单人独骑,前来踏营,勇不可挡,请令定夺。

李世民  (白)     再去打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李世民  (白)     呀,不好了!

     (唱)     洛阳反了单雄信,

             不由小王心内惊。

             开言便把先生叫,

             还望皇兄把计行。

徐勣   (唱)     听说反了单雄信,

             倒把徐勣着了惊。

             我本待急忙传军令,

             难灭当年结拜情。

             若待要按兵不发令,

             有碍我主锦乾坤。

             罢罢罢,咬定牙关忙传令,

             宣上幽州小罗成。

(罗成上。)

罗成   (唱)     正在后帐把兵论,

             军师呼唤为何情?

     (白)     有何差遣?

徐勣   (唱)     洛阳反了单雄信,

             单人独骑踏唐营。

             本帅与你一支令,

             把守东门要小心。

罗成   (白)     得令!

     (唱)     罗成上马踏金镫,

(罗成下。)

徐勣   (唱)     再传后帐黑夫人。

(黑月奴上。)

黑月奴  (唱)     方才后帐饮杯巡,

             忽听军师传一声。

     (白)     有何将令?

徐勣   (唱)     雄信单骑踹唐营,

             命你把守在南门。

黑月奴  (白)     得令!

     (唱)     黑夫人上马笑盈盈,

(黑月奴下。)

徐勣   (唱)     再传丑陋程咬金。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唱)     忽听一声传将令,

             阵阵不离俺老程。

     (白)     有何将令?

徐勣   (唱)     洛阳反了单雄信,

             要把逆贼一股擒。

程咬金  (白)     得令!

     (唱)     上马手提宣花斧,

(程咬金下。)

徐勣   (唱)     再传后帐白夫人。

(白月姣上。)

白月姣  (唱)     夫妻双双掌兵权,

             忽听军师把令传。

     (白)     有何将令?

徐勣   (唱)     洛阳反了单雄信,

             把守西门要小心。

白月姣  (白)     得令!

     (唱)     白夫人上马领将令,

(白月姣下。)

徐勣   (唱)     再传尉迟猛将军。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威风凛凛出后营,

             大小儿郎胆战惊。

     (白)     有何将令?

徐勣   (唱)     雄信拼命踏唐营,

             保定主公莫离身。

尉迟恭  (白)     得令!

     (唱)     黄罗宝帐领将令,

徐勣   (唱)     再与主公把话论:

             脱去罗袍换铠甲,

             恐防贼人下绝情。

             今日定斩单雄信,

李世民  (唱)     他是小王心爱臣。

             只可擒来不可斩,

             劝他投唐保乾坤。

徐勣   (唱)     主公有所不知情,

             为臣言来听分明:

             楂树岗前结下恨,

             他不扶唐保乾坤。

李世民  (唱)     但愿收了单雄信,

徐勣   (唱)     要收雄信万不能。

四卒   (同白)    呵呵。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罗成上。)

罗成   (唱)     银杆画戟是镔铁,

             战鼓咚咚声不歇。

             奉令把守东营内,

             雄信到此把命绝。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好一个公主性情烈,

             不顾生死全名节。

             催马来在东营内,

             要把唐兵尽斩绝。

罗成   (白)     单二哥慢来!

单雄信  (白)     你是罗成?

罗成   (白)     小弟罗成!

单雄信  (白)     唗!

(单雄信、罗成同开打。罗成败下,单雄信追下。)

【第六场】

(黑月奴上。)

黑月奴  (唱)     天昏地暗寒风冽

             鬼哭神嚎心胆怯。

             奉命把守南营内,

             雄信到此一命绝。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适才遇着小罗成,

             单人独马守东营。

             雄信杀进南营内,

             看是何人在等爷。

(单雄信、黑月奴同开打。黑月奴败下,单雄信追下。)

【第七场】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好个夫人本姓黑,

             可算女中一豪杰。

             催马杀进西营内,

             雄信越战越猛烈。

(白月姣上,开打。白月姣败下,单雄信追下。)

【第八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唱)     军师将令差着我,

             大小儿郎且听着:

             用心把守北门内,

             那旁来了单二哥。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方才西营把阵列,

             荒郊遍地水成血。

             一马来在北营内,

             你今日才认得单二爷!

(单雄信、程咬金同开打。程咬金败下,单雄信追下。)

【第九场】

(四卒、尉迟恭、徐勣、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  (唱)     雄信好将真好将,

             可算擎天一栋梁。

(单雄信上。)

单雄信  (唱)     连踏四营心不歇,

             左杀右杀谁不怯!

             豪杰杀进中营内,

             只见唐童小冤孽。

             枣阳槊一降朝下打,

尉迟恭  (白)     反贼慢来!

     (唱)     来了保驾是敬德。

(尉迟恭开打,擒单雄信。单雄信下。)

李世民  (唱)     小王领兵征洛阳,

             人马纷纷摆战场。

             雄信连胜四营将,

             生擒活捉劝他降。

尉迟恭  (白)     启千岁:雄信被臣生擒。

李世民  (白)     好,绑上来!

尉迟恭  (白)     领旨。

             众三军!

四卒   (同白)    有。

尉迟恭  (白)     将雄信绑上来!

四卒   (同白)    哦!

(单雄信绑上。)

单雄信  (唱)     豪杰被擒不改色,

             咬牙切齿二目黑。

             声声只把唐童骂,

             楂树岗前冤仇结。

             恨不得将尔用刀割,

             死了唐童仇方歇。

李世民  (唱)     将军不必心性急,

             细听小王把话说:

             楂树岗前非有意,

             冤仇宜解不宜结。

     (白)     将军不必如此。想你昔日在御果园中,连逼三次,小王也不计较与你。今日被擒,何不降顺,小王与你皇兄御弟相称。待小王与你松绑。

单雄信  (白)     呸!

     (唱)     唐童不必心妄想,

             要收老爷作栋梁。

             把你的首级来割下,

             活祭单安小儿郎。

(单雄信打李世民。)

李世民  (白)     呀!

     (唱)     若不是腰间三尺剑,

             险些一命丧无常。

尉迟恭  (白)     雄信休得无礼!

(尉迟恭、单雄信对打,众人同绑单雄信。)

尉迟恭  (白)     启千岁:雄信二次被擒。

李世民  (白)     绑上来。

四卒   (同白)    哦。

单雄信  (唱)     二次被擒绑豪杰,

             狐群狗党两边列。

             雄信本是奇男子,

             怎与猪狗共同歇!

李世民  (唱)     将军意气太过分,

             大将还要三思行。

             你若真心来降顺,

             小王双膝跪营门。

单雄信  (白)     住了!

     (唱)     不怕唐童咬烂舌,

             老爷心中似冰铁。

             西方日出才降顺,

             情愿一死把气绝!

(单雄信挣断绑绳,打李世民。)

尉迟恭  (白)     谁敢!

     (唱)     听罢言来火冒烈,

             辱骂吾主该割舌!

(尉迟恭擒单雄信。)

尉迟恭  (唱)     吩咐两旁刀斧手,

             推出营门把头切!

李世民  (唱)     不用斩来不用切,

             小王还有好话说。

尉迟恭  (白)     千岁吓!

     (唱)     雄信行事灭天理,

             岂容反贼把人欺。

             若还再把雄信放,

             尉迟不愿保社稷。

李世民  (白)     呀!

     (唱)     听他言来心中怯,

             也是将军命该绝。

             小王好意来劝你,

             谁知肝胆硬似铁。

             本待不把雄信斩,

             又恐气坏众豪杰。

     (白)     尉迟将军。

尉迟恭  (白)     千岁。

李世民  (白)     就命卿家监斩雄信。

尉迟恭  (白)     领旨。

(尉迟恭推单雄信同下。程咬金上。)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启千岁:念在昔日结拜之情,容臣等法场祭奠。

李世民  (白)     卿等既念结拜之情,小王岂无爱将之意?一同去到法场,待小王亲自祭奠。

徐勣、

程咬金  (同白)    领旨。

李世民  (唱)     小王爱他忠义将,

             可算擎天一栋梁。

徐勣   (唱)     贾家楼前盟誓愿,

             哪知今日丧无常。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单雄信  (内西皮导板) 大炮一声绑帐外,

(四大铠、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西皮原板)  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单人独马唐营踹,

             只杀得儿郎苦悲哀。

             遍地荒郊血成海,

             尸骨堆山无有葬埋。

             小唐童被某——

     (西皮流水板) 把胆吓坏,

             二次被擒也应该。

             今生再不能把节改,

             要报仇二十年投胎某再来。

(四龙套、李世民、徐勣、罗成、程咬金、尉迟恭同上。吹打。众人同祭。)

李世民  (白)     看酒来!

     (西皮摇板)  一杯酒儿满满酾,

             尊声将军听言来:

             王今奉你一斗酒,

             愿你转世早投胎。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唐童假意把我待,

             花言巧语说开怀。

             我与你冤仇难分解,

             报仇还要再投胎。

徐勣   (西皮摇板)  一杯水酒杯中酾,

             叫声五弟听明白:

             今日被擒是天意,

             且莫埋怨愚兄来。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徐勣休得巧言盖,

             阴阳八卦你安排。

             结义情由你忘怀,

             你是个人面兽心怀!

罗成   (西皮摇板)  人来看过杯中赛,

             尊声五哥听开怀:

             我今奉你一斗酒,

             愿你魂灵到天台。

单雄信  (白)     住口!

     (西皮紧板)  见罗成把我的牙咬坏,

             大骂无义小奴才!

             自从与你来结拜,

             同心起义巧安排。

             你到洛阳将某拜,

             某家接你到家来。

             我为你招军把兵带,

             我为你修盖瓦楼台;

             我为你屯粮把马买,

             我为你花费许多财;

             我为你东床招驸马,

             我为你受了许多灾。

             你忘恩无义良心败,

             管叫你乱箭穿身死无有葬埋。

(罗成怒,欲打。程咬金劝。)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一杯酒儿满满酾,

             尊一声五哥听明白:

             你今饮了杯中酒,

             管叫你灵魂赴天台。

单雄信  (白)     赴天台?好,酒来!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二杯酒儿杯中酾,

             小弟言来听开怀:

             你若饮了二杯酒,

             保你阴灵到蓬莱。

单雄信  (白)     到蓬莱?看酒来!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三杯酒,捧上来,

             我与五哥同心怀。

             你今饮了三杯酒,

             将他一个一个俱把刀开,把我丢开。

单雄信  (白)     把你丢开?好呀!

     (西皮摇板)  这句话儿真爽快,

             叫咬金把酒斟上来。

(单雄信饮酒。)

单雄信  (西皮摇板)  满营将官俱都在,

             为何不见栋梁材?

             问一声秦二哥今何在?

程咬金  (西皮摇板)  二哥押粮未回来。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哭一声秦二哥,叫一声好汉哥哥!

     (哭头)    嗳嗳嗳呀,我的好汉哥呀!

     (西皮摇板)  贾家楼,曾结拜,

             惟有你我同心怀。

             我今饮了三斗酒,

             叫唐童快把刀来开!

李世民  (白)     尉迟恭听令!

尉迟恭  (白)     在。

李世民  (白)     命你将雄信斩首。

尉迟恭  (白)     得令。

             来,击鼓。

(尉迟恭斩单雄信。龙形上,小童持绳上,缚龙形,同下。)

李世民  (白)     后帐备宴,与众卿贺功!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559 ┊ 字数:689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