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锁五龙》(一名:《锁乌龙》;一名:《斩雄信》)

主要角色
单雄信:净
李世民:小生
徐勣:老生
罗成:小生
程咬金:丑

《锁五龙》方荣翔饰单雄信
《锁五龙》方荣翔饰单雄信
情节
唐太宗李世民,未即位时,封为秦王。唐之开基创业,皆李世民一人之主谋。小说中谓扫荡六十四路烟尘、十八路反王,无一非李世民亲身临阵,而成大一统之规模也。推其得天下之故,由于爱才重士,苟有武艺超群者无论闻名与见面,即殷殷向慕。若诚心归附,必宠以爵赏,升以事权,推心置腹,自始至终不渝。故大小将士,深感遭际之圣明,乐为之用。乱世时,草泽英雄,无地不生,无处不有,负重名者,莫如贾家楼一班聚义兄弟(姓名详载《说唐传》),先后均被李世民罗至麾下。南征北讨,立功于疆场者,以此为最。而单雄信,亦聚义中之一,与唐有杀兄之仇,心中饮恨,独不肯委身焉。其时王世充称帝于洛阳,国号郑,单雄信遂为郑将。王世充欲固其心,招为驸马,因此竭忠尽力,与唐为敌。至武德四年,唐兵围洛阳,各路救兵,一败涂地。王世充困在孤城,内无援,外无饷。单雄信明知事不可为,只愿此身与城俱碎。乃单人独骑,出踹唐营。横槊大呼而入,自信无生全之理,欲以一死报国,果为尉迟恭所擒获。李世民钦其勇,再三劝降,奈单雄信不肯事仇,虽口如悬河,分毫不能摇惑。李世民无如何,命杀之以全其节。诸将中为尉迟恭与单雄信并无交情,即由尉迟恭行刑。徐茂公、罗成、程咬金等,均有结拜之谊,互相把盏。单雄信面斥徐茂功诸人违背聚义时之盟誓,滴酒不肯入口。独程咬金以巧语花言,使之领情。单雄信遂引颈就戮,毫无瑟缩状态。其慷慨激昂之气,实足愧事离负义之小人。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7.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单雄信  (内西皮导板) 大炮一声绑帐外,

(四大铠、单雄信同上。)

单雄信  (西皮原板)  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单人独马唐营踹,

             只杀得儿郎苦悲哀。

             遍地荒郊血成海,

             尸骨堆山无有葬埋。

             小唐童被某

     (西皮流水板) 把胆吓坏,

             二次被擒也应该。

             今生再不能把节改,

             要报仇二十年投胎某再来。

(四龙套、李世民、徐勣、罗成、程咬金、尉迟恭同上。吹打。众人同祭。)

李世民  (白)     看酒来!

     (西皮摇板)  一杯酒儿满满酾,

             尊声将军听言来:

             王今奉你一斗酒,

             愿你转世早投胎。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唐童假意把我待,

             花言巧语说开怀。

             我与你冤仇难分解,

             报仇还要再投胎。

徐勣   (西皮摇板)  一杯水酒杯中酾,

             叫声五弟听明白:

             今日被擒是天意,

             且莫埋怨愚兄来。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徐勣休得巧言盖,

             阴阳八卦你安排。

             结义情由你忘怀,

             你是个人面兽心怀!

罗成   (西皮摇板)  人来看过杯中赛,

             尊声五哥听开怀:

             我今奉你一斗酒,

             愿你魂灵到天台。

单雄信  (白)     住口!

     (西皮紧板)  见罗成把我的牙咬坏,

             大骂无义小奴才!

             自从与你来结拜,

             同心起义巧安排。

             你到洛阳将某拜,

             某家接你到家来。

             我为你招军把兵带,

             我为你修盖瓦楼台;

             我为你屯粮把马买,

             我为你花费许多财;

             我为你东床招驸马,

             我为你受了许多灾。

             你忘恩无义良心败,

             管叫你乱箭穿身死无有葬埋。

(罗成怒,欲打。程咬金劝。)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一杯酒儿满满酾,

             尊一声五哥听明白:

             你今饮了杯中酒,

             管叫你灵魂赴天台。

单雄信  (白)     赴天台?好,酒来!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二杯酒儿杯中酾,

             小弟言来听开怀:

             你若饮了二杯酒,

             保你阴灵到蓬莱。

单雄信  (白)     到蓬莱?看酒来!

程咬金  (西皮流水板) 三杯酒,捧上来,

             我与五哥同心怀。

             你今饮了三杯酒,

             将他一个一个俱把刀开,把我丢开。

单雄信  (白)     把你丢开?好呀!

     (西皮摇板)  这句话儿真爽快,

             叫咬金把酒斟上来。

(单雄信饮酒。)

单雄信  (西皮摇板)  满营将官俱都在,

             为何不见栋梁材?

             问一声秦二哥今何在?

程咬金  (西皮摇板)  二哥押粮未回来。

单雄信  (西皮摇板)  哭一声秦二哥,叫一声好汉哥哥!

     (哭头)    嗳嗳嗳呀,我的好汉哥呀!

     (西皮摇板)  贾家楼,曾结拜,

             惟有你我同心怀。

             我今饮了三斗酒,

             叫唐童快把刀来开!

李世民  (白)     尉迟恭听令!

尉迟恭  (白)     在。

李世民  (白)     命你将雄信斩首。

尉迟恭  (白)     得令。

             来,击鼓。

(尉迟恭斩单雄信。龙形上,小童持绳上,缚龙形,同下。)

李世民  (白)     后帐备宴,与众卿贺功!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164 ┊ 字数:1800 ┊ 最后更新:2004年11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