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晴雯补裘》

主要角色
晴雯:旦
贾宝玉:小生
麝月:旦

情节
贾宝玉衣贾母所赠之“孔雀裘”赴宴,不慎被火星燎损,惧贾母责罪,归告晴雯,晴雯带病为之补缀,连夜而成。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七集:赵桐珊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花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2.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晴雯上。)

晴雯   (引)     命薄如云,只赢得,青衫一领。

     (念)     荏苒年华十五余,飘萍断梗一身孤。怡红院里春如海,夜夜添香伴读书。

     (白)     奴家、晴雯。幼失怙恃,辗转流离。自入贾府为婢,多蒙老太太十分爱惜,赏与贾二爷使唤。哪知这位贾二爷,性格温存,有多般怜惜于我。我想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晴雯起身。)

晴雯   (白)     只是想奴乃是命薄之人,受他——

(晴雯左右看。)

晴雯   (白)     这般看待,是叫人怎生消受得起哟!

     (西皮原板)  可怜我似落红随风飘荡,

             怎禁得宝二爷怜玉惜香。

             未跳出烦恼坑又入情网,

             倒教我相思债怎样去偿。

     (白)     天色已晚,为何不见二爷回来?

(麝月执红灯引贾宝玉同上。)

贾宝玉  (西皮原板)  花姐姐回家去叫人眷念,

             在院中好一似度日如年。

             无聊赖到潇湘闲游一遍,

             不觉得黄昏后月挂霜天。

(贾宝玉立,向麝月。)

贾宝玉  (白)     你看前面莫非是花——

晴雯   (白)     花什么?

贾宝玉  (白)     唔,原来是晴雯姐姐。我方才说的是我眼儿花了。哈哈哈……

(晴雯低头不语,麝月引贾宝玉同进院,贾宝玉转向晴雯。)

贾宝玉  (白)     天气这般寒冷,姐姐为何呆立风前?

(晴雯不语。)

贾宝玉  (白)     倘若被风吹病了,岂不又要我担心!

(晴雯转身看贾宝玉。起风。晴雯打寒噤,转身随贾宝玉进院。贾宝玉坐塌上,晴雯烤火。)

麝月   (白)     适才老太太吩咐,只因袭人姐姐回家去啦,特派你我二人小心伺候二爷。天时不早,二爷明天还要到舅太爷府中拜寿,早些安歇吧。

(贾宝玉点头,麝月铺床,晴雯坐炉旁烤火,麝月喘向晴雯。)

麝月   (白)     你倒真会享福,看我这儿铺床叠被,忙得气都喘不过来,难道你连这窗帘儿、镜袱子都不能将它放下来吗?

晴雯   (白)     好妹妹,我方才被那阵狂风吹得心如刀刺,现坐熏笼之旁,才觉得好些,妹妹你偏劳了吧!

(麝月作势。)

麝月   (白)     哼!你是金枝玉叶,难道我就是土牛木马不成吗?

(麝月转身不动,晴雯忽然起立,贾宝玉急上前阻止。)

贾宝玉  (白)     晴雯姐姐,今夜冒了风寒,可到后房安歇去吧。

晴雯   (白)     二爷身旁无人侍奉。

贾宝玉  (白)     我身旁么?有麝月姐姐在此。

晴雯   (白)     遵命!

(晴雯向麝月。)

晴雯   (白)     还是要辛苦妹妹你了。

(麝月不睬,晴雯快步自上场门下。起更。贾宝玉、麝月各作眠。帐中。)

贾宝玉  (白)     袭人呀,花姐姐!

(晴雯睡装短衣持烛急上,作冷。)

晴雯   (白)     麝月妹妹,麝月妹妹!

麝月   (白)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晴雯   (白)     二爷适才呼唤,你可曾听见?

麝月   (白)     他唤袭人,与你我有什么相干?

(麝月睡,晴雯持烛呆立。贾宝玉掀帐。)

贾宝玉  (白)     夜静更深,你怎么来到这里?照你这样打扮,怕不要冻出病来。

(贾宝玉摸晴雯额。)

贾宝玉  (白)     如何,果然发起热了。

(麝月起奉茶。)

贾宝玉  (白)     麝月姐姐,快些扶晴雯姐姐到后房里去,待我去唤人煮药。

(晴雯急阻。)

晴雯   (白)     二爷呀!

     (西皮快板)  二爷不必高声嚷,

             些小地感冒谅无妨。

             夜静更深你将人唤,

             别人必笑我太轻狂。

             回转身来

     (西皮散板)  向后往,

             切莫要怜我病自把神伤。

(晴雯扶麝月同下。)

贾宝玉  (白)     咳,这是哪里说起哟!

(贾宝玉下。)

【第二场】

贾母   (内西皮导板) 白发婆婆享天年,

(鸳鸯引贾母同上。)

贾母   (西皮原板)  华封紫诰乐陶然。

             松柏长春随人转,

             芝兰并茂绕膝前。

             福寿堂好似大罗殿,

             不羡荣华不羡仙。

     (白)     老身、史氏。自进贾门以来,数十余载。幸喜儿孙繁茂,长幼康宁,倒也了却我心头之愿。

             鸳鸯!

鸳鸯   (白)     有。

贾母   (白)     你看天色破晓,可将堂门打开。

鸳鸯   (白)     是。

(鸳鸯开门。贾宝玉上。)

贾宝玉  (念)     夜寒愁似絮,天曙同笼霜。

     (白)     老祖宗在上,孙儿这厢有礼!

(贾宝玉请安。)

贾母   (白)     罢了。啊宝玉,你今天为何打扮得这般华茂?

贾宝玉  (白)     启禀老祖宗:舅父今天寿诞,孙儿要前去拜寿,特来请命。

贾母   (白)     哈哈哈!不是孙儿提起,老身倒忘怀了。如此,孙儿你快些前去!

贾宝玉  (白)     遵命!

(贾宝玉转身欲行。)

贾母   (白)     回来!

贾宝玉  (白)     老祖宗有何吩咐?

贾母   (白)     天气寒冷,你看外面可曾下雪?

(贾宝玉外看。)

贾宝玉  (白)     北风甚紧,天色阴沉,恐怕午后是要下雪的。

贾母   (白)     鸳鸯!

鸳鸯   (白)     有。

贾母   (白)     你把那件雀金丝的宝裘取来,给了宝玉吧!

鸳鸯   (白)     是。

(鸳鸯取裘递贾宝玉。贾宝玉与贾母叩头。)

贾宝玉  (白)     多谢老祖宗!

贾母   (白)     宝玉须要小心,这是俄罗斯国拿孔雀羽毛织成的,我孙穿衣惜衣,不要糟蹋了。

贾宝玉  (白)     孙儿不敢。

贾母   (白)     宝玉你要早去早回。正是:

     (念)     箕裘付与孙儿辈,我自含饴乐余年。

     (笑)     哈哈哈……

(鸳鸯扶贾母下。贾宝玉向鸳鸯招手。)

贾宝玉  (白)     姐姐,你看我穿这件宝衣,是好看不好看呢?

(鸳鸯不答,下。)

贾宝玉  (白)     呀,鸳鸯姐姐她到底不肯理我,咳,这也是我自寻烦恼噢!

     (唱)     昨宵愁病今朝恨,

             人说我狂我说情。

             万事茫茫皆梦境,

             最难消受美人心。

(贾宝玉下。)

【第三场】

(麝月揽晴雯同上。)

晴雯   (二黄慢板)  昨夜里西北风颠狂一阵,

             吹得我神颠倒心冷如冰。

             恼风姨忒无情把人蹂躏,

             岂不惜薄命女孤苦伶仃。

             眼生花心如醉身立不稳,

             病恹恹魂渺渺寒梦沉沉。

麝月   (白)     姐姐,你这样的泪眼愁眉,到底是什么病啊?

晴雯   (白)     妹妹我头昏脑晕,骨软心寒,难受得紧!

麝月   (白)     现有西洋头痛膏在此,待我与你贴上如何?

晴雯   (白)     有劳妹妹。

(麝月为晴雯贴膏。)

麝月   (白)     姐姐,可怜你病的乱头蓬发,似鬼一般,如今贴了这对金钱膏倒觉得俏皮不少。

晴雯   (白)     嗳,我病到这个样儿,你还拿我耍笑么?

(晴雯泣。)

麝月   (白)     姐姐休得如此,这是妹妹的不是。

(麝月赔礼。贾宝玉提笼急上。)

贾宝玉  (二黄摇板)  适才筵前太不慎,

             单单烧坏雀衣襟。

             乘兴而来扫兴归,

             衣破怎见老夫人!

(贾宝玉跺脚。)

贾宝玉  (白)     这叫我怎样才好哟!

(贾宝玉抬头看。)

贾宝玉  (白)     来此已是晴雯卧室。她昨夜冒了风寒,不知好了无有?待我进去看看。

(贾宝玉进门,晴雯、麝月同迎。)

贾宝玉  (白)     姐姐今日病体如何?

(麝月代答。)

麝月   (白)     比昨夜又加重啦。

贾宝玉  (白)     嗳,这才是祸不单行。

晴雯   (白)     二爷,还有什么意外之事?

贾宝玉  (白)     姐姐哪里知道。我今晨到舅太爷家拜寿,老太太怕我受冷,给我这件雀毛金裘,临行之时,是再四地嘱咐,叫我加意小心。哪知我一时大意,将毛裘烧坏,四处寻人织补,都不能担此重任。姐姐你想,倘被老太太晓得,教我怎样回答呢!

晴雯   (白)     是怎样宝贵的东西,待我看来。

(贾宝玉脱裘,晴雯看,笑。)

晴雯   (白)     原来是孔雀金线织成的,照它这样线纹织补,又有什么为难!

麝月   (白)     我早已知道,晴雯姐姐一看,就会织补。

(晴雯索针,贾宝玉阻止。)

贾宝玉  (白)     这个如何使得,姐姐的身体要紧。

晴雯   (白)     嗳,为了你的事,就是拼死也要去做的。

             麝月妹妹,你把针线拿来便了!

(麝月取针线递晴雯。晴雯倚榻揉眼,贾宝玉执烛旁立。)

贾宝玉  (白)     这又是我害了姐姐。

晴雯   (二黄原板)  猛抬头不觉得眼花缭乱,

(晴雯揉眼。)

晴雯   ()      织织手为什么骨软如绵。

(晴雯身飘。)

晴雯   (二黄原板)  莫奈何强挣扎穿针引线,

(晴雯补衣。)

晴雯   (二黄原板)  这都是补我的前世孽缘。

             梳翠羽管教它光生正面,

             绾金线好待我浸织不偏。

             执并剪分清了经纬不乱,

             度花针仔细把里面来缠。

             撑竹弓补花样光彩燦燦,

             用熨斗熨新纹线绣斑斓。

             一行行一点点花遭泪溅,

             一丝丝一缕缕线把愁牵。

(晴雯晕倒。)

贾宝玉  (白)     姐姐,你太劳神了!

(贾宝玉倒茶。)

贾宝玉  (白)     吃一口热茶,休息一会吧。

晴雯   (白)     夜静更深,你还是去睡吧!

贾宝玉  (白)     姐姐在此带病补裘,教我怎能去睡。

(晴雯咳嗽。)

贾宝玉  (白)     待我来与你捶背。

(晴雯推。)

晴雯   (白)     你真淘气哟!

     (二黄原板)  见此情不由我心中暗叹,

             尊一声二爷听我言:

             我今补裘你莫管,

             夜深何必来胡缠。

             倘若闲人来看见,

             他必说晴雯长、晴雯短、情长情短、暗地里有了牵连。

             柔声软语低声劝,

     (白)     二爷呀!

     (二黄散板)  你快些去睡奴心安。

     (白)     二爷,你快些睡去,待我静心补完也就安睡了。

贾宝玉  (白)     看你这样劳神,叫我哪里放心得下。

晴雯   (白)     啊,二爷平常说的是怜,讲的是爱。到了今日,我的一句话儿都不肯听从,还说什么怜我、爱我!

(晴雯泣。)

贾宝玉  (白)     哎呀,她倒哭起来了,待我藏躲起来。姐姐不必烦恼,我去睡就是。

(贾宝玉躲入帐后。晴雯拭泪。)

晴雯   (白)     麝妹,你看他去睡了无有?

(麝月看。)

麝月   (白)     真去睡啦。

晴雯   (白)     请你与我牵起线来!

     (二黄散板)  长夜灯昏风似剪,

             强打精神把针拈。

             补裘了却心头愿,

             不觉得心中似油煎。

     (白)     哎呀!

(晴雯吐血,晕倒。麝月急扶晴雯,惊。)

麝月   (白)     姐姐!哎呀,怎么吐出鲜血来啦!

(贾宝玉急上。)

贾宝玉  (白)     姐姐是怎么样了?

麝月   (白)     都是你叫她补裘,现在她口吐鲜血,人已经晕了过去。

(贾宝玉扶晴雯,呼唤。)

贾宝玉  (白)     姐姐醒来,姐姐醒来!

晴雯   (二黄导板)  霎时间气上涌神魂飘散,

贾宝玉  (白)     好了!

(麝月学贾宝玉。)

麝月   (白)     好了!

(麝月笑。晴雯醒,见贾宝玉站在前面,楞。)

晴雯   (二黄摇板)  又只见冤孽种站立面前。

     (白)     你又来了!

     (二黄摇板)  可怜我负韶华心高气短,

             可怜我如飞絮傍水和烟。

             可怜我十五载春愁秋怨,

             可怜我一夜夜骨碎心寒。

             猛然见旧衣襟血花点点,

     (白)     我的天哪!

     (二黄摇板)  怕只怕衣能补人寿难延。

贾宝玉  (白)     姐姐,我们扶你养息去吧。

晴雯   (哭)     喂呀!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737 ┊ 字数:425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