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芙蓉诔》(一名:《晴雯归天》)

主要角色
晴雯:旦
贾宝玉:小生
焙茗:丑
丫鬟:贴旦
仙女:贴旦
晴雯嫂嫂:丑
五儿:旦

情节
王夫人因傻大姐误拾绣春囊,王善保家的妒恨睛雯,乘势进谗,王夫人抄检大观园,逐出晴雯,睛雯带病负气抵家,病益重。贾宝玉偷往探望,睛雯与之诀别。贾宝玉于其死后,闻其封为芙蓉花神,乃写《芙蓉诔》祭之,以泄郁闷。

注释
定名分而复分主奴,分主奴而后有贵贱,古今一辙,不易之常理也。故理可以制情,情不合乎理,所谓反常,终归于无情而已。贾宝玉,钟情者也,姐妹行间,日与厮混,爱之重之,情之作用固如此,而侍婢辈,亦何莫不然,竟以同等看待,无所谓主奴,无所谓贵贱也。晴雯亦侍婢之一,颇得贾宝玉之欢心,志高气傲,本属天赋,贾宝玉常纵容之,恃宠而骄,忘其为侍婢之身分矣。本考上册,载有《晴雯撕扇》一剧,平日之撒娇撒痴,毫无忌惮,枕可想见,得罪之由,实兆端于此。且晴雯被攒出府,蕴酿已非一日。贾宝玉既非常怜爱,妒忌者必多;自高位置,与同辈周旋,不肯稍假辞色,怨恨者必多;环伺其隙,继久自然勃发,正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于是晴雯万不能一刻容留矣。乃病忽加重,竟至不起,一激而齐恨九泉,良可悲痛,人谓主人之情而不情,以致如此,我则谓晴雯自取其祸,不能归咎于贾宝玉,更不能归咎于贾母。观剧者欲知详细,请参阅《金玉缘》一堂。

根据《戏考》第三十二册整理

录入:chrislew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0.0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晴雯   (内白)    苦啊!

     (内二黄导板) 无情天,他他他,他他他,偏把俺,生作女儿身,三江水洗不去这妖狐名。

(晴雯披发上,跌倒。丫鬟上,扶晴雯起。)

晴雯   (二黄慢板)  悔当初万不该烂漫天真。

             悔当初万不该嫉恶太甚,

             悔当初万不该以礼节,清到而今,

             害得我冤屈莫伸,纵死在九泉下目也不瞑。

丫鬟   (白)     啊,晴雯姑娘,病中被逐,到底为了何事?何不见过老太太,赔罪认过央告几句。她老夫人家发个慈悲,天大的事,也就完了,在此悲伤何益。

晴雯   (白)     妹妹,你说哪里话来。想俺晴雯,在大观园中,独往独来,从不仰人鼻息,我本无过,央告什么?我本无罪,何用慈悲?我们不幸生作女儿,又作侍婢,真是不幸中之不幸,只要问心无愧,正当抖擞精神,为我女儿家,留点身分,莫玷污了“女儿”这两个字。正是:

     (念)     一点贞心照千古,不向东风浪折腰。

     (二黄摇板)  说什么堂前苦哀告,

             说什么赔罪折纤腰。

             我只自问无愧怍,

             留取气节作女豪。

丫鬟   (白)     啊,晴雯姑娘,既不肯去见老太太,何不见过宝二爷,说说离情,也是你二人,相处了一场。

(晴雯惊。)

晴雯   (白)     噢,那宝玉么,哎,我是不见他的了。啊,我是不能见他的了,啊,啊,啊。

(晴雯、丫鬟同下。)

【第二场】

(贾宝玉上。)

贾宝玉  (引子)    愿作护花主,平生一片心。

     (白)     俺,贾宝玉。

(焙茗抢上。)

焙茗   (白)     报报报,二爷大事不好了!

贾宝玉  (白)     啊,焙茗,何事如此惊慌?

焙茗   (白)     晴雯姑娘,不知为了何事,被太太立时逐出园去。

贾宝玉  (白)     你待怎讲?

焙茗   (白)     晴雯姑娘,逐出园去!

(贾宝玉拭泪,搓手。)

贾宝玉  (白)     有这等事么?呀吓不好了!

     (二黄摇板)  听说逐出小晴雯,

             好似钢刀刺我心。

             恼恨情天何太狠,

     (白)     晴雯姐姐!

     (二黄摇板)  无限心领痛冤沉。

     (白)     呀,焙茗,不知晴雯被逐,究竟为了何事,现在何处,你可知道?

焙茗   (白)     哎呀,二爷,晴雯姑娘,乃是园中最矫激,有气节的女儿,此番被逐,定是被那姐妹们,谗诉所中,一个逐令一下,刻不容留,就回家去了。啊,啊,啊。

贾宝玉  (白)     如此说来,你与我悄悄备马,由便门出园,速去速去!

焙茗   (白)     是,晓得。

(焙茗下。)

贾宝玉  (哭)     啊,晴雯姐姐呀!

(贾宝玉下。)

【第三场】

(晴雯嫂嫂扶晴雯病装同上。)

晴雯   (反二黄原板) 一日别离一日心,

             病魂犹绕大观园。

             多情公子难相见,

             “妖狐”二字痛冤沉。

             再不能怡红闻夜宴,

             再不能扯扇掷千金,

             再不能病补孔雀裘,

             再不能悄听潇湘琴。

     (白)     宝玉呵,

     (反二黄原板) 枉费了你一段护花心,

             要想见除非是这梦里贞魂。

(晴雯嫂嫂推晴雯伏病床,晴雯气郁。)

晴雯嫂嫂 (白)     哼,哼,不得了,姑娘,你不要装斯文了。你自己想想,当日在大观中,何等尊贵,哪一个高攀得上?你多少年儿,从不到娘门上。瞧一瞧你心上的人,又是什么姑娘哩,少爷哩,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常说,贵人是不蹈贱地的了,不料想今日,你还认得家。常言说得好,出了娘家门,还有姨家门,凭姑娘有这个模样儿,宅门上买姨娘娘的,怕买不到手啦,哭什么,瞧好的啵。

(晴雯气心痛。)

晴雯嫂嫂 (白)     别撒娇了,我不喜欢那个样儿。

(晴雯怒。)

晴雯   (白)     你你嫂嫂不羞,敢在我面前来,胡言乱语,还不与我快走出去。

晴雯嫂嫂 (白)     走可别叫我,我看谁来服侍你,咱斗牌去,阿弥陀佛。

(晴雯嫂嫂下。)

晴雯   (白)     啊呀,天哪天那,想俺晴雯,落得这样地步,不如死了罢!

(晴雯昏去。贾宝玉、焙茗同上。)

贾宝玉  (二黄摇板)  马上伤情魂欲断,

             可怜一步一啼痕。

焙茗   (白)     来此已是。

贾宝玉  (白)     上前扣门。

焙茗   (白)     二爷,门正开着,快快进去罢,免得外人瞧见,传进府去,小子耽待不起。

(焙茗下,贾宝玉入门,拥晴雯。)

贾宝玉  (白)     姐姐醒来。姐姐醒来。

(晴雯见贾宝玉,诧异,双手搓眼细看,欲起不能。贾宝玉扶晴雯起。)

晴雯   (白)     你怎么来了?

贾宝玉  (白)     我因闻知你被逐,故而急急赶来了。

(晴雯惊异。)

晴雯   (白)     我敢是做梦呀?

贾宝玉  (白)     明明是我,何言做梦?

(晴雯指案上茶壶,贾宝玉斟茶,看,作恶劣。晴雯招手,贾宝玉送茶就晴雯,晴雯举碗抚贾宝玉肩,饮茶。贾宝玉作暗暗下泪。)

晴雯   (二黄摇板)  奴只道俺与你此生两参商,

             忽相见又寸断肝肠。

     (白)     叫奴好喜。

贾宝玉  (白)     喜从何来?

晴雯   (二黄摇板)  喜只喜多情公子重相见,

     (白)     叫奴好恨!

贾宝玉  (白)     恨从何来?

晴雯   (二黄摇板)  恨只恨数年来,朝朝暮暮时时刻刻,都只为,爱惜声名,辜负鸳鸯帐。

     (白)     也罢。

(晴雯咬折手指甲纳贾宝玉荷包内。)

晴雯   (二黄摇板)  奴只把这全腔心血交付你,

             再相见惟有是梦里高唐。

             你与奴把衣裳互换,

(晴雯换衣。)

晴雯   (二黄摇板)  生同室死同穴只有这件旧衣裳。

贾宝玉  (白)     啊,姐姐,被逐出园,因何而起?

(晴雯气急。)

晴雯   (白)     噢,你问我这出园吗?咳,你乃好糊涂,贾二爷,呦,呦,呦,呦。

(仙女暗上,晴雯嫂嫂、焙茗同上,作掩。贾宝玉作惊慌闪躲。晴雯气绝,仙女暗下。)

晴雯嫂嫂 (白)     哎呀,小宝贝人一市,诳狗咬利空,怪不得我……死去活来,今天大好运气,不料想这阵,到我怀里来了,我看宝贝,你往哪里跑。1

(晴雯嫂嫂与贾宝玉扭扯,五儿上。)

五儿   (白)     晴雯姑娘,可好些了?

(晴雯嫂嫂惊,出迎。贾宝玉逃脱,下。)

晴雯嫂嫂 (白)     我们姑娘好些了,你要他,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晴雯宫装手执姑子上。)

晴雯   (白)     俺乃晴雯灵魂是也。警幻仙姑怜俺玉洁冰霜,无罪被逐。封俺为芙蓉花神,今有神瑛使者,情缘未了,撰成芙蓉诔文,在大观园中,池边相招。你看今宵,月白风清,不免消遣则个前去。正是:

     (念)     情丝不断死犹生,赚煞天离离恨人。

(晴雯下。)
(完)

——————————
1原文残缺。


浏览次数:6434 ┊ 字数:305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