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陵道》【五本】

主要角色
孙膑:老生
周氏:老旦
袁达:净
庞涓:净

情节
袁达被擒,孙膑劝降,袁达遂拜孙膑为师。班师回朝,齐王命卜商、田忌等于永乐驿设宴庆功,并封孙膑为南平郡王。卜商、田忌等为使孙膑一心仕齐,请选美女与孙膑为妻。苏代有妹甚美,田忌引孙膑拜见苏母周氏,当面议婚,周氏允亲。但苏代已将妹许与邹太师之子邹谏为室。苏代归家知母又许婚孙膑,即向孙膑求计。孙膑授以纸人、灵符,并告以应付之策。苏代归家告知邹谏,言妹子病重,请即迎娶。邹谏使太医前往诊断,太医见其将死,归报。邹谏遂退婚。孙膑至苏府迎娶。事为邹谏探知,即引兵拦路抢走花轿。洞房中始知新人为袁达假扮。袁达痛殴邹谏。邹谏怀恨,逃入魏国,请庞涓伐齐报仇。孙膑与苏代妹成亲后,得知此事,准备迎敌。庞涓从邹谏之请,兴兵伐齐,又欲灭赵扫燕。赵国蔺相如不与交战,纵之过关,欲俟其败归时击之。庞涓经燕国,燕将孙操与战,败走。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牧、独孤臣同上。)

李牧   (念)     铁甲横龟背,银盔耀雪明。

独孤臣  (念)     英雄虽落草,四海皆闻名。

李牧   (白)     俺——李牧。

独孤臣  (白)     独孤臣。

李牧   (白)     我家大王兴兵伐齐,你我弟兄后队接应。方才喽兵来报:大王被擒。

             众喽兵!

四喽兵  (内同白)   有!

(四喽兵同上。)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杀奔齐营,取讨大王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水底鱼牌。四喽兵、独孤臣、李牧同下。孙膑上。)

孙膑   (六么令)   不是寻常机,

             设迷阵,捉虎擒龙。

     (白)     本帅奉命讨贼,擒来铁龙袁达。必须先服其心,然后收服李牧、独孤臣。

             左右,将袁达押进帐来!

(四龙套绑袁达同上。)

四龙套  (同白)    袁达当面!

孙膑   (白)     袁达!汝为七国之雄,未尝有败。今遇本帅,屡战不胜,死在目前,还不屈膝求生吗?

袁达   (白)     住了!汝用诡计擒俺,非丈夫也!愿死于帐下,决不屈膝于瘸夫!

孙膑   (白)     袁达,吾当点醒于汝。可惜你半世英雄,七国之中也算一条好汉。秦、楚、燕、韩、魏、赵各国惧汝如虎,今被吾擒,典刑刀下,惜乎方寸之地,英名付于流水。若投顺齐邦,随吾并吞六国,拜吾名下为徒,学会奇门遁法,布阵灵文,将来位居极品,掌一国之权衡,岂不扬名于后世?

袁达   (白)     哎呀,是呀!未立喧天大志,枉送一条性命。就拜他为师,且学长生之法,了终身后世之愿也。

             啊,孙先生,若肯收俺为徒,愿投帐下,执鞭坠镫。

孙膑   (白)     如此,快快松绑!

袁达   (白)     师父请上,受弟子一拜!

孙膑   (白)     暂授行营先锋,回朝另有赠赏。

袁达   (白)     多谢师父!

(报子上.)

报子   (白)     李牧、独孤臣营门讨战。

袁达   (白)     待弟子出营,说他们来降。

孙膑   (白)     若能招安他等,乃进见之功也!

袁达   (白)     得令!

(袁达下。)

孙膑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喽兵、李牧、独孤臣同上。袁达上。)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闻大王被擒,特来救应,怎生脱离虎口?

袁达   (白)     那孙膑神通奇妙,你我纵有双翅,难脱罗网。如今特着我来招安二位,同扶齐邦,将来凌烟垂影,万载标名!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大王归顺,我等岂敢不从。但不知孙先生可识人否?

袁达   (白)     惜军如子,爱将如珠,胜过吕望姜公!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既如此,众喽兵,打起齐国旗号,降齐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孙膑同上。)

孙膑   (念)     未吐凌云气,先奏凯歌音。

(袁达上。)

袁达   (白)     末将奉命招安李牧、独孤臣,现在辕门候令!

孙膑   (白)     着他二人进见。

袁达   (白)     元帅有令:李牧、独孤臣进见!

李牧、

独孤臣  (内同白)   来也!

(李牧、独孤臣同上。)

李牧   (念)     闻名皆丧胆,

独孤臣  (念)     望风归三英。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元帅在上,(李牧)(独孤臣)叩头!

孙膑   (白)     二位弃暗投明,真乃俊杰也!

李牧、

独孤臣  (同白)    全仗先生提携。

孙膑   (白)     忠心报国,定为栋梁。

             众将官!就此班师回朝!

袁达、
李牧、
独孤臣、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引田文同上。)

田文   (引子)    白玉金貂独占先,豹略龙韬扶君前。

     (念)     坐享齐禄日月长,愿主山河永无疆。门下幕养三千客,舌战笔枪计擒王。

     (白)     本藩,田文,在齐为臣。因卜子夏聘来孙膑先生,我主重用,拜为司马,又封招讨,洗平九曜山,收服铁龙袁达。吾主过爱,命鲁王同众臣接至永乐驿。眼见我邦山河指日压秦。

             吩咐外厢开道,永乐驿去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引卜商、田忌同上。)

卜商   (白)     恭喜千岁!孙先生大展鸿才,不负千岁举荐之功也!

田忌   (白)     不枉大夫进茶一番辛苦!

卜商   (白)     圣上有旨:着文武百官将孙先生接至永乐驿,古今罕有。

田忌   (白)     吩咐带马,永乐驿去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邹忌、苏代、吴湘同上。)

邹忌   (白)     老夫,邹忌。

苏代   (白)     下官,苏代。

吴湘   (白)     下官,吴湘。

邹忌   (白)     只为孙先生奏凯还朝,命文武远接城外,就此迎上前去。

苏代、

吴湘   (同白)    请!

(吹打。田文、田忌同上,四龙套、袁达、李牧、独孤臣、孙膑同上。)
邹忌、
苏代、
吴湘、
田文、

田忌   (同白)    恭喜元帅大功勋也!

孙膑   (白)     收服铁龙,此乃我主洪福,列公大人的虎威。克敌者,乃军士之劳。孙膑不过领旗拔寨,敢劳玉叶椒房、开国勋臣徒步远涉,罪莫大焉!

邹忌、
苏代、
吴湘、
田文、

田忌   (同白)    干戈平息,军民乐业,永享无疆之福。我等奉旨远迎,可见齐邦不昧贤才!

孙膑   (白)     君恩巳报,回朝谢恩复命!

(吹打。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齐襄王同上。)

齐襄王  (引子)    国家兴旺,易连城,弃宝羞渐。

(田忌上。)

田忌   (引子)    削土擒王,令诸侯,邻邦无恙。

     (白)     臣启千岁:孙膑奏凯,午门听宣。

齐襄王  (白)     宣他上殿!

田忌   (白)     大王有旨:宣孙膑见驾!

孙膑   (内白)    领旨!

(孙膑上。)

孙膑   (念)     不第宜梁遭困,名传各邦皆惊。

     (白)     臣孙膑见驾。吾主千岁!

齐襄王  (白)     卿初入我邦,大展才能,收服铁龙袁达,又收李牧、独孤臣,得粮草仓廒。封卿为齐国司马、调兵国师、天下统兵大元帅、南平郡王,赐宝剑一口,便宜行事。赐黄金五千,选盖南平府。袁达封为镇国将军,李牧封为左监军,独孤臣为右监军。赐银十万,犒赏三军。着鲁王田忌、孟尝君田文、上大夫卜商设宴,群臣陪宴。游街三日,金殿交旨!

孙膑   (白)     谢主隆恩!

(吹打。四太监、大太监、齐襄王同下)

田忌   (白)     本御侍宴,名分秩序,勿得错乱。

田文   (白)     自然是国师居上!

(孙膑、田忌、卜商、邹忌、吴湘、苏代依次入座。)

卜商   (白)     看宴。下官把盏!

(牌子。孙膑、田忌、卜商、邹忌、吴湘、苏代同饮酒。)

田忌   (白)     御赐功臣大宴,王爷怎不开怀畅饮?

孙膑   (白)     蒙吾主天恩,赏饷银十万,犒赏众军,本藩即去赏军卸甲,事毕一同复命谢恩!

田忌   (白)     王爷惜军如子,敢不协力争先?此乃养军之德也!

孙膑   (白)     告辞!

(吹打。孙胺、袁达、李牧、独孤臣同下。)

邹忌   (白)     列公,那孙膑乃燕国人氏,吾主十分宠爱,恐他父子联合,那时江山不保!

田忌   (白)     太师休得过虑。吾主大恩,着卜大夫进茶,盗他出城。智服铁龙袁达,除却七国之害。今封南平郡王,拜为国师,圣恩已极,孙膑必思报本。公等空谈妄议,恐淡贤心,反为不美!

田文   (白)     孙膑精通神机,岂有易变?但恐思念双亲,怀还国之意。

卜商   (白)     若依下官,千岁与孙膑择选佳姻,纵有还国之意,齐燕允为唇齿,使各国不敢犯界也!

田文   (白)     大夫此言有理。求千岁提鸿选姻,南平王决无他意。

田忌   (白)     大夫密访贤人佳丽,本御自有主张。

田文   (白)     明日早朝,启奏大王,奉旨选妃自有绝美。

田忌   (白)     列公,失陪了。

(吹打。田文、卜商、田忌同下。)

邹忌   (白)     看鲁王、孟尝君如此抬举孙膑,明日奉旨选美,实不合律。

吴湘   (白)     你我王公大臣不与孙膑联姻,纵然选妃,无非贫户卑民,也不为美!

苏代   (白)     吾妹年长一十六岁,未曾择婿,恐其入选,深为不便。

邹忌   (白)     大人,令妹未有佳婿?

吴湘   (白)     妙极。太师令郎二国舅未结朱陈,下官从中作伐,大夫料无推却。

苏代   (白)     下官回家,禀告家母,再择日行聘。

邹忌   (白)     老夫明日同二小儿到府拜见亲母,择日过礼。

吴湘   (白)     两家慨允,下官的红媒、喜酒是有吃的了!

邹忌   (念)     感谢太尉提鸿姻,

苏代   (念)     前世姻缘今生成。

吴湘   (念)     群僚无谁不钦敬,

邹忌   (念)     不服鲁王与孙膑。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孙膑、田忌同上。)

孙膑   (白)     开道!

四文堂  (同白)    啊!

(玉芙蓉牌。)

孙膑   (白)     王爷!

田忌   (白)     王爷!

孙膑   (白)     前面衡石重重,拥墙巍巍,是哪家王府?

田忌   (白)     并非王府,乃六国都丞相苏秦之府。

孙膑   (白)     老先生归天,何人在府?

田忌   (白)     长子苏代现为右相,还有老夫人在堂训诲千金。

孙膑   (白)     子袭父爵,不枉老先生游说六国一片苦心。

田忌   (白)     事有奇缘,那苏小姐未曾提鸿择婿,何不趁此游街之兴,拜见苏老夫人,访问佳姻,岂不两全其美?

孙膑   (白)     吩咐开道,往苏相府去者。

(合头。众人同下。)

【第九场】

(二丫鬟引周氏同上。)

周氏   (引子)    光荣门第,训儿女,朝夕永叙。

     (白)     老身,周氏。老爷苏秦,游说六国,封为六国都丞相,不幸殡天,只留儿女叩省晨昏。可喜齐君不负先贤,我儿职居右相。女儿年长一十六岁,未有佳婿,使我终日焦急。今日喜鹊门前结噪,必有喜事临门!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太夫人:鲁王千岁同南平王前来拜谒。

周氏   (白)     鲁王田忌几载未见,今来何故?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吹打。田忌、孙膑同上。)

田忌   (白)     老夫人台坐,待孙先生参拜!

周氏   (白)     南平王乃七国之雄,当今之国师,老身何德何能,怎敢受拜!

孙膑   (白)     晚生久慕大贤,今幸得见,喜慰生平,应当叩拜!

周氏   (白)     不敢,不敢!

田忌   (白)     太夫人执意不肯,先生从命吧!

(吹打。)

周氏   (白)     请坐!

孙膑   (白)     告坐!

周氏   (白)     久闻先生才高百斗,屈隐宜梁,视庞涓如草芥。驾幸齐邦,智收铁龙袁达,万千之喜。今拜为国师,又封南平郡王,实为荣幸,我等无不感仰!

孙膑   (白)     宜梁遭困,乃晚生不识人耳。蒙卜大夫救拔,鲁王举荐,敢不奋勇协力?收袁达是齐君洪福,授南平郡王爵,乃太夫人感光,还求指教!

田忌   (白)     贤王稍坐。

孙膑   (白)     请!

(田忌向周氏。)

田忌   (白)     本御特来老夫人台前琐渎。

周氏   (白)     千岁吩咐,老身请教!

田忌   (白)     放肆了,特来与千金作伐。

周氏   (白)     哪一家?

田忌   (白)     就是郡王。

周氏   (白)     就是郡王?妙啊!

     (唱)     听说是提鸿来作伐,

             谦恭叙礼偷看他。

             顶平额宽两耳大,

             鼻似悬胆白玉牙。

             年纪不过三十下,

             看来门户也不差。

             我女修积好造化,

             好似神女梦巫峡。

             借问王爷貌多寡,

             请教贵造子平查。

孙膑   (唱)     多感太君恩高大,

             燕邦也算第一家。

             祖父孙武安天下,

             雷炮兴兵扭佛法。

             我父当朝招驸马,

             金枝玉叶配萃华。

             两个兄长习弓马,

             我不习书剑学六甲。

             玄都门下乘鸾跨,

             寸心要学生生法。

             若准姻亲奏圣驾,

             行礼过聘送插花。

周氏   (唱)     听他几句衷肠话,

             根深叶茂帝王家。

             真是姣客宝无价,

             我女今日面许他。

             就请千岁做月老,

             择选吉日过妆嫁。

田忌   (白)     老夫人亲许良姻,先生快来拜过!

孙膑   (白)     岳母请上,受小婿一拜。

田忌   (白)     这一拜是该拜的。

(吹打。)

孙膑   (白)     圣上恩赐白玉带留下,权当聘定。

田忌   (白)     待小王奏明天子,择选吉日,完成花烛。

孙膑   (白)     告辞!

(吹打。孙膑、田忌同下。)

周氏   (白)     且喜我女终身有靠了,哈哈哈……

(苏代上。)

苏代   (白)     孩儿拜揖!

周氏   (白)     今日下朝,为何稍迟?

苏代   (白)     邹太师次子二国舅人才出众,相貌魁伟,太尉吴湘为媒,孩儿将妹子许他为配,特此禀明母亲!

周氏   (白)     将你妹子许与二国舅了?

苏代   (白)     正是。

周氏   (白)     那邹忌父子失国之锐,群臣无不痛恨。虽系皇亲,实为国贼。为娘尚在,儿敢自专,即为不孝!

苏代   (白)     妹子身长岁大,又无门户相对,恐落闲谈,反为不美。

周氏   (白)     今日南平王孙国师上门求亲,又是鲁王为媒,为娘面许。年纪相配,门户相对,有甚闲谈?

苏代   (白)     孩儿不知,望母亲做主。

周氏   (白)     既靠娘做主,就不该将妹子许配邹家!

苏代   (白)     孩儿之错。

周氏   (白)     一个女儿,怎吃两家茶?为娘只知孙家,不知什么邹家!

(四家丁抬礼物引吴湘、邹谏同上。)

吴湘   (念)     月老牵红线,

邹谏   (念)     凤舞龙起涎。

四家丁  (同白)    来此已是苏相府。

邹谏   (白)     传帖!

四家丁  (同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哪里来的?

四家丁  (同白)    国舅荣阳公邹谏、太尉吴湘前来过礼插聘。

院子   (白)     候着。

             启相爷:国舅前来过礼插聘。

苏代   (白)     噤声!太夫人正在发怒,偏偏国舅就来过礼!

     (唱)     老娘闷坐把怒发,

             国舅行聘把礼插。

             昨在朝房结秦晋,

             今日如何去回答?

             没奈何堂前膝跪下,

             老娘息怒细详査。

             朝房许亲孩儿错,

             将计就计接待他。

             暂容孩儿缓定计,

             姻亲一定许孙家。

周氏   (唱)     奴才做事真胆大,

             为娘在堂敢主家!

             国舅要来娘面骂,

             哪个狗才敢作伐?

             若不然同去见圣驾,

             凭着文武参奏他。

             仗着皇亲欺孤寡,

             藐视天伦把儿杀!

(周氏气下。)

苏代   (白)     来,看太夫人在哪里?

院子   (白)     回上房去了。

苏代   (白)     说我出迎。

院子   (白)     老爷出迎。

(吹打。)

吴湘   (白)     大夫,快请太夫人出来,拜见岳母。

苏代   (白)     家母欠安在床。

吴湘   (白)     望上而拜!

(吹打。邹谏拜。)

吴湘   (白)     拜大舅!将礼物搭了进来!

(吹打。四家丁抬礼物同上。)

苏代   (白)     太尉,这礼是不敢收的。

吴湘   (白)     六礼是应该的,怎说不敢收?搭了进去!

苏代   (白)     不用搭进上房。家母有病,不敢留宴,择选吉日,送亲过府。

吴湘   (白)     告辞!

(吹打。邹谏、吴湘、四家丁同下。)

苏代   (白)     哎呀,老母性直,不容分说,收他礼聘,将如何处置?

(起初更鼓。)

苏代   (白)     哦,有了。此时且不与母亲商议,今夜先去谒见鲁王,转求孙先生,施异变之谋,安然无事也!

(苏代向院子。)

苏代   (白)     方才的礼物不要与老夫人知道。

院子   (白)     是。

苏代   (白)     吩咐开道,往鲁王府中去者。

院子   (白)     开道,往鲁王府中去者。

(院子下。)

四文堂  (内同白)   啊!

(四文堂同上,同走小圆场。)

苏代   (唱)     只为一言错出口,

             老娘治家不自由。

             诉求先生施良计,

             脱网鱼儿自落钩。

四文堂  (同白)    来此鲁王府。

苏代   (白)     传帖!

四文堂  (同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做什么的?

四文堂  (同白)    右相苏大人求见。

院子   (白)     候着。

             有请王爷!

(孙膑、田忌同上。)

孙膑   (念)     闲谈三略宇宙,

田忌   (念)     闷坐运筹皇洲。

     (白)     何事?

院子   (白)     苏大人拜谒!

田忌   (白)     恭喜先生,大舅前来拜谒!

孙膑   (白)     此来必有所为。

田忌   (白)     一同相迎。

院子   (白)     王爷出迎!

田忌   (白)     啊苏大夫,来得极妙。令亲拜府,太夫人慨然许亲,还未参拜大舅,请上受令亲一拜。

苏代   (白)     王爷是甚等样人,下官焉敢高攀!

孙膑   (白)     千岁,大夫不肯受拜,想是前来退亲的了。

苏代   (白)     先生出言忒重了!

田忌   (白)     至亲知交,何必过谦?

孙膑   (白)     请坐。昨曾拜府,令堂老夫人不弃,千岁提鸿,慨结姻亲。今见大夫气相轩昂,真乃股肱之裔贤,名不谬也。

苏代   (白)     岂敢!王爷乃金身玉体,家母妄攀,实为自愧。

田忌   (白)     请坐。大夫夤夜过府,必有所为。

苏代   (白)     这话便有一句,先在二位王爷面前告罪!

     (唱)     未曾开言羞满脸,

             二位王爷福量宽。

             当朝太师叫邹忌,

             膝下所生二贵男。

             太尉吴湘为月老,

             苏、邹两家结良缘。

             那时下官见识浅,

             未禀高堂老亲萱。

             王爷不弃面拿彩,

             前世姻缘偶线牵。

             今日国舅下聘礼,

             吾母闻言怒冲冠。

             指着来人破口骂,

             下官之错甚作难。

             求诉千岁使良计,

             我年幼无知施万全!

孙膑   (白)     大夫何必这等为难哪!

     (唱)     听诉衷肠如眼见,

             大夫何必甚作难?

             姻缘本是前生定,

             今生不结来世冤。

             令堂慨允留鸿聘,

             未见大夫礼不全。

             皇亲国丈门户对,

             当朝国舅应当攀。

             速请退还白玉带,

             孙膑退亲不易言。

苏代   (白)     羞煞我也!

田忌   (唱)     王爷说话礼不端,

             姻缘之事非等闲。

             不怕国舅势力大,

             行礼插聘分后先。

             大夫登门来求计,

             还念郎舅你也要用机关。

     (白)     大夫请坐。

             先生,令舅此来求计,不负至亲之交也!

孙膑   (白)     也罢!吾有纸人一个、灵符一道,用清静房屋一间,附耳上来。

(孙膑与苏代耳语。)

苏代   (白)     多谢先生!

     (唱)     先生立门令人羡,

             有劳王爷扶助全。

             甘心自退两无怨,

             回府告知老椿萱!

(苏代、四文堂同下。)

孙膑   (唱)     太尉吴湘难解透,

田忌   (唱)     只恐国舅不心甘。

(孙膑、田忌同下。)

【第十场】

(邹谏、吴湘同上。)

邹谏   (唱)     一团喜气意扬扬,

吴湘   (唱)     银河架桥等牛郎。

邹谏   (唱)     连日选期有克破,

吴湘   (唱)     天恩月德配成双。

(四文堂、苏代同上。)

苏代   (唱)     怀隐机密报病恙,

             吉凶祸福暂时藏。

     (白)     传帖!

四文堂  (同白)    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四文堂  (同白)    苏大夫拜。

院子   (白)     候着。

             苏大夫拜。

吴湘   (白)     有请!

(四文堂、苏代同进。)

邹谏   (白)     啊,大舅!

苏代   (白)     国舅、太尉,请!

邹谏   (白)     大舅请坐!

苏代   (白)     国舅请!

吴湘   (白)     至亲不如郎舅,大夫为何这等谦让?

苏代   (白)     不敢隐瞒,也不知舍妹无福,也不知下官高攀不起。自那日插聘,舍妹身染重病,饮食不进,百药无效,命在旦夕。家母特着我来禀告国舅,既已插聘,生死倶是邹门收管,相恳太尉速备花轿,迎亲过门。倘有不测,也好入土安葬!

邹谏   (白)     令妹病重,如何花烛?

吴湘   (白)     不过冲喜而已!

邹谏   (白)     既是冲喜,大舅请回。我着太医院过府探病,自有道理。

苏代   (白)     告辞!

吴湘   (白)     请!

(四文堂、苏代同下。)

邹谏   (念)     女生外向不一门,

吴湘   (念)     男婚女嫁不可停。

邹谏   (念)     暂容太医探虚实,只怕姻缘事不成。

吴湘   (白)     苏大夫方才催轿迎亲,怎说姻缘事不成?

邹谏   (白)     太尉,听苏代的言语,他妹有死无生。若娶个死人进门,令人可笑。

吴湘   (白)     公爷方才说,着太医院探病,是真是假?

邹谏   (白)     来!着帖去请太医院董百效前来叙话。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吴湘   (白)     公爷请太医院前来,如何吩咐?

邹谏   (白)     就请太尉同去,看验真实。若果病重不能下药,聘礼我也不要,这门亲事退了吧!

吴湘   (白)     退亲的话,苏大夫未必肯依。

邹谏   (白)     就说我们是皇亲国戚,门户不对,叫他另选门婿!

(院子上。)

院子   (白)     太医到!

吴湘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太医上。)

太医   (念)     自称伤寒国手,立刻百病无忧。

     (白)     啊,公爷在上,小官叩头,太尉有礼。

邹谏   (白)     坐下。

太医   (白)     公爷呼唤小官,有何吩咐?

邹谏   (白)     苏大夫之妹,许本公为妻,刻下身染重病,请先生和太尉过府探病。吉凶之事,明白告诉太尉。若能痊愈,自当重谢!

太医   (白)     公爷但放宽心,不是小官夸口,手到病愈。

邹谏   (白)     太尉同去,本公但听好音。

太医   (白)     遵命。

(邹谏下。)

太医   (白)     太尉,公爷的夫人是何病症?

吴湘   (白)     下官未见,特请先生同去,便知病症。

太医   (白)     太尉呀!

     (唱)     自幼念书学太医,

             齐国之中我第一。

             伤寒疸疫早回避,

             妇科万病不费力。

(吴湘、太医同下。)

【第十一场】

(场设床帐。吹打。苏代上。院子暗上。)

苏代   (白)     来!门外有事,速报我知。

院子   (白)     是。

(四家丁、吴湘、太医同上。)

吴湘   (念)     特请高明至,

太医   (念)     百病尽扫除。

四家丁  (同白)    有人么?

院子   (白)     什么人?

四家丁  (同白)    太尉吴湘领太医前来探病。

院子   (白)     候着。

             太尉吴湘领太医前来探病。

苏代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吴湘、太医同进。)

吴湘   (白)     大夫,令妹在哪里?

苏代   (白)     在此。

太医   (白)     将罗帐挂了起来。

(太医诊脉。)

太医   (白)     哎呀,好奇怪呀!

     (唱)     手拿六脉仔细审,

             浑身似铁冷如冰。

             只有心头一口气,

             两眼墨黑脸似金。

             早备棺木来发送,

             半刻之间命待终。

     (白)     明明是一个死人,叫我前来看病,岂有此理!

苏代   (白)     哎呀,妹子呀!

吴湘   (白)     先生,这人不中用了?

太医   (白)     人已死了,还问什么中用不中用!

吴湘   (白)     你先回去告知公爷,下官随后就到。

太医   (白)     生死都看不出来,还称什么高明太医!

(太医下。)

吴湘   (白)     啊大夫,不用悲伤,死生乃是天定,何必如此!

苏代   (白)     不是小妹无福,只恐公爷见罪。

吴湘   (白)     不妨。下官来时,公爷吩咐,令妹无恙,即时就来迎娶。若是病重,聘礼不必退回,只将庚帖还原,各选门户。

苏代   (白)     如此,是太尉亲眼得见。

吴湘   (白)     不用大夫费心,退婚之事,有下官一面承当。

苏代   (白)     有劳太尉。来来来,将国舅爷的聘礼尽行退回。

吴湘   (白)     大夫不必如此,只当令妹安葬之费。

苏代   (白)     如此,转谢国舅!

(吹打。吴湘下,苏代看。)

苏代   (笑)     哈哈哈……

     (白)     好个孙先生,真有神鬼不测之机也!

     (唱)     先生妙计真如神,

             可笑太医看纸人。

             还回庚帖退聘礼,

             他甘心打退这门亲。

(苏代下。)

【第十二场】

(孙膑、田忌同上。)

田忌   (唱)     安排鸾凤双结彩,

孙膑   (唱)     半刻就来报喜音。

(苏代上。)

苏代   (唱)     多谢先生玄机妙,

             大罗天仙解不真。

     (白)     纸人灵符依然交还。

田忌   (白)     此计可好?

苏代   (白)     妙不可言。那国舅着太医同太尉吴湘前来探病,那太医连纸人都分不出来,叫下官早买棺木。太尉一闻此言,退回庚帖,聘礼尽行不要,说国舅吩咐,各选门户。

田忌   (白)     既如此,大夫请回,明日午时即来迎亲。只要亲家定妥,一桩心事也就完了。

苏代   (白)     恐有机变!

田忌   (白)     有本御一力承当。

苏代   (白)     多谢千岁!

(苏代下。)

田忌   (白)     明日迎亲,先生还是去也不去?

孙膑   (白)     明日带了袁达,亲去走遭。

田忌   (念)     枉有势力无才干,

孙膑   (念)     明日另有事喧天。

(田忌、孙膑同下。)

【第十三场】

(家将引邹谏同上。)

邹谏   (唱)     这几年婚姻讯不动,

             无处缉访美姣容。

             前天苏府下聘礼,

             昨日就说命待终。

(吹打。)

邹谏   (白)     府门外哪里来的这等热闹?

家将   (白)     南平王迎亲,花轿从府门经过,故而热闹。

邹谏   (白)     带路府门,看看热闹。

家将   (白)     是。

(吹打。众人役抬轿同上,过场,同下)

邹谏   (白)     问问与哪家对亲?

家将   (白)     借问:南平王与哪家对亲?

(院子上。)

院子   (白)     南平王与苏丞相府对亲。

家将   (白)     南平王与苏丞相府对亲。

邹谏   (白)     哎呀,好个苏代,巧计退婚,敢与南平王做配。

             来!速请太尉吴湘,说我立等叙语。

家将   (白)     啊!

(家将下。)

邹谏   (白)     有请爹爹!

(邹忌上。)

邹忌   (念)     朝欢寻姣美,夜乐睡眠迟。

     (白)     何事?

邹谏   (白)     爹爹,前在朝房与孩儿对亲,苏代不愿,诈计退婚,与南平王孙膑两家结亲。方才花轿从此过去。

邹忌   (白)     哦!有这等事?好个胆大的苏代!你既不允,就不该行插过礼,六礼已成,岂有反悔?

(家将引吴湘同上。)

邹谏   (白)     岂不叫满朝文武,笑我父子无能?

家将   (白)     太尉到!

邹忌   (白)     有请!

家将   (白)     有请!

邹谏   (白)     爹爹在此。

吴湘   (白)     太师爷在上,小官参拜!

邹忌   (白)     前在朝房是汝提鸿说媒,今日为何反配孙家,是何理也?

吴湘   (白)     小官之罪。昨日太医院说有死无生,非怪小官之错。

邹忌   (白)     此时不与你这狗才分辩,只要亲事归了孙膑,叫你们一个个死在目前!气死我也!

(邹忌下。)

吴湘   (白)     还求公爷与下官做主,早施妙策!

邹谏   (白)     没有什么妙策,只有一条绝计。

吴湘   (白)     有何高见?

邹谏   (白)     带领府下家丁,去到十字街拦路劫抢。

吴湘   (白)     恐不济事,反为不美。

邹谏   (白)     我现任提督,九门沿街俱有兵丁,便与他厮杀一阵,又有何妨?

吴湘   (白)     事不宜迟,就此前往。

邹谏   (白)     吩咐众家丁伺候!

家将   (白)     众家丁伺候!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伺候公爷。

邹谏   (白)     身藏利刃,同去抢亲,须见机而行!

四家丁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丫鬟、周氏、苏代同上。)

周氏   (引子)    庭生瑞采,辉煌献,紫雾凝遍。

(吹打。众人同迎亲。袁达、孙膑、田忌同上,孙膑拜周氏。摆酒,入座。院子上。)

院子   (白)     启夫人:邹国舅带领众家丁,拦住十字街,打架抢亲。

苏代   (白)     哎呀王爷,这便怎么处?

田忌   (白)     不妨。只要俺佩带宝剑,教他们望风而逃!

孙膑   (白)     使不得。今乃喜日,岂可争杀!我有一计,使他喜笑而归,两无妨碍。

             袁达,附耳上来。

(孙膑与袁达耳语。)

袁达   (白)     这个!遵命。

孙膑   (白)     大夫快来!扶袁达后堂梳妆起来,将喜轿与袁达坐上,请新人坐本藩的大轿,自然无事了。

(吹打。袁达坐喜轿,二丫鬟扶苏小姐同上,苏小姐坐大轿下,孙膑、田忌随同下。)

【第十五场】

(四家丁、邹谏同上,孙膑、田忌、喜轿同上。)

孙膑   (白)     前面何人挡道?

四家丁  (同白)    国舅请王爷答话!

孙膑   (白)     公爷请了!

邹谏   (白)     请了!

孙膑   (白)     公爷带领人众所为何来?

邹谏   (白)     苏代之妹,原许本公为妻,你们胆敢诈计退婚?今日昂昂嫁娶,藐视本公,我今日带领人众,定要分个雌雄。胜者迎亲,败者甘心自退。

孙膑   (白)     定亲自有先后,哪有强抢之理?

邹谏   (白)     若论先后,亲事一定是我的!

孙膑   (白)     怎么是你的?

邹谏   (白)     先生,谁人为媒,何日下聘?

孙膑   (白)     鲁王为媒。游街之日,拜府求亲,太夫人亲自主婚。

邹谏   (白)     这等说,亲事是我的了!

孙膑   (白)     只要说得明白,亲事就让与你!

邹谏   (白)     那日功臣大宴,庆贺先生,酒席筵前,苏大夫亲口许亲,可在先生之前?

孙膑   (白)     是呀,庆宴在前,游街在后。

邹谏   (白)     亲事可是我的?

孙膑   (白)     喜轿、彩乐岂有奉送之理?

邹谏   (白)     今日迎娶,明日登府叩谢!

孙膑   (白)     你既强要,本藩相让。吩咐喜轿送与国舅府中去!

邹谏   (白)     多谢先生!

(喜轿抬下。四家丁、邹谏同下。吹打。孙膑、田忌同走圆场。傧相上。)

傧相   (白)     伏以:

     (念)     郎君玉阙降紫薇,淑女瑶池醉复归。今朝同赴蟠桃宴,儿孙代代占高魁。

(吹打。)

田忌   (白)     袁达替亲,未知吉凶。请新人早占花毡!赞礼上来!

傧相   (白)     伏以:

     (念)     天孙架桥心性急,恭候牛郎登鹤枝。月老连催三五次,正是银河摆渡时。

(吹打。)

傧相   (白)     伏以:

     (念)     一只青鸾种蓝田,二姓交欢百年缘。先开龙门三跃采,四象配合一线牵。

(吹打。)

傧相   (白)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吹打。苏小姐、孙膑同下。田忌下。)

【第十六场】

(吹打。院子、邹谏同上。二丫鬟扶袁达同上。)

邹谏   (白)     太尉吩咐,快唤傧相伺候!

吴湘   (白)     唤傧相此时也来不及,下官代理。伏以:

     (念)     姻缘铸就永和谐,忽有勾绞两拆开。未完花烛干戈动,顷刻洞房起兵灾。

(吹打。)

吴湘   (白)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二丫鬟扶袁达同入洞房下,二丫鬟同上。)

吴湘   (白)     贺喜公爷!

邹谏   (白)     改日登门叩谢大媒。

(吴湘下。)
二丫鬟、

院子   (同白)    与公爷叩喜头!

邹谏   (白)     每人赏钱一贯。

二丫鬟、

院子   (同白)    叩谢公爷!

(二丫鬟、院子同下。起更鼓。)

邹谏   (白)     啊,新人为何将灯灭了?

袁达   (白)     奴家不好意思。

邹谏   (白)     自己夫妻,有什么不好意思!啊,新人为何不睡?

袁达   (白)     我们苏家有个规矩。

邹谏   (白)     什么规矩?

袁达   (白)     新人同床,打三拳,踢三脚。

邹谏   (白)     却是为何?

袁达   (白)     来年养下一对孪生。

邹谏   (白)     有这等事?新人请打十下八下。来!来!来!

袁达   (白)     站好了!

(袁达打邹谏。)

邹谏   (白)     哎呀!为何新人的拳头这等沉重?

袁达   (白)     奴家是千金之体。

邹谏   (白)     本公当不起。睡了吧!

袁达   (白)     你先睡,奴家就来。

邹谏   (白)     快来!

袁达   (白)     来了,在哪里?

邹谏   (白)     在这里。

袁达   (白)     休走!

(袁达打邹谏。邹谏起。)

邹谏   (白)     家丁们走上。

四家丁  (内同白)   来也。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公爷有何吩咐?

邹谏   (白)     府中有了奸细,快快擒来!

(邹谏下。四家丁、袁达同开打,同下。邹谏上。)

邹谏   (白)     哎呀,气死我也!好个瘸夫孙膑,使铁龙袁达假扮新人,将合家打得七死八活。本欲上殿面奏,怎奈群僚皆属贼党。不免星夜投奔魏国去请庞涓前来,孙膑方知俺的厉害也!

(邹谏下。)

【第十七场】

(孙膑、田忌同上。)

孙膑   (念)     乌鸦连声,真是吉凶未定。

田忌   (念)     虚做洞房,不日四路刀兵。

(袁达上。)

袁达   (白)     师父,弟子回来了。

田忌   (白)     将军,你是怎生得脱?

袁达   (白)     国舅府中,被俺打了个九死一生。可惜没有板斧,若有兵器,杀他个寸草不留!

田忌   (白)     这贼必不甘休,明日早朝定有参奏。

孙膑   (白)     不能。千岁不知,他父子必先投魏邦,联合庞涓,以报今日之仇。

田忌   (白)     先生须要先做准备。

孙膑   (白)     且待庞涓伐齐,自有道理。

田忌   (白)     本御今日备宴,一来与先生贺喜,二来与袁将军压惊。

孙膑、

袁达   (同白)    多谢了!

     (同笑)    啊哈哈哈……

(孙膑、田忌、袁达同下。)

【第十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  (引子)    凤舞龙张,集群臣,欢乐无疆。

(庞涓上。)

庞涓   (念)     一计未参透,惹起乱国忧。

     (白)     臣,庞涓见驾。吾主千岁!

魏惠王  (白)     驸马有何本章?

庞涓   (白)     孙膑巧计逃脱,齐君宠用,封为齐司马统兵大元帅,又封南平王,赐宝剑镇朝。群臣无不痛恨,俱有散国之心。国舅邹谏投奔我邦,叩请天兵。容臣启奏!

(牌子。)

魏惠王  (白)     准卿所奏。命侯婴为前部先锋,赐卿五万铁骑,即日伐齐。得胜回朝,论功升赏。

庞涓   (白)     领旨!请驾回宫!

(吹打。四太监、大太监、魏惠王同下。侯婴、徐甲同上。)

侯婴   (白)     请问元帅:今日伐齐,从哪道而去?

庞涓   (白)     从百翎关而去。

侯婴   (白)     百翎关乃赵国地界,有蔺相如、廉颇镇守,恐不能过去,反惹烦恼。

庞涓   (白)     大夫,某此番兴兵,名为伐齐,实为挟赵伐燕。先平燕、赵二国,当后伐齐,有何难哉?

徐甲   (白)     驸马高见如神。

             众将官!兵发百翎关!

四龙套、

四大铠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同上。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蔺相如、廉刚同上。点绛唇牌。)

蔺相如  (白)     老夫,蔺相如。赵国为臣。方才报来,庞涓兴兵伐齐,从百翎关过去。

廉刚   (白)     叔父,那庞涓藐视赵国无人,岂容他过去?待小侄匹马单刀,杀他个片甲不存!

蔺相如  (白)     贤侄不必动怒。庞涓过来,放他过去,此番伐齐,焉是孙膑敌手?他必然大败。回来时,紧闭关门,擒庞涓如探囊取物也!

廉刚   (白)     败兵回来,别路逃走,岂不轻放庞涓了?

蔺相如  (白)     他岂落邻国耻笑?

(报子上。)

报子   (白)     魏邦人马,直抵关下。

蔺相如  (白)     就此上关!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四龙套、蔺相如、廉刚同上关。四龙套、四大铠、庞涓同上。)

庞涓   (白)     蔺相请了!

蔺相如  (白)     驸马兴兵何往?

庞涓   (白)     奉旨伐齐,要借贵国过去,特来讨关!

蔺相如  (白)     驸马伐齐,一定马到成功。去时不便留宴,回来开关接风。

             军士们!将关门开了,让魏兵过去!

庞涓   (白)     多谢了!

(庞涓引四龙套、四大铠同下。)

蔺相如  (白)     庞涓哪庞涓!管叫你有兴而来,无趣而归!紧闭关门!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四龙套、四大铠、庞涓同上。)

庞涓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来此古咸林地界。

庞涓   (白)     人马列开。

             且住!这古咸林乃是孙操的庄村,不免先洗他的巢穴。

             众将官,马踏古咸林!老少黎民,寸草不留!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四龙套、孙操同上。)

孙操   (白)     哎呀,不好了!方才报来:庞涓洗我的家乡,指齐伐燕。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孙操   (白)     奋勇当先!

四龙套  (同白)    啊!

(庞涓率四龙套、四大铠同上,同会阵,孙操败下。)

庞涓   (白)     将燕国团团围困!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1479 ┊ 字数:13844 ┊ 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