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陵道》【头本】

主要角色
孙膑:老生
庞涓:净

情节
战国时,燕国孙膑、魏国庞涓,往云梦山从鬼谷王禅学道。二人于马陵道相遇,结为金兰,立誓日后如有负义者,死于马陵道。王禅已知二人前来,欲试其意是否虔诚,先使童儿悟本化虎阻道。庞涓见虎,上树躲避,孙膑一往直前,虎竟退去。二人行至独木桥前,见桥下万丈深沟,波浪汹涌,庞涓有退意。忽有牧童前来,孙膑求救过桥之法,牧童使孙膑、庞涓各入一筐挑之过桥,告以仙师所在,随即隐身而去。孙膑、庞涓来至水帘洞前,见无门可入。适樵夫路过,告以鬼谷子在洞内炼丹,三年方出。庞涓又欲归家,孙膑劝止,跪于洞口,高呼师名。洞门启,鬼谷子出,收留二人为徒。魏惠王至齐国赴宴,相约同朝秦邦。席间风起,灰土飞扬,齐宣王满面灰尘,魏惠王则一尘不染。齐宣王怪问其故,魏惠王告以身带避尘珠。齐宣王借珠观看,爱不释手,欲以连城换取此宝。魏惠王托言,此宝有雌雄二颗,须斋戒三日,方可相授。齐宣王暂还珠,回宫斋戒。魏惠王回至馆驿,与随从连夜逃走。齐宣王觉,立命田忌率兵追赶。魏将徐甲、侯婴御敌,为田忌所败。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马陵道》【二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三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四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五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六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七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马陵道》【八本】(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53.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云童、八神将同上,同跳,玄都上。)

玄都   (新水令)   玄门开,治世周天,

             瑞云笼、四洲无边。

             茫茫海浪喧,

             叠叠山重关。

             名利尘凡,怎得个,清规禅?

     (白)     吾乃、上清座下玄都弟子是也。尝见几度桃开,不记人间千年。要修万劫真身,不染轮回大道。早接法旨,今日三教合谊。我等整齐,皈依法台听讲。请!

八神将  (同白)    请!

(吹打。八童子引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同上。)
太上老君、
元始天尊、

通天教主 (同驻马听牌) 香缥缈,瑞霭遍,

             遍听萧韶奏声喧。

             便有那四彝朝见,

             只看那蓬莱内,阆苑前,

             排列着奇珍异宝贡新鲜。

             秉笏垂绅玉虚殿,

             淑霞气,爇龙涎,

             恁都想,九九玄功炼仙天。

太上老君 (念)     子丑寅卯天门开,

元始天尊 (念)     辰已午未坐法台。

通天教主 (念)     申酉戌亥传弟子,

太上老君、
元始天尊、

通天教主 (同念)    稽察根本何处栽。

     (同白)    吾乃——

太上老君 (白)     太上老君是也。

元始天尊 (白)     元始天尊是也。

通天教主 (白)     通天教主是也。我三人曾拜洪钧老祖为徙,执掌三教之祖,教化万灵滋生。

元始天尊 (白)     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同光。

通天教主 (白)     秉至德之枢机,安东方之发育。

太上老君 (白)     弥天弥地,体化育之心;法台未登,已渡山河,代代传流。因我教下缺少群仙之首、万仙之尊,今见燕国孙膑乃万劫之身,可扶三界之权衡,虽有满腹道学,无人点悟迷途。因此,已着南极到云梦山唤鬼谷子王禅八景宫听遣。看看已至台下。

(南极、王禅同上。)

南极   (念)     云腾风送削壁陇,

王禅   (念)     展眼早到八景宫。

南极   (白)     少待片时,

(南极挖门。)

南极   (白)     鬼谷子已到门外。

太上老君 (白)     着他进来。

南极   (白)     着你进见。

王禅   (白)     弟子王禅叩见三教至尊。

南极   (白)     免其俯伏,侍侧听旨。

王禅   (白)     叩谢天尊。

太上老君 (白)     王禅!

王禅   (白)     弟子在。

太上老君 (白)     汝师傅孙武逆道狂为,杻转佛法,羞惭魔女,罪犯天条,遭五雷轰顶,打在轮回。为此,父投子胎,今转孙膑。他乃群仙之首,必来云梦学道。汝得其为徒,还须敬其为师,不忘当日之训也!

     (沉醉东风牌) 切勿要忘师训大哉乾元,

             玉虚教仙骨仙玄。

             恁只看浪催赶,

             叹盼光阴似飞箭,

             巡天御史列仙班,

             且将那六甲灵文天书献,

             扶山川,不负仙传。

元始天尊 (白)     孙膑上山学道,同来勾绞星庞涓。他有十载之荣富,并无仙家之根本。天书不可传授庞涓也!

     (川拨棹牌)  那庞涓,腹藏奸,

             同学艺各安方圆。

             立言牌,六国藐杳然,

             魏邦称羡,

             聘孙膑两次三番。

             早点醒,勿下山。

通天教主 (白)     候马陵道七国分尸,汝将孙伯陵复回云梦。我三人各赠奇宝,禳拜前罪,正值仙班,各归方位。呀!

     (梅花酒牌)  轮回中数周转,

             已几度尘凡,

             固本还元,仙骨仙天。

             刖足罪千日难,

             彩华日炼仙丹。

             化靴鱼楚国献;

             小白龙降生燕,

             掌社稷四十年。

王禅   (白)     至尊法谕,弟子怎敢延迟怠慢!

太上老君、
元始天尊、

通天教主 (同白)    且到圆功之日,在三天门下呵!

     (同收江南牌) 侍诸神各自驾云軿,

             碧虚中冉冉御风旋。

             银烛朝天,辉煌露展,

             秉笏通明殿,

             平岭会同拜御楼前。

王禅   (白)     领法谕。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孙膑上。)

孙膑   (引子)    五车学富,胸藏万解珠玑;愿双亲,寿比天齐。几年奋翼天池,吐凌云,男儿不虚!

     (念)     宦家贵极富无边,随朝待漏侍君前。一心要学长生法,惟存忠直对青天。

     (白)     小生,孙膑。爹爹孙操。母亲燕丹公主,所生弟兄三人:大哥孙龙,二哥孙虎,皆食重禄。爹爹权制燕邦。七国之中,强秦为上。父兄倾兵伐之,遇白起大败而归。燕王不乐,摘去父兄之兵权,思之惭愧!我想人生于世,学书学剑,扶国安民。燕不胜秦,父兄书剑无用,吾欲要学智取万人之法。闻得云梦山有位鬼谷仙师,剪草为马,洒豆成兵,奇门遁甲,布阵灵文,可继父兄之愿。不免禀吿爹娘,前去学艺。话言未了,兄长出堂来也!

(孙龙、孙虎同上。)

孙龙   (念)     七雄霸业难成统,

孙虎   (念)     不胜白起自羞容。

孙膑   (白)     兄长有礼!

孙龙、

孙虎   (同白)    贤弟不去攻书,自言自语为着何来?

孙膑   (白)     只为兄长伐秦不胜,书剑无益。如今弟要学敌万人之法,百战百胜,洗去父兄之败,辖秦邦为下,吾愿足矣!

孙龙、

孙虎   (同白)    贤弟虽豪气满腔,但无处可投。

孙膑   (白)     云梦山鬼谷仙师剪草为马,洒豆成兵。小弟欲往投之,恐双亲甘旨有缺,放心不下!

孙龙、

孙虎   (同白)    贤弟有此大志,双亲甘旨,我等侍奉。一同请出爹娘。

孙龙、
孙虎、

孙膑   (同白)    有请爹娘!

(孙操、燕丹公主同上。)

孙操   (念)     要流芳名于万世,

燕丹公主 (念)     荫袭子孙代代荣。

孙龙、
孙虎、

孙膑   (同白)    孩儿等拜揖!

孙操、

燕丹公主 (同白)    坐下。

孙龙、
孙虎、

孙膑   (同白)    是。

孙龙、

孙虎   (同白)    三弟拟出外学道,不敢远离膝下,特请爹娘训示!

孙操   (白)     五经诗书不习,反去访仙学道;况尔年幼,怎知玄中奥妙?

孙膑   (白)     祖父学道,治世山河,战国中谁不钦敬?爹爹惯学书剑,反败于泰。孩儿要效祖父识见,各国贡献于燕邦,方称父兄之愿。

燕丹公主 (白)     王爷,孩儿生来异相。他今欲入玄门,必成其道,何故劝阻?

孙操   (白)     儿纵有盖世之才,怎奈无处访道!

孙膑   (白)     云梦山有位鬼谷仙师,剪草为马,洒豆成兵,奇门遁甲,布阵灵文。孩儿前去投师学艺,定取秦邦之败。

燕丹公主 (白)     我儿此去,几载回来?

孙膑   (白)     多则五载,少则三年。

孙操   (白)     可带从人?

孙膑   (白)     单人投拜,不带从人。

孙操   (白)     你弟兄置酒,与你兄弟钱行!

孙龙、

孙虎   (同白)    是。

(孙龙、孙虎同置酒。)

孙膑   (白)     早晚甘旨全仗二位兄长,孩儿拜别了。

燕丹公主 (白)     哎,儿呀!

(燕丹公主哭。)

孙操   (白)     孩儿出外访道,公主何必这等伤心?

燕丹公主 (白)     我儿从来未离左右,今忽远行,教人如何不痛啊!

孙操   (白)     不必流连。我儿早去早回,免你母亲终日悬念也!

     (唱)     七国中分疆界秦国为首,

             燕、赵、齐、韩、楚、魏不敢出头。

             前三载少进贡龙争虎斗,

             遇白起将勇猛颇有运筹。

             愿我儿学六甲指日成就,

             扶山河成一统羞惭诸侯。

燕丹公主 (唱)     儿祖父兴人马雷霆声吼,

             十八国俱丧胆鬼哭神愁。

             到如今你父兄仙机不透,

             战不胜秦穆公闭门含羞。

             愿我儿布奇门云蒸霞复,

             凌烟阁垂名影万载不休。

孙龙   (唱)     必须要学三略安扶宇宙,

孙虎   (唱)     必须要学六韬吕望兴周,

孙龙   (唱)     切不可虚张扬落人之后,

孙虎   (唱)     有谁来吐父恨湔雪国仇?

(孙龙、孙虎同进酒。)

孙膑   (唱)     蒙兄长厚赠我三杯水酒,

             父训诲母别离怎下咽喉!

             此一去学道法不辞夜昼,

             敌国仇望严亲宽限几秋。

             一心要学仲尼文光射斗,

             一心要学祖父帷幄运筹;

             一心要效灵文移岛海口,

             匡社稷使六国拜倒幽州。

(孙膑下。)

孙操   (唱)     免战牌悬挂在两国界口,

             屯粮草养军威再复前仇。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庞涓   (唱)     为父仇离故土访师学艺,

             大豪杰不得志贫寒布衣。

     (白)     俺、姓庞名涓字道宏。乃魏国人氏,只因上大夫郑安平痛责我父,是我怨恨难消,特往云梦山拜求仙师,学敌万人之法,以报父仇。越过齐赵,已到燕国境地。正是:

     (念)     要立擎天志,名震各邦勋!

     (唱)     学长生哪顾得途程万里,

             云梦山访仙师妙道玄机。

             学管仲辖七城非同儿戏,

             要学那临潼会斗宝子胥,

             十一国无人敌猛将白起,

             俺若是得运时灭秦吞齐。

(庞涓下。)

【第四场】

(王禅上。)

王禅   (唱)     八景宫领法旨不敢违抗,

             难得他心意诚仙体不忘。

     (白)     王禅。在云梦山烧芽炼丹,云来雾去,人皆称为鬼谷仙师。奉三教法旨,传授孙膑天书灵文。不免先着童儿下山指明路径。

             悟本哪里?

(悟本上。)

悟本   (念)     鸟唱声扬天清朗,执拂倚松化舒长。

     (白)     弟子稽首!

王禅   (白)     孙膑、庞涓上山学道!尔在半山戏弄他等,不可伤害!

悟本   (白)     领法谕!

(悟本下。)

王禅   (念)     蓬莱顶上列仙位,庞涓岂识孙伯陵!

(王禅下。)

【第五场】

(孙膑上。)

孙膑   (唱)     过小桥只听得涧水声响,

             岭叠叠山层层云照祥光。

             松套柏柏隐松丹青难画,

             一霎时身困倦心意旁徨。

     (白)     行路辛苦,身体困倦,且在这树荫之下打睡片时。

(孙膑睡。庞涓上。)

庞涓   (唱)     平地里卷起了风沙石扬,

             三岔路分不出南北中央。

             四下里并无个人儿来往,

             猛回头见一人倒卧道旁。

     (白)     看此人面貌非常,俺行到三岔路口,不知哪条路是向云梦山去的。且叫醒他来,问个明白。

             啊兄台醒来!

孙膑   (白)     好睡呀!

(孙膑醒。)

庞涓   (白)     此是热天,湿气朝上,惟恐老来成疾。

孙膑   (白)     此人倒也忠直。

             多谢老兄!

庞涓   (白)     请问老兄,这三岔路口,哪条路是往云梦山去的?

孙膑   (白)     这云梦山,仙谷之所,又非要道,老兄问它何用?

庞涓   (白)     特到山上访师学艺。

孙膑   (白)     我亦是前往云梦山学艺的。

庞涓   (白)     请问高姓尊名?

孙膑   (白)     小生姓孙名膑,燕国人氏。爹爹孙操、当朝驸马。母亲燕丹公主。敢问老兄尊姓大名?

庞涓   (白)     原来是位公子,小人这厢有礼了。

孙膑   (白)     同有一礼。

庞涓   (白)     俺乃魏国人氏,姓庞名涓。来此上山学道。

孙膑   (白)     来到仙山下,俱系有缘人。你我结伴同行。

庞涓   (白)     俺意欲与公子结为金兰之好,不知意如何?

孙膑   (白)     老兄台爱,愚下高攀。既订金兰,请叙长幼。

庞涓   (白)     公子甚等之人,小人攀附已足,怎敢再论齿序?就是公子为长,小弟居次。

孙膑   (白)     如此撮土为香,对天一拜!

庞涓   (白)     还须请大哥对天盟心,小弟方信决意。

孙膑   (白)     贤弟前面可曾见过碑牌?

庞涓   (白)     不曾留心。

孙膑   (白)     此地叫做“马陵道”。我与贤弟义结生死,同师学艺,若怀二意,乱箭穿尸,死于马陵道!天神监察!

庞涓   (白)     俺庞涓与孙膑结生死不易之盟,若有半点私心,七国分尸,死在马陵道!天神监察!

孙膑   (白)     改祸成祥!

     (唱)     弟兄同把寸心表,

庞涓   (唱)     异姓结盟胜同胞。

孙膑   (唱)     你我立志效管鲍,

庞涓   (唱)     若有私心天不饶。

     (白)     把行李合在一处,待小弟担往前行。

孙膑   (白)     方才结拜,如何使得!

庞涓   (白)     呃!你是哥哥,我是兄弟,怎么使不得?理当理当!

孙膑   (白)     只是愚兄不忍!

庞涓   (白)     以后有官同做,有马同骑,何况些许小事!

孙膑   (白)     贤弟呀!

     (唱)     勤劳不负大根本,

庞涓   (唱)     弟兄双双奔前程。

孙膑   (唱)     但得经纶大展手,

庞涓   (唱)     报国常存忠义心。

(孙膑、庞涓同下。)

【第六场】

(悟本上。)

悟本   (念)     清风明月常做伴,虎鹿并坐炼仙丹。

     (白)     我、悟本。奉师之命,在这山涧崎岖之处,引度孙膑,惊吓庞涓,洗心学道。

             猛虎何在?

(虎形上。)

悟本   (白)     山下迎接孙膑,惊试庞涓心术,不可伤害他等性命!

(虎形下。)

悟本   (白)     我且在此等候片时!

     (唱)     心口不同言失信,

             大罗天仙孙伯陵。

(悟本下。)

【第七场】

(孙膑、庞涓同上。)

孙膑   (唱)     高山峻岭无人影,

庞涓   (唱)     树木交加怕煞人。

孙膑   (唱)     若有怪兽来到此,

庞涓   (唱)     肩挑行李怎样行?

庞涓   (白)     哎呀哥哥,我实在挑不动了。

孙膑   (白)     待愚兄担着前行。

     (唱)     跋山越岭登古径,

             真是仙山幽雅清。

             不怕山高十万里,

     (白)     贤弟!

     (唱)     你我功到自然成。

(虎形上。庞涓吓,急上树。)

庞涓   (白)     哎呀,不、不、不好了!快些上来!

孙膑   (白)     贤弟不必害怕。自古道:人无害虎心,虎无伤人意。待我向前相吿。

             虎哥,我孙膑同庞涓往云梦山水帘洞鬼谷先生那里学艺,望你放条去路,让我们过去。

(虎形点头。)

庞涓   (白)     哎呀大哥,同行无疏伴,救我一救!

孙膑   (白)     虎哥,树上的是我兄弟庞涓,望你方便,叫他下来同去!

(虎形下。)

孙膑   (白)     贤弟,虎去了,快些下来。只管下来,不妨事,有我说情。

庞涓   (白)     哎呀好厉害!哥哥,看这山中虎豹甚多,小弟不敢学艺,我要回去了。

孙膑   (白)     贤弟,既已到此,岂可返回!过了这个山涧,就到水帘洞了。

庞涓   (白)     性命不保,如何学道?

孙膑   (白)     贤弟呀!

     (唱)     父母劬劳报不尽,

             平生切勿使奸心。

             虽是畜类通人性,

             举头三尺有神明。

庞涓   (唱)     幸得大树救我命,

             多亏哥哥讲人情。

             上山先学遣虎咒,

             报仇先咬郑安平。

     (白)     哎呀哥哥,快些转去!

孙膑   (白)     为何?

庞涓   (白)     去不得,无有路了。

孙膑   (白)     待我看来。原来是一座独木小桥。

庞涓   (白)     去不得。转去转去,四下并无去路。

(童儿上。)

童儿   (唱)     独木桥儿人难过,

             只怪来人心性多。

             劝君灭去胸中火,

             不怕桥下万丈波。

孙膑   (白)     那边来了一位道兄,待我问他一声。

庞涓   (白)     恐是妖怪,小心了!

孙膑   (白)     啊,道兄请了!

童儿   (白)     请了!

孙膑   (白)     借问一声:水帘洞可打此桥经过?

童儿   (白)     是要从此过去。

孙膑   (白)     附近可有去路?

童儿   (白)     别处并无去路。

孙膑   (白)     道兄,视看此桥,慢说是人行,就是雀鸟也难过去。

童儿   (白)     我朝夕出入,皆从此桥而过。

     (念)     奸心到此难移步,正直不怕朽木桥。

孙膑   (白)     既然如此,道兄请行个方便,渡我们过去。

童儿   (白)     你要过去容易,他要过去却难。

庞涓   (白)     我弟兄同来学艺,他去得,我怎么去不得?

童儿   (白)     他的性长胆小,你的性短胆大。常言道:胆小天下去得,胆大寸步难移。

孙膑   (白)     同行无疏伴,还求道兄方便!

童儿   (白)     也罢!我这里有两个筐儿,你们坐在里面闭眼合目,待我挑了你们过去。

孙膑   (白)     如此多谢道兄!

庞涓   (白)     哥哥,去不得。他这筐儿,如何挑得起我等?

童儿   (白)     呃!我这筐儿虽小,要挑大罗天仙。何况你十载的荣富,有个什么沉重?

孙膑   (白)     道兄不必听他的,求个方便吧!

童儿   (白)     也罢!看他面上带你过去。快来坐上,挑你们过去罢了。

庞涓   (白)     请问道兄,你挑了我们,怎样走过去?

童儿   (白)     这样过去。

庞涓   (白)     这样过去,我在前面。

童儿   (白)     你在前面还不如他在后面。与你个公断:年长的在前,年幼的在后。

庞涓   (白)     有理有理,我在前面。

童儿   (白)     你是兄弟,怎么又在前面?

庞涓   (白)     我们是结拜的兄弟,我长他几岁,是我尊他为大的。

童儿   (白)     如今尊他为大,恐怕后来欺他为小!

庞涓   (白)     哪里来的这些闲话!

童儿   (白)     快来坐上。

庞涓   (白)     道兄送我过去,多与你些钱钞买酒吃。

童儿   (白)     闭眼合目!

孙膑   (白)     行李也放在筐儿内?

童儿   (白)     不用,就放在地下,由我来取。

孙膑   (白)     有劳了!

童儿   (白)     将眼闭上。风声响亮,休得害怕。

孙膑   (白)     遵命!

童儿   (白)     不许开眼。你要开眼,掉下涧去,休得怪我!

孙膑   (唱)     闭眼合睛稳坐下,

             特来访仙求问答。

             听他几语玄机箭,

             方信云梦赛飞霞。

庞涓   (白)     道兄不要动。哎呀,吓死我也!

     (唱)     风声响亮令人怕,

             三魂七魄走天涯。

     (白)     道兄啊!

     (唱)     快快送我转去吧!

             你是南海活菩萨。

             声声叫得咽喉哑,

             佯瞅不睬活气煞。

童儿   (唱)     我奉师命来点化,

             大罗天仙难比他。

             庞涓腹内藏奸诈,

             归期只落上铜铡。

             孙膑难解真和假,

             报应循环天鉴察。

(童儿下。)

孙膑   (白)     半晌不见动静,待我睁眼一观。啊!好奇怪!怎么道兄也不见了?

             贤弟!贤弟!

庞涓   (白)     你是什么人?

孙膑   (白)     愚兄是孙膑。

庞涓   (白)     哥哥可曾过桥?

孙膑   (白)     过来了。

庞涓   (白)     睁得眼了?

孙膑   (白)     不妨事。

庞涓   (白)     咦!有趣。怎么桥也无有了,道兄也不见了?

孙膑   (白)     真真奇哉!

庞涓   (白)     我们的行李可在?

孙膑   (白)     在此。

庞涓   (白)     行李他又不要,定是妖魔。快快赶路!

孙膑   (唱)     踪迹不见人惊讶,

             看看红日往西刹。

     (白)     水帘洞。来此已是。

庞涓   (白)     有洞无门,如何进去?

孙膑   (白)     那里来了一位樵哥,待我借问一声。

(樵夫上。)

樵夫   (念)     渡桥不醒悟,栖隐云梦清。

孙膑   (白)     樵哥请了!

樵夫   (白)     请了!

孙膑   (白)     借问一声:这里可是水帘洞?

樵夫   (白)     正是水帘洞。

孙膑   (白)     为何有洞无门?

樵夫   (白)     内有仙师鬼谷烧芽炼丹,时常出来采药,有门有路。

孙膑   (白)     几时出来采药?

樵夫   (白)     踪迹不定,三年一回,五年一遭。

孙膑   (白)     樵哥,烦你行个方便!

樵夫   (白)     我要去讨魏伐燕,做鬼弄权,不能奉陪。请了。

(樵夫下。)

庞涓   (白)     此来空走一遭,哥哥,我们回去吧。

孙膑   (白)     千辛万苦到此,岂肯复回?

庞涓   (白)     又无洞门,不得进去,候他三年五载不定,这便怎么处?

孙膑   (白)     你我如今跪在洞前,哭诉一回,师傅或者出来,也未可知!

庞涓   (白)     哪里有这些虚谬!

孙膑   (白)     不要负了来的这场辛苦。

             师傅,弟子孙膑,燕国人氏!

庞涓   (白)     弟子庞涓,魏国人氏!

孙膑、

庞涓   (同白)    特来拜求仙师,请训赐教,祈求仙师相见一面,甘心于泉下也!

孙膑   (唱)     离故土求灵符朝夕念挂,

庞涓   (唱)     见不着师傅面怎得回家?

孙膑   (唱)     魏庞涓、燕孙膑求见仙驾,

庞涓   (唱)     跪洞门只等待铁树开花。

(王禅上,白鹿仙随上。)

王禅   (唱)     我怎肯闭洞门装聋做哑,

             孙伯陵心意切怎能负他?

             都只为庞道宏藏奸多诈,

             十载荣难比他万劫莲花。

             白鹿仙开洞门竹帘卷挂,

(白鹿仙开洞门、卷帘。王禅见孙膑、庞涓。)

王禅   (白)     平身!

     (唱)     把来路与家园细说根芽。

孙膑、

庞涓   (同白)    弟子(孙膑)(庞涓),叩见师傅!

王禅   (白)     你二人因何到此?

孙膑、

庞涓   (同白)    我弟兄特来拜师学艺!

王禅   (白)     我虽开放玄门,传奇悟道,传单不传双。你二人谁先学,谁后学?

孙膑   (白)     弟子前来无疏伴,祈求师傅仁慈!

王禅   (白)     我一日周转不闭,子丑寅卯打坐,辰巳午未炼丹,戌亥入定,只有申酉两个时辰传法。你二人都要学道,我哪里吃得这般辛苦!

庞涓   (白)     师傅只有两个时辰传道,哥哥,不如你先回去,我学道三年再来换你!

王禅   (白)     不如你先回去,他学完再去换你!

庞涓   (白)     弟子千辛万苦到此,岂肯让他!

王禅   (白)     他怎么就该让你?

庞涓   (白)     他是哥哥,我是兄弟,古人云:要得好,大让小。

孙膑   (白)     只要师傅耐烦,我弟兄愿学六年,间一日学一日,岂不是毎人三年!

王禅   (笑)     哈哈哈……

     (白)     倒是孙膑口愿甚大。也罢!我这里缺少一人打柴,你二人打柴一天,学道一天,输流值日,俱系三年。

孙膑   (白)     叩谢师傅!

王禅   (白)     吾有书法一本,今日就着孙膑念书,庞涓打柴!

庞涓   (白)     弟子只会念书,不会打柴。

王禅   (白)     明日就该你念书,孙膑打柴,怎说不会?

庞涓   (白)     噢,是是是!

王禅   (念)     诚心一点玄门开,

孙膑   (念)     要悟六甲谙三才。

庞涓   (念)     耐烦三年吞忍气,未曾读书先打柴。

(王禅、孙膑、庞涓、白鹿仙同下。)

【第八场】

(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同上,同起霸。)
郑安平、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点绛唇牌) 名震烈勋,云程振奋,承钦命,扶佐圣明,四海乐安宁!

     (同白)    某——

郑安平  (白)     郑安平。

朱亥   (白)     朱亥。

徐甲   (白)     徐甲。

侯婴   (白)     侯婴。

郑安平  (白)     请了!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白)    请了!

郑安平  (白)     我等皆系魏惠王驾下之臣,乃七雄帐下使者。

朱亥   (白)     我王要到齐国,筵宴齐宣王,同朝秦邦,命我等整齐人马。

徐甲、

侯婴   (同白)    听乐奏声喧,圣驾出銮来也!

(吹打。四太监、大太监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  (引子)    邻邦献贡,掌山川,万国朝宗。

     (念)     太祖灭纣展土疆,临潼斗宝子胥强。齐君桑园收丑妇,七雄屈指数秦邦。

     (白)     孤、魏惠王。托先君之洪福,执掌魏邦之基业。七国之中,秦邦为上;燕、韩、齐、楚、赵、魏三年朝见,五载进贡奇珍。孤与齐国联合唇齿,宣王有表帖请孤在万卉园筵宴,同朝秦邦。

             众卿!

郑安平、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白)    臣。

魏惠王  (白)     人马可曾齐备?

郑安平、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白)    候驾起行。

魏惠王  (白)     与孤传旨:高打魏邦旗号,越赵至齐,不可扰害生灵。发炮起行!

郑安平、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白)    领旨。

             众将官!

众将官  (内同白)   有!

郑安平、
朱亥、
徐甲、

侯婴   (同白)    高打魏邦旗号,越赵至齐,不可扰害生灵。发炮起行!

众将官  (内同白)   啊!

(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太监、大太监、齐宣王同上。)

齐宣王  (引子)    风飘香霭,登玉楼,龙凤门开。

     (念)     正嘉元辰初日朗,瑞霭辉腾散寒光。一点葵心丹墀向,玉露滋降帝遐昌。

     (白)     孤、齐宣王。战国之中,子胥斗宝为尊,十七国公服,秦国为上。后因钟国母出世,一十一国吐胆归齐。如今秦穆公用白起为亲信,六国无对敌之士,只得暂耐时光。所以三年朝见,五载纳贡。今岁大朝,故尔相请魏王同贺于秦。

             内侍,闪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闪放龙门哪!

(田文上。)

田文   (念)     要掌乾坤一统,羡慕垂钓姜公。

     (白)     臣、田文见驾,主公千岁!

齐宣王  (白)     命卿相请魏王,可曾到来?

田文   (白)     现在金亭馆驿。

齐宣王  (白)     命光禄寺设宴于万卉园,孤明日宴会魏王!

田文   (白)     领旨。

齐宣王  (白)     再传孤旨:命御弟鲁王,带五千铁骑在万舟园随营护驾!

田文   (白)     领旨。请驾回宫!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四龙套、田忌同上。)

田忌   (念)     腾腾鼍鼓震斗牛,挥矛佩剑鬼神愁。五霸七雄分宇宙,各占疆土令诸侯。

     (白)     本御、鲁王田忌。兄王立国定基,俺乃列臣之领袖。我王宴待魏惠王共议朝秦,本御带领五千铁骑,在万卉园预防机变。

             军士们,万卉园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田忌、四龙套同下。)

【第十一场】

(吹打。魏惠王、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同上,田忌、田文、四太监,大太监引齐宣王同上。)

齐宣王  (白)     王兄驾幸我邦,万民无不瞻仰!

魏惠王  (白)     闻贵邦春气融和,特来奉贺!

田忌   (白)     宴齐!

齐宣王  (白)     王兄请来上坐!

魏惠王  (白)     孤屡承厚待,何以克当!

齐宣王  (白)     此乃年例,王兄何必过谦?

             歌姬伺候!

(吹打,众歌姬同上,上宴,同起舞。)

众歌姬  (同唱)    鼓乐声喧,

             万蕊千枝烈香鲜。

             喜只喜五风十雨永绵绵,

             喜只喜边疆早靖烽烟散。

             春色渐芳娇,

             歌姬幸偶然,陪侍御驾前。

             龙恩宠,庆合欢,

             酒醸如泉玩山川。

             享舜日,乐尧年,

             皇图巩固永无边。

魏惠王  (白)     看这苏卉园中花明草艳,妙舞清歌,正是欢乐之际。风!风!风!

齐宣王  (白)     方才狂风一阵,孤席前尘土若寸,王兄席前分毫全无,是何缘故?

魏惠王  (白)     孤佩带避尘宝珠,故尔尘土不能近身!

齐宣王  (白)     既有此宝,求借一观。

魏惠王  (白)     送与齐王观看。

齐宣王  (白)     为何旋转不住?

魏惠王  (白)     要御弟贽见之礼,方能停住。

齐宣王  (白)     孤送采缎十匹,红罗十匹,官宝十锭。好宝,世间罕有!

             啊皇兄,孤有一言,未知允否?

魏惠王  (白)     御弟吩咐,无有不允。

齐宣王  (白)     孤将连城二座对换此珠,王兄以为可否?

魏惠王  (白)     这个!孤这避尘珠有雌雄二颗,御弟若爱,必须斋戒沐浴三日,方可承受!

齐宣王  (白)     王兄慨允,谅无反悔。送还王兄。

田忌   (白)     天色已晚,请驾回銮!

齐宣王  (白)     孤回宫斋戒沐浴,再来馆驿承受避尘珠。

(四太监、大太监、齐宣王同下。)

魏惠王  (白)     孤在馆驿候驾!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御林军、郑安平、朱亥、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  (白)     哎!

郑安平  (白)     我主今日筵宴回来,为何不乐?

魏惠王  (白)     方才在万卉园中,忽起狂风一阵,齐君尘土满面,孤分毫不染。是他问起原因,孤说佩带有避尘珠、他求借一观,孤因二国联合,观看何妨。谁想他说与孤连城二座,要交换此珠!

郑安平、

朱亥   (同白)    主公可曾应允?

魏惠王  (白)     孤若不允,宝珠拿在他手。是孤心生一计,言道避尘珠有雌雄二颗,御弟要受此珠,须要齐戒沐浴三日,孤亲自送来。

郑安平  (白)     主公可愿交换?

魏惠王  (白)     此珠乃镇国之宝,口虽应允,心实不愿。

郑安平  (白)     臣启主公:齐王既肯以连城二座相易此珠,众民广土,未为不可。我主面许相易,一旦爽约,是谓失信,何以服齐王之心,将来必举刀兵!

魏惠王  (白)     依卿之见?

郑安平  (白)     依臣愚见,径将避尘珠易此连城,使邻国闻之,见我主轻宝货而重众民地土,天下归心,此诚霸业之主也!

魏惠王  (白)     有道君子不夺人之所好。齐王不仁,见我珠便思购取,贪婪无礼,我便失信于他,有何妨碍?

朱亥   (白)     臣启主公:既不允以城易珠,就该早离险地。若齐王闻知,起兵围困馆驿,我君臣必有性命之危!

魏惠王  (白)     依卿之见?

朱亥   (白)     依臣愚见,今晚三更,暗传号令,连夜回国,可避此灾也!

魏惠王  (白)     准卿所奏。爱卿密传号令,立束行装,三更时分,掩旗息鼓,连夜回国!

朱亥   (白)     领旨。

             御林军立束行装,三更时分掩旗息鼓,连夜回朝!

四御林军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须文龙、须文虎引田忌同上。)

田忌   (白)     可恼!魏惠王受宴不谢,还国不辞。我主大怒,命本御带领五千人马,须文龙、须文虎为马前先行,追杀魏惠王。

             众将官!紧紧追上前去!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御林军、魏惠王、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同冲上。内喊声。)

魏惠王  (白)     咬呀,不、不、不好了!

             众卿,后面追兵定是齐王发遣,这便如何是好?

郑安平  (白)     臣等护驾前行。徐甲、侯婴带三千铁甲虎牌丁,后队迎敌。

魏惠王  (白)     徐甲、侯婴二位将军听令!

徐甲、

侯婴   (同白)    在。

魏惠王  (白)     二卿带领三千铁甲虎牌丁,奋勇迎敌!

徐甲、

侯婴   (同白)    领旨!

(魏惠王、郑安平、朱亥同下。四铁甲兵同上。牌子。四龙套、须文龙、须文虎引田忌同上,四铁甲兵引徐甲、侯婴同走圆场,会阵。)

徐甲   (白)     鲁王千岁,兴兵何往?

田忌   (白)     只为你主受宴不谢,回国不辞,谎言哄赚避尘珠,拗拒失信,大罪三条,特来取魏王首级回复我主!

徐甲   (白)     你主不仁,强夺我镇国之宝。尔反来追赶,实为无礼!

田忌   (白)     众将官,摆开旗门!

四龙套  (同白)    啊!

(田忌、徐甲、侯婴同开打。徐甲、侯婴同败,率众人同下。)

四龙套  (同白)    魏兵大败。

田忌   (白)     紧紧追赶!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404 ┊ 字数:11556 ┊ 最后更新:2012年07月3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