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陵道》【二本】

主要角色
孙膑:老生
庞涓:净

情节
孙膑、庞涓在云梦山三年,庞涓坚请下山,王禅许之,留孙膑继续学道。九溪洞有白猿,来云梦山偷取仙桃,为孙膑擒获。白猿告以母病,惟仙桃能治,向孙膑苦苦哀求。孙膑摘桃与之。白猿感恩,偷来王禅天书赠与孙膑。孙膑从此道术大进。王禅察之其事,言其未斋戒而得天书,天神降罪,将有百日之灾。孙膑求禳,王禅使往山后石墓中酣睡四十九日。庞涓下山后,先至燕国,经孙膑之父孙操引进,拜见燕王。燕王见其鬼头蝇目,日后必负义,竟不用。庞涓含恨而去。至齐国,齐王又不用,乃归魏国。适魏惠王被田忌追赶前来,庞涓急藏身桥下。魏惠王来至桥边,马止不行,命人搜出庞涓。庞涓具言由云梦山学道归来,魏惠王即令率兵御敌。庞涓与田忌会战,枪挑田忌紫金盔,田忌大败而逃。魏惠王大喜,封庞涓为镇魏飞虎大元帅,将瑞莲公主赐婚与他。庞涓自此骄矜,不可一世。王敖劝庞涓请孙膑下山同辅魏国,以成霸业。庞涓乃奏明魏惠王,派徐甲捧旨往聘孙膑。徐甲至云梦,见王禅。王禅指石墓告以孙膑已死。徐甲归报庞涓。庞涓仰观天相,知孙膑尚在,复命徐甲二次前往。徐甲在墓前哭求,忽一声霹雳,墓裂而孙膑出。孙膑在墓中不满四十九日,因此灾星未退。孙膑至魏,魏惠王令摆阵式,观阵而知孙膑才高,甚为宠信。庞涓嫉之,诬孙膑通燕,假传王命,将孙膑绑赴刑场问斩。孙膑言有天书相赠,庞涓欲得天书,乃免孙膑死而刖其两足。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22.3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田忌同上。)

田忌   (念)     带甲盘龙锦绣文,腰悬宝剑亮如银。一朵红云临紫极,江山半壁小乾坤。

     (白)     本御、田忌。只因魏王在万卉园中筵宴,自许避尘珠进献我主,不料奸人谗奏,暗地潜逃。我主闻知大怒,命我领兵追赶。

             大小三军,紧紧追赶魏王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庞涓上。)

庞涓   (引子)    未展雄才舒胸襟,定要扬名阃外闻!

     (念)     低头勤劳拜,愁眉何日开?容身有寸进,斩将列三台。

     (白)     俺、姓庞名涓字道宏。自同义兄孙膑来到云梦山学习抵敌万人之法,不觉已有三载。我不免相约师兄一同下山,也好报却父兄之仇。

             有请师兄!


(孙膑上。)

孙膑   (念)     尧访舜王让疆土,战国争强不服输。

     (白)     贤弟,今日为何不去打柴?

庞涓   (白)     哥哥,你我学艺整整三年,离家日久,都有双亲在堂,难免悬望。况今正当你我归期了。

孙膑   (白)     师傅有言在先,每人三年,共是六载。如今才得三年,师傅未必肯放你我下山。

庞涓   (白)     如今七国纷纷招贤聘士,正是你我轩昂之时。若再过三年,恐光阴虚度,岂不空自学艺一场!

孙膑   (白)     但排兵布阵,六甲灵文,愚兄还未深通。

庞涓   (白)     奇门遁甲,布阵灵文,小弟已颇精通。就此别过师傅,一同下山,再慢慢习娴,有何难哉!

孙膑   (白)     如此同请师傅。

庞涓、

孙膑   (同白)    有请师傅!

(王禅上。)

王禅   (念)     波光绕梅秀,鹤鹿舞清幽。

孙膑、

庞涓   (同白)    弟子拜揖!

王禅   (白)     坐下。今日该哪个打柴,怎么还未去呢?

庞涓   (白)     弟子蒙师傅教训,已是三年。因离家日久,恐父母悬望,意欲下山探亲,特来辞别师傅。

王禅   (白)     嗯!前日我视你们布阵之法,庞渭倒有八九分了,孙膑也不过十之一二。此时都要下山,岂不是空来—遭?

庞涓   (白)     父母年老,探亲一遭,再来学艺。

王禅   (白)     你曾说过三年下山,孙膑许过六年下山。也罢!庞涓无兄无弟,应当早回;孙膑弟兄甚多,甘旨不缺。庞涓先去,孙膑过了六年再去。

孙膑   (白)     弟子遵命!

王禅   (白)     庞涓,尔此番下山,必为七国之雄士,切勿负义忘恩,狂妄过甚!

庞涓   (白)     弟子怎敢!

王禅   (白)     孙膑,送庞涓出洞,即来上书,还要后山打柴,不可荒废时日!

孙膑   (白)     遵命。

(王禅下。)

庞涓   (白)     哪里是什么阵法未通?分明是山上无人打柴!

孙膑   (白)     贤弟,此番下山,你是投秦,还是投楚?

庞涓   (白)     小弟欲效仲尼先生,周游列国,哪里重用,便可存身。

孙膑   (白)     既然如此,愚兄修下家书,烦贤弟带去。说愚兄再过三年,方可回家。

庞涓   (白)     极妙。有哥哥的府报,小弟先到燕国与伯父、伯母问安。

孙膑   (白)     这就不敢。

庞涓   (白)     你我弟兄,何言不敢?快快修书,我去收拾行李!

(庞涓下。)

孙膑   (白)     爹娘在上,恕孩儿不孝之罪也!

     (唱)     双亲台展顿首叩:

             甘旨有缺已三秋。

             养育劬劳恩难报,

             师傅训教不自由。

             义弟庞涓韬略有,

             父奏驾前保举收。

             将来燕国为魁首,

             六年期满儿回头。

(庞涓上。)

庞涓   (唱)     你我结义甚罕有,

             虽系异姓胜骨肉。

             燕邦得意威风抖,

             管教令尊永无忧。

(庞涓下。)

孙膑   (唱)     看他去心似箭走,

             用兵之际必收留。

(孙膑下。)

【第三场】

(白猿上,起霸。)

白猿   (念)     祖父巴西有英名,漂泊冥途本来真。但得老母长生寿,也效大罗登青云。

     (白)     俺、白猿。九溪洞为家。吾母山花公主,身染病疾,百药不效。因闻鬼谷先生那里种有仙桃,五百年成熟,若吃得一个,长生不老。前日我偷了一枚,老母食了,病好八九。今夜再去盗他一个,供呈老母,也好却病延年。看月明如昼,且到黄花园中走遭也!

     (唱)     三天门云雾散玉兔东升,

             为老母哪顾得戴月披星。

             黄花园盗仙桃凡人难进,

             有灵药怎比得不老长生!

(白猿下。)

【第四场】

(孙膑上。)

孙膑   (唱)     黄昏后风刮面云遮月影,

             守桃园只等得夜尽黄昏。

             盼双亲悄不觉愁怀尤甚,

             是何人盗仙桃顿起狼心?

     (白)     我奉师命看守桃园,此桃定数四十九枚,怎么今日少了一枚?

(孙膑想。)

孙膑   (白)     有了!且在此假寐,看有何动静,也好回复师命!

     (唱)     菩提园蟠桃会供献灵圣,

             是何人盗珍宝无影无踪?

             树荫下且装睡侧耳细听;

             查形迹和来路回复师尊!

(白猿上。)

白猿   (唱)     顷刻里早来到蓬莱仙境,

             清规所香喷鼻云雾腾腾。

     (白)     咦!

     (唱)     见一人坐树下酣睡不醒,

             母命苦今夜晚空走一程。

     (白)     看树下有一人打睡,怎好上去?

(白猿想。)

白猿   (白)     有了,不免攀着树枝纵将过去!

孙膑   (白)     呔!小小猴头,敢来盗桃?看拐!

白猿   (白)     哎呀,师傅饶命啊!

孙膑   (白)     啊!你这孽畜,口吐人言,你住在哪里,修行多少年了?

白猿   (白)     小猿家住此间西北九溪洞内。祖父乃巴西猴。父乃猿公。母乃山花公主。妹乃马狑精。三世俱有仙气,因会人言。

孙膑   (白)     昨日盗去仙桃,今日又来,你好不怕死!

白猿   (白)     师傅容禀!

     (唱)     未开言双膝跪求饶性命,

             望师傅发慈悲细听下情;

             都只为我的母身染重病,

             哪有个为子者不孝娘亲?

             这几日如痴醉灵药不应,

             因此上盗仙桃起死回生。

             从今后把师傅焚香顶敬,

             宽恕我小白猿无知畜牲。

孙膑   (唱)     几句话说得我如醉方醒,

             小畜类也晓得报答母恩。

             我孙膑离家久甘旨不问,

             怎似它悲切切一片至诚。

     (白)     看这猴头,倒有如此孝心。我奉师命看守此桃;数定四十九颗,被汝盗去一枚,怎好回复师命?

白猿   (白)     哎呀母亲哪!

(白猿哭。)

孙膑   (白)     一孝能解千恶。纵然师傅见罪,我也有言回答。白猿,我如今不难为你,再与你一枚仙桃,速速回去,救全你母病症,下次不可再来!

白猿   (白)     蒙师傅宽恕前罪,又赠仙桃,此恩何以为报?

(白猿想。)

白猿   (白)     有了!师傅,我有三卷天书相谢!

孙膑   (白)     你那天书从何而得?

白猿   (白)     弟子哪有,乃是鬼谷仙师的天书,藏在祷金祠石匣之内,至今未曾传过一人,我如今去盗了来相送。

孙膑   (白)     如何受之?

白猿   (白)     师傅面向南跪,诚心诚意,立刻就到,弟子去也!

(白猿下。)

孙膑   (白)     金阙至尊,孙膑承受天书,每日静诵皇经,不敢怠忽亵渎。

(白猿上。)

白猿   (白)     师傅仰面,接受天书。

(白猿下。)

孙膑   (白)     无量寿佛!果有天书。外有几行小字,待我看来!

     (念)     天人何事泄天机,因此天凡数可奇。孙膑桃园行仁义,白猿月下献天书。

     (白)     哦,今夜之事,俱是天定。待我望空叩谢!

     (唱)     踏破铁鞋无处寻,

             今日天赐宝奇珍。

             看看满天星斗散,

             东方发白收太阴。

(孙膑下。)

【第五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燕蒯王同上。)

燕蒯王  (引子)    凤起龙涎,献祯祥,永乐尧天。

     (念)     银烛照耀殿辉煌,群臣排列气轩昂。玉柱擎天无处访,怎得各国拱手降?

     (白)     孤、燕蒯王。自战国分争,孤据幽州,鼎承祖父基业,颇有余年。我国驸马孙操,可称柱石,前败于秦,孤终日难安。今当早朝。

             内侍,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闪放龙门哪!

(孙操上)

孙操   (念)     未报败秦恨,喜得辅国人。

     (白)     臣、孙操见驾,主公千岁!

燕蒯王  (白)     驸马上殿,有何本奏?

孙操   (白)     臣三子孙膑前到云梦山学艺,荐来庞涓,说道颇有奇才,智敌万夫,请王收在驾下,以正邦本!

燕蒯王  (白)     自卿败于秦后,孤时刻不安。既有治国贤士前来,孤岂不即欲一见?宣上殿来!

孙操   (白)     领旨。

             吾主有旨:宣庞涓见驾!

庞涓   (内白)    领旨!

(庞涓上。)

庞涓   (念)     宝剑在手星斗灿,试展旌旗鬼神寒。

     (白)     小民、庞涓见驾,愿大王千岁千千岁!

燕蒯王  (白)     贤士哪里人氏,何人荐来我国?

庞涓   (白)     小民乃宜梁魏国人氏。在云梦山学艺回来。闻主招贤纳士,特来投奔驾下。

燕蒯王  (白)     抬起头来!

庞涓   (白)     领旨!

燕蒯王  (白)     低头。

             驸马观他才学如何?

孙操   (白)     据孙膑书上之言,实有定国之谋略,安邦之奇才。

燕蒯王  (白)     王却不用!

孙操   (白)     各邦俱在招贤,因何不用?

燕蒯王  (白)     观他鬼头蛇眼,脑后见腮,负义忘恩之辈。分明是孙膑荐来我邦,是驸马引来见孤,彼不提及一字,可见不是好人。若留在此,必为我国之患。

(燕蒯王对庞消。)

燕蒯王  (白)     庞涓!

庞涓   (白)     有。

燕蒯王  (白)     承你不弃,来在我邦,奈孤有言先,不收外来贤士。

庞涓   (白)     啊?

燕蒯王  (白)     驸马速令庞涓出城,不许容留燕境。退班!

(牌子。四太监、大太监、燕蒯王同下。庞涓冷笑。)

孙操   (白)     贤侄不必生气。我主今日带醉,明日老夫再奏,自然重用。

庞涓   (白)     伯父,燕王对小侄这样看待,怎好在此?恕不去拜辞伯母,异日再谢!正是:

     (念)     有朝权抦在我手,誓把燕邦一扫平!

(庞涓下。)

孙操   (白)     看庞涓羞忿而去,他日必为我国后患也!

(孙操下。)

【第六场】

(风入松牌。四龙套、须文龙、须文虎引田忌同上。)
(四铁甲兵、侯婴、徐甲同上。会阵,起打。侯婴、徐甲、四铁甲兵同败下,田忌、须文龙、须文虎、四龙套同追下。)
(急三枪牌。四御林军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  (念)     不失镇国宝,

(郑安平、朱亥同上。)
郑安平、

朱亥   (同念)    怎肯易连城!

(四铁甲兵引徐甲、侯婴同上。)
徐甲、

侯婴   (同白)    臣等败阵,特来请罪!

魏惠王  (白)     众卿,孤家人马屡战不胜,倘追兵再来,孤家性命难保也!

郑安平  (白)     今日败进界牌,料齐军不能追来。

朱亥   (白)     千岁速回本国,招贤聘士,再来复仇。

魏惠王  (白)     与孤传旨,将免战牌悬挂界牌关口!

郑安平、

朱亥   (白)     遵旨。

             下面听者!千岁有旨:将免战牌悬挂界牌关口,兵回宜梁!

众人   (同白)    嗨!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牌子。庞涓上。)

庞涓   (白)     俺、庞涓。投燕不第,昨日又去投齐,险送性命。只得回到本国,见过双亲,然后再投进身之所。俺有日得志,先灭齐、燕,方消今日之恨也。呀!看那边来了一支兵马,俺怎好向前?此间已是新梁桥,俺且在桥下躲避一时,再作道理。

(牌子。四铁甲兵、四御林军、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魏惠王同上。)

四御林军 (同白)    启千岁:来到新梁桥,马不过桥!

魏惠王  (白)     想有刺客,桥下搜来!

(四御林军捉庞涓同上,见魏惠王。)

四御林军 (同白)    刺客当面!

魏惠王  (白)     唗!大胆狂徒!怎知孤今日到此,敢来行刺?

庞涓   (白)     小民庞涓,乃宜梁人氏。在云梦山学艺回来,行至此间,遇见千岁,回避不及,藏于桥下,怎敢行刺?望千岁恕罪!

魏惠王  (白)     浑身搜来!

(四御林军同搜。)

四御林军 (同白)    并无寸铁!

郑安平  (白)     启主公:这庞涓之父名叫庞衡,在宜梁开染房为业。因他不修街道,是臣责治九板。后闻他子去云梦山学艺,欲来与父报仇,如今要投别邦,所以藏于桥下。

庞涓   (白)     小民闻千岁败阵,为此赶来复仇,怎肯另投别邦!

朱亥   (白)     我主洪福齐天,天降庞涓到此,应当重用。

郑安平  (白)     既是他赶来复仇,主公赐他三千人马,退得鲁王,封官授爵。

魏惠王  (白)     孤赐你三千人马,退得田忌,回朝封官授爵。

庞涓   (白)     启千岁:鲁王田忌不足为虑。小民若有盔甲马匹,管叫他片甲不存。

魏惠王  (白)     打开军囊,任卿所取。

庞涓   (白)     小民身高膀阔,那些军装皆不合体。我看郑相爷穿的熟铜铠甲,骠骑追风。小民有此衣甲马匹,立刻战退田忌。

郑安平  (白)     臣的衣甲马匹,要随营保驾。

魏惠王  (白)     唉,卿家啊!

(急三抢牌。郑安平无奈解衣甲。吹打。庞涓受衣甲、马匹。)

魏惠王  (白)     真似天神下界!

庞涓   (白)     请驾回国,臣好发炮抬营。

魏惠王  (念)     三尺剑登台拜相,

庞涓   (念)     一卷书万里封侯。

(吹打。四御林军、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魏惠王同下。)

庞涓   (白)     就此杀向前去!

四铁甲兵 (同白)    啊!

(合头。四龙套、须文龙、须文虎引田忌同上,会阵。)

田忌   (白)     马前来将,报名受死!

庞涓   (白)     新将军庞涓!

田忌   (白)     尔邦上将俱不敢轻出,何况尔这无名小辈!

庞涓   (白)     休得夸口,马上坐稳!

(庞涓、田忌同开打。庞涓枪挑田忌金冠,田忌、须文龙、须文龙、四龙套同败下。)

四铁甲兵 (同白)    齐军大败!

庞涓   (白)     枪挑金冠如斩其首,回朝复命!

四铁甲兵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八场】

(细吹打。四太监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  (念)     走探事旌旗飘缈,听鼍鼓画角声高。

(庞涓上。郑安平、朱亥、徐甲、侯婴自两边分上。)

庞涓   (念)     初显才能大侥幸,宁邦先献贼盔缨。

     (白)     臣、庞涓奉命挡贼,杀得田忌望风而逃。枪挑紫金冠,如斩其首。特来回奏!

魏惠王  (白)     平身。赐坐。

庞涓   (白)     谢坐!

魏惠王  (白)     众卿,那鲁王田忌不亚于白起,今被庞涓战败,眼看我邦不弱于秦。孤意重用庞涓,卿等以为如何?

众人   (同白)    天降辅国之勋,若不重用,邻邦笑我主不识人耳!

魏惠王  (白)     庞涓进位。封卿为武音君、镇魏飞虎大元帅。瑞莲公主招为驸马。赐尚方宝剑,襄理国政。如不遵者,先斩后奏!

庞涓   (白)     谢主隆恩!

(庞涓跪。)

庞涓   (白)     臣启千岁:三年前郑安平怒责我父,伏乞圣裁!

魏惠王  (白)     郑安平责卿之父,看孤脸面,这衣甲马匹,以做贺敬;罚俸银三千两,以为卿养廉。

庞涓   (白)     谢主隆恩!

魏惠王  (白)     孤将田忌金冠赐卿,外送玉带蟒袍。光禄寺赐宴,与卿贺功。

众人   (同白)    贺喜千岁!招庞涓为驸马,如山有猛虎。列国虽雄,纵有烽火烟尘,必不敢近也!

魏惠王  (白)     卿家,孤意趁此机会,霸诸侯以匡天下,卿意如何?

庞涓   (白)     虽胜齐军,未可轻举。待臣于本国都城,建造一座六国来朝的亭子,立下大言牌,晓谕各邦,限三年俱要进贡我国。如若不来,然后兴兵伐之,免费钱粮。

魏惠王  (白)     准卿所奏。

             朱卿进位,孤发饷银十万,命卿监造驸马府、六国亭,不可违误!

朱亥   (白)     遵旨。

(牌子。众人同下。)

【第九场】

(孙膑上。)

孙膑   (念)     三年未觉玄中妙,今夜心性游天曹。

     (白)     我自那夜释放白猿,谢我天书三卷。这几日打柴布阵,未得清闲。今夜师傅打坐,不免净手焚香,将天书开读。

     (唱)     混沌初开始乾坤,

             日月五星天地人。

             三皇传代七万载,

             五行八卦三才分。

             闪电雷鞭令天将:

             飞廉少女泽甘霖,

             值日功曹乘飞马,

             六丁六甲巡天门,

             瘟火二部察善恶,

             执掌天罗赵公明,

             雷部总领殷闻仲,

             直入凌霄二郎神,

             韦护三洲普感应,

             哪吒脚踏风火轮,

             丙灵公在金阙下,

             南天门外将王灵,

             春青亨、夏赤帝、甲乙丙丁火,秋白帝、冬黑帝、庚辛壬癸水,中央戊己土为本,

             冬至一阳夏阴生;

             奇门遁甲无踪影,

             布阵灵文点将星。

(诸神暗同上。王禅上。)

王禅   (唱)     炼丹打坐方入定,

             雷声震耳光射人。

             云梦山好似蓬莱顶,

             法帖相请众天神。

             来朝相谢请归位,

             风散云头月光明。

(诸神同下。)

王禅   (白)     孙膑,你方才做什么?

孙膑   (白)     弟子在此念书。

王禅   (白)     念的什么书?

孙膑   (白)     师傅请看。

王禅   (白)     这天书是我藏在祷金祠石匣之内,你如何盗来?

孙膑   (白)     弟子奉命看守桃园,数定四十九颗,不料短少一个,被那白猿盗去。第二日白猿又来,被弟子拿住,是它口吐人言,说急救母命,故尔相饶。它无以为报,才谢我三卷天书。今夜灯下诵读,惊动师傅,弟子之罪也!

王禅   (白)     这天书是我一向许你的。并非不肯传授与你,奈你的缘份还未到得天书之时。不想那孽畜偷来送你,可惜你得早了些。得天书之时,不曾沐浴焚香,又不曾净手,又不曾漱口。因此亵渎天神,惹下百日大难。

孙膑   (白)     哎呀,师傅可能救弟子脱此大难?

王禅   (白)     要我救你,不可违我魇镇法!

孙膑   (白)     弟子怎敢!

王禅   (白)     山后正南方有座空石墓,你将头向南,脚向北,睡在石墓之内。口中噙生白米七七四十九粒,只要躲过七七四十九天,大难脱去,方保无虑。

孙膑   (白)     多谢师傅。只要脱得灾难,多几日无害于事。

王禅   (念)     亵渎天神故降灾,

孙膑   (念)     求乞师傅化解开。

王禅   (念)     正南隐墓七七日,

孙膑   (念)     方能跨鹤到瑶阶。

(王禅、孙膑同下。)

【第十场】

(王敖上。)

王敖   (念)     玄中奥妙少人知,变化兵法布阵奇。庞涓不怕人笑耻,敢出六国大言诗。

     (白)     贫道、王敖。曾拜鬼谷仙师为师。也晓先天之数,不染红尘,隐于夷山之内。可笑庞涓,粒米之珠,也放光明,得惠王之宠,招为驸马,敢立大言牌,压六国来贡。我想庞涓之才未及孙膑,且到宜梁打烂大言牌,荐举孙膑,使七国轩昂,须速走遭也!

     (唱)     庞涓得志人喝采,

             怎比孙膑盖世才?

             奇门遁甲他不解,

             敢在宜梁立言牌。

(王敖下。)

【第十一场】

(四校尉、大校尉同上。)

大校尉  (念)     奉命巡守六国亭,刀枪剑戟要鲜明,齐军闻名皆丧胆,谁不钦佩武音君!

     (白)     我乃殿前指挥是也。因我主招庞涓为驸马,掌魏国之权衡,势压六国为下。因此,立下大言牌,要六国进贡,各邦献降。命我等看守,小心在意。

(王敖上。)

王敖   (念)     青史已隐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大校尉  (白)     往来军民听者!

     (念)     钦奉魏王勅命,驸马执掌死生。有人闯入贡亭,立刻碎骨分身!

王敖   (白)     俺是楚国来的,闻你邦立下大言牌,特来抄写回去,奏明天子,前来进贡。

大校尉  (白)     你既是楚国来的,小心进去,抄写明白,限三年内前来进贡。

王敖   (白)     看这些愚鲁,怎知军家之道?

(王敖看。)

王敖   (白)     果有言牌,待我看来。

     (念)     “魏邦驸马武音君,天下诸侯献降文,欲遣雄师平列国,先驱虎卒破齐兵。”

     (白)     呀呀呸!庞涓未有萤火之光,敢起烧天之意?有日被人伐之,岂不有玷师傅之名!随身带有板斧,与它粉碎了吧!

大校尉  (白)     呔!这厮好不知死活,敢将大言牌劈碎。拿他去见驸马!

四校尉  (同白)    啊!

王敖   (白)     住了!俺既碎言牌,何惧死乎?你们要锁拿于我,恐尔等不能。就是你那驸马庞涓,也不敢锁拿于我,何况尔等!

大校尉  (白)     你既是高人,何不去见驸马,免我们之罪?

王敖   (白)     俺如今正要见他,方解俺胸中之气也!

     (唱)     打碎言牌何惧怕?

             救了宜梁百万家。

             面见你主庞驸马,

             粉身碎骨自有咱。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引庞涓同上。点绛唇牌。)

庞涓   (念)     可笑燕邦不识贤,哪知宜梁别有天?初出惊破齐军胆,定要六国叩马前!

     (白)     本爵、武音君庞涓。自别师傅下山,投燕不第,投齐不留,羞回本国。且喜招为驸马,又封武音君,掌天下权衡。意欲成邦归统,为此,立下言牌,晓示六国进贡纳降。昨有秦邦白起书札,定决雌雄。为此升坐宝帐,整齐规条,先伐秦邦。

(大校尉上。)

大校尉  (白)     启驸马爷:楚国有个野人,劈碎大言牌!

庞涓   (白)     啊!楚国野人,何等之辈,敢劈大言牌!可曾拿下?

大校尉  (白)     现在辕门。

庞涓   (白)     带上来!

大校尉  (白)     是。

(大校尉下。大校尉带王敖同上。)

大校尉  (白)     着你进去。

             楚国野人当面!

庞涓   (白)     这厮见了本爵为何不跪?

王敖   (白)     当跪则跪,不当跪则不跪!

庞涓   (白)     何邦奸党,擅入都城,破我言牌?尔好不知天命!

王敖   (白)     汝本无名竖子,妄自称尊。敢欺天下无人也?

庞涓   (白)     一派胡言,推出斩首!

王敖   (白)     住了!说明白了再斩不迟。吾闻盛名之下,难以久居。故智者不夸能以速固,勇者必晦武以收功。汝初得魏邦,侥幸一败齐军,辄敢奋武扬威,立此大言牌。难道各邦再无英雄了么?

庞涓   (白)     那各邦哪有英俊?不过几个勇夫,何足挂齿!

王敖   (白)     秦有白起,楚有黄歇,赵有廉颇,韩有张奢,燕有孙操,齐王虽败,还有田文、田单,皆乃战国之名将。十一国方才安定七国,各守疆土,连合为唇齿。今汝庞涓立此言牌,若六国连合伐魏,汝将何策破之?

庞涓   (白)     这个!

王敖   (白)     什么这个!吾劈言牌,救全汝宜梁一郡生灵。早早拆倒六国亭,绝其祸根也!

庞涓   (白)     请问先生高姓尊名?

王敖   (白)     俺姓王名敖。吾师鬼谷王禅。

庞涓   (白)     掩门!

(吹打。四龙套、大校尉同下。)

庞涓   (白)     原来是前辈师兄。庞涓不识,万望恕罪!

王敖   (白)     我与足下有同师之谊,诚恐足下盛名挫于望外,失师傅之名耳。

庞涓   (白)     指教极是。先生游历海内,延揽必多。不知何处还有贤才?

王敖   (白)     贤才现在,公不识耳!

庞涓   (白)     师兄指教,庞涓愿求贤达。

王敖   (白)     昔年与足下有八拜之交,同师学艺的孙膑,自你下山,鬼谷授他兵书战法,善能呼雷唤雨,草木成阵,砂石成兵,非俗机常法可比。若聘此人下山,同僚治国,魏有泰山之安,公无毫末之损。各国诸侯贡献于魏,眼见山河归成一统也!

庞涓   (白)     师兄留此,相助一臂之力,不少九锡荣封。

王敖   (白)     我隐居多年,你若聘请孙膑到来,我等皆废人,有何用哉?告辞!

庞涓   (白)     款住几日。

王敖   (念)     孙膑来时我相谒,

庞涓   (念)     早朝拿来奏金阙。

王敖   (念)     指日江山归一统,

庞涓   (念)     不负同师把道学。

(王敖下。四龙套暗同上。)

庞涓   (白)     唉呀,方才听师兄之言,孙膑高我十倍。恐他下山扶了别邦,掌了一国,那时我岂不落在他人之下?

(庞涓想。)

庞涓   (白)     哦,有了,我且上朝奏明天子,聘孙膑下山同殿为臣,匡扶魏国。我这富贵永不改移。

             来,开道!

四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庞涓   (白)     臣、庞涓见驾,愿我主千岁!

魏惠王  (内白)    爱卿上殿,有何本奏?

庞涓   (白)     臣奉旨立大言牌,被楚国野人从海外而来,用斧将言牌劈碎。臣当时拿问,他说当今七雄之世,各国以强凌弱,甚至虎斗龙争,民遭涂炭之苦,军士有带甲之劳,总是未得贤人高士辅佐明主。彼举荐一人,有吕望之才能。

魏惠王  (内白)    举荐何人?你且奏来!

庞涓   (白)     臣结义之兄名唤孙膑,燕国人氏,在云梦山鬼谷仙师处。此人精通韬略,广识兵文。我主若聘扶魏,列国唾手可得也!

魏惠王  (内白)    爱卿平身。宣徐甲上殿!

庞涓   (白)     大王有旨:宜徐甲上殿!

徐甲   (内白)    领旨!

(徐甲上。)

徐甲   (念)     忽闻君命诏,不俟驾而行。

     (白)     臣、徐甲见驾,我主千岁!

魏惠王  (内白)    平身。

徐甲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魏惠王  (内白)    云梦山有一孙膑,志广才高。孤赐你圣旨一道,命卿前去聘请此人下山,辅国治民。

徐甲   (白)     领旨!

     (念)     圣意访贤谁不尊?云梦山上请高人。

庞涓   (念)     准备伐秦吞韩楚,各邦诸侯献降文。

(庞涓、徐甲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王禅上。)

王禅   (唱)     小白猿为救母把仙桃来盗,

             孙伯陵渎天书有犯天条。

             因此上空石墓埋名隐罩,

             把他的前孽罪今生化消。

(徐甲上。)

徐甲   (唱)     好一座云梦山瑞云笼罩,

             树层层水团团万户草茅。

             见一人幽洞门满脸带笑,

             走向前施一礼细问根苗。

     (白)     老仙翁请了!

王禅   (白)     请了。

徐甲   (白)     借问一声!

王禅   (白)     问什么?

徐甲   (白)     这云梦山水帘洞有位鬼谷仙师可在否?

王禅   (白)     我便是鬼谷。问我何来?

徐甲   (白)     哎呀妙啊!今幸天缘,得见仙翁。本欲叩首,怎奈朝命在身,愿仙翁清净无边!

王禅   (白)     请问高姓尊名?身奉朝命,到此何事?

徐甲   (白)     下官徐甲,魏惠王驾下为臣,官居大夫。令徒庞涓在我国招为驸马,又封武音君,特着我来迎接孙膑入朝保国。

王禅   (白)     哎,再不要提起!自庞涓去后,孙膑一病身死。大夫空走一遭。

徐甲   (白)     怎么,孙先生死了?

王禅   (白)     死了。

徐甲   (白)     安葬何处?

王禅   (白)     随我来。

             大夫,这里便是。

(王禅指坟。)

徐甲   (白)     “燕孙膑之墓”。哎,可惜我一点诚心对荒丘而来。告辞!

王禅   (白)     孙膑不在,也须消闲几日再去。

徐甲   (白)     回复朝命要紧。

王禅   (白)     恕不远送。

徐甲   (唱)     久闻令徒大才能,

             不幸身亡未奉君。

             回朝告知庞驸马,

             再来迎接老先生。

(徐甲下。)

王禅   (唱)     诈死埋名暗隐姓,

             难瞒庞涓会观星。

(王禅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庞涓同上。)

庞涓   (唱)     七雄争强国未定,

             秦邦白起不算能。

             只等师兄孙膑到,

             定将六国一口吞。

(徐甲上。)

徐甲   (唱)     魏邦鼎鼎无双品,

             诸侯之内第一人。

     (白)     驸马有礼!

庞涓   (白)     一路之上,多受辛苦。

徐甲   (白)     食禄奉君,怎当“辛苦”二字!

庞涓   (白)     孙先生可曾到来?

徐甲   (白)     自驸马下山,孙先生一病身死。

庞涓   (白)     啊!死了?哈哈哈……我连日夜观天象,见瑞星正照云梦,怎说病故?定是隐姓埋名。如今大夫二上云梦,孙先生必然下山。

徐甲   (白)     我已见过坟墓,岂有在世之理?此去岂不又是空走一遭!

庞涓   (白)     为国求贤,哪辞三回五转?吾主思贤甚切,大夫将这病故的本章奏上,吾主必然动怒,立刻就有性命之危!

徐甲   (白)     死生自有天定,岂有反复之理!

庞涓   (白)     你敢抗阻天命?我明日早朝奏明天子,将你满门家眷,暂押刑部监牢。你二上云梦山,请来孙先生下山还则罢了;如若不来,合家治罪。掩门!

(庞涓下。四龙套同下。)

徐甲   (白)     哎呀,庞涓哪,好贼!

     (唱)     将合家禁监牢不通王命,

             哪有个人死后又能复生?

             看起来是魏邦时衰倒运,

             天降下庞道宏败国祸根。

(徐甲下。)

【第十五场】

(王禅上。)

王禅   (唱)     魏庞涓他哪知玄中奥妙?

             马陵道是他的绝道一条。

(徐甲上。)

徐甲   (唱)     见仙师忙下马双膝跪倒,

             还请你发慈悲放我回朝。

王禅   (白)     啊,大夫你怎么又来了?

徐甲   (白)     还求仙师救我一救!

王禅   (白)     怎样救你?

徐甲   (白)     下官回朝说孙先生去世。那庞涓言道:夜现天象,瑞星正照云梦山。孙先生不曾死,定是隐姓埋名。庞涓将我满门家眷收禁监牢,特着我二上云梦山。望师傅普施侧隐,着孙先生下山,救我一家活命!

王禅   (白)     岂有此理!大夫,人哪有死而复生的道理?

徐甲   (白)     令徒庞涓说孙先生不会死,故有此难。

王禅   (白)     现有坟墓,是大夫亲眼得见。岂有假做之理?

徐甲   (白)     哎,也罢!烦先生带我去到墓前,将—腔怨气哭诉明白,死也瞑目!

王禅   (白)     这个!使得。

(王禅、徐甲同走小圆场。)

王禅   (白)     来此已是。

(王禅指坟。)

徐甲   (白)     哎,孙先生哪!

(徐甲哭。)

王禅   (白)     大夫不可过悲,恐有伤尊体!

徐甲   (白)     仙翁啊,只要孙先生知我的来意,死而何怨!

王禅   (白)     稍坐片时。我着童儿送茶来你吃。

徐甲   (白)     多谢仙翁!

(王禅下。)

徐甲   (白)     哎,先生哪!

     (唱)     我哭啊哭一声孙先生!

             我叫叫一声大贤人哪!

     (白)     我徐甲奉旨聘贤,不幸先生亡故,只得转奏朝廷。那庞涓说先生隐姓埋名。命我二次到此,恐其怠慢,将我一家下在天牢,有死无生。先生快乐升天,冥游于天外,岂不苦煞我了?孙先生哪!

(火彩。)

徐甲   (白)     啊,墓碑为何倒了?

(孙膑自坟内出。)

孙膑   (白)     无量寿佛!

(火彩。)

徐甲   (白)     唉呀孙先生!我是奉旨来的,你不要害我!

孙膑   (白)     好睡呀好睡!

     (唱)     云梦山果然是洞府仙境,

             自那日受天书亵渎天神。

             小白猿盗仙桃一时恻隐,

             献天书孙伯陵瞒过师尊。

             天嗔怒该因是击取我命,

             我师傅使天法起死回生!

             耳边厢只听得哭声隐隐,

             猛然见徐大夫一阵心惊。

             你为我一家人俱受监禁,

             我只得出墓丘急救生灵。

             劝大夫你休要神魂不定,

             我孙膑不曾死避难土坑。

徐甲   (白)     孙先生,我是为好而来,你不要害我!

孙膑   (白)     大夫休得害怕,我不曾死。是我避灾在此,听你哭得可怜,合家监禁,只得同你下山,救全你一家性命。

徐甲   (白)     啊,孙先生还生了?待我看来。啊哈哈哈……谢天谢地!

     (唱)     这是我不该死意诚心敬,

             哪有个人死去复活再生?

             入魏邦掌丝纶调和鼐鼎,

             救燃眉请先生就此同行。

(王禅上。)

王禅   (唱)     猛听得劈雷响孙膑出定,

             可惜他受天书万苦千辛。

             只怪你发慈心一时动性,

             这是你自作孽难怪别人。

孙膑   (白)     还求师傅慈悲!

王禅   (白)     叫你避躲四十九日。今日才四十八日,你便开墓见天,犯下千日的灾难,就是大罗天仙也难以更改!

孙膑   (白)     既如此,弟子就不下山了!

王禅   (白)     他是奉旨前来,岂可抗旨不去?

徐甲   (白)     先生不下山,我也不回去了!

王禅   (白)     数由天自定,岂能翻改!

孙膑   (白)     弟子为了徐大夫满门无事,一点慈心,上天可感,也未可知。

王禅   (白)     且待临期,再来救你。

孙膑   (念)     数定天机千日难,

徐甲   (念)     一点诚心免三年。

王禅   (念)     师弟刖去师兄足,七国分尸冤报冤。

(王禅、孙膑、徐甲同下。)

【第十六场】

(牌子。朱亥上。)

朱亥   (白)     下官、朱亥。我主聘来孙膑,欲付权衡,怎奈庞涓不准,且有慢贤之意。为此传旨:今日御驾亲临校场,看先生之能。文武如蜂拥而来,驾必临轩,只得在此伺候。

(牌子。庞涓上。)

庞涓   (白)     大夫早来了?

朱亥   (白)     你我群臣之首,岂落于后?

庞涓   (白)     大夫昨见孙膑之才如何?

朱亥   (白)     令师兄实有雄才。我主十分宠爱。真是驸马之幸也!

庞涓   (白)     大夫不知,孙膑乃燕国人氏,少刻圣上赐爵,你我—同谏奏,不可重托兵权。恐他父子里应外合,失魏邦之锐气耳!

朱亥   (白)     且看圣上如何下旨。

庞涓   (白)     看香烟缭镜,我主驾临。

朱亥   (白)     整齐仪对,叩接龙亭。

(吹打。魏惠王、孙膑、徐甲同上。)

魏惠王  (念)     扶国定取擎天手,孙膑实有吕望能。

     (白)     孤、魏惠王。聘来孙膑颇有才能,孤意用他以为心腹,为此校场演阵,以服文武之论。

             孙先生,孤赐御林军三千,巳时发鼓,午时布阵,午未申三个时辰连布三阵,先生可否?

孙膑   (白)     臣启陛下:校场甚小,况我主未经大敌,恐震圣心。只用五百军士,扬旗擂鼓,不用三个时辰,只用一时三刻。一阵变为三阵,才为奇门奥妙!

魏惠王  (白)     卿且演来,待孤一观。

孙膑   (白)     领旨。

     (念)     先献吞吐连环阵,魏邦无有识阵人!

魏惠王  (白)     驸马,方才孙膑奏道,不用军马,如何演阵?恐是诈语!

庞涓   (白)     且看孙膑作何动静,臣有安置。

(牌子。起鼓,走阵。)

魏惠王  (白)     众卿,真好奇怪!方才三通战鼓未完,霎时阵摆齐全。当日孙武也未必如此。

             庞卿可认得此阵?

庞涓   (白)     待臣走马认阵回奏!

(庞涓下高台。)

庞涓   (白)     恭喜师兄,大展雄才,使我主敬服。

孙膑   (白)     贤弟治世魏邦,愚兄怎敢有玷!

庞涓   (白)     我同师兄学艺,未有此阵,真是妙绝!

孙膑   (白)     师弟见爱,明日奉送。

庞涓   (白)     此阵何名?

孙膑   (白)     天开三才,乃布阵之首。

庞涓   (白)     知道了。

(庞涓上高台。)

庞涓   (白)     臣启主公:此乃天开三才,乃布阵之首。

魏惠王  (白)     好妙阵也!

(牌子。)

魏惠王  (白)     啊,顷刻之间,又变一阵,首尾齐全。驸马可识此阵否?

庞涓   (白)     待臣再去看来。

(庞涓下高台。)

庞涓   (白)     啊,师兄变化无穷,我主大悦,特求多来变化几阵。

孙膑   (白)     阵按三才,变化不尽。既是圣上喜悦,岂可偃旗息鼓!

庞涓   (白)     此阵何名?

孙膑   (白)     五虎靠山阵也!

庞涓   (白)     知道了。

(庞涓上高台。)

庞涓   (白)     启主公:这是五虎靠山阵,不为稀罕。

魏惠王  (白)     孤有了孙膑,要压六国为下,有何难哉!

(牌子。)

魏惠王  (白)     啊驸马,转眼之间,又变成一阵,如何这等捷快?

庞涓   (白)     阵按三才,变化多端,何足为奇!

魏惠王  (白)     卿与他同师学艺,可能破得此阵?

庞涓   (白)     未识阵图,先学破法,焉有不会之理!

魏惠王  (白)     卿且破来,待孤一观。

庞涓   (白)     启陛下:孙膑初入我国,况又是微臣荐举,若破他的阵图,岂不被诸侯笑骂庞涓不仁?

魏惠王  (白)     卿家真乃仁义两全。传旨收阵!

庞涓   (白)     主公有旨:着孙膑收阵!

孙膑   (白)     领旨!

(孙膑下。)

魏惠王  (白)     驸马,孤有意重用孙膑,命他征伐六国,卿意如何?

庞涓   (白)     启陛下:孙膑初入我国,未审心性;况他父孙操现为燕国股肱,知孙膑在此,命人连合,恐他里应外合,就有乱国之忧。伏乞圣裁!

魏惠王  (白)     孤特命徐卿聘他至此,不赐官爵,岂不有塞贤路?

庞涓   (白)     依臣愚见,容孙膑闲居两月,心性已定,待有微功,再行受轵,也好令文武宾服。

魏惠王  (白)     准卿所奏。宣孙膑见驾。

庞涓   (白)     领旨!

             主上有旨:宣孙膑见驾!

孙膑   (内白)    领旨!

(孙膑上。)

孙膑   (念)     聊使三才术,喜煞魏君臣。

     (白)     臣、孙膑布阵狂为,伏望千岁恕罪!

魏惠王  (白)     卿家,孤先前赐你只有五百名军士,布起阵来好似有数万人马一般。是何异术?奏与孤知!

孙膑   (白)     军务运筹,临时应变,不足为奇。还当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方为军家奥妙。但那冲锋打仗,临阵对敌,只算武夫耳!

魏惠王  (白)     欲赐卿官爵,又怕怠慢贤才。请于驿馆客居两月,再择吉日,孤效文王拜姜尚兴周灭纣之仪。卿家休负卿意!

孙膑   (白)     臣无才无能,怎敢当千岁如此隆恩!

魏惠王  (白)     卿且去馆驿歇息,明日进宫,叙谈学道之术。

孙膑   (白)     领旨!

众人   (同白)    请驾回宫!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校尉、庞涓同上。)

庞涓   (白)     可恼啊可恼!鬼谷仙师秘传孙膑许多妙阵,方才略摆三阵,我一阵不识。我主十分钦羡。若留孙膑在此,定然夺去我的权柄,俺脸面何存?立那大言牌,岂不被人笑骂?这便怎么处?有了!俺有先斩后奏的宝剑,不免假传圣旨,将孙膑杀了,然后修书一封,说他与孙操里应外合,要洗平宜梁,吾主必然深信。

             来,打道金亭馆驿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庞涓同下。)

【第十八场】

(孙膑上。)

孙膑   (念)     神魂飘荡如痴醉,吉凶祸福未定分。

(四校尉、庞涓同上。)

庞涓   (白)     圣旨下,跪!

孙膑   (白)     千岁!

庞涓   (白)     听宣读。诏曰:孙膑未受爵赏,先有叛逆之罪。即着庞涓斩首回奏!

孙膑   (白)     哎呀,苍天哪苍天!

     (扑灯蛾牌)  悔不听师训,悔不听师训,

             自惹祸临身。

             未受魏爵赏,

             先当叛逆名。

             只说千日难,

             谁知今日丧幽冥。

             父母哥弟从此断,

             敌国之仇恨加深!恨加深!

(四校尉绑孙膑同下,庞涓随下。)

【第十九场】

(徐甲上。)

徐甲   (白)     哎呀且住!下官奉旨聘孙先生到此,昨日演阵,圣心大悦。今日为何处斩?那驸马庞涓与他誓同生死,岂无保奏之理?我且到法场祭奠先生,便知明白也!

(徐甲下。)

【第二十场】

孙膑   (内西皮导板) 渎天书开石墓一时莽撞,

(四校尉、二刽子手绑孙膑同上,庞涓随上。)

孙膑   (西皮原板)  大罗仙扭不转生死无常。

             为国仇学道法在云梦山上,

             悔不听仙师训命丧魏邦,我尸不还乡。

             报不尽父母恩劬劳幼养,

             他哪料儿不孝今日夭亡?

             实指望与哥弟扬眉共唱,

             实指望平六国名镇万邦。

             把我的满腹冤对谁去讲?

     (白)     师弟!

     (西皮原板)  全不念你和我撮土焚香!

     (白)     贤弟,愚兄身遭不白之冤,为何全不保奏?

庞涓   (白)     再三保奏,惠王道我与师兄同谋,摘去兵权,三年无过,方可付还。

孙膑   (白)     可是贤弟监斩?

庞涓   (白)     特来祭奠。

孙膑   (白)     我死无怨,只有三事放心不下!

庞涓   (白)     请问师兄哪三件?

孙膑   (白)     第一件:父母甘旨有缺!

庞涓   (白)     这二件?

孙膑   (白)     第二件:辜负仙师之训!

庞涓   (白)     这三件?

孙膑   (白)     三件么:可惜我三卷天书——

庞涓   (白)     哦!三卷天书今在何处?

孙膑   (白)     习学满腹,可惜不能吐气扬眉!

(庞涓背供。)

庞涓   (白)     哎呀且住!他有三卷天书,六甲灵文,我如今假传圣旨赦他不死,他自然将天书谢我,我受天书之后,再斩未迟。

(庞涓对孙膑。)

庞涓   (白)     师兄,我见你一点孝心,不忘伯父伯母,我如今舍死忘生保全哥哥不死,不负你我同师学艺!

孙膑   (白)     若能活命,定将天书相谢!

庞涓   (白)     师兄暂受一时之苦,待我进宫启奏。

(四校尉、庞涓同下。水底鱼牌。徐甲上。)

徐甲   (白)     哎呀先生啊!这是我害了你了!

孙膑   (白)     事已至此,不必归怨。大夫到此何事?

徐甲   (白)     特来祭奠先生,收殓尸首!

孙膑   (白)     师弟庞涓进宫保奏,未知吉凶?

(四校尉、庞涓同上。)

庞涓   (白)     圣旨下,跪!

孙膑   (白)     千岁!

庞涓   (白)     听宣读。诏曰:孙膑叛逆,理当正法。念庞涓苦苦保奏,免其一死。即令刖去双足!

孙膑   (白)     哎呀!

(二刽子手绑孙膑同下,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627 ┊ 字数:15610 ┊ 最后更新:2013年01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