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十八扯》

主要角色
孔凤英:旦
孔怀:丑

《十八扯》刘斌昆饰孔怀、童芷苓饰孔凤英
《十八扯》刘斌昆饰孔怀、童芷苓饰孔凤英
情节
有孔怀者,其嫂被母困在磨房,并令其妹持鞭监工。孔怀闻知不忍,遂于半途阻妹,并以唱戏作耍,凡生旦净丑,前唐后汉,东拉西扯,极尽乐趣。及玩毕,已晚饭时候。孔凤英遂忘监工打嫂之事。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一集:王介林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1.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孔怀   (内白)    啊哈!

(孔怀上。)

孔怀   (念)     怪哉怪哉真怪哉,树上掉下馅饼来。

     (白)     我孔怀。妹妹孔凤英。只因我母亲叫我嫂子磨房推磨,与我妹子鞭子一根,叫她监工。我听说啦,我在这儿等着她。就是这个主意。

孔凤英  (内白)    哥哥等着!

孔怀   (白)     谁呀?

孔凤英  (内白)    妹子我呀!

孔怀   (白)     妹子!

孔凤英  (内白)    哎!

孔怀   (白)     妹子快来!

孔凤英  (内白)    来啦,来啦,来啦!

(孔凤英上。)

孔凤英  (白)     哥哥!

孔怀   (白)     妹子你上哪儿去?

孔凤英  (白)     我上磨房瞧嫂子去。

孔怀   (白)     我不叫你过去!

孔凤英  (白)     我从那边儿走!

孔怀   (白)     我那边儿截着你!

孔凤英  (白)     我起这边走!

孔怀   (白)     我这边截着你!

孔凤英  (白)     我起中间走!

孔怀   (白)     我给你堵上——

孔凤英  (白)     什么呀?

孔怀   (白)     道儿呀!

孔凤英  (白)     哥哥,叫我过去吧!

孔怀   (白)     叫你过去不难,你伸出手来我瞧瞧!

孔凤英  (白)     瞧什么?

孔怀   (白)     瞧瞧你几个斗,几个簸箕。

孔凤英  (白)     给你瞧。

孔怀   (白)     一个斗,两个斗,三个斗,四个斗,五个斗,六个斗……

孔凤英  (白)     我五个手指头,怎么会六个斗哪?

孔怀   (白)     连哥哥这只也给你搁上啦。

孔凤英  (白)     什么呀?

孔怀   (白)     手指头。我再瞧那只!

孔凤英  (白)     给你瞧!

孔怀   (白)     啊!变戏法儿的儿子——二仙得道。我两只手一块儿瞧。

孔凤英  (白)     哥哥你瞧一个家雀儿两脑袋。

孔怀   (白)     在哪儿哪?

孔凤英  (白)     在那儿哪。嘚儿……飞啦!

孔怀   (白)     哈哈!这么糊弄我啊?妹子,妈说你能走两步鸭子跩,你跩跩,我瞧瞧。

孔凤英  (白)     我不会。

(孔怀拉。)

孔怀   (白)     你过来吧。这是什么?

孔凤英  (白)     鞭子。

孔怀   (白)     你拿鞭子上哪儿去呀?

孔凤英  (白)     我上磨房打嫂子去。

孔怀   (白)     我把你这小没良心的,嫂子待你多好,给你裹头,梳脚。

孔凤英  (白)     哥哥,你把话说倒啦,梳头,裹脚。

孔怀   (白)     对了,梳头,裹脚。还给你抹上——

孔凤英  (白)     什么?

孔怀   (白)     鬓边子。

孔凤英  (白)     哥哥,我不打嫂子啦。我到磨房瞧瞧去,给她作伴去。

孔怀   (白)     那么,我也去。

孔凤英  (白)     咱们俩人一块去。

孔怀   (白)     走啊!

孔凤英  (白)     走!

孔怀   (白)     妹子,你吃了饭没有?

孔凤英  (白)     吃啦!

孔怀   (白)     吃的什么?

孔凤英  (白)     我吃的是打滷面。

孔怀   (白)     什么滷?

孔凤英  (白)     油葫芦。

孔怀   (白)     那吃什么劲?

孔凤英  (白)     吃的就是那个叫唤劲嘛!

孔怀   (白)     好吃吗?

孔凤英  (白)     不怎么好吃。哥哥你吃了饭没有?

孔怀   (白)     吃啦。

孔凤英  (白)     吃什么饭呀?

孔怀   (白)     吃的饺子。

孔凤英  (白)     什么馅的?

孔怀   (白)     炉灰馅。

孔凤英  (白)     那吃什么劲儿啊?

孔怀   (白)     吃的就是这牙碜劲儿嘛!

孔凤英  (白)     好吃吗?

孔怀   (白)     不怎么好吃。

孔凤英  (白)     哥哥到啦。

孔怀   (白)     别倒,留着喂狗!

孔凤英  (白)     到了磨房啦。

孔怀   (白)     咱们进去找嫂子去。

孔凤英  (白)     嫂子,嫂子!

孔怀   (白)     嫂子没在这儿。

孔凤英  (白)     嫂子没在这儿,我也要走啦。

孔怀   (白)     别走!还有二斗高粱哪。

孔凤英  (白)     我们回去吧!

孔怀   (白)     妹子,嫂子不在这儿,咱们俩人玩玩呀?

孔凤英  (白)     我可不跟小子玩儿!

孔怀   (白)     怎么啦?

孔凤英  (白)     妈说啦。

孔怀   (白)     说什么啦?

孔凤英  (白)     姑娘跟小子玩儿烂手指头!

孔怀   (白)     妈也跟我说啦。

孔凤英  (白)     说什么啦?

孔怀   (白)     说小子也不跟你们姑娘玩儿!

孔凤英  (白)     怎么啦?

孔怀   (白)     小子跟你们姑娘玩儿烂脚巴鸭儿!

孔凤英  (白)     那我们就别玩儿了。

孔怀   (白)     好妹子,你跟我玩儿会儿吧!

孔凤英  (白)     干什么玩儿?

孔怀   (白)     咱们俩人放屁崩坑,尿尿和泥玩儿。

孔凤英  (白)     那我可不玩儿,怪脏的!

孔怀   (白)     要不,咱们俩踢球玩儿。

孔凤英  (白)     我们脚小怎么踢球啊?

孔怀   (白)     小脚踢球横胡搂嘛!

孔凤英  (白)     我不干那个玩儿!

孔怀   (白)     咱们唱戏玩儿吧!

孔凤英  (白)     唱什么哪?

孔怀   (白)     唱“张飞闯帐”、“庞德下书”。

孔凤英  (白)     谁当元帅,谁当先行?

孔怀   (白)     我当元帅,你当先行。

孔凤英  (白)     我当元帅,你当先行。

孔怀   (白)     哪有你那母元帅呀?

孔凤英  (白)     什么?

孔怀   (白)     女元帅。

孔凤英  (白)     你当元帅,我当先行。

孔怀   (白)     对啦。你当先行,我当元帅。

孔凤英  (白)     哥哥,没有行头啊?

孔怀   (白)     哎哟!我的傻妹子,后台衣、靠、盔、杂什么行头没有啊?你找管箱的去,爱穿什么穿什么。

孔凤英  (白)     如此,哥哥你等着,我们扮戏去了。

(孔凤英下。)

孔怀   (白)     她扮戏去了,我也装起蒜来。

(孔怀当场戴文生巾,披下甲,挂丑三,口念锣鼓经。)

孔怀   (白)     坑,才才才才……坑,起台坑!

(孔怀学老生念白。)

孔怀   (白)     老生,老生,我的儿子是小生。

(孔怀念锣鼓经。)

孔怀   (白)     坑才坑!

             小生王世充,大号蔡伯喈。只因刘金定造反,不免搬来潘金莲大破“天门阵”哪!

     (西皮导板)  登州城困住了秦叔宝,

     (西皮原板)  小罗成在渭水河一命亡。

             将身儿坐至在牛皮宝帐,

             拿起了没毛的笔写端详。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了瓦岗武大郎。

             一封书信忙修上,

             韩信到了又着忙。

     (白)     下面听者!

孔凤英  (内白)    啊!

孔怀   (白)     元帅有令,庞德进帐!

孔凤英  (内白)    来也!

(孔凤英头戴大额子、插双雉尾、挂红扎、穿马褂系下甲上。)

孔凤英  (西皮散板)  俺李逵作事太莽撞,

     (西皮流水板) 是何人假扮梁山真宋江。

             太平庄,把人抢,

             俺李逵闻听怒满在胸膛。

             腰掖着板斧我把梁山上,

             砍倒了杏黄旗,我大闹忠义堂。

             真宋江,假宋江,

             真假的宋江叫俺李逵无主张。

             身背着荆杖我把忠义堂来上,

     (西皮散板)  粗鲁莽撞我自遭殃。

     (白)     元帅在上,庞德来参!

孔怀   (白)     罢了,站在一边儿。

孔凤英  (白)     谢元帅!有何将令?

孔怀   (白)     今有潘金莲造反,命你去至云南哈市海搬来秦凤云大战刘喜奎。

孔凤英  (白)     得令!

孔怀   (白)     将倒是员虎将,可惜他老了。

孔凤英  (白)     呕!

孔怀   (白)     你好大嗓子。

(孔怀下。)

孔凤英  (西皮二六板) 在黄罗宝帐领将令,

             气坏了老将黄汉升。

             某昔年大战长沙郡,

             阵前偶遇二将军。

             某中了他人的拖刀计,

             俺百步穿杨箭射他盔缨。

             弃暗投明来归顺,

             食王爵禄当报

     (西皮快板)  王的恩。

             理当竭力把忠尽,

             再与师爷把话云。

             一不用战鼓咚咚打,

             二不要虎将随后跟。

             只有黄忠一骑马,

             匹马单刀取定军。

             十日之内攻得胜,

             师爷大印付与某的身。

             十日之内不得胜,

             愿将老头挂营门。

             来来来带过爷的马能行!

(孔怀戴卒巾、穿卒坎、持标子、拿马鞭上。)

孔怀   (白)     哦!

(孔怀带马,孔凤英上马,孔怀下。)

孔凤英  (西皮散板)  要把那定军山一扫平。

(孔凤英下。孔怀上,对场面。)

孔怀   (白)     你们怎么不打啦?你们伺候角的,不伺候我。我呀都带来啦,不用你们这堂场面。我自己打,回头你们可别拿份儿!

(孔怀念锣经。)

孔怀   (引子)    龙争虎斗,这砂锅,何日打破!

(孔怀念锣经。)

孔怀   (念)     金銮殿前一道沟,孤王下河摸泥鳅。一摸摸了个王八爪,原来是拉胡琴的手指头。

     (白)     孤,乾德王赵。只因欧阳德将孤诓下河北,只困得里无粮草,外无棒子面的窝窝头。孤也曾命人四路打探,未见回报。

孔凤英  (内白)    马来!

(孔凤英上。)

孔凤英  (念)     打听军情事,报与主公知。

     (白)     报!能行探子告进!

             主公在上,探子叩头!

孔怀   (白)     打听哪路军情,一一奏来。

孔凤英  (白)     待我来揍你!

孔怀   (白)     你且慢动手!

孔凤英  (白)     容奏!

     (扑灯蛾牌)  报子报与主公听,一十七国发来兵。

(锣鼓。)

孔凤英  (扑灯蛾牌)  齐国无盐为元帅,魏国吴起作先行。

(锣鼓。)

孔凤英  (扑灯蛾牌)  各国人马来得紧,看看杀到紫禁城,紫禁城。

孔怀   (白)     哎呀,报得好,报得妙,孤王赏你二吊票,没地方取,没地方要,一吊换五吊,二吊换一吊。再探再报!

孔凤英  (白)     领旨!

(孔凤英上马,趟马。)

孔凤英  (白)     呔!马来呀!

(孔凤英下。)

孔怀   (白)     且住!适才探子报道,罗家山发来一哨人马。昨日鞭坠白龙,今日马踏御营,他要揍我,眼看孤的江山,本儿叭咕唧,就要干杆儿了!

     (二黄原板)  探马儿不住的飞来报,

             他报道罗家山兵发一彪。

(孔怀笑,出位。)

孔怀   (二黄原板)  将身儿去打朝王的鼓,

(孔怀打。)

孔怀   (白)     孤王倒了霉连这鼓都不响了。

(鼓响。)

孔怀   (白)     哈哈哈……又响了!

     (二黄原板)  钟不鸣鼓不响心中不定,

             忽然间想起了老杨英。

     (白)     搀扶了!

     (二黄慢板)  叹杨家保宋主心血用尽,

             最可叹焦孟将命丧番营。

             宗保儿搀为父病房来进,

(孔怀入座。)

孔怀   (二黄慢板)  差一点窝坏了我的腰。

(孔怀离座。)

孔怀   (白)     金牌宣,银牌召,亚父陈琳上殿哪!

(孔怀入座,戴草王盔。)

孔凤英  (内白)    领旨!

(孔凤英戴忠纱、穿帔、抱牙笏上。)

孔凤英  (西皮流水板) 乌鸦不住叫连天,

             叫得李广心胆寒。

             莫不是哪国贼造反,

             并无探马到军前。

             是是是来明白了,

             为的是三弟打马兰。

             是与不是上金殿,

             参王驾来面龙颜。

     (白)     臣姚期见驾,吾皇万岁!

孔怀   (白)     姚皇兄,你可知罪?

孔凤英  (白)     臣知罪,不知罪犯何条?

孔怀   (白)     今有你子姚刚将老太师打死,还说无罪?

孔凤英  (白)     臣知罪。那老太师也有一行大罪!

孔怀   (白)     孤的老丈人何罪之有?

孔凤英  (白)     老太师府门以外,私立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万岁可曾降旨?

孔怀   (白)     孤王未曾拉屎。

孔凤英  (白)     降旨!

孔怀   (白)     哎,降旨!

孔凤英  (白)     启万岁:老太师府门以外,私立三尺禁地,应有欺君之罪,斩者无亏!

孔怀   (白)     好一个“斩者无亏”!

(孔怀摘盔下位,跪。)

孔怀   (白)     绑坏了!

(孔怀起,戴盔坐。)

孔怀   (白)     姚皇兄,殿下绑的何人?

孔凤英  (白)     三子姚刚。

孔怀   (白)     唔呼呀!不要绑坏了孤的小爱卿。

             内侍!

(孔怀看,下位。)

孔怀   (白)     有。

(孔怀坐。)

孔怀   (白)     与孤松绑!

(孔怀换位站。)

孔怀   (白)     领旨。

(孔怀换位跪。)

孔怀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孔怀戴盔坐。)

孔怀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孤王有言在先,姚不反汉,汉不斩姚。孤王赐你三千人马,去至宛子城保定殿下。你们父子午门一别,下殿去吧!

(孔怀摘盔,跪。)
孔怀、

孔凤英  (同白)    谢万岁!

(孔怀三笑。)

孔凤英  (白)     奴才!

     (二黄摇板)  万岁赦了姚霸林,

             不由老父喜在心。

             手拉姣儿下龙廷,

             为父言来听分明:

             此番前去改情性,

             休要提刀乱杀人。

     (白)     儿来看!

     (二黄摇板)  为父我年迈苍苍白如银,

             姚刚我的儿呀!

             风前灯瓦上霜能活几春?

孔怀   (白)     大东西呀!

     (二黄摇板)  爹爹不必泪悲伤,

             孩儿言来听端详:

             在朝为官有什么好?

             不如弃职早还乡。

             父子午门含悲往,

孔怀、

孔凤英  (同三叫头)  (爹爹)(姚刚)!我(父)(儿)!唉,(爹爹)(儿)呀!

孔怀   (二黄摇板)  宛子城保定了殿下刘庄。

     (白)     哎呀,别扯淡啦!

孔凤英  (白)     姚刚,霸林,啊啊啊……我的儿啊!

     (二黄摇板)  午门去了姚霸林,

             不由我心中痛伤情。

             将身且把午门进,

(孔凤英下。)

孔怀   (四平调)   衙前又来宋公明。

     (白)     卑人,宋公明。在这郓城县内当了一名刑房书吏。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乌龙院中走走!

     (四平调)   那一日行在大街上,

             遇见好汉名叫刘唐。

             他把那实言对我讲,

             请我梁山去为王。

             移步儿来至在乌龙院,

     (白)     啊?

     (四平调)   青天白日把门关。

     (白)     啊,这青天白日为何将门关闭了?待我叫门。

             开门来!

(孔凤英上。)

孔凤英  (白)     谁呀?

孔怀   (白)     我呀!

孔凤英  (白)     你是谁呀?

孔怀   (白)     啊,连你宋大爷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孔凤英  (白)     噢,宋大爷呀?

孔怀   (白)     嗯,快来开门!

孔凤英  (白)     您今儿个来的可不凑巧!

孔怀   (白)     怎么?

孔凤英  (白)     早晨我妈出去了,门锁上啦,钥匙怹带走啦,您改天再来吧!

孔怀   (白)     胡说!快来开门!

孔凤英  (白)     那么,您可等着!

孔怀   (白)     快着些呀!啊,这样慢腾腾地,待我打了进去。

(孔凤英开门。孔怀冷笑。)

孔凤英  (白)     员外,你拷打谁家的孩儿?

孔怀   (白)     谁家的孩儿叫我拷打,你自己看来!

孔凤英  (白)     原来是陈大官。

(孔怀冷笑。)

孔怀   (白)     好一个陈大官!

孔凤英  (白)     陈明生!

孔怀   (白)     哼!好一个陈明生!

孔凤英  (白)     他少娘无父的孩儿,你打他作甚哪?

孔怀   (白)     呀呀呸!你道他少娘无父,难道说我还以大压小,以叔压侄不成么?这个奴才,在外面听信人言,回得家来,朝吵暮闹,只得将一份家财分与奴才一大半。实指望他奋志攻书,以图上进。不想这奴才在外面吃喝嫖赌,浪荡逍遥。将一份家财尽行花费,只落得这乞讨之中。

孔凤英  (白)     儿呀!

     (西皮摇板)  小孙儿休得要悲声哭坏,

             有祖母进宝帐把人情讲来。

             怒冲冲且坐在白虎堂外,

     (白)     啊?

     (西皮摇板)  胆大的杨延昭不下位来!

(孔凤英学焦赞、孟良报门。)

孔凤英  (白)     太君驾到!

孔怀   (西皮导板)  听说是老娘亲来到帐外,

孔凤英  (白)     太君驾到!

孔怀   (西皮原板)  杨延昭下位去迎接娘来。

             见老娘施一礼儿躬身下拜!

孔凤英  (白)     不消!

(孔凤英学焦赞。)

孔凤英  (白)     不消!

孔怀   (白)     嗯……

     (西皮原板)  问老娘怒冲冲所为何来?

孔凤英  (西皮原板)  娘进帐儿就该自思自揣,

             为什么假殷勤把娘问来?

孔怀   (西皮原板)  老娘亲坐宝帐愁眉难解,

孔凤英  (白)     哼!

孔怀   (白)     噢!

     (西皮原板)  莫不是为宗保不肖的奴才?

孔凤英  (西皮原板)  小宗保并未曾为非作歹,

             为什么绑辕门要把刀开?

孔怀   (西皮原板)  提起来把儿的肝肠气坏,

             恨不得将奴才斧劈刀开。

             儿命他领人马巡查边塞,

             谁叫他穆柯寨私配裙钗?

             临阵上招亲事王法何在,

             问老娘儿斩他该是不该?

孔凤英  (西皮原板)  小宗保犯将令理当斩戒,

孔怀   (白)     谢母亲!

孔凤英  (白)     且慢!

     (西皮原板)  还看他年纪小无智无才。

孔怀   (西皮原板)  老娘亲道奴才

     (西皮快板)  孩童气概,

             有几个年幼人娘且听来:

             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

             石敬塘十三岁拜将登台。

             三国中周公瑾名扬四海,

             七岁上学兵法人称将才。

             十三岁在东吴挂印为帅,

             他看那曹孟德如同婴孩。

             在赤壁用火攻神鬼难解,

             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

             他也是父母生非神下界,

             难道说小奴才是禽兽投胎!

孔凤英  (西皮快板)  听罢言不由娘牙根咬坏,

             骂一声杨延昭不肖奴才!

             你的父碰李陵尸留北塞,

             你七弟绑芭蕉死无葬埋。

             只剩下小宗保接续后代,

             到后来还望他祭扫坟台。

             你今日斩宗保绝了后代,

             那时节管叫儿悔不转来!

孔怀   (西皮快板)  非是儿不遵嘱斩杀后代,

             这也是小奴才做事不该。

             论他的英雄志平定北塞,

             谁叫他违将令私配裙钗?

             劝老娘请出帐休把儿怪,

             杨延昭定斩这不肖奴才!

孔凤英  (西皮快板)  曾记得万岁爷挂你为帅,

             又谁知一阵败甲卸盔歪!

             那时节儿就该分个胜败,

             儿为何天波府把娘搬来?

             稳坐在白虎堂手扶龙拐,

             看哪个敢把我孙儿刀开!

孔怀   (西皮快板)  昨日里斩八将头挂营外,

             老娘亲怎不把慈心放开?

             今日里斩宗保反把儿怪,

             坐大堂哭啼啼珠泪满腮。

             叫焦赞!

孔凤英  (白)     在!

孔怀   (西皮摇板)  将宝剑悬挂帐外!

孔凤英  (白)     啊!

孔怀   (西皮摇板)  倘若是再讲情儿自刎头来!

(孔怀下。)

孔凤英  (白)     呀!

     (西皮散板)  见宝剑挂营门其情可恼,

             倒叫我年迈人珠泪嚎啕。

             眼睁睁小孙儿命不能保,

             孙儿啊!

(孔凤英下。孔怀上。)

孔怀   (西皮摇板)  赵德芳一马儿来在法标。

     (白)     哟,妹子哪儿去啦?

孔凤英  (内白)    哥哥,我在这儿哪!妈叫你吃饭哪!

孔怀   (白)     妹子等等,我来啦!等等,我来啦!

(孔怀下。)
(完)


浏览次数:4906 ┊ 字数:689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