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十八扯》(一名:《小磨房》;一名:《兄妹串戏》)

主要角色
孔怀:丑
孔秀英:花旦

《十八扯》萧长华饰孔怀、马富禄饰孔秀英
《十八扯》萧长华饰孔怀、马富禄饰孔秀英
情节
剧情从何摭取,初无所本,但知为孔怀哥,因其兄孔亨晋京求取功名,久无音耗,其母将媳妇(即亨妻,怀哥之嫂)施以种种酷待,虐令在磨房终日磨粉,日仅饲以糠麸粥糜二餐而已,时且自往督勤,稍拂其意,则即以鞭笞被其体。怀哥因是大不忍,拟偷闲入磨房代嫂分劳,俾嫂得少休力,适遇其妹,因与妹同入代磨。磨有顷,二人苦无聊,遂出其嬉皮滑脸之村童故态,相与串扮戏剧,变兄妹为夫妇,作种种丑态,以消遣而行乐,真无稽之极,直不知其命意之何在也。

注释
《十八扯》即昆曲中梆腔杂剧类中之《磨房》、《串戏》两折也。原系乱弹腔,后京班中也袭其大概情节,翻为京戏,其所串各戏,亦与昆派不同。从前尚京昆杂串,近十年来则昆戏渐渐删汰略尽,单串京戏,此亦随乐风时会之趋势而变迁也。惟昆派演此,有一定规模,不能以意增删改串它戏,京班中从前亦尚如此,年来则各伶工人自为谋,大都皆就己所长随意串演,以便卖弄其技能,藉以博得拿手擅长之名誉,故所串戏之多少,亦无一定,其大致几与《戏迷传》相仿佛矣。以李百岁、吕月樵等为最擅名,坤角恩晓峰亦善唱此剧。

根据《戏考》第九册整理

录入:lans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8.7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孔怀   (内白)    哽哼。

(孔怀上。)

孔怀   (念)     怪哉怪哉真怪哉,柳树上掉下烧饼来。

     (白)     小子孔怀,妹妹孔秀英。可恨我母亲其心不良,将我嫂嫂打在磨房挨磨,是我心中不忍,不免去至磨房,替我嫂嫂挨上几磨,就此前往。

孔秀英  (内白)    哽哼。

孔怀   (白)     那不是妹子么?

孔秀英  (内白)    那不是哥哥么?

孔怀   (白)     妹子快来。

孔秀英  (内白)    哥哥等着,妹子来呢。

(孔秀英上。)

孔怀   (白)     你干什么去?

孔秀英  (白)     我抱柴火去。

孔怀   (白)     我不让你过去。

孔秀英  (白)     我打这边走。

孔怀   (白)     我拦住你。

孔秀英  (白)     我打那边去。

孔怀   (白)     我挡住你。

孔秀英  (白)     中间走。

孔怀   (白)     我与你堵上。

孔秀英  (白)     什么?

孔怀   (白)     道路。

孔秀英  (白)     不要闹着玩。

孔怀   (白)     你手里拿的什么?

孔秀英  (白)     没什么。

孔怀   (白)     我看手。

孔秀英  (白)     你看。

孔怀   (白)     一个斗,两个斗,三个斗,四个斗,五个斗。看那只手。

孔秀英  (白)     你看。

孔怀   (白)     六个斗,七个斗,八个斗,九个斗,十个斗。两手一齐看。

孔秀英  (白)     你看见戏戏画没有?

孔怀   (白)     什么叫做戏戏画?

孔秀英  (白)     一个喜鹊两个脑袋。

孔怀   (白)     在哪里?

孔秀英  (白)     在那里飞呢。

孔怀   (白)     咦,热得不走,走到坝沟里去了。你走两步我看看。

孔秀英  (白)     哦,你看看。

孔怀   (白)     走过去,这是什么?

孔秀英  (白)     幺二三。

孔怀   (白)     什么幺二三?

孔秀英  (白)     鞭子。

孔怀   (白)     干什么用的?

孔秀英  (白)     打嫂子的。

孔怀   (白)     你这个人没有良心,嫂子替你梳头裹脚,你还要打嫂子,不跟你玩呢。

孔秀英  (白)     不打嫂子呢。把这个抛去。

孔怀   (白)     咱们找嫂子玩去。

孔秀英  (白)     走。

孔怀   (白)     行行去去。

孔秀英  (白)     去去行行。

孔怀   (白)     转弯抹角。

孔秀英  (白)     抹角转弯。

孔怀   (白)     到呢。

孔秀英  (白)     不要到,喂狗。

孔怀   (白)     不要闹。进去喊嫂子。

孔怀、

孔秀英  (同白)    嫂子!嫂子!

孔秀英  (白)     嫂子不在家。

孔怀   (白)     猫叼去了?

孔秀英  (白)     嫂子出去了。

孔怀   (白)     哦,出去了。

孔秀英  (白)     嫂子出去了。

孔怀   (白)     我们干什么玩?

孔秀英  (白)     我妈说的,姑娘不给小子玩。给小子玩了要烂手指头。

孔怀   (白)     我妈说的,小子不给姑娘玩。给姑娘玩了要烂脚指头的。

孔秀英  (白)     我们回去吧。

孔怀   (白)     慢着。我们兜圈子。到张园白相去。

孔秀英  (白)     不好。

孔怀   (白)     我们进城,湖心亭吃茶去。

孔秀英  (白)     也不好。

孔怀   (白)     我们唱戏玩吧。

孔秀英  (白)     唱什么戏?

孔怀   (白)     唱《庞德下书》。

孔秀英  (白)     谁的元帅,谁的先行?

孔怀   (白)     我的元帅,你的先行。

孔秀英  (白)     我的元帅,你的先行。

孔怀   (白)     哎,哪有个母元帅。

孔秀英  (白)     哎,女元帅。

孔怀   (白)     不错,女元帅。

孔秀英  (白)     没有行头。

孔怀   (白)     哎,戏房里行头多得很,随便你穿。

孔秀英  (白)     那么哥哥等着,我妹子扮戏去了。

(孔秀英下。)

孔怀   (白)     我妹子扮戏去呢。待我也扮起来。

(孔怀扮。)

孔怀   (白)     打吓打吓,怎么不打。哦,没有吃大烟呢,待我自家来。哒呛。

     (引子)    小生小生,我的儿子,唱老生。

     (白)     孤王王世充,可恨曹操带兵前来,与孤争斗,不免修书一封,颁来孙二娘,大破天门阵。

     (西皮导板)  在宝帐闷坏了秦叔宝,

     (西皮慢板)  小罗成渭水河乱箭身亡。

             一步儿来至在宝帐以上,

             手提着没毛笔细写端详:

             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梁山小宋江。

             你那里早发兵和将,

     (西皮快板)  搭救孤王转汴梁。

             一封书信忙修整,

             打发庞德走一程。

     (白)     庞德进帐。

孔秀英  (内白)    来也。

(孔秀英上。)
【《庞德下书》】

孔秀英  (西皮快板)  正在后帐把酒饮,

             忽听前帐传一声。

             迈步且把宝帐进,

             元帅差我哪里行?

     (白)     元帅在上,庞德参见。

孔怀   (白)     庞德听令。这有令箭一枝,走到北京城,颁来小叫天大战刘鸿声。

孔秀英  (白)     得令。

(孔怀下。)
【《定军山》】

孔秀英  (西皮二六板) 黄罗宝帐领将令,

             气坏老将黄汉升。

             曾记得当年大战在长沙,

             阵前得罪二将军。

             俺中了他人的拖刀计,

             俺的百步穿杨射他的盔缨。

             弃暗投明归真主,

(孔怀扮龙套上。)

孔秀英  (西皮快板)  食王的爵禄当报王的恩。

             孝当竭力把忠尽,

             再与师爷把话明:

             一不用战鼓咚咚响,

             二不用虎将随后跟;

             只要黄忠一匹马,

             匹马单刀取定军。

             十日之内攻得胜,

             军师大印输我身;

             十日之内攻不胜,

             愿将首级挂营门。

             来来来带过了爷的马能行。

(孔怀允,带马,下。)

孔秀英  (西皮摇板)  要把那定军一扫平。

(孔秀英下。孔怀上。)
【《龙虎斗》】

孔怀   (引子)    龙争虎斗,这砂锅,何日打破?

     (念)     天上有日头,山上有石头。海里有浪头,嘴里有舌头。

     (白)     孤,乾德王赵。可恨欧阳藩,将孤诓下河东,围困七载,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也曾命黄信四路打探,未见回报。

孔秀英  (内白)    马来。

(孔秀英上。)

孔秀英  (念)     打探军情事,报与主公知。

     (白)     报,探子告进。主公在上,探子参见。

孔怀   (白)     探子打探哪路军情,一一奏来。

孔秀英  (白)     听我奏你。

孔怀   (白)     慢动手。

孔秀英  (数板)    探子报,主公听,一时一刻发来兵:苏秦六国为元帅,姚期马武为先行,主公不发人和马,看看杀到紫金城,看看杀到紫金城。

孔怀   (数板)    报得好,报得妙,赏你二张假钞票。白日去洗澡,夜里陪我来睡觉。

孔秀英  (白)     得令。

(孔秀英下。)

孔怀   (白)     哎呀,且住。时才黄信报到,罗家山发来一哨人马,昨日鞭坠白龙,今日叫骂御营。看将起来,孤王的江山不久了。

     (二黄原板)  探马儿止不住飞来报,

             他报道罗家山兵发一标。

             杏黄旗不住地空中飘绕,

             吓坏了御营中大小英豪。

             这一旁打罢朝王鼓,

(孔怀播鼓。)

孔怀   (白)     鼓又不响了。它又响了。

     (二黄原板)  那一旁再撞景阳钟。

(孔怀撞钟。)

     (白)     钟也不响了。它又响了。

【《洪羊洞》】

孔怀   (二黄原板)  宗保儿搀为父病房来进,

             休惊动后堂内年迈太君。

【《斩李广》】

孔怀   (白)     金牌宣,银牌诏,宣李广上殿。

孔秀英  (内白)    领旨。

(孔秀英上。)

孔秀英  (西皮慢板)  乌鸦不住叫连天,

             叫得李广心胆惊。

             莫不是哪国贼犯境,

             莫不是哪国起狼烟。

             是是是明白了,

             莫不是我三弟酒席筵前打骂来。

             是与不是金殿上,

             参王驾来问王安。

【《上天台》】

孔秀英  (白)     臣姚期见驾,吾皇万岁。

孔怀   (白)     姚皇兄,你可知罪?

孔秀英  (白)     臣知罪。不知罪犯哪条?

孔怀   (白)     姚刚将郭太师打死,何言无罪?

孔秀英  (白)     启陛下:郭老太师也有一行大罪。

孔怀   (白)     他得何罪?

孔秀英  (白)     府门外私立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但不知万岁可曾传旨。

孔怀   (白)     寡人有言在先,未曾降旨。

孔秀英  (白)     万岁无旨,斩者无亏。

孔怀   (白)     好一个斩者无亏。

             绑坏了!

             殿角下绑的何人?

孔秀英  (白)     三子姚刚。

孔怀   (白)     哦呀,不要绑坏孤的小爱卿。

             内侍,

(孔怀允。)

孔怀   (白)     快快松绑。

             领旨。

             谢万岁不斩之恩。

             非是寡人不斩于你,孤王有言在先,汉不斩姚,姚不反汉,将你发在湖北宛子城,你父子午门一别,下殿去罢。

孔秀英  (白)     谢万岁。

孔怀   (笑)     哈哈哈!

孔秀英  (白)     奴才。

     (二黄摇板)  万岁爷赦了姚霸林,

             好似枯木又逢春。

             手拉娇儿下龙庭,

             再叫我儿听分明:

             此去湖北万事忍,

             儿不要提刀乱杀人。

     (白)     儿来看!

孔怀   (白)     看什么?

孔秀英  (二黄摇板)  为父的年迈苍苍白如银,姚刚我的儿吓,

             好一似瓦上霜风前烛能活几春。

孔怀   (白)     爹爹。

     (二黄摇板)  爹爹不必泪悲惨,

             姚刚珠泪洒胸膛。

             在朝为官有什么好?

             半点不到有损伤。

             上前辞别了生身父,

             回府去拜上老萱堂。

     (三叫头)   爹爹,我父!哎,爹爹吓!

(孔怀下。)

孔秀英  (三叫头)   姚刚,霸林!哎,儿吓!

     (二黄摇板)  金殿去了姚霸林,

             父子们相逢再不能。

             转过金阶梧桐树,

             告职还乡乐安宁。

(孔秀英下。孔怀上。)
【《挡谅》】

孔怀   (西皮摇板)  得胜猫儿强似虎,

             败阵凤凰不如鸡。

     (白)     大元帅。

             有。

             看看什么旗号。

             遵命。

     (西皮摇板)  陈元吉打马到土台,

             只见儿郎闹该该。

             杏黄旗上写大字,

             无敌将军康茂才。

     (白)     乃是康字旗号。

             待我谢天谢地。

             事到如今,还谢什么天地?

             大元帅,想那康茂才与孤有八拜之交,上前哀告,放你我君臣逃去,也未可知。

             臣杀不得了。

             不用你杀了,后面歇息去罢。

     (西皮摇板)  听说来了康茂才,

             不由孤王笑颜开。

             走上前来把礼拜,

             问声贤弟可安泰。

(孔秀英上。)

孔秀英  (西皮快板)  军师爷将令把咱催,

             站立在土台抖雄威。

             刘基不识英雄辈,

             他道豪杰少计策。

             打赌曾把牙咬碎,

             气得某家两眼黑。

             想起前朝兵对垒,

             好汉英雄出在三国。

             关公曾挡华容道,

             要拿奸贼曹孟德。

             战鼓儿不住咙咚咙咚响,

             救命的铜锣点连点连紧紧催。

             前面走的陈友谅,

             后面跟随一伙贼。

             半像人,半像鬼,

             个个脸上带土灰。

             好似佛爷离了位,

             罗汉缺少袈裟披。

             损兵折将悔不悔,

             事到头来埋怨谁?

             康茂才便把良心昧,

             土台下来的尔是谁?

(孔秀英下。)

孔怀   (西皮摇板)  康贤弟比孤年纪小,

             耳不聋来眼不黑。

             明明知道陈友谅,

             为什么假装不认得?

(孔怀下,上。)
【《捉放曹》】

孔怀   (西皮摇板)  辞别伯父把马跨。

(孔秀英上。)

孔秀英  (白)     老丈。

     (西皮摇板)  陈宫心中似刀扎。

             多蒙老丈恩义大,

             好意反成恶冤家。

             急忙里难说你我的知心话,

     (白)     老丈,

     (西皮摇板)  你休埋怨我陈宫你只怨他。

(孔秀英下。)

孔怀   (西皮摇板)  孟德下马语发诈,

             陈宫为何泪如麻?

             莫不是家下人说闲话,

             急忙回家问根芽。

(孔怀下,孔秀英上。)
【《忠孝图》】

孔秀英  (白)     且住。俺曹庄不在家中,这贱人打骂老娘。不免唤他出来,相劝与他。若听还则罢了,倘若不听,俺举拳就打,吾提刀就杀。

             焦氏!焦氏!呔!贱人,走出来。

(孔怀上。)

孔怀   (唱)     奴在房中绣麒麟,

             忽然间想起了我们那个心腹上的人,常常奴家挂在心。

     (白)     哎哟哟。

孔秀英  (白)     焦氏!

孔怀   (白)     哎呀,饫死我呢。我道是谁,原来是我们那一口子他回来呢。

             曹郎你回来呢,你回来呢。

孔秀英  (白)     放老诚些。

孔怀   (白)     叫我出来,有何话讲。

孔秀英  (白)     搬张椅儿过来,为丈夫有话对你讲。

孔怀   (白)     哦,搬张椅子过来。

孔秀英  (白)     太近了。

孔怀   (白)     太近呢。你也不是十七,我也不是十八,谁离不开谁。咱们就远着一点。

孔秀英  (白)     太远了。

孔怀   (白)     哎呀!近也近了,远也远呢,怎么老摆不对你那个眼儿?

孔秀英  (白)     什么?

孔怀   (白)     摆椅子的地方。

孔秀英  (白)     放在这里。

孔怀   (白)     放在这里。有什么话你说罢。

孔秀英  (白)     俺曹庄不在家中,你——

孔怀   (白)     哦,你要喝茶,我与你倒茶去。

孔秀英  (白)     回来。不用。

孔怀   (白)     不用。你有什么话你说。

孔秀英  (白)     俺曹庄不在家中,你打——

孔怀   (白)     哦,你要吃饭。我与你端饭去。

孔秀英  (白)     回来,亦不用。为丈夫与你讲话,你三番两次敢是打搅不成?

孔怀   (白)     我不打搅,有什么话你说罢。

孔秀英  (白)     想俺曹庄不在家中,你打骂老娘,是何道理?

孔怀   (白)     你说的是谁吓?

孔秀英  (白)     咱的老娘!

孔怀   (白)     老羊?

孔秀英  (白)     母亲!

孔怀   (白)     母鸡?

孔秀英  (白)     呸!照打!

孔怀   (梆子摇板)  哎哎哎!我那曹郎夫吓。

     (白)     跟你拆拼头了。

孔秀英  (白)     焦氏吓,哈哈哈,想我母亲年迈,你要在他跟前行孝才是。

孔怀   (白)     你要依我三件大事。

孔秀英  (白)     哪三件?这头一件?

孔怀   (白)     头一件,你手使大棒一条,将你母亲赶出在外,你可使得?你可愿意?

孔秀英  (白)     这焦氏吓,哈哈哈,想我母亲年迈,若是赶出在外,叫旁人知道,就是你我夫妻的不孝了,使不得。这第二件?

孔怀   (白)     第二件,你写张休书把我休了,你可愿意,你可舍得?

孔秀英  (白)     这啊,哈哈哈,有道是无故不休妻,休妻有是非。我与你恩爱夫妻,焉能舍得休你。这第三件?

孔怀   (白)     这第三件,我说出来,只怕你姓曹的做不出来。

孔秀英  (白)     你说得出来,俺姓曹的就做得出来。

孔怀   (白)     你拿把刀来。

孔秀英  (白)     要刀何用?

孔怀   (白)     你把我杀了吧。

孔秀英  (白)     当真?

孔怀   (白)     当真。

孔秀英  (白)     果然?

孔怀   (白)     果然。

孔秀英  (白)     好贱人!

孔怀   (白)     哎吓!

孔秀英  (白)     怎么样了?

孔怀   (白)     出了血呢。

孔秀英  (白)     我这里是假刀。

孔怀   (白)     不要闹呢。咱们回去吃饭吧。

孔秀英  (白)     走吓走吓。

(孔怀、孔秀英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744 ┊ 字数:5920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