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新四十八扯》

主要角色
赵瑶颜:旦
赵晃:丑

注释
《十八扯》一戏,虽是拉杂演唱,然亦颇不寻常。盖生旦净丑,各种唱调皆全,故向来脍炙人口,每受社会欢迎。然各家脚本,初无一定,因此戏本之自由唱奏,故名角多随意增删。此《新四十八扯》,系最近北京某艺员新编之本,所收各剧,皆以前人缺憾事翻案,故甚有兴趣,能使人耳目一新。洵非胸无点墨者,所能杂凑而成也。

根据《戏考》第三十二册整理

录入:二木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66.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赵晃上。)

赵晃   (引子)    黄狗一去三千年,白狗乘云飞上天。

     (白)     我赵晃,妹子赵瑶颜。这两天刚刚是新年头上,任莫都玩够了。要是嫖,破钞,要是赌,输钱。大长日子,没有事儿可做,倒不如把妹子叫出来,跟她商议,或有甚么新鲜法子来,也未可知。

(赵晃向内唤。)

赵晃   (白)     妹子!

(赵瑶颜上。)

赵瑶颜  (念)     忽听哥哥唤,急忙到面前。

     (白)     哥哥何事?

赵晃   (白)     妹子,今天没有什么事,你跟我想个新鲜法子,咱们解闷。

赵瑶颜  (白)     放爆仗。

赵晃   (白)     不好。

赵瑶颜  (白)     扎花灯。

赵晃   (白)     不好不好。

赵瑶颜  (白)     这不好,那不好,我就没有新鲜法子了。

(赵晃捂首想。)

赵晃   (曰)     有了,咱们唱戏。

赵瑶颜  (白)     唱什么戏?

赵晃   (白)     先唱杨贵妃马嵬还魂,再唱张丽华井底逃生。

赵瑶颜  (白)     那么我去扮起来。

(赵瑶颜下。赵晃换衣扮唐明皇上。)

赵晃   (引子)    坐对花名,怎禁得风雨天涯。

     (白)     朕开元天子。只为安禄山造反,杀进长安,因此带了太真妃子,翠华西幸来到马嵬坡下。六军不服,要将妃子生生赐死。幸亏陈元礼多方弹压,始无意外之虑。看看晓行夜宿,已是蜀栈,天降大雨,只得暂扎行营。对此急鼓疏命,残香烬烛,好生愁闷人也!

(赵瑶颜扮杨贵妃上。)

赵瑶颜  (念)     绿珠抱琴至,文君送酒来。

(赵瑶颜相见行礼。)

赵瑶颜  (白)     妾知陛下心中愁闷,备有樽酒,与陛下赏雨解闷。

赵晃   (白)     妃子生受你了!

(赵瑶颜作斟酒。)

赵晃   (二黄原板)  想此时御园中无穷秋景,

             抛撇了好风光来作征人。

             多只为哥舒翰潼关败阵,

             因此上安禄山扰动烟尘。

             今夜里只觉得风狂雨紧,

(内作铃响。)

赵晃   (二黄原板)  耳边厢似诉我李行艰辛。

             叫妃子取玉笛谱将离恨,

             要比那霓裳曲花样翻新。

(赵瑶颜吹笛唱曲。)

赵晃   (笑)     哈哈哈!

     (白)     妙呵!

     (二黄原板)  唱一声浑不减莺啼燕鸣,

             怕只怕更漏深缟袂生冷。

             叫内侍掌银灯后营来进,

             待他时返长安付与梨园。

(赵晃、赵瑶颜同下。赵瑶颜扮陈叔宝跌上。)

赵瑶颜  (白)     孤家陈叔宝,在降春园作一阙月词,不曾填罢,韩擒虎过江来了,这便如何是好?

(赵晃扮张丽急上。)

赵瑶颜  (白)     孔贵嫔哪里去了,为何只见爱卿一人?

赵晃   (白)     已被乱军杀了。

(赵瑶颜作晕。)

赵晃   (白)     我主醒来!

赵瑶颜  (二黄导板)  听他言不由得我肝肠寸断,

     (二黄摇板)  看襟前血和泪红似啼鹃。

             急忙走出了深宫内院,

             回头来寻不见文武宫员。

(内喊声。)

赵瑶颜  (白)     韩擒虎将到面前,我与爱卿须要寻一地方藏躲。

(赵瑶颜指。)

赵瑶颜  (白)     胭脂井!

(赵瑶颜、赵晃同作跳入下。赵晃扮韩擒虎、赵瑶颜扮兵卒同绕场下。赵瑶颜扮陈叔宝、赵晃扮张丽华同上。)

赵晃   (白)     好了好了,韩擒虎人马过去了,我二人不免乔装改扮,往别处逃生去罢!

赵瑶颜  (念)     旧恨新愁未有涯,萍飘梗泛已无家。

赵晃   (念)     红心三月官人草,碧血千年帝子花。

(赵瑶颜、赵晃同下。赵晃僧装挑担扮建文帝上。)

赵晃   (西皮导板)  山河大地今何有?

     (西皮摇板)  今古兴亡貉一邱。

             家亡国破君知否,

             一瓢一笠学云游。

(赵晃放担坐。赵瑶颜扮程济上。)

赵瑶颜  (白)     大师在哪里?大师在哪里?

赵晃   (白)     程济为何这等慌张?敢是燕番的追兵来了么?

赵瑶颜  (白)     并不是燕番追兵来了,刚才到附近村庄抄花斋粮,听得他们纷纷言讲:各路勤王兵到,把燕藩杀了,连那道衍也做了刀头之鬼,现在要找寻大师回去重为九五之尊。

赵晃   (白)     当真?

赵瑶颜  (白)     当真。

赵晃   (白)     果然?

赵瑶颜  (白)     果然。

(赵晃笑。)

赵晃   (西皮原板)  可想见世间事白衣苍狗,

             谢只谢各路里忠义貔貅。

             贼君臣逼得天涯奔走,

             到如今只落得万事全休。

             一家人为江山龙争虎斗,

             想起了先帝爷两泪交流。

             眼望着古道边夕阳衰柳,

             紫金山莽苍苍又是残秋。

(赵晃、赵瑶颜同下。内吹打。赵晃白须戎装扮史可法上。)

赵晃   (念)     法摇山岳动,令出鬼神惊。

     (白)     本阁部史可法。奉了福王之命,镇守扬州。幸我帐下大小儿郎,同心协力,将北兵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北王情愿讲和,永远不侵疆界,真是好生侥幸!

     (二黄慢板)  先帝爷在煤山龙归海境,

             有老臣保幼主重整朝廷。

             喜只喜北营中连番败阵,

             只杀得众儿郎动魄惊心。

             北王爷也知道难违天命,

             写降书和降表永不相侵。

             但愿得从今后鞭敲金镫,

             白发人还能够歌舞太平。

(赵瑶颜扮天使持圣旨上。)

赵瑶颜  (白)     圣旨下,跪。

(赵晃跪。)

赵瑶颜  (白)     奉天承运,圣帝诏曰:尔史可法,一战成功。北营中情愿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朕心深为喜悦,今封史可法为定北王之职,钦此。

(赵晃叩头。)

赵晃   (白)     万岁万岁!

             吩咐后营备酒,与天使接风。

赵瑶颜  (白)     朝命在身,不敢久恋,就此告辞。

(赵瑶颜下。赵晃送,换衣。吹打。赵晃下。赵晃挂黑须上。)

赵晃   (念)     三尺黄泉万卷书,彼苍生我意如何。山东出将山西相,彼丈夫乎我丈夫。

     (白)     下官林则徐。因焚弃洋烟触了外人之忌,圣上将我官阶革去,发往新疆,效力在半路上,忽蒙恩旨钦召回京,看看已是黄河。

             家院!

赵瑶颜  (内白)    有!

赵晃   (白)     预备船只伺候。

     (二黄摇板)  莽苍苍又来到九曲黄河,

             拍长空好比那雪练横拖。

(赵晃作登船。)

赵晃   (二黄摇板)  在船中一霎时摇摇欲坠,

             敌不过宦海中险恶风波。

(赵晃下。赵瑶颜扮武小生田兴恕上。)

赵瑶颜  (念)     九龙宿帐春无草,万马窥边夜有霜。

     (白)     本帅田兴恕。幼年投管效力,立下汗马功劳,官拜提督之职。为着一时鲁莽,杀了本省藩司,圣上将我发充烟瘴。行到半途呈上,因捻匪十分猖獗,左爵帅将我截留在营,命我戴罪立功,好不兴头人也!

     (二黄原板)  红巾贼受天诛四方无事,

             又出了小妖魔占夺城池。

             直郎山折损了许多将士,

             左爵帅统貔貅昼夜奔驰。

             前日里打一仗忘生舍死,

             只杀得沙场上血染胭脂。

             蒙左帅叙功劳沥陈一本,

             少不得金鸡诏飞下丹墀。

(赵瑶颜下。赵晃扮差官上。)

赵晃   (白)     咱家,长江水师提督辕门上差官是也。我家大人夺回小姑山之后,十分喜悦,命我在船中预备酒筵伺候,远远看见大人来也!

(赵瑶颜扮芒鞋竹杖挂白须上。)

赵瑶颜  (二黄摇板)  看长江无波浪澄清如镜,

             对着那小姑山一点摇青。

             这其间由得我扣舷高咏,

             怕只怕有蛟龙水底潜听。

(赵晃扮作换。)

赵晃   (吴歌)    奔涛东去响如雷,

             阵马风船付劫灰。

             十万大军齐奏凯,

             彭郎夺得小姑回。

赵瑶颜  (白)     哈哈妙吓!

     (二黄摇板)  一霎时又只见天升玉镜,

             挽雕弓射落了斗大妖星。

             转瞬间醉酕醄金壶倾尽,

             伴闲人可有个鼓瑟湘灵。

(赵瑶颜下,扮船婆上。)

赵瑶颜  (吴歌)    莫愁湖上荡轻舟,

             日见鸳鸯总并头。

             荷叶柳丝人寂寂,

             谁家少妇在红楼。

     (白)     我,秦淮河里船婆。曾大帅克复南京,要我们来兴市面,有些王孙公子叫我把他摇来摇去,尽情作乐。有时还赏我大把的银钱。正是:

     (念)     一盏寒泉荐秋菊,三更画船穿藕花。

(赵晃方巾便服挂桥白须上。)

赵晃   (二黄慢板)  这几日看不尽画兰桡桨,

             一个个卖风流红粉娇娘。

             慢步儿来至在利涉桥上,

             又只见夜朦胧一片灯光。

             喜只喜我圣朝升平景象,

             回头来又想起发逆猖狂。

             三年内报涓埃凤尘鞅掌,

             每夜里枕戈眠不到甜乡。

             今日里盼得到歌街舞巷,

             也不枉顾命臣整顿一场。

(赵晃下。赵瑶颜戎装上。)

赵瑶颜  (念)     七十二载,战无不利。忽闻楚歌,一败涂地。

     (白)     孤家拿破仑。自为英将惠林吞所败,各国国王公议,将我放在爱来巴岛,宫花寂寞,海水苍凉,叫孤家如何消受?是我设下一计,将岛官灌醉,逃回故国,重带精兵三十万,要与惠林吞看见个高低。来此已是滑铁卢了,吩咐将营扎下。正是:

     (念)     令严鼓角三更月,户纳貔貅万灶烟。

     (西皮慢板)  恨苍天困英雄这般潦倒,

             爱来巴作累囚镇日无聊。

             幸亏得酒筵前瞒天计巧,

             如鱼纵壑,如鸟归巢。

             自古道大丈夫有仇必报,

             在巴黎无非是整顿枪刀。

             要杀得莫私科不留寸草,

             那时节才把我恕气全消。

             叹各国怀自安乾坤颠倒,

             分出了帝后党扰乱中朝。

             怎能够有一日君权废了,

             尽心力培植这独立根苗。

             耳边侧又听得三军呼啸,

(赵瑶颜登高坐。)

赵瑶颜  (西皮慢板)  滑铁卢已放出人马一标。

(赵晃戎装上。)

赵瑶颜  (白)     来者敢是惠林吞?

赵晃   (白)     然也!拿破仑,你早早投降,本帅饶你不死!

赵瑶颜  (白)     胡说,看枪。

(赵晃败下,赵瑶颜追下。赵晃扮小生上。)

赵晃   (白)     小生哥伦布。只因泛舟航海,见前面白茫茫一片,却有二三黑点,又流出许多萍藻,必然大陆无疑。所以禀明我国女主,要她给发盘川。等吾去寻找这块殖民之地。正是:

     (念)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赵瑶颜雉冠扮女王上。)

赵瑶颜  (白)     我乃西班牙女主是也。昨日哥伦布禀请给盘川,要去寻找殖民之地。

             内侍,宣哥伦布上殿。

(赵晃上。)

赵晃   (白)     臣哥伦布禀见吾主!

赵瑶颜  (白)     罢了。哥伦布,你此去须要小心才是。

(赵瑶颜下。)

赵晃   (白)     领旨。

     (西皮原板)  拜别了我主上艨艟,

             叹前番只落得劳而无功。

             在中流止不住波涛汹涌,

             一霎时又只见天外奇峰。

             碧苍苍好岚峦四周围拱,

             兽蹄繁鸟迹广草木蒙茸。

             倒叫人错当作桃源古洞,

             开关他除非是鬼斧神工。

             回头来又祷告马当风送,

             一叶舟归国去奏与九重。

(赵晃下。赵瑶颜扮女将上。)

赵瑶颜  (白)     奴家约翰,乃法兰西人氏。皆因英吉利,把我邦杀得大败全输,几乎国破家亡。奴家一时气忿填胸,带领许多人马,忘生舍死,与他一战。正是:

     (念)     四十万人齐解甲,并无一个是男儿。

(赵晃扮英将上。)

赵晃   (白)     呔约翰,你是个小小的女子,怎敢抗我天兵!少时擒住,将你碎尸万段。

赵瑶颜  (白)     不必多言,放马过来。

(赵瑶颜杀赵晃败下。)

赵瑶颜  (西皮摇板)  见英将在阵前打马逃遁,

             回头来又谢过大小三军。

             亏尔等出死力转败为胜,

             才不负平日里浩荡皇恩。

             我一生事已了并无遗恨,

             何况是大罗天催返灵魂。

             有一言要诸君洗耳恭听:

             从今后休忘了保扶乾坤。

(赵瑶颜作跳状,下。赵晃纱帽红袍上。)

赵晃   (白)     老夫梅特涅。自从把新党一齐捕捉,陷在监牢,老夫恐怕斩草不除根,逢春又发青,因此将他们一个个定成死罪。正是:

     (念)     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赵晃坐。赵瑶颜扮刺客上。)

赵瑶颜  (白)     俺,刺客。只为梅特涅伤天害理,俺要去取他的首级,以为众新党报仇雪恨。来此已是他的府第了,待我飞身进去。

(赵瑶颜作跳,见赵晃,欲刺。赵晃惊倒。)

赵瑶颜  (西皮摇板)  见奸贼不由我心中似火,

             你不该在国中逼设网罗。

             众新党为了你头颅结果,

             就是那羽翼人零落无多。

             到今日我看你如何藏躲,

             眼睁睁送奸贼去见阎罗。

(赵瑶颜将赵晃刺死。赵瑶颜、赵晃同下。赵晃扮时挂装短须上。)

赵晃   (念)     床头黄金尽,壮士无颜色。

     (白)     在下康有为,祖籍广东南海,东届得中一名乡榜。因此进京会试,路过上海,迷恋烟花。看看把盘川用尽,如何是好?

     (西皮摇板)  万事都由一念差,

             不该如此恋烟花。

             静思暗想泪流下,

     (白)     天吓天吓!

     (西皮摇板)  公车何日到京华?

(赵瑶颜扮妓女上。)

赵瑶颜  (念)     歌能常叫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白)     我朱宝仙,是该搭有名气格倌人。新近做着仔个康有为,今日吃酒,明朝碰和,看看局账,倒着宝担点心事。听见说俚耐住勒一爿客栈里,让倪去看看苗头。

             阿虎叔!

(内应。)

赵瑶颜  (白)     轿子上来,到康老爷住格格爿栈房去。

(赵瑶颜下,赵晃慌上。)

赵晃   (白)     刚才茶房报道:朱宝仙前来找我。倒要躲避开了才好。否则给她看见,不甚方便。

(赵瑶颜上。)

赵瑶颜  (白)     咦,人呢?啥场花去哉,勿要盘拢勒海,让我闯进去。

(赵瑶颜下。赵晃跌上。)

赵晃   (西皮摇板)  屋漏更遭连夜雨,

             船危又遇打头风。

     (白)     唉,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等她去后,我不免当一票衣服,算清店帐,逃上输船去罢。

     (西皮摇板)  劈破玉笼飞彩凤,

             顿开金锁走蛟龙。

(赵晃下。赵瑶颜上。)

赵瑶颜  (白)     寻了一泡寻勿着,明朝再来。正是:

     (念)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赵瑶颜下。赵瑶颜时装倌人上。)

赵瑶颜  (念)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白)     奴家林黛玉。自从跟那天煞的,学会了什么梆子青衣,以为从此可以兴家立业,谁知这倒弄得一贫如洗,犹如一梦。今日天煞的出门去了,奴家不如趁空投奔月水庵,求悟空师父削发为尼,一则可以忏悔前愆,二则可以修持正果。主意已定,就此起身便了。

     (西皮慢板)  想起当年富贵场,

             犹如一梦熟黄粱。

             欺花压柳风流样,

             滴粉搓酥时式妆。

             当筵一曲千金赏,

             珠宝还须用斗量。

             时乖运蹇青衣唱,

             忍饥挨饿走四方。

             看起来命运遭魔障,

             忏悔除非祷上苍。

             我今已把屠刀放,

             成佛升天尚渺茫。

(赵瑶颜作进庵。)

赵瑶颜  (西皮慢板)  将身来至宝殿上,

(赵晃扮孙悟空出。)

赵瑶颜  (西皮慢板)  伏求师父渡慈航。

(赵瑶颜跪。)

赵晃   (白)     女檀越,为何这等模样?起来起来。

赵瑶颜  (白)     弟子看破红尘,情愿皈依三宝。

赵晃   (白)     这也难得。但是女檀越,不要后来懊悔。

赵瑶颜  (白)     断无此理,请师父收了罢。

赵晃   (白)     也罢,待我择了吉日,与你披剃如何。

赵瑶颜  (白)     谢师父。

(赵晃、赵瑶颜同下。赵晃扮装草帽皮鞋上。)

赵晃   (西皮原板)  支那二字不忍提,

             好端端时被外人欺。

             自古道优胜劣败是公理,

             怎奈他强弱之间难转移。

             多少祖宗开阔地,

             伤心不见旧国旗。

             何况是辽东战局纷纷起,

             中立何能免是非?

             只是一介书生哪能参末议,

             不过眼前时局泪如糜。

             一腔孤愤无从寄,

             拼着山中一醉烂如泥。

     (白)     俺,中国少年。穷愁著书,饥来躯我,拊髀慷慨,犹能伤人,不如把大事丢开,去向勾栏走走!

(赵瑶颜扮妓女上。赵晃相见。)

赵瑶颜  (白)     啊唷!耐啥长远勿来哉!倪叫耐碰和耐勿来砸,叫耐吃酒耐也勿来吃。耐阿是做子小滑头哉!

赵晃   (白)     嗳!你勿晓得。近来俄日相争,中国存亡在于呼吸。我正筹算大小局,哪里能够干这没要紧的事情。

赵瑶颜  (白)     嗳,啊唷唷,着气。阿要诧异,耐说格闲话,倪一句也勿懂。

赵晃   (白)     蠢才蠢才。

赵瑶颜  (白)     啥个蠢才,戥子,阿是耐说倪笨格未耐比倪先笨,耐说恐怕外国人杀到中国来,倪有宝梗星衣裳手饰,抬条板凳,一点才勿着急。倒是耐家无一担,身无一掼格,比倪还着急,真真气数!

(赵晃顿足。)

赵晃   (白)     真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赵瑶颜  (白)     耐勿要发癫哉,搭耐到小房间里去,倪有桩要紧事体要搭耐咬耳朵勒。

(赵晃、赵瑶颜同下。赵瑶颜扮凤阳婆、赵晃挂短发同上。)

赵瑶颜  (白)     我两人是打花鼓的,今日闲暇无事,不免街坊走走。碰着什么主顾,赚他几文,也好拿来度日。

赵晃   (白)     家里的,你看此处十分热闹,我们不免把自己编的上海小曲唱将起来。

赵瑶颜  (唱)     一更一点月正黄,

             上海洋场,

             大买卖呀,票号钱庄。

             茶叶栈,湖丝厂,

             近年来吓坏在北方,

             银根一紧市面荒。

             呀呀得儿呛,难未那哼。

             二更二点月正高,

             流氓拆梢,

             茶馆烟间一大淘。

             碰碰里呀,就要倒灶,

             呀呀得儿呛,捉煞捉勿牢。

             三更三点月正圆,

             风气坏完,

             太太奶奶上戏馆。

             吊膀子呀,赛过当官,

             呀呀得儿哙,男人勿管。

             四更四点月正华,

             坐坐马车,

             身浪绫绸缎纱。

             和朋友呀,张园吃茶,

             堂子里花酒吃,总会里麻雀叉,

             呀呀得儿哙,临时完给,勿欠就赊。

             五更五点月轮低,

             滑头该死,

             合好股份做生意。

             卷一票呀,逃到屋里,

             呀呀得儿哙,公堂勿能提。

(赵晃、赵瑶颜同下。赵瑶颜扮元老上。)

赵瑶颜  (西皮导板)  见条约不由我魂飞魄散,

     (西皮慢板)  一腔热血向上翻。

             猛然间睁眼来观看,

     (白)     啊!

     (西皮慢板)  分明是瓜分小波兰。

             若容那土耳其屯军马,

             各国利益要均沾。

             你驻兵我驻兵,

             只怕这亡国祸就在眼前。

             大好江山难安享,

             全不管急危与存亡。

             土国业已屯兵将,

             这锦绣的皇宫怕你住不长。

     (白)     且住。各党依旧议论纷纷,土耳其业已进我的京城。不免进宫与国皇商议,或者上行下效,容易结成团体亦未可知。

     (西皮摇板)  上行下效有影响,

             我亲身运动到宫墙。

             满腹牢骚宫门闯,

(赵晃扮太监上,拦。)

赵晃   (白)     什么事?

赵瑶颜  (白)     我有大事要见国王。

赵晃   (白)     国皇又睡午睡,咱不敢启奏。

赵瑶颜  (白)     呀呀呸!我尝闻古人言,支那有一部名书名曰《四书》,《四书》上有一个宰予画寝,孔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兴予于何诛?”何况堂堂一国之主,是这样醉生梦死,如何得了!你看君睡臣睡,文睡武睡,官睡民睡,男睡女睡,昏昏大梦,呼之不醒,唤之不应!岂非无贵无贱,无老无少,无官无商,同归于尽!你只管启奏,我有机密大事,军国重情,国皇降罪有我担待!

赵晃   (白)     国皇有命,有事明日早朝商议。

(赵晃下。)

赵瑶颜  (西皮摇板)  国皇昏睡龙床上,

             好似燕子处危堂。

             全无一点新思想,

             国民同入梦黄粱。

             眼见得波兰无指望,

             我哪有工夫写本章。

             怒发冲冠议院往,

             我且与那多数国民共商量。

(赵瑶颜下。)
【《马嵬坡·哭妃》】
(赵瑶颜扮生上。)

赵瑶颜  (二黄导板)  见坟台不由得孤泪如雨下,

     (回龙)    哭一声杨贵妃、孤的爱卿,在夜台下、九泉间,一件件、一宗宗、件件宗宗、细听根苗:

     (反二黄慢板) 想当初孤坐的风流天下,

             重国色思倾城运走桃花。

             为姣容孤也曾求遍天下,

             谁知道绝色女出在杨家。

             回头笑百媚生独擅风雅,

             压六宫冠粉黛绝世才华。

             七月七长生殿花前月下,

             连理枝比翼鸟并蒂莲花。

             大不幸安禄山渔阳厮杀,

             争地战争城战杀人如麻。

             鼙鼓声动地来贼势浩大,

             破潼关扫河北直抵京华。

             孤无奈且迁都起了銮驾,

             幸西蜀为的是有情冤家。

             离都门路不远马嵬坡下,

             最可恨六军怒按兵不发。

             孤忙问尔六军何事驻马?

             扬言道杀兄妹六军才发。

             陈元礼奏一本社稷为大,

             孤无奈舍血泪诏旨才发。

             叹贵妃命丧在尺组之下,

             红颜女化作了白骨黄沙。

             可怜你舞霓裳独檀风雅,

             可怜你华清宫恩宠独加;

             可怜你洗儿钱空空挣下,

             可怜你酒醉后闭月羞花。

             唐天宝空作了一朝天下,

             身不能庇一女辜负了名花。

             朕负卿并非是卿负陛下,

             国乱时权在臣不在孤家。

             卿一死且要将孤咒骂,

             夜台下谁怜你少妇无家。

             李三郎痛哭得泪如雨下,

             高力士捧金杯酒祭香插。

             陈元礼奏一本催孤起驾,

(赵瑶颜下。)
【《葫芦谷》】
(赵瑶颜扮正生上。)

赵瑶颜  (二黄慢板)  叹高皇创汉业太平天下,

             至孝平方五载丧了邦家。

             汉光武在白乡重兴人马,

             访邓禹收彭岑到处征伐。

             剐王莽诛苏宪神愁鬼怕,

             洛阳城修宫院一统中华。

             四百载东西汉六元七甲,

             汉献帝坐江山贼盗如麻。

             十常侍乱宫闱董卓强霸,

             许田射猎曹孟德把主欺压。

             贼曹丕篡汉位人民叫骂,

             我主爷扶汉室上苍不嘉。

             伐东吴白帝城晏了圣驾,

             曾受那托孤恩怎敢有差?

             哭一声先帝爷在九泉之下,

             保佑臣增寿算扶保汉家。

(赵瑶颜下。)
【《桃花扇·老赞礼喝歌》】
(赵晃扮生上。)

赵晃   (唱)     你看这天,天道昏聩无昏晓,

             你看国,国步艰难多颠倒。

             你看这黄河以北,便不是中国道,

             说也牢骚,哭也号啕。

             望南京王气销,

             见北地烽火高。

             听凤子龙孙号,

             眼见得旧江山割裂无余,小朝廷旦夕不保。

             铜驼泣,夕阳金乌没蝌蚪,

             凄凉留与谁凭吊。

             叹廊庙,依然是燕处危堂仍欢笑,

             我且将冷血把热血浇。

             愁也莫消,魂也莫消,

             气也莫消,醉半醒把铁板敲,

             唱上支新歌儿可知道这不是太平调。

(赵晃下。)
【《浣纱记》】
(赵瑶颜扮生上。)

赵瑶颜  (西皮摇板)  豪杰打马奔东吴,

             可叹老长投江河。

             恨平王无道乱楚国,

             父纳子妻理难容。

             我的父谏奏反遭祸,

             害得我一家大小无结果。

             见一位娘行洗纱罗,

             行来觉得肚中饿。

             篮中有饭又有馍,

             恳求一顿奈如何。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我的心难过,

             二眼不住泪如梭。

             家住在楚国御皇阁,

             我的父人称伍相国。

             伍子胥就是我,

             父子三人保山河。

             我的父谏奏反遭祸,

             可怜我一家大小见阎罗。

             只剩下子胥人一个,

             穷途落魄受饥饿。

【《老虎楼》】
(赵晃扮小生上。)

赵晃   (引子)    春雨连绵,叹无衣,埋怨苍天。

     (念)     敝裘典画忽春寒,败絮如何饰外观?别有苦情人不解,典衣容易赎衣难。

     (白)     在下姓贾名冲字大相。身无恒业性喜冶游,柴米油盐,一桩不管,吃喝嫖赌四字俱全。只因去岁雨雪交加,做了一件头皮袍儿,也好在花柳场中露脸。今年天气晴和,便将皮袍当去改做棉袍,谁知春寒又作,虽然身上寒冷,却也无妨。怎奈是一班嫖友,个个披裘,独我末依然是敝缊袍,怎能够与衣狐貉者立呢?思想起来,好不伤惨人也!

     (西皮正板)  独坐在破瓦窑心中上枢,

             思一思想一想好不忧愁。

             悔不该到洋房交明友,

             想天法做一件雪白洋裘。

             都只为到春来寒消九九,

             因此上当了钱改换行头。

             做一件新棉袍虾青洋绉,

             外加着棉马褂酱色宁绸。

             穿在身吃在肚膏梁文绣,

             有谁人不道我公子王侯。

             实指望摇摆摆寻花问柳,

     (西皮二六板) 又谁知老天爷结下冤仇。

             猛抬头只听得狂风乱吼,

             鹅毛雪空中飘亚赛棉花。

             我若是屋内藏丝风不透,

             怎奈是一心心要上洋楼。

             看旁人几层皮穿新换旧,

             二毛褂袍珠毛灰鼠风兜。

             俺好比寒水池冻僵之狗,

             俺好比火焰山烧坏之猴;

             俺好比剥皮鼠黑夜偷游;

             俺好比号寒虫出乖露丑,

             俺好比缩头龟躲进阴沟。

             二月八乱穿衣怎生能够?

(赵晃惊。)

赵晃   (白)     呵呀不好了!

     (西皮二六板) 风又起雨又来火上加油。

     (白)     呵呀且住!你看这雨又来言,天一时不能和暧的了。事到如今,并无别计,不免将棉衣脱下,去到当铺里面,依旧将皮皮袍抵出便了!

     (西皮摇板)  贾大相脱棉衣浑身乱抖,

             弯着腰缩着头手抱肩头。

             将身儿来至在十字街口,

             看前面已到了老虎高楼。

【《女子出洋》】
(赵瑶颜扮西装小袖皮靴携赵晃扮杂旦同上。)

赵瑶颜  (引子)    警钟一声响,唤醒女同胞。

     (白)     奴家姓甄,小字维新,支那人也。自幼读东西女史,便有志出洋游学。因年岁太稚小,国文也没通达,所以未便航海。现今年已十六,学问阅历已都习练出来,不免束装就道,搭附邮船,前往东洋一游罢。

     (西皮摇板)  小女娘立船头态度自由,

             指风帆出东洋立志独遒。

             涉波涛经沧海真是壮游,

             冒艰难进文明造那女流。

赵晃   (白)     娘子这话热心爱群,真达到极点了。无奈那腐败女子,不晓得这个主义吓!

赵瑶颜  (西皮摇板)  可怜那二百兆巾帼妖娆,

             没学问没知识终日逍遥。

             吃得饱穿得好闲来上庙,

             打麻雀抹欧经还要押宝。

赵晃   (白)     不但是没有学问,还个个迷信着呢!

赵瑶颜  (西皮摇板)  可叹那烧香钱花得不少,

             东磕头西磕头冤枉苦恼。

             高王经白衣咒嘴里唠叨,

             你求福我求寿一味胡闹。

赵晃   (白)     不但个个迷信,还个个裹着小脚呢!

赵瑶颜  (西皮摇板)  提起来这件事我真要哭,

             生下来好好的天然双足。

             为什么要把它紧紧缰束,

             成残废多疾病传种柔弱。

赵晃   (白)     娘子呀!中国女界这样腐败,娘子有什么想法呢?

赵瑶颜  (西皮摇板)  女界中既然有我甄维新,

             必定要发宏愿普救柔魂。

             到东洋勤考察输入文明,

             回国来立女学教习自任,

(赵瑶颜指。)

赵瑶颜  (白)     到那时包管你女杰云兴。

     (白)     你看铁锚已收上来,船已离开码头了。我们进船舱去罢!

赵晃   (白)     是!

(赵瑶颜携赵晃同下。)
(完)


浏览次数:375 ┊ 字数:10075 ┊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