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高平关》

主要角色
赵匡胤:红生
高行周:净
高怀德:小生
高怀亮:小生

《高平关》马连良饰赵匡胤
《高平关》马连良饰赵匡胤
情节
五代时,高行周据守高平关。时赵匡胤在郭彦威部下,欲杀高行周以邀功。赵匡胤到关后,高行周察知其意,并预料赵匡胤必成大业,乃将印信交付其子高怀德执掌,并托赵匡胤得志后,优遇高怀德弟兄。赵匡胤许以己妹配高怀德,高行周乃自刎。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三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老道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7.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开门刀、中军、高行周同上。)

高行周  (〖点绛唇〗) 坐镇高平,统率三军,旌旗整,保主乾坤,令出山摇震。

     (念)     威风凛凛坐虎堂,五龙二虎逼彦章。鸡爪山前曾交战,刘主官封东鲁王。

     (白)     老夫高行周。刘华王驾前为臣。奉命镇守高平关一带等处。只因昨晚仰观天象,见赤须龙压着了白虎大堂。是我屈指一算,赤须龙乃是河东赵匡胤;白虎之象乃是老夫本命星。他今前来,行刺于我。本当不助他成功,又恐五雷击顶。为此,今日升坐虎堂。正是:

     (念)     大国愁来小国愁,干戈不知几时休。算来宝剑项上刎,盖世忠良不到头。

     (白)     中军!

中军   (白)     有。

高行周  (白)     众将进帐!

中军   (白)     得令。

             众将进帐!

四将   (内同白)   来也!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参见元帅!

高行周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四将   (同白)    元帅一十三载未升白虎大堂。今日升坐虎堂,宣我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高行周  (白)     众位将军哪里知道。只因老夫年迈,难以执掌高平大事。老夫有意,将印信付与尔等,不知意下如何?

四将   (同白)    我等才疏学浅,还有二位少爷。

高行周  (白)     真乃仁德之将。帐外候令!

四将   (同白)    得令。

(四将同下。)

高行周  (白)     来!

中军   (白)     有。

高行周  (白)     二位少爷进帐!

中军   (白)     得令。

             二位少爷进帐!

高怀德、

高怀亮  (内同白)   来也!

(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参见爹爹!

高行周  (白)     儿是怀德?

高怀德  (白)     儿是怀德。

高行周  (白)     儿是怀亮?

高怀亮  (白)     儿是怀亮。

高行周  (白)     嗐,儿啊!

(高行周哭。)

高行周  (西皮导板)  擂鼓三通坐虎堂,

     (叫头)    怀德!

高怀德  (叫头)    爹爹。

高行周  (叫头)    怀亮!

高怀亮  (叫头)    我父。

高行周  (叫头)    嗐,儿啊!

(高行周哭。)

高行周  (西皮原板)  怀德、怀亮细听端详:

             为父我昨夜晚仰观天象,

             赤须龙压着了白虎大堂。

             儿道那赤须龙是哪一个?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他是哪个?

高行周  (白)     他就是河东的赵……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赵什么?

高行周  (白)     呀!

     (西皮快板)  一个“赵”字出了口,

             两个冤家着了慌。

             我这里将赵字丢开罢,

             怀德、怀亮坐两旁。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啊爹爹,十数余载,未曾升坐白虎大堂;今日升坐虎堂,不知为的哪路军情?

高行周  (白)     儿等哪里知道。只因为父年迈,难以执掌高平大事。为父有意,将印信付与儿等。不知意下如何?

高怀德  (白)     孩儿年小。

高怀亮  (白)     孩儿年幼。

高行周  (白)     哽,讲什么年小年幼,可记得为父一十三岁,大战勾家滩之事。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儿等不知。

高行周  (白)     儿等不知,听为父慢慢道来!

     (西皮原板)  忆昔黄巢反大唐,

             将唐主赶在西岐美良。

             程敬思前去搬兵将,

             沙陀国搬来了李晋王。

             飞虎山收下了李存孝,

             灭却了黄巢兴大唐。

             为父书房念文章,

     (西皮快板)  探马不住报端详。

             王彦章打胜仗,

             儿祖父中了那回马枪。

             为父闻言冲冲怒,

             直到阵前去会彦章。

             他把为父太小量,

             我二人分个谁胜哪个强。

             为父就用铜锤打,

             那贼就把铁鞭扬。

             铜锤打铁鞭扬,

             打得那贼带了伤。

             五龙二虎逼贼丧,

             才得官封东鲁王。

     (白)     看印拜过!

高怀德  (白)     是。

(高怀德拜。)

高怀亮  (白)     是。

(高怀亮拜,哭。)

高行周  (白)     呀!

     (西皮快板)  怀德执掌高平印,

             怀亮一旁放悲声。

             手掌手背俱是肉,

             一样的孩儿两看承。

             怀亮看过上方剑,

             儿带三千鹞子兵。

     (白)     儿啊,明日午时三刻上关之期,见一红脸大汉。他若进关,枪头朝里;他若出关,枪头朝外。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却是为何?

高行周  (白)     这个……儿啊!

     (西皮快板)  昔日里楚汉两争强,

             鸿门设宴害高皇。

             霸王不听范增语,

             后来自刎在乌江。

             父说此话儿参想,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孩儿不解。

高行周  (白)     嗯!

     (西皮快板)  枉读诗书和文章。

             弟兄双双把关上,

             无令休到白虎堂。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得令!

高怀德  (唱)     怀德执掌高平印,

高怀亮  (唱)     怀亮马前做先行。

高怀德  (唱)     人来带过马能行,

(高怀德下。)

高怀亮  (唱)     去到关前看分明。

(高怀亮下。)

高行周  (唱)     怀德、怀亮把关上,

             父子们再相逢梦一场。

(高行周、四龙套、四开门刀、中军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将、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高怀德  (唱)     关内奉了爹爹命,

高怀亮  (唱)     来到关前看分明。

高怀德  (唱)     人马扎在鹞子岭,

高怀亮  (唱)     看是何人到来临。

赵匡胤  (内西皮导板) 戴月披星离怀庆,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唱)     不分昼夜奔高平。

             在西门遇崔龙将我拿问,

             多亏了曹二弟合家满门。

             二次里又遇见老将杨滚,

             那老儿虽年迈武艺皆能。

             铜锤下不伤俺玄郎性命,

             郭王爷赐宝刀二下高平。

             有豪杰催青鬃忙往前进,

     (西皮快板)  又只见鹞子岭扎下大营。

             上写着东鲁王让了帅印,

             有怀德和怀亮执掌高平。

             不杀老儿回怀庆,

     (白)     啊!

     (西皮快板)  监牢内还有我二老双亲。

             明知道山有虎伤人性命,

             俺玄郎大着胆偏把虎擒。

             头上的檐毡帽齐眉遮定,

             学关公斩蔡阳夜奔古城。

(赵匡胤下。)

高怀德  (唱)     我看此人好面善,

高怀亮  (唱)     好像河东赵玄郎。

高怀德  (唱)     怀德提枪忙赶上,

高怀亮  (白)     且慢!

     (唱)     爹爹将令谁敢挡。

高怀德  (唱)     人来带路回宝帐!

(高怀德下。)

高怀亮  (唱)     见了爹爹说端详。

(高怀亮、四龙套、四将同下。)

【第三场】

(高行周上。)

高行周  (西皮快板)  昨夜晚一梦大不祥,

             梦见我主刘华王。

             手挽手儿悲声放,

             二人同见五殿阎王。

             今早打开古书看,

             午时三刻一命亡。

             将身儿坐至在白虎堂上,

             等、等、等、等候河东赵玄郎。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唱)     豪杰打马上高关,

             玉石栏杆把马拴。

             手搭凉棚用目看,

             白虎堂坐定将魁元。

             手使宝刀朝上砍,

高行周  (白)     大胆!

     (唱)     是何人大胆敢欺天!

     (白)     下跪何人?

赵匡胤  (白)     侄儿河东赵。

高行周  (白)     敢是匡胤?

赵匡胤  (白)     正是。

高行周  (白)     上得关来,为何拔刀出鞘?

赵匡胤  (白)     侄儿上得关来,心中骇怕,故而拔刀出鞘。

高行周  (白)     将刀入鞘。

赵匡胤  (白)     是。

高行周  (白)     那旁有座,儿且坐下。

赵匡胤  (白)     谢坐。

高行周  (白)     儿一双爹娘可好?

赵匡胤  (白)     二爹娘安康。

高行周  (白)     儿在江湖可好?

赵匡胤  (白)     侄儿有何德能,敢劳伯父动问。

高行周  (白)     伯父不来问你,你把你伯父、伯母,就忘怀了。

赵匡胤  (白)     侄儿上得关来,被伯父占先了。

高行周  (白)     好个“占先”二字!

             哎呀且住。人言匡胤,有九五之尊,老夫习就麻衣神相,待我相他一相。他若有九五之尊,助他成功;他若无有九五之尊,玄郎啊玄郎,想出高平,万万的不能。

             玄郎!

赵匡胤  (白)     伯父!

高行周  (白)     将檐毡帽挽起!

赵匡胤  (白)     是。

高行周  (西皮原板)  东鲁王坐虎堂细观匡胤,

             观一观河东创业之人。

             卧蚕眉丹凤眼丰额隆准,

             耳垂肩手过膝九五之尊。

             问玄郎上关来有何议论?

赵匡胤  (唱)     伯父台前问安宁。

高行周  (西皮原板)  问什么安来问什么宁,

     (西皮快板)  为伯父心中明如灯。

             刺杀刘王就该走,

             不该二次到高平。

             高平关怎比得燕京地,

             老夫怎比刘华君。

             左有天奇与天庆,

             右有刘安和刘民。

             四员虎将威风凛,

             还有那怀德、怀亮杀人星。

             虽然老夫年高迈,

             还有三千鹞子兵。

赵匡胤  (唱)     这老儿他倒能隔山照影,

             就知道俺玄郎今要杀人。

             不杀老儿回怀庆,

高行周  (白)     回去拜上儿的爹娘。

赵匡胤  (唱)     想起爹娘书信在身。

高行周  (白)     儿为何去而复转?

赵匡胤  (白)     非是侄儿去而复转,二爹娘有书信到来,伯父请看。

高行周  (白)     呈上来!

     (西皮快板)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高平老仁兄。

             玄郎到此无别事,

             借你的人头作证凭。

     (白)     呀呀,呸!

     (西皮快板)  世上万物皆可借,

             要借人头不近情!

             问玄郎杀伯父因为何故?

赵匡胤  (西皮快板)  监牢内搭救我二老双亲。

高行周  (西皮快板)  儿有儿的父和母,

             怀德、怀亮靠何人?

赵匡胤  (西皮快板)  伯父助我把功成,

             怀德、怀亮我看承。

高行周  (西皮快板)  我的儿本是将门后,

             何劳赵家你看承?

赵匡胤  (西皮快板)  我有一妹赵美蓉,

             许给怀德配为婚。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说此话儿就该双手剁!

赵匡胤  (西皮快板)  伯父说话欠聪明。

             天凭日月轮流转,

             人凭双膀定乾坤。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走关西来闯关东,

             这两句话儿解不通。

             你若解开其中意,

             老夫助你把功成;

             若解不开其中意,

             想出高平万不能。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走关西来闯关东,

             这句话儿解不通。

             豪杰低头暗思想,

             想是伯父要合同。

高行周  (白)     正是。

赵匡胤  (白)     侄儿上得关来,未带文房四宝。

高行周  (白)     虎堂现有。

赵匡胤  (白)     请伯父离了虎位。

高行周  (白)     正要离位。

赵匡胤  (白)     看刀!

高行周  (白)     还早。

赵匡胤  (西皮导板)  赵玄郎上关来魂飞天外,

     (西皮原板)  上高平好一似鬼使神差。

             姓高人与赵家无有仇害,

             苦苦的要杀他所为何来。

             对伯父施一礼公位来踩,

             上公案我只得提笔写来。

             头辈爷赵高祖富足员外,

             二辈爷赵怀度颇有家财,

             我的父赵洪恩名扬四海,

             我的母曾受过皇王封来。

             生下俺赵玄郎面带古怪,

             兄匡胤、弟光美、美蓉裙钗。

             姓高人与赵家结亲四海,

             但愿得他夫妻们到老和谐。

             写合同不把这画押来带,

             老伯父拿去看自刎头来。

高行周  (白)     嗯!

     (西皮快板)  小奴才你不必作鬼作怪,

             些小的逃脱计我父解开。

             有三媒和六证人头现在;

             无三媒要人头转世投胎。

赵匡胤  (唱)     这老儿虽年迈聪明还在,

             赵玄郎肺腑情被他解开。

             提笔再写柴子耀,

             石守能、石守信人称将才。

高行周  (白)     不要!

赵匡胤  (唱)     张光远、郭彦威名扬四海。

高行周  (白)     不好!

赵匡胤  (唱)     还有个苗先生八卦安排。

高行周  (白)     不要!

赵匡胤  (唱)     这不要那不要把我难坏,

             老伯父要何人自己讲来!

高行周  (唱)     董家桥打五虎几人结拜,

             谁是兄谁是弟一一讲来!

赵匡胤  (唱)     董家桥打五虎三人结拜,

             还有个郑子明未曾写来。

高行周  (唱)     问玄郎此人在不在?

赵匡胤  (唱)     在西门与怀德见过阵来。

高行周  (唱)     他二人打一仗谁胜谁败?

赵匡胤  (唱)     不分胜不分败转回营来。

高行周  (唱)     罢,罢,罢!写郑恩老夫心爱。

赵匡胤  (唱)     提笔再写郑英才。

             昔日打马金桥界,

             偶遇先生把卦排。

             将我八字案上摆,

             算我将来坐龙台。

             有九台无九台,

             高家代代伴金阶。

             七岁孩儿纱帽戴,

             九岁女儿簪凤钗。

             一对合同忙修好,

             老伯父拿去看自刎头来。

高行周  (白)     呀!

     (唱)     这合同好一似阴阳地界,

             一张纸换下了我的头来。

             叫玄郎你与我眼色来迈,

             袖儿内藏合同他怎解开。

             叫玄郎你与我把路来带!

赵匡胤  (白)     伯父要往哪道而去?

高行周  (白)     去到上房,见过儿的伯母。

赵匡胤  (白)     想伯父与伯母乃是恩爱夫妻,倘若见面,难以割舍。伯父你舍了吧!

高行周  (白)     怎么讲?

赵匡胤  (白)     舍了吧!

高行周  (哭头)    啊,啊,啊,我的妻呀!

     (唱)     夫妻们再相逢转世投胎。

             叫玄郎你与我下关路带!

赵匡胤  (白)     伯父又往哪里去?

高行周  (白)     去到关前,见过你两个兄弟。

赵匡胤  (白)     两个兄弟一个个如狼似虎,倘若见面,岂肯与侄儿干休。伯父你舍了吧!

高行周  (白)     怎么讲?

赵匡胤  (白)     舍了吧!

高行周  (哭头)    啊,啊,啊,我的儿啊!

     (唱)     父子们再相逢梦里阳台。

     (白)     玄郎上得关来,全凭何物?

赵匡胤  (白)     骑下马,掌中刀。

高行周  (白)     借刀一用。

赵匡胤  (白)     刀不离身。

高行周  (白)     锤换刀。

赵匡胤  (白)     刀换锤。

高行周  (唱)     开刀先杀赵匡胤,

赵匡胤  (唱)     想是伯父变了心。

高行周  (唱)     非是伯父变了心,

             怕你后来忘了恩。

赵匡胤  (唱)     伯父助儿把功成,

             怀德讨饭我担承。

高行周  (白)     起过了!

     (唱)     真龙天子开金口,

             我儿讨饭他收留。

             罢罢罢来休休休,

             学一个乌江自刎头。

     (白)     玄郎,那旁有人来了!

赵匡胤  (白)     在哪里?

(高行周自刎。)

赵匡胤  (白)     哎呀!

     (唱)     一见伯父尸不倒,

             想是伯父讨封号。

             有朝一日登大宝,

             封你白马大英豪。

             宝刀一举人头掉,

(高行周死,下。)

赵匡胤  (唱)     郭王台前报功劳。

(赵匡胤下。)
(完)


浏览次数:164 ┊ 字数:5521 ┊ 最后更新:2019-03-1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