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高平关》(一名:《借人头》)

主要角色
赵匡胤:红生
高行周:净
高怀德:小生
高怀良:小生

《高平关》马连良饰赵匡胤
《高平关》马连良饰赵匡胤
情节
五代末高行周,镇守高平关,兼有怀德、怀良二子,勇武异常,随同守护,远近颇畏惮之。后周柴荣,屡攻不能克。柴荣之军师苗训,知赵匡胤父与高行周有亲谊,请柴荣下其家属于狱,逼令赵匡胤往取高行周之头,以赎百口。高行周素善观天文,是日夜观星象,见己星为客星所掩,知赵氏必兴。明日忽报赵匡胤至,高行周大惊,知必有异,令众将迎之入。赵匡胤哭诉来由,高行周闻之,略无难色,但问赵匡胤何以报德,赵匡胤立书笔证,许厚封其子怀德、怀良官,高行周嫌报施太轻,怒掷赵匡胤所书证据于地,谓:高与赵本世戚,必以汝妹为吾媳,聘吾女为汝妻方可,否则惟坐视而已。赵匡胤不得已,俱允之。高行周乃公服自刎,赵匡胤遂割取其头,归报柴荣,于是高平乃为后周有。

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龙套、高行周同上。)

高行周  (点绛唇牌)  奉命镇守,扫灭全寇,名九州,官封王侯,爵禄皇恩厚。

     (念)     忆昔当年逞豪强,五龙二虎逼彦章。老夫先蹋金角椅,才得官封东鲁王。

     (白)     老夫高行周,在刘怀王驾前为臣,官拜东鲁王之位。只因昨晚夜观天象,只见赤须龙压定了白虎大堂。想那赤须龙,乃是河东匡胤,那白虎乃是老夫本命星君。本当不助他成功,难免五雷之罪。正是:

     (念)     大国州来小国州,单枪匹马几时休。算来把刀项上去,为国尽忠不到头。

     (白)     来,传众将进帐。

龙套   (同白)    众将进帐。

四将   (内同白)   来也!

(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参见大王!

高行周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四将   (同白)    谢老大王!吓,老大王二十余载,未曾升坐大堂,今日升坐大堂,为了何事?

高行周  (白)     想老夫年迈,难掌高平,将印信付与你等执掌,意下如何?

四将   (同白)    吾等不敢。还有二位少爷。

高行周  (白)     好一个仁义四将!帐外听令。

四将   (同白)    得令。

(四将同下。)

高行周  (白)     来,传二位少爷进帐。

龙套   (同白)    二位少爷进帐。

高怀德、

高怀良  (内同白)   来也!

(高怀德、高怀良同上。)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参见爹爹!

高行周  (叫头)    儿是怀德!

高怀德  (白)     正是怀德。

高行周  (叫头)    儿是怀良!

高怀良  (白)     是怀良。

高行周  (叫头)    儿吓!

     (西皮导板)  擂鼓三通坐虎堂,

     (叫头)    怀德!

高怀德  (叫头)    爹爹!

高行周  (叫头)    怀良!

高怀良  (叫头)    我父!

高行周  (叫头)    儿吓!

     (西皮慢板)  怀德、怀良站立在两旁。

             昨夜晚为父夜观天象,

             只见那赤须龙压定了白虎大堂。

             你道那赤须龙就是哪个?

             他就是河东的赵……

(高怀德、高怀良同惊。)

高行周  (白)     吓!

     (西皮快板)  一个“赵”字未出口,

             两个冤家着了忙。

             罢罢罢罢,将“赵”字按下不讲,

             怀德、怀良听端详。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吓,爹爹二十一载,未曾升坐白虎大堂;今日升坐大堂,为了何事?

高行周  (白)     为父年迈,难掌高平,欲将印信,付与尔等执掌。

高怀德  (白)     孩儿年幼。

高怀良  (白)     儿年小。

高行周  (白)     可知道为父与祖先报仇之事?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孩儿不知。

高行周  (白)     尔等不知,听为父道来:

     (西皮慢板)  黄巢起义灭大唐,

             将唐主赶至在西岐美良。

             程敬思四路颁兵将,

             沙陀国颁来了年迈李王。

             飞虎山又收了打虎小将,

             那娃娃虽年幼武艺高强。

             灭了黄巢朱温丧,

     (西皮快板)  又反了水贼王彦章。

             大太保领雄兵不能抵挡,

             在山后颁请了我的父王。

             儿祖父中了那水贼计上,

             在无缨枪下一命亡。

     (白)     为父在后花园中,跑马射箭,家院报道,儿祖父命丧水贼之手。为父闻听此言,人不及甲,马不及鞍,直奔水贼的营盘,高声叫骂。那水贼出得营来,头戴乌云盔,身穿乌油甲,手持丈八铁篙。他见了为父,哈哈哈大笑!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他笑爹爹为何?

高行周  (白)     他笑为父“上马没有拳头大,下马无有磕膝高。回去吃三年乳奶,再来与你父报仇!”为父闻听此言,提枪就刺。那贼用铁篙抵住,吾二人连仗数十回合,不分胜负。那时为父心生一计,打马就败。那贼紧紧追赶,为父回头一看,只见那贼的马头,连住为父的马尾;为父的马尾,连住那贼的马头。

高怀德  (白)     父亲可慌?

高行周  (白)     不慌。

高怀良  (白)     可忙?

高行周  (白)     也不忙。在腰中取出祖先的铜锤,叫道“水贼照打!”

     (西皮快板)  为父就是铜锤打,

             石敬唐就是铁锏伤。

             铜锤打,铁锏伤,

             打得那贼吐红光。

             五龙二虎逼贼丧,

             为父才拜东鲁王。

     (白)     怀德拜印!

(吹打,四将同上。高怀德拜印。高怀良哭。)

高行周  (西皮快板)  怀德拜过高平印,

             怀良一旁放悲声。

             手掌手背都是肉,

             一样儿子两看承。

             怀良你拜尚方剑,

(高怀良拜剑。)

高行周  (西皮快板)  带管三千鹞子兵。

             弟兄二人把高平镇,

             再叫众将听分明。

     (白)     唉,众位将军,明日午时三刻,有一红脸大汉,他若进得关来,将枪头朝内;他若出得关去,将枪头朝外。

四将   (同白)    他是老大王什么人?

高行周  (白)     他是老夫昔年的好友,尔等记下了。

四将   (同白)    得令。

(四将同下。)

高行周  (白)     儿吓,为父有一言,尔等解来。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爹爹请讲。

高行周  (念)     昔日楚汉两争强,陈平无计问张良。霸王不听范增语……

     (白)     尔等可解?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尔等不解。

高行周  (白)     无用的东西,出帐去吧!

高怀德、

高怀良  (同白)    儿遵命。

高怀德  (西皮摇板)  爹爹一言出了唇,

高怀良  (西皮摇板)  倒叫孩儿解不明。

高怀德  (西皮摇板)  人来带过马能行,

高怀德、

高怀良  (同西皮摇板) 去到关前看分明。

(高怀德、高怀良同下。)

高行周  (叫头)    怀德!怀良!吓吓吓吾的儿吓!

     (西皮摇板)  怀德、怀良上高平,

             父子相逢再不能。

             人来与爷掩门进,

             咬定牙关等时辰。

(同下。)

【第二场】

(高怀德、高怀良同上。)

高怀德  (西皮摇板)  怀德拜了高平印,

             怀良拜过剑一根。

             人来带路把关进,

(高怀德、高怀良同上城。)

高怀德  (西皮摇板)  看是何人到来临。

赵匡胤  (内西皮导板) 不分昼夜离淮庆,

(赵匡胤上。)

赵匡胤  (西皮慢板)  天牢内辞别了二老双亲。

             在中途遇崔龙将我盘问,

             多亏了曹二弟一家满门。

             在午门又遇见老将杨衮,

             那老儿虽年迈武艺皆能。

             铜锤下不伤俺玄郎性命,

             郭王爷赐宝刀二下高平。

             我这里催青鬃马往前进,

     (白)     吓!

     (西皮快板)  又只见鹞子岭扎下大营:

             上写着东鲁王让了帅印,

             有怀德和怀良执掌高平。

     (白)     吓!

     (西皮快板)  那老儿他倒有隔山照镜,

             就知道俺玄郎要杀他人。

             不杀他人回淮庆,

     (白)     唉!

     (西皮快板)  天牢内还有那二老双亲。

             明知道山有虎伤人性命,

             学关公斩蔡阳夜奔古城。

(赵匡胤下。)

高怀德  (西皮摇板)  我看此人好貌相,

             看他好像赵玄郎。

             人来与我忙追上,

高怀良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爹爹降罪何人当?

             人来带过马能行,

(高怀德、高怀良同下城。)

高怀良  (西皮摇板)  见了爹爹说分明。

(高怀德、高怀良同下。)

【第三场】

(长锤,高行周上。)

高行周  (西皮摇板)  昨晚一梦大不祥,

             梦见吾主刘怀王。

             手挽手儿游地藏,

             君臣们对坐叙叙家常。

             醒来打开梦书看,

             午时三刻一命亡。

             闷恹恹坐至在白虎大堂,

             等等等等,等候了河东赵玄郎。

(赵匡胤上。)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过了头关到二关,

             满营将士不敢拦。

             手搭凉棚用目看,

             上面坐的将一员。

             认得他是高鹞子,

             昔年大战狗鸡滩。

             手持宝刀往上砍,

(赵匡胤拔刀砍,高行周拦。)

高行周  (西皮摇板)  祖先铜锤朝下拦!

     (白)     下跪敢是香孩儿?

赵匡胤  (白)     正是侄男。

高行周  (白)     进得关来,为何宝刀出鞘?

赵匡胤  (白)     伯父威严甚重,故而宝刀出鞘。

高行周  (白)     把刀入鞘,一旁坐下。

赵匡胤  (白)     谢伯父。

(赵匡胤坐。)

高行周  (白)     儿爹娘可好?

赵匡胤  (白)     儿爹娘好。

高行周  (白)     儿在江湖可好?

赵匡胤  (白)     儿在江湖好,敢劳伯父动问。伯父、伯母可好?

高行周  (白)     唔,为伯父不来问儿,你也不来问伯父、伯母!

赵匡胤  (白)     儿上得关来,被伯父占了先了。

高行周  (白)     好一个“占先”二字。

             且住,人道赵匡胤有九五之尊。老夫幼年,学就麻衣神相,不免与他相上一相。他若有九五之尊,老夫助他成功;他若无有九五之尊,要想出高平,万万不能。

             香孩儿,把燕毡帽,齐眉按定了。

     (西皮慢板)  高行周坐虎堂用目观望,

             看一看河东的赵玄郎。

             丹凤眼卧蚕眉,帝王之相,

             到后来他必定坐镇家邦。

             问玄郎到此间因为何故?

赵匡胤  (西皮慢板)  在伯父台前问安宁。

高行周  (白)     咳!

     (西皮快板)  问什么安来问什么宁,

             伯父心中明如灯。

             杀了刘王就该走,

             为什么二次到高平。

             高平怎比燕京地,

             老夫怎比刘怀君。

             左有天吉和天庆,

             右有刘安和刘明。

             四员虎将我不表,

             怀德、怀良杀人精。

             休提老夫年纪迈,

             还有三千鹞子兵。

赵匡胤  (西皮快板)  那老儿他倒有隔山照镜,

             就知道俺玄郎要杀他人。

             不杀老儿回淮庆,

高行周  (白)     回去拜上儿的爹娘。

赵匡胤  (白)     吓!

     (西皮快板)  想起爹娘书一封。

     (白)     爹娘有书信一封,伯父请看。

高行周  (白)     呈上来。

(赵匡胤呈书。)

高行周  (西皮慢板)  拆书信,观风景,

             一字字一行行上写分明:

             书信到此无别论,

             借你的人头表一表人情。

     (白)     吓!

     (西皮快板)  世上别的俱已借,

             借了人头怎为人?

             问玄郎杀伯父因为何故?

赵匡胤  (西皮快板)  天牢内搭救我二老双亲。

高行周  (西皮快板)  你有一双亲父母,

             怀德、怀良无父亲。

赵匡胤  (西皮快板)  伯父助儿把功成,

             怀德、怀良我看承。

高行周  (西皮快板)  吾儿本是将门子,

             岂用你赵家来看承?

赵匡胤  (西皮快板)  我有一妹赵美容,

             愿许怀德配为婚。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说此话你就把手割下!

赵匡胤  (西皮快板)  伯父说话欠聪明。

             天地日月轮流转,

             全凭两膀定乾坤。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走关西来走关东,

             这句话儿解不明。

             你若解开其中意,

             老夫助儿把功成;

             你若不解其中意,

             要出高平万不能。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走关西来走关东,

             这句话儿解不通。

             低下头来暗思想,

     (白)     吓!

     (西皮快板)  想是伯父要合同。

高行周  (白)     正是。

赵匡胤  (白)     侄儿上得关来,未带文房四宝。

高行周  (白)     白虎堂现有。

赵匡胤  (白)     请伯父离位。

高行周  (白)     待老夫离位。

(高行周下位,赵匡胤砍。)

赵匡胤  (白)     看刀!

高行周  (白)     动手还早!

赵匡胤  (白)     咳!

     (西皮导板)  赵玄郎立虎堂魂飞天外,

     (西皮慢板)  二次里下高平鬼使神差。

             对伯父施一礼虎堂来踹,

             手提着羊毫笔仔细写来:

             头辈祖名赵霸父子员外,

             二辈祖赵怀亲颇有家财;

             三辈祖名赵保随唐挂帅,

             一杆枪挣下了免死金牌。

             吾的父赵洪恩皇堂现在,

             我的母窦氏女曾受过皇王封来。

     (西皮快板)  我的妹赵美容八字癸亥,

             秋八月十五日降下裙钗。

             我赵门与高家结下亲爱,

             但愿得他夫妻到老和谐。

             我这里写合同媒妁不代,

             老伯父拿去观自刎头来。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见合同写得是倒也慷慨,

             赵玄郎巧机关老夫解开。

             我两家结亲事名扬四海,

             少画押无媒证怎把亲抬?

赵匡胤  (西皮快板)  那老儿虽年迈聪明还在,

             赵玄郎用巧计被他解开。

             提羊毫就写柴子耀,

高行周  (白)     不要!

赵匡胤  (西皮快板)  张广远、罗元威颇有家财;

高行周  (白)     不好!

赵匡胤  (西皮快板)  施守能、施守信英雄尚在,

高行周  (白)     亦不要!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还有个苗先生八字安排。

高行周  (白)     不要!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这不要那不要把儿难坏,

             老伯父要何人自己讲来。

高行周  (西皮快板)  董家桥打五虎几人结拜,

             谁是兄谁是弟说个明白。

赵匡胤  (西皮快板)  董家桥打五虎三人结拜,

             还有个郑子明未曾写来。

高行周  (西皮快板)  问玄郎郑子明在也不在?

赵匡胤  (西皮快板)  在西门与崔龙见过阵来。

高行周  (西皮快板)  他二人见一阵谁胜谁败?

赵匡胤  (西皮快板)  他二人见一阵不分将才。

高行周  (西皮快板)  昨夜晚观星斗霞光无在,

             郑子明老苍龙降下凡来。

             叫玄郎写郑恩老夫心爱,

赵匡胤  (西皮快板)  提笔就写郑英才。

             昔日打马过金桥,

             偶遇先生八卦高。

             他把我八字安排好,

             说我后来有九朝。

             有九朝来坐九朝,

             伯父近前听封号:

             七岁孩儿戴纱帽,

             九岁女儿入皇朝。

             一封合同忙写好,

             老伯父拿去看自把头招。

高行周  (西皮摇板)  一见合同魂不在,

             一张纸换下人头来。

             叫玄郎你把颜色卖,

             袖儿内藏合同神鬼难猜。

             叫玄郎你把上关路带,

赵匡胤  (白)     伯父到哪里去?

高行周  (白)     前去见过你那两个兄弟。

赵匡胤  (白)     吓,伯父,想我那两个兄弟,如狼似虎,如何能舍得伯父?伯父舍了罢!

高行周  (西皮摇板)  吓吓吓,我的儿吓!

             父子们要相逢梦里再来。

             叫玄郎你把上房路带,

赵匡胤  (白)     吓,伯父,到哪里去?

高行周  (白)     二堂辞别儿的伯母。

赵匡胤  (白)     哎吓伯父吓,想伯母与伯父乃系恩爱夫妻,如何能舍得伯父?伯父舍了罢!

高行周  (西皮摇板)  哎哎哎,吾的妻吓!

             夫妻们要相逢转世再来。

     (白)     哎,玄郎上得关来,全凭何物?

赵匡胤  (白)     青铜宝刀。

高行周  (白)     借刀一用。

赵匡胤  (白)     刀不离手。

高行周  (白)     铜锤抵换。

赵匡胤  (白)     刀换锤。

高行周  (白)     锤换刀。

(赵匡胤、高行周换刀、锤,高行周砍。)

高行周  (西皮摇板)  开刀先杀赵匡胤!

赵匡胤  (西皮摇板)  想是伯父变了心。

高行周  (西皮摇板)  非是伯父变了心,

             怕你日后忘了恩。

赵匡胤  (西皮摇板)  伯父助儿把功成,

             怀德讨饭我看承。

高行周  (西皮摇板)  真龙天子开了恩,

             吾儿讨饭他看承。

             耳旁听得天鼓响,

             口口叫道白虎星。

             罢罢罢罢,休休休休,

             学一个霸王自刎头!

(高行周自刎。)

赵匡胤  (西皮摇板)  一见伯父尸不倒,

             想是伯父讨封号。

             有朝玄郎登大宝,

             封你白马大英豪。

             宝刀一举人头掉,

             郭王台前报功劳!

(赵匡胤砍高行周头,下。)
(完)


浏览次数:18275 ┊ 字数:5978 ┊ 最后更新:2002年12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