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挂印》

主要角色
高行周:净
高怀德:小生
高怀亮:小生
田吉:末
田庆:生
刘暗:外
刘明:副净

情节
东鲁王高行周,夜观天象,预料赤须火龙即赵匡胤,将前来行刺。欲与抵抗,又恐终遭天谴。不得已召集众将,及其二子高怀德、高怀亮至帐内。当面将帅印交与高怀德,又给高怀亮宝剑一口,宫内宫外,先斩后奏。并嘱二子,俟赵匡胤到时,他进营时,汝等枪须向内。他回去时,汝等则枪须向外,不淮交战云。

注释
按此即系《借人头》之前段。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3.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田吉、田庆、刘暗、刘明同上。)

田吉   (点绛唇牌)  独坐虎帐,

田庆   (点绛唇牌)  威镇一方,

刘暗   (点绛唇牌)  英雄猛将,

刘明   (点绛唇牌)  各自逞强,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点绛唇牌) 管叫胡儿服降。

田吉   (白)     俺,田吉。

田庆   (白)     俺,田庆。

刘暗   (白)     刘暗。

刘明   (白)     刘明。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请了。元帅升帐,在此伺候。请!

(吹打。四大刀手引高行周同上。)

四大刀手 (同白)    呵匕呵。

高行周  (引子)    威镇高关,执掌兵权。

     (念)     曾记当年摆战场,五龙二虎逼彦章。兴兵打仗谁敢挡,保定刘王锦家邦。

     (白)     老夫,高行周,在刘主驾前为臣,官拜东鲁王之职。昨晚夜观天象,赤须火龙前来行刺,老夫本当杀他,恐被天谴五雷击顶。

             军校!

四大刀手 (同白)    哦。

高行周  (白)     有请众位将军进帐。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得令!

             王爷在上,末将等参见。

高行周  (白)     众位将军,尔等可曾齐备否?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俱已齐备。

高行周  (白)     站立两旁听点。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哦。

高行周  (白)     田吉。

田吉   (白)     有。

高行周  (白)     田庆。

田庆   (白)     有。

高行周  (白)     刘暗。

刘暗   (白)     有。

高行周  (白)     刘明。

刘明   (白)     有。

高行周  (白)     众位将军。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王爷。

高行周  (白)     老夫传尔等进帐,非为别事。只因老夫年迈,难以执掌虎头金印。列位将军,有能者,前来执掌。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还有二位少爷。

高行周  (白)     传。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有请二位少爷。

(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高行周  (白)     儿是怀德?

高怀德  (白)     儿是怀德。

高行周  (白)     儿是怀亮?

高怀亮  (白)     儿是怀亮。

高行周  (白)     哎,哈哈哈!

     (唱)     擂鼓三通坐大堂,

             怀德、怀亮站两厢。

             辕门外来了一个赵……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赵什么?

高行周  (唱)     我一个“赵”字未出口,

             两个冤家着了忙。

             本待不说真情话,

             絮絮叨叨问端详。

             罢,罢,罢,且把“赵”字按下了罢,

             叫声我儿听端详。

     (白)     儿吓,为父唤你二人进帐,非为别事,只因为父年迈,难以执掌虎头金印,你二人谁能者,前来执掌。

高怀德  (白)     孩儿年幼。

高怀亮  (白)     孩儿年小。

高行周  (白)     唔,动不动年小年幼,可知为父,年方九岁,与尔祖父报仇?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孩儿不知。

高行周  (白)     为父不讲,谅尔也不知,尔且听着!

     (西皮导板)  唐僖宗他本是有道皇上,

     (唱)     庚子年在长安设下教场。

             那曹州有一人名登金榜,

             都只为相貌丑赶出科场。

             祥梅寺贼造反先杀和尚,

             将唐王赶至在西岐美良。

             程敬思他本是忠臣良将,

             沙陀国搬来了老将晋王。

     (西皮快板)  卧虎山前收一将,

             官封一字勇南王。

             打虎将军太原丧,

             逼反水贼王彦章。

             大太保搬取吾父王。

             你祖太平桥上丧,

             无影枪下一命亡。

     (白)     你祖父丧于无影枪下。那时为父,前发不过齐眉,后发不过雁尾,一马来至水贼营盘内,高叫水贼彦章,快快出来受死。只见营盘内,闪出一将,头带乌油盔,身穿乌油铠,跨下乌骓马,亚赛楚霸王。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他是何人?

高行周  (白)     那就是水贼彦章。一马当先问道,尔是谁家之子,哪家之后,到此何事?此时为父言道,我乃高思继之子,名唤行周,前来与父报仇。那贼闻听,在马上哈哈大笑。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他笑什么?

高行周  (白)     他笑为父,大不过他一拳,高不过他一膝,劝为父回营,再过三年五载,再来与父报仇。此时为父言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那贼大怒,手执浑铁镐,分心就刺,为父借势空处藏身,滚鞍躲过。那贼在两军阵前,送了为父一个绰号。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甚么绰号?

高行周  (白)     名曰滚鞍鹞子。为父用回马枪,分心就刺,那贼用钩马枪躲过,大战数十馀合,不分胜败。为父心生一计,勒马就败,那贼不解其情,催马追赶,为父回头一看,那贼马头,连住为父马尾,为父马尾,连住那贼马头。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爹爹可慌?

高行周  (白)     为父也不慌。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可忙?

高行周  (白)     也不忙。紧勒丝繮,将银战杆插在雕鞍,取出祖先铜锤,大叫一声,彦章小儿,招打!

     (唱)     时衰遇着高鹞子,

             运去又遇史建唐。

             铜锤打的兵器丧,

             打得水贼吐红光。

             五龙二虎逼他丧,

             你父才封东鲁王。

     (白)     怀德挂帅。

(高怀德拜印。)

高怀亮  (哭)     哎呀,爹爹吓!

高行周  (唱)     兵权落在怀德手,

             怀亮一旁哭嚎啕。

高行周  (白)     怀亮我儿,为父有尚方宝剑一口,如有不遵令者,先斩后奏,拜剑。

(高怀亮拜。)

高行周  (白)     听爷吩咐:将人马扎在鹞子岭,有一红脸大汉进关。他若来时,枪头朝里,他若出关,枪头朝外,不要惊唬与他。

田吉、
田庆、
刘暗、

刘明   (同白)    得令。

高行周  (白)     怀德、怀亮我儿,为父有几句言词,尔等牢牢紧记:

     (念)     昔日楚汉两争强,鸿门设宴害高皇。霸王不听范增语,后来自刎在乌江。

     (白)     尔等可解得开么?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孩儿解不开。

高行周  (白)     日后自有应验,下关去罢。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得令。

高怀德  (唱)     白虎堂上领将令,

高怀亮  (唱)     弟兄双双扎大营。

(高怀德、高怀亮同下。)

高行周  (唱)     他弟兄双双下高平,

             袖内机关怎知情?

             闷恹恹白虎堂上坐,

             等候河东姓赵人。

     (笑)     哈哈哈!

(高行周下。)
(完)


浏览次数:142 ┊ 字数:2614 ┊ 最后更新:2018年05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