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反延安》

主要角色
双阳公主:旦
狄青:小生
杨宗保:老生

情节
鄯善国双阳公主欲将狄青接回执政,发兵进攻延安。杨宗保不敌,飞本告急;并请派狄青来援。是时狄青因取回假旗马,被庞藉进谗发配云南。狄青中途逃归,宋王怪罪,正由包拯保救。边报到来,宋王命狄青出征。狄太后借机要挟将庞藉处罪,宋王势不得已照行。狄青至延安,与双阳公主相见,适上乘、印唐二国来攻;遂合力击退,同归宋朝。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集:毛世来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7.5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同上。)

波罗   (念)     调和西凉为相臣,

哈什   (念)     保镇封疆逞英雄。

乐集璞  (念)     秉政治理山河锦,

沙都   (念)     文武齐班保江洪。

波罗   (白)     老夫辅国丞相波罗。

哈什   (白)     老夫统兵大元帅哈什。

乐集璞  (白)     下官上大夫乐集璞。

沙都   (白)     下官下大夫沙都。

波罗   (白)     列位请了!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丞相请了!

波罗   (白)     我国自与印唐争战,得了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交与驸马狄青。谁知驸马得此二宝,竟回南朝献功。不料海飞云又起干戈,不幸国王被贼刺杀;幸有公主权理国政,终非久局。列公有何良策,以保万年基业?

哈什   (白)     丞相虑得甚是。虽有公主权理朝政,不但国事乖张,诚恐邻邦嘲笑。丞相胸藏韬略,还须计划奇谋,以保邦国。

波罗   (白)     且住。候公主升殿,一同启奏。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请!

(牌子。四宫女引双阳公主同上。点绛唇牌。)

双阳公主 (念)     光武中兴到如今,多年鄯善小乾坤。不幸印唐干戈动,羞煞蛾眉作至尊。

     (白)     俺,鄯善国双阳公主是也。只因驸马狄青得了旗马回朝,惹起干戈。一场恶战,父王被刺,母后宴驾,以致国家无主。为此,众卿扶我执掌社稷。

             众卿!

(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同允。)

双阳公主 (白)     近日以来,可曾听得邻邦有什么动静?

波罗   (白)     臣近闻三十六国,俱道我邦公主掌理国政,终非国体,难免讥诮之词。望乞公主祥察!

双阳公主 (白)     这也难怪。我鄯善国,自汉唐以来,素称富强之邦;到如今剩俺一人,如何是好?嗐!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唱)     提起来国家事愁堆心上,

             暗恨狄青昧天良。

             到今日有言也难讲,

             众卿家仔细听商量。

     (白)     众卿!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公主!

双阳公主 (白)     俺倒有—安邦之计。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公主有何良策,巨等敢不依遵。

双阳公主 (白)     我意欲带领人马,杀进延安关。谅那杨宗保知道我厉害,放驸马回国同掌社稷。卿等意下如何?

波罗   (白)     公主之见,正合臣等之意;只是无人料理国事。

双阳公主 (白)     就命老丞相掌管!

波罗   (白)     老臣才疏学浅,焉敢当此重任?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老丞相何必推辞。朝中大事,非老丞相不可!

双阳公主 (白)     众卿所见相同,老丞相就不必推辞啦!

波罗   (白)     既是公主委任,众位保举,老臣焉敢再辞;但不知公主几时启程?

双阳公主 (白)     就是今日启程。俺后宫披挂去也!

(双阳公主领四女兵同下。)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就请丞相拜印!

(牌子。波罗拜印。)

波罗   (白)     列位大人!公主此去延安关,国家大事,各位自要小心经理,不可大意。听我吩咐!

     (唱)     公主为国延安往,

             食君爵禄要提防。

             等待驸马把国掌,

             报仇雪恨镇边邦。

(四女兵引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唱)     披挂改换武装像,

             带领人马逞豪强。

(双阳公主拜。)

双阳公主 (叫头)    父王!母后!

     (白)     自从驾崩之后,无人执掌社稷,又被邻邦嘲笑。孩儿要上延安,接请驸马还朝。一路之上,仰仗父王、母后在天之灵,佑护孩儿。哎呀!怎忍叫儿抛别去了啊……

     (唱)     父王、母后听儿讲:

             要往延安离故乡。

             —路之上求保障,

             接请驸马转回乡。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公主不必悲泪,还要保重才是。

双阳公主 (白)     国家大事,全仗老丞相细心料理。

波罗   (白)     公主放心,老臣无不尽心竭力,以报先王在天之灵。

双阳公主 (白)     我去之后,各理其事,我同驸马还朝,各有升赏。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我等必当秉公办事,公主尽可放心!

双阳公主 (白)     带马!

     (唱)     辞别众卿雕鞍上,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臣等送驾!

双阳公主 (唱)     不顾崎岖马蹄忙。

波罗   (唱)     只见公主泪汪汪,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唱)    可叹鄯善国凄惶。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张仁、李义、季青同上。牌子。)

季青   (白)     季青。

张仁   (白)     张仁。

李义   (白)     李义。

季青   (白)     二位贤弟,想我五人同下西凉,得了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刘大哥同狄贤弟回朝报功,指望封官赏爵。谁知庞贼奏了一本,反将狄贤弟发配云南。俺弟兄三人,逃出延安,又不知刘大哥往哪里去了。必须想—妙计,搭救狄贤弟才好。

张仁、

李义、  (同白)    大哥,我三人同上汴梁,哀求八贤王与包丞相,上殿启奏一本,与狄贤弟申明冤枉,看圣上如何发落。

季青   (白)     事在危急,去到汴梁也是无益。莫若我三人回到鄯善国,求公主带领人马,反上延安,就中行事,方为上策。

张仁、

李义   (同白)    言之有理。就此前往!

(内喊。)

季青   (白)     不好了!那里人声呐喊,想是追兵,这便怎么处?

张仁   (白)     纵有追兵,怕他什么?你我迎上前去!

(牌子。四女兵引双阳公主同上。)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原来是嫂嫂。

双阳公主 (白)     原来是三位将军。各自戎装齐整,要往哪里去?

季青   (白)     我三人特来恳求公主!

双阳公主 (白)     你们南朝大国何等威严,岂肯求教于我?好没相干!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嫂所说透着有点干。

双阳公主 (白)     我来的干,你们作的事,只怕比我还干罢!

季青   (白)     公主不必动气,且安下营寨,听我一言奉告。

双阳公主 (白)     有话请说。

             众将安营下寨!

四女兵  (同白)    啊!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嫂有礼了!

双阳公主 (白)     我管你们有理没理,谁来问你们啦?

季青   (白)     二位贤弟!这话有点理。

双阳公主 (白)     你们有什么话请讲!

季青   (白)     公主有所不知。只因我们三人回到汴梁,狄贤弟同刘大哥送马献功,圣上见喜,就要封官……

双阳公主 (白)     好么!这也是血战汗马功劳挣来的,理当封官。

季青   (白)     谁知庞贼奏参一本,说旗马是假的。

双阳公主 (白)     怎么,旗马会跑出假的来啦?嗐!阿弥陀佛!这也是你们弟兄良心安的不正,可就变了假的啦!

张仁、

李义   (同白)    这话有理!

季青   (白)     圣上误听奸言,即时要将狄贤弟斩首。

双阳公主 (白)     斩了没有呢?

张仁、

李义   (同白)    斩了,可没死。

双阳公主 (白)     还没死哪?啊!

李义   (白)     你的脸都吓白了!

双阳公主 (白)     后来便怎么样?

季青   (白)     多亏八贤王与包大人保奏,圣上将狄青弟发配云南。我三人在延安关,闻听此信,转来求见公主!

     (唱)     乞念夫妻情份上,

             早发人马救狄郎。

双阳公主 (唱)     听他言来心暗想,

             狄郎发配心惨伤。

             怎能同把国事掌?

             假意恼恨不悲伤。

     (白)     三位将军!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有。

双阳公主 (白)     这也是他自作自受,落个一身发配,我想还是他的造化。要依我之意,将他杀了,方解我心中之恨哪!

(李义向季青。)

李义   (白)     你听见了没有?公主说将狄大哥杀了,方解她的恨哪,这话还是打心里说出来的?还是嘴里话?

季青   (白)     公主不要动怒,还是领兵搭救狄贤弟才是!

双阳公主 (白)     啊!他如今有了难,你们就来求我,当初得了旗马,回朝之时,你们怎么就不拦他哪?嗐!你们南朝的人哪,嗐!我往下也不说了。

季青   (白)     公主还是念在夫妻之情,早早发兵以为上策。

双阳公主 (白)     我如今直告诉你们罢:这阵儿又无兵、又无将,你们哥儿们自己打个主意去救他,不必在我这儿唠哩唠叨的,我可不听你们这些个。

季青   (白)     嗐,二位贤弟,公主不肯发兵,这便如何是好!

张仁、

李义   (同白)    哥哥,有道是:遣将不如激将。待我来!

季青   (白)     不要撞坏了公主!

张仁、

李义   (同白)    不妨。

             嫂嫂!我们弟兄奔出延安关,为的是哪一个?

双阳公主 (白)     自然是为你们狄大哥呀!

张仁、

李义   (同白)    非也!我们为的是嫂嫂你。

双阳公主 (白)     胡说!为我什么?

张仁、

李义   (同白)    那日边报—到,延安关纷纷传说,狄大哥发配云南了。我三人正与杨元帅商议,我们说狄大哥发配是小事,还有一人,她若知道,杀上延安关,未必干休!

双阳公主 (白)     你们提谁来着?

张仁、

李义   (同白)    就提你老人家。

双阳公主 (白)     他是怕?是不怕?

张仁、

李义   (同白)    他非但不怕,他还哈哈大笑。

双阳公主 (白)     怎么他倒笑啦?

张仁、

李义   (同白)    他说;就是那双阳,他乃是边邦小国之辈,焉敢犯上!他又说是,哎呀……我不说啦。

双阳公主 (白)     怎么不说啦?

张仁、

李义   (同白)    恐怕嫂子你生气!

双阳公主 (白)     我不生气,你自管说!

张仁、

李义   (同白)    道你边邦小国之女,淫污之妇,尅夫贱婢,若到延安,拿住你吊在高杆之上,号首示众,以快世人之心,而治将士之恨。

双阳公主 (白)     可恼!可恼!

     (唱)     闻言怒发三千丈,

             看是谁弱谁人强!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嫂不要生气!

双阳公主 (白)     我呀,没有气。你们南朝惯会搬谎,我呀,不信!

张仁、

李义   (同白)    我二人若是撒谎,就是嫂嫂的儿子。

双阳公主 (白)     话可是这么说:到了阵前可要对呀。

张仁、

李义   (同白)    自管去对!

双阳公主 (白)     既是如此,明日一同攻打延安关去者!

     (唱)     三军且自安营帐!

             明知故为暂把假装。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引子)    威镇延安,恨朝廷,奸佞夺权。

     (念)     世袭标青史,存心有天知。簪缨传世代,泽盛保华夷。

     (白)     本帅、杨宗保。奉旨镇守延安。只因圣上误听谗言,将狄青发配云南。季青弟兄三人,反出延安。本帅赶至中途,忽然空中落—柬帖,上写“用、用、用”,想必此三人必有大用。只是狄青现在云南,怎能还朝。也曾命岳风雷,前去打探,末见回报。

(岳风雷上。)

岳风雷  (念)     旌旗迎云并,兵马彻地来。

     (白)     元帅在上,末将参。

杨宗保  (白)     少礼。

岳风雷  (白)     元帅,今有双阳,带领人马攻取延安,口口声声要狄青皇亲出马;若无狄青,要将延安踏为平地。

杨宗保  (白)     有这等事!待本帅出城应战,抬枪带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牌子。四女兵、季青、张仁、李义引双阳公主同上。)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嫂,少时到了阵前,见了杨元帅,不可冲撞他。

双阳公主 (白)     他在背地里,出此不逊之言,怎肯与他干休?

张仁、

李义   (同白)    那不逊之言,也是有的;我二人添了几句,也是有的。

双阳公主 (白)     是不是,我说你们撒谎不是?嗐!来哪,我是来啦,回也回不去了,这才是小耗子上灯台哪!

张仁、

李义   (同白)    偷油喝下不来。

双阳公主 (白)     众回兵!

(四女兵同允。)

双阳公主 (白)     杀上前去!

(杨宗保、岳风雷、四龙套同上,会阵。)

双阳公主 (白)     马前来的敢是杨元帅吗?

杨宗保  (白)     然也。马前敢是双阳?

双阳公主 (白)     正是。元帅你还认得你公主?

杨宗保  (白)     我想延安府有何亏负于你,你因何兴兵犯界?

双阳公主 (白)     元帅请停战马,我有一言奉告!

杨宗保  (白)     讲!

双阳公主 (白)     那狄青为国出力,血战疆场,理当封官受爵才是正理。为什么不加封官,反加其罪?元帅你既为封疆大臣,就该保奏,何得袖手旁观?圣人云: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达句话你可知乎?

杨宗保  (白)     这是他用假旗马诓哄圣上。本帅也曾保奏,圣上不准。你何故犯我边界,是何道理?

双阳公主 (白)     这几句,你说得对。但你就不知商纣无道,周武王征伐;后来秦始皇暴虐,汉高祖起兵。你宋朝君昏臣奸,公主特来伐暴安良!

杨宗保  (白)     住了!大胆的丫头,敢出此狂言。看枪!

双阳公主 (白)     元帅,可知道你公主的厉害?

杨宗保  (白)     胡说。看枪!

双阳公主 (白)     执意如此,休怪公主无礼啦!

(双阳公主、杨宗保同杀。杨宗保败。双阳公主追。)

双阳公主 (白)     元帅敢是怯战?

杨宗保  (白)     非也!两军疲乏,明日再战。

双阳公主 (白)     也罢。看你待我驸马甚好,不然定要将延安踏为平地。你打本进京保奏狄青前来便罢;若无狄青,哼哼!只怕你老命难保!

杨宗保  (白)     唔!既然如此,可将人马扎退数里之外;待本帅打本进京,保奏狄青前来便了。

双阳公主 (白)     既然如此,众兵将!

(众人同允。)

双阳公主 (白)     将人马撤回!

四女兵  (同白)    啊。

(双阳公主率四女兵、季青、张仁、李义同下。杨宗保当场挖门。)

岳风雷  (白)     元帅,事已如此,何不打本进京,求圣上赦免狄青之罪?外修书一封,与八贤王、包丞相,保奏狄青挂帅前来,不是两全其美?

杨宗保  (白)     正合我意。来!看文房四宝伺候!

     (唱)     叩首跪奏把本上,

             延安来了女双阳。

             兵强将勇难抵挡,

             要与狄青摆战场。

     (白)     传旗牌!

(旗牌上。)

旗牌   (白)     旗牌叩头。

杨宗保  (白)     本帅有紧急本章,星夜进京,勿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杨宗保  (白)     且住!此本进京,徜若圣上另遣别将前来,也是枉然,不免再修二道本章便了。

     (唱)     再修本章谏圣上,

             女兵英勇不可当。

             圣上且莫差别将,

             纵能迎敌恐有伤。

             总要狄青方可往,

             望求圣恩赦栋梁。

     (白)     我想圣上准本,庞贼必要拦阻,也罢!待我修下三道本章,外修一封与八贤王、包丞相,参劾奸党,保奏狄青挂帅前来便了!

     (唱)     老臣此本参奸党,

             庞文、孙秀误朝纲!

             奸佞专权国事丧,

             残害义士与忠良。

             望求狄青拜为将,

             定能展土扶家邦。

     (白)     旗牌!元帅有三道本章,星夜进京,休得迟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杨宗保  (白)     众将官,尔等小心把守城池!

四龙套  (同白)    啊。

杨宗保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赵德芳、包拯,庞藉、孙秀同上。)

赵德芳  (白)     本爵赵德芳。

包拯   (白)     老夫包拯。

庞藉   (白)     下官庞藉。

孙秀   (白)     下官孙秀。

赵德芳  (白)     圣上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小太监、陈琳引宋王同上。)

宋王   (引子)    龙凤呈祥,叨天庥,乐享尧唐。

赵德芳、
包拯、
庞藉、

孙秀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平身。

赵德芳、
包拯、
庞藉、

孙秀   (同白)    万万岁!

宋王   (念)     行事学尧舜,衣冠似汉唐。爱民如爱子,德泽自绵长。

     (白)     寡人、大宋天子致和。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众卿有本启奏,无事退班。

包拯   (白)     臣启万岁:今有延安守关元帅杨宗保告急本章,呈上。

宋王   (白)     呈上来,待朕一观。

(牌子。)

宋王   (白)     原来双阳公主,兵犯延安;杨宗保告急本章,请兵救援,但不知命何人前去方好?

庞藉   (白)     臣启万岁:待臣挂帅前去。

宋王   (白)     好!就命卿挂帅!

庞藉   (白)     领旨!

(王曾上。)

王曾   (念)     边报接连至,救应声又来。

     (白)     臣王曾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平身。

王曾   (白)     万万岁!臣启万岁:延安关招讨杨宗保,有告急本章呈上。

宋王   (白)     呈上来。下殿!

王曾   (白)     领旨!

(王曾下。)

宋王   (白)     众卿!延安本章,要狄青出马,众卿有何良策?

赵德劳  (白)     陛下可以就命狄青出马。

宋王   (白)     朕将他发配云南,—时怎能得到?

包拯   (白)     臣启万岁:狄青现在京中。

宋王   (白)     狄青逃离配所该当何罪?

庞藉   (白)     启万岁:包拯既知狄青在家不奏,就有欺君之罪。

宋王   (白)     是啊!

包拯   (白)     启万岁:发配狄青,庞相暗差孙共武,带领铁面僧人,中途行刺,被狄青拿住,在臣衙门呈诉,臣尚未审清口供,因此不敢冒奏。

宋王   (白)     原来如此。

(范冲上。)

范冲   (念)     军情连紧急,朝臣自奔忙。

     (白)     臣范冲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有何本奏?

范冲   (白)     臣启万岁:延安杨元帅有告急本章呈上。

宋王   (白)     下殿!

范冲   (白)     领旨。

(范冲下。)

宋王   (白)     众卿,延安告急,数日之内,若无狄青领兵,延安休矣!

赵德芳  (白)     万岁,事在危急,就命狄青挂帅征讨!

宋王   (白)     狄青现在何处?

包拯   (白)     狄青现在南清宫。

宋王   (白)     陈琳!快到南清宫,宣狄青见朕!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下。)

赵德芳  (白)     启万岁:狄青到来,乞求天恩赦免前罪。

宋王   (白)     奏得有理。

(陈琳上。)

陈琳   (念)     忙将太后旨,奏与圣上知。

     (白)     启万岁:太后不愿狄青为官,留在南清宫服侍太后。

宋王   (白)     你去奏知太后,说朕已赦他的前罪,快快宣来见朕。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下。)

宋王   (白)     众卿啊!

     (唱)     太后不知国事紧,

             何必慈爱护狄青!

(陈琳上。)

陈琳   (白)     启奏万岁:太后有旨,若要狄青领兵挂帅,除非将孙、庞拿下,方准狄青出战。

宋王   (白)     事已到此,武士们!

(众武士内同允。)

宋王   (白)     将孙、庞拿下!

(众武士同应上,绑孙秀、庞藉同下。)

宋王   (白)     陈琳,再去启奏太后,就说孙、庞已经拿下,快宣狄青来见。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下。)

宋王   (白)     母后哇!

     (唱)     若无狄青把兵领,

             延安将要化灰尘。

(陈琳、狄青同上。)

狄青   (唱)     拿住孙、庞解前恨,

             罪臣叩见圣明君。

     (白)     臣狄青见驾,愿吾皇万岁!

宋王   (白)     狄青逃离配所,理应治罪;姑念前勋,宽恕已往。今有双阳兵犯延安,命你带兵征讨,不得有误!

赵德芳  (白)     启奏万岁:狄青身无官职,怎能提调三军,伏望圣裁。

宋王   (白)     狄青听封!

狄青   (白)     臣。

宋王   (白)     朕封你天下都招讨领兵大元帅。宣调精兵五万,尅日兴师征讨双阳;急往印唐国夺取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若无真宝,前罪还在。

狄青   (白)     谢万岁!

众人   (同白)    请驾!

宋王   (白)     退班。

(宋王、四太监、小太监、陈琳同下。)
赵德芳、

包拯   (同白)    恭喜皇亲脱此大难!

狄青   (白)     多蒙贤王、丞相保奏!

赵德芳  (白)     圣命在身,须当启程。

狄青   (白)     有劳叮咛,就此告辞!

赵德芳、

包拯   (同念)    但愿鞭敲金镫响,齐唱凯歌转还乡。

(赵德芳、包拯同下。四下手自两边分上。)

四下手  (同白)    请爷更衣!

(牌子。狄青更衣。四将同上。)

四将   (同白)    众将叩头!

狄青   (白)     站立两厢。听我令下!

四将   (同白)    啊。

狄青   (白)     本帅奉旨,带兵征讨西凉。一路之上,不许骚扰百姓,违令者斩。今乃黄道吉日,就此起兵前往!

四下手、

四将   (同白)    啊。

(牌子。刘庆自下场门上。)
四下手、

四将   (同白)    刘将军挡道!

狄青   (白)     人马列开!

刘庆   (白)     贤弟!

狄青   (白)     原来是大哥!

刘庆   (白)     贺喜贤弟,脱得此难,真乃万幸。

狄青   (白)     只因双阳兵犯延安,杨元帅有告急本章,故此赦我之罪,领兵延安解围。正要打听大哥下落,奉请同行;只因军务紧急,幸得在此相遇。

刘庆   (白)     愚兄今要往延安与杨元帅商议相救贤弟,今已在此相遇。既是公主犯界,自然是为贤弟而来。待我先往,报与公主知道,免得两下争战。

狄青   (白)     如此,有劳大哥!

刘庆   (白)     理当报效。正是:

     (念)     劳碌非容易,忠义两得知。

(刘庆下。)

狄青   (白)     刘大哥已去,大兵急速趱行。

             众将官,人马催行!

四下手、

四将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六场】

(郎天印上,起霸。)

郎天印  (念)     胸藏韬略世无双,要学当年楚霸王。

(海飞云上,起霸。)

海飞云  (念)     自幼学成奥妙广,压倒中国众儿郞。

郎天印  (白)     印唐国主郎天印。

海飞云  (白)     上乘国公主海飞云。

             啊伯父!

郎天印  (白)     公主!前者狄青伤了你父,如今听得狄青发配云南,双阳自称鄯善国主,趁此空虚,正好报仇。公主意下如何?

海飞云  (白)     伯父言之有理。回去整顿人马,即日启程便了!

郎天印  (白)     众巴图鲁!起兵前往!

(郎天印、海飞云同下。)

【第七场】

(刘庆上。)

刘庆   (唱)     辞别元帅多劳顿,

             匹马出关路崎岖。

     (白)     俺、刘庆。别了狄贤弟,来到大营,见了杨元帅。匹马出关,来见公主。此间已是。

             门上有人么?

(军卒上。)

军卒   (白)     什么人?原来是刘将军!

刘庆   (白)     快去通报公主,说俺刘庆要见。

军卒   (白)     有请三位将军!

(张仁、李义、季青上。)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什么事?

军卒   (白)     刘将军到了!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刘大哥来了,一同去见。

             啊!刘大哥在哪里?啊刘大哥辛苦了!

刘庆   (白)     三位贤弟,我前来报喜。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喜从何来?

刘庆   (白)     如今狄大哥封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带兵已到延安,少时就来与公主相见。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我等且对公主说知。

             嫂嫂快来!快来!

(双阳公主上。)

双阳公主 (白)     什么事,你们这么大惊小怪的?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大哥来了!

双阳公主 (白)     他竟敢来见我?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刘大哥来了!

双阳公主 (白)     刘将军来了,就得啦,什么又大哥大哥的!这个刘将军在哪儿哪?

刘庆   (白)     公主!

双阳公主 (白)     请坐!

刘庆   (白)     多谢公主!

双阳公主 (白)     刘将军到我们这小国作什么来啦?

刘庆   (白)     特来与公主报喜!

双阳公主 (白)     我这儿,愁还愁不过来哪,喜的是那一门子?

刘庆   (白)     今有狄贤弟封了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岂不是喜?

双阳公主 (白)     这话好没相干。他封了大官,是他狄家门的光彩,与我什么相干?

刘庆   (白)     公主与狄贤弟是什么称呼?

双阳公主 (白)     我们哪,原先是夫妻来着。

刘庆   (白)     如今呢?

双阳公主 (白)     如今哪,拉倒啦!

刘庆   (白)     夫妻怎么能说拉倒了呢?

双阳公主 (白)     将军,亏你还是个有良心的;你想想:自从你们五个人,得了旗马回朝报功,那海飞云兴动人马,将我父王、母后双双刺死;是我惊吓身染重病,不能起床,若非神仙搭救,几乎命丧黄泉。到如今,提起狄青二字,嗐!我这心里头……嗐!将军哪!

     (唱)     提起前事泪难忍,

             国破家亡怎为人?

             你们男子真薄幸,

             忘恩负义狼一群。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公主不必悲伤,少时狄大哥来到,在公主跟前赔个礼儿,也就是了。

双阳公主 (白)     三位将军快备酒宴,与刘将军洗尘!

(张仁、李义、季青同允。)

双阳公主 (白)     嗐!

     (唱)     只为无情心太偏,

             胸中又恼又难言!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公主!

     (同唱)    公主不必怀旧怨,

             少时相见又团圆。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狄青、四将、四下手同上。)

狄青   (唱)     今日虽然多荣耀,

             只怕难对公主前。

     (白)     本帅、狄青。奉旨前来延安,昨日与杨元帅计议,为此今日带兵出关,以退双阳公主。只得勉强而行。

             众将官,催动人马!

(众人同允。)

狄青   (唱)     旌旗飘绕前引导,

             凌云志气贯九霄。

     (白)     来此已是公主大营。

(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李义   (同白)    大哥!一路之上,多受辛苦!

狄青   (白)     二位贤弟!

张仁、

李义   (同白)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得了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可喜可贺!

狄青   (白)     大家同喜。二位贤弟,你二人在公主跟前,提起我狄青二字,公主是怎样个意思?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想你哪!

狄青   (白)     呕!想我?

张仁   (白)     她想你有七八天没吃饭啦!

狄青   (白)     那还了得?

张仁   (白)     她净吃面啦!

狄青   (白)     呕!二位贤弟,公主那心里可恼我?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吗,恼在那儿哪?

狄青   (白)     这便怎么处?

张仁、

李义   (同白)    无妨。有我二人料然无事!

狄青   (白)     如此,有劳二位资弟。

             众将官,前往公主营中去者!

(众人同允。)

狄青   (唱)     烦劳贤弟快通报,

             说与公主免泪抛。

(刘庆、季青同上。)

狄青   (白)     大哥!

张仁、

李义   (同白)    啊,嫂嫂,有请!快来!快来!

(双阳公主上。)

双阳公主 (白)     你们俩人,又在那儿诈什么庙哪?

张仁、

李义   (同白)    狄大哥来啦!

双阳公主 (白)     你们又来冤我呀!

张仁、

李义   (同白)    不是冤你,真是大哥来啦!

双阳公主 (白)     他竟敢来见我?

狄青   (白)     啊,公主!

(双阳公主不理。刘庆、季青同下。)

狄青   (白)     啊,二位贤弟,你们方才说,公主想我,见了我怎么这个样儿?

张仁、

李义   (同白)    她这会改了脾气啦。我们走!

狄青   (白)     二位贤弟,你二人在公主面前,说些好话,劝解劝解,愚兄这厢拜托了!

张仁、

李义   (同白)    是啦,交给我们哥俩啦。

             啊,嫂嫂,先前狄大哥没来时,你说怎么样恨他,他这会来到你的跟前,该杀、该剐在你啦。

             大哥,说开啦,你自管向前,三言两语说开了,就是了!

狄青   (白)     说开了?

张仁、

李义   (同白)    说开了。

狄青   (白)     有劳二位贤弟。请!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

(张仁、李义同下。)

狄青   (白)     公主,休要生气。前者有圣命在身,抛别公主,原是小将的不是;如今特地前来赔罪。啊!公主!公主!

双阳公主 (白)     公主?还是母猪哪!

狄青   (白)     啊?什么母猪哇?

双阳公主 (白)     你是狄青啊?

狄青   (白)     是狄青!

双阳公主 (白)     好么,自个儿还记得自个儿!

狄青   (白)     怎么,我都不记得我啦?

双阳公主 (白)     你站在我这儿,干什么哪?

狄青   (白)     小将特来与公主赔罪。

双阳公主 (白)     你好良心哪!我为你血战疆场,帮着你得了旗马,你就要回朝报功,全没一点夫妻的情肠。是我再三相劝,你不肯回头。这也罢了,谁知海飞云兴动人马,要报前仇,将我父王、母后,双双刺死,我一人并无依靠。是我前思后想,思想起来,狄青啊狄青,我这心里好难受哇……

(双阳公主哭。)

狄青   (白)     真正亏负了公主!

双阳公主 (唱)     只望恩爱同偕老,

             谁知国破无下梢。

             一但无情实可恼,

             快快出营两开交。

狄青   (白)     公主啊!

     (唱)     夫妻分别恨非小,

             连累公主受煎熬。

             这是小将自不好,

             屈膝相求女英豪!

(张仁,李义暗同上,同看。)
张仁、

李义   (同白)    啊,大哥你过来!圣上封你是什么官?

狄青   (白)     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

张仁、

李义   (同白)    你听错了!圣上封你,天下都招讨怕老婆的大元帅。

狄青   (白)     二位贤弟,休得取笑。公主恼恨于我,还望二位贤弟劝解劝解,多多在公主面前说些好话,愚兄这里拜托了!

张仁、

李义   (同白)    这个叫我们说,可又算什么!

             嫂子,不用理他就完了。只管骂他、打他;把脑袋打破了,也不要紧。不然教他多磕几个头,也就罢了。

             大哥,我们又给你说开了,过去哈哈一笑,就没事啦。

狄青   (白)     哈哈一笑,就没事啦?有劳二位!

张仁、

李义   (同白)    好说,好说。

(张仁、李义暗同下。)

狄青   (白)     哈哈一笑,就没事了。哈哈哈……

(狄青笑。双阳公主不理。)

狄青   (白)     也不中用啊!公主啊!

     (唱)     你的恩爱实非小,

             不念这遭念那遭。

             从前之事休提了,

             还是夫妻情意高。

     (白)     公主,从前是我不好,公主不要计较,我这里跪下赔罪。嗐!这教我作元帅的,泄了气了;元帅又跪过谁来?

双阳公主 (白)     你说什么?

狄青   (白)     我说元帅教我给泄了底啦,元帅何曾跪过人?

双阳公主 (白)     如今你跪在我面前作什么?

狄青   (白)     跪在公主面前,这算是自行检举!

双阳公主 (白)     嗐!你早就该闭门思过。

狄青   (白)     你把我交部议处吧,你看好不好?

双阳公主 (白)     唉!常言道得好,痴心女子负心汉。

狄青   (白)     我不负你呀!

双阳公主 (白)     你还说你不负心哪?你得啦!你得了旗马回朝报功,我劝你回头,你是执意不肯。

狄青   (白)     我圣命在身。

双阳公主 (白)     这也罢了。你为什么用金脸吓嚇我哪?

狄青   (白)     公主你说那个金脸哪,那本是假招儿呀!

双阳公主 (白)     什么,是假招儿?

狄青   (白)     是假招儿。

双阳公主 (白)     好!吓得我病了两个多月。

狄青   (白)     公主病了?

双阳公主 (白)     可不是吗!

狄青   (白)     可曾请大夫没有?

双阳公主 (白)     请了大夫。

狄青   (白)     吃的什么药?

双阳公主 (白)     无非是受了惊吓。

狄青   (白)     惊吓可有牛膝?着凉必得发汗。

双阳公主 (白)     哦!你还懂得医学哪?

狄青   (白)     你瞧?我还看过《本草纲目》哪!公主的身子,必须要吃点补药。

双阳公主 (白)     那可补不得。

狄青   (白)     怎么?

双阳公主 (白)     发!

狄青   (白)     黄酒吃多了。公主你不会遁吗?

双阳公主 (白)     先前我可会遁。

狄青   (白)     如今呢?

双阳公主 (白)     如今哪,遁不开啦!

狄青   (白)     本来么,地皮紧吗。

双阳公主 (白)     先前我没见你的时候,恨不能的要把你怎么着才好哪。

狄青   (白)     公主,你爱把我怎么着,就怎么着。

双阳公主 (白)     这会儿我见了你呀,是一肚子的委屈,可也说不出来啦。

狄青   (白)     咱们两个有交情么!

双阳公主 (白)     得啦,你起来吧!

狄青   (白)     得令!

双阳公主 (白)     可是这么着……

狄青   (白)     怎么着?

双阳公主 (白)     从今以后……

狄青   (白)     从今以后怎么样?

双阳公主 (白)     你干你的。

狄青   (白)     你干你的。

双阳公主 (白)     我干我的。

狄青   (白)     啊,我干我的。

双阳公主 (白)     咱们俩人拉倒啦。

狄青   (白)     拉倒不行!

双阳公主 (白)     啊!你往哪里去?

狄青   (白)     公主往娜里去?

双阳公主 (白)     我到后帐去!

狄青   (白)     我也到后帐去。

双阳公主 (白)     你去不得!

狄青   (白)     怎么我去不得?

双阳公主 (白)     男女授受不亲。

狄青   (白)     你我是夫妻,怎么说男女授受不亲哪?

双阳公主 (白)     要去你去,我还在这站着哪。

狄青   (白)     我也在这站着。

双阳公主 (白)     这要让人看见,什么样儿呀?

狄青   (白)     如有人看见,说是一对门神吗。

双阳公主 (白)     门神哪有公母?

狄青   (白)     是套间里的。

双阳公主 (白)     就算是套间里的,你站死了又算是谁?

狄青   (白)     我站死了,也算替国尽忠。

双阳公主 (白)     你说这种话,倒像个作元帅的话,还有点儿人味儿。

狄青   (白)     人吗,没人味儿!

双阳公主 (白)     耗时候我是耗不过你呀!

狄青   (唱)     今日相逢好一似喜从天降,

             休错过了今宵的好时光。

     (白)     啊,她哪耗得过咱们哪!

(双阳公主、狄青同下。)

【第九场】

(牌子。郎天印、海飞云率众人同上。)

郎天印  (白)     公主,闻得南朝又命狄青挂帅,已出延安关,与双阳必有一番口舌。趁此机会,杀他个措手不及!

海飞云  (白)     伯父言之有理。

             巴图鲁,杀上前去!

(众人同允。合头。众人同下。)

【第十场】

(狄青、双阳公主同上。牌子。)

狄青   (白)     适才探子报到,郎天印、海飞云兴兵前来,今日一战,全仗公主!

双阳公主 (白)     斩将对敌都是小事;别像从前你又跑了,那可下不去呀!

狄青   (白)     公主放心,我再也不跑了!

双阳公主 (白)     你跑了也不要紧;你跑到哪儿,我是跟到哪儿。

狄青   (白)     咱们俩人没散儿。

             众将官!

(众人同应,同上。)

狄青   (白)     杀上前去!

(郎天印率众人同上。会阵。)

郎天印  (白)     来的敢是狄青?

狄青   (白)     然也。

郎天印  (白)     前番杀我驸马,又伤我女;今日相逢,冤家对头。看枪!

(郎天印、狄青同杀。郎天印败下,狄青追下。)

【第十一场】

(双阳公主、海飞云双冲上,同杀,同下。)

【第十二场】

(海飞云、郎天印同上,狄青、双阳公主率众人同上。狄青杀死海飞云,双阳公主擒郎天印。)

狄青   (白)     收取旗马!

(四下手同抄。)

四下手  (同白)    旗马有了!

狄青   (白)     班师回朝!

双阳公主 (白)     啊,啊,还有我哪!

狄青   (白)     公主么?一同回朝!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03 ┊ 字数:13150 ┊ 最后更新:2011年12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