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珍珠烈火旗》(一名:《双阳公主》)

主要角色
双阳公主:旦
狄青:小生
鄯善王:老生

情节
狄青奉旨去征伐印唐、上乘二国,索取珍珠烈火旗与日月骕骦马。在战斗中,狄青射杀上乘国王,又向印唐进发。中途迷路。误入鄯善国境,鄯善国双阳公主爱慕狄青英俊,招为附马。印唐国派人追踪索命,双阳公主设计,要求以狄青交换旗马,二国亦以假旗马赚取狄青。阵前交付后,双阳公主将二国杀退;狄青获得旗马回朝交旨。嗣后二国合攻鄯善,将国王杀害;双阳公主以病不能应战退守国中。

注释
这个剧本是王瑶卿先生生前演出本。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集:程玉菁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双阳公主》(根据尚小云改编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3.8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狄青   (内白)    众将宫,趱行者!

(四红龙套、季青、刘庆、张仁、李立、狄青同上。)
季青、
刘庆、
张仁、
李立、

狄青   (同白)    俺……

狄青   (白)     狄青。

刘庆   (白)     刘庆。

季青   (白)     季青。

张仁   (白)     张仁。

李义   (白)     李义。

狄青   (白)     俺奉宋王旨意,往印唐、上乘二国,索取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人马来在上乘,谁知钻天王铁利莽领兵拒抗天兵,不肯献出日月骕骦马。是我与他交锋,箭射钻天王落马。他女海飞云,十分狡猾。我兵久宿此地,未免劳师糜饷,不免先伐印唐,夺得烈火旗,再作道理。

             众位贤弟意下如何?

张仁   (白)     大哥所见不差。咱们奉了宋王旨意,来在上乘,跟钻天王要日月骕骦马。他是一定不给,跟他动起手来。你应该逮个活的,好跟他换马。他女海飞云,虽然武艺高强,看在她那两条腿的爸爸,被你逮住了;一定献出四条腿的马来。谁知您把她爸爸给宰了,她给你一个战又不战,降又不降。她的爸爸是没啦,咱们的马,可到不了手。不如去伐印唐,倒是正理。

狄青   (白)     如此就命贤弟为先锋,兵发印唐!

张仁   (白)     得命!

李义   (白)     别忙,你当先锋,你认得路吗?

张仁   (白)     鼻子底下有嘴,我会问。我走啦!

狄青   (白)     催军!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乡民同上。)

二乡民  (同念)    连年刀兵乱,黎民不得安。

     (白)     伙计,咱们耪耪地去罢。

(张仁追上。二乡民同跪。)

二乡民  (同白)    大王饶命!

张仁   (白)     呸!什么大王?我是问路的。

乡民甲  (白)     您问哪儿?

张仁   (白)     我问印唐国。你说了便罢,如若不然,着锤!

乡民甲  (白)     印唐往东。

乡民乙  (白)     不对,印唐往西。

张仁   (白)     滚蛋!

乡民甲  (白)     你怎么告诉他往西呀?

乡民乙  (白)     他问路讲蛮横,我干什么不给他瞎马骑呀?

(二乡民同下。)

张仁   (白)     妙哇!不是铜锤厉害,也问不出路来。狄大哥,大兵来也。

(四红龙套、狄青、刘庆、季青、李立同上。)

狄青   (白)     贤弟,你可认得路?

张仁   (白)     认得,跟我往西没错!

李义   (白)     不对,我听人说,往西是鄯善国,不是印唐国。

张仁   (白)     你去过?

李义   (白)     没去过。

张仁   (白)     没去过你别充姥姥。跟我来!

狄青   (白)     众将官!人马向西行者!

(众人同允。)

狄青   (唱)     适才贤弟把路问,

             要伐印唐往西行。

             吩咐催军朝前进,

             得了旗马报宋君。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虎形、兔形、鹿形、熊形同跳上,同下。)

【第四场】

(四红龙套、季青、刘庆、张仁、李立、狄青同上。)

狄青   (白)     啊,列位贤弟,行了几日,怎么还未到印唐,是何道理?

(内喊。)

狄青   (白)     列位看那厢,有一支人马,为首一员女将,好似行围模样。我等闪在高阜,看个明白,再作道理。

(兔形、四兵同上,同追过,同下。虎形、四兵同上,同追过,同下。鹿形、四番将同上,同追过,同下。熊形带箭上,跑下。急急风牌。双阳公主上,趟马,下。)

狄青   (白)     列位贤弟,看这支人马,不似印唐兵将。候他行围己毕,我等迎上前去,问个明白。

             众将宫,迎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女兵引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唱)     行围射猎游郊外,

             弯弓带箭围场开。

             飞禽走兽都射坏,

             虎豹豺狼齐缚来。

             施巧计各比赛,

             逞豪气满胸怀。

             胯下驹行得快,

             剑戟森森两边排。

             多少英雄齐喝采,

             凛凛威风显将才。

     (白)     俺、鄯善国双阳公主是也。自幼习成文武双全。又得异人传授,精通遁甲。今日天气晴和,来在郊外射猎,倒也十分洒落也。

(四兵、四番将搭猎物同上。)
四兵、

四番将  (同白)    打得各样走兽献上。

双阳公主 (白)     好,捆在马后,回城有赏。

(内喊。)

双阳公主 (白)     且住!那旁来了一支人马,不知是哪国人马前来犯境。

             众兵丁,迎上前去!

(狄青、四红龙套、季青、刘庆、张仁、李立同上。)

双阳公主 (白)     呔!马前是哪国人马,敢来犯境?

狄青   (白)     宋将狄青是也。女将留名!

双阳   (白)     我乃鄯善国王之女,双阳公主是也。我国并末侵犯宋朝,尔等到此何事?

狄青   (白)     这……

(狄青向张仁。)

狄青   (白)     贤弟,我们莫非错走到鄯善国来了?

张仁   (白)     也许是错了。我本没到过,是问路来的。

李义   (白)     没到过,别充姥姥,跟着你来难保没错。

狄青   (白)     待我再问他一问。

             呔!马前女将,此是什么地界?

双阳   (白)     怎么着,你连我们的地名都没找清楚,就兴兵入境吗?我们这儿是鄯善国。

狄青   (白)     哎呀!果然错了。

             张贤弟,你问得好路哇!按军法就该问斩,看刀!

张仁   (白)     别杀!别杀!您带的兵将本就不多,前在印唐,死了大将陈曙,跑了副将李靖,尽自嫌人少,您再斩大将,恐怕于军不利,您留下我,我有主意。

狄青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张仁   (白)     给人家赔个不是,咱们再另问去路。

狄青   (白)     也只好如此。

(狄青向双阳公主。)

狄青   (白)     小将等误入贵国,望公主恕罪。

双阳公主 (白)     岂敢,岂敢。您总算荒唐。

狄青   (白)     告辞。

双阳公主 (白)     慢着!请问将军是要伐那一国?

狄青   (白)     要伐印唐。

双阳公主 (白)     印唐是我国同盟之国,请将军见过我父王,要能给你们了事,就给你们了事啦!

狄青   (白)     这个……

张仁   (白)     大哥,她的话不错。咱们没有粮啦,只好跟她走一趟。

狄青   (白)     也只好同他前去。

(狄青向双阳公主。)

狄青   (白)     公主既说此言,小将遵命。

双阳公主 (白)     如此将军可与我一同进城。

             众女兵!回城去也。

(众人同允。)

双阳公主 (白)     将军请!

狄青   (白)     公主请!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黑龙套、二太监、二宫女引鄯善王、王后同上。)

鄯善王  (引子)    鄯善为王,

王后   (引子)    同掌朝纲。

鄯善王  (念)     宋朝在汴粱,

王后   (念)     我国在西羌。

鄯善王  (念)     从不服王化,

王后   (念)     也不犯边疆。

鄯善王  (白)     孤鄯善王。

王后   (白)     哀家鄯善王后。

鄯善王  (白)     今日皇儿出城打猎,末见回宫。

             内侍,伺候了!

(双阳公主上。)

双阳公主 (念)     郊外逢良将,回朝奏父王。

     (白)     儿臣见驾,父王、母后千岁!

鄯善王、

王后   (同白)    平身。赐坐。

双阳公主 (白)     谢坐。

鄯善王、

王后   (同白)    打猎一事如何?

双阳公主 (白)     问儿臣打猎之事,父母容禀!

     (唱)     父王、母后容我禀,

             细听孩儿奏分明:

             郊外捕猎逞豪兴,

             偶遇宋将五个人。

             行路误入我国境,

             为首之人叫狄青。

             女儿看他非凡品,

             带回国内见天伦。

鄯善王  (白)     哦,宋将狄青。如此宣他上殿!

双阳公主 (白)     领旨。

             父王有旨:请狄将军上殿!

狄青   (内白)    来也!

(狄青上。)

狄青   (念)     撩衣把殿上,来见鄯善王。

     (白)     大王请了!

鄯善王  (白)     见了孤王为何不跪?

狄青   (白)     大王非我之君,我非大王之臣。何跪之有?

鄯善王  (白)     你到我国做甚?

狄青   (白)     小将奉旨去伐印唐上乘,错走道路,来在贵邦。

鄯善王  (白)     你在宋朝,官居何职?

狄青   (白)     不过一将而已。

鄯善王  (白)     你见了宋王可跪?

狄青   (白)     哪有不跪宋王之理?

鄯善王  (白)     既跪得宋王,便跪得孤王。

狄青   (白)     非君非父,岂能跪你!

鄯善王  (白)     你原来是跪父的。

双阳公主 (白)     父王他既然跪父,儿臣有计,教他下跪。

鄯善王  (白)     你有何计?

双阳公主 (白)     待儿臣用言语问他一问。

鄯善王  (白)     但凭皇儿。

双阳公主 (白)     狄将军既然跪父;我且问你,你妻子之父,你跪也不跪?

狄青   (白)     妻子之父么,也是跪的。

双阳公主 (白)     哦!也是跪的,啊父王,他言道:他妻子之父,他是要跪的。

鄯善王  (白)     他跪他妻子之父,与孤王有什么相干?

双阳公主 (白)     不是呀,他既跪妻子之父;父王要他下跪,甚是不难。

鄯善王  (白)     孤好不明白。

双阳公主 (白)     父王不明白,母后可明白?

王后   (白)     我越发不明白了。

双阳公主 (白)     父王、母后,这是极容易明白的。

鄯善王  (白)     我们不明白。

双阳公主 (白)     父王、母后不明白,待儿臣叫他跪下,父王,母后就明白。

鄯善王  (白)     你且叫他跪下。

双阳公主 (白)     叫他跪下不难,他跪下之后,儿臣的言语,父王、母后不要翻悔。

鄯善王、

王后   (同白)    只要他下跪,你说的言语与我们说的—样,我们决不翻悔。

双阳公主 (白)     如此儿臣先谢父王,再谢母后。

(双阳公主向狄青。)

双阳公主 (白)     狄将军,倘我父王是你的……

狄青   (白)     是我的什么?

双阳公主 (白)     这个……

狄青   (白)     哪个?

双阳公主 (白)     倘我父王是你的……哎!是你的妻子之父,你跪也不跪?

狄青   (白)     哪有不跪之理?

双阳公主 (白)     我实对你讲了罢:我因敬爱将军乃当世英才,若肯允许婚姻我愿侍巾栉。

狄青   (白)     哈哈哈……不想狄青有此奇遇。

             岳父、岳母在上,儿臣叩见!

王后   (白)     大王,我们与他怎么有这样的亲戚?

鄯善王  (白)     你去问女儿。

王后   (白)     女儿,他与你几时结亲?

双阳公主 (白)     此乃天缘奇遇。

鄯善王  (白)     好一个天缘奇遇。你二人去到殿下,换了衣服,交拜行礼。

双阳公主 (白)     领旨。

鄯善王  (白)     内侍宫娥,服侍驸马,公主更衣交拜!

太监   (白)     请驸马、公主更衣交拜!

(双阳公主羞。狄青笑。太监、宫女扶双阳公主、狄青同下,双阳公主、狄青更衣同上。)

鄯善王  (白)     吩咐动乐!

(内细乐作。双阳公主、狄青同交拜,同下。波罗上。)

波罗   (念)     印唐一封书,上殿奏王知。

     (白)     参见大王、王后。有印唐国书信到来。

鄯善王  (白)     呈上来,待孤拆看。

(牌子。)

鄯善王  (白)     鸣呼呀,原来如此。

             快宣驸马,公主上殿!

波罗   (白)     啊大王,我国并无驸马。

鄯善王  (白)     是今日新招的。

波罗   (白)     如此臣与大王叩天喜!

鄯善王  (白)     平身。

波罗   (白)     再与王后叩天喜!

王后   (白)     平身。

鄯善王  (白)     快宣驸马、公主!

波罗   (白)     今乃大喜之日,印唐之事,改日再议。

鄯善王  (白)     你哪里知道印唐之事,就应在驸马身上。

波罗   (白)     如此是要与驸马、公主共议。

             大王有旨:驸马、公主上殿!

狄青、

双阳公主 (内同白)   领旨。

(狄青、双阳公主同上。)

狄青   (唱)     意外姻缘似花锦,

双阳   (唱)     得配英雄称我心。

狄青、

双阳公主 (同白)    儿臣与父王母后叩天喜,

鄯善王、

王后   (同白)    赐坐。

狄青、

双阳公主 (同白)    谢坐。

鄯善王  (白)     印唐书信一封,驸马拿去看来。

狄青   (白)     待我看来。

(牌子。狄青接书信看。)

双阳公主 (白)     驸马,书上写的什么?

狄青   (白)     公主请看。

(双阳公主看书。)

双阳公主 (白)     “印唐郎天印拜上鄯善大王:探得宋将狄青,逃入贵国。大王若念同盟之义,可将狄青拿下,交与上乘海飞云,任凭发落”。哎呀!原来郎天印要害驸马。

             请问父王:怎样回复与他?

鄯善玉  (白)     狄青已是我国驸马,待我修书替他们解和就是。

狄青   (白)     启父王:他二国若不献旗马;和之一字,只恐不能成功。

鄯善王  (白)     什么旗马?

狄青   (白)     儿臣奉宋王旨意,到他二国索取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的。

双阳公主 (白)     听你之言,得了旗马,莫非要回宋朝去么?

狄青   (白)     这个……小将既蒙公主雅爱,今生绝不想归宋了。

双阳公主 (白)     既不回宋,要旗马做甚?

狄青   (白)     小将既是奉旨前来,须要有始有终,得来旗马,差我部下众将带回宋朝交旨,才是大丈夫的行为。

双阳公主 (白)     如此你是一定不回去的了?

狄青   (白)     我是不走的了。

双阳公主 (白)     口说无凭。

狄青   (白)     对天一表。

双阳公主 (白)     但凭于你!

狄青   (白)     苍天哪!

     (唱)     我若变心回了宋,

             纵得旗马不算功。

(探子上。)

探子   (白)     印唐国兴兵前来,单要狄青出马。

鄯善王  (白)     这个……

双阳公主 (白)     唗!狄青是驸马的名字。

探子   (白)     小人不知。

双阳公主 (白)     滚下去!

探子   (白)     嗻!就滚下去。

(探子下。)

双阳公主 (白)     父王啊,郎天印前来索要驸马,快快与他做主才好。

鄯善王  (白)     要为父做主,还是替他们两家解和。

狄青   (白)     父王若要解和,须要他献出旗马。

双阳公主 (白)     是呀,须要他献出旗马,然后与他议和。

鄯善王  (白)     哎!这样乱事不能管了,任凭你们自己去做便了。退班!

(四黑龙套、二太监、二宫女、王后、鄯善王同下。)

狄青   (白)     哎呀公主,不可为我一人伤你两国和气,快将我献与那郎天印。

双阳公主 (白)     驸马不必如此,我倒有一计在此。

狄青   (白)     有何妙计?

双阳公主 (白)     波老丞相烦你修下国书,报与郎天印,我们情愿把宋将拿下,献与上乘、印唐二国。只是我们擒了宋将,也有功劳;教他把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拿到阵前,两下抵换。

波罗   (白)     遵命。

双阳公主 (白)     驸马你看此计如何?

狄青   (白)     果是妙计。

双阳公主 (白)     计虽是好计,得了旗马你可别变心。

狄青   (白)     小将怎敢!

双阳公主 (白)     如此丞相快些修书。正是: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

狄青、

波罗   (同念)    谋成日里把金乌。

(双阳公主、狄青、波罗同下。)

【第七场】

(四下手引海云飞同上,海飞云起霸。)

海飞云  (念)     自幼学道在昆仑,上乘国内我为尊。心中只把狄青恨,不报父仇不为人。

     (白)     俺、上乘国钻天王铁利莽之女海飞云。可恨狄青,路过杏子河,将我父杀死。俺今统兵到印唐与郎天印伯父商议报仇之事。

             小番们,催动人马!

(牌子。海云飞率四下手同下。)

【第八场】

(四番兵引郎天印同上。)

郎天印  (点绛唇牌)  同盟仇冤,不共戴天,圣母命,法术神玄,奋勇夺中原。

     (念)     凛凛威风杀气腾,某家兴兵有数春。一支将令山岳动,要夺宋室锦乾坤。

     (白)     孤、印唐国王郎天印。可恨狄青箭射钻天王,刀劈先锋史牙槎。孤家一闻此事,假意差官去到南朝进宝,赚狄青等五人,前来取宝,好报冤仇。不想狄青被鄯善国双阳带去,不知何故。孤家也曾下书索要,那波罗丞相回信,约定要拿旗马掉换狄青。已命小番前去打探,怎么还不见到来。

(探子上。)

探子   (白)     上乘国公主到。

郎天印  (白)     有请!

(牌子。海云飞上。)

海云飞  (白)     伯父在上,侄儿参拜。

郎天印  (白)     我儿少礼,一旁坐下。

海飞云  (白)     侄儿告坐。

郎天印  (白)     我儿统兵来到我国,有何议论?

海飞云  (白)     伯父!可恨狄青杀害我父,冤仇似海;如今正要将他赚来,闻听又被双阳带去,如何是好?

郎天印  (白)     孤已约定拿旗马换狄青。如今侄女到此,你我二兵合在一处,围住鄯善国用假马假旗赚他,哪怕他不献出狄青。

海飞云  (白)     伯父言之有理。

郎天印  (白)     一同传令。

郎天印、

海飞云  (同白)    众小番,将鄯善国围住者!

四番将  (同白)    啊!

(牌手。众人同下。)

【第九场】

(刘庆、季青、张仁、李义同上,同起霸。)

刘庆   (念)     肉翅腾空遍九洲,

季青   (念)     英雄对垒我为头。

张仁   (念)     破阵冲锋无敌手,

李义   (念)     五虎弟兄美名留。

刘庆   (白)     俺、刘庆。

季青   (白)     季青。

张仁   (白)     张仁。

李义   (白)     李义。

刘庆   (白)     请了!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了!

刘庆   (白)     今日公主校场点兵,在此伺候。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

(四女兵、四兵引狄青、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粉蝶儿牌)  鄯善兵强,怎挡俺鄯善兵强,领人马要灭那上乘印唐。

(双阳公主归座。)
刘庆、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我等参见公主!

双阳公主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刘庆、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啊!

双阳公主 (白)     来到校场,请驸马发令!

狄青   (白)     不敢,还是请公主传令!

双阳公主 (白)     还是请驸马传令!

狄青   (白)     不敢。

双阳公主 (白)     如此有僭了。

             众将官!听我号令!

(众人同允。)

双阳公主 (白)     刘庆听令!

刘庆   (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你准备驸马的刀马,在西川口伺候,不得有误!

刘庆   (白)     得令。

双阳公主 (白)     季青听令!

季青   (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命你保定驸马,掉换旗马;若是旗马到手,随同驸马,速回我国,不得有误!

季青   (白)     得令。

双阳公主 (白)     张仁,李义听命!

张仁、

李义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命你二人带领五千人马,埋伏野狐岭;郎天印人马到来,一同杀出,不得有误!

张仁、

李义   (同白)    得令。

双阳公主 (白)     驸马听命!

狄青   (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你呀,你呀,可要给我小心着点儿。

狄青   (白)     我知道啦。

双阳公主 (白)     来,有请波罗丞相!

刘庆、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有请波罗丞相!

(波罗上。)

波罗   (念)     定下离山计,要赚旗马来。

     (白)     参见公主!

双阳公主 (白)     丞相随同船马前去,须要见机行事,多加小心。

波罗   (白)     遵命。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官!起兵前往!

(众人同允。牌子。扯斜门。)

双阳公主 (白)     驸马请!

狄青   (白)     公主请!

双阳公主 (白)     还是驸马请!

狄青   (白)     还是公主请!

双阳公主 (白)     如此,你我并马而行!

(众人同下。)

【第十场】

(牌子。郎天印上。)

郎天印  (白)     昨日波罗丞相来说,今日以宝换狄青;远远望见波罗丞相来也。

(牌子。波罗上。)

波罗   (白)     啊,大王!两国相争,恕臣不下马之罪。

郎天印  (白)     恕你无罪。狄青可曾带到?

波罗   (白)     现在身后。

郎天印  (白)     带过来吃某一鞭!

波罗   (白)     大王有言在先,献出旗马,然后交出狄青。

郎天印  (白)     使得。

             来!将旗马送过去,狄青绑过来。

(旗马与狄青对换。)

海飞云  (白)     狄青啊狄青,杀死我父,冤仇似海,只道你远走高飞,不想你也有今日,吃俺一剑。

(海飞云欲杀狄青。)

郎天印  (白)     且慢。将这厮解到你国,破腹挖心,灌就人油蜡,祭奠你父亡灵才是正理。

海飞云  (白)     伯父啊伯父!自古仇人见仇人,心中怒气盛。狄青小儿……

(牌子。海飞云砍狄青,狄青将剑踢开。大推磨。季青给狄青松绑,开打。海飞云追狄青,季青下。郎天印下。)

【第十一场】

(刘庆拉马扛刀上,狄青上。)

狄青   (白)     带马!

(刘庆带马,狄青上马。海飞云追上,同杀下。)

【第十二场】

(四女兵引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白)     俺、双阳公主。今日对换旗马,犹恐阵前有失,因此我在后面接应。

             众女兵!杀上前去!

(双阳公主率四女兵同下。)

【第十三场】

(四兵、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白)     我等奉公主之命,在野狐岭埋伏人马,截杀郎天印。

张仁、

李义   (同白)    众兵士,埋伏去者!

四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狄青上,海飞云追上,狄青败下。双阳公主挑上。双阳公主、海飞云同对刀双收下。)

【第十五场】

(郎天印率众人同上。张仁、李义同上。会阵。郎天印败下,张仁、李义同追下。四下手同接攒。)

【第十六场】

(狄青上,接四下手攒。海飞云上。狄青败下。双阳公主冲上,杀败海飞云,海飞云败下。双阳公主接四番将攒,归总。海飞云上,双阳公主打海飞云鼻子削头,双阳公主打海飞云下。双阳公主耍场下。)

【第十七场】

(郎天印、海飞云率四番兵同败上。)

郎天印  (白)     罢了哇,罢了。可恨双阳将我军杀得大败,这便如何是好?

海飞云  (白)     且收兵回去,合同三川六国人马,再来报仇。

郎天印  (白)     众小番,收兵!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刘庆、季青、狄青同上。)
季青、

刘庆   (同白)    大哥,如今旗马已得,你我回天朝去罢!

狄青   (白)     既要回朝,必要禀明公主。

季青、

刘庆   (同白)    呔!且住,若禀知公主,必不放你回朝。随我二人走哇!

狄青   (白)     走!

季青、

刘庆   (同白)    快走!

狄青   (白)     嗐!

(刘庆、季青、狄青同下。)

【第十九场】

(双阳公主率众女兵同上。)

双阳公主 (白)     且住!杀了半日,怎么不见驸马?想是他失迷路途,待我杀转回去。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狄青、季青、刘庆同上,同望门。)

狄青   (白)     二位贤弟,远远好似公主追来,如何是好?

双阳公主 (内白)    哪里走!

狄青   (白)     公主赶上,如何是好?

季青、

刘庆   (同白)    用好言语劝她回去。

狄青   (白)     她若不回去呢?

季青、

刘庆   (同白)    戴起金脸,吓她回去。

狄青   (白)     吓坏公主,哪还了得?

季青、

刘庆   (同白)    我们为了旗马,受了千辛万苦,你却在此迷恋新婚。我们只好先走,来也在你,不来也在你。

(季青、刘庆同欲走。)

狄青   (白)     二位贤弟慢走!请回再作商议。

季青、

刘庆   (同白)    没有什么商量,我们去了。

(季青、刘庆同下。)

狄青   (白)     他们竟自去了。哎呀,公主啊!俺今与你分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哇……

(狄青哭。)

双阳公主 (内白)    驸马!

狄青   (白)     哎呀,公主她赶来了。

(双阳公主上。)

双阳公主 (白)     原来是驸马!

狄青   (白)     原来是公主!

双阳公主 (白)     想是你杀迷了路径,快快随我回去罢。

狄青   (白)     哎呀公主啊,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不得不讲了。

双阳公主 (白)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说可讲的?

狄青   (白)     哎呀公主啊,小将奉圣命来到上乘、印唐二国盗取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仰仗公主神威,旗马已得,俺要回转天朝复命去了!

双阳公主 (白)     且慢!

狄青   (白)     是。

双阳公主 (白)     驸马,想你在朝被奸臣所害,来到上乘,印唐二国盗宝;在奴行围射猎,你我相会,引见我父王,招你为驸马。我来问你,我父王、国母待你如何?

狄青   (白)     恩重如山。

双阳公主 (白)     就是我双阳公主……

狄肯   (白)     公主是好的呀!

双阳公主 (白)     哎呀,也没有待错了你呀。那上乘、印唐二国领兵前来,将我国团团围住;因他二国与你结下冤仇,我父王竟自不管此事,是我一怒应在身上,如今旗马已得,怎么就要回去么?

狄青   (白)     正是,小将要回去了!

双阳公主 (白)     唉!想你这样忘恩负义之人哪……

狄青   (白)     便怎么样?

双阳公主 (白)     吃我一刀!

(双阳公主欲杀狄青。)

狄青   (白)     你杀了我罢,你杀了我罢!

双阳公主 (白)     得了,驸马,还是随我回去罢!

狄青   (白)     啊!哎呀,公主哇!

     (唱)     勒住战马好言劝,

             细听狄青把话言;

             野狐岭前来交战,

             双阳亲自掌兵权。

             得了旗马回朝转,

             难舍公主受孤单。

             我母曾在狼山殿,

             你丈夫岂作不孝男?

             公主若能开恩典,

             教我回朝把孝道全。

             一家之人重会面,

             日后夫妻再团圆。

双阳公主 (白)     驸马!

     (南梆子)   可恨驸马把心变,

             全然不听奴一言。

             打围夫妻会了面,

             才得与你结姻缘。

             印唐统兵四十万,

             与你结下山海冤。

             得了旗马回程转,

             撇下奴家受孤单。

             忘恩负义我就斩,

     (白)     驸马你想啊!

狄青   (白)     我想什么?

双阳公主 (哭)     喂呀!

     (南梆子)   父王晏驾谁掌兵权?

狄青   (白)     公主哇!

     (唱)     好话说了有千万,

             执意不放也枉然。

     (白)     俺狄青再三相劝,你执意不听;我夫妻只怕就要绝情了。

双阳公主 (白)     我还怕你不成么?看刀!

(狄青、双阳公主同杀,过来过去架住。)

狄青   (白)     哎呀公主啊!

双阳公主 (白)     得啦,别捣乱啦,还是跟我回去吧。

狄青   (白)     小将是不能回去了。

双阳公主 (白)     你当真不回去?

狄青   (白)     当真不回去。

双阳公主 (白)     果然不回去?

狄青   (白)     果然不回去。

双阳公主 (白)     忘恩负义之人,吃我一刀,

(双阳公主杀。双阳公主晕。狄青偷跑下。)

双阳公主 (白)     别捣乱啦,驸马还是跟我回去吧!

(双阳公主抬头看。)

双阳公主 (白)     啊,他,他……竟自去了!

(双阳公主追下。)

【第二十一场】

(狄青上。)

狄青   (白)     且住!公主紧紧赶来,俺不免带起金脸吓她回去。

(双阳追上,站在狄青身后。)

狄青   (白)     哎呀,吓坏公主那还了得……

双阳公主 (白)     呔!看刀!

狄青   (白)     哎呀!

双阳公主 (白)     你往哪里走啊?

狄青   (白)     你赶来作甚?

双阳公主 (白)     你往哪里走?

狄青   (白)     你又赶来作甚?

双阳公主 (白)     驸马!

狄青   (白)     公主!

双阳公主 (白)     你还是随我回去吧!

狄青   (白)     要我回去,万万不能。

双阳公主 (白)     驸马,你回去不回去?

狄青   (白)     我是万不能回去了。

双阳公主 (白)     你要不回去我就要……

狄青   (白)     你要怎样?

双阳公主 (白)     要与你绝情了!看刀!

(双阳公主追狄青同下。)

【第二十二场】

(狄青上。)

狄青   (白)     公主执意不放,紧紧迫来,待我戴上金脸,吓她回去。

(双阳公主上。)

双阳公主 (白)     哪里走?

(狄青带脸子。)

双阳公主 (白)     哎呀!

(双阳公主吓跑,下。)

狄青   (白)     哎呀,公主,你馒些走,俺狄青不来赶你便了。

(狄青下。)

【第二十三场】

(四兵、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白)     杀了半日,怎么不见狄青与公主?也罢,你我回去便了。

李义   (白)     言之有理。

(四女兵、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白)     看刀!

(双阳公主欲砍,张仁、李义同架住。)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子,我二人在此。

双阳公主 (白)     原来是张、李两位将军么?

张仁、

李义   (同白)    正是。

双阳公主 (哭)     喂呀……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公主下马谈话。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官,安营扎寨!

众兵   (同白)    啊。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可曾看见狄大哥?

双阳公主 (白)     二位将军问的哪一个?

张仁、

李义   (同白)    问的俺狄大哥。

双阳公主 (白)     啊,就是那狄青么?

张仁、

李义   (同白)    正是。

双阳公主 (白)     他、他、他……走啦!

     (唱)     提起狄青泪难忍,

             我有言来听分明:

             为他同盟失了信,

             旗马到手转朝门。

             忘恩负义实可恨,

             夫妻在阵前绝了情。

     (哭)     喂呀……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就该施起法宝擒他回来。

双阳公主 (白)     正要擒他,忽然有一金面大汉显圣,不是我马走如飞,险遭不测的了哇……

(张仁、李义同暗地交谈。)

张仁   (白)     我的哥,怎么样,一定是他戴上那买卖三儿了。

李义   (白)     少说话吧,咱们来试试这位。

张仁   (白)     有理,有理。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啊,驸马既无良心,得了旗马回朝报功去了!公主何不再招一驸马,也是一样啊。

双阳公主 (白)     啊,二位将军,说哪里话来。自古道:好马不备双鞍,烈女不嫁二夫。此话休要提起呀!

李义   (白)     哎呀,公主是个好的。但不知公主此番回去,该当怎么样哪?

双阳公主 (白)     嗐,二位将军不必多问,此番回国,有死而已呀。

(双阳公主哭。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同白)    走哇!

             公主在哪里?

             公主在此。国王,国母忽然染病。思念公主,请公主速速回去罢!

双阳公主 (白)     知道了。快取路费过来!

二宫女  (同白)    是。

(二宫女同取包裹。)

双阳公主 (白)     交二位将军,教他二人也回宋朝去吧!

二宫女  (同白)    是。

             公主给你们干粮路费。公主教二位也回宋朝去吧!

张仁、

李义   (同白)    多谢公主。我二人要走啦!

双阳公主 (白)     二位将军,前面数百里之遥,水不可饮。

张仁、

李义   (同白)    这样炎热天气,不饮水岂不渴坏了?

双阳公主 (白)     只有两时可以饮得。

张仁、

李义   (同白)    哪两时?

双阳公主 (白)     子、午两时,可以饮水。

张仁、

李义   (同白)    我们记下了。

双阳公主 (白)     你们去吧!

张仁、

李义   (同白)    公主,末将等回去了,公主有什么话,对我们说了,好对狄大哥狄驸马去讲。

双阳公主 (白)     二位将军,你们回去见了你那狄大哥,说我在这里——

李义   (白)     敢是想他?

双阳公主 (白)     嗐,我在这儿骂他呢。

李义   (白)     我的哥,公主说在这里骂他呢,咱们不带这个信。告辞了!

     (唱)     多谢公主仁义好,

             待我弟兄如同胞。

             辞别公主上路道,

             弟兄双双转回朝。

(张仁、李义同下。)

双阳公主 (哭)     喂呀……

二宫女  (同白)    不必啼哭,回国去吧!

双阳公主 (白)     带马!喂呀……

二宫女  (同白)    公主怎么样啦?

双阳公主 (白)     你们不要多问。不要骑马,搀扶了!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龙套、四番将、郎天印上。)

郎天印  (唱)     鄯善中了某的计,

             换去假马与假旗。

             谁知她也有假意,

             你也欺来我也欺。

(四下手、四将引海飞云同上,海飞云下马。)

海飞云  (白)     参见伯父!

郎天印  (白)     罢了。坐下。

海飞云  (白)     告坐。

郎天印  (白)     啊侄女,我们用假旗马哄骗双阳,谁知她也有诈,将我兵杀得大败。所喜者,真旗马末被她赚去。

海飞云  (白)     侄女打听明白,那狄青在鄯善国招为驸马,如今旗马到手,逃回宋朝报功。那双阳贱婢,已然追赶去了。

郎天印  (白)     这也是她的报应循还。

海飞云  (白)     啊伯父,我兵虽然大败,未伤元气。侄女要趁双阳末归,闻听鄯善王正在有恙,欲待发兵前去,杀往鄯善都城,教那双阳首尾不能相顾,将那鄯善王杀死,亦算报了大仇矣。

郎天印  (白)     依我之见,养得兵精粮足,再报仇不晚。

海飞云  (白)     伯父不要拦阻,侄女心志已定;带了侄女本部人马去了。

             众番兵,杀往鄯善国去者!

(四下手、四将领海飞云同下。)

郎天印  (白)     飞云此去胜负末定,众将暗暗打听消息,回报我知,不得违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长枪手引季青、刘庆拿旗马同上。狄青上。)

狄青   (唱)     闯开玉笼飞彩凤,

             扭断金锁走蛟龙。

     (白)     嗐!二位,如今旗马到手,又用金脸吓退了公主,倘若将她吓坏,我狄青自己问心何以对她呀?

刘庆   (白)     呃,俗话有云,为得国来难顾家,这也不算你负心。

季青   (白)     着哇!

狄青   (白)     我们逃出国境,那张、李二位贤弟,不知哪里去了?

刘庆   (白)     他二人自然有法子逃出来。

张仁、

李义   (内同白)   大哥慢走!

(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白)     参见大哥!

狄青   (白)     二位怎样逃了出来?

李义   (白)     你说吧!

张仁   (白)     我二人正在找寻大哥,路上遇见公主,狼狈极了。告诉我们正追你,遇见一金脸大汉,吓得逃回,才把你放跑了。大概又是用那个玩艺儿吧?

狄青   (白)     正是。后来怎样?

张仁   (白)     后来送我们干粮路费,还告诉我们,须要子、午两时,才能饮水等等的话;也打发我们俩个回来了。

狄青   (白)     临行公主对你二人讲些什么?

李义   (白)     您问公主说什么话来着,你学的上来,你说说吧!

张仁   (白)     我问她,见了狄大哥,给他带什么话?嫂子就说了:此番回去,见了你那狄大哥.就说我在这……

狄青   (白)     一定是想我呀!

张仁   (白)     骂你哪!

刘庆   (白)     这样的话别带了。大哥,我们五人聚齐快走。

狄青   (白)     好,大家一同回朝!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扶鄯善王、宫女扶王后同上。)

鄯善王  (唱)     双阳做事忒任性,

王后   (唱)     气的二老病缠身。

鄯善王  (唱)     闻听探马来报信,

王后   (唱)     狄青得宝转朝门。

(太监上。)

太监   (白)     启主公、国母:公主带病回朝。

王后   (白)     哦!公主带病还朝,宣她进宫!

太监   (白)     公主进宫啊!

(二宫女扶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唱)     驸马做事忒无情,

             旗马到手回朝门。

             进得宫来珠泪滚,

             父母驾前问安宁。

     (白)     参见父王,母后千岁!

鄯善王  (白)     平身。坐下。

双阳公主 (白)     谢坐。父王、国母,儿闻得父母龙体欠安,不知病体可痊愈否?

鄯善王  (白)     为父病体略见痊可。

王后   (白)     为娘也稍减轻。

郡善王  (白)     儿啊,闻得你保定驸马与上乘、印唐二国,掉换旗马,好助驸马成功。听说旗马到手、杀败二国人马,你为何带病而归?不知驸马往哪里去了?

双阳公主 (白)     父王若问此事么……

     (哭头)    呵呵,父王爷,母后哇!

     (唱)     旗马到手得了胜,

             驸马无情暗地行。

             追赶不上心急甚,

             忽然重病到儿身。

鄯善王  (白)     这是你自己任性,要招狄青为驸马。他旗马到手,抛你而去。如今,与上乘、印唐同盟之国失和,皆你一人之罪也。

双阳公主 (白)     这个……

(双阳公主气椅。)

双阳公主 (白)     哎……

王后   (白)     大王如今埋怨女儿也是无益了。

             宫女搀公主回宫养病去吧!

二宫女  (同白)    领旨。

(二宫女扶双阳公主同下。)

王后   (白)     内侍过来,传旨太医进宫,与公主调治病症。

太监   (白)     领旨。

(太监下。探子上。)

探子   (白)     启报大王:今有海飞云复兴人马,将我国团团围住,索要狄青。

鄯善王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鄯善王  (白)     海飞云欺我太盛,待孤亲自会她。

王后   (白)     且慢!快快告知公主,大家从长计议。大王病体将好,千万不可出马。

鄯善王  (白)     不要告知公主。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报大王:海飞云攻城大骂,单要大王出马!

鄯善王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鄯善王  (白)     海飞云欺我大甚,真真气杀孤也!

     (唱)     可恨飞云欺人甚,

             全然不念是同盟。

             扶病出马去会阵!

王后   (白)     大王,你、你、你千万去不得!

鄯善王  (白)     呃!

     (唱)     你又何必阻我行?

(大太监扶鄯善王同下。)

王后   (白)     哎呀!

     (唱)     大王有病火气盛,

             要点人马把阵临。

             内侍快快将路引,

             拦阻大王莫出征。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波罗上。)

波罗   (唱)     听说大王要出兵,

     (白)     老夫波罗。适才闻得海飞云复兴人马,将我国团团围住;大王要带病出征,不免赶上拦阻便了!

     (唱)     吓得三魂少二魄。

             将身去往宫门等,

             拦阻大王莫亲征。

     (白)     走!

(波罗下。)

【第二十八场】

(起鼓。)

鄯善王  (内西皮导板) —声将令山岳震,

(四兵、四将、太监扶鄯善王同上,上马,跌。)

鄯善王  (白)     哎呀!

     (唱)     四肢疼痛为何情?

             勉强挣扎足踏镫,

(王后急上。)

王后   (白)     大王啊!

     (唱)     大王不可自出兵。

             这样病体怎临阵?

     (白)     大王啊!……

(波罗上。)

波罗   (白)     且慢!

     (唱)     大王息怒暂消停。

             须与公主从长论,

             商量一同退敌兵。

鄯善王  (白)     呀呀呸!

     (唱)     自古生死皆是命,

             孤要学薛礼显奇能。

             独木关病挑安殿宝,

             何惧那贱婢海飞云?

             怒气不息跨金镫,

     (白)     马来!

(众人带马领鄯善王同下。)

王后   (白)     哎呀!

     (唱)     看这光景痛碎心。

             回头我对丞相论,

     (白)     丞相啊!

     (唱)     你守皇宫我守城。

波罗   (白)     遵命!

(王后、波罗同下。)

【第二十九场】

(下场门拉城。四番将,四下手、海飞云同上。)

海飞云  (白)     呔,城上儿郎听者!快叫那鄯善王献出狄青见我,少若迟延,攻进城去,将你全国踏为齑粉!

鄯善王  (内白)    呔!开城迎敌者!

(四兵、四将、鄯善王同上。会阵。)

鄯善王  (白)     呔!海飞云,我与你乃是同盟之国,有话可以从长计议;兴此无名之师,是何道理?

海飞云  (白)     鄯善王,你为何纵女私通狄青,骗去旗马,做此无耻之事?快快献出狄青,饶尔不死!

鄯善王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海飞云、鄯善王同杀。鄯善王败下,海飞云追下。)

【第三十场】

(四太监、王后同上。)

王后   (唱)     内侍引路敌楼进,

(王后上城。内喊。)

王后   (白)     哎呀!

     (唱)     炮火连天吓煞人。

(四兵、四将、鄯善王同上。)

鄯善王  (白)     快些开城哪!

王后   (白)     王爷回来了,快快开城!

(王后下。开城,四兵,四将进城同下。)

海飞云  (内白)    哪里走?

(海飞云率四番兵、四番将同追上,海飞云刺鄯善王。)

鄯善王  (白)     哎呀!

(海飞云刺死鄯善王。四番兵、四番将领海飞云进城同下。)

【第三十一场】

(四太监、王后急同上,海飞云追上。)

王后   (白)     哎呀!

(海飞云杀死王后。)

海飞云  (白)     哪里走!

(海飞云杀死四太监。波罗上,望,下。海飞云耍下。)

【第三十二场】

(二宫女扶双阳公主病装同上。)

双阳公主 (唱)     驸马为人忒薄幸,

             骗去旗马转朝门。

             一病恹恹难扎挣,

(内喊声。)

双阳公主 (白)     啊!

     (唱)     喊杀连天为何情?

(波罗急上。)

波罗   (白)     哎呀公主,大事不好了!

双阳公主 (白)     何事快讲!

波罗   (白)     那海飞云忽然复兴人马,索要狄青。大王扶病出战,国母守城,竞被海飞云双双刺死,如令杀进都城来了!

双阳公主 (白)     哎呀!

(双阳公主推桌,气椅。)

波罗   (白)     公主醒来!

双阳公主 (西皮导板)  父王国母俱丧命,

     (三叫头)   父王!母后!喂呀……

     (唱)     箭刺胸膛血泪淋。

             指定战场咬牙根,

             骂声贱婢海飞云。

             我若不能报仇恨,

             枉活人间二十春。

     (白)     丞相!

     (唱)     快点亲兵去临阵!

波罗   (白)     遵命。

(波罗下。)

双阳公主 (唱)     要与贱人把命拼!

(双阳公主急下。)

【第三十三场】

(海飞云上,杀死四将。双阳公主冲上,架住。)

海飞云  (白)     呔!双阳婢子,如今你国破家亡,还不下马受捆。

双阳公主 (白)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休想活命!

(双阳公主杀,海飞云败下。四番将接拦杀。四番将同败下,海飞云上,接拦,海飞云败下,双阳公主追下。)

【第三十四场】

(上场门拉城。四下手、海飞云同出城上。双阳公主追上打。海飞云败下。波罗上。)

波罗   (白)     且慢!啊,公主如今正在有病,自古穷寇莫追,请公主回城,暂且登基,掌理国政,再报此仇不晚。

双阳公主 (白)     如此人马回城者!

     (唱)     丞相之言须要听,

             大小儿郎暂回城。

             父母冤仇何日报?

     (哭头)    爹娘呵!

     (唱)     双阳做了不孝人。

     (三叫头)   父王!国母!爹娘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680 ┊ 字数:15856 ┊ 最后更新:2011年11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