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阳公主》

主要角色
双阳公主:旦
狄青:老生
波罗:老生
呼兰:旦
兆寿:旦
杨宗保:老生

《双阳公主》尚小云饰双阳公主
《双阳公主》尚小云饰双阳公主
情节
宋将狄青,奉命征讨上乘、印唐二国;途中误入鄯善国,与双阳公主婚配,一同去印唐盗回珍珠烈火旗和日月骕骦马。归途中,狄青私自返回南朝。不料奸臣丁谓进谗,诬旗、马是假,宋王将狄青发配岭南。公主思念狄青,带兵去救;路上听说狄青折返延安,迎击进犯的上乘、印唐,于是赶至延安。夫妻合好,共破敌兵。

注释
本剧系根据同州梆子、秦腔、京剧三种本子改编的。从托印起到合好止,共十二场。
此本是1958至1959年间创作改编排练时期,几易其稿的中间稿,与1959年的首演和后来的实际演出相差较大。

根据尚小云改编本整理

录入:小Q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2.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托印】

(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同上。)

波罗   (念)     调和西凉为宰相,

哈什   (念)     统兵三军镇封疆。

乐集璞  (念)     忠心秉正山河固,

沙都   (念)     文武齐班保家邦。

波罗   (白)     辅国大丞相波罗。

哈什   (白)     统兵大司马哈什。

乐集璞  (白)     上大夫乐集璞。

沙都   (白)     下大夫沙都。

波罗   (白)     列公请了。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请了。

波罗   (白)     我国自与印唐争战,得了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交与驸马狄青,谁知驸马得此二宝,径自潜回南朝献功。不料海飞云又起干戈,国王不幸被贼刺杀,幸有公主执掌国政,但终非久计,列位大人有何良策,以保万年基业。

哈什   (白)     丞相所虑甚是,虽有公主权理朝政,不但国事乖张,诚恐邻邦嘲笑。丞相胸藏韬略,还须计划奇谋,以保邦国。

波罗   (白)     且候公主升殿,一同启奏。

(内金钟三点。)

波罗   (白)     听,金钟三点,公主升殿来了,分班伺候。

(大开门牌。四番监、四宫女、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粉蝶儿牌)  振西羌,声势多浩荡,

             起干戈,父王命丧。

             国事无人掌,鄯善称女王。

(双阳公主归大座。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同归一排。)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臣等叩见公主千岁。

双阳公主 (白)     丞相、众卿平身。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千千岁。

双阳公主 (念)     光武中兴到如今,多年鄯善锦乾坤。可恨印唐干戈动,羞煞娥眉作至尊。

     (白)     本宫鄯善国双阳公主。只因驸马狄青,得了印唐的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潜回汴梁,惹起干戈,好一场的恶战!父王、母后被海飞云用箭射死,以致国家无主,为此众卿扶我执掌社稷,今日早朝。

             众卿!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臣。

双阳公主 (白)     今日邻邦三十六国,对我鄯善有何动静,众卿奏我知道。

波罗   (白)     臣近闻三十六国俱道我邦公主掌理国政,成何国体,俱有讥笑之词,望公主详察。

双阳公主 (白)     想我鄯善自开国以来,可称国富民强,如今只剩我一人,难怪邻邦之讥笑也。

     (西皮散板)  提起来国家事我的愁眉难放,

             暗恨那小狄青昧尽天良。

             到如今腹内言对谁去讲,

     (白)     丞相,众卿!

     (西皮散板)  必须要想良策保卫家邦。

(内三声传点。)

呼兰   (白)     殿下何人传点?

报子   (内白)    边关有紧急之事,禀报公主。

呼兰   (白)     候着。

             启禀公主:边关有紧急之事,启奏公主。

双阳公主 (白)     宣他速速上殿。

呼兰   (白)     公主有旨,飞报上殿。

报子   (内白)    领旨。

(报子上。)

报子   (念)     驸马发配事,报与公主知。

     (白)     报,探子告进,公主在上,探子参。

双阳公主 (白)     边关有何军情,起来讲。

报子   (白)     公主听禀:只因驸马带了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回朝献功,被奸臣丁谓所害,误说旗马是假,将驸马问了欺君之罪,发配岭南去了。

双阳公主 (白)     你可曾打听得明白?

报子   (白)     飞报打探不实,不敢妄报。

双阳公主 (白)     赏你羊羔美酒,下殿去饮。

报子   (白)     谢公主。

(报子下。)

双阳公主 (白)     丞相,诸家公卿,适才边报,那狄青被奸臣丁谓所害,发配岭南。我意欲前往救他,再定安邦之计,只是么,要将国中大事暂托老丞相执掌,不知众卿心意如何?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老丞相胸藏韬略,忠心耿耿,可暂理国政。

波罗   (白)     想臣曾受老王厚恩,理当报效,还要众公卿同心协力,共保鄯善疆土。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丞相之言甚是,我等自当协力同心,报效国家。

双阳公主 (白)     众卿同心协力,保定鄯善疆土,我心安矣。

             呼兰、兆寿看过国宝!

(工尺上牌。呼兰、兆寿同托印,双阳公主拜印,波罗拜印。双阳公主归大座。)

哈什   (白)     公主此行,需带多少人马?

双阳公主 (白)     此番前去,我要改扮行装,这一路之上,只要左军呼兰、右军兆寿随我前往,大司马听旨。

哈什   (白)     臣。

双阳公主 (白)     你可吩咐东西两路总兵,挑选五千精壮儿郎,随后前往。

哈什   (白)     臣领旨。

波罗   (白)     臣等要在十里长亭与公主饯行。

双阳公主 (白)     有劳丞相,众卿。

             呼兰,兆寿!

呼兰、

兆寿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吩咐下去,将我千里战马备好,我要即刻登程。

             众卿退班!

(双阳公主、呼兰、兆寿、四宫女、四番监同下。)

波罗   (白)     我等集齐各亭长,速至十里长亭,为公主饯行。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整队】

(四将同上,同起霸。)

将甲   (念)     奉了丞相命,长亭去饯行。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三将   (同白)    请了。

将甲   (白)     公主欲去岭南,搭救驸马。丞相传谕,我等齐集长亭,与公主饯行,众位将军,请来传令。

三将   (同白)    你我一同传令。

             众将官。

(四兵带马同上。)

四将   (同白)    长亭去者。

(四兵同下。四将叠字翻,走十字靠同下。)

【第三场:长亭】

(四番兵、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四将同上。)

波罗   (唱)     驸马发配遭不幸,

             公主闻报怒气生。

             为救驸马岭南进,

             备酒长亭来饯行。

四将   (同白)    参见丞相。

波罗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四将   (同白)    谢丞相。

波罗   (白)     公主就要到来,大家在此侍候。

(众人同扯至下场门一排。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同上。望家乡牌。)

双阳公主 (唱)     远望长亭旌旗整,

             来了我桃花马上女将军。

             下坐骑与众卿来把话论,

(双阳公主下马,大推磨。)

双阳公主 (白)     丞相,亭长,

     (西皮二六板) 你们听分明:

             只为驸马身遭困,

             我设法救他命残生。

             此行归期不可定,

     (西皮快板)  国事要你们多劳心。

             鄯善国,你执政,

             众卿协力保朝廷。

             凡事需要多谨慎,

             莫要辜负老王的恩。

波罗   (白)     公主啊!

(波罗拿酒杯。)

波罗   (唱)     公主不必谆谆训,

             老臣曾受先王恩。

             保国安民守国境,

             还请公主但放宽心。

(波罗递酒。双阳公主接酒。)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接过了饯行的酒一樽,

             暗敬父母佑我的身。

             叫呼兰和兆寿,将公主的千里战马扣连环你们急忙带定,

(双阳公主上马,走圆场,亮相。)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顾不得长途跋涉身受风尘。

波罗、
哈什、
乐集璞、

沙都   (同白)    送公主。

双阳公主 (白)     免。

(双阳公主下,呼兰、兆寿同下。波罗、哈什、乐集璞、沙都自上场门同下。)

【第四场:求援】

(滚头。季青、张仁、李义同上。)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四门子牌) 弟兄们逃出汴梁地,

             看看看,看不明路崎岖,

             似似似,似大鹏展翅腾飞起,

             哦哈,紧紧加鞭哪顾得路高低。

季青   (白)     唉,想你我与狄青五人等,同下印唐,得了日月骕骦马,珍珠烈火旗,回朝报功,指望封官受爵,不料被丁谓进谗,误说旗马是假,问成欺君之罪,发配岭南,真所谓,劳而无功,唉,令人伤感。

张仁   (白)     事到如今,你我弟兄逃出汴梁,就该速想妙计,搭救狄青才好。

季青   (白)     事在危急,莫若我三人同到鄯善国,去求双阳公主,她必然念在夫妻之情,去至岭南,搭救与他,二位贤弟意下如何?

张仁、

李义   (同白)    此计甚好,你我一同前往。请。

     (同四门子牌) 哎呀马呵,步儿要忙,鞭儿要催,

             休比那等闲间看花游戏,

             锏儿似龙,人儿似熊,

             忙整顿冲天壮气。

(季青、张仁、李义同下。)

【第五场:问樵】

双阳公主 (内西皮导板) 抖丝缰催动了桃花战马,

(急急风牌。双阳公主、兆寿、呼兰同上,同走圆场,挖开,亮相。)

双阳公主 (西皮慢板)  为驸马冒风霜奔走天涯。

     (西皮原板)  缘野暗暮烟横夕阳斜下,

兆寿   (白)     公主,这天近黄昏,长虹呈现五彩,您瞧多么好看哪。

(双阳公主亮相。)

双阳公主 (西皮原板)  只留得青山间一片红霞。

(长锤。双阳公主亮相。)

双阳公主 (西皮原板)  燕归巢鸟投林情堪入画,

             我双阳走岭南离国撇家。

呼兰   (白)     公主,这山路崎岖,高低不平,您可多加小心哪。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声萧萧惯长征千里战马,

             高耸耸峻山岭不见人家。

             顾不得路崎岖忙催战马。

(双阳公主、呼兰、兆寿同勒马望。音乐响大低音胡。)
呼兰、

兆寿   (同唱)    行来在歧路口路现双岔。

呼兰   (白)     公主,我们行在这双岔路口,不知哪条道路是通往岭南的路?

兆寿   (白)     可就是哪,看这高山峻岭,并无人烟,可找谁问一声哪?

呼兰   (白)     唉哟,可真急死人啦。

樵夫   (内白)    砍柴哟呵!

(双阳公主、呼兰、兆寿集中精神同听。)

兆寿   (白)     公主您听,远远地好像有什么声音。

樵夫   (内唱)    一年辛勤为饱温,

             劳碌奔波在深山。

呼兰   (白)     公主您听,这深山之中,怎么有打柴的声音?

(樵夫急背柴上,自上场门向下场走,边走边唱。)

樵夫   (唱)     打得干柴成一担,

             长街去换米和钱。

(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在上场门同下马。)

呼兰兆寿 (白)     这位老人家,您请回来。

(樵夫回头望。)

樵夫   (白)     你们唤我么?

呼兰、

兆寿   (同白)    请您回来。

樵夫   (白)     你们唤我回来有事吗?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我们乃是问路的。

樵夫   (白)     你们是问路的,哦,三位女英雄要往何方而去呀。

双阳公主 (白)     我们要往岭南而去,行在这双岔路口,也不知哪一条路是奔往岭南而去的?

樵夫   (白)     噢,你们要往岭南去么?

双阳公主 (白)     正是。

樵夫   (白)     你们来,看,看,看,往南这条大道,就是往岭南去的。

双阳公主 (白)     噢,这一条路,是奔往岭南去的。

樵夫   (白)     正是。

双阳公主 (白)     请问老人家,往东这一条路,是奔往何方而去的呢?

樵夫   (白)     往东这一条路么。

双阳公主 (白)     是啊。

樵夫   (白)     是往延安而去的。

双阳公主 (白)     如此多谢老人家指引。

樵夫   (白)     好说,好说,不敢,不敢。

(双阳公主欲行,急返身回。)

双阳公主 (白)     老人家请转。

樵夫   (白)     女英雄何事?

双阳公主 (白)     请问此处是什么地方啊?

樵夫   (白)     这里么,名叫野狐岭。

双阳公主 (白)     噢,野狐岭。

呼兰   (白)     甭用说,是惯出豺狼虎豹吧。

樵夫   (白)     不错,不错。

兆寿   (白)     怪不得人烟稀少哪。

樵夫   (白)     这深山僻谷平日少有人行,只有我们打柴打猎的几户人家,在此居住。

双阳公主 (白)     这样说来,老人家您是难得遇见异乡之人的了。

樵夫   (白)     说也奇了,一年到头,也遇不到个异乡之人。

双阳公主 (白)     这就是了。

樵夫   (白)     噢,昨日。今日。反倒遇见两次异乡人。

呼兰、

兆寿   (同白)    甭用说,也是跟您问路的吧。

樵夫   (白)     不是,不是。

呼兰、

兆寿   (同白)    不是问路的是干什么的?

樵夫   (白)     昨日遇见的这个异乡人,嘿嘿,倒也奇怪得很哪。

双阳公主 (白)     老人家遇着了异乡人,有什么奇怪呀?

樵夫   (白)     看天色尚早,你们好问,老汉我也好讲,来来来,待我将柴儿卸下,与你们讲上一讲。

双阳公主 (白)     待我来下马也听上一听,老人家请讲。

樵夫   (白)     你们听了,在那一月以前,在这野狐道上,来了两个公差,押解一名发配的军官,他是这样披枷带锁,愁容满面,行至此间,他们腹饥,口渴。正遇老汉砍樵而归,是我将他们——

(樵夫作身段。)

樵夫   (白)     带到家中,与他们——

(樵夫作身段。)

樵夫   (白)     烧水,做饭。饱餐一顿,问其情由,才知道他,犯了欺君罪,发配到岭南。

(双阳公主惊。)

双阳公主 (白)     哦,犯了欺君罪,发配到岭南。

(双阳公主想。)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

(双阳公主故作镇静。)

双阳公主 (白)     这,也算不了什么奇怪呀。

樵夫   (白)     哎,你们往下听喏,昨日清晨,老汉上山砍柴,这位发配的军官,他从岭南又回来了。

双阳公主 (白)     怎么那位发配的军官他又回来了。

樵夫   (白)     不错,此番回来,老汉我仔细的一看那,嘿嘿,这位军官他无有了。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他无有了什么?

樵夫   (白)     啊……

双阳公主 (白)     他无有了什么?

樵夫   (白)     他无有哦……

双阳公主 (白)     无有了什么?

樵夫   (白)     他无有了哦……

双阳公主 (白)     他到底无有了什么?

樵夫   (白)     他呀,无有了,刑枷肘锁,变成一个——

(樵夫作身段。)

樵夫   (白)     身披铠甲,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一位大将军。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您怎么知这位将军就是发配的那个军官呢?

樵夫   (白)     你们哪里晓得,他见着老汉,口内唤恩人,正在把我寻,为报一饭恩,送了我十两银。

双阳公主 (白)     哦,这就是了。

樵夫   (白)     真所谓“人生多变幻,变幻戏人生,朝为欺君犯,夕变大将军”。这样的事儿,还不算得奇怪吗。

双阳公主 (白)     倒也是一件奇怪的事儿。

呼兰   (白)     啊,这位……

(双阳公主示意阻拦。)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你可曾问过他的名姓啊?

樵夫   (白)     我问过了,问过了,他姓李。

双阳公主 (白)     噢,他姓李。

樵夫   (白)     不不不,他不姓李。

呼兰、

兆寿   (同白)    不姓李姓什么?

(樵夫拍头,想。)

樵夫   (白)     哦,我想起来了,他姓狄。

(双阳公主惊。)

双阳公主 (白)     噢,他姓狄,叫什么名字?

樵夫   (白)     他呀,他叫狄青。

双阳公主 (白)     他叫狄青?

樵夫   (白)     他叫狄青,狄青,狄青。

双阳公主 (白)     啊老人家,你可曾问过他们?

樵夫   (白)     问过什么?

双阳公主 (白)     他奔往何方而去了?

樵夫   (白)     他奔往延安而去了哦……

双阳公主 (白)     如此多些老人家指引道路,我们后会有期。

(双阳公主匆匆上马,亮相。)

樵夫   (白)     好说,好说。

(樵夫观双阳公主行动,不解其情,心中疑惧,抽下。)

双阳公主 (西皮散板)  樵哥与我把话讲,

             他怎知发配的军官是我的夫郎。

             勒转马头延安往,

(双阳公主领起,走半个圆场。急急风牌。季青、张仁、李义同上,见面,马后。)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嫂嫂。

     (西皮散板)  只见嫂嫂马蹄忙,

     (同白)    嫂嫂别来无恙?

双阳公主 (白)     我道是何人,原来是三位将军,看你们戎装齐整,要往何方而去?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我三人欲去鄯善国,有事恳求公主。

双阳公主 (白)     像你们南朝大国,何等的威严,岂能求救于我,真正的好无来由。

李义   (白)     这可真干哪!

张仁   (白)     我等特来求救嫂嫂,为何这样冷言冷语,你也好无来由。

双阳公主 (白)     唉,只因我帮助狄青你弟兄五人,得了印唐双宝,你们不该不辞而别,潜回汴梁。谁想惹起干戈,一场恶战,似你们这不仁不义之人,有何脸面前来见我。

季青   (白)     嗐,不提旗马倒也罢了,提起旗马活活气煞人也。

双阳公主 (白)     何出此言?

张仁   (白)     可恨丁谓老贼,言说旗马乃是假的,参奏一本,圣上大怒,将狄青大哥问了欺君之罪,发配岭南了。

李义   (白)     因此我三人逃出汴京,特来恳求嫂嫂设法搭救狄大哥。

双阳公主 (白)     听你三人之言,却还有兄弟的义气。

李义   (白)     嫂嫂,我们有兄弟的义气,难道嫂嫂您就无有夫妻之情了么?

双阳公主 (白)     这个……

季青   (白)     哪个?

李义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嫂子,我们是为朋友两肋插刀,非救出狄青大哥不可,您哪,也得说正个的!

(双阳公主冷笑。)

双阳公主 (白)     我对你们实说了吧。此事我早已知道了,我今到此,就是要往岭南搭救他去。

李义   (白)     我说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是!

张仁   (白)     你呆着吧。

             嫂嫂,我三人与嫂嫂一同前往便了。

双阳公主 (白)     且慢,我方才在路上问樵,得知他由岭南已调回延安去了。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既然如此,我赶到延安便了。

(幕内马叫人喊。东路总兵、西路总兵率四将、八士兵同上。)
东路总兵、

西路总兵 (同白)    参见公主,五千大军到齐,候公主令下。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少礼。

东路总兵、

西路总兵 (同白)    啊。

双阳公主 (白)     三位将军,如今我国大军已到,即刻奔往延安,你等是否同行?

季青   (白)     我等为救狄青贤弟,就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双阳公主 (白)     好,二总兵听令。

东路总兵、

西路总兵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传我将令:大小三军延安去者。

东路总兵、

西路总兵 (同白)    得令。

             儿郎们延安去者。

(牌子。东路总兵、西路总兵率四将同亮相,同下。众人同下。)

【第六场:遣将】

(长锤。四文堂、中军、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唱)     印唐上乘来犯境,

             锐不可当海飞云。

             众武将俱败阵,

             调来狄青破敌人。

             这几日为何无动静,

             养精蓄锐再交兵。

     (白)     老夫杨宗保,奉命镇守延安。印唐上乘,合兵进犯延安,我军不敌,是我由岭南调来小将狄青,抵当反贼。自狄青来到延安,数日不见那贼动静,也曾命人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奉命打探,海飞云、郎天印仍无动静。鄯善国双阳公主,带领五千人马,来犯延安,口口声声单要狄青出马,特来报知。

杨宗保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宗保  (白)     啊,印唐上乘之战未决,怎么双阳公主又来犯境,并言单叫狄青出马,嘿!小小双阳,能有多大本领,我就不叫狄青出马。

             中军听令。

中军   (白)     在。

杨宗保  (白)     传我将令:速命魏成带领本部人马与双阳对敌,不得有误。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拿令旗下。)

杨宗保  (白)     掩门!

(杨宗保抽身下。众人同下。)

【第七场:初战】

(急急风牌。四兵士引魏成同上。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同上。鹞儿头会阵,架住盖下。双阳公主一望,惊。)

双阳公主 (白)     来将通名。

魏成   (白)     我乃杨元帅帐下大将魏成。

双阳公主 (白)     无名之辈,尔速速回去,报知你家主帅,叫那狄青出城会俺,饶儿不死,去吧!

魏成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双阳公主、魏成同起打,魏成落马。)

双阳公主 (白)     留儿首级,速速回去,换那狄青出城会俺。

魏成   (白)     嗯。

(魏成仓惶惭愧下,四兵士随同下。)

双阳公主 (白)     呼兰、兆寿,你我君臣三人,就在这疆场等候那狄青便了。

(双阳公主耍下场下。众人同下。)

【第八场:复战】

(乱锤。四兵士、魏成同上。一条鞭。魏成下马进门。中军自下场门迎上。)

中军   (白)     魏将军回来了,胜负如何?

魏成   (白)     两军阵前,与双阳公主一个回合就打下马来了。

中军   (白)     恭喜将军一战成功。

魏成   (白)     怎么你与我贺喜。

中军   (白)     正是。

魏成   (白)     被打下马来的乃是我哇。烦劳通禀元帅:末将败阵而归,那双阳公主定要狄青出马。

中军   (白)     待我回禀。

             启禀元帅。

杨宗保  (内白)    何事?

中军   (白)     魏将军出战双阳公主,被她打下马来。那双阳公主叫他传话元帅,还是单要狄青出马。

杨宗保  (内白)    真是藐视我军无人。我偏不叫狄青出马。

             朱甫良听命。

朱甫良  (内白)    在。

杨宗保  (内白)    命你带领魏成原部人马,出战双阳公主,不得有误!

朱甫良  (内白)    得令。

(朱甫良自下场门上,上马领起。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同上。鹞儿头会阵。一扯两扯半个合压,双阳公主看,惊怒。)

双阳公主 (白)     你家元帅为何还不叫狄青出马?

朱甫良  (白)     双阳公主,你目中只有狄青,藐视某家。今日一战,若不将你收服,誓不为人也,休走,看枪。

(双阳公主冷笑,轻轻压住枪。)

双阳公主 (白)     儿有多大本领,敢说此狂言大话,我劝你不必交战,免得在疆场出丑。

朱甫良  (白)     呔,双阳公主休得藐视某家,俺这一枪定要捣你下马。

双阳公主 (白)     儿执意要战,你公主要得罪了。

(双阳公主扎马腿一盖枪,一盖两盖抽落马。)

双阳公主 (白)     来将,你家公主可是藐视与你?

朱甫良  (白)     某家战马扎蹄失足落马,并非你武艺高强。

双阳公主 (白)     如此请你上马再战!

(一合两合一盖,抽马腿,朱甫良抢背落马。)

双阳公主 (白)     留你的性命,再去禀知你家元帅,叫那狄青出马,如果不然,杀进城去,你家元帅也性命难保,去吧!

(四击头。双阳公主亮相,率呼兰、兆寿同下。朱甫良一望二望倒领挖门。)

朱甫良  (白)     嘿,真正的惭愧!回营!

(中军自下场门迎上。)

中军   (白)     朱将军,再战双阳公主,战绩如何?

朱甫良  (白)     双阳公主杀法厉害,两次被她挑下马来,不伤我的性命,仍言单叫狄青出马。请禀知元帅。

中军   (白)     有请元帅。

(四文堂、四将自两边分上,杨宗保自下场门上,归小坐。)

杨宗保  (白)     何事?

中军   (白)     朱将军再次出战双阳公主,两次被挑落马,败阵而归,那双阳公主仍言单叫狄青出马。

杨宗保  (白)     哦,有这等事。中军听令!

中军   (白)     在。

杨宗保  (白)     速去左营调狄青出战双阳公主,不得有误。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杨宗保  (白)     吩咐准备战马,本帅敌楼观阵去者。

(杨宗保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三战】

(中军上。)

中军   (白)     来此已是左营,有请狄将军。

(狄青自下场门上。)

狄青   (白)     嗯哼。

     (念)     取双宝,公主恩情似海,好夫妻,狄青常挂心怀。

     (白)     何事?

中军   (白)     元帅有令,命将军出马大战那双阳公主。

(狄青惊。)

狄青   (白)     哦,怎么元帅有令,命我大战双阳公主?知道了。

(中军下。)

狄青   (白)     哎呀且住,我正在思念双阳公主,忽然元帅传令,命我大战于她。只因我得双宝之后,不辞而别,如今有何面目再见公主,这……

(乱锤。中军上。)

中军   (白)     呔狄青!阵前紧急你速速出马,不得有误。

狄青   (白)     得令。

(中军下。)

狄青   (白)     众将官带马出城者。

     (唱)     正在营中思双阳,

             帅令命我会女将。

             相逢见面话难讲,

             令人踌躇无主张。

             见机而行阵前往,

(狄青上马。四兵士、呼兰、兆寿、双阳公主同上。二龙出水。双阳公主见面惊。)

双阳公主 (唱)     抬头只见负心郎。

             得了双宝你将我忘,

             不辞而别回汴梁。

     (白)     看枪!

(双阳公主架着枪。)

双阳公主 (白)     你是狄青?

狄青   (白)     正是小将。

双阳公主 (白)     我把你这负心的薄情郎!

(双阳公主一刺鼻子,一绕架住。)

狄青   (白)     啊公主,未叙衷肠,怎么提枪就刺?

双阳公主 (白)     狄青我来问你,你得了双宝为何不辞而别,是何道理?

狄青   (白)     公主有所不知,只因我王命在身,故而不辞而去,也是出于无可奈何。

双阳公主 (白)     好个无可奈何。我再来问你,我来到延安两次,要你出城会面,你为何避而不见,是何道理?

狄青   (白)     哎呀公主呀,没有元帅将令,我怎能私自出马呢?

双阳公主 (白)     你开口王命,闭口将令,你倒推的个干干净净,我问的是你为何负心?

狄青   (白)     怎见得我狄青是负心之人哪?

双阳公主 (白)     狄青啊,薄情郎,只因你得了双宝,那印唐与我鄯善结下仇恨,他就发兵前来,好一场恶战,父王、母后被海飞云用箭射死。

(双阳公主哭。)

双阳公主 (白)     唉,你害得我国破家亡,落了个不孝之人,似你这样不仁不义之人,真乃令人愤恨。

(双阳公主哭。)

狄青   (白)     公主啊,公主。听公主之言,为我狄青使得你父王、母后双双丧命。我狄青杀身难报。我不辞而别,并非负心,本欲得了双宝回朝献功,再奏明圣上,接请公主,不料圣上听信丁谓谗言,误说旗马是假,问了个欺君之罪,将我发配岭南。上乘印堂来犯延安,圣上免罪与我,调我来至延安。我才有此机缘得见公主,还请公主多多原谅,多多原谅吧!

双阳公主 (白)     既然如此,此地不是你我夫妻讲话之所,快快与我转至大营,有事商量。

狄青   (白)     这!我乃奉了元帅将令出战的,怎能随同公主回营哪!

(双阳公主惊。)

双阳公主 (白)     怎么,你是奉令出战的么?

(双阳公主浑身抖,气。)

双阳公主 (白)     好,来来来,可与我分胜负,论高低。

狄青   (白)     公主不必生气。

             哎呀且住。我与公主成亲之事,尚未禀明元帅,怎能随她回去。也罢,不免假意应允,逃进城去,对元帅说明此事便了。

             啊公主,不要如此,末将随你回营也就是了。

双阳公主 (白)     这便才是。

             呼兰、兆寿与你驸马爷带马。

(狄青乘双阳公主说话之际,上马逃回。呼兰、兆寿同看见狄青逃回。)
呼兰、

兆寿   (同白)    公主,驸马爷飞马逃走了。

双阳公主 (白)     好个薄情郎,追!

(狄青走圆场进城,关城下。双阳公主气,对城看,浑身抖。乱锤。)

双阳公主 (白)     呼兰、兆寿!

呼兰、

兆寿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传我将令,速调五百弓箭手,八百长枪军,将城池团团围住。

(呼兰、兆寿欲下。)

双阳公主 (白)     转回来!

呼兰、

兆寿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传谕主将,不准伤他一兵一卒一将,违令者斩。

呼兰、

兆寿   (同白)    得令。

(呼兰、兆寿同下。双阳公主一望城池,回首望自己大营,难过下。)

【第十场:授意】

(纽丝。四文堂、中军、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唱)     在敌楼观阵归心中暗想,

             为什么双阳的兵将不到战场。

             却为何不伤我一兵一将,

(杨宗保思考,归座。)

杨宗保  (唱)     这其中有暗情我需要参详。

(狄青上。)

狄青   (唱)     婚姻之事未对元帅讲,

             我怎能随她回营房。

     (白)     末将参见元帅。

杨宗保  (白)     狄将军,本帅敌楼观阵,你与双阳公主未战三两合,怎么就逃进城来,想你身为武将,何以如此无胆,真是自挫锐气,我命你二次出马,会战双阳公主。

(狄青愣。)

杨宗保  (白)     若是不战,败阵回来,就要加罪。

狄青   (白)     哎呀元帅呀,并非末将惧战,只是其中另有暗情,我要报告元帅知道。

杨宗保  (白)     啊,有何隐情,你且讲来!

狄青   (白)     元帅呀!

     (唱)     为取旗马到西羌,

             曾与双阳公主配鸾凰。

(行弦。杨宗保惊。)

杨宗保  (白)     哦,怎么有这等事,往下讲来!

狄青   (唱)     我不辞而归回朝往,

             她双亲因我被刺亡。

             此番她领兵延安上,

             她骂我狄青是负义郎。

(杨宗保惊喜。)

杨宗保  (白)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双阳公主兵士不到战场,不伤我落马之将。适才本帅敌楼观阵,我已看出那双阳公主来意,并非进犯。将军你可出城再会于她,见了她就落马败走。

狄青   (白)     啊元帅,敢是叫末将败进城来么。

杨宗保  (白)     哎,你败进城来则甚,你要败进她的营盘去呀。

狄青   (白)     元帅这是何意?

杨宗保  (白)     不必多问,那时我自有道理。

狄青   (白)     这个——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那双阳公主的人马、弓箭手、长枪军将城池团团围住了。

杨宗保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杨宗保  (白)     狄青听令!

狄青   (白)     在。

杨宗保  (白)     我命你单人独骑出城去会双阳公主,不得有误。

狄青   (白)     得令,带马。

(狄青下。)

杨宗保  (唱)     只道鄯善来犯境,

             原来其中有隐情。

             狄青不解双阳意,

             我看她的心情就是当年的穆桂英。

(四文堂、杨宗保同下。)

【第十一场:假败】

(急急风牌。双阳公主、呼兰、兆寿同上。牌子。双阳公主动作,骂阵,甩马鞭,倒脱靴。四兵士同上,狄青上,打,狄青败下,双阳公主追下。二老军自下场门同上,向上场门望,碰头,对笑。)

老军甲  (白)     伙计,你看明白了吗?

老军乙  (白)     我看不明白,我想要问问你。

老军甲  (白)     你有什么事请教于我,你说吧!

老军乙  (白)     吓,口气不小。我要问你的事情,是我不明白,自从双阳公主带了很多的人马来到延安,你说她是犯境,还是夺取城池?到了这会儿,兵也不出阵,将也不打仗,就凭双阳公主一个人儿,带着两个侍女,头一阵就把咱们魏将军挑下马来啦,可是不伤他的性命,叫他上马回营。第二次又挨咱们朱甫良朱将军迎阵,又被双阳公主两次都给挑下马来,你瞧见没有,这是第三次。咱们元帅叫狄青出马啦,怎么一出城,他就败阵了。败阵你倒是往城里头败呀,他怎么往外败,这要是叫双阳公主赶上,他还活得了哇?

老军甲  (白)     伙计,你放心吧,狄青没有危险。不但狄青没有危险,就连老百姓也不会有刀兵之灾,你放心吧,准没错。

老军乙  (白)     照你这么一说,太容易啦。那双阳公主带着这么多的人马,从鄯善国来到这儿,不夺城池,你说她劳人费马干什么来啦?

老军甲  (白)     唉,你哪儿知道,这其中有猫儿溺嘛。

老军乙  (白)     什么猫儿溺,你说说,我明白明白。

老军甲  (白)     你叫我说啊,我今年七十多了,当过五十年兵了,什么阵我也上过,什么战场我也经过。我看双阳公主此番来意,倒也明白八九,可是我想起当年的一桩事情来啦。

老军乙  (白)     你想起一桩什么事情,赶快说说我听听?

老军甲  (白)     你听着。想当年咱们老元帅为了降龙木,大破天门阵,命焦、孟二将去到穆柯寨盗取降龙木,被穆桂英杀的大败,焦、孟二将回营,搬去了小本官……

老军乙  (白)     这小本官是谁呀?

老军甲  (白)     就是咱们的杨元帅呀。你别看今天是白盔、白甲、白胡须,当年也是个漂亮小伙子。小本官他到了穆柯寨,被穆桂英三下子、两下子就给擒上山去了,到了山寨死说活说,他可就招了亲啦。后来那穆桂英献出降龙木,她就挂了帅,大破天门阵,保定大宋,一统江山。今儿个我这么一瞧双阳公主,嘿嘿,就好象当年那个穆桂英。

老军乙  (白)     照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八九啦。你比双阳公主是当年的穆桂英,咱们这位狄将军就好比今天的杨元帅喽!

老军甲  (白)     不错,一点儿也不错。

(二老军对面。)

老军甲  (白)     咦。

老军乙  (白)     哟。

老军甲  (白)     啊。

老军乙  (白)     啊。

老军甲、

老军乙  (同笑)    哈哈哈!

老军甲  (白)     伙计,你哪知道呀,当初小本官巡营瞭哨带的兵丁,其中有我在内,所以我知道得这么详细。

老军乙  (白)     难得你七十多岁了,还记得这么清楚。

老军甲  (白)     你别瞧我七十多岁,我脑筋还很灵活哪,我的腿脚也快,就是一样不好。

老军乙  (白)     你哪样不好?

(老军甲随说随掏,向怀中掏出酒壶,喝。)

老军甲  (白)     我就是好喝呵。

(内鸣金。)
老军甲、

老军乙  (同白)    别聊啦!

(二老军同下。)

【第十二场:合好】

(狄青上。)

狄青   (唱)     元帅授意一番话,

             佯装败阵会见她。

             远望松林紧催马,

(狄青下。双阳公主急上。)

双阳公主 (唱)     那狄青不战是有差。

             目不转睛催战马,

(双阳公主下。急急风牌。狄青上,三勒马,马啸,脸朝外。双阳公主上,勒马。)

双阳公主 (白)     狄青!

(狄青撤步,脸惭愧。)

狄青   (白)     公主。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见狄青恨爱两相交。

             三番两次用计巧,

             你心和意我难推敲。

狄青   (西皮快板)  前番我把西羌到,

             公主带我恩情高。

             为双宝上乘印堂失和好,

             你为我双亲被刺把命抛。

             王命在身奉旨诏,

             因此不别回南朝。

             公主此行要把仇报,

             你的心情我也难推敲。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怪不得见我你逃跑,

             原来你心中起疑潮。

             此来并非把仇报,

             接你到鄯善把国事劳。

狄青   (西皮快板)  公主把话讲差了,

             我怎能负军背主离了朝。

             夫妻之情承和好,

             想一个两全之策方为高。

双阳公主 (西皮快板)  既是夫妻情和好,

             我把前怨一笔消。

     (白)     既然如此,我就对你实说了吧。我今此来,并非犯境,为的就是你。你方才言道,不能随我同归鄯善,难道你我夫妻,就天南地北不成么?

狄青   (白)     还是公主想一两全之策。

双阳公主 (白)     事到如今,我也是无有主意呀。

狄青   (白)     啊公主,如今上乘印唐来犯延安,公主与他等有杀父之仇,可与我朝合兵共退敌人,待平定之后,奏明圣上,两国共订同盟之好,岂不两全其美。

双阳公主 (白)     这个……

(二将同上。)

二将   (同白)    启禀公主:宋营杨元帅领兵出城,直奔我营,特来报告。

双阳公主 (白)     再探!

(二将同下。)

双阳公主 (白)     你家元帅领兵前来,想是要战,待我亲自会他。

狄青   (白)     且慢,元帅此来,并非恶意。

双阳公主 (白)     来者可疑。

狄青   (白)     想是为了你我夫妻之事。

双阳公主 (白)     怎么,你我夫妻之事,你家元帅他知道么?

狄青   (白)     我早已禀明了。

双阳公主 (白)     如此我们迎上前去,观看动静如何?

狄青   (白)     这倒使得,带马。

(二总兵、四将、四番兵自两边分上,带马领归,同归下场门。风入松牌。四文堂、四将、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白)     双阳公主。

双阳公主 (白)     杨元帅,赶上前来会战吗?

杨宗保  (白)     非也。

(杨宗保急下马,双阳公主下马,四将同下马。)

杨宗保  (白)     本帅此来,并非交战。

双阳公主 (白)     即非交战,来者何意?

杨宗保  (白)     公主统兵来到延安,兵不临城,将不上阵,不杀落马之将,不伤一兵一卒,我想公主,来意并非敌对。适才狄青对我说明以往,海飞云、郎天印二人乃是公主杀父仇人,如今又来进犯延安,不如共订同盟之好,一同破敌,公主尊意如何?

狄青   (白)     啊元帅,我们适才正在计议,两国合一,公主尚在未决,还请元帅与公主商议。

双阳公主 (白)     元帅方才所言,同盟退敌,正符我意;两国合一之事也合我意,且待退敌之后,我须回国安置安置再行合一。

杨宗保  (白)     公主若能如此,两国之幸,万民之幸,就请公主进城商议退敌之策。

双阳公主 (白)     元帅请。

杨宗保  (白)     公主请。

双阳公主 (白)     杨元帅请。

双阳公主、
狄青、

杨宗保  (同唱)    万民庆贺在今朝,

             人间处处腾欢笑,

             愿岁岁年年永合好。

(尾声。)
(完)


浏览次数:15045 ┊ 字数:13909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