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选元戎》

主要角色
李治:老生
程咬金:丑
秦英:小生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大太监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大太监
情节
唐代,皇子李哲与驸马秦山征战西凉,被困锁阳城,命老将程咬金突围回朝,搬请援兵。适秦山之子秦英打死国丈展昆仑,将被处斩。程咬金犯颜直谏,始得赦免。唐王派将西征,在校场比武,选取元帅。武状元展虎与秦英、罗章等小将比试,展虎不胜被杀;唐王遂命秦英为帅,率兵西征。

注释
此剧中人物故事与《乾坤带》大同小异,在传统节目中是并行的两个剧本。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集:邢威明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4.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念)     西番委实特强梁,老将驰驱冲疆场。若非皇家洪福广,板斧虽利难抵挡。

     (白)     俺,程咬金。今奉圣旨,征伐西凉。不料苏海十分猖狂,元帅被伤,众将难敌。为此某家杀出重围,回朝搬兵求救,事在危急,就此马上加鞭。

     (唱)     可恨苏海真顽抗,

             因此发兵征西凉。

             谁知我兵入罗网,

             突围搬兵转朝房。

             催马加鞭往前闯,

             早到长安见吾皇。

(程咬金下。)

【第二场】

(罗章、马士珍、谢寿、尉迟松、尉迟江、程通同上。)

程通   (白)     不好了啊!

     (滴流子)   喜得个,喜得个奸徒命丧;恼得个,恼得个英雄被殃,君王直要命偿!

     (白)     众位兄弟请了!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请了!

罗章   (白)     不意秦英兄弟,将展昆仑打死。万岁将他绑赴西郊抵命。他母净罗皇姑,已将先皇所赐免死金牌一十二道求免;非但不准,反将金牌入库。这便怎么处?

             啊!程通弟!你到各府求救怎么样了?

程通   (白)     再不要说起。杜、房两人上殿保奏不准,万岁反将他二人削职为民啦!

尉迟松  (白)     又听说柴绍公公苦谏,圣上大怒,要将他祭那九鼎油锅,还有何人敢奏?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有这等事!

尉迟江  (白)     众位哥弟!常言道,救人如救火。君王既然昏聩,溺宠展妃,把我们功臣全不介意,你我各自回府,聚齐家丁,汇合一处,一半保护秦英,一半杀上金殿,拿住昏王,与他辩理!

罗章   (白)     话虽如此,还须稍听为上。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我们先去打听明白,然后行事便了。请!

(罗章、马士珍、谢寿、尉迟松、尉迟江、程通同走原场,同归下场门。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马来!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好一匹劣马!

罗通   (白)     呔!何家老儿,这等混闯?

程咬金  (白)     某为军情紧急,回朝面君。你们这些小孩子为何拦住我的马头,还不闪开了?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你是何人,为了何事面君?

程咬金  (白)     老夫程知节,打从西凉回来,搬取救兵,你们还不躲开让我过去吗?

罗章   (白)     哦!这等说来,你不是外人,你是我一个人的活祖宗到了。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好了!救命的王爷到了。

             哎呀,爷爷救命啊!

程咬金  (白)     我和你们从无半面之交,怎么叫我救起命来了?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公公!您不知道我们都是你的孙子吗?

程咬金  (白)     怎么着,你们都是我的孙子?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是的!

程咬金  (白)     那么你们上辈都是谁呀?

罗章   (白)     我祖父叫罗成,孙子名叫罗章。

马士珍  (白)     我祖父马三宝,孙子名叫马士珍。

谢寿   (白)     我祖上谢映登,孙子名叫谢寿。

尉迟松  (白)     我祖父尉迟恭,孙子名叫尉迟松。

尉迟江  (白)     我名叫尉迟江,他是我哥哥。您明白了吧?

程咬金  (白)     我明白了。那么这个小孩是谁啊?

程通   (白)     您不认得我了?是您儿子的儿子,我叫程通。您是我的公公,我是您的小爷爷。

程咬金  (白)     哎,拧啦!我是你的爷爷!

程通   (白)     哦!那就是了。

程咬金  (白)     老夫出国多年,不想又生了这些孙子。我来问问你们,这样成群搭伙,要做什么勾当?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同白)    我说,爷爷!

马士珍、
谢寿、

罗章   (同白)    爷爷我说!

程咬金  (白)     哦!你说就是啦,别爷爷你说。你大就叫你先说。

罗章   (白)     今有秦英,将国丈展昆仑打死。万岁不念功臣苗裔,要将秦英斩首。孙子等无奈,要到各处求救。

程咬金  (白)     秦英是谁?

罗章   (白)     他就是征西总帅驸马秦山之子。

程咬金  (白)     他家有免死金牌,为什么不执牌上殿求免哪?

罗章   (白)     他母净罗皇姑,也曾执牌求免;万岁非但不准反将金牌入库了。

程咬金  (白)     怎么着?反将金牌入库啦?

罗章   (白)     正是。

程咬金  (白)     难道满朝文武就无人保奏了么?

罗章   (白)     杜、房二位丞相保奏,已将他削职为民;柴绍公公苦谏,又要将他祭那九鼎油锅,所以无人敢去保奏。

程咬金  (白)     哦!竟有这等事!你们如今意欲何为?

尉迟江  (白)     我们要聚齐家丁,一半保护秦英,一半反上金殿,拿住昏王,与他辩理!

程咬金  (白)     哎!小小年纪不要如此无礼。你们随我去至午门,候我上殿面奏,保管他无事。

程通   (白)     爷爷,您今年多大岁数了?

程咬金  (白)     我除去花甲之年又增了三十五岁了。

程通   (白)     此番上殿保奏,准本便罢,若是不准,您就与他拼命。难道说您还活九十五么?

程咬金  (白)     哈哈!好孩子!你真是我亲孙子。你这口气与我幼年相似。此番上殿,我便把那幼年的性儿施这么一施。就此去也。

     (唱)     你们消停莫乱嚷,

             众家孙孙听端详:

             爷爷此去金殿上,

             管求赦旨放秦郎。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太监甲引李治同上。)

李治   (唱)     一年间四时新春光尤胜,

             和风暖紫燕飞花笑迎人。

             顷尔间卷珠帘开怀畅饮,

             蓦然地报说道恶少秦英。

             倚仗他祖与父功高极品,

             打死了展太师目无尊亲。

             孤一怒要将他枭首抵命,

             免死牌岂保得恶少残生?

             提朱笔发催牌内侍听命!

太监甲  (白)     在!

李治   (唱)     到法场斩秦英悬首都门。

(太监甲接牌。)

太监甲  (唱)     金殿上领敕命急忙前进,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公公!

太监甲  (白)     老将军回来了?

程咬金  (唱)     你执着令牌所为何因?

太监甲  (白)     此令牌是万岁命咱家催斩秦英的。

程咬金  (白)     噢!是这么一回事。你候一候,我上殿保他一本,看是如何?

太监甲  (白)     圣命皇皇,谁敢延迟?

程咬金  (白)     怎么着,你敢不等着吗?

太监甲  (白)     是!是!不敢。

程咬金  (白)     你要是出了这座朝门,你可知道我老程厉害!别说你,就是当今万岁爷,亦不好意思推却吧。

太监甲  (白)     老将军不必动怒,咱家等候一时就是了。

程咬金  (白)     这便才是。闪开了!

太监甲  (白)     是。

程咬金  (白)     臣程咬金见驾,吾皇万岁!

李治   (白)     老将军回朝来了?

程咬金  (白)     老臣回朝了。

李治   (白)     内侍!快快扶起皇兄!

太监甲  (白)     遵旨。

程咬金  (白)     谢万岁!

李治   (白)     看绣墩。

程咬金  (白)     谢坐。

李治   (白)     卿同皇儿征伐西凉,怎么样了?

程咬金  (白)     那反贼甚是猖狂,为臣不顾残生,单人独骑,杀出重围,星夜赶回朝来,搬兵清救。

李治   (白)     哦!卿是回朝搬兵的么?

程咬金  (白)     正是。

李治   (白)     孤的皇儿在彼可好?

程咬金  (白)     这……老臣起程的时候,驸马秦山嘱咐我说:啊!程叔叔!你回到长安,问问我家孩儿秦英他好也不好。

李治   (白)     原来老将军耳沉了,朕问的是太子李哲,你说到哪里去了。

程咬金  (白)     万岁问的是驸马秦山?他在彼就是惦念他的儿子秦英可好。

李治   (白)     再不要提起秦英,他倚仗血性之勇,目无法纪,在渡仙桥将国丈展昆仑打死。朕已将他绑赴市曹斩首去了。

程咬金  (白)     好!有其父必有其子,秦英在内不遵国法,秦山再外越不守王章哩!

李治   (白)     那秦山便怎么?

程咬金  (白)     嗳!他的过恶,难向人言。如果万岁要问,请离位附耳上来,待臣细细奏知。

李治   (白)     如此,孤王下位来了。

             有何细言?

程咬金  (白)     得,别走啦!

李治   (白)     这作什么?

太监甲  (白)     老将军敢是疯了?

程咬金  (白)     好,我疯了,我就疯了吧!

     (唱)     金殿上疯癫了旧时性,

             且把事情论一论。

             不提那纣桀以往政,

             只将这隋炀评一评。

             他贪图酒色轻民命,

             斥退君子近小人。

             一朝势败临危境,

             国破家亡活不成。

             眼前的败像还不省,

             亡秦之续不待云。

李治   (白)     老将军有话好讲!

程咬金  (白)     臣一上殿来,万岁也知问太子;想那秦英,乃是驸马秦山的孩儿。现今他与储君,困在锁阳城内。此时若将他子斩首,秦山闻知,必说主上忘了他祖父的功勋,全无仁君之情,他若把太子杀了,即同西凉合兵一处,杀进长安,那时看这九五的宝位,可坐的稳也不稳!

     (唱)     君既不分忠和佞,

             他岂计较臣不臣。

李治   (白)     非朕故要杀他,奈其忒无法纪。若不将他抵偿,展妃之父何以瞑目?

程咬金  (白)     自古败国亡家,尽出此辈。今斩展妃则已,不然请先斩臣这老头儿,免得留在世上看这桀纣的故事。

李治   (白)     此女并无过犯,不过她父亲死在秦英之手,不得不然耳。

程咬金  (白)     想她老子,乃是个奸险小人,故把女儿进上,希图固宠。他前番得了苏海的厚贿,许为内外的细作。那秦英除奸削佞,正是为君为国,怎么反听那个人之言,要将秦英斩首午门、柴绍祭那九鼎油锅,老臣辈尽皆削职,看来还像个什么朝政?

     (唱)     倘若是苏海乘虚进,

             要想太平万不能。

李治   (白)     寡人知过矣。你且放手,待朕出旨赦却他们便了。

程咬金  (白)     全赦了他们吗?

李治   (白)     全赦了他们。

程咬金  (白)     着哇,这才是有道明君哪!

李治   (白)     内侍!取龙票过来!

     (唱)     朕如酒醉方才醒,

             险误国家大事情。

             提笔忙出紧急赦,

             法场赦却小秦英。

程咬金  (白)     还有杜、房两个?

李治   (唱)     杜、房仍旧官极品,

程咬金  (白)     驸马柴绍?

李治   (唱)     柴绍依然老皇亲。

             三道赦旨是君命,

             谁敢枉刑灭满门。

程咬金  (白)     还有老臣犯言直谏,也有大罪。万岁当问为臣何罪,亦求载于旨后。

李治   (白)     老将军年将百岁,尚为国戴月披星,事事勤劳,寡人奖之不及,还有何罪?

程咬金  (白)     谢万岁天恩!

李治   (白)     老将军哪!

     (唱)     些须之罪概不问,

             卿家本是有功臣。

     (白)     拿去看来!

程咬金  (白)     万岁!老臣眼力不济,敢请陛下念这一遍。

李治   (白)     听了!兹有秦英,误杀展昆仑,罪应抵偿。孤念驸马秦山远征,净罗公主只此孤子,赦其死罪。

程咬金  (白)     只免死罪,难道还有什么罪名不成吗?

李治   (白)     饬交公主严加教诲,效力赎罪。

程咬金  (白)     是,是,是。

李治   (白)     房、杜二相,柴绍驸马仍复原位,概行免议。程知节!

程咬金  (白)     老臣跪听。

李治   (白)     虽有勒君之愆,实有为国之忠。

程咬金  (白)     责打四十御棍吧!

李治   (白)     功过相抵,尔其钦哉!

程咬金  (白)     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治   (白)     内侍,速将此旨晓瑜去者!

太监甲  (白)     领旨。

李治   (白)     卿可把西凉之事,奏于寡人知道。

程咬金  (白)     陛下容奏!

     (唱)     自从大兵往西进,

             预备八蛮去鏖兵。

             相持数载在西凉省,

             那苏海本领果惊人。

             臣子万户丧了命,

             二阵丁山险被擒。

             能征惯战皆出阵,

             一半中他独龙针。

             樊梨花有力不能战,

             一病恹恹回大营。

             徐勣无计把贼胜,

             限期百日见输赢。

             刻下人困粮草尽,

             老臣拼命来搬兵。

             俯乞吾皇传敕令,

             续遣大军早登程。

李治   (白)     哦!有这等事!朕想朝中无人可救西凉之危,只有新科状元智勇过人,就命他为三路统兵元帅,即同登程前往,方可解此重围。

程咬金  (白)     想那久战沙场的能将,尚且挡不住;何况他是新科武状元?臣闻得将生将种,虎养虎儿,何不在功勋后裔之中,选一能将,挂帅前去,方可解救。

李治   (白)     奈元勋等有随太子西征去的,也有各处镇守,其余尽皆少年子弟,可能济事?

程咬金  (白)     也别管他年幼不年幼,万岁传下圣谕与各府子弟,明日早朝齐集金阶,与那武状元比武。胜者为元帅,次者为偏将,如此便有人矣。

李治   (白)     卿家之言甚是有理。

             内侍!取金牌付与指挥,去到各家公府,宣取众家后辈,明日早朝齐集金阶,候朕出旨比武,毋得有误!

太监甲  (白)     遵旨!

(太监甲下。)

李治   (白)     老将军鞍马劳顿,请回府休养,明日同看比武。下殿去吧!

程咬金  (白)     臣领旨!

李治   (唱)     一声令下出禁门,

程咬金  (唱)     各府小将敢不遵。

李治   (唱)     若能选得元戎定,

程咬金  (唱)     管取马到便成功。

(李治、程咬金同下。)

【第四场】

(秦英上,笑。)

秦英   (唱)     犯律条到法场性命已尽,

             多亏了程公公搭救残生。

             喜滋滋回府第书房来进,

             却原来静悄悄并无一人。

     (白)     书童快来!

(书童打哈欠上。)

书童   (念)     正在睡朦胧,忽听叫书童。少爷去抵命,谁袭护国公!

     (白)     这是谁啊,这么书童书童的?待我来看看是谁。

             呦,您不是少公爷吗?

秦英   (白)     正是你少公爷。

书童   (白)     您将展太师打死,皇上将你绑至市曹抵命,怎么回来了哪?

秦英   (白)     书童!你有所不知,只因太子征西,被苏海困在锁阳城内,今有鲁国公程咬金回朝搬兵,问起情由,才知我将展太师打死,叫我抵命之事。多亏程公公苦苦地保奏,故此才赦却我的死罪。

书童   (白)     原来如此,谢天谢地!

太监甲  (内白)    走啊!

(太监甲上。)

太监甲  (白)     万岁金殿传谕比武,挂帅征西。来此已是秦府。

             里面有人么?

书童   (白)     什么人?

太监甲  (白)     金牌下!

书童   (白)     少站。

             启少公爷:金牌下!

秦英   (白)     待我出去。

             啊公公!

太监甲  (白)     秦英听者:万岁有旨,命各府后辈,明日早朝,齐至金阶比武,不得有误!

秦英   (白)     遵命!

(太监甲下。)

秦英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唱)     听此言好叫我喜之不尽,

             但愿得挂帅印去把贼征。

     (笑)     哈哈哈……

书童   (白)     少公爷,为什么这样的乐呀?

秦英   (白)     你还不曾听见,圣上传下旨意,明日早朝,去至金阶比武。我与展虎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二人不在一处便罢;倘若比在一处,我定要了那贼的狗命,方消我心头之恨哪!

书童   (白)     我说少公爷,您可别闹了,留神吧!

秦英   (白)     不妨事,明天到在金阶之下,我自有道理。

     (唱)     俺好似那蛟龙沙滩被困,

             梦不想又听得忽有雷鸣。

             此一番到金阶比武挂印,

             征西去救太子方显奇能。

(秦英、书童同下。)

【第五场】

展虎   (内白)    开道!

(四军牢引展虎同上。)

展虎   (念)     恩光点武魁,命好必如斯。

     (白)     某、二国舅展虎。蒙恩点为武魁,职授御营团练。昨闻传旨今朝比武夺印,去征西凉。现等兄长到来,一同入朝。

(展龙上。)

展龙   (念)     怀抱冲天恨,怎能杀仇人。

展虎   (白)     兄长请坐

展龙   (白)     贤弟,你我弟兄,文武双魁,可为荣耀已极。岂知秦英畜生,将爹爹打死。万岁要将他明正典刑,却被程咬金老儿保奏,免他一死。今日在金阶比武,夺取帅印,贤弟须要小心。若能报得父仇,方去你我心头之恨。

展虎   (白)     谅那乳臭的小子,有何膂力可比。弟已预知金殿下有玉石狮子一对,每个重有千斤之外。弟当先与他们比膂力,后与他们比兵器。我若挂了帅印,再保荐那些小辈作了我部下副将。那时借些衅端将他们个个治死,启不报却父仇?

展龙   (白)     全仗贤弟。

             来!引道入朝。

     (六么令)   西宫承宠,

             伴君王仗妹恩荣。

             一人有福满门丰。

             今比试夺元戎,

             管教父仇得报明!

             管教父仇得报明!

(展龙、展虎、四军牢同下。)

【第六场】

(程咬金、杜如晦、房玄龄同上。)
程咬金、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点绛唇)  膺惩蛮疆,武艺高强,英雄将,志气飞扬,狼烟齐扫荡!

程咬金  (白)     老夫程咬金。

杜如晦  (白)     老夫杜如晦。

房玄龄  (白)     下官房玄龄。

程咬金  (白)     请了。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请了。

杜如晦  (白)     吾等幸赖程公公保奏,得复原职。今日万岁遴选将才,去援西凉。

程咬金  (白)     二公!话虽如此,但我心下还是不安。他到比武之时,需要在旁留神方好。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那个自然,大家全要小心为上。朝房去者!

     (同合头)   小豪杰向交锋,

             多想除奸斩奸雄,斩奸雄!

(程咬金、杜如晦、房玄龄同下)

【第七场】

李治   (内西皮导板) 金阙迢遙殿影重,

(四太监、二小太监执掌伞扇同上,李治上。)

李治   (唱)     下情阻隔甚难通。

             国家邦本人为重,

             岂可任性废前功。

             可恨苏海夷苗种,

             不守王化屡称雄。

             搅得边疆干戈动,

             民遭涂炭国帑空。

             损兵折将朕心痛,

             皇儿被困陷牢笼。

             若非老将雄性猛,

             怎能杀出万军中。

             为此金牌传与众,

             择定今日选元戎。

             撩袍端带上九重,

(〖牌子〗。李治转身上高台。)

太监甲  (白)     文武朝参!

(程咬金、杜如晦、房玄龄自上场门同上。展龙、展虎自下场门同上。)
程咬金、
杜如晦、
房玄龄、
展龙、

展虎   (同白)    臣等见驾,愿吾皇万岁!

太监甲  (白)     平身!

程咬金、
杜如晦、
房玄龄、
展龙、

展虎   (同白)    万万岁!

(秦英、马士珍、谢寿、程通自上场门同上。罗章、尉迟松、尉迟江自下场门同上。)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秦英、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小臣见驾,吾皇万岁!

李治   (白)     抬起头来!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秦英、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万岁!

李治   (白)     呀!

     (西皮快板)  举目往下看英雄:

             这一个青春如傅粉,

             那一个少年壮气雄。

             有几个赛过温侯样,

             有几个亚似翼德公。

             看来人人有智勇,

             一个一个有父风。

             站立两厢听委用,

太监甲  (白)     平身!

罗章、
马士珍、
谢寿、
秦英、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谢万岁!

李治   (白)     展虎!

展虎   (白)     臣。

李治   (唱)     你有膂力夺元戎?

展虎   (白)     臣闻将帅之任虽仗谋略,定要力勇当先。臣看殿下有玉石狮子一对,重有千斤之外,谁能搬弄得起,便可挂帅取印。

李治   (白)     依卿所奏。替孤传旨!

展虎   (白)     领旨!

     (风入松)   忙下金阶撩花袍,

             丝鸾系蜂腰,

             虽难比霸王威号,

             也比临潼斗宝。

(展虎将狮抱至胸部。)

李治   (白)     放下!

展虎   (白)     遵旨。

李治   (白)     老将军!你看武状元竟将千斤狮子端起,其力甚大,这帅印他是拿稳的了。

程咬金  (白)     当年,先皇叫众家国公比力,也是这对狮子,有拿得过膝的,有端得过胸的,惟有秦叔宝拿过头顶,那才算得力气大哪。

杜如晦  (白)     臣启万岁:今日既为比武挂帅,当叫众家子弟各搬一搬,谁的力大,方可定为次序。

李治   (白)     如此,老将军代朕传旨。

程咬金  (白)     领旨!

             哎呀!我看这些娃娃,俱皆年幼。倘若搬他不动,这颗帅印可就是展虎的了。他要挂帅,我这些小辈就要吃他的亏。这可怎么好?

罗章   (白)     啊公公!闻以力逞强,实为匹夫。今展虎他虽以力夸强,待孙儿双手拿起狮子,与他们看看。

程咬金  (白)     孙子,你可别说得到办不到哇!

罗章   (白)     怎敢妄言。

程咬金  (白)     好!如此随我上殿报名。

罗章   (白)     小臣罗章以双手举那狮子。

李治   (白)     孤看你小小年纪,只怕未必吧?

杜如晦  (白)     陛下!当叫他试试看。

李治   (白)     好,你且举来。

罗章   (白)     遵旨!

(罗章举狮。)

李治   (白)     哎呀呀!罗章果然英勇,堪称盖世,这帅印是他挂定了。

房玄龄  (白)     还有先锋与左右副将亦要试取,方好授职。阶下还有人,皆来比力。

马士珍、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愿请面试。

杜如晦  (白)     挨次举来。

(马士珍、谢寿、程通、尉迟松、尉迟江分举狮,李治笑。)

李治   (白)     这等看来,各个都是元帅了。

程咬金  (白)     话虽如此,举狮子可比抱狮子强胜百倍呀!

(程咬金向秦英。)

程咬金  (白)     我说孩子,你为什么不举?哦,是了,想是你年小力单,拿它不动,是不是?

秦英   (白)     不是。公公!他们一人举一个不足为奇,孙儿要将双狮一并举起,才算好汉。

程咬金  (白)     看你小小年纪,竟敢说此大话,倘若举不起来,岂不叫你舅舅笑话你吗?

秦英   (白)     公公!

(〖牌子〗。)

程咬金  (白)     好!你若能举起两个来,我便保你为帅。

秦英   (白)     公公!

     (唱)     公公但把心放定,

             孙儿今日显奇能。

             用手举起千斤鼎,

(秦英举狮。)

秦英   (唱)     挂帅征西救严亲。

(秦英三笑。)

程咬金  (白)     放下,放下!眼见稀奇,寿增一纪。难得呀难得!

李治   (白)     秦英真乃神人也!看印来!即挂秦英为帅。

展龙   (白)     启万岁:秦英果然力大,奈其年幼,若挂他为帅,一者不能压众,二来恐西凉闻知,必道我国无人。臣弟展虎,幼读兵书,深明战策,练就一宗宝剑,真有万人无敌之勇。若挂展虎为帅,管教西凉闻知,拱手来降。

程咬金  (白)     臣启陛下:有志不在年高。若论年纪大小,是老臣年大,难道叫老臣挂帅?讲到文韬武略,秦英常在御书楼攻书,万岁不信,问问杜、房二位便知。

杜如晦  (白)     秦英熟读春秋,黄公三略,吕望六韬,无一不精。

房玄龄  (白)     孙子十三篇,一一精通,可称将帅之才!

程咬金  (白)     他秦家可算公孙父子,挂帅西凉,管教他胆落魂飞。

展虎   (白)     老千岁!你所言韬略好?

程咬金  (白)     好哇!

展虎   (白)     武艺高?

程咬金  (白)     比你高得多的多。

展虎   (白)     可能与俺比剑?

秦英   (白)     有何不可!

李治   (白)     如此,就命你二人比剑,胜者为帅。

秦英、

展虎   (同白)    遵旨!

程咬金  (白)     且慢!万岁叫他二人比剑,还是比活剑,还是比死剑?

李治   (白)     死活怎讲?

程咬金  (白)     活剑须用棉絮裹好尖峰,彼此不许伤害性命,伤命者要抵偿。

李治   (白)     死剑呢?

程咬金  (白)     那便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死者不抵命。

李治   (白)     这等说来,还是比活剑。

展龙   (白)     臣启陛下:这是为国得将安邦,不是酒席筵前比试取乐。既以比武夺帅,当举手无情,被杀者不抵命。

杜如晦  (白)     还是以力取元为上。

展虎   (白)     方才程公公言道,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么?

程咬金  (白)     这个样子,你是比定了死剑啦?

展虎   (白)     那是自然!

程咬金  (白)     死定啦。

李治   (白)     展虎、秦英听者!

展虎、

秦英   (同白)    万岁!

李治   (白)     展虎!你乃新科状元,武艺谅必不错,休仗你妹是朕之西宫。今日舍命求元,死者不抵偿,小心留神,切勿大意。

展虎   (白)     多蒙指示,敢不留心。

李治   (白)     秦英儿虽是朕之外甥,但是国有常典,前将国丈打死,朕已免罪。今比剑求元,当要两相退让,若再以力逞强,妄害人命,不但死者不瞑,就是寡人……

程咬金  (白)     陛下便要怎么样?

李治   (白)     哎!未免也有些过意不去吧?

程咬金  (白)     哦!这是国家大事,以力求元,要至公至正。万岁怎么护庇起来了?秦英有圣谕在先,万无挽回。今日之事,这叫作有智不施不如无。你放心!什么事都有我哪。

李治   (白)     状元!下殿比来。

(〖急三枪〗。)
秦英、

展虎   (同白)    遵旨!

程咬金  (白)     取两把剑!

太监甲  (白)     是。

             剑到。

程咬金  (白)     放下!不许先拿,一齐动手。

展虎   (白)     喳喳喳,看剑!

秦英   (白)     住了!你小爷未拾此剑,你为何暗刺于我?

展虎   (白)     谁来管你,看剑!

秦英   (白)     展虎!念你父丧,不忍杀你,让你一剑。

展虎   (白)     休得多言,着剑!

(〖急急风〗。展虎传走马剑,传快枪。杜如晦、房玄龄、马士珍、谢寿、程通、尉迟松、尉迟江同摆手。)
杜如晦、
房玄龄、
马士珍、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住了,住了!

(秦英刺死展虎,下。)

李治   (白)     哎呀!

     (唱)     一双宝剑往下送,

             好似出水两条龙。

             这一个好似卞庄勇,

             那一个好似乌护雄。

             只看得人人耽惊恐,

             只看得个个眼朦胧。

             前面跃,后面拥,

             好似恶鸟捕小虫。

             正酣战,不放松,

             定下生死夺元戎。

             一霎时秦英跌在地,

             大谅自然小命终。

             蓦然一阵红光起,

             却原来展虎冒鲜红。

             国舅一死朕心痛,

             有何言语对西宫!

展龙   (白)     兄弟啊……

(展虎哭。)

程通   (白)     我的舅舅啊!

程咬金  (白)     万岁为何落泪?

李治   (白)     你不曾看见么?

程咬金  (白)     是啦!想是展虎把秦英杀啦。万岁舍不得外甥,所以落泪?

李治   (白)     不是,是那展虎被秦英杀了!

程咬金  (白)     有这等事?快把秦英唤来!

太监甲  (白)     秦英上殿!

秦英   (内白)    领旨!

(秦英上。)

程咬金  (白)     唗!大胆秦英,谁教你的主意,把展虎杀了,快说!

秦英   (白)     承蒙圣旨,舍命求元,彼此死无抵偿,并非秦英故杀也。

程咬金  (白)     我说列位大人,万岁可有此旨意吗?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有此旨意。

程咬金  (白)     有此旨意,这就是啦,没你的事!

展龙   (白)     万岁!秦英打死国丈,剑劈状元,罪大恶极,法不容恕,速正典刑,以伸国法。

程咬金  (白)     唗!好你大胆展龙,你三番两次多口,要比死剑。未曾出兵,先伤了武状元,你便是罪之首,祸之魁!

             万岁速速传旨,将他下在刑部,问他一个干预国事之罪。

李治   (白)     将他押了下去!

展龙   (白)     罢了啊,罢了!

(展龙下。)

李治   (白)     齐来听旨!

杜如晦、
房玄龄、
马士珍、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秦英、

程咬金  (同白)    万岁!

李治   (白)     秦英拜为征西总帅,罗章为前部先锋,其余俱授副将,斩罚牌剑尽付与鲁国公执掌。选择吉日,校场点兵起程!

杜如晦、
房玄龄、
马士珍、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秦英、

程咬金  (同白)    谢万岁!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7 ┊ 字数:10575 ┊ 最后更新:2019-11-1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