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金水桥》(一名:《秦英钓鱼》;一名:《乾坤带》)

主要角色
李世民:老生
银屏公主:旦
长孙皇后:老旦
詹妃:旦
秦英:净
徐勣:外

情节
唐秦琼之子秦怀玉,尚太宗公主,生秦英,有臂力,不畏强御。日者秦英在金水桥畔钓鱼。适詹国丈经过,鸣锣呵殿,招摇过桥。秦英方恨被其锣声惊散游鱼,詹国丈复斥其当道不让。秦英遂大怒,摔詹国丈于地,击其毙。詹妃得信,诉诸太宗,请斩秦英。帝大怒,即传旨命公主带子上殿。始欲斩秦英以谢詹,旋经长孙皇后出,为极力乞免。以秦英为功臣之后,且其父方在征西,万不可杀。一面詹妃又再三泣求伸冤。上竟左右为难,卒以许詹妃为国丈建立寺庙,春秋祭享,并令公主向詹妃下跪谢罪,詹妃意始转。适逢徐勣拜本,因秦怀玉被困,奏请求兵。遂派秦英去救父立功,以赎其罪。

注释
此剧大致与姚期子击死国丈仿佛,惟赦免一段,则情节大异。前见刘鸿声、吴彩霞、陈文启等,常合演此剧,其唱工尚好。

根据《戏考》第六册整理

录入:秋杨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8.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内监上,李世民上。)

李世民  (二黄慢板)  先王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文武臣保定乾坤。

             文凭着徐先生阴阳有准,

             武凭着秦恩公东荡西征。

             恨只恨摩沙国欺孤太甚,

             一心心要夺孤锦绣龙廷。

             孤曾命秦驸马挂了帅印,

             这几日并未见探马到京。

             但愿得此一去旗开得胜,

             但愿得此一去马到成功。

             但愿得此一去把狼烟扫尽,

             免得孤朝朝暮暮,时时刻刻,常挂在心。

             内侍臣摆御驾九龙口进,

詹妃   (内白)    苦吓!

李世民  (二黄慢板)  又听得西宫院大放悲声。

(詹妃上。)

詹妃   (白)     走吓。

     (二黄摇板)  悲悲切切金殿进,

             万岁台前把本伸。

     (白)     万岁吓!

李世民  (白)     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詹妃   (白)     启奏万岁:只因秦英将我爹爹打死,望万岁作主!

李世民  (白)     梓童平身。寡人自有议论。

詹妃   (白)     谢万岁。

李世民  (白)     内臣。

(内监允。)

李世民  (白)     命公主带子上殿。

内监   (白)     万岁有旨:命公主带子上殿。

银屏公主 (内白)    领旨。

     (内西皮导板) 挂铜府绑秦英珠泪嚎啕,

(银屏公主、秦英同上。)

银屏公主 (白)     奴才吓!

     (西皮摇板)  骂一声小奴才不孝儿曹:

             在书房读诗书何等不好,

             为什么在金水桥自把祸招?

             万岁爷传圣旨将儿宣诏,

             准了本午门外项上加刀。

秦英   (白)     母亲吓!

     (西皮摇板)  尊母亲且息怒容儿禀告,

             你孩儿有一言细听根苗:

             那老贼在朝中横行霸道,

             满朝中文武臣个个不饶。

             你孩儿在金水桥西边垂钓,

             鸣锣响惊走了鱼怒气难消。

             一霎时你孩儿心头火冒,

     (白)     母亲吓!

     (西皮摇板)  打死那老贼子不犯律条。

银屏公主 (白)     咀。

     (西皮摇板)  小奴才说此话胆量不小,

             打死人还说是不犯律条。

     (白)     儿是好汉?

秦英   (白)     是好汉。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是好汉随为娘同上御道,

秦英   (白)     走。

银屏公主 (白)     跪下了。

秦英   (白)     哇呀。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我的儿跪殿角休得声高。

     (白)     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世民  (白)     皇儿你可知罪?

银屏公主 (白)     儿臣知罪。秦英现在殿角之下。

李世民  (白)     平身。

银屏公主 (白)     谢万岁。

李世民  (白)     将秦英押上殿来。

秦英   (白)     参见万岁。

李世民  (白)     唗!胆大秦英,前番将程脑打死,孤不降罪于你。今番又将詹老太师打死,二罪合一。

             来,金刀武士,将秦英推出午门斩首。

银屏公主 (白)     刀下留人。

秦英   (白)     哎,母亲吓,孩儿是斩不得的。

银屏公主 (白)     住了,要遵圣命。

秦英   (白)     事到如今,还遵什么圣命吓。

(秦英下。)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武士手将公爷押在法标,

             伺候那圣旨到方可开刀。

             内侍臣你与我把国母报道,

(内监允。)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这时候不出宫所为哪条?

内监   (白)     有请国母。

(长孙皇后上。)

长孙皇后 (西皮导板)  内侍臣进宫廷适才报道,

银屏公主 (白)     哎,母后吓!

长孙皇后 (西皮快板)  我的儿你不必珠泪滔滔。

             母子们手挽手同上御道,

             行一个君臣礼奉见当朝。

     (白)     妾妃见驾,吾主万岁!

李世民  (白)     梓童平身。

长孙皇后 (白)     谢万岁。

李世民  (白)     梓童上殿有何本奏?

长孙皇后 (白)     金殿之上,斩斩杀杀,但不知斩的哪部大臣?

李世民  (白)     小将秦英。

长孙皇后 (白)     身犯何罪?

李世民  (白)     打死太爷。

长孙皇后 (白)     他父子在朝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李世民  (白)     这个……

詹妃   (哭)     哎,爹爹……

李世民  (白)     定斩不赦。

长孙皇后 (白)     哎,万岁吓!

     (西皮原板)  长孙后在金殿把本奏上,

             尊一声我主爷细听端详:

             论秦英犯王法理应当斩,

             还看他秦门中一脉儿郎。

             望万岁你把那赦旨来降,

             秦驸马回朝来再做商量。

李世民  (西皮原板)  劝梓童休得要把本奏上,

             待寡人有一言细说端详:

             慢说是打死了皇亲国丈,

             就是那庶民人也要抵偿。

             劝梓童你不必把本奏上,

             孤斩他正国法免乱朝纲。

银屏公主 (西皮慢板)  金枝女跪金殿把本来上,

             尊一声我父王细听端详:

             论吾儿犯王法理应当斩,

             求父王念附马未转朝邦。

詹妃   (西皮摇板)  詹翠屏在金殿把本奏上,

长孙皇后 (白)     唔,你是何人,敢在金殿顶本!

詹妃   (白)     我父被人打死,难道就连话也说不得了?

李世民  (白)     是吓。他父死得甚苦,难道连话也说不得一句?

             梓童有什么本章当殿奏来,寡人与你做主。

银屏公主 (白)     哎,母后吓!

长孙皇后 (白)     皇儿有什么本章当殿奏来,为母后与你做主。

詹妃   (白)     万岁吓!

     (西皮快板)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端详:

             我父王在朝中并无轻狂,

             为什么金水桥一命身亡?

             万岁爷若不斩秦英小将,

             我情愿去了发身入庙堂。

李世民  (西皮导板)  这件事叫孤王难以发放,

詹妃   (哭)     老爹爹!

银屏公主 (哭)     哎,秦英儿!

长孙皇后 (哭)     吓,御外男!吓!

(众人同哭。)

李世民  (西皮原板)  母哭子,女哭父,好不惨伤。

             孤本当斩却了秦英小将,

银屏公主 (哭)     秦英儿吓!

长孙皇后 (白)     哎,御外男吓!

詹妃   (哭)     老爹爹!

(众人同哭。)

李世民  (西皮原板)  孤皇儿在一旁哭断肝肠。

             孤本当赦却了秦英小将,

詹妃   (哭)     老爹爹吓!

李世民  (西皮原板)  殿角下哭坏了詹妃娘娘。

             为王的在金殿左思右想,

             左也难右也难难坏为王。

             没奈何离龙位把好言劝讲,

(长锤。)

李世民  (西皮二六板) 尊一声贤梓童细听端详:

             你的父在朝中身无过犯,

             今日里被秦英失手身亡。

             孤本当斩却了秦英小将,

             可怜那秦附马未转朝房。

             劝梓童放开了宽宏大量,

             劝梓童莫把那打父事放在心旁。

             劝梓童与孤王同欢同畅,

             午门外建造下忠臣庙堂。

             庙堂内修造了太师的神像,

             每年间春秋季,众大臣与孤王亲自降香。

             这一旁劝梓童无有话讲,

             回头来对皇儿细说端详:

             慢说是打死了皇亲国丈,

             就是那庶民人也要抵偿。

             为王的赐皇儿玉宴琼浆,

(长锤。)

李世民  (西皮摇板)  殿角下哀告那詹氏娘娘。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我父王在金殿把旨传降,

             这是我生下了不肖儿郎。

             我只得对母后把话来讲,

             金枝体玉叶女岂跪娘娘。

长孙皇后 (西皮摇板)  虽然是昭阳院为娘执掌,

             她也在西宫院陪伴君王。

             父有旨母有命怎能违抗,

             为姣儿屈一膝这也何妨?

银屏公主 (西皮摇板)  父母命不可违回言再降,

             为姣儿屈一膝这也不妨。

             内侍臣看过了玉宴琼浆,

             母后吓!

(长锤。)

银屏公主 (西皮二六板) 尊一声詹娘娘细听端详:

             论畜生打死了皇亲国丈,

             理应该将奴才一命抵偿。

             望姨母放开了宽宏大量,

             还看他年纪小无知儿郎。

             一来是小秦英情性倔强,

             二来是老太师命该归天堂。

             望姨母发慈悲情开恩施放,

             望姨母千千岁万寿无疆。

詹妃   (西皮摇板)  詹氏女在金殿自思自想,

             贤公主为姣儿跪在一旁。

             用手儿接过了御酒琼浆,

(小长锤。)

詹妃   (西皮快板)  心问口,口问心,自己参详:

             昔日里有一个光武皇上,

             他驾前有几个开国忠良。

             朝房中有一个姚期老将,

             东西征南北剿保定刘王。

             都只为围困在南蛮之上,

             小姚刚一枝枪救父回乡。

             汉天子他一见龙心大喜,

             在金殿封王位又赐琼浆。

             郭太师在金殿把本奏上,

             他奏道哪有个父子双王?

             那姚刚见没有圣论皇榜,

             鸣了锣开了道行近府旁。

             郭太师坐府门公然不让,

             怒恼了小姚刚一命身亡。

             郭娘娘上金殿把本奏上,

             要刘王斩小将一命抵偿。

             汉天子他本是有道皇上,

             发河北去充军将事了场。

             郭娘娘心不平闷坐宫墙,

             灌醉了汉天子乱斩忠良。

             酒醒时将郭妃亲手斩亡,

             金殿上众星宿同归天堂。

             我本当要斩那秦英小将,

             怕的是学郭妃无有下场。

             贤公主要训子莫把祸闯,

             怕的是再犯罪怒恼君王。

             我和你手挽手同把殿上,

             万岁爷传圣旨赦回儿郎。

李世民  (西皮摇板)  好一个贤梓童宽宏大量,

             午门外赦回了秦英儿郎。

(秦英上。)

秦英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李世民  (白)     并非孤不斩于你,多亏詹娘娘讲情,上前谢过。

秦英   (白)     多谢姨老老。

詹妃   (白)     不消。

秦英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银屏公主 (白)     还不下去。

长孙皇后 (西皮摇板)  辞万岁我这里抽身前往,

             回府去必须要调教儿郎。

银屏公主 (白)     走吓。

詹妃   (白)     哎吓!

(长孙皇后、银屏公主、詹妃、秦英同下。徐勣上。)

徐勣   (西皮摇板)  手捧本章金殿上,

             见了万岁奏端详。

     (白)     启万岁:驸马有本前来,我主龙目观看。

李世民  (白)     哦。驸马打入土牢,如何是好?

徐勣   (白)     午门外斩的哪部大臣?

李世民  (白)     秦英。

徐勣   (白)     依臣之见,命他救父回朝。

李世民  (白)     准奏。

徐勣   (白)     来,将秦英赦回。

(秦英上。)

秦英   (念)     千层浪里翻身转,百尺高竿得命还。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李世民  (白)     非是孤不斩于你,命你救父回朝,将功折罪。赐你乾坤玉带,以助军威。

秦英   (白)     谢万岁。

内监   (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李世民  (白)     退班。

(内监、李世民同下。)

秦英   (白)     谢祖父。

徐勣   (白)     山人来迟。

秦英   (白)     祖父,两军阵前,可杀得人?

徐勣   (白)     杀得的。

秦英   (白)     不要抵命?

徐勣   (白)     不要。

秦英   (笑)     哈哈!

(徐勣、秦英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889 ┊ 字数:424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