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选元戎》

主要角色
程咬金:丑
唐王:老生
秦英:武生
房玄龄:外
詹龙:净
朝臣丙:末
朝臣丁:丑
罗章:武生
童乙:净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太监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太监
情节
鲁国公程咬金,唐之元勋也。热心任事,不避艰难,出入戎马之中,往往化险为夷,太宗尝称为福将,甚敬礼之。驸马秦怀玉,领兵平蛮,程咬金亦从征焉。初次交兵,大获全胜,迨深入重地,被蛮邦四面兜围,百计不得出,战又不利。秦怀玉无可如何,遣将突围求救。屡盼不到。秦怀玉焦急万状,程咬金愿亲自一行,遂冒险偷出敌垒,飞驰至京,朝见太宗,陈奏被围之故,请速发救兵。太宗以元戎实难其选,一班开国功臣,均已凋谢,后生小子,鲜有经济才,不能胜任,因此迟疑未定。程咬金言之再三,太宗终属踌躇。程咬金忿极,欲以身报国,撞死阶前。太宗急止之,立即准奏,问诸大臣何人可掌帅印?詹龙以弟詹虎对,程咬金即面斥之,请太宗亲临校场选择。盖程咬金属意秦怀玉之子秦英,智勇俱备,为后起之俊杰。太宗命与詹虎比武,先试力,秦英强而詹虎弱,后试刀枪,詹虎又不能支持,数合之中,詹虎为秦英所刺,遂至性命不保,而元戎于是乎选定矣。秦英乃统率三军,继续启行,尽歼敌虏,凯歌回朝。

注释
此系丑角唱工正剧,非名艺员不能见长。去冬在北京睹剧,七岁丑与谭富英合串,并皆佳妙。

根据《戏考》第三十一册整理

录入:WL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程咬金  (内西皮导板) 匹马单身离边疆,

(程咬金上。)

程咬金  (西皮慢板)  程咬金在马上自己思量。

             都只为漠利沙兴兵反上,

             有驸马秦怀玉去平反王。

             怎奈那苗蛮贼兵多将广,

             将驸马困至在沙漠战场。

             在前番我也曾搬请兵将,

             唐天子听谗言压住了本章。

             无奈何我单身,

     (西皮二六板) 把边关闯,

             不分昼夜转还乡。

             此一番上殿把本上,

             花言,

     (西皮快板)  巧言打动君王。

             但愿我主龙恩放,

             急速发兵救忠良。

             急把苗蛮来扫荡,

             驸马早日转回朝堂。

     (白)     老夫程咬金,大唐驾前为臣,官拜鲁国公之职。只因漠利沙兴兵造反,圣上命驸马秦怀玉挂帅,老夫一同前去征剿,不料漠利沙国王,联合苗蛮兵将,将驸马困在边疆。一连三载,不能还朝,眼见得不能生还。我想我与秦二哥,在贾家楼前结拜,亲同骨肉,倘若怀玉有个好歹,叫我程咬金怎能对得过我那秦二哥。是我情急无奈,单人独骑,闯出重围,回转朝来,搬兵求救。但愿我主,速速发兵,搭救忠良之后。看天色不早,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摇板)  贾家楼前曾结拜,

             我与秦二哥同心怀。

             怀玉被困边疆外,

             一连三载未回来。

             匹马单身离边塞,

             搭救忠良理应该。

             加鞭催马阳关外,

             但愿我主早把兵排。

(程咬金下。)

【第二场】

(四朝臣同上。)

房玄龄  (念)     位列上中下,

詹龙   (念)     才分天地人。

朝臣丙  (念)     五行生父子,

朝臣丁  (念)     八卦定君臣。

房玄龄  (白)     请了。

三朝臣  (同白)    请了。

房玄龄  (白)     吾主临朝,不免在此伺候。

四朝臣  (同白)    香烟缭绕,圣驾来也。

(四朝臣同下。)

唐王   (内白)    摆驾。

(四太监、二内侍引唐王同上。)

唐王   (西皮慢板)  老王爷坐江山河清海晏,

             普天下众黎民快乐安然。

             各国中众番王齐把贡献,

             君有道民安乐共庆丰年。

             都只为漠利沙兴兵造反,

             命驸马秦怀玉去定边关。

             又谁知小苗蛮鬼计奸险,

             将驸马围疆场不能回还。

             孤朝中无勇将救他回转,

             这件事倒叫孤常挂心间。

             内侍臣摆銮驾九龙口站,

     (西皮摇板)  见了那众公卿细论根源。

(房玄龄上。)

房玄龄  (白)     臣房玄龄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卿家平身。上殿有何本奏?

房玄龄  (白)     今有鲁国公程,打从边关而来,在午门候旨。

唐王   (白)     哦,程皇兄回来了。卿家替孤传旨,宣鲁国公上殿。

房玄龄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鲁国公上殿。

(房玄龄下。)

程咬金  (内白)    来也。

(程咬金上。)

程咬金  (念)     忙将沙漠事,启奏圣明君。

     (白)     老臣程咬金见驾,我主万岁。

唐王   (白)     爱卿平身。赐座。

程咬金  (白)     谢坐。

唐王   (白)     老皇兄打从边关而来,一路多受风霜之苦,身体可曾康健?

程咬金  (白)     老臣深受国恩,当效犬马之劳。有何德能,敢劳我主垂问。

唐王   (白)     老皇兄此番回朝,但不知沙漠之事如何?

程咬金  (白)     我主容奏。

唐王   (白)     奏来。

程咬金  (白)     臣启万岁:老臣随同驸马秦怀玉征剿漠利沙,一连三载,各有胜败。那番帅看我朝兵强将勇,他就联合了苗蛮的兵将,与我兵抵抗,彼众我寡,一时失机,我军即被他围困在铁蒙山下,万分危急。那时老臣屡次乞求我主发兵帮助,可总不见到来。也是老臣万般无奈,舍死忘生,闯出重围,转回朝来,要求兵帮助,万岁务要恩准臣本,速速救驸马回朝要紧。

唐王   (白)     孤王早有此意,只是我朝开国老臣大半凋谢,后起无人,不能挂帅,也是枉然。

程咬金  (白)     万岁呀!

     (西皮原板)  程知节在金殿把本奏定,

             尊一声万岁爷细听分明:

             有驸马困至在沙漠边境,

             兵又微将又寡不能回程。

             此时间但自是发兵要紧,

             说什么我朝中无有能人。

             说什么此时间无人挂印,

             说什么开国臣殂谢凋零。

             秦怀玉并不是别人之后,

             难道说我主爷不念功臣。

唐王   (西皮摇板)  皇兄不必把本伸,

             无有统帅怎发兵。

程咬金  (西皮摇板)  万岁不肯把兵进,

             倒叫老程无计行。

             千言万语他不允,

             忽有一计上在心。

     (白)     臣启万岁:此番老臣回朝,一来是要请万岁发兵,搭救驸马回朝。二来还有一桩机密大事启奏。

唐王   (白)     皇兄当面奏来。

程咬金  (白)     老臣年迈,眼花耳聋,要万岁请下龙书案来,老臣细细面奏。

唐王   (白)     如此待孤离位就是。

(唐王下位。程咬金拉唐王玉带。)

程咬金  (白)     老臣此番不顾生死,回朝搬兵,诚非容易,万岁只是不肯发兵。既然如此,老臣在朝即不能奉君,回至边关也无颜见那秦怀玉。我若大年纪,活也活够啦。也罢,就碰死殿角,以报圣恩,就完啦。

(程咬金欲撞死。)

唐王   (白)     老皇兄休寻短见,寡人发兵就是。

程咬金  (白)     圣上发兵了?

唐王   (白)     发兵就是了。

程咬金  (白)     我也不死啦。

(唐王、程咬金同坐。)

唐王   (白)     虽然发兵,但是无人挂帅,也是枉然。

程咬金  (白)     想我朝开国以来,文臣如云,战将如雨。现在虽然大半殂谢,这将门之后,当不乏人,驸马之子秦英也就不凡。万岁何不将朝中大臣宣上殿来,就开科取士,谁能考得武状元,就叫谁挂印为帅。叫他们各舒己见,岂不是好。

唐王   (白)     内侍,宣众位公卿上殿。

内侍   (白)     众公卿上殿。

(四朝臣同上。)

四朝臣  (同白)    臣等参见万岁。

唐王   (白)     众卿平身。

四朝臣  (同白)    万万岁。将臣宣上殿来,有何国事议论?

唐王   (白)     今有驸马秦怀玉被困沙漠,鲁国公回朝搬兵,无人挂帅。孤欲开科取士,考得武状元,就叫他挂印。众卿可知这功臣之后,可有智勇之人,一一奏来。

詹龙   (白)     臣启万岁,臣有一胞弟,名唤詹虎,在家习学刀马,勇猛无敌,可以取中武状元。

程咬金  (白)     空口无凭,不足为信,必须万岁当面考试,方足为凭。

唐王   (白)     就命众卿,张贴榜文,叫那天下举子,前来应考便了。

四朝臣  (同白)    臣等遵命。

唐王   (白)     内侍,退班。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秦英   (内白)    可喜呀,可喜。

(秦英上。)

秦英   (西皮摇板)  时才家院一声禀,

             四门之上粘榜文,

             考取状元挂帅印,

             即刻领兵把贼平。

     (白)     俺,秦英。时才家院报到,鲁国公上殿奏本,请万岁发兵,搭救我父帅回朝。只因朝中无人挂帅,万岁要开科取士,若有能人,取中状元,即叫他挂帅,征剿苗蛮。一听此言,好不欢乐人也。

     (西皮摇板)  皓月久被云遮掩,

             一朝云散见青天。

             英雄要把经纶展,

             准备校场夺状元。

(秦英下。)

【第四场】

(四童同上。)

四童   (同念)    万岁开科取士,要展战策兵机。

罗章   (白)     请了。

三童   (同白)    请了。

罗章   (白)     圣上开科,取中武状元,我等一同前去赴考。

三童   (同白)    大家一齐前去。

罗章   (白)     我等须要先见过程爷爷,才是正理。

三童   (同白)    好,一同前往。

(四童同下。)

【第五场】

(吹打。四龙套引詹龙同上。四龙套同下,院子迎上。)

詹龙   (白)     来,有请你二老爷。

院子   (白)     遵命。

             有请二老爷。

(詹虎上。)

詹虎   (念)     膂力无穷性刚强,爱习武艺学刀枪。

     (白)     参见兄长。

詹龙   (白)     贤弟请坐。

詹虎   (白)     有坐。兄长呼唤,有何话讲?

詹龙   (白)     贤弟有所不知,今有程咬金回朝搬兵,圣上言道:此时无人挂帅,明日要在校场开科取士,考取状元。想那秦英,必定前去应考,若有机会,将他杀死,也好报杀父之仇。

詹虎   (白)     兄长但放宽心,此事全在小弟身上。那秦英小子,要想活命,只怕是万万不能。

詹龙   (白)     但在万岁面前,须要小心,不可造次。

詹虎   (白)     小弟遵命。正是:

     (年)     胸中好计安排定,准备校场杀仇人。

(詹龙、詹虎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引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西皮摇板)  昨日金殿来奏本,

             万岁要钦点将魁英。

             若能挂帅把兵进,

             早救忠良后代根。

(秦英上。)

秦英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再与祖父说分明。

     (白)     参见祖父。

程咬金  (白)     孩子,来啦,好好。万岁在校场钦点状元,不用说呀,十有八九,是你的啦。但昨日詹龙在金殿奏道:他有一弟名唤詹虎,可以点得状元。我想那詹老太师前番被你将他打死,詹龙弟兄怀恨在心,要想报仇,未得其便,明日若在校场比试之时,你可千万要留点神才好。

秦英   (白)     孙儿遵命。

(四童同上。)

四童   (同白)    参见程爷爷。

程咬金  (白)     嘿,你们都来啦。

(程咬金向罗章。)

程咬金  (白)     你今年多大啦?

罗章   (白)     十六岁了。

(程咬金向童乙。)

程咬金  (白)     你多大啦?

童乙   (白)     我十二岁啦。

程咬金  (白)     好,同我差不多,我十三岁啦,可是还得再添上一百,我今年一百一十三岁啦。你们一个个俱是将门之后,都有乃祖乃父之风,到后来均不可限量。来来来,随同老夫同往校场去者。

众人   (同白)    儿等遵命。

程咬金  (白)     正是:

     (念)     今日少年佳子弟,他年定作栋梁臣。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唐王   (内西皮导板) 景阳钟不住的连声震,

(四大铠、四太监、二内侍、四朝臣、程咬金引唐王同上。)

唐王   (西皮慢板)  有龙驹载凤辇出了宫庭。

             满朝中銮驾多齐整,

             众家公卿两边行。

             都只为秦驸马遭围困,

             无有良将把番平。

             今日里把状元钦点定,

             即刻挂帅去出征。

             下凤辇且把校场进,

     (西皮摇板)  但不知状元是何人。

詹龙   (白)     臣启万岁,臣弟詹虎,现在演武厅下伺候,万岁将他宣上厅来,也好看他的武艺。

唐王   (白)     宣詹虎走上。

内侍   (白)     詹虎走上。

詹虎   (内白)    来也。

(詹虎上。)

詹虎   (西皮摇板)  忽听万岁一声宣,

             来了詹虎将魁元。

             耀武扬威上金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四童、秦英同暗上。)

詹虎   (白)     臣詹虎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平身。

詹虎   (白)     万万岁。

唐王   (白)     吓,众卿,今日开考,先验哪般兵器?

詹虎   (白)     启万岁:这场下有千斤石一对,何人能将此石拿起,即命他为状元。

唐王   (白)     好,你且试来。

詹虎   (白)     谢万岁。

     (西皮摇板)  校场领了万岁命,

             不由某家喜在心。

             我这里运动两膀力,

(詹虎抱起。)

詹虎   (西皮摇板)  定占鳌头第一人。

詹龙   (白)     启万岁:臣弟詹虎有此膂力,状元一定是他的了。

程咬金  (白)     且慢,等看看,还有人能够拿起来没有?若再有人能拿得起来,他可就不足为奇了。

詹龙   (白)     断断无人再拿得起。

四童   (同白)    你可别小看了人,我们到都要试一试看。

詹龙   (白)     你等俱是些黄毛孺子,焉能拿得如此重物。

程咬金  (白)     有道是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们到都要试试。

罗章   (白)     待我试来。

(罗章举。)

程咬金  (白)     你看詹虎不过是才拿得起,怎比得罗章这孩子,他竟举起来啦。

童乙   (白)     待我也来试试。

(童乙推石不动自倒。)

童乙   (白)     我不成。

秦英   (白)     尔等闪开了。

     (西皮摇板)  詹虎小儿太可恨,

             不该校场藐视人。

             怒气不息双举鼎,

(秦英举双石。)

秦英   (西皮摇板)  管叫那贼胆怕惊。

程咬金  (白)     这样的力量,点他状元也不委曲。

詹龙   (白)     好大力气。

詹虎   (白)     启万岁:秦英虽然力大,不知他武艺如何,臣要与他比拳较量。

唐王   (白)     寡人准奏。

(秦英、詹虎比拳,同下,秦英、詹虎同上。)

詹虎   (白)     臣启万岁:臣与秦英比拳,不分上下,要与他比对刀枪。

唐王   (白)     准奏。

程咬金  (白)     孩子,詹虎要与你比对刀枪,这可不是玩艺儿。

秦英   (白)     孙儿倘若一时失手,损伤于他,只恐圣上降罪。

程咬金  (白)     是吓,有道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今当圣上在此,你去当面奏明就是啦。

秦英   (白)     遵命。

             臣启奏万岁:今日与詹虎比试刀枪,倘若一时失手,损伤于他,臣吃罪不起。

詹虎   (白)     两家比试,若有损伤,死亦无怨。

詹龙   (白)     着吓,就是哪个将哪个杀死,也不须偿命。

程咬金  (白)     好,丈夫一言,不准反悔。

詹虎   (白)     岂有反悔的道理。

(詹虎背供。)

詹虎   (白)     借此我就可以下毒手了。

             来,请了。

秦英   (白)     请。

(詹虎、秦英同起打,詹虎提刀败下,秦英随下,詹虎上。)

詹虎   (白)     且住。看秦英这个奴才,刀法厉害,无有破绽。我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倘若来时,我用计下一毒手便了。

(秦英上,两过合,秦英杀詹虎死,詹龙惊朴。)

唐王   (白)     唗!胆大秦英,你将詹虎劈死,该当何罪?

             来,推去斩了!

程咬金  (白)     且慢。想当初,未曾交手之时,秦英曾经奏过,两家如有损伤,各无所怨。詹虎虽死,也是他武艺太低,命该如此。幸而没有点他状元,若点了他是状元,再挂了元帅,那可就丢人丢大啦。

唐王   (白)     这……

程咬金  (白)     万岁不必沉吟,今日就点秦英状元,挂他为帅,叫他去救他的父亲去,倘若得胜回来,将功折罪,万岁你看如何?现在各功臣之后叫他们一同前往帮助,哪怕那番贼不惧。

唐王   (白)     也罢,既然如此,就命秦英挂帅,带兵征剿苗蛮,得胜归来,将功折罪。摆驾回宫。

(众人同下。四龙套同扶詹龙起。)

詹龙   (白)     咳。我好好一个兄弟,又叫秦英给杀死啦。咳,我的兄弟呀!

(詹龙下。)

【第八场】

(吹打。四龙套引四童、秦英、程咬金同上。)

程咬金  (白)     詹虎已死,这个祸根也算是除啦。万岁挂你为帅,明日就赶紧点兵,速到沙漠搭救你父亲早早回朝,也不枉我老程辛苦这一趟。

秦英   (白)     孙儿遵命。

程咬金  (白)     可笑詹虎这小子本要害人,不想他反害了自己。正是:

     (念)     本欲害人反害己,自招其祸丧残生。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

     (白)     来,打道回府。

(吹打。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253 ┊ 字数:6134 ┊ 最后更新:2003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