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记》【五本】(一名:《游八殿》)

主要角色
刘青提:老旦
平等王:末
大鬼:净

情节
刘青提死后,因在阳世,打僧骂道,恶贯满盈,每经一殿必有一阎罗拷打审问。《滑油山》一段,系在六殿审问羁押时之情形。六殿完后,移交七殿。七殿完后,移交八殿。本剧各节,即八殿平等王审问之情形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7.9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鬼卒引平等王同上。)

平等王  (点绛唇)   位呼宋帝,都坐曹宇,每爱释,冥法幽词,减撤严刑具。

(平等王归坐。)

平等王  (念)     威威宝殿现森罗,造孽众生受折磨。若问阿鼻何时有,刀山剑树共回合。

     (白)     我乃八殿平等王是也。今有七殿解到鬼犯,待俺八殿拷问。

             鬼卒!

鬼卒   (白)     呕。

平等王  (白)     将七殿鬼犯带来听审。

鬼卒   (白)     吓!

             七殿鬼犯听差!

刘青提  (内北一枝花) 忽听得公差凶狠言,

大鬼   (内白)    走哇!

(大鬼、刘青提同上。)

刘青提  (北一枝花)  唬得俺遍体上寒毛乍,怎禁受这拨杂?

             堪怜我,苦痛自嗟呀,

             怎奈这,步履身乏,苦挨得形衰骨化。

大鬼   (白)     走哇!

刘青提  (北一枝花)  怕的是狰狞像貌顿交加,

             一声儿怒发如雷,怒发如雷,

             把俺这喘吁吁的魂胆儿来唬杀。

     (白)     老身刘氏。在阳间造恶多端,今到阴司受这样苦楚,我好悔哟!

     (梁州序)   悔当初,信谗言,调唆非假,

             只令我,改初心,意乱如麻。

             呀呀呀,守孤帏,兀自的,嫌清寡,

             似这等,五更私查,夜半𠺽喳。

             凄凉形状,帐纸梅花,

             呀呀呀,因此上,独自个,细思量,心意嘈杂,益交加。

             因此上,动心猿,乱意马,

             善恶争差。呀呀呀!

     (夹白)    今到阴司呵!

     (梁州序)   查取这一桩桩,罪孽难干罢,

             怎当这,明幌幌,把业镜来照查。

             怎敢的,口含糊,一字虚花,一字虚花。

大鬼   (白)     走哇!

(大鬼、刘青提同走。)

大鬼   (白)     七殿鬼犯带到。

小鬼   (白)     站住了。

(小鬼回。)

小鬼   (白)     七殿鬼犯带到。

平等王  (白)     带进来。

(大鬼、刘青提同进。)

大鬼   (白)     七殿鬼犯当面。

平等王  (白)     刘氏,你在阳间所作何事,一一诉来。若有半句支吾——

             鬼卒!

小鬼   (白)     呕!

平等王  (白)     看铜锤伺候。

刘青提  (白)     呀,好怕人也!

     (梁州序)   不禁的牙关厮打,

             不禁的牙关厮打。

             这虚心事,敢昧生前话,

             细供招,并非假。

             堪与那,铁案如山,定不差,

             求宽免刑法,宽免刑法。

平等王  (白)     若要俺宽免刑法,你可将阳间所作之事,一一诉上来。

刘青提  (白)     大王爷!犯妇在阳间,听信兄弟刘甲之言呵!

     (牧羊关)   遣子经商去,辞亲赴远遐,

             任意的,欺神灭像罪名加。

             漆地里,顿开荤,狠似罗刹,

             又把那僧人来作耍。

             竟将狗肉做馒头炸,

             将僧舍宇烧作虚化。

             须臾陷害人惊怕,

             谤僧道,利齿伶牙,利齿伶牙。

平等王  (白)     你也自知追悔么?

刘青提  (白)     我今追悔无益了!

     (牧羊关)   诸般受苦在黄泉下,

             求哀恳望宽容,饶恕了咱。

平等王  (白)     若要俺饶你。你可将阴司所受何罪孽,一一诉来。劝那世上人,恶不可为,善当奋勉。你自起来讲!

刘青提  (白)     多谢大王!犯妇自到阴司呵!

     (四块玉)   苦禁殢受拨杂,

             见这狠规模魂先化。

             将我这生前罪孽大兜搭,

             要我一件件,诉出实情话。

平等王  (夹白)    诉出实情,将你发配在哪里?

刘青提  (四块玉)   发配至望乡台,遥望见是我家,

             那举家的,苦哀哀,痛哭声相哑。

             我思家,

             那狠公差,不肯方便了咱。

平等王  (夹白)    又将你发配在哪里?

刘青提  (骂玉郎)   奈河桥,高架偏僻峡,

             行了些险峻,过了些低凹。

             血湖池𡀱渺,叫人怕,

             手牵牛都是女娇娃。

             呀呀呀,

             滑油山叫我难行踏。

     (哭皇天)   注凝眸,刀山断剑,树杈压挂,

             刀头血糊冷啦,则我在孤栖埂,赶逐似风飘瓦。

             破钱山,瞥见了惨悽家,

             又不曾,带钱文,哀求挣扎。

             又不敢,向公差,望垂怜,去哀告他,

             则可的悄声儿,隐忍一恁捶搭,隐忍捶搭。

     (乌夜啼)   手拿着明幌幌刚刀一把,

             见怒声嗔,青面獠牙。

     (夹白)    若要我妄想还生呵!

     (乌夜啼)   则除非是千年铁树竟开花。

             到今日,作鬼作鬼亲承纳,

             浑身上下,带锁披枷。

             惟求罢。𢺯拳舒服,放宽假,

             则当作馋猫纵鼠,慈悲下。

             早些儿发落宽免了咱,

             早些儿发落宽免了咱。

平等王  (白)     念你受这些苦楚,我这里也不加刑。

             鬼卒!

小鬼   (白)     呕。

平等王  (白)     将她带往九殿去罢。

大鬼   (白)     领法旨!

刘青提  (白)     多谢大王!

     (尾声)    这一会诉不尽阎浮话,

             转想轮回赴弟家。

     (念)     愁俺又去担惊怕,也难免我这罪加。那孽魔缠着咱,

     (白)     嗳呀儿吓!

     (念)     你若要寻踪问迹,除非是,变生灵,阳世去问咱。

大鬼   (白)     走哇!

(大鬼、刘青提同下。)

平等王  (念)     奉劝世人休碌碌,举头三尺有神明。

(平等王、小鬼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3 ┊ 字数:2044 ┊ 最后更新:2020-07-0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