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滑油山》(《目莲记》【四本】)

主要角色
刘青提:老旦

情节
目莲母刘氏,既遍历刀山、剑树、油锅、血池之苦,及煎熬剥刳等刑,游至第六殿,冥王又令鬼卒押往滑油山受罪。刘氏一路哀求,挨打受骂,备极惨苦。

注释
《滑油山》,即全本《目莲救母》中之一出。在《游殿》之末、《母子相会》之前。与本考第二册《救母》出剧本内容不同。此出即形容冥途押解及迫令上山之状,系老旦之唱工戏,中间原板甚多,而时以导板及摇板相间,则每至沉郁不舒之际,辄变为悲苍激越之声,故调颇铿锵可听。
昔时大头最工此剧,近时实无继起者,惟吕月樵差强人意耳。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lans


相关剧本
《目莲记》【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目莲救母》(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5.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大鬼上,众鬼卒同上。)

大鬼   (白)     我乃六殿阎君麾下大鬼是也。今有刘氏青提,作恶多端,将她打在滑油山前受罪。

             众鬼卒,将刘氏青提押上来!

(众鬼卒同允。)

刘青提  (内二黄导板) 黑暗暗雾沉沉一阵昏暗,

(刘青提上。)

刘青提  (回龙)    一步来到鬼门关。

     (白)     鬼哥,唤我何事?

小鬼   (白)     长官唤你。

刘青提  (白)     哦,长官唤我。老身今年——

     (二黄原板)  五十整,

             悔不该吃斋我又开五荤。

             转面来我便把长官一问,

             你唤我难人所为何情?

     (白)     长官唤我何事?

大鬼   (白)     只因你在阳世之间作恶多端,阎君大怒,将你打在滑油山前受罪!

刘青提  (白)     鬼哥若是将我放回,从此改过就是。

大鬼   (白)     改过改过,难免你的心头之火。

刘青提  (白)     长官,此路难行,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难行也要行。

             诸鬼卒拉着走!

(众鬼卒同允。)

刘青提  (白)     苦呀!

     (二黄导板)  刘青提未起身珠泪伤惨,

(众鬼卒同喝。)

刘青提  (二黄快三眼)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心烦。

             自幼儿吃长斋一心向善,

             十八岁进夫门配结良缘。

             遭不幸老员外黄泉命染,

             生一子无踪影绝了香烟。

             因此上心愤恨天地埋怨,

             在中年饮酒开荤、打僧骂道、改变心田。

众鬼卒  (同白)    走呀!

刘青提  (二黄原板)  何立他用言语苦苦相劝,

             到如今铁树开花方有见天。

             悔不该在佛堂发下誓愿,

             从此后破了杀戒、开了五荤、不信神佛、咒骂青天。

(众鬼卒同喝。)

刘青提  (二黄原板)  阎罗王差五鬼白昼活现,

             才将我三魂七魄拉在阴间。

             看起来这时节后悔已晚,

             叹人生如泡如影,如幻如梦,果然有报应循环。

众鬼卒  (同白)    走呀!

刘青提  (二黄原板)  在阴间见了些无情鬼判,

             在阴间见了些剑树刀山;

             在阴间见了些剥皮把草嵌,

             在阴间见了些堆捣磨研。

             行善的到阴间依旧行善,

             只见在走金桥,过银桥,左金童,右玉女,黄幡宝盖金罗伞,他好不威严!

             可怜我做恶的有谁怜念,

             到如今项带长枷、身背铁链,一步一打、一打一扑,获罪于天。

(众鬼卒同喝。)

刘青提  (二黄原板)  今日里解丰都游过五殿,

             眼前边黄沙滚黑雾漫漫。

             大鬼恶狠狠执定铁链,

             哪管他路难行扑打向前。

             走得我遍体痛魂飞魄散,

     (二黄摇板)  又只见黑暗暗一座高山。

     (白)     长官,前面什么所在?

大鬼   (白)     前面叫做滑油山。

刘青提  (白)     你我可从此经过?

大鬼   (白)     正要打此经过。

刘青提  (白)     此山高大,有些难过。

大鬼   (白)     难过也要过。

             众鬼卒,拉住走!

刘青提  (白)     苦呀!

     (二黄摇板)  听说要过滑油山,

(刘青提上桌子。)

刘青提  (二黄摇板)  不由刘氏心胆寒。

             未曾迈步身先颤,

(刘青提跌下桌子。)

刘青提  (二黄摇板)  一跤跌在地平川。

     (白)     哎,长官,我浑身疼痛,行个方便罢。

大鬼   (白)     你这泼妇,不打不行!

             众鬼卒,与我拉住走!

刘青提  (白)     咳!苦吓!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225 ┊ 字数:148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