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目莲记》【头本】(一名:《罗卜经商》)

主要角色
罗卜:生
刘青提:老旦
益利:末
金奴:小旦

情节
罗卜姓傅,目莲乃其出家后之名。其母刘青提,因吃斋念佛反丧其夫,乃听其兄之言,开荤破戒,以娱晚年。但因罗卜,遵从其父遗嘱,信佛甚笃。不但不肯破戒,反劝其母依旧信佛。刘青提不得已,佯称济贫念佛,费用浩繁,恐日后无以为继。乃命仆人益利,帮同罗卜出外经商。罗卜虽恪于母命,不得不束装就道,但心中则极为忧戚。

根据《国剧大成》第七集整理

录入:wanghaojie


相关剧本
《滑油山》(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目莲救母》(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49.0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罗卜上。)

罗卜   (一剪梅牌)  灵椿一梦赴南柯。

             朝泪滂沱,暮泪滂沱。

             临终嘱咐事如何。

             委念弥陀,遵年弥陀。

     (念)     步行灵椿丧九泉,萧萧风木恨无边。孤儿欲绍先人志,念佛看经与坐禅。

     (白)     罗卜。自从父亲丧后,只守丧柩,未曾念经。今在佛前,添上炉香,念佛则个。

     (驻马听牌)  香满金炉。

             坐拥团团一草蒲。

             念几句阿弥陀佛,

             修喇娑婆三昧哆哪。

             木鱼敲动万灵扶。

             真经念处仙护。

             灭障消除,

             灭障消除。

             生门便是菩提路,

             生门便是菩提路。

(金奴、刘青提同上。)

刘青提  (驻马听牌)  痛念儿夫。

             血泪流残两眼枯。

             可怜我形容憔瘦,

             筋力衰微,鬓发消疏。

     (白)     昨听兄弟之言,劝儿开荤,依从便罢,若不依从,遣他在外经商。

             金奴,

金奴   (白)     有。

刘青提  (白)     小官人佛堂看经,随我前去。

(刘青提看。)

刘青提  (白)     我儿,你在此做什么?

罗卜   (白)     在此看经。

刘青提  (白)     儿呀,再不要念经了。

     (唱)     想你爹爹在日,洗目焚香,

             调念多少经典,赈济多少贫寒。

             因甚的未满六旬身丧,

             可见得看经无用,

             赈济无功了。

             儿,那阴阳神鬼,无些踪影,

             倒不如肥甘滋味易菜蔬。

             莫使我桑榆暮景成虚度。

罗卜   (白)     老娘休出此言。

刘青提  (唱)     儿呀,你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不用踌躇,不用踌躇。

             那秦皇汉武成差误。

             不要听他。

罗卜   (唱)     我父将终,

             亲写遗言来嘱咐。

             叫儿看经念佛。

             戒酒除荤,吃斋把素。

刘青提  (白)     那都是迂谈。不要听他。

罗卜   (唱)     休言我父多迂。

             娘儿一体承遗嘱。

             父有嘉谟,父有嘉谟,

             三年无改于其父。

刘青提  (白)     儿但知三年无改,岂不闻如其道,终身无改可也。如其非道,何待三年?

     (唱)     你父敬浮屠。

             那佛如何不救助。

             我欲待暂开荤酒,

             趁此余年,且自欢娱。

罗卜   (白)     老娘。佛像在堂,休出此言。

刘青提  (白)     儿呀,娘立心已定,说下断头话来。诸佛神像在上。

     (唱)     若要我吃斋把素似当初。

             除非是铁树开花,扬子江心生莲藕。

             儿呀你何必多忧,你何必多忧。

             娘亲作者娘亲受。

罗卜   (黄莺儿牌)  听说泪交流。

             不由人生怨尤。

     (白)     不知母亲听信哪个谗言,改变心肠。是了。舅爷到此,一定是舅爷的言词。舅爷既念我母手足之情,合将好言劝解才是。

     (黄莺儿牌)  为何劝娘开荤酒。

             爹会嘱咐,娘会发咒。

             今日开了荤酒呵,

             怕神天察,如何救。

             苦衷容儿剖。

             休学那郗后。

刘青提  (白)     你起来,劝娘休学郗后之言,如何解说?

罗卜   (白)     昔日梁武帝皇后郗氏,不信神明,死后变为蟒蛇。武帝代为忏悔,方才得还人身。老娘请自详省。

刘青提  (白)     武帝既能度其妻,吾儿必能度其母。

罗卜   (白)     老娘还当见贤思齐,因何学不贤之辈?

刘青提  (白)     原来我儿志不可。方才所言,亦非劝你开荤。你父亡过,恐你道心不定,特来试你如何。

罗卜   (白)     如此,多谢老娘。

刘青提  (白)     还有一事,母子商量。

罗卜   (白)     有何事情?

刘青提  (白)     只今济僧布施,费用浩大。你可出外做些买卖,生些利息。则前功可继,后用无穷。

罗卜   (白)     禀告老娘。孩儿幼依膝下,不惯经商,怎生去得?

刘青提  (白)     你若去,我着益利作伴,料也无妨。

罗卜   (白)     孩儿舍不得老娘。

刘青提  (白)     我今生幸未衰,你正当勇往向前不可达拗。

             益利何在?

(益利上。)

益利   (念)     佛殿烧香犹未毕,高堂有唤又忙来。

     (白)     禀安人有何使命?

刘青提  (黄莺儿牌)  佛事虑难周,

             我竟遣官人出外州。

     (白)     因为时年不丰,求济甚多,唯恐后不应前,令与东人远行贸易,觅些利来,已为长途之计。

     (黄莺儿牌)  这生财有道方能久。

             你把行囊早收,同伊远游。

             经营不落他人后。

             愿来秋腰缠万贯,得意早回头。

益利   (白)     老安人年老在堂,小官人经营不惯。伏望思忖,莫遣远行。

刘青提  (白)     我立心已定谁敢违。

罗卜   (白)     益利,安人发怒,少不得顺从前去。

(益利允。)

罗卜   (白)     焚起香来。待我辞别神圣。

     (泣颜回牌)  辞圣离故里,

             亲命怎敢辞推。

             经商贸易,

             家庭事仗神佑持。

             程途迢遥,

             叹此行难定归来日。

             在异乡平安觅利,

             但愿得无事无非。

             一旦别慈帏,

             不由人心不动悲。

             况我无兄无弟亲衰老,

             谁与扶持,心中思忆。

刘青提  (白)     思忆何事?

罗卜   (白)     孩儿、益利在家,僧济贫,照例实行。孩儿、益利远去他乡,犹恐违却父志,荒废前功。

     (泣颜回牌)  愿老娘遵守着一念慈悲。

             散金资普济僧尼,

             诵宝礼念阿弥。

刘青提  (泣颜回牌)  叮咛我娇儿,

             宽心前去,

             不用忧疑。

             济僧布施,

             娘在家依旧一一施为。

             心中忧虑。

罗卜   (白)     老娘忧虑何来?

刘青提  (白)     我儿孝心如是,去到他乡,必然牵挂老娘。

             金奴看针线过来。

             儿揭起裹襟,待娘缝上几针。早晚见此针线,我儿近远离家,见线如见母,不用苦忧思。儿今此去,娘心忧虑。

     (泣颜回牌)  怕你在途中早晚有谁调理,

             益利你须当仔细。

     (白)     小官人年幼,自幼未曾远行。你是年长之人,能知异乡风景,此去逢船过渡,需要小心着意。

     (泣颜回牌)  在旅店安歇,迟行早宿,

             一路与他相伴同行,

             不离了左右。

             益利,你谨记我的言词,

             你须仔细。

             罢了,我的儿,

             老娘只生你一人。

             若不为着利息,

             焉肯舍得你远行,

             与益利去到他乡,年节之时,

             倘有微资,须念我膝下无儿,

             打叠行囊早回程,是必不可迟滞。

             儿免娘亲倚定门儿,数着归期。

益利   (唱)     半担行李受驱驰。

             餐风宿水,岂敢推辞。

刘青提  (白)     好生服侍东人。

益利   (唱)     奉东人自当协力。

             明年捆带儿归。

             心中暗疑,员外在日,

             要安人吃斋把素,念佛看经。

             今日遣子往外经商,

             其间必有什么缘故,

             必有什么缘故,

             好教我心中暗疑虑。

             安人心口相违背。

             若得他广布阴功。

             不枉了远涉天。

     (尾声)    匆匆拜别登程去,

             唯愿康健无危。

刘青提  (尾声)    更愿你钱神子母,

             得意早回归。

(罗卜、刘青提同下。)

刘青提  (白)     金奴,我见小官人去得可怜,是我心中疼痛起来。

金奴   (白)     有益利相伴,安人放心。

刘青提  (尾声)    自古人生多别离。

             娇儿一去好伤悲。

             儿你明朝回首家山远。

             一片白云空自飞。

(刘青提、金奴同下。)

【第二场】

罗卜   (内步步娇牌) 野店鸡鸣天方晓。

(罗卜上,益利随上。)

罗卜   (步步娇牌)  人就长安道。

             重露湿衣袍。

             烟瘴全收,火轮飞照。

             回首白云高。

             珠泪临风落,珠泪临风落。

     (念)     夏日苦炎热,早行须趁凉。

益利   (念)     竹清风渐爽,荷放露生香。

罗卜   (白)     益利。

益利   (白)     小官人。

罗卜   (白)     我奉母亲严命,往外经营。身虽离了家门,心则常在膝下。思念不已,如何是好?

益利   (白)     呵小官人。你我奉老安人之命,此去贸易,觅利便归。身在途中,休要嗟叹。天色尚早,趱行则个。

罗卜   (白)     言之有理。

     (新水令)   绿荫冉冉路漫漫。

             听枝头黄鹂声唤。

             榴花熏眼媚,

             梅子溅牙酸。

             回首家山,

             惹起我愁无限。

     (驻马听牌)  椿树摧残,椿树摧残。

             干无能心自闲。

             花景晚。

             经商远别意何安。

             好叫我恨犹露草肠寸断。

             似随风絮飞缭乱。

             心自顽,心自顽,

             举目把孤云盼。

             举目把孤云盼。

益利   (川拨掉牌)  盼着那云停处,

             心与俱远。

             云散后,

             魂犹未返。

             亲舍远,枉自追思,

             客途遥,客途遥,

             空成嗟叹。

             论世亲孝道多端。

             今日里顺亲心抛弃家园。

             又何须在膝下承欢。

             况分离有日团圆,有日团圆。

罗卜   (雁儿落牌)  须则是有日团圆。

             苦无奈般伤感。

             水带离愁向我悲,

             山牵别恨连肠断。

     (得胜令)   伤情对景有千般。

             如何能,如何能把程途趱。

             见山僧竹林下,避暑盘。

             正是朝臣待漏五更寒。

             铁甲将军夜渡关。

             山寺日高僧未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我怎学得那山僧,

             那山僧般清闲。

             见渔翁柳荫下,执着丝杆。

             那渔翁一条丝线,一根杆,

             名不贪来利不贪。

             醉卧沙堤唤不醒,

             江山常在梦中看。

             我怎学得那渔翁,

             那渔翁般疏散,般疏散。

             见牧童牛背上短笛腔翻。

             问余何事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我怎学得那牧童恁般逍然,恁般逍然。

益利   (挂玉钩牌)  论人生寄在寰。

             都只为利索名牵。

             受馁寒,

             谁能解破这机关恰便似超凡脱俗神仙伴。

罗卜   (挂玉钩牌)  你看乱石巍巍,

             你须是掇将开,

             成被平宽。

             荆棘挽挽,

             你须是剪将开,免被遮拦。

罗卜、

益利   (同挂玉钩牌) 似你我这菩提心,

             自有龙天照鉴。

             方便事瞒不过天上人间。

             自有知音,另眼相看。

             自有知音,另眼相看。

(罗卜、益利同下。)
(完)


浏览次数:5142 ┊ 字数:3887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