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汉忠烈》【四本】

主要角色
张士安:小生
张禄:老生
蔡婴:净
张纲:老生

情节
张纲逃出后,仍欲转回店中,经刘豹父女苦劝,始应允往山东孔褒处。后因刘豹父女欲往江南,张纲乃托带信其子张士安。当张纲之子张士安与老仆张禄逃走后,路上又遇强盗蔡婴,将张士安抢至山上,欲令与其女结亲。张禄由后追赶,适与刘豹父女相遇,张禄以为渠等抢去公子,抓住不放,旋即跌倒而死。刘豹父女料张士安必系被蔡婴抢去,乃匆匆赶上山寨。适蔡婴正逼张士安与其女完婚之时,刘豹等上山,即向蔡婴要人,蔡婴诡称无有,刘豹不置信,主张一同去搜云。

注释
按张纲奉使询行风俗,乃埋其车辆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遂劾奉梁冀等事,史家素所称颂。此本虽多演义,然义正词严,穿插亦极精警,惜只四本,词意未完,容再搜觅补正。

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汉忠烈》【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汉忠烈》【二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汉忠烈》【三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钟信上。)

钟信   (白)     马来!

     (唱)     看破世事心灰暗,

             才知忠良报国难。

     (白)     俺,姓钟名信,乃广陵人也。张纲老爷昔为广陵县令,俺是三班总头,老爷见我有些志量,带我来到都城。主升巡按,因将梁冀之子打死,奸贼替子报仇,也不知是真旨假旨,将老爷拿问进京。打发公子同着家人张禄到昆陵夏府就婚,命我回至京口,看守他家田园房产。我只得即回京口,再打听他父子吉凶。就此催趱。

     (唱)     本待出头救主难,

             反惹老爷加愁烦。

             归家再来暗打探,

             也算结草与衔环。

(钟信下。)

【第二场】

(刘豹背行李、玉姐拉张纲同上。)

张纲   (唱)     不知高低与平坦,

             恍惚魂出鬼门关。

刘豹   (白)     哎呀,放下行李歇息歇息。

张纲   (白)     哎呀壮士吓,你既然在刚刀之下,救我出来,请通名姓,也好拜谢。

刘豹   (白)     小人姓刘名豹,这是小女乳名玉姐,在汴京城外开一饭店,见那些校尉要伤老爷,是我父女路见不平,拔刀相救,老爷受惊,老爷受惊。

张纲   (白)     哎呀呀,多蒙搭救,少陪了少陪了。

刘豹   (白)     老爷哪里去?

张纲   (白)     回店中去。

刘豹   (白)     饭店被我一火烧了。

张纲   (白)     哎呀!

     (唱)     他们奉旨将我斩,

             承蒙相救活命难。

             进也难来退也难,

     (白)     罢了罢了!

     (唱)     人无家乡马无栏。

     (白)     哎呀刘壮士吓,你虽仗义,但是陷我张纲清白难分了。

刘豹   (白)     哎张老爷,此言差矣!若果是圣旨,是我害你清白难分,这是梁冀假传圣旨,屈害忠良,故尔拔刀相救,老爷何说此话?

张纲   (白)     言虽如此,叫我此时怎能去见圣上。

玉姐   (白)     大人要进京面圣,岂不把千金之体,送与梁贼之手?若依民女,还是暂时避迹,后图报仇。

刘豹   (白)     我儿言之有理。

     (唱)     韩信弃职曾归汉,

玉姐   (唱)     武王父子反五关。

刘豹   (唱)     权臣梁冀包天胆,

玉姐   (唱)     为何送命与他餐?

张纲   (白)     刘壮士吓!我是朝廷命官,如何避迹?一生忠义,岂可畏死偷生,贻笑于世。

刘豹   (白)     哎呀大人吓!自古道君要臣死,不死不忠。这是奸臣害你,如何死得?

张纲   (白)     这个决难从命。

玉姐   (白)     吓,大人!昔日伍员弃楚投吴,以传忠孝。大人既以忠孝自许,此时一死,与国何益?何不留此有用之身,以待日后与朝廷重干一番事业。

刘豹   (白)     着吓!

     (唱)     昔日伍员弃楚樊,

             单身投吴把兵搬。

             沿街吹箫曾要饭,

             姬光念他是贵男。

             求借雄兵十数万,

             鞭坠平王尸骨残。

             报仇岂在迟与晚,

             太公八十方登坛。

             忍心避过眼前难,

             后杀梁冀有何难。

张纲   (白)     多感壮士如此仗义。好位姑娘,伶俐聪明,这番议论果然不错。我去之后,你的房屋都烧了,何以自保?

刘豹   (白)     我父女自有安身之地,请问大人此去,避迹何方?

张纲   (白)     山东孔褒是我门生,他侠气非常,今去投他。

刘豹   (白)     山东?吓,女儿,我父女何不顺送一程?

玉姐   (白)     是。

张纲   (白)     壮士欲往何处?

刘豹   (白)     我父女往江南一带。

张纲   (白)     既往江南,小儿现在昆陵夏馥家就亲,你父女可能顺便捎个信与小儿否?

刘豹   (白)     哎呀我倒忘了,请问公子叫什么名字?

张纲   (白)     小儿名叫张士安。

刘豹   (白)     张士安?哎呀,我店中后又有梁冀差官言道,前往京口捉拿公子。

张纲   (白)     吓,有人去捉拿我的儿子?

刘豹   (白)     当时就有人去了。

张纲   (白)     哎呀儿吓!

     (唱)     我杀梁贼除民患,

             他绝我嗣是仇报冤。

             父离子散心伤惨,

     (白)     哎呀儿吓!

     (唱)     铁石人闻也心寒。

     (白)     哎呀刘壮士吓!我未曾被校尉拿问之时,已将小儿托孤与我老管家张禄同往昆陵,你言梁冀差人拿我孩儿,绝断我张氏香烟了。

刘豹   (白)     他说到京口拿人,没有讲什么昆陵,大人何须忧虑?

张纲   (白)     此言有理。吓壮士,我孩儿名叫张士安,老管家名叫张禄,你父女倘若遇见,全仗相看。

刘豹   (白)     张士安、张禄,吓,女儿记下了。

玉姐   (白)     是。

张纲   (白)     如此你我走罢。

刘豹   (白)     不瞒大人,我店中之物,俱在我这一捆内,衣物银两足够,请老爷就走。

张纲   (白)     走吓!

     (唱)     事急且向尘途趱,

刘豹   (唱)     盘费不须大人难。

(张纲、刘豹、玉姐同下。)

【第三场】

(张士安、张禄同骑马上。)

张士安  (白)     咳!

     (唱)     忙忙别父心已散,

             逃出虎穴与龙潭。

             生身父母分两岸,

             为子今是不孝男。

     (白)     老管家,你我离了洛阳,来此方徐地面。但是我爹爹被贼拿问,不知吉凶如何,叫我作子者好不痛心也!

张禄   (白)     公子,老奴伴你逃避踪迹,乃是老爷严命,不必忧心,且到昆陵再来打听。

张士安  (白)     咳,你老了吓!

张禄   (白)     公子吓!

     (唱)     年将七旬古稀罕,

             阎君注定叫人烦。

             三分气力千般胆,

             一日不死寻食餐。

     (白)     哎呀!

(张士安下马。)

张士安  (白)     老管家这是为何?

张禄   (白)     公子吓!

     (唱)     霎时为何天昏暗?

张士安  (白)     日在正午。

张禄   (白)     呵!

     (唱)     乌云遮日目难观。

张士安  (白)     无云吓!

张禄   (白)     哎哟!

     (唱)     马快岂容人行慢,

张士安  (白)     老管家!

     (唱)     寻个旅店把身安。

     (白)     哎呀老管家,我看你面色无神,乃是感冒风寒,要寻一旅店歇息再走。

张禄   (白)     哎呀公子吓,老奴死心挣扎赶到昆陵。

张士安  (白)     你老了,在马上要小心了。

张禄   (白)     知道了知道了。

张士安  (白)     走吓!

     (唱)     倘有不测难顾盼,

张禄   (白)     咳!

     (唱)     百岁难逃鬼门关。

(张士安带过张禄马。)

张士安  (白)     坐稳了坐稳了。

张禄   (白)     知道知道。

(张士安、张禄同下。)

【第四场】

(四家丁同上,同站门,孙朗斗篷雪帽骑马上。)

孙朗   (唱)     自夸计高自抖胆,

             杀人何须两三番。

     (白)     俺孙朗,只为张纲打死我外甥梁英,姐丈要报子仇,假传圣旨,已将张纲拿问,又命我迎至中途,吩咐校尉,就在旅店结果他的性命,谅已杀了,我往京口拿他的儿子张士安。

             家丁们,前往京口。

     (唱)     斩尽杀绝无后患,

             倚仗皇亲是泰山。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同上,同站门,蔡婴靠蟒上。)

蔡婴   (点绛唇牌)  霸占山巢,称王非盗,聚粮草,演习枪刀,谅官难以飞到。

(蔡婴坐高台。)

蔡婴   (念)     好吃奸雄心,聚党数千人。横行盖天下,平地起风云。

     (白)     某,恒山大王蔡婴是也。昔年大闹广陵,威名四振,不意被张纲领兵打破巢穴,是某带了残兵,来到这恒山暂住。只有一女,乳名勇姑,尚未择婿,今日下山掳掠一番。

             人马下山!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同排领蔡婴下。)

【第六场】

(张士安、张禄同上。)

张士安  (唱)     不是闲游踏芳草,

             因避灾难主仆逃。

             昆陵路远何日到,

张禄   (白)     哎哟哎哟!

(张禄跌下马,张士安下马。)

张士安  (白)     哎呀管家吓!

     (唱)     我言全不听分毫。

             此行俱是深山道,

     (白)     哎呀管家吓!

     (唱)     松林就是狼虎巢。

     (白)     哎呀老管家吓,方才说寻个旅店歇息几日,你执意不肯,你看深山野地,跌下马来,怎生挨到昆凌吓?

张禄   (白)     哎呀公子吓!

     (唱)     光阴催迫人年老,

             两眼昏花身难熬。

             魂不由主故跌倒,

     (白)     哎呀公子吓!

     (唱)     非是缰绳带不牢。

张士安  (白)     你我要寻旅店,你养息几日再走罢。

张禄   (白)     哎呀公子吓!避难之人岂可沿途耽搁?吓吓,不要着慌,待我挣扎起来再走。

张士安  (白)     看你病劳沉重,怎么勉强走得?

张禄   (白)     吓公子,淮扬节镇黄甫规,是老爷相契好友,赶到那里歇息几日再行。

张士安  (白)     好,你倒想得不差,待我扶你上马。

张禄   (白)     老奴有罪有罪。

张士安  (白)     走哎!

     (唱)     年迈之人身难保,

             霜雪焉能把日朝。

张士安  (唱)     淮阳安心病养好,

(内喊声。张士安、张禄同跌下马。)
张士安、

张禄   (同白)    哎呀!

张禄   (唱)     一声呐喊地振摇。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蔡婴同上,同冲下场门。)

蔡婴   (唱)     号炮惊飞山林鸟,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二汉子当道。

蔡婴   (白)     人马列开!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同归正门。)

蔡婴   (唱)     猛虎岂肯放狸猫。

     (白)     将二汉子带上来!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呔,见过大王!

张士安、

张禄   (同白)    哎呀大王饶命!

张士安  (唱)     主仆二人囊无钞。

张禄   (唱)     避难天涯非一朝。

张士安  (唱)     恻隐之心放我走,

张禄   (白)     哎呀大王吓!

     (唱)     报恩报德把香烧。

蔡婴   (笑)     哈哈哈!

     (唱)     绵羊虽落在虎口,

             岂肯白送命两条。

     (白)     那后生抬起头来。

张士安  (白)     谢大王!

蔡婴   (白)     哎呀妙吓!

     (唱)     养女择婿奇逢巧,

             古言事要在人谋。

             才郎女貌甚欢笑,

             引动牛女渡鹊桥。

     (白)     这后生好个人品,正配吾女。唔,自有道理。

张士安、

张禄   (同白)    大王饶命吓!

蔡婴   (白)     你二人不用惊怕,俺并不要你的财宝,也不伤你二人性命。

             众喽兵将这二人连人带马,带上山去。

张士安、

张禄   (同白)    哎呀大王吓,我是避难之人,放我走罢!

蔡婴   (白)     哎上山再讲。

             带那后生上山!

张士安  (白)     哎呀罢了吓!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下。)

张禄   (白)     强盗将我公子带往哪里去?

(张禄扯住蔡婴。)

蔡婴   (白)     呔,不惜命的老狗,俺不杀你,乃看那后生之面,反来强夺,去罢!

(蔡婴下。)

张禄   (西皮导板)  重重叠叠祸不少,

     (白)     罢了罢了!

     (唱)     冤家处处遇对头。

             程婴之心难做到,

             张氏一脉如水飘。

     (白)     哎呀那党强盗,抢我公子,是从那条路去的,待我赶上。

     (唱)     古言灾祸无人晓,

             此难非是人自招。

             拼着病身命不要,

(张禄跌倒。)

张禄   (唱)     找寻贼巢路一条。

     (白)     公子不必惊慌,老奴赶得来了,赶得来了!

(张禄跌下。)

【第七场】

(刘豹背行李上,玉姐随上。)

刘豹   (唱)     为救张公戴月跑,

玉姐   (唱)     严亲侠气今日消。

刘豹   (白)     儿吓,我父女救了张抚台,已将他送到山东孔府。如今要急赶到昆陵,打听公子下落。一路人言,你母舅还在恒山为寇,父女顺便上山,劝他一番,你道如何?

玉姐   (白)     爹爹,我母舅生性残暴,哪里劝得转来,还是不去罢。

刘豹   (白)     也罢,我父女竟往昆陵打听公子便了。

玉姐   (白)     爹爹,张公子叫士安。

刘豹   (白)     张士安。

玉姐   (白)     老人家叫张禄。

刘豹   (白)     张禄。咳,想你舅父吓!

玉姐   (白)     怎么?

刘豹   (白)     他吓!

     (唱)     昔在广陵为盗寇,

             父曾屡劝不回头。

             人生不图芳名表,

             犬羊群内称王侯。

             张纲带兵将他剿,

             落网之鱼拖了钓。

             恒山聚众人不少,

             亡命之徒谁有谋。

             恶贯满盈如猪狗,

             国法岂能将他留!

玉姐   (白)     爹爹吓!

     (唱)     人言蜉蝣命不久,

             三死三活心无愁。

             舅父回心不能够,

             得自由处且自由。

刘豹   (唱)     怨你舅父命不要,

             你为公子常担忧。

             未见才郎他心照,

(张禄上。)

张禄   (白)     公子等着。哎呀,好了!

     (唱)     还我公子两罢休!

     (白)     哎呀狗强盗,还我公子来!

刘豹   (白)     吓吓你这人家,莫非疯了么?

张禄   (白)     哎呀狗强盗吓,我老爷被梁冀陷害,将公子交付与我,你把他抢往哪里去了?

     (唱)     程婴救孤名不朽,

             赵氏一脉他存留。

             你今绝了张门后,

     (白)     还我公子来吓!

     (唱)     纵死也要报冤仇!

     (白)     还我公子吓!

刘豹   (白)     住了住了,什么被梁冀陷害张氏孤儿,此言有些来历。吓,你老爷叫什么名字?

张禄   (白)     我老爷叫张纲。

刘豹   (白)     叫张纲?

玉姐   (白)     吓,爹爹问他可是张禄?

刘豹   (白)     是你可叫张禄?

张禄   (白)     哎呀强盗吓,你连我名字都叫得出来,快快还我公子吓!

刘豹   (白)     女儿,听他说来,必是张公子。

玉姐   (白)     他言被强盗抢去,一定是我母舅抢去。

刘豹   (白)     唔,定是那强盗抢去。

张禄   (白)     哎呀强盗吓,你将我公子收藏何处,快快放出来吓,快快放出来吓!

     (唱)     背地商量作计筹,

             清平世界将命谋。

             谅你不是飞禽鸟,

     (白)     还我公子来吓!

     (唱)     同生同死同渠沟。

     (白)     还我公子来吓。

刘豹   (白)     咳,你好糊涂人也!认不清楚,怎么认定了我是强盗?

张禄   (白)     吓,方才明明是你将我公子抢去,还要抵赖,还要抵赖么!

玉姐   (白)     老人家有话只管好好讲。

张禄   (白)     哎,谁问你!

刘豹   (白)     老人家,我不是强盗,你放手放手。

张禄   (白)     还我公子,我便饶你。

刘豹   (白)     哎!

(张禄跌死。)

刘豹   (白)     吓,老人家,老人家!

(刘豹摸张禄。)

刘豹   (白)     哎呀!

     (唱)     祸事临身人岂晓,

             马来险崖遇朽桥。

     (白)     哎呀儿吓,为父并未动手他就死了。

             老人家,张禄,张禄!

玉姐   (白)     爹爹,他已气绝唤不醒了,张公子定被母舅抢去,快救公子要紧。

刘豹   (白)     呸,人都被我摔死,讲什么不用唤他。

玉姐   (白)     看他模样,谅难复生,再若挨迟,倘公子被母舅杀了,我父女枉受张大人之托。

刘豹   (白)     儿言有理。也罢,且将尸首搭入山沟,凭天活命,打救张公子要紧。走吓!

(刘豹背行李。)

刘豹   (唱)     我儿心灵已猜透,

玉姐   (唱)     老人应死在今秋。

刘豹   (唱)     丈夫行事岂落后,

玉姐   (唱)     救人一命也算修。

(刘豹、玉姐同下。)

【第八场】

(土地上。)

土地   (唱)     受祭无非肉和酒,

             威灵显验看猪牛。

     (白)     我,恒山脚下当方土地是也。方才巡山,见一侠士名叫刘豹,父女闲谈说什么将张纲大人送到山东孔府去了,反要往昆陵打听张公子下落。张公子带有老人家张禄,跟随行到此间,恒山大王蔡婴将公子抢去,张禄老眼昏花,误赖刘豹抢他公子,两下结扭,老人家一命归阴,尸抛山涧。这样义仆,世间少有,倘被豺狼虎豹吃了尸首,岂不可惜。待我叫出山神,一同看守,以免暴露。

     (唱)     人死不分老和幼,

             阎王要命岂自由。

             义仆后来有旌表,

     (白)     山神快来!

(山神上。)

山神   (白)     来了。

     (唱)     又添一鬼占山头。

土地   (白)     什么“一鬼占山头”?

山神   (白)     我方才见张纲的家人张禄问刘豹要公子,年迈之人,死在这里。

土地   (白)     你既瞧见,我也不用细说,你要小心看守,且将他的阴魂叫出来。

山神   (白)     待我叫。

             张禄阴魂走动!

张禄   (内西皮导板) 身在地府阴魂绕,

     (内唱)    阎君收我命一条。

山神   (白)     张禄走动!

张禄   (内唱)    耳听人言公子叫,

(张禄自下场门上。)

张禄   (白)     吓,我公子在哪里?我公子在哪里?

土地、

山神   (同白)    我是(土地)(山神),不是你公子。

张禄   (白)     吓,我公子呢?

土地、

山神   (同白)    被恒山大王抢去了。

张禄   (白)     哎呀!

     (唱)     不由我心中似火烧。

             老爷吉凶全不晓,

             舍身为主难效劳。

             恒山何处带我走,

土地、

山神   (同白)    哎,去不得!

张禄   (白)     怎么?

土地、

山神   (同白)    你死了。

张禄   (白)     吓?

土地、

山神   (同白)    你死了!

张禄   (白)     哎呀!

     (唱)     人死心活泪淘淘。

土地   (白)     你是义仆,后来自有旌奖,我三人拜为仁义弟兄,共守此地。

山神   (白)     初一十五有神福,我先敬你。

土地   (白)     你为兄,我为弟,他为三,好不好?

张禄   (白)     既如此,多蒙照顾。

土地   (白)     同去见我的老伴。

山神   (白)     我也同去。

土地   (白)     随我来。

张禄   (白)     咳!

     (唱)     人死魄散魂音杳,

             犹如灯灭火焰消。

             感谢二位恩义厚,

土地、

山神   (同唱)    你有义名留汉朝。

(张禄、土地、山神同下。)

【第九场】

(刘豹、玉姐同上。)

刘豹   (白)     走吓!

     (唱)     英雄一怒如狮吼,

             纵是狼虎心也愁。

             蔡婴倚勇为盗寇,

             屡次相劝不回头。

             亡命之徒人不少,

             谁有三略六韬谋。

             某救张公出虎口,

             有子避难已远游。

             托我寻踪亲关照,

             奇逢得信落山沟。

             救人救急留名表,

玉姐   (唱)     何惧关山路尽头。

刘豹   (白)     儿吓,走走走!

(刘豹、玉姐同下。)

【第十场】

(四丫头、梅香同上,同站门,勇姑上。)

勇姑   (唱)     诗云子曰父不教,

             刀枪林内藏女姣。

             红颜薄命何时了,

             好似尘土埋琼瑶。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上,同凹门。)

蔡婴   (内白)    回山!

(蔡婴上。)

蔡婴   (白)     将那书生押至后帐。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下。)

勇姑   (白)     吓,爹爹。

蔡婴   (白)     坐下。哈哈哈,我好喜也!

勇姑   (白)     爹爹喜从何来?

蔡婴   (白)     为父今日与你抢一个极标致的女婿来,你道喜不喜?

勇姑   (白)     爹爹,夫妇乃人之大伦,哪有强抢之理?

蔡婴   (白)     哎,我们做强盗的,不叫我抢人,谁与我来作女婿?

梅香   (白)     大人放心,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

蔡婴   (白)     胡说!

勇姑   (白)     爹爹吓!

     (唱)     只会寻狼与虎斗,

             婚姻之事怎强求?

             爹爹抢亲人耻笑,

             含羞带愧回绣楼。

(四丫头随勇姑自上场门同下。)

蔡婴   (白)     吓吓,我好容易与他抢个丈夫,谢字不道,竟自走了,是何原故?

梅香   (白)     大王,姻缘大事,要才郎女貌,方好成亲。等小姐见一见新郎官,他就愿意了。

蔡婴   (白)     是是是。打扫银安殿,挂起珠帘,立起屏风,看看新郎自心愿意,就命你为媒,预备伺候。

梅香   (白)     是,说媒拉纤都有我。我去禀知小姐。

(梅香下。)

蔡婴   (念)     婚姻郎才和女貌,两下欢乐结夭桃。

(蔡婴下。)

【第十一场】

(刘豹、玉姐同上。)

刘豹   (唱)     怕的是张生命难保,

             父女紧趱上山巢。

             懒看奇花与野草,

玉姐   (唱)     张公之言岂辞劳。

(刘豹、玉姐同下。)

【第十二场】

(摆屏风。四丫头、梅香、勇姑同上。)

勇姑   (唱)     古言婚姻凭月老,

             秦晋之义停枪刀。

             今遵父命暗关照,

(勇姑进屏风。)

勇姑   (唱)     偷看牛郎入凤巢。

(梅香站屏风外,蔡婴上。)

蔡婴   (唱)     银安宝殿俱打扫,

             择选佳婿在今朝。

             无子已将女来靠,

             养老送终命不薄。

             奇缘不用将婿找,

             喜在心头笑眉梢。

(蔡婴坐内桌。)

梅香   (白)     小姐已在屏风内。

蔡婴   (白)     知道了。

             众喽兵将那书生带上来!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上。)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书生当面!

张士安  (白)     哎呀大王饶命!

蔡婴   (白)     哎,不用惊怕,俺不杀你,且通名姓。

张士安  (白)     我、我、我……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呔,你姓什么?

张士安  (白)     我、我、我姓李名、名、名士安。

蔡婴   (白)     吓,李士安。

             吓,我儿拿出眼力来!

梅香   (白)     小姐在偷看。

蔡婴   (白)     好奇缘也!

     (唱)     虎目观看书生貌,

             不是才子定英豪。

             犹如神童品质好,

             选郎何必金龟钓。

     (白)     梅香!

     (唱)     小姐可夸书生好?

梅香   (白)     小姐说……

蔡婴   (白)     说什么?

梅香   (唱)     布钻琉璃真冒高。

蔡婴   (唱)     从此我心无烦恼,

     (白)     将士安带下去。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呔,走吓!

张士安  (白)     吓,这是什么原故吓?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少时明白,走走!

(张士安下。)

蔡婴   (唱)     郎才女貌非藏包。

             女归绣房听音号,

梅香   (白)     请小姐归绣房。

(勇姑、四丫头同暗下。)

蔡婴   (白)     梅香!

     (唱)     凡事俱要你操劳。

梅香   (白)     小姐终身事大。

蔡婴   (唱)     吩咐孩儿即换红衲袄,

             红绣鞋不用锦缠绦。

             一枝花休戴寄生草,

梅香   (白)     老丈人也要装扮起来。

蔡婴   (白)     是是。

     (唱)     鲍老催换皂罗袍。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同跪。)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恭喜大王,新招东床好好好!

蔡婴   (笑)     哈哈!

     (唱)     七贤宾齐贺园林好,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喽兵求赏。

蔡婴   (白)     吓,你等求赏?有吓!

     (唱)     沽美酒饮到月儿高。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谢大王!

蔡婴   (白)     梅香!

     (唱)     山下众人齐唤到,

梅香   (唱)     他们不来我捞毛。

蔡婴   (白)     胡说!

     (唱)     新房花烛安排早,

梅香   (白)     慢些慢些,你乐你唱,新郎官愿意了么?到底要问他一声才好吓。

蔡婴   (白)     吓!

     (唱)     草草不恭枉心劳。

     (白)     唔,我自有道理。梅香吩咐山寨杀猪宰羊,你与小姐穿戴凤冠霞帔,少时就要拜堂。你姑爷之事,有老丈人一身担待。

梅香   (白)     是,交给我包错不了。

(梅香下。)

蔡婴   (白)     打坐正位。

(蔡婴中场外坐。)

蔡婴   (白)     将李士安带上来。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自下场门同上。)

张士安  (白)     哎呀大王饶命吓!

蔡婴   (白)     哈哈,不必惊怕,孤今抢你上山,非贪金银财宝,因为一女未择佳婿,欲许你为婚,谅无推辞,就是我这老丈人,也对得起你。快快更衣拜堂。

张士安  (白)     哎呀!

     (唱)     我为严父仇未报,

             强寇勒逼把亲招。

             事急无奈苦言告,

     (白)     哎呀大王吓!

     (唱)     且容禀明求放逃。

     (白)     哎呀大王吓,婚姻大事,乃人伦之始,岂可草草而行,伏乞三思。

蔡婴   (白)     哎,丈夫一言如同染皂,不必推辞。

             请姑爷更衣。

张士安  (白)     哎呀!

     (唱)     鸾凤岂有逞强暴,

             关关雎鸠意窈窕。

             君子好逑行依理,

     (白)     哎呀大王吓!

     (唱)     淑女方能渡鹊桥。

蔡婴   (白)     哎!

     (唱)     选郎纳婿是正道,

             推三阻四哭嚎啕。

             允从两家相和好,

             迟言一句大开刀。

张士安  (白)     哎呀!

     (唱)     运不逢时遇强盗,

             张禄老人无下梢。

     (白)     哎呀,罢!

     (唱)     百岁也归黄泉道,

     (白)     哎呀强盗,你杀了我罢!

(扭元台。)

张士安  (唱)     不留贼名何惧刀。

     (白)     你杀了我罢!

蔡婴   (白)     哎呀!

     (唱)     年幼书生情性傲,

             愿舍一命赴阴曹。

             杀他我女婿难找,

     (白)     咳,罢!

     (唱)     放火岂把自身烧。

     (白)     喽啰们,吩咐梅香,将吉服与他穿戴,就同小姐拜堂。他若违拗,斩你们首级。押下去!

四小军、
四两段、

四大铠  (同白)    呔,走吓!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下。)

蔡婴   (白)     咳!

     (唱)     不是作亲是搅闹,

             老丈人不记小儿曹。

(梅香上。)

梅香   (白)     启大王:诸事齐备,请新郎官与小姐拜堂。

蔡婴   (白)     好。吩咐吹打起来,喽啰们搀扶新郎出堂。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扶张士安同上,梅香、四丫头扶勇姑同上。吹打。)

张士安  (白)     哎呀强盗,放我下山吓!

蔡婴   (白)     先拜天地。

(喽兵甲上。)

喽兵甲  (白)     报!

蔡婴   (白)     吓,慢些拜堂!

喽兵甲  (白)     启大王,山下来了一大汉,姓刘名豹,带一姑娘,喽兵拦阻不住,竟自闯上来了。

蔡婴   (白)     吓,刘妹夫同外甥女来了。女儿改日拜堂,快换衣服,接你舅父、姐姐下去。

(勇姑、四丫头同闲白,同下。)

蔡婴   (白)     众喽兵,将士安绑在剥皮亭上,候我发落。

张士安  (白)     哎呀强盗,你杀了我罢、罢、罢!

(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押张士安同下。)

蔡婴   (白)     正好作亲,就来了亲戚。

(刘豹、玉姐同上。)

刘豹   (白)     走吓!

     (唱)     分明是贼为强盗,

             也充大王霸山巢。

             官兵来时一齐扫。

(勇姑、四小军、四两段、四大铠同上。)

勇姑   (白)     姑父、姐姐来了!

玉姐   (白)     舅父!

蔡婴   (白)     妹夫、甥女来了!

刘豹   (白)     哎!

     (唱)     同你下海捉金鳌。

蔡婴   (白)     妹夫请坐。

刘豹   (白)     我不坐,你快快还我的人来。

蔡婴   (白)     妹夫,没有人在我这里。

刘豹   (白)     吓,我有一人,被你抢上山,怎说没有?

蔡婴   (白)     并不曾抢你什么人吓?

刘豹   (白)     吓,你没抢我的人,来吓,我同你去搜搜去!

(刘豹、蔡婴同抓扭)

勇姑   (白)     姑父,有话慢慢讲。

刘豹   (白)     一同去搜,去搜!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25 ┊ 字数:10127 ┊ 最后更新:2016年11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