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汉忠烈》【二本】

主要角色
张纲:老生

情节
张纲离京赴河南时,梁冀预料张纲到任,对其子所为必不徇情,故特差家人李福送信其子,谕令格外谨慎。不意李福到洛阳,发见梁府被封,不能进内,经多方探询,均云梁冀恐其子不肯读书,特求张巡按严加管教,故尔封门。但因无法交差,只好在外等候。张纲到任后随即升堂,告状者拥集府门。张纲先令杨春发入内,面谕其家人钟信偕至梁府,将杨春发之母与姊救出,并将梁英及其家丁一同带来。梁英仗其父权势,对抢奸民女、霸占良田一一承认。张纲乃将梁英打死堂上,取下首级,悬挂梁府。李福回京报知梁冀,梁冀于是假传圣旨,谓张纲在广陵任内,放走强盗蔡婴,即日锁拿来京。

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汉忠烈》【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汉忠烈》【三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汉忠烈》【四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35.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福上。)

李福   (白)     马来!

     (唱)     家报传书难违抗,

             坐骑如电紧收缰。

     (白)     俺,梁千岁府中差官李福。只为张纲巡视河南一省,他心犹如铁石,执法无私,千岁在京也曾叫他凡事谅情,张纲未必从命,主人放心不下,命我身带书信,嘱咐大爷,不要招惹是非,自讨其罪。我急急赶到洛阳。

     (唱)     不教何敢怨师长,

             权臣养子如虎狼。

             每游花街穿柳巷,

             祸事临身难提防。

(李福下。)

【第二场】

(张纲上。)

张纲   (引子)    狂徒强暴,早准备,杀贼钢刀。

(张纲外坐。)

张纲   (白)     本院私访民情,梁英果然抢人妇女,霸占民房,应该命丧。我也曾命钟信封他府门,怎么无人回来?

(钟信上。)

钟信   (念)     入山不怕虎狼豹,出水金鳌命难逃。

     (白)     禀大人:梁宅府门,俱已封闭。

张纲   (白)     吓,他的府门封了?

钟信   (白)     是。

张纲   (白)     好,命你以为前站,本院随后牌行洛阳。

钟信   (白)     遵命!

(钟信下。)

张纲   (念)     梁英性命如猪狗,执法定斩贼人头吓!

(张纲下。)

【第三场】

(杨春发上。)

杨春发  (白)     走吓!

     (唱)     客官之言如雁杳,

             思母想姐心内焦。

     (白)     我,杨春发。因为表兄被梁英所杀,母亲同姐姐被贼抢进府去,不知吉凶。有一卖绸缎的客人言道,巡按张大人不惧梁冀父子。为此写了冤状前去叩告,谁知并无音信,我好忧闷也!

     (唱)     祸事重重真凑巧,

             福星偏向他人照。

             冤冤相报何时了?

(全老民上。)

全老民  (白)     外甥等着!

     (唱)     为儿饮食俱不要。

杨春发  (白)     吓,舅父来了?

全老民  (白)     你的状可曾写起?

杨春发  (白)     写起了,还不知大人信息。

全老民  (白)     只好慢慢等候。

     (唱)     官法岂容民人晓,

             明查暗访到秋毫。

             急处也须缓等候,

(老者、和尚、道士、尼僧同上。)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走吓!

     (同唱)    告他官宦犯律条。

杨春发  (白)     吓,列位哪里去?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我们去告梁英贼子。

杨春发  (白)     老人家你告梁英何来?

老者   (白)     他霸占我的房屋。

杨春发  (白)     你告他何来?

道士   (白)     他占我的田庄。

杨春发  (白)     吓,师父,你告他什么?

和尚   (白)     我替他念完了经不给钱倒也罢了,反打和尚,为此告他。

杨春发  (白)     这位女师父呢?

尼僧   (白)     我告他抢去我的徒弟。

杨春发、

全老民  (同白)    吓,你的徒弟也被他抢去了!

(杨春发、全老民同哭。)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你哭起来,也被他抢去什么?

杨春发  (白)     哎呀列位吓!我姓杨名春发,到我舅父家中迎接姐姐归家。表兄相送,遇着梁英一党贼子,杀死表兄,将我姐姐抢去,我母亲赶到他府门,又将我母亲抢去,不知生死。我到按院大人台前告那贼子。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好,我们同去告他。

杨春发  (白)     但不知大人信息?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我等方才问过,头站差官他道,大人今到洛阳下马。

杨春发  (白)     既然如此,我等同去拦马叩告。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请!

杨春发  (唱)     拦马各诉各冤枉,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唱)    乞恩执法拿强梁。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大吹打。四牌手、四刽手、四军牢、四文堂、四敕令、四司官、二中军同上,同站门。四轿夫、张纲同上,张纲在轿内。)

张纲   (白)     俱拿齐了。

(伞夫上。)

二中军  (同白)    起马。

(五马江水儿牌前半段。四牌手、四刽手、四军牢、四文堂、四敕令、四司官、二中军分一对对走,轿在中场不走。杨春发、全老民、老者、和尚、道士、尼僧自下场门同上,同跪。)
杨春发、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大人伸冤吓!

二中军  (同白)    前往洛阳县公馆伺候。

杨春发、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吓。

(杨春发、全老民、老者、和尚、道士、尼僧同下。五马江水儿牌后半段。二文官、二武将自两边分上,同跪。)
二文官、

二武将  (同白)    河南府洛阳县一堂文武迎接大人!

二中军  (同白)    洛阳公馆伺候。

(二文官、二武将同下。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中场摆牌楼,四两段同上。)

两段甲  (念)     不是牢头禁子,平白与人看门。若是顺情卖放,按院执法勾魂。

     (白)     列位将爷们!

三两段  (同白)    大哥。

两段甲  (白)     这位张巡按好不说理。

三两段  (同白)    怎么不说理?

两段甲  (白)     要拿人就该拿,为什么将梁家府门封了呢。幸喜房屋宽大,内里无人知道。若是房小,他强要出来,我惹得他们起么!

三两段  (同白)    有这张封条,谅也不怕。

两段甲  (白)     你我巡查要紧,恐怕有跳墙的,你我好拿。

三两段  (同白)    跳墙下棋吓!

两段甲  (白)     什么跳墙下棋?

三两段  (同白)    难道你没有听过戏么。

两段甲  (白)     什么戏?

三两段  (同白)    张生戏莺莺这出戏,名叫跳墙下棋。

两段甲  (白)     未来之事你们怎么知道。

三两段  (同白)    我们在此做梦。

两段甲  (白)     闲话少说巡查去。

三两段  (同白)    走吓!

两段甲  (念)     人心似铁有软硬,

三两段  (同念)    官法如炉毁活人。

(四两段同下。)

【第六场】

(李福上。)

李福   (白)     马来!

     (唱)     奉命不敢久停站,

             千岁立等信回还。

             举手扬鞭紧催趱,

     (白)     吓!

     (唱)     府门紧闭进身难。

     (白)     吓,府门紧闭,现有封条,待我下马观看。

             “钦命河南巡抚张谨封,兼理提督军门张谨封”。

             吓,这又奇了!

     (唱)     封门闭户何事犯,

             叫人难解这机关。

             李福何方去打探?

(四两段自两边分上。)

四两段  (同白)    呔,何人在此骚扰?拿下!

李福   (白)     且慢。

     (唱)     礼下于人问一番。

     (白)     列位请了!

四两段  (同白)    你是哪来的?

李福   (白)     我是梁千岁府中差官,与他送家书的。请问列位:按院张大人为何将千岁的府门封了?

两段甲  (白)     你不知道么?

李福   (白)     相烦细讲。

两段甲  (白)     只因梁千岁恐他儿子不读诗书,在京拜托张大人将门封闭,教他在内发奋攻书,为的是教子成人。

李福   (白)     我千岁何曾有此话吓!

两段甲  (白)     你说千岁没有此话,张大人现在把他的门封了,谁敢出入!

李福   (白)     吓,我有千岁的家书在身,须列位将封条揭开,让我进去。

两段甲  (白)     呸,你吃了灯草灰,放的轻巧屁。张大人执法森严,私开府门者斩,我等岂肯把这活脑袋给你作人情,这就不能!

李福   (白)     吓!

     (唱)     听他之言心已懒,

             破船归岸难上难。

             无有回书怎复返?

     (白)     哎呀列位吓!

     (唱)     烦把直言直语谈。

两段甲  (白)     哎,方才那些话都是直言,还谈什么,总话一句,开门者斩。

李福   (白)     哎呀!

     (唱)     私开府门罪问斩,

             张纲执法重如山。

             进退无路暗嗟叹,

     (白)     罢了吓罢了!

     (唱)     自思自想自愁烦。

两段甲  (白)     你烦什么,暂住旅店,自有开门之日,难道不准你进去么?

李福   (白)     吓,我暂住旅店,自有开门之日?

两段甲  (白)     不能关一辈子。

李福   (白)     承指教。

     (唱)     此时略放一半胆,

             千岁仗托为儿男。

两段甲  (白)     原为他的儿子不成器,才叫张大人封门。

李福   (白)     吓!

     (唱)     将我隐瞒心不解,

两段甲  (白)     他们官官相会,对你说什么,好大脸面。

李福   (唱)     一言问我羞愧惭。

             暂住旅店心闲散,

(李福上马。)

李福   (唱)     门开谅无人阻拦。

     (白)     请了!

(李福下。)

两段甲  (白)     哈哈,有拿手没有拿手?

三两段  (同白)    什么拿手?

两段甲  (白)     我等不开门,他就不敢进去,这不是拿手么。

三两段  (同白)    这是按院大人封的门,王法厉害,才不敢进去,我等有这样肝胆,有这大力量?他两个有力量没有。

两段甲  (白)     他两个有什么力量!你们瞧这大的王府门,要就摆下,不要就拿进去了,这不是力量?

三两段  (同白)    不是力量。

两段甲  (白)     是什么?

三两段  (同白)    叫作不下勤苦力,怎赚世间财。不得不如此。

两段甲  (白)     有理有理。我等周围巡查,走,走,走!

(四两段同下。)

【第七场】

(中间摆公案、大帐幔,签筒笔架。二青衣同上。)

二青衣  (同白)    走吓!

     (同念)    身在公门,办事要诚心。

     (同白)    老爷加级,你我也高升,高升。大人来了,预备公案,打扫干净。

(大吹打。四牌手、四刽手、四军牢、四文堂、四敕令、吏司官、户司官、兵司官、刑司官、二中军、张纲同上,同凹门。张纲坐公案,吏司官、户司官、兵司官、刑司官分坐两边。)

张纲   (白)     贵府同总戎、都司回衙理事,留下县令、守备、千总在此伺候。

府尹、
总戎、

都司   (同白)    谢大人!

(府尹、总戎、都司同下。)

张纲   (念)     乌台定律,象魏悬青。王侯犯法,代天奉行。

     (白)     放告牌出。

军牢甲  (白)     吓,放告牌出。

(杨春发、全老民、老者、和尚、道士、尼僧自两边分上,同跪。)
杨春发、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大人伸冤吓!

军牢甲  (白)     候着。

             禀大人:众百姓拥挤在外喊冤。

张纲   (白)     先呈状。

军牢甲  (白)     吓,众百姓,大人吩咐,先呈状进。

杨春发、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冤状在此。

军牢甲  (白)     不要声嚷。

杨春发、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嚷。

军牢甲  (白)     状子呈上。

张纲   (白)     具告状童生杨春发……吓!

     (唱)     无心先接杨生状,

             梁英为恶太荒唐。

             狂徒命在手中掌,

             死鬼今遇活阎王。

     (白)     军役!

军牢甲  (白)     有。

张纲   (白)     传话出去:众百姓男女僧道,俱到辕门听候传讯,先带杨春发上来。

军牢甲  (白)     吓,众百姓男女僧道听者:大人吩咐,你等辕门伺候传讯,单传杨春发一案。谁是杨春发?

杨春发  (白)     我是杨春发。

军牢甲  (白)     你叫杨春发?

杨春发  (白)     是我是我。

军牢   (白)     众男女一齐下去。

全老民、
老者、
和尚、
道士、

尼僧   (同白)    吓。

(全老民、老者、和尚、道士、尼僧同下。)

军牢甲  (白)     杨春发告进。春发当面跪。

张纲   (白)     你叫杨春发?

杨春发  (白)     是。

张纲   (白)     抬起头来。

杨春发  (白)     谢大人。哎呀!

     (唱)     细观他是客人样,

             法堂不敢语猖狂。

             他扮黎民暗巡访,

             眼见一党犬与狼。

             官探民情暗巡访,

             乃是诛恶安善良。

             今将含冤直言讲,

     (白)     哎呀大人吓!

     (唱)     宽恕童生无目光。

张纲   (白)     杨书生!

     (唱)     我眼见梁英强劫抢,

             将你表兄杀路旁。

             母亲、姐姐入罗网,

             顷刻救她出贼房。

杨春发  (白)     哎呀大人吓!

     (唱)     大人开恩二命放,

             童生结草来报偿。

张纲   (白)     传钟信!

四文堂  (同白)    着!

(钟信上。)

钟信   (白)     来也!

     (念)     粗心不惧强霸,性直虎口扳牙。

     (白)     旗牌叩头。

张纲   (白)     起来。

钟信   (白)     谢大人。

张纲   (白)     听我令下。

钟信   (白)     吓!

张纲   (白)     守备、千总!

守备、

千总   (同白)    伺候大人。

张纲   (白)     你二人带领兵丁一百,围住梁府,若是放走一人,拿你二人治罪。

守备、

千总   (同白)    吓!

张纲   (白)     钟信你可认得这个书生?

钟信   (白)     抬头看我。

杨春发  (白)     是。

钟信   (白)     吓,你是杨春发。

杨春发  (白)     是。

钟信   (白)     旗牌认得。

张纲   (白)     就命你捧我令箭,同着春发前去揭开封条,只管大胆闯了进去,将春发母、姐带来见我,余下之人,另有吩咐,不可惊动他家内眷。

钟信   (白)     得令。

             俺捧令箭,你二人带兵。

守备、

千总   (同白)    是。

             众兵丁!

(四小军、四两段各执短刀同上,同带两骑马。)
守备、

千总   (同白)    前往梁府去者!

(四小军、四两段、守备、千总、钟信、杨春发同下。)

张纲   (白)     张张状子告的梁英,呈诸位老爷观看。

(二中军同呈状,吏司官、户司官、兵司官、刑司官同调换看。三冲头。钟信带韩氏、杨春艳、杨春发同上。)

钟信   (白)     随我来!

韩氏   (唱)     今见报应心明朗,

杨春艳  (唱)     犹如死去又还阳。

韩氏、

杨春发  (同唱)    拜谢大人明冤枉,

     (同白)    哎呀大人吓!

     (同唱)    生世焚香恩不忘。

     (同白)    感谢大人活命之恩!

张纲   (白)     你家之事本院目睹眼见,谅那狂徒不敢强辩,你们回去,本院自有王法治他。

韩氏、
杨春发、

杨春艳  (同白)    谢大人!

     (同唱)    一家性命重生长,

             火内提起雪冰霜。

             同在辕门暗探访,

             大人何计拿强梁?

(韩氏、杨春发、杨春艳同下。)

张纲   (白)     钟信,再捧我令箭,将梁英家丁,还有我被他们抢去的绸缎一并押解前来。

钟信   (白)     得令!

(钟信下。)

张纲   (白)     列位!

吏司官、
户司官、
兵司官、

刑司官  (同白)    大人!

张纲   (白)     我等接的状子,张张告的梁英,此贼倚父猖狂,当用何法处治?

吏司官、
户司官、
兵司官、

刑司官  (同白)    大人奉命代天执掌生杀之权,依律正法。

张纲   (白)     好,先杀犬子,再斩其父。

(四小军押四家丁同上,钟信拿包袱上。)

钟信   (白)     马来!

             站定了!

             禀大人:绸缎俱已归还,家丁押定在外。

张纲   (白)     带进来!

钟信   (白)     吓,将梁宅的家丁带进!

四小军  (同白)    报:梁宅的家丁告进当面。

四家丁  (同白)    大人饶命!

张纲   (白)     好恶奴才!

     (唱)     帮主助勇逞雄壮,

             贼人贼胆贼心肠。

             狗仗人势性狂妄,

     (白)     嚇!

     (唱)     古言杀贼先擒王。

     (白)     洛阳县令。

县令   (白)     有。

张纲   (白)     将这恶党强奴押出辕门,每人责打四十,锁在班房,候我公务完毕,然后放他们回去。

县令   (白)     卑职遵命。

             将他们押出辕门。

(四小军押四家丁同下,县令随下。)

张纲   (白)     吓,列位!

     (唱)     三人成群五为党,

四小军  (内同白)   一十!

张纲   (唱)     恶奴岂能擅松放!

四小军  (内同白)   二十!

张纲   (唱)     牛马无缰必颠狂,

四小军  (内同白)   三十!

张纲   (唱)     萧何作律自讨亡。

四小军  (内同白)   四十打完!

县令   (内白)    囚禁班房。

四小军  (内同白)   吓!

(县令自下场门上。)

县令   (白)     禀大人:梁府恶奴各打四十,锁禁班房。

张纲   (白)     一旁伺候。

县令   (白)     吓。

张纲   (白)     钟信带领兵丁将梁英带到,依列位如何审问?

吏司官、
户司官、
兵司官、

刑司官  (同白)    世人为不平则鸣,圣人以无诉为贵。大人少时问供当以五刑,若是不招,须用三尺之法,立诛强暴。

张纲   (白)     言之有理。

(四兵丁押梁英随钟信同上。)

钟信   (白)     马来!

     (白)     禀大人:梁英带到。

张纲   (白)     带上来。

钟信   (白)     牢子手将梁英带进来。

军牢甲  (白)     吓!

             报:梁英告进。

(四兵丁同下。)

军牢甲  (白)     梁英当面。

(梁英即站。)

张纲   (白)     梁英,见了本院为何不跪?

梁英   (白)     张纲,你岂不知我父梁冀乃掌朝大臣,威权盖世,当今皇太后是我姑奶奶,我梁英身无过犯,谁来跪你!

张纲   (白)     你身无过犯,为何强抢妇女?

梁英   (白)     是我。

张纲   (白)     擅杀良民?

梁英   (白)     有的。

张纲   (白)     霸占人家田地?

梁英   (白)     是真。

张纲   (白)     占人房屋?

梁英   (白)     不假。

张纲   (白)     你件件是真?

梁英   (白)     你问这些话俱是真情,这也算犯法么?

张纲   (白)     你敢画下供招来?

梁英   (白)     要画招,拿纸笔来!

张纲   (白)     与他纸笔!

中军甲  (白)     吓。

梁英   (白)     我借你的案桌。

(牌子。)

梁英   (白)     拿去看!件件是真,谅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张纲   (白)     来,将这贼子大衣卸了。

四军牢  (同白)    吓。

(四军牢同卸梁英大衣。)

张纲   (白)     重责四十。打!

(四军牢同打。风入松牌。)

梁英   (白)     哎哟!

     (唱)     招供完了受责杖,

             自悔心中未思量。

     (白)     张纲,吓吓吓!

     (唱)     计诓金鳌入你网,

             要知我父势利强。

张纲   (唱)     梁冀不日效王莽,

梁英   (唱)     我父也要你父亡!

张纲   (白)     哎呀!

     (唱)     死在临头还嘴犟,

             狗命该丧在法堂。

             谅他无处辨冤枉,

(四军牢同打梁英。)

张纲   (唱)     叫他一命见无常。

四军牢  (同白)    禀大人:梁英气绝。

张纲   (白)     吓,他死了好与民除害。将他尸首抛于荒郊,猪吃犬食。且慢!就在法堂取下首级,悬挂梁家门首,黎民叫骂,不许拦阻。

钟信   (白)     待俺取他首级。大人观看。

张纲   (白)     牢子手,本院吩咐之言:若是隐瞒尸首人头,查出立斩。抬下去。

(四军牢抬梁英同下。)

张纲   (白)     洛阳县押定百姓,凡有梁英抢来妇女,着人送回,霸占田地房屋,原归本主,事务完毕,再将梁宅家丁放回。

县令   (白)     卑职遵命。

(县令下。)

张纲   (白)     掩门。

(锣鼓。吏司官、户司官、兵司官、刑司官随张纲同下。)

【第八场】

(李福上。)

李福   (白)     马来!

     (唱)     人言啧啧乐不休,

             俱道梁英遇对头。

     (白)     俺,梁千岁府中差官李福。来到洛阳下书,见府门封闭,兵丁言道,乃是张纲亲封。为此暂住旅店,店主人言道,府门大开。众口纷纷言讲,梁英遇了对头。此事难解,我即到府自然明白。

     (唱)     事不眼见心岂晓,

             旁耳之言是虚浮。

(李福下。)

【第九场】

(台口摆两根旗杆。四军牢拿人头同上。)

四军牢  (同白)    走吓!

军牢甲  (白)     伙计们,我等奉了大人之命,将梁英首级挂在梁家门首示众。一同前去吓!

三军牢  (同白)    走!

军牢甲  (白)     就挂在这根旗杆上,回复大人去者。走吓。

(四军牢同下。二丫鬟、少夫人同上。)

少夫人  (唱)     夫上法堂等候久,

             奴心忧思加烦愁。

             抢来妇女已放走,

             张纲何事将夫留?

(少夫人外坐。李福上。)

李福   (白)     马来!

     (唱)     催马松放连环扣,

             奉命差遣岂自由。

     (白)     好,且喜府门大开,待我下马进去。吓,这旗杆上为何挂一颗人头?哎呀,细观面貌,好似我少爷一般模样。被何人所杀,将首级悬挂在此!哎,待我进去问个明白。

     (唱)     难测难解心问口,

             狂风怎吹太岁头?

             定是冤家结仇寇,

             庶民焉敢欺王侯。

     (白)     吓,少夫人!

少夫人  (白)     吓,李福你回来则甚?

李福   (白)     奉了千岁之命,送有家书回来。

少夫人  (白)     什么家书?

李福   (白)     千岁恐少老爷懒读诗书,在外闲游,命小人送书回来,叫少老爷闭门苦读。

少夫人  (白)     既是此书,我也不必看了。

李福   (白)     为何?

少夫人  (白)     哎呀李福吓!你少老爷不习正道,在外抢人妇女,占人田庄,众百姓呈状按台张大人,命公差将你少老爷传去,还未回府。就是众家丁,也不见回来。

李福   (白)     吓,有此事么?哎呀少夫人吓,小人行到府门外,见旗杆上挂一首级,好似少老爷面貌。

少夫人  (白)     吓,既有此事,同去一看。

李福   (白)     是。

(少夫人、李福、二丫鬟同出门。)

李福   (白)     少夫人请看!

少夫人  (白)     快放下来!

李福   (白)     吓!

少夫人  (白)     哎呀,这是我老爷首级。哎呀!

(少夫人坐地。)

二丫鬟  (同白)    少夫人醒来!少夫人醒来!

李福   (白)     吓,你们快叫快叫啊!

少夫人  (西皮导板)  猎户惊散同林鸟,

     (白)     老爷,哎呀夫吓!

     (唱)     祸不寻你是自招。

             倚势毒害人不少,

             天地报应岂能饶?

二丫鬟  (同白)    少夫人进府去吧。

少夫人  (白)     哎呀走吓!

     (唱)     水落石现知根苗。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走!

             少夫人。

少夫人  (白)     吓,你们怎么才得回来?

四家丁  (同白)    张抚台将小人们传去,就命洛阳县令执法,将我等各打四十,锁押班房。抚台公务完毕,才放小人们回来。

少夫人  (白)     吓,吓,你大少爷呢?

四家丁  (同白)    哎呀少夫人吓!大少爷被张抚台乱板打死,人言取了首级悬挂我家府门。小人们方才进府门首,没有瞧见,也不知是真是假。

少夫人  (白)     哎呀家丁们吓,取了首级是真,你们来看,这不是少老爷的首级么!

四家丁  (同白)    哎呀果然是真了。

少夫人  (白)     你们可知尸首今在何处?

四家丁  (同白)    哎呀少夫人吓!街坊人言,少老爷尸首,抛入荒郊,被狗拉去了。

少夫人  (白)     哎呀夫吓!

     (唱)     生长王府宦家后,

             尸不存留抛荒丘。

             此冤此仇何时报?

     (白)     哎呀,李福吓!

     (唱)     你是男子有计谋。

李福   (白)     哎呀少夫人吓!我即赶回京都,秉告千岁,拿获张纲就报冤仇了。

少夫人  (白)     好。事不宜迟,你速速去吧!

李福   (白)     遵命!

     (唱)     仇似檐前水不漏,

             冤冤相报在当头。

(李福上马,下。)

少夫人  (白)     丫鬟们!

     (唱)     满府男女俱戴孝,

             超度亡魂上九霄。

             为官不能芳名表,

             马到险崖遇朽桥。

     (白)     老爷,哎呀,夫吓!

(少夫人抱头,二丫鬟、四家丁拥少夫人同下。)

【第十场】

(四校尉、二堂侯执笏抱剑同上,梁冀骑马上,四校尉、二堂侯同凹门。)

梁冀   (唱)     皇宫御道任孤走,

             纵马闯进五凤楼。

     (白)     孤,梁冀。

     (念)     坐同天子并肩,行在文武之前。金殿任吾走马,谁敢惹命多言!

     (白)     位极当朝,名振天下,闻风丧胆。姑母皇太后宣我进宫,也不知所为何事?

             校尉的打道!

     (唱)     朝臣见某发战抖,

             又一天子进龙楼。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丫鬟同上,同站门,孙寿娥上。)

孙寿娥  (唱)     美貌妇人当卖俏,

             行走先动杨柳腰。

             体态风流自生巧,

             引动牛郎过鹊桥。

(孙寿娥外坐。李福上。)

李福   (白)     马来!

     (唱)     不分昼夜催马跑,

             事急何惧路途遥。

     (白)     叩见夫人!

孙寿娥  (白)     吓,李福。送信去至洛阳,少老爷可曾发奋攻书?

李福   (白)     哎呀夫人吓!小人有话不敢禀明。

孙寿娥  (白)     吓,你是我府之人,就有说不出口的话。只管讲,我不罪你。

李福   (白)     哎呀夫人吓!少老爷在家,抢人妇女,霸占民房,伤人性命,无所不为,洛阳百姓俱在张大人台前呈告冤状,张纲将少老爷乱板打死了。

孙寿娥  (白)     呵,你少爷被张纲乱板打死了?

李福   (白)     取下首级悬梁府示众!

孙寿娥  (白)     哎呀!

丫鬟   (白)     夫人醒来!夫人醒来!

孙寿娥  (西皮导板)  夜梦我儿跪帐口,

     (三叫头)   梁英!我儿!哎呀儿吓!

     (唱)     恍惚尸分无人头。

(四校尉、二堂侯同上,同站一字,梁冀上。)

梁冀   (唱)     进宫先朝皇太后,

(四校尉同下,二堂侯同凹门。)

孙寿娥  (白)     哎呀儿吓!

梁冀   (白)     吓!

     (唱)     何事不悦心烦愁?

孙寿娥  (白)     哎呀梁冀吓!

梁冀   (白)     吓,这是什么话!

孙寿娥  (唱)     枉作高官跨荣耀,

             枉有势利压群僚。

             我儿性命你送了,

             故意装呆问根苗。

梁冀   (白)     吓,怎么说我断送儿命?这事难解。

孙寿娥  (白)     你当真不知道么?

梁冀   (白)     老夫上朝,方才回府,知道什么?

孙寿娥  (白)     哎呀夫吓!李福在洛阳回来道:你我孩儿,抢人妇女,霸占田庄,无所不为,被张纲拿去,一顿乱板打死你我孩儿了。

梁冀   (白)     怎么讲?

孙寿娥  (白)     取了首级,梁府门前示众!

梁冀   (白)     哎呀!

     (唱)     我待张纲恩义厚,

             不惜性命作对头。

     (白)     哎呀夫人吓!

     (唱)     养子为何不训教?

孙寿娥  (白)     什么,养子为何不训教?你身居王侯,连《三字经》都没有念过?圣人说“养不教父之过”,严父慈母。你故意说我不教?哎呀,你快快还我的儿子来吓!

梁冀   (白)     咳!

     (唱)     一言绝断我咽喉。

     (白)     张纲张纲!未出京之时,孤曾接你到府,好言嘱托,你到洛阳照看我的儿子,为何反送我儿性命?我与你誓不两立也!

孙寿娥  (白)     吓,我想起来了,你接他到府,我亲手捧敬他一杯酒,托他照看我的儿子呵。噢噢是了,想你暗地商量叫他打死我儿,今日还我儿便罢,若是没有,我把命拼了你!

梁冀   (白)     咳!

     (唱)     老夫害人巧计有,

             为何今日无良谋?

             张纲清廉谁不晓,

             撒网难得鱼上钩。

孙寿娥  (白)     吓,你常设计害人,为自己儿子,就没有计。奏知太后,着人把张纲拿进京来,杀剐由你,这不是计么!

梁冀   (白)     太后知道,罪我治家不严,反害自身。

孙寿娥  (白)     不然你就还我的儿子。

梁冀   (白)     吓!

     (唱)     我无良谋她搅扰,

             子仇不报气难消。

             欲杀张纲无计较,

(孙朗上。)

孙朗   (白)     走吓!

     (唱)     依仗势利装狸猫。

             王府禁地我敢走,

     (白)     吓,姐夫、姐姐!

梁冀   (白)     吓,大舅来了。

孙寿娥  (白)     兄弟请坐。

孙朗   (白)     姐夫、姐姐!

     (唱)     外甥何事犯律条?

     (白)     哎呀姐夫、姐姐,我在家中闻报:张纲巡视洛阳,将我外甥乱板打死,又取首级,挂在你府门首。若不将张纲拿来与你儿偿命,若是迟挨,这冤仇就不能报了!

梁冀、

孙寿娥  (同白)    为何?

孙朗   (白)     朝中这些奸臣,同张纲乃是心腹,天子年幼,太后老佛爷乃女中尧舜,他们这党奸贼同心保救张纲,太后无有不准,你的儿子是白死了,谁与他偿命?

孙寿娥  (白)     兄弟直言不错,你快快着人去拿张纲,不然我就问你要我的儿子,吓吓吓!

梁冀   (白)     咳,但是无计拿他。

孙朗   (白)     怎么没计?就说他前在广陵剿灭盗寇蔡婴,得了黄金千两,将盗寇释放,这件事拿不得他么?

梁冀   (白)     他何曾得了千两黄金?

孙朗   (白)     咳,这原是假事真作赖他的。

梁冀   (白)     无有圣旨,怎么拿得人来?

孙寿娥  (白)     吓,你今日糊涂了,这假传圣旨,是你用惯了的,百发百中,还怕什么!

梁冀   (白)     好,待我假传圣旨!

孙朗   (白)     且慢,张纲打死你的儿子,你就留他的儿子在世么?若在洛阳一齐拿来正法,若是不在任上,你与我假旨,我到京中杀他。还要假旨一道,命黄甫规剿灭桓山贼寇。哎呀,不要张纲进京。

梁冀   (白)     怎么不要他进京?

孙朗   (白)     他进都城,有这党奸臣保奏。在中途将他杀了,才算干净。你命我前去催斩,包错不了。

梁冀   (白)     好,照计而行。

             堂侯随我来!

(二堂侯随梁冀同下。)

孙寿娥  (白)     兄弟,为姐的瞧你不出,是哪里来的这些好计呢?

孙朗   (白)     姐姐不知道,我常梦见费仲、尤浑,同我谈心,说什么箕子、微子、比干丞相,都是他二人设计害死。我这些计,都是学来的,休当容易,今在亲戚头上不能不用。

     (唱)     自夸奸计高北斗,

             玉皇见了心也愁。

             此行谅无人泄漏,

(二堂侯领梁冀同上。)

梁冀   (唱)     张纲死命一笔勾。

     (白)     大舅,这是催斩、拿人、命黄甫规剿贼三道假旨交与你。这是命校尉拿张纲的圣旨,你可还有什么计,一总献出。

孙朗   (白)     这就够了,快快着人前去。

梁冀   (白)     传校尉进府。

二堂侯  (同白)    校尉进府。

(二大校尉、八小校尉、四两段自两边分上。)
二大校尉、

八小校尉 (同白)    校尉叩头!

梁冀   (白)     站立两旁。

二大校尉、

八小校尉 (同白)    有何吩咐?

梁冀   (白)     校尉,只因张纲前在广陵得了盗寇黄金千两,放走蔡婴,圣上已知,今下御诏太后懿旨,命尔等前往洛阳,锁拿张纲,不得迟误。

(二大校尉、八小校尉同反番,分三排站上场门。尾声前半段。)

梁冀   (白)     校尉的,这是御诏太后懿旨,须要照旨宣读,若是隐瞒一字,斩你们人头!

(梁冀、孙寿娥、孙朗、二堂侯同下。二大校尉、八小校尉、四两段同下。尾声后半段。)
(完)


浏览次数:207 ┊ 字数:11427 ┊ 最后更新:2016年11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