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汉忠烈》【三本】

主要角色
张纲:老生

情节
张纲杀梁英后,预料梁冀必矫诏拿渠进京,故令其子张士安与家人张禄,逃往昆陵夏少府处,因张纲与夏少府曾结为秦晋也。张纲本人候圣旨到后,随即解职上刑。百姓闻信,均执械阻囚车前进,张纲乃亲谕百姓,阻止囚车,既犯王法,又累本人,因他人必认为系受其蛊惑也,百姓乃哭泣而退。行至东京,夜宿旅店,适梁冀派其内弟孙朗特来暗杀张纲,免进京后有人保救。而开店之刘豹,正直为怀,闻此消息后,将押解人员一齐杀死,令其女同张纲一同逃走,并放火焚店。

根据《国剧大成》第二集整理

录入:胤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3.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乡绅  (内同白)   请吓!

(四乡绅同上。)

乡绅甲  (白)     吓,列位先生!

三乡绅  (同白)    老前辈。

乡绅甲  (白)     我等这洛阳县俱是顺民。只有梁冀之子梁英,倚父威权,抢人妇女,霸占民房,无不痛恨。幸遇巡抚张大人,将他打死,人头示众,除了洛阳一害。

乡绅乙  (白)     咳,老前辈,虽然除了一方之害,抚台张大人难免无事。

乡绅丙  (白)     他倚仗当今皇太后是他姑母,所以威权势大,凡事不由天子。

乡绅丁  (白)     张公虽然正直清廉,执法无私,今诛权奸之子,定有祸事临身。

乡绅甲  (白)     不妨事,朝中有南阳朱季、毛义、郑钧、杨震,人称关西夫子,黄宪量深,虞诩增灶收付羌兵,俱有美名。张纲微服私访民情,今诛权臣之子,谁不敬心。老朽相邀列位,要与张公立坊挂匾,以表清廉。

三乡绅  (同白)    他清廉正直,不惧权奸,我等应当如此。

乡绅甲  (白)     我等同往各乡村商议。

三乡绅  (同白)    请。

(四乡绅同下。)

【第二场】

(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上,同站门。)

大校尉甲 (念)     王府奉君诏,

大校尉乙 (念)     奋勇出皇朝。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我等乃梁千岁府中校尉是也。

大校尉甲 (白)     贤弟,你我奉了千岁之命、圣上旨意,提拿张纲,先到河南府,后进洛阳。

大校尉乙 (白)     但凭哥哥。

大校尉甲 (白)     众兄弟催趱。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张禄上。)

张禄   (白)     马来!

     (唱)     农夫耕种恨天晚,

             老人乘马更为难。

     (白)     我,张纲大人府中管家张禄。老爷奉旨巡视河南一省,临行言道,叫我打听他何处下马,急忙赶去见他。已闻到了洛阳,我也催马到任。

     (唱)     主恩仆义同患难,

             前有结草与衔环。

(张禄下。)

【第四场】

(张士安上。)

张士安  (唱)     父命不敢迟行慢,

             单身已出淮扬关。

     (白)     小生张士安,父讳文纪,官居监察御史,屡有书信叫我进京,为此离了家乡,单身独行。已到山东,闻听人言,我父升任察院,巡视河南一省,在洛阳下马,我即往洛阳。

     (唱)     读书谁不想官宦,

             难到蟾宫把桂攀。

(张士安下。)

【第五场】

(张纲上。)

张纲   (引子)    铜肝铁胆,诛强暴,几人生还。

(张纲外坐。)

张纲   (白)     可恨梁冀专权误国,纵子擅杀无辜。我已私探民情,目睹眼见,告梁英者状叠如山,我将犬子拿到公堂,立毙杖下,料想梁冀老贼必不干休。

     (唱)     胆大要锯龙上角,

             伸手去拔虎口牙。

(张禄上。)

张禄   (念)     一路单身是孤寡,洛阳虽好不如家。

     (白)     老奴叩头。

张纲   (白)     起来。

张禄   (白)     谢老爷。

张纲   (白)     你倒不忘我嘱咐之言。

张禄   (白)     老奴岂敢。

张纲   (白)     俱是可靠。

张禄   (白)     请问老爷,一路之上民情如何?

张纲   (白)     哈哈,我有桩痛快之事说与你听。

张禄   (白)     是。

张纲   (白)     我日前下车,埋轮于驿亭,私访豪恶。不料梁冀之子名叫梁英,抢人妇女,霸占田园房屋,百姓纷纷呈报案下,我即将梁英拿来,乱板打死,与民除了祸害,岂不痛快人心!

张禄   (白)     吓,梁英被老爷打死了!

张纲   (白)     取了首级,悬挂他门前示众。

张禄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闻言惊失魂也散,

             老爷虎口夺食餐。

             梁冀倚仗太后胆,

             独掌威权霸朝班。

             子仇父报主遭难,

     (白)     哎呀,老爷吓!

     (唱)     快定良谋心方安。

张纲   (白)     胡说!

(张禄跪。)

张禄   (白)     是是是。

张纲   (唱)     为官当诛国之患,

             怕死贪生人笑谈。

             梁冀若把国法犯,

             按律斩他有何难!

             惧狼见虎心寒战,

             樵夫何须进深山?

             我事不用你愁叹,

张禄   (白)     是是是。

(张士安上。)

张士安  (唱)     急趱程途汗难干。

     (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张纲   (白)     不消,坐下。

张士安  (白)     告坐。

张禄   (白)     公子。

张士安  (白)     老管家。

张禄   (白)     不敢。

张纲   (白)     不日父子分离,儿来得正好!

张士安  (白)     吓,爹爹何出此言?

张纲   (白)     哎呀儿吓,只因梁冀之子名叫梁英,无恶不为,被为父乱板打死。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吓,谁不知梁冀在朝专权,父亲将他的儿子打死,此仇焉有不报。这便怎么处?

张纲   (白)     唗!儿言差矣。

(张士安跪。)

张纲   (白)     为国除奸,乃我分内之事,自蒙圣恩职授封疆,我早把死生置之度外了。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吓,满朝多少臣宰,俱能容过梁冀,爹爹为何独结冤仇?

张纲   (白)     哎呀儿吓,为父恨他的吓!

张士安  (白)     恨他何来?

张纲   (白)     嚇!

     (唱)     顺他者生逆他者斩,

             铁人无泪也伤残。

             我死不用人顾盼,

     (白)     哎呀儿吓!

     (唱)     为父只为你着难。

张士安  (白)     是。

张禄   (白)     哎呀老爷吓,此事一定祸在目前,还要定个善策方好。

张纲   (白)     哈哈,我之一死早已打点过了,何惧之有!但是儿身乃遗宗祖之嗣,为父即修书信,另有吩咐。

(张纲下。)

张士安  (白)     哎呀老管家吓,我父舍身,定要与权臣作对,这便怎么处?

张禄   (白)     哎呀公子吓!

     (唱)     老爷舍身除国患,

             比干之心又重繁。

             良言阻谏事难返,

(张纲自下场门上。)

张纲   (唱)     一封书信遣儿男。

张士安  (白)     爹爹!

张纲   (白)     儿吓,你幼年曾聘昆陵夏少府之女为室,一向因国事身忙,未曾与儿完婚。这是你岳父回聘之物,名为金鳌珮。父已修下书信,儿到昆陵就婚,避迹潜踪,你岳父、岳母见此金鳌珮与你父的书信,自然隐藏你在府中,儿吓,以全张氏之血脉!

             吓,张禄老管家哎!

张禄   (白)     老爷。

张纲   (白)     你之忠义,我已深知。六尺之孤,能为我力任否?

张禄   (白)     哎呀老爷吓,若以公子托付老奴,自当竭力保护!

张纲   (白)     好,你二人去收拾起行。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吓,那梁冀必有矫旨,前来陷害,爹爹怎么叫儿远离膝下?孩儿不去吓!

(张士安跪。)

张纲   (白)     唗,为父以身许国,岂惧奸谋陷害。你若与父同死,宗嗣灭绝,反使我忠孝不能两全了。

张禄   (白)     公子吓,老爷之言不差,还是避难的好。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吓,孩儿不孝了。

张禄   (白)     同去收拾。

(张士安、张禄同下。)

张纲   (白)     士安,哎呀儿吓!

     (唱)     世间万事不凄惨,

             生离死别最伤残。

             宜予之忠人感叹,

(张禄上。)

张禄   (唱)     学个程婴救主还。

(张士安上。)

张士安  (白)     孩儿拜别。

张纲   (白)     槽头有马乘骑。

张士安  (唱)     为子当替父之难,

             忍心离别两为难。

张纲   (白)     走吓!

张士安  (白)     罢!

     (唱)     拜别严亲暗催趱,

(钟信上。)

钟信   (白)     走吓!

     (唱)     知事不报岂隐瞒。

     (白)     老爷!

张纲   (白)     吓,钟信,何事惊慌?

钟信   (白)     哎呀老爷,旗牌在知府衙门,只见校尉百十余人,俱进府堂。是我细问其情,他们言道,乃是奉旨提拿张大人进京。

张纲   (白)     哈哈哈,我早已料有此桩。

张士安、
张禄、

钟信   (同白)    哎呀(爹爹)(老爷)吓,为今之计呢?

张纲   (白)     你主仆速往昆陵避难,钟信转回京口,看守我家的田地房屋,我一人在此候旨。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吓,祸已临身,孩儿实实不忍分离吓!

(张士安跪。)

张纲   (白)     吓,你若不走,来,父子即死一处。

张士安  (白)     哎呀爹爹,孩儿就走。

张纲   (白)     走吓!

张士安  (白)     遵命。

     (唱)     父命不敢挨迟慢,

(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上,过场,同下。)

张禄   (唱)     逃出虎穴离龙潭。

张士安  (白)     爹爹!

张禄   (白)     老爷!罢!

(张士安、张禄同下。)

钟信   (白)     哎呀!

     (唱)     俺本天下英雄汉,

             见死不救枉为男。

     (白)     哎呀老爷吓,校尉此来,定是梁冀为报子仇。等他进门,俺杀他个干净,看是何人敢拿老爷!

张纲   (白)     咄,朝廷王法,谁敢胡为?你回京口去吧!

钟信   (白)     遵命。

     (唱)     俺到暗地偷眼看,

             不敢多言泄机关。

(钟信下。)

张纲   (唱)     比干剖心人常赞,

             张纲留名后人看。

(锣鼓。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上,同凹门。)

大校尉甲 (白)     圣旨下,跪!

张纲   (白)     万岁!

大校尉甲 (白)     听宣读。皇帝诏曰:御史张纲,前任广陵征剿盗寇,私受黄金千两,释放蔡婴,纵贼复行猖狂,深负国恩,难宽法纪,着提骑拿解来京,正法谢恩。

张纲   (白)     万岁!

大校尉甲 (白)     去了冠戴上刑。

张纲   (白)     且慢,我将大事交付司员,再上刑具。

大校尉甲 (白)     我等在河南府将司官俱已传到,言定自会料理。

张纲   (白)     既如此,看刑具上来。

(张纲脱蟒袍上刑具。)

张纲   (白)     圣上吓!

大校尉甲 (白)     押解走。

张纲   (白)     走走走。

(锣鼓。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张纲同下。钟信上。)

钟信   (白)     哎呀!

     (唱)     本待救主同路走,

             反惹老爷加烦愁。

     (白)     这党校尉将老爷押解进京,凶吉不晓,我即回京口,与他看守田园地产。

     (唱)     官拜封疆忠名表,

             祸非天灾人自谋。

(钟信下。)

【第六场】

(众百姓各拿兵器同上。)

众百姓  (同白)    走吓!

     (同唱)    河南天中人非少,

             好位清官怎能抛!

百姓甲  (白)     哎呀列位吓,抚台张大人来到洛阳,打死梁英,除了一县之害。今来校尉百余人,将按台上刑押解进京。为此聚齐列位,各执兵器,拦阻大道,留住大人,谅必都是愿意的。

百姓乙  (白)     他们都是我邀齐的,你看什么兵器没有。我们简直一句,要留住清官。校尉们若是不肯,我等齐心作他毁他。

百姓甲  (白)     好,就一拥而去!

     (唱)     明是梁冀行奸巧,

             打子之仇报方消。

(众百姓同下。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上。)

二大校尉 (同白)    保护囚车。

(车夫、张纲坐车同上,同排上,抵下场门。众百姓自下场门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呔,你们哪里走!

两段甲  (白)     众百姓挡道。

大校尉甲 (白)     列开!

(八校尉同站正门,张纲面对里。)

众百姓  (同白)    呔,你等将我这清官大人带往哪里去?

大校尉甲 (白)     什么清官大人?

众百姓  (同白)    抚台张大人。

大校尉甲 (白)     奉王旨意将他押解进京。

百姓甲  (白)     我劝你将他留下便罢,若不留下,我等就要作你。

(众百姓同指骂。)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咄,张大人乃是朝廷钦犯,你等难道不知王法么?

众百姓  (白)     王法远蛮法近,我们要见大人。

大校尉甲 (白)     且慢。

             张大人,众百姓拦道,俱要见你。

张纲   (白)     闪开!

众百姓  (同白)    哎呀清官大人,快快松刑。

张纲   (白)     且慢,众百姓何事见我?

百姓甲  (白)     大人在此,与民除害。虽立牌坊匾额,油漆还没有干。今被他们拿问进京,小人们心中不服,要将大人留住。

张纲   (白)     呵,原来为此。众贤民!

百姓甲  (白)     我等都跪下,听大人教训。

张纲   (白)     你们说我在此勤正清廉,除了一县之害,为官者上侍君,下泽民,乃是分内之事。此番拿问进京,必是我有不到之处,才得如此。今日众贤民要将我留住,知道的知我清正不惧权奸,不知者,反说我买动民心,中途劫夺。一来违抗圣旨,二则我张纲作了怕死之臣,芳名付如流水。各自回去吧,回去吧!

百姓甲  (白)     大人怕违了圣旨,是要进京。若依小人等详情,乃是大人打死梁冀之子,他要报仇,假传圣旨,也未可定。

张纲   (白)     就是假旨,我见了圣上,自然申诉,你等请便请便。

众百姓  (同白)    小民等实要留住大人。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咄,你们是要留住钦犯,要伙同造反么!

百姓甲  (白)     什么伙同造反,先杀你,我们齐心就反反吓!

张纲   (白)     众贤民不是留我张纲,乃是害我了。

(众百姓同跪。)

张纲   (唱)     他们俱是奉君诏,

             圣旨焉能假虚抛?

             好心反将我送了,

     (白)     哎呀列位吓!

     (唱)     容我前去见当朝。

百姓甲  (白)     大人既要进京,我等各备长香相送。

众百姓  (同白)    好,请香相送。

(众百姓同下。)

张纲   (白)     承谢了,承谢了!

大校尉甲 (白)     走吓!

(张纲上车。)

张纲   (唱)     为臣尽忠子当孝,

             怕死何须身立朝。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家丁同上,同站门,孙朗骑马上。)

孙朗   (唱)     计中之计自夸妙,

             要害人死当绝苗。

     (白)     俺孙朗,姐夫梁冀。因为张纲将我外甥梁英立毙杖下,姐夫与子报仇,假传圣旨,命校尉前往洛阳捉拿张纲,进京问罪。此人进京,定有文武保奏,又命我接至中途,将他杀死,岂不是子仇父报。

             众家丁催趱!

     (唱)     杀人不死惹人笑,

             害人必要心似刀。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刘豹上。)

刘豹   (唱)     心粗体壮似铁牛,

             十人见俺九人愁。

             雄心铁胆俱皆晓,

             不犯王法身自由。

             不图麟阁忠名表,

             不图足踏五凤楼。

             不图皇宫内院走,

             不图官封万户侯。

             蠢人看破世事了,

             几个忠良有收头。

             比干丞相血心剖,

             韩信三齐是虚浮。

             霸王自刎乌江口,

             英布、彭越非无谋。

             未央设下连环扣,

             汗马功劳付水流。

             张良辞王弃职走,

             白云深处任优游。

             林中喜鸟声奇巧,

             巧渡织女会牵牛。

     (白)     俺,姓刘名豹,本籍扬州。俺力能举鼎,体似金刚。荆妻亡故,只有一女乳名玉姐,是俺教熟一身武艺,但尚未曾婚配。广陵大盗蔡婴,是我妻舅,屡次要我入伙,我想这宗勾当难免不测,所以带了女儿远避此间,在山东京城外开一饭店,日剩些许,颇能度日。天色尚早,叫女儿出来训教一番。

             女儿玉姐走来!

(玉姐上。)

玉姐   (白)     呵,来了!

     (唱)     拈粉调脂非妆巧,

             慈母早亡父养娇。

             常言淑女身窈窕,

             君子好逑那一朝。

     (白)     爹爹万福。

刘豹   (白)     坐下。

玉姐   (白)     告坐。有何训教?

刘豹   (白)     为父的教你的刀枪拳棒,儿可记得?

玉姐   (白)     儿谨记在心。

刘豹   (白)     这些无非备而不用。哎,想你母舅身为大盗,屡劝不改,害得我父女离乡背井,未知何日复转家乡。

玉姐   (白)     爹爹,儿的母舅生性悖逆,做此灭族之事,只好随其自心,爹爹何须挂虑。

刘豹   (白)     是是是。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掌柜的!掌柜的!

刘豹   (白)     什么事情,大惊小怪?

店小二  (白)     来了一伙校尉,押解一钦犯,今投我店,我一人张罗不开,你老去照应照应。

刘豹   (白)     店中人多,叫他们去就是,何须问我,滚下去!

店小二  (白)     大烈子我叫他帮办帮办。

(店小二下。)

刘豹   (白)     儿随父进去。

玉姐   (白)     是。

刘豹   (念)     狼心不改总有报,

玉姐   (念)     野鸟惊散难归巢。

(刘豹、玉姐同下。)

【第九场】

(四两段、八校尉、二大校尉、张纲同上,同凹门。店小二自下场门上。)

店小二  (白)     迎接众位老爷。

大校尉甲 (白)     将钦犯押至后房,紧锁门户。

店小二  (白)     随我来。

(两段甲押张纲随店小二同下。起初更鼓。八校尉分站两边。四家丁、孙朗同上。水底鱼牌。)

孙朗   (白)     唤店家!

家丁甲  (白)     店家店家!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来了来了,店家迎接老爷。

孙朗   (白)     京都校尉们可在你店中?

店小二  (白)     在里面。

孙朗   (白)     待我进去。

             吓,你们俱在这里。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孙大老爷来了,校尉叩头。

孙朗   (白)     起来起来。

(孙朗中坐。)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大老爷为何来此?

孙朗   (白)     待我歇歇气,再告诉你。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是是是。

(刘豹上。)

刘豹   (白)     吓,今晚是哪里来的许多人下店,小二说什么校尉解一钦犯,我在暗地听他们说些什么?

孙朗   (白)     张纲父子,俱已拿到了么?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只有张纲一人,他的儿子不在任所。

孙朗   (白)     吓吓吓,这是梁千岁手批,拿去看。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孙老爷,张纲既已拿问,该到京都正法,为何要在中途杀他?

孙朗   (白)     哎呀,这又不是我孙朗的主意,乃是梁千岁的手批。我到京口拿他的儿子张士安,你等速速结果张纲,好回梁府交差。俺去也!

             带马!

(四家丁领孙朗同下。)

大校尉甲 (白)     吓,好奇怪,怎么在饭店内杀朝中大臣,这是什么缘故?

大校尉乙 (白)     梁千岁要张大人首级,管什么饭铺酒馆。少时将他杀了,就是谁敢阻拦!

刘豹   (白)     哎这些王八日的,该死在我手!

(刘豹下。)

大校尉甲 (白)     也罢,我等吃了酒饭去杀。

大校尉乙 (白)     请。

(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下。刘豹上。)

刘豹   (白)     哎呀!

     (唱)     萧何律法今改样,

             饭铺当作杀人场。

     (白)     女儿快来!

(玉姐上。)

玉姐   (白)     来了!

     (唱)     父唤急行如沧浪,

             放下针指出绣房。

     (白)     爹爹!

刘豹   (白)     儿吓,为父教你的那些武艺,今晚用得着了!

玉姐   (白)     与何人争斗?

刘豹   (白)     你到房中收拾,少时明白。我叫店内之人,一齐动手,叫那些王八日的,一个也跑不了!

     (唱)     刘豹放开杀人量,

             路见不平非张狂。

     (白)     吓,这是什么缘故!

(刘豹、玉姐同下。起二更鼓。张纲上。)

张纲   (白)     咳!

     (唱)     耳听谯楼更鼓响,

             心兢胆战意惶惶。

             梁英强将民女抢,

             占人田地与民房。

             件件是真无虚谎,

             立毙杖下命该亡。

             早料梁冀不擅放,

             父报子仇理应当。

             设计拿我入罗网,

             但愿去见有道王。

(张纲内场坐。)

张纲   (白)     这是梁冀矫旨拿我,但愿面见龙颜,以表忠心。咳,士安儿吓,你同张禄去到昆陵就婚,但愿平安无事,为父的若死于贼之手,儿能报仇,父死瞑目吓!

     (唱)     苦读诗书名登榜,

             子袭父职立朝堂。

     (白)     吓!

     (唱)     为何不听金鸡唱?

             桌案之上暂为床。

(起三更鼓。八校尉、二大校尉同上,八校尉同站一条龙,二大校尉同站中间。)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唱)    梁府法令不敢抗,

             奉旨斩人非自狂。

     (同白)    打进去!

             张老爷!

张纲   (白)     吓,天还未明就要趱路么?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张老爷不用走了,方才有圣旨到来,就在此请你归天。

张纲   (白)     吓,怎么在路上杀我?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我们是照旨行事。

张纲   (白)     吓,既然如此,待我拜谢圣上爵禄之恩。

大校尉甲、

大校尉乙 (同白)    但凭于你。

张纲   (白)     哎呀圣上吓!

     (唱)     翰林身价主恩赏,

             御史言官升封疆。

             皇王恕臣无福享,

             自有忠名万古扬。

八校尉  (同白)    请老爷受绑。

张纲   (白)     住了!

     (唱)     忠良受戮何用绑?

(刘豹、玉姐、八上手拿兵器同上,同在外听。)

刘豹   (白)     打进去!

     (唱)     今将尔等当猪羊!

(玉姐拉张纲同下,刘豹、八上手、二大校尉、八校尉同打,八上手推八校尉、大校尉甲同下,刘豹杀死大校尉,按住。)

刘豹   (白)     好王八日的!

     (唱)     仗着权臣也结党,

             狗倚人势装虎狼。

             刘爷砍你为肉酱,

             送你阴魂见阎王。

(刘豹下。八上手同杀死八校尉下。玉姐上。)

玉姐   (唱)     爹爹直言对我讲,

             梁冀霸朝欺圣皇。

             文武命在他手掌,

(四两段同上,玉姐杀四两段死。大校尉乙上,玉姐杀大校尉乙死。张纲上。)

张纲   (白)     哎呀哎呀!

玉姐   (唱)     路见不平救忠良。

(玉姐拉张纲。)

张纲   (白)     哎呀哎呀!

(玉姐、张纲同下。刘豹背大行李拿火把上。)

刘豹   (唱)     救人也要自上当,

             惜身重命非为强。

             对着店房将火放,

(火彩。刘豹背大行李。)

刘豹   (唱)     不平之事惹人忙。

(刘豹下。众民人抬水机同上)

众民人  (同白)    刘家饭店火起,快去救!

(众民人同闲白,同下。玉姐拉张纲同上。)

玉姐   (唱)     火光照地有方向,

张纲   (白)     哎呀哎呀!

(刘豹上。)

刘豹   (白)     走吓!

     (唱)     弃了家产逃远方。

玉姐   (白)     爹爹来了!

刘豹   (白)     走吓!

(尾声。)

张纲   (白)     你叫什么什么?

刘豹   (白)     你看提纲。

张纲   (白)     吓吓吓!

刘豹   (白)     走吓!

张纲   (白)     什么名字?

刘豹   (白)     提纲有名,走吓!

(尾声。)

张纲   (白)     哎呀哎呀!

(张纲、刘豹、玉姐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2 ┊ 字数:8351 ┊ 最后更新:2016年11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