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孝感天》【三本】(一名:《掘地见母》)

主要角色
寤生:老生
武姜:老旦
颖考叔:净

情节
庄公之母武姜自迁居颖邑后,终日郁郁不乐。颖考叔得知其情,入朝述职,于庄公赐宴之际,饮酒而遗其肉。庄公问故,颖考叔称臣有老母,未曾食君之赐,故留而不食,欲怀归奉母。庄公闻言,大受感动。惟以发誓在先,无法挽转。颖考叔乃献策掘地及泉,遂而相见。庄公从之,遂与武姜为母子如初。

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孝感天》【头本】(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孝感天》【二本】(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6.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绿龙套、四马夫、中军、颖考叔同上。)

颖考叔  (点绛唇牌)  镇守封疆,人强马壮,休兵将,亲课农桑,国泰民安享。

(颖考叔上高台。)

颖考叔  (念)     几年镇守在边疆,物阜民丰士马壮。只为吾君亏孝道,一心进谏入朝纲。

     (白)     某颖考叔。郑国为臣,官居颖谷封人之职。皆因共叔段兴兵造反,身死鄢城,主公一怒,将国母姜夫人迁于城颖,形同贬谪。国母思念幼子,终日悲啼,恹恹成病,倘有不测,我主难逃不孝之名。因此回朝述职,用言语劝谏主公,使他母子团聚。只是主公十分恼怒,某今此去,必须见景生情。

             中军!

中军   (白)     有。

颖考叔  (白)     兵发都城。

中军   (白)     众将官!

(四绿龙套同允。)

中军   (白)     兵发都城!

颖考叔  (西皮导板)  姜国母偏爱那共叔段,

(颖考叔上马。)

颖考叔  (西皮原板)  废长立幼理不端。

             叔段兴兵来造反,

             可叹他手足自相残。

             夫妻双双颈血溅,

             青春短命实可怜。

             郑侯一怒将母贬,

             贬至在颖城受熬煎。

             姜母虽是

     (西皮二六板) 妇人见,

     (西皮流水板) 哪有个子女贬椿萱?

             主公与母情义断,

             唯恐后人作笑谈。

             某今还朝将主劝,

             但愿她母子得团圆。

             三军引路回朝转,

(四绿龙套、四马夫、中军同下。)

颖考叔  (西皮摇板)  见了主公上谏言。

(颖考叔下。)

【第二场】

寤生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同上,寤生上。)

寤生   (西皮慢板)  盘古开辟天地展,

             伏羲神农立轩辕。

             天运循环轮流转,

             唐尧访舜象耕田。

             禹王治水人罕见,

             三过其门不回还。

             受禅继位登宝殿,

             君民同乐太平年。

             后出夏桀民遭惨,

             弹打百姓肆凶残。

             商汤伐桀舒民难,

             四百余载乐安然。

             又出纣王朝政乱,

             宠爱妲己丧江山。

             凤鸣岐山真主现,

             文王仁德可配天。

             武王伐纣除大患,

             天遣英雄到世间。

             成康二主多为善,

             幽王无道民不安。

             迷恋褒姒事荒诞,

             戏耍诸侯焚狼烟。

             纷纷列国刀兵惨,

             黎民涂炭似倒悬。

             我父创业江山占,

             子承父业理当然。

             母后喜爱共叔段,

             废长立幼理不端。

             手足相争两交战,

             同胞情义难周全。

             悔不该一怒将母贬,

             悔不该发下洪誓言。

             不到黄泉难相见,

             思前想后心怎安。

             内侍臣摆驾银安殿,

             再与群臣国事谈。

(寤生坐。公子吕上。)

公子吕  (白)     臣公子吕见驾,主公千岁。

寤生   (白)     平身。

公子吕  (白)     千千岁。

寤生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公子吕  (白)     今有颖考叔回朝述职。

寤生   (白)     宣他上殿。

公子吕  (白)     是。

             主公有旨:颖考叔上殿。

颖考叔  (内白)    领旨。

(颖考叔上。)

颖考叔  (西皮快板)  银安殿上珠帘卷,

             文臣武将列朝班。

             千岁爷传旨将某宣,

             全凭言语要回天。

             撩袍端带某就上银安,

     (西皮散板)  龙书案前把驾参。

     (白)     臣颖考叔见驾,主公千岁。

寤生   (白)     平身。

颖考叔  (白)     千千岁。

寤生   (白)     卿家镇守颖城,景况如何?

颖考叔  (白)     颖城物阜民丰,化行俗美,特来奏知。

寤生   (白)     此卿家之功也。

             公子吕,

公子吕  (白)     臣。

寤生   (白)     考叔守土有功,吩咐摆下筵席,宣群臣上殿,相陪共饮。

公子吕  (白)     领旨。

颖考叔  (白)     谢主公。

公子吕  (白)     主公有旨,众家公卿上殿。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内同白)   领旨。

(蔡足、子都、高渠弥、瑕叔盈同上。)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念)    忽听主公宣,上殿把驾参。

     (同白)    臣等见驾,主公千岁!

寤生   (白)     平身。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千千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寤生   (白)     今有颖考叔,守土有功,孤王赐宴,众卿作陪。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遵旨。

寤生   (白)     酒宴摆下。

(牌子。寤生中坐,公子吕、颖考叔、蔡足、子都、高渠弥、瑕叔盈同八字坐。)

寤生   (白)     众卿请——

公子吕、
颖考叔、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主公请——

(牌子。众人同饮,颖考叔以箸夹肉。)

窹生   (白)     啊考叔!

颖考叔  (白)     臣。

窹生   (白)     有道是“长者赐,不敢辞”,卿为何饮酒遗肉,敢是轻孤之赐否?

颖考叔  (白)     为臣怎敢轻君之赐!只因家有老母,臣虽日奉甘旨,却不曾尝过主公所赐之物,故而留下此肉,怀归奉母,望求主公恕罪。

窹生   (白)     哦!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惨伤,

             点点珠泪撒胸膛。

             当初做事太无状,

             不该立誓弃亲娘。

             带愧含悲心暗想……

(窹生拭泪。)

颖考叔  (白)     主公!

     (西皮摇板)  停杯不饮为哪般?

     (白)     主公为何满眼垂泪,停杯不饮?

窹生   (白)     卿家有老母在堂,克尽孝道,寡人身为一国之主,却成无母之人,故此伤心落泪耳。

颖考叔  (白)     姜氏国母,现在颖城,何言无有?

窹生   (白)     卿家有所不知,只因母后相助我弟叔段,谋夺江山,是孤一时愤怒,将国母送往颖城,更不该发下誓言,君臣尽皆知晓,要得母子重逢,除非在九泉之下了。

(窹生哭。)

颖考叔  (白)     这有何难,主公要与国母相会,可在颖城之外,挖一地穴,请国母在穴中相会,上无天日,下及黄泉,岂不应了主公之誓!

寤生   (白)     有理呀有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欢畅,

             忧愁化喜乐非常。

     (白)     此计甚好,就命卿家速速回转颖城,挖掘地穴,孤随后而行。

颖考叔  (白)     臣遵旨!

     (西皮摇板)  叩罢头来辞主上,

     (西皮快板)  背转身来自思量:

             主公当初太莽撞,

             哪有个为子贬亲娘?

             此一番听了某言讲,

             前嫌旧恨两相忘。

             下得银安颖城往,

     (西皮摇板)  从此国母转还乡。

(颖考叔下。)

寤生   (笑)     啊哈……

     (西皮摇板)  考叔献计孤心爽,

             可算国家一栋梁。

             众卿随孤一同往……

(四红龙套、四大铠自两边分上,领公子吕、蔡足、子都、高渠弥、瑕叔盈同下。)

寤生   (西皮摇板)  黄泉之下会亲娘!

(寤生下。)

【第三场】

(二宫女、武姜同上。)

武姜   (西皮散板)  日在愁城常悲叹,

             思念我儿梦中言。

             将身且坐离宫院,

             不知何日转回还。

(武姜坐。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同白)    启国母:颖考叔求见。

武姜   (白)     宣他进来。

二宫女  (同白)    是。

             国母有旨,颖考叔进见。

颖考叔  (内白)    领旨。

(颖考叔上。)

颖考叔  (念)     全凭三寸舌,打动万乘君。

     (白)     臣颖考叔见驾,国母千岁!

武姜   (白)     平身。

颖考叔  (白)     千千岁。

武姜   (白)     赐坐。

颖考叔  (白)     谢坐。

(颖考叔坐大边。)

颖考叔  (白)     恭喜国母,贺喜国母!

武姜   (白)     老身喜从何来呀?

颖考叔  (白)     国母有所不知,那日为臣入朝述职,君侯有意迎接国母还宫,只是有誓在先:不入黄泉,难以相见。是臣献上一计:掘地及泉,母子相会,以应誓言。君侯准臣所奏,已到城郊,就请国母起驾。

武姜   (白)     哎呀呀!待我谢天谢地!

颖考叔  (白)     当谢天地。

武姜   (白)     我儿回心转意,皆卿家之功也!

颖考叔  (白)     此乃主公孝心,臣何功之有?

武姜   (白)     车辆伺候!

     (西皮摇板)  梦中言语不虚谎,

             果然今日回朝堂。

             出得宫门把辇上,

(车夫上,武姜上车。四宫女、颖考叔同下。)

武姜   (西皮摇板)  母子重逢喜气扬。

(武姜、车夫同下。)

【第四场】

(牌子。四红龙套、四大铠、四太监、公子吕、蔡足、子都、高渠弥、瑕叔盈、寤生同上。颖考叔上。)

颖考叔  (白)     参见主公。

寤生   (白)     可曾回明国母?

颖考叔  (白)     国母已然起驾出城。

寤生   (白)     好!吩咐人马扎住,众卿在穴口排班迎接国母。

公子吕、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遵旨。

公子吕  (白)     众将官,将人马扎住!

(四龙套、四大铠自两边分下。)

寤生   (白)     考叔!

颖考叔  (白)     臣。

寤生   (白)     有劳卿家接到国母入穴。

颖考叔  (白)     领旨。

寤生   (白)     内侍掌起红灯,穴中去者。

(四太监掌灯引寤生过桌子同下。)

颖考叔  (白)     有请国母!

武姜   (内西皮导板) 雾散云开旗飘荡,

(四宫女、二太监、武姜、车夫同上。)

武姜   (西皮原板)  春风拂面百花香。

             独坐车中心暗想:

             当初做事太荒唐,

             多亏考叔忠良将,

             能言善语谏君王,

             我的儿回心孝道讲,

             迎接老身转还乡。

公子吕、
颖考叔、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臣等叩见国母!

武姜   (西皮原板)  众文武一个个山呼道上,

             但不知寤生儿现在——

     (西皮摇板)  哪方?

     (白)     众卿家少礼,君侯何在?

颖考叔  (白)     现在地穴之中。

武姜   (白)     宫娥们,

宫女   (同白)    有。

武姜   (白)     掌灯入穴者。

(四宫女掌灯、二太监引武姜同过桌子。四太监、寤生自下场门同上。)

寤生   (叫头)    母后!

武姜   (叫头)    寤生!

寤生、

武姜   (同叫头)   (娘)(儿)呀!

(寤生跪。)

寤生   (白)     母亲,儿臣不孝,罪改万死!

武姜   (白)     唉,儿呀……

(武姜哭。)

武姜   (西皮导板)  一见我儿泪汪汪,

     (西皮流水板) 不由得为娘痛断肠。

             自从分别颖城往,

             无依无伴太凄凉。

             叔段梦中对我讲,

             他道是我的儿回心转意要接为娘转还乡。

             到如今果然不虚谎,

             云开雾散日重光。

             我儿倒有人君量,

             总怨为娘无主张。

寤生   (白)     唉,母后哇……

(寤生哭。)

寤生   (西皮二六板) 母后此言忒谦让,

             倒叫儿臣脸无光。

             世间哪有小犯上,

             儿女怎敢怨爹娘?

             寤生做事多莽撞,

             纵然是千刀万剐也应当。

             先前的事儿休再讲,

     (西皮快板)  一笔勾销付汪洋。

             搀扶母后穴外往,

(寤生扶武姜同过桌子,六太监、四宫女同过桌子,武姜上车。)

寤生   (西皮摇板)  回朝设祭谢上苍。

公子吕、
颖考叔、
蔡足、
子都、
高渠弥、

瑕叔盈  (同白)    请国母还宫。

寤生   (白)     摆驾!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899 ┊ 字数:431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