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孝感天》【二本】

主要角色
寤生:老生
共叔段:小生
武姜:老旦
卫氏:正旦
王后:小旦

《孝感天》高庆奎饰武姜
《孝感天》高庆奎饰武姜
情节
共叔段不听妻谏,领兵袭取都城,为庄公伏兵所困,刎颈而死。庄公愤母助弟谋反。将武姜幽于城颖。发誓不到黄泉,不复相见。武姜既到城颖,哀伤幼子,终日啼哭。一夜,共叔段夫妻双双入梦。劝母勿再悲啼,耐心等候,庄公不久将迎母还朝云。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7.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同上,共叔段上,起霸。)

共叔段  (念)     少小英豪非等闲,威风出众胆包天。某今发动兵和将,要夺郑国锦江山。

             俺,太叔段。皆因母后有书信到来,命俺带领人马,袭取都城。可恨卫氏贱婢,苦苦拦挡,是俺执意不从,她便自刎而亡了。哎也!有道是谋大事者,不顾家室。

             这众将官——

(四龙套同允。)

共叔段  (白)     偃旗息鼓,杀奔都城去者。

(共叔段、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四红龙套、四将、公子吕、寤生同上。)

寤生   (西皮散板)  母后爱子有偏见,

             萧墙之内起祸端。

             发兵点将心悲惨,

             可叹手足自相残。

(军士上。)

军士   (念)     奉了君侯命,昼夜不消停。

     (白)     叩见千岁。

寤生   (白)     罢了。书信可曾送到?

军士   (白)     已然送到。

寤生   (白)     太叔怎生言讲?

军士   (白)     太叔言道:拜上国母,照书行事。

寤生   (白)     好贼子!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冲冠,

             贼子做事理不端。

             竟要谋朝将国篡,

             再与卿家把话言。

     (白)     公子吕。

公子吕  (白)     在。

寤生   (白)     吩咐众将,只打卿家的旗号,就在这鄢邑埋伏,擒拿太叔者!

     (西皮快板)  无知竖子敢造反,

             纸上何能把兵谈。

             众将努力擒叛贼,

             克段于鄢莫停骖。

(众人同下。四手下、二将、共叔段同上。)

共叔段  (西皮快板)  母后书信将我宣,

             三军踊跃跨雕鞍。

             卷旗息鼓暗催趱,

             休要惊动百姓观。

四手下  (同白)    前面有人马挡道!

共叔段  (白)     看是何人旗号?

四手下  (白)     是公子吕的旗号。

太叔段  (白)     哦,公子吕的旗号!哎也——骑虎之势,难以收歇。

             众将官,杀上前去!

     (西皮快板)  势成骑虎难回挽,

             岂肯休兵转回还。

             三军与爷向前趱——

     (白)     呀!

     (西皮摇板)  又见征尘遮满天!

(公子吕、寤生引四红龙套同上。)

公子吕  (白)     呔!太叔休得无理,主公在此!

共叔段  (白)     呸呸呸!

(众人同冲杀,共叔段败,下。众人同追下。共叔段急上。)

太叔段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马到悬崖收缰晚,

             祸已临头后悔难。

     (白)     罢了吓罢了!我只道是公子吕的人马,岂知兄侯并未朝周,亲身在此,这却怎么处?

(内喊声。)

共叔段  (白)     哎呀,四面车马围困,有何颜面见得兄侯,不如自刎一死,免遭羞辱。苍天哪苍天!此乃母后误我也。

     (西皮摇板)  不听贤妻良言劝,

             欲见兄面又羞惭。

             背主欺兄报应显,

     (白)     罢!

     (西皮摇板)  枉在人间走一番。

(共叔段自刎,死。寤生、公子吕、四红龙套同上。)

众人   (同白)    太叔自刎。

寤生   (白)     闪开了。

             哎呀!

     (西皮摇板)  见贤弟自刎身肝肠痛断,

             不由人放悲声珠泪涟涟。

             我和你同胞谊有甚长短,

             你争什么社稷夺什么江山!

             老母后多溺爱她的见识太浅,

             痴贤弟却不该起下兵端。

             拿住你并不要开刀问斩,

             又何必萌短见自刎身残!

             可叹你正青春尘埃血溅,

     (哭)     贤弟吓……

     (西皮摇板)  恨不得拼一死同赴黄泉!

公子吕  (白)     主公事已至此,哭也无益。只得将太叔好为安葬,也就是了。

寤生   (白)     此皆国母所误也。

             来,将太叔尸首,用黄绫裹定,棺殓埋葬,不可轻慢。

(众人抬共叔段同下。)

寤生   (白)     吓,公子吕。

公子吕  (白)     在!

寤生   (白)     命你去到宫中,将此书呈与国母观看,请国母到颖地安居,说我发下誓言: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公子吕  (白)     领旨。

(公子吕下。)

寤生   (哭)     唉,贤弟呀……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宫女、武姜同上。)

武姜   (西皮散板)  寄书后我的儿全无音信,

             这几日只觉得坐卧不宁。

             莫不是小宫奴泄漏书信?

             莫不是京邑中少将缺兵?

(公子吕上。)

公子吕  (念)     领了君侯命,特地到宫廷。

     (白)     参见国母。

武姜   (白)     到此何干?

公子吕  (白)     奉了君候之命,有书信一封,请国母观看。

武姜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书信不由我心神不定,

             泄漏了机密事难以调停。

     (白)     我儿叔段他……他现在哪里?

公子吕  (白)     太叔夫妻俱都自尽了。

武姜   (白)     你待怎讲?

公子吕  (白)     夫妻自尽了。

武姜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猛听得小娇儿夫妻自刎,

     (三叫头)   叔段!我儿!唉,儿呀……

     (西皮摇板)  吓坏了年迈人丧胆离魂。

             实指望接君位母子同庆,

             实指望来膝前侍奉晨昏。

             可叹你正青春一旦命丧,

             可叹你抛为娘竟赴幽冥。

             再不能祝寿筵兄弟孝顺,

             再不能守封疆仍回共城。

             这是我溺爱过枉送儿呀——

     (哭头)    命!我的姣儿呀——

     (西皮摇板)  肠寸断悔已晚痛杀老身。

四宫女  (同白)    人死不能复生,请国母保重。

公子吕  (白)     奉君侯之命,请国母驾至颖地行宫居住。君侯发有誓言: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武姜   (白)     哦,罢了吓罢了!寤生这样忍心,竟将老身贬往颖城居住么?唉,我好苦命也。

     (西皮摇板)  死一子别一子又悲又恨,

             一旦间母与子反面无情。

(二宫女引王后同上。)

王后   (西皮摇板)  忽听得众宫娥前来报信,

             怎能够将老母贬出宫庭。

     (白)     参见母后。

武姜   (白)     哎呀媳妇呀,那寤生竟要将为娘贬出宫庭去了!

王后   (白)     哎呀母后哇!君侯纵有请驾别居之意,不过一时愤怒。母后且休烦恼,待儿媳赶往军前,劝谏君侯便了。

武姜   (白)     你虽然有此孝心,只是我亦羞见你夫君之面,还是迁往颖地,以了残生便了。

     (西皮摇板)  要留我除非是海枯石尽,

             且到那颖城地苦度光阴。

(四太监、四御林军、二大太监自两边分上。)
四太监、
四御林军、

二大太监 (同白)    臣等叩见国母。

武姜   (白)     你们做什么?

四太监、
四御林军、

二大太监 (同白)    奉君侯之命,护送国母起程。

武姜   (白)     哦,你们送我起程?

四太监、
四御林军、

二大太监 (同白)    正是。

武姜   (白)     君侯何在?

四太监、
四御林军、

二大太监 (同白)    君侯发下誓言,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武姜   (白)     寤生!我儿!你好狠的心肠也!

     (西皮摇板)  寤生儿发誓言心肠太狠,

             从今后母子们两下离分。

             叫人来看车辆颖城够奔,

王后   (白)     母后一路保重,媳妇不能远送了。

武姜   (白)     唉!

     (西皮摇板)  此一去真好似凤鸟失群。

王后   (白)     摆驾回宫。

(武姜、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同上,共叔段、卫氏同上。)

共叔段  (念)     丹心天地惨,黄泉路途远。

卫氏   (念)     溺爱反遭害,恩情一线牵。

共叔段、

卫氏   (同白)    我乃(共叔段)(卫氏)鬼魂是也。

共叔段  (白)     只为母后姜夫人,爱子爱媳;不想你我夫妻,反遭毒害。可叹母后在颖燕城中,思儿心切,啼哭悲声。你我夫妻,不免去至梦中,劝解一番。如此夫人请。

卫氏   (白)     夫君请。

共叔段  (白)     正是:

     (念)     说破啼惨三月雨,

卫氏   (念)     梦魂惊断五更风。

(四龙套、共叔段、卫氏同下。)

【第五场】

(武姜上,二宫女同上。)

武姜   (引子)    离别宫闱,空使我,老眼含泪。

     (念)     生离最是苦,死别何伤乎!试看姜国母,有子不如无。

     (白)     老身姜氏,只因溺爱次子共叔段,反致他夫妇身亡。可恨寤生不孝,将老身迁居颖地居住。思想起来,好不凄凉人也。

     (二黄原板)  凄风苦雨多悲惨,

             冷落离居泪不干。

             有子如无发长叹,

             老死此地几时还。

(小过门。武姜进帐子,脱帔。)

武姜   (白)     你们退下。

(二宫女同下。)

武姜   (二黄原板)  居异乡恨寂寞红日易晚,

             思娇儿不觉得月上栏杆。

             对银灯眼昏花自悲自惨,

             有何人定晨昏心腹细谈。

(共叔段、卫氏同上。)

共叔段  (二黄慢板)  风飘飘冷飕飕黄昏惨淡,

             想当初在宫中奉母承欢。

卫氏   (二黄慢板)  这时候只落得阴阳路判,

             进寝门见国母心内痛酸。

共叔段、

卫氏   (同白)    母后醒来!

武姜   (反二黄导板) 梦儿里只听得有人呼唤,

共叔段、

卫氏   (同白)    母后醒来!

武姜   (反二黄摇板) 又只见灯光下双影闪连。

             看不明擦一擦昏花老眼,

             你是我次子段儿媳元环。

             曾记得寿筵前金杯酒满,

             母子们共聚首一处同欢。

             忆自你封京邑便不回转,

共叔段、

卫氏   (同回龙)   虽是儿丧黄泉难以心甘。

共叔段  (反二黄慢板) 悲切切尊国母飞魂魄散,

             悔不该妒兄位自惹祸灾。

             连累了我母后无依无伴,

             儿死在九泉下心中难甘。

卫氏   (反二黄慢板) 这也是天命定数有修短,

             劝国母切莫要终日泪涟。

             为报恩来世里重亲慈范,

             千古人有哪个百岁同餐。

武姜   (反二黄慢板) 听儿言不觉得珠泪悲惨,

             纵然是鬼与魂娘也心甘。

             怎能够同聚首襟怀坦坦,

             随为娘在此地同把身安。

共叔段  (反二黄摇板) 儿在阴母在阳两厢隔断,

             母子们要相逢今生实难。

卫氏   (反二黄摇板) 天将明儿要归不尽感叹,

(共叔段下。)

卫氏           郑君侯指日里迎接凤鸾。

(卫氏下。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白)     国母醒来——

武姜   (二黄导板)  贤儿媳一同去抛娘不管,

     (三叫头)   叔段!元环!哎,儿吓……

     (二黄摇板)  梦儿里重相见好不心酸,

             嘱咐的言和语令人悲惨。

(二宫女同下。)

武姜   (二黄摇板)  但不知何日里再见一番。

     (哭)     哎,儿吓……

(武姜下。)
(完)


浏览次数:18838 ┊ 字数:3962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