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孝感天》(一名:《掘地见母》)

主要角色
郑庄公:老生
姜后:老旦
太叔段:小生
卫云环:旦
颍考叔:净

《掘地见母》高庆奎饰姜后
《掘地见母》高庆奎饰姜后
情节
列国时,郑武公娶妻姜后,生二子:长名寤生,次名叔段。姜后屡请立叔段,武公不允。及寤生立,号庄公,奉母命封叔段于京邑。叔段聚兵练将,伺机夺位。事为庄公洞悉,遂扬言朝周,移兵城外。姜后果约叔段取郑城。庄公截书,假约叔段举事。叔段如期领兵至,为庄公所败,自刎死。庄公复贬姜后于颍地,发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时过境迁,深自悔之。乃用颍考叔计,掘室地下,以应“黄泉相见”之誓,并迎姜后回都。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王介林藏本整理

录入:Lois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5.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侍女引卫云环同上。)

卫云环  (引子)    玉珮声清拜寿诞,花影依稀摇珠帘。

     (念)     绣帏临青鸟,锦銮降紫霄。寿比鸳鹭集,仙管凤凰调。

     (白)     奴家、太叔段之妻卫氏云环。方才与母后上寿回阁。闻得夫君得封京邑之地,未知确否。待他回来,一问便知。

(太叔段上。)

太叔段  (念)     承恩心意醉,恋国车行迟。

卫云环  (白)     夫君万福!

太叔段  (白)     少礼请坐。

卫云环  (白)     告坐。啊,恭喜夫君得封京邑大地!

太叔段  (白)     虽然加封,非出吾兄本意。皆因国母再三请命,乃能如此。啊夫人,方才国母私自嘱咐于我,道君侯不念同胞,将来未必和顺。要我到了京邑,聚兵练将,暗地准备。将来若有机会,国母写书相约,里应外合,袭取郑城,以夺兄位。

卫云环  (白)     夫君说哪里话来?长继君位,古之常理;况今君位已定。君若乱行,将惹天下耻笑也!

     (唱)     夫君言语忒蹊跷,

             国母心也乱滔滔。

             兄弟手足两相靠,

             为臣理应保当朝。

             岂可逆乱行无道,

             弟夺兄位惹笑嘲!

             劝君妄念今息了,

     (白)     夫君哪!

     (唱)     欺君灭理无下梢。

太叔段  (白)     非也!

     (唱)     此事原非妇人晓,

             不必劝阻絮叨叨!

             弟接兄位古不少,

             况有国母见识高。

(家将上。)

家将   (念)     旌旗连霄汉,车马满平川。

     (白)     启爷:众军齐集伺候。

太叔段  (白)     吩咐起马!

家将   (白)     得令。

             众将官:起马京邑去者!

(四文堂、四大铠、四下手内同允,自两边分上。〖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公子吕、祭仲同上。)

公子吕  (念)     联步移丹陛,分曹献紫薇。

祭仲   (念)     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

     (白)     啊大夫,自古常言: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今太叔段封于京邑,是二君也。况京邑地广人众,胜于都城;太叔段又是太后爱子,视其内宠,终为后患。你我还是奏知主公,早作准备的为是。

公子吕  (白)     大夫之言正合我意。你我就此同去奏知主公。正是:

     (念)     礼法贵教化,

祭仲   (念)     祸患防未来。

公子吕、

祭仲   (同白)    请!

(公子吕、祭仲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  (唱)     郑国疆土原非小,

             逼封京邑暗心焦。

             姣养忤逆恐难保,

             暗里机关要紧操。

             且不言来脸带笑,

             过去未来意含包。

             只要君臣行正道,

             勤理朝政祸自消。

     (白)     孤、郑庄公在位。昨日遵奉母命,封弟太叔段于京邑。我想太叔段虽恃内宠,然其力不足以有为也。且待养成其恶而后图之,亦未为晚。正是:

     (念)     溺爱误姣子,弟骄成灾凶。

(公子吕、祭仲同上。)

公子吕  (唱)     君侯听命失计较,

祭仲   (唱)     京邑之封是祸苗。

公子吕、

祭仲   (同白)    臣(公子吕)(祭仲)见驾,主公千岁!

郑庄公  (白)     二卿平身。

公子吕、

祭仲   (同白)    千千岁!

郑庄公  (白)     二卿上殿有何本奏?

公子吕  (白)     启主公:太叔仗国母之宠,今封京邑,郑国有二君也。倘若生变,如之奈何?

(郑庄公笑。)

郑庄公  (白)     太叔乃国母之爱子,孤王之爱弟,宁可一旦失地,岂可有伤手足而拂国母之心乎!二卿何虑及此?

祭仲   (白)     非臣等离间,无奈郑国地方既小,百姓又少,分去京邑,恐成他日之患。

郑庄公  (白)     咳!孤今处此地位,亦难言矣!

     (西皮正板)  宫事府中怎知晓?

             事有难言不语高。

             争论尤恐贻人笑,

             达人知命不动摇。

公子吕  (白)     呕!

     (西皮正板)  主公之言尽孝道,

祭仲   (西皮正板)  太叔之心在谋朝。

     (白)     啊主公,臣等非虑失地,虑失国也。今人心惶惶,见太叔地大力强,尽怀观望。不久都城人民亦怀二心了!

公子吕  (白)     主公今日能容太叔,恐异日太叔不能容主公也!

     (西皮正板)  如今姣养成虎豹,

祭仲   (西皮正板)  将来伤人恐难逃。

公子吕  (西皮正板)  微臣之言是忠告,

祭仲   (西皮正板)  预防何怕动枪刀。

郑庄公  (白)     二卿啊!

     (西皮正板)  祸福利害自分晓,

             事未明来岂容昭?

     (白)     二卿有所不知,此事孤已思之熟矣。太叔纵然不道,尚未显然反叛。今若除之,国母必然从中阻止,反惹外人议论,不惟道孤不悌,且将道孤不孝。孤今置之度外,任其太叔所为,使彼恃宠得志,肆无忌惮,待其叛逆,然后明正其罪,彼时国人皆不敢助,国母亦无其辞矣。

公子吕  (白)     唔呼呀!主公远见,非臣等所能及也。

祭仲   (白)     但恐日复一日,势成蔓草,蔓则难除矣。主公何不促机之速至?

郑庄公  (白)     爱卿有何良谋?

祭仲   (白)     啊主公,郑国久未朝周,无非因太叔之故。今主公扬言起驾朝周,太叔以为国中空虚,必然兴兵前来夺取君位。臣等预先领兵埋伏城外,主公从岭南一路杀来,那时两路夹攻,太叔纵有冲天之翅,岂能逃脱?

公子吕  (白)     祭仲此谋甚善,主公即当行之。

郑庄公  (白)     如此依计而行。祭爱卿即刻传旨:大夫祭仲暂监国政,孤王明日起驾朝周。

祭仲   (白)     领旨!

     (西皮正板)  君臣同心计定好,

             安排罗网捉金鳌。

公子吕  (西皮正板)  并非无故设圈套,

             忠心一点报勤劳。

郑庄公  (白)     二卿啊!

     (西皮正板)  郑国母后偏爱小,

             周公不把管叔饶;

             人生处地当悲悼,

             须叫后世愧同胞。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宫女引姜后同上。)

姜后   (西皮正板)  家有长子首位占,

             国家大位理应传。

             此中机缘错一点,

             令我愁思难安眠。

     (白)     老身、姜后。因长子寤生难产之苦,心甚厌之。且喜次子太叔段得封京邑,地广人众,将来如能接传君位,我死也瞑目矣。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国太:君侯命大夫祭仲暂监国政,君侯亲自前去朝周去了。

姜后   (白)     哦!寤生命祭仲暂监国政,他亲自朝周去了么?

大太监  (白)     正是。

姜后   (白)     唔呼呀!此乃大好机会,叔段有福为君矣。待我趁此修书一封,寄到京邑,相约太叔段前来夺位便了。

             宫女们!

四宫女  (同白)    有。

姜后   (白)     溶墨伺候!

四宫女  (同白)    是。

(四宫女同溶墨。姜后修书。)

姜后   (西皮正板)  未曾修书心自怨,

             不悔今日悔当年。

             产养寤生几遭险,

             长大成人心忒偏。

             因喜叔段多腼腆,

             休怪老身暗行奸。

             提笔拂纸如亲面,

             书告叔段听根源:

             你兄朝周离金殿,

             五月五日紧加鞭;

             前来接位了心愿,

             吾儿见书莫迟延。

     (白)     书写已毕。

             内侍,这有家书一封,命你速往京邑面交太叔段开拆,不得有误!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出门。)

大太监  (念)     应知天下事,尽在书一封。

(大太监下。)

姜后   (白)     内侍此去,段儿必然兴兵前来也!

     (西皮正板)  若得次子来登殿,

             朝暮殷勤伴膝前。

             纵死黄泉也合眼,

             免得我心两地悬。

(姜后、四宫女同下。)

【第五场】

(〖牌子〗。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公子吕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  (念)     欲激深宫书一封,假朝王室谒周公。母前难问安危事,只恐无情宝剑横!

     (白)     啊公子吕!

公子吕  (白)     主公!

郑庄公  (白)     孤王今日离国,假意朝周,国母必有书信寄与太叔。就在此地扎住人马,须要严密查访。

公子吕  (白)     领旨。

             众将官,就在此地扎住人马,小心伺候!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郑庄公  (白)     卿家呀!

     (唱)     事不得已非情愿,

             朝王不去假留连。

             城外扎营防兵变,

             且看太叔怎回还。

             自问愁愧心一点,

             手足损伤情可怜。

             万般无奈身暂掩,

             提防奸细要密严。

大太监  (内白)    马来!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唱)     宫廷深处领书柬,

             心慌意乱紧加鞭。

     (白)     是我奉国太之命,去往京邑下书,密约太叔段前来夺位。看此地有人马扎住,这便怎么处?嗳!国太之命,他们谁敢阻挡,待咱家催马闯过!

     (唱)     祸到临头谁能免,

             不如放胆且向前。

             弓开难留弦上箭,

公子吕  (白)     呔!拿奸细!

郑庄公  (唱)     形踪诡密定藏奸。

大太监  (白)     原来是主公在此,奴婢参见!

郑庄公  (白)     起来!

大太监  (白)     是。

郑庄公  (白)     你从何处而来?

大太监  (白)     奉了国太之命,去往京邑下书。

郑庄公  (白)     噢!书信现在哪里?

大太监  (白)     现在怀内。

郑庄公  (白)     呈上来,待孤观看。

大太监  (白)     是。

(大太监呈书。〖牌子〗。郑庄公看书。)

郑庄公  (白)     哎呀国母啊,何必如此?

             来,将内侍斩了!

大太监  (白)     咳!

(二上手推大太监同下,斩。二上手同上。)

郑庄公  (白)     哎!国母书信约太叔段袭取都城,于五月五日为期,城上立有白旗一面,以作接应之处。我不免假作国母笔迹,套写密书一封,使太叔段急速前来便了!

     (唱)     未曾提笔先发怨,

             辗转思维怒冲天。

             此番作为害非浅,

             国母可谓老不贤。

             将计就计假书骗,

             诳哄无知起祸端。

             不为社稷有更变,

             岂肯手足不保全。

     (白)     来,传一能言军士进见!

公子吕  (白)     传一能言军士进见!

士卒   (内白)    来也!

(士卒上。)

士卒   (念)     披坚执锐士,能言会语人。

     (白)     参见主公!

郑庄公  (白)     这有书信一封,命你去至京邑,就说国太有书寄与太叔,叫他照书行事,不得有误!

士卒   (白)     遵命。

(士卒接书。)

士卒   (白)     正是:

     (念)     国太偏君君更偏,老天欺地地欺天。

(士卒下。)

郑庄公  (白)     哎,国母啊!

     (唱)     同生同养又同宴,

             何故如此心忒偏?

             此书一去伦常变,

             兄弟之情难保全。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引太叔段同上。)

太叔段  (念)     有心宝帐取金印,无事玉阶望白云。每日思想心烦闷,等候国母信和音。

     (白)     某、太叔段。自到京邑,广收兵马钱粮,以候国母来书,夺取吾兄之位。咳!心虽如此,只是未知天意可随人愿否?

(家将引士卒同上。)

家将   (念)     恩情三月雨,心思一纸书。

     (白)     请少站,待俺与你回禀太叔。

士卒   (白)     是。

家将   (白)     回禀太叔:国母差人前来下书。

太叔段  (白)     看香案迎接!

家将   (白)     是!

             香案迎接!

(家将下。〖牌子〗。太叔段迎,拆书看。)

士卒   (白)     叩见太叔!

太叔段  (白)     罢了。吾有回书,欲烦带回,转呈太后拆看。

士卒   (白)     太叔修书,自当效命!

太叔段  (白)     如此溶墨伺候!

(〖牌子〗。太叔段修书。)

太叔段  (白)     书已写好。

             来,回奏国母,不可泄露!

士卒   (白)     是。

(士卒接书。)

士卒   (念)     假书来诳宠,回报主人翁。

(士卒下。)

太叔段  (笑)     哈哈哈……

     (白)     国太命我袭取都城,须速前去。

             来,有请夫人!

四文堂  (同白)    有请夫人!

(二丫鬟引卫云环同上。)

卫云环  (念)     窗外鹊雀噪,吉凶事未晓。

     (白)     夫君万福!

太叔段  (白)     少礼请坐。

卫云环  (白)     告坐。

太叔段  (笑)     哈哈哈……

卫云环  (白)     啊夫君,今日为何笑容满面?

太叔段  (白)     夫人有所不知,适才国太有书信到来,说兄侯不在国中,叫我带兵袭取郑城,以夺君位。故此欢悦。

卫云环  (白)     事虽如此,不知天命若何。待奴占卜一课,以定可否?

太叔段  (白)     这倒使得。

             来,看香案伺候!

(文堂甲摆香案,卫云环卜课。)

卫云环  (念)     “上乾下震得,无望知九五”。

     (白)     呀!

     (唱)     卦爻现出多凶险,

             一家骨肉难保全。

             悖理之事岂如愿,

             凡事欺人如欺天。

     (白)     啊夫君,此卦大为不详。夫君可停此意,以免有伤天和。

太叔段  (白)     呀呀呸!

     (唱)     妇人无知见识浅,

             好好之事胡乱言。

             可笑可恨又可厌,

             人生难得有妻贤。

卫云环  (白)     啊!

     (唱)     君纵嫌来妻自愿,

             夫妻怎容不谏言。

             凡事逆行必遭险,

             谋能欺人难欺天。

太叔段  (白)     唗!

     (唱)     说话好似败家犬,

             哪有工夫多留连!

     (白)     无知的妇人,出此不利之言。

             家将走上!

(家将上。)

家将   (白)     有何吩咐?

太叔段  (白)     传令下去:吩咐外厢整顿人马,即随某家攻取郑城去者!

家将   (白)     遵命!

(家将下。)

太叔段  (白)     夫人哪!

     (唱)     我自夺位提宝剑,

             你去寝室好安眠。

             男儿志气百金炼,

             当转乾坤敢欺天。

(太叔段下。)

卫云环  (白)     哎呀!

     (唱)     我夫只想功业建,

             不惜手足结仇冤。

             此行必然遭凶险,

             怎不教人泪涟涟。

(四大铠、四家将、四下手引太叔段同上。)

太叔段  (唱)     只为国母难常见,

             要想富贵何惧难?

             此去得国功名显,

             晋位胜此守田园。

             众军起马催车辇,

             大小三军听我言:

             悄悄速行旌旗卷!

(四文堂、四大铠、四家将、四下手同下。)

卫云环  (哭)     喂呀……

太叔段  (唱)     我为君你何必珠泪不干?

(太叔段下。)

卫云环  (白)     哎,罢了哇!罢了!

     (唱)     夫君不听良言劝,

             催动三军找祸端。

             眼看夫妻难相见,

             望断白云断肠肝。

     (白)     哎!夫君此去,必死郑伯之手,纵然自找其祸,乃是国母所使,郑伯养成,其罪非小。我不免先入黄泉,以候夫君,免得眼见心惨,辱及我身也!

     (唱)     祸福拿稳心一点,

             有去无归实可怜。

             妇随夫尽持宝剑,

(卫云环取剑看二丫鬟。)

卫云环  (白)     啊,侍女们,看看前堂是何人来了,快去!

二丫鬟  (同白)    是。

(二丫鬟同下。)

卫云环  (白)     罢!

     (唱)     先入黄泉再团圆。

(卫云环自刎。二丫鬟同上。)

二丫鬟  (同白)    哎呀,不好了!

     (同唱)    夫人自尽实堪叹,

(二丫鬟同抬卫云环。)

二丫鬟  (同唱)    血染桃花丧黄泉。

(二丫鬟同哭下。)

【第七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公子吕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  (唱)     嫌长爱幼起逆乱,

             国母作事心忒偏。

             太叔若受假书赚,

             身死郑国社稷安。

(士卒上。)

士卒   (唱)     晓行夜宿把路趱,

             取来回书进营盘。

     (白)     启禀主公:小人讨得太叔回书呈上。

郑庄公  (白)     好。下面领赏。

士卒   (白)     谢主公!

(士卒下。)

郑庄公  (白)     太叔回书,必有奇谋,待孤拆开一观。

     (唱)     不是家患即国患,

             要得家安国才安。

             拆开封皮仔细看,

     (笑)     哈哈哈……

     (唱)     狂妄无知不羞惭!

公子吕  (白)     太叔书中如何言讲?

郑庄公  (白)     书信上言,即刻兵取郑城。嗯,太叔段招供在此,杀之有名,国太岂能庇护也?

公子吕  (白)     如此即将人马埋伏,准备捉拿。

郑庄公  (白)     众将官,打了公子吕旗号,埋伏鄢邑,捉拿太叔段去者!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郑庄公  (唱)     姣养无知敢造反,

             纸上何能把兵谈?

             众将努力拿逆叛,

             克段于鄢莫迟延。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家将、四下手引太叔段同上。)

太叔段  (唱)     国母书来我斗胆,

             三军跃跃跨雕鞍。

             卷旗衔枚暗催趱,

             切莫惊动百姓观。

四文堂、
四大铠、
四家将、

四下手  (同白)    启禀太叔:鄢邑已有人马拦路。

太叔段  (白)     看是何人的旗号?

四文堂、
四大铠、
四家将、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文堂、四大铠、四家将、四下手同看。)
四文堂、
四大铠、
四家将、

四下手  (同白)    启太叔:是大夫公子吕的旗号。

太叔段  (白)     啊?公子吕因何至此?骑虎之势,难以收歇,众将官,杀上前去!

     (唱)     事已至此难回挽,

             谁肯歇息谁心甘?

             只管向前莫怠慢,

             进则富贵退刀餐!

(四大铠、四上手、公子吕同上。)

公子吕  (白)     呔!太叔休得无礼,主公在此!

太叔段  (白)     呸!杀!

(公子吕、太叔段同冲杀,同打。太叔段、四文堂、四大铠、四家将、四下手同败下,公子吕、四大铠、四上手同追下。)

【第九场】

(太叔段败上。)

太叔段  (白)     哎呀!

     (唱)     马行江岸收缰晚,

             祸到临头后悔难。

     (白)     罢了哇罢了!我只道是公子吕的军马,岂知兄侯在此防堵,并未入周,这便怎么处?

(〖内呐喊声〗。)

太叔段  (白)     哎呀且住!四面人马围困,我还有何脸面见得兄侯,不如自刎,以免受辱。苍天哪苍天!国母误我也!

     (唱)     不听妻言心自惨,

             欲见兄面又羞惭。

             母子求聚反遭散,

     (白)     罢!

     (唱)     枉在人世走一番。

(太叔段自刎。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公子吕引郑庄公同上。)
四文堂、
四大铠、

四上手  (同白)    太叔自刎!

郑庄公  (白)     闪开了!

(郑庄公看。)

郑庄公  (白)     哎!兄弟呀!

(郑庄公哭。)

郑庄公  (唱)     一见兄弟丧残生,

             惊破肝胆吓煞人。

             眼望尸首珠泪滚,

             我和你是手足情。

             兄坐江山你争论,

             国母待儿轻重分。

             你不该枉把干戈动,

             你不该临危自刎身。

             兄弟之情心难忍,

             共议大事有何人?

             一时心伤悲声震,

     (哭头)    兄弟呀!

     (唱)     你死哪顾我自生。

             难免后人将我论,

             不孝不义万古存。

公子吕  (白)     啊主公,事已至此,哭也无益,只好将太叔厚礼安葬也就是了。

郑庄公  (白)     此皆国母所误也。

             来,将太叔尸首用白绫裹好,棺殓埋葬,抬下去!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抬太叔段同下。)

郑庄公  (白)     公子吕,国母来书,太叔回信,你可一并呈与国母观看,请国母到颍地安居,说我盟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唱)     二封书呈国太看,

             颍地行宫把身安。

公子吕  (白)     领旨!

     (唱)     此事难怪复可叹,

             去请国母把驾搬。

(公子吕下。)

郑庄公  (白)     哎!

     (唱)     自嗟自叹自己怨,

             又悲又恼又心酸;

             只因国母见识浅,

             不孝不义万古传!

     (白)     哎!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宫女引姜后同上。)

姜后   (唱)     寄书后却为何不见音信?

             寝不安坐不宁暗自思忖:

             莫不是小内侍泄风露讯?

             莫不是京邑城少将缺兵?

             我这里诸般事安排已定,

             盼只盼小姣儿早日来临。

(大太监引公子吕同上。)

公子吕  (唱)     在行宫我领了君侯之命,

             后宫内呈书信去走一程。

     (白)     啊公公,君侯有书信二封,请国母观看。

大太监  (白)     大夫且站片时,待咱家奏与国太。

公子吕  (白)     是。

大太监  (白)     启奏国太:君侯差大夫公子吕回朝,有书信二封面见国太。

姜后   (白)     宣他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大太监出。)

大太监  (白)     国太有旨:宣公子吕进宫!

公子吕  (白)     领旨!

(公子吕进。)

公子吕  (白)     公子吕叩见国太!

姜后   (白)     大夫平身。

公子吕  (白)     千千岁!君侯有书信二封,请国太观看。

(公子吕呈书。姜后看书。)

姜后   (白)     哎呀!

     (唱)     见书信吓得我冷汗滚滚,

             事不成母子们何颜见人。

             我这里且把那大夫来问,

             太叔段他今在何处存身?

     (白)     啊大夫,太叔段今在何处?

公子吕  (白)     太叔夫妇俱已自尽了。

姜后   (白)     你待怎讲?

公子吕  (白)     他夫妇俱已自尽了!

姜后   (白)     哎呀!

(姜后气椅。)
公子吕、

四宫女  (同白)    国太醒来!

姜后   (唱)     忽听得太叔段夫妻自尽,

     (三叫头)   叔段!姣儿!哎儿呀!

     (唱)     直吓得年迈人丧胆离魂。

             实指望接君位母子同庆,

             实指望来膝前省定晨昏。

             可叹你夫妻们双双丧命,

             可叹你辜负娘一片慈心。

             再不能寿筵前兄弟孝顺,

             再不能守封疆仍回都城。

             这是我过溺爱枉送儿命,

             这是我画猛虎反成犬形。

             到如今闪得娘将谁去问,

             肠寸断悔已晚痛煞娘亲。

四宫女  (同白)    国太,人死不能复生,请国太保重身体要紧!

公子吕  (白)     臣奉君侯之命,请国太驾赴颍地行宫居住。君侯发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姜后   (白)     噢,罢了啊寤生,你忍心竟将为娘贬出么?哎,我好苦也!

     (唱)     死一子别一子又悲又恨,

             苦煞我一旦间母子无情。

             为此事贬国后他也忒狠,

             可叹我燕巢宫枉费精神。

(二宫女引郑妻同上。)

郑妻   (唱)     适才间听说是君侯来信,

             为什么将国太贬出宫廷?

     (白)     哎呀国太呀!君侯请驾别居,不过一时之见,望国太恕罪。待儿媳劝阻,倘若不允,儿拼一死,以赎不孝之罪也!

     (唱)     是君侯一时间忘却本性,

             望国母勿见罪车驾暂停。

姜后   (白)     哎!

     (唱)     你一番孝顺心娘我愧领,

             只是我无颜面再见君臣。

     (白)     媳妇,你君侯将为娘贬居颍地,倒还便宜为娘。你且回宫去吧,不必劝阻了!

     (唱)     要留我除非是海枯石粉,

             早回宫免得你君侯疑心。

郑妻   (白)     是。

     (唱)     母子义婆媳情心中何忍,

             待君侯回朝时面奏分明。

(郑妻下。)

姜后   (唱)     苦受难人情险老身怨命,

             奸雄子反不如儿媳孝心。

(四太监、四将官自两边分上。)
四太监、

四将官  (同白)    臣等叩见国太!

姜后   (白)     你们来此作甚?

四太监、

四将官  (同白)    奉命护送国太前赴颍地。

姜后   (白)     哦,你们是护送我前赴颍地的么?

四太监、

四将官  (同白)    是。

姜后   (白)     君侯何在?

四太监、

四将官  (同白)    君侯立誓:不到黄泉,永不相见。

姜后   (白)     噢,今生不能相见了。

     (三叫头)   寤生!郑伯!哎儿呀!

     (唱)     果真是生别离教人怨愤,

             母子们黄泉誓天地寒心。

             从今后见面难自悲形影,

     (白)     罢!

     (唱)     他忘了养育恩四十余春。

四太监、

四将官  (同白)    臣等请驾!

姜后   (白)     儿呀!

(姜后哭。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风旗引太叔段、卫云环同上。)

太叔段  (念)     丹心天地惨,黄泉路途遥。

卫云环  (念)     溺爱反遭害,恩情一旦抛。

太叔段、

卫云环  (同白)    吾乃(太叔段)(卫云环)鬼魂是也。

太叔段  (白)     啊夫人!

卫云环  (白)     君侯!

太叔段  (白)     只因母后不喜寤生兄长,心想立我为王,不料事机泄败,你我夫妻反遭其害。兄长又贬母后于颍地,发下誓愿:断绝母子恩情,不到黄泉,永不相见。母后思儿心切,每日哭哭啼啼。此乃天数造定,人力无可挽回。日后必有贤臣谏奏,兄王回心转意,迎接母后回都,享受荣华。你我与她梦中相会,将此事奏知母后,免得终日悲伤也。

卫云环  (白)     君侯请!

太叔段  (白)     正是:

     (念)     杜鹃啼残三月雨,

卫云环  (念)     梦魂惊断五更风。

太叔段  (白)     众鬼卒,驾起阴风,前往颍邑城中去者!

四风旗  (同白)    啊!

太叔段  (二黄正板)  我夫妻悲切切随风前往,

             想起了以往事心内惨伤。

卫云环  (二黄正板)  实指望夫妻们百年合畅,

             又谁知一旦间双双夭亡。

太叔段  (二黄正板)  这也是生前定谁敢阻挡,

             看起来大限到无法躲藏。

卫云环  (二黄正板)  皆因是咱母后心有偏向,

             立次子废长男起了祸殃。

太叔段  (二黄正板)  恨兄王暗地里兴兵动将,

             全不念兄弟们手足情肠。

卫云环  (二黄正板)  动刀枪咎自取不怨兄长,

             只怨他抛却了年迈亲娘。

太叔段  (二黄正板)  年迈人悲切切朝思暮想,

             我夫妻去颍邑劝慰一场。

             叫鬼卒驾阴风急速前往,

四风旗  (同白)    啊!

(四风旗同下。)
太叔段、

卫云环  (同二黄正板) 母子们重相见叙叙衷肠。

(太叔段、卫云环同下。)

【第十二场】

(二宫女引姜后同上。)

姜后   (引子)    离别宫闱,空令我,饮泪含悲。

     (念)     生离最是苦,死别实悲夫。可叹为国母,有子不如无!

     (白)     哀家、姜后。溺爱次子叔段,反使他夫妻丧命。可恨寤生将我贬居颍地,发下誓愿:不到黄泉,永不相见。是我每日思念段儿,好不伤惨人也!

     (二黄正板)  凄风苦雨多伤感,

             冷落行居泪不干。

             有子如无常悲叹,

             老死此地有谁怜!

二宫女  (同白)    国母不必过于伤悲,天色已晚,请安歇了吧!

姜后   (白)     更衣伺候。

二宫女  (同白)    是。

(姜后更衣。〖起二更鼓〗。)

姜后   (白)     回避了!

二宫女  (同白)    是。

(二宫女同下。)

姜后   (白)     哎!

     (二黄正板)  居异乡受寂寞自悲自叹,

             黄昏时最怕的月上栏杆。

             昏花眼对孤灯宫门来掩,

             我虽然入罗帏哪得安眠!

(姜后入睡。〖起三更鼓〗。太叔段、卫云环同上。)

太叔段  (二黄正板)  听谯楼打三更云收雾散,

             长空外声切切鸿雁南旋。

             风飘飘凄凉凉更深月淡,

             梧桐叶落苍苔寂寞惨然。

卫云环  (二黄正板)  望天涯银河岸疏星点点,

             众星拱斗柄迴斜漫西南。

             想不到只落得红消杏脸,

             白发人反看我黑发归泉。

太叔段  (二黄正板)  想生前在宫中欢乐饮宴,

             身为王我也曾束发整冠。

卫云环  (二黄正板)  此时节说什么整冠饮宴,

             进宫去慰国母免其伤惨。

太叔段  (二黄正板)  掩身形进寝宫母后相见,

卫云环  (二黄正板)  见母后不由得珠泪涟涟。

太叔段、

卫云环  (同叫头)   (母后)(婆母)!哎,娘啊!

姜后   (二黄正板)  梦魂里只听得人声呼唤,

(姜后看。)

姜后   (二黄正板)  灯光下是何人影淡如烟?

             看不明拂一拂昏花老眼,

太叔段、

卫云环  (同白)    母后!

姜后   (白)     啊!

     (二黄正板)  原来是太叔段儿媳云环。

太叔段、

卫云环  (二黄正板)  母后啊!

姜后   (唱)     曾记得寿筵前金樽酒满,

             你夫妻双双拜老幼同欢。

             自从儿到京邑不能相见,

太叔段  (二黄正板)  今日里见母后触目心酸。

(〖起四更鼓〗。)

太叔段  (二黄正板)  悲切切尊母后魂伤魄断,

             听为儿从前事哭诉一番:

             在生前娘疼儿珍宝相看,

             卫云环就如同亲女一般。

             废长子立为儿偏心另眼,

             我兄王知此事才起祸端。

             儿夫妻身被难实实可叹,

             最堪叹把我的老母牵连。

             只落得在此地无依无伴,

             儿死在九泉下心也不甘。

             到如今空后悔无法挽转,

             痛母后痛得儿万箭心穿。

卫云环  (二黄正板)  这也是天命定数有长短,

             日中昃月盈亏天理循环。

             儿夫妻虽丧命也无可怨,

             细想来人间事怎能瞒天!

             劝母后且莫要终日思念,

             劝母后且莫要望眼欲穿,

             劝母后且莫要茶饭懒咽,

             劝母后且莫要两泪涟涟。

             实指望奉甘旨定省早晚,

             想不到母在阳儿在阴间。

             若报恩转来世重亲慈范,

             千古来有何人百岁同欢。

姜后   (二黄正板)  听儿言痛得娘肝肠寸断,

             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前。

             看起来生共死终有定限,

             我无非叹儿等死得可怜。

             到如今咱三人阴阳隔断,

             怎舍得你夫妻不在娘前。

             又不知为娘的怎脱此难,

             与寤生要相逢除非黄泉。

             此一言是你兄发下誓愿,

             到如今娘后悔也是枉然。

             母子们虽说是梦魂相见,

             见一面为娘的死也心甘。

太叔段  (二黄正板)  娘自有出头日总可回转,

(〖起五更鼓〗。)

太叔段  (白)     呀!

     (二黄正板)  天将明儿夫妻就要回还。

卫云环  (二黄正板)  母与子婆与媳阴阳隔断,

             郑君侯指日间迎请凤銮。

太叔段  (二黄正板)  夫妻们施一礼忙出宫院,

卫云环  (二黄正板)  从此后再相逢难上加难。

太叔段  (叫头)    母后!

卫云环  (叫头)    国母!

(四风旗领太叔段、卫云环同下。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同白)    国母醒来!

姜后   (二黄正板)  观儿媳双双去抛娘不管,

     (白)     哎呀!

     (二黄正板)  原来是梦魂里母子团圆。

             嘱咐我言和语句句悲惨,

             痛得我肝肠内万箭刺穿。

             说什么天命定数有长短,

             说什么寤生儿接我回还?

             梦中言实叫我真假难辨,

             从今后只恐怕梦会也难。

     (白)     儿呀!

(姜后哭下。二宫女同随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同上,同站门。院子引颍考叔同上。)

颍考叔  (引子)    只为姜后,每日里,挂在心头。

     (念)     只因郑伯理不通,无故抛却母子情。岂知养育是天性,贬赴颍邑正孤零。

     (白)     下官、颍考叔。在郑伯驾前为官,官居颍谷封人。我想郑伯与伊母姜后不睦,将母发赴颍邑城中,虽然有人侍奉,并无亲丁相随。近闻姜后因次子太叔段夫妻丧命,终日悲啼不止,令人感叹。现在主公调我入朝,不免趁此机会,进献鸮鸟,打动主公,若能迎接国母回朝,母子完聚,岂不两全其美。少刻见驾,只好见机行事。

             家院!

院子   (白)     有。

颍考叔  (白)     引路上朝!

院子   (白)     遵命。

             众将官,打道上朝!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颍考叔  (唱)     姜后喜爱太叔段,

             废长立次理不端。

             郑侯得知心中怨,

             兄弟相争起祸端。

             夫妻双双皆丧命,

             短命夭亡实可怜。

             画虎不成反类犬,

             弄巧成拙扭转难。

             虽然姜后行事短,

             抛弃亲娘有人言。

             君侯与母情义断,

             惟恐后人作笑谈。

             今日入朝将主劝,

             但愿母子得团圆。

             众将引路朝廊转!

(四文堂、四大铠、家院同下。)

颍考叔  (唱)     朝见君侯进忠言。

(颍考叔下。)

【第十四场】

郑庄公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  (西皮正板)  盘古开辟天地展,

             伏羲神农与轩辕。

             天运循环轮流转,

             尧王访舜舜耕田。

             禹王治水人罕见,

             三过其门不回还。

             夏王传位登宝殿,

             君民同乐太平年。

             后出桀王民涂炭,

             弹打黎民嬉笑玩。

             汤主伐夏民情愿,

             四百余年乐安然。

             又出纣王臣遭难,

             信宠妲己丧江山。

             凤鸣岐山真主现,

             文王仁德可对天。

             武王伐纣除国患,

             天降英杰到人间。

             成、康二主多为善,

             幽王无道民不安。

             骊山取乐同饮宴,

             戏耍诸侯焚狼烟。

             列国纷纷常交战,

             黎民涂炭受倒悬。

             我父创业江山占,

             子袭父位理当然。

             母后喜爱太叔段,

             废长立幼理不端。

             手足相争两交战,

             断绝情肠义难全。

             此事却将母问短,

             母后并未回答言。

             怨我粗心发誓愿,

             母子相会在黄泉。

             一言既出难回转,

             驷马难追丈夫言。

             母在颍地常挂念,

             思前容易悔后难。

             内侍摆驾银安殿,

             再与群臣国事谈。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郑庄公  (白)     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展放龙门哪!

(公子吕上。)

公子吕  (唱)     迈步且上银安殿,

             见了主公奏根源。

     (白)     臣、公子吕见驾,主公千岁!

郑庄公  (白)     平身。

公子吕  (白)     千千岁!

郑庄公  (白)     大夫上殿,有何本奏?

公子吕  (白)     臣启大王:今有颍考叔回朝献鸟,现在午门候旨。

郑庄公  (白)     将他宣上殿来!

公子吕  (白)     领旨。

             主公有旨,宣颍考叔上殿!

颍考叔  (内白)    领旨!

(颍考叔上。)

颍考叔  (念)     为接国母还,进鸟走一番。

     (白)     臣、颍考叔见驾,主公千岁!

郑庄公  (白)     平身。

颍考叔  (白)     千千岁!

郑庄公  (白)     卿家,颍地民情如何?

颍考叔  (白)     启主公:那颍地民情深厚,田地丰盈呵!

(〖牌子〗。)

郑庄公  (白)     依卿所奏,幸你教化有方。

             公子吕!

公子吕  (白)     臣!

郑庄公  (白)     宣祭仲、子都上殿!

公子吕  (白)     领旨。

             主公有旨:宣祭仲、子都上殿!

祭仲、

子都   (内同白)   领旨!

(祭仲、子都同上。)

祭仲   (念)     忽听大王唤,

子都   (念)     忙步上银安。

祭仲、

子都   (同白)    臣(祭仲)(子都)见驾,大王千岁!

郑庄公  (白)     二卿平身。

祭仲、

子都   (同白)    千千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郑庄公  (白)     今有颍考叔教民有方,回朝奏事,孤王赏宴,命卿等作陪,君臣共饮。

祭仲、
子都、

公子吕  (同白)    臣等谢宴!

(大吹打。四太监同排宴。)

颍考叔  (白)     启大王:臣在南山射猎,得来野味,特献大王。

(太监甲抬鸟上。)

郑庄公  (白)     不知此鸟何名,要它有何用处?

颍考叔  (白)     大王听臣道来:

     (念)     此鸟名为鸮,日暮笑声高。白昼不能见,夜晚出树巢。

             小时母哺之,长大忘劬劳;吞食其母肉,腾空展翅飘。

     (白)     此乃不孝之鸟,进与大王烹而食之。

郑庄公  (白)     不孝之鸟,食之无味。将它放在荒郊!

(太监甲抬鸟下。)

郑庄公  (白)     今有祭夫进来蒸羊,赏赐与你。

颍考叔  (白)     多谢大王!

郑庄公  (白)     君臣同饮。

(〖牌子〗。)
公子吕、
祭仲、
子都、

颍考叔  (同白)    请!

(颍考叔藏肉,郑庄公见。)

郑庄公  (白)     嗯!孤赐你肉食,为何不用,藏在袖内,莫非轻薄寡人之赐乎?

颍考叔  (白)     臣启主公:只因家有老母,从未尝君赐之物,请命以遗之,荣幸大矣。臣想人生天地之间——

     (念)     父恩好报,母恩难补,养育劬劳,襁褓负苦,

             乳哺三年,怜爱心腑,手足同赐,义贯千古。

             鹿食鸣群,羔羊跪乳,蜂聚其众,乌鸦反哺。

             人立世间,生身为主,人类同情,枭鸟无母!

郑庄公  (白)     呀!

     (唱)     听罢言来心惨伤,

             珠泪点点洒胸膛。

             怨孤出言太无状,

             不该立誓弃亲娘。

             后悔无及暗思想,

             闷闷不乐坐一旁。

颍考叔  (白)     啊主公,推杯不饮,双目垂泪,是何意也?

郑庄公  (白)     卿家有所不知,卿有老母在堂;孤却无母,故而垂泪。

颍考叔  (白)     主公现有姜后国母,现在颍城,何言无母?

郑庄公  (白)     卿家哪里知道,只因姜太后与太叔段定计,共谋孤的江山,不料反误自己。是孤一时性急,将太后遗于颍地,立下誓愿: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郑庄公哭。)

颍考叔  (白)     啊主公,如今太叔段已亡,姜国母只有主公一子,每日哭哭啼啼,思念甚哀。主公若与国母相见,为臣倒有一计可解“黄泉相见”之誓。

郑庄公  (白)     卿家有何妙计?

颍考叔  (白)     可在颍邑城外,挖一地穴,请主公穴中等候,再请国母也来穴中,母子相会,不见天日,岂不应了“黄泉相见”之誓?

祭仲   (白)     颍考叔之计甚善。主公可封他官职,命他前去监造地室。

郑庄公  (笑)     哈哈哈……

     (唱)     听一言来心欢畅,

             忧中化喜乐非常。

             开路将军孤封赏,

             监造地室须匆忙。

颍考叔  (白)     臣领旨!

     (唱)     多谢大王恩德广,

             从此国母转回乡。

             金殿领旨颍邑往,

             监造地室走一场。

(颍考叔下。)

郑庄公  (白)     大夫!

祭仲   (白)     大王!

郑庄公  (白)     颍考叔此去监造地室,不日必然成功。就命大夫预备车辇,随孤王一同迎接国太。

祭仲   (白)     臣领旨!

     (唱)     不是考叔把计定,

             我主岂能认娘亲?

郑庄公  (唱)     内侍摆驾后宫进,

             迎接国母回龙廷。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姜后上。)

姜后   (唱)     子媳梦里常思想,

             不由两眼泪千行。

             梦中之言挂心上,

             说我不久转还乡。

             常言梦是心头想,

             未必真能回朝堂。

             画饼充饥一般样,

             望梅止渴难充肠。

             将身且坐后堂上,

             终日颠倒入梦乡。

(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  (同白)    启国太:颍考叔求见。

姜后   (白)     宣他进来。

二宫女  (同白)    国太有旨:宣颍考叔进见!

颍考叔  (内白)    领旨!

(颍考叔上。)

颍考叔  (念)     忙将郑侯事,奏与国太知。

     (白)     国太在上,颍考叔叩见!

姜后   (白)     卿家免礼。平身赐坐。

颍考叔  (白)     臣谢坐。恭喜国太,贺喜国太!

姜后   (白)     喜从何来?

颍考叔  (白)     臣昨日入朝,劝解君侯。君侯有意迎接国太,只因有誓在先:不入黄泉,不得相见。为臣偶生一计,掘下地穴,两厢一会,即应“黄泉相见”之誓。君侯已在地穴迎接国太。

姜后   (白)     有劳卿家费心,此事如何补报卿家!

颍考叔  (白)     此乃臣之份所当然,国太何出此言。就请国太圣驾同行。

姜后   (白)     如此宫娥们!

二宫女  (同白)    有。

姜后   (白)     带路!

     (唱)     梦中言语不虚谎,

             果然今日回朝堂。

             吩咐宫娥一同往,

             穴中相见我儿郎。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牌子〗。四太监、四文堂、四大铠、祭仲、公子吕、子都同上,同站门。郑庄公上。)
祭仲、
子都、

公子吕  (同白)    启大王:来在颍邑城穴口。

郑庄公  (白)     列开旗门!

祭仲、
子都、

公子吕  (同白)    啊!

(颍考叔上。)

颍考叔  (白)     参见主公!

郑庄公  (白)     可曾回明国太?

颍考叔  (白)     国太已到穴内等候。

郑庄公  (白)     如此众卿吩咐将人马就地扎住,待孤入穴相见。

祭仲、
公子吕、

子都   (同白)    领旨!

(祭仲、公子吕、子都领四太监、四文堂、四大铠同下。)

郑庄公  (白)     颍卿,有请国太!

颍考叔  (白)     领旨!

             有请国太!

(二宫女、二太监引姜后同上。)

姜后   (唱)     听得考叔一声请,

             想是我儿到来临。

     (白)     颍卿何事?

颍考叔  (白)     我主到来,请国太相见。

姜后   (白)     我儿哪里?

郑庄公  (白)     儿臣参见母后!

姜后   (白)     寤生!

郑庄公  (白)     国母!

姜后   (白)     皇儿!

郑庄公  (白)     母后!

姜后   (白)     儿呀!

郑庄公  (白)     娘啊!

姜后   (西皮导板)  见皇儿不由娘珠泪滚滚,

     (三叫头)   寤生!皇儿!儿啊!

     (西皮快板)  手拉着娘的儿细说分明:

             是为娘宠次子将儿欺哄,

             拆散了一家人骨肉恩情。

             你兄弟袭郑都反遭丧命,

             你侄儿逃卫国隐姓埋名。

             有为娘在颍邑凄凉受尽,

             白天哭夜晚想痛悔在心。

             只说是母子们见面无份,

             数鸿雁迎秋风望断白云。

             我的儿掘地穴将娘来请,

     (哭头)    我的儿呀!

     (西皮快板)  娘今日有何面再回龙廷!

郑庄公  (白)     母后啊!

     (西皮快板)  劝母后再不必伤心悲恸,

             听为儿把言语细说娘听:

             已往事只怪儿一时气忿,

             悔不该逼母弟生离死分。

             娘在此受凄凉儿心难忍,

             无一日不念娘珠泪淋淋。

             有道是儿不孝娘当教训,

             望母后将此事勿记在心。

             儿今日接母后宫廷来进,

             晨则省昏则定略尽孝心。

             从今后母子们骨肉欢庆,

             搀母后出地室快上车行。

     (白)     母后不必伤悲,请出地室,随儿回朝。

姜后   (白)     儿呀!娘今见儿一面,死也心甘,还有何面目去见满朝文武?

郑庄公  (白)     母后哇!母后若不还宫,儿就碰死在地室!

姜后   (白)     皇儿不必如此,为娘随你回去就是。

(祭仲、公子吕、子都、四文堂、四大铠同上。)

郑庄公  (白)     众将官,摆驾回朝!

祭仲、
公子吕、
子都、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1 ┊ 字数:1万5578 ┊ 最后更新:2020-05-3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