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南郡》【头、二本】

主要角色
周瑜:小生
诸葛亮:老生
鲁肃:老生
曹洪:净
曹仁:净
黄盖:净
张飞:净
关平:生
刘封:生
牛金:净
陈矫:丑
曹纯:生
刘备:老生
孙乾:生
赵云:武生

情节
考南郡一役,在三国战争系统上,颇居重要地位:前为赤壁鏖兵之结束,后为孙、刘荆州张本之起原;在《三国演义》中,即五十一回“曹仁大战东吴兵,孔明一气周公瑾”之事实,而其来龙去脉,则当自周瑜、鲁肃,同到油江口刘备营中谢礼,因于筵席上谈起取南郡之事为始——则小生一角之唱、白、做工吃重处方为到界。此头、二本取南郡,即是从周瑜到油江做起。初意瑜欲突起将刘备杀死,继见刘兵严备,不敢造次。席间瑜先说破刘备,莫非有取南郡之意;而刘备早秉承诸葛亮之嘱咐,用言反激,卒遂议定让东吴先取,如取不成,再由刘取之约,并呼诸葛亮、鲁肃为证。鲁肃于是大费踌躇,不敢决,因更引起周瑜慨然坚决之反允。此一剧中,当以此场为精华。盖周瑜之骄傲自负,鲁肃之老实胆小,刘备之假诚实,诸葛亮之有意煽动反激——其做工、说白,皆极可观也;善听戏者,当于此场最注意之。以后,周瑜即率兵命蒋钦迳往攻取。蒋钦既败回,周瑜因甘宁之言,先取彝陵,遂有甘宁被困彝陵之一段。逮周瑜亲自往救,始将彝陵攻下,当即远攻南郡。中途适遇曹仁兵,混战一场。曹营以彝陵失却,势颇危险,乃忆及曹操锦囊,急拆视之,遂依计而行:城上虚插旌旗,侨作欲遁之状,以赚周瑜。周瑜果鲁莽中计,迨一马冲入,而毒箭中矣。此为曹军于失城前之小胜。此二本即至此告终。以后第三本,为周瑜以假死挂孝,还赚曹仁;曹军亦大败,而南郡及荆州、襄阳二郡,乃安然落于刘备手矣。

注释
《取南郡》为小生正角戏,而去鲁肃、刘备之二生,皆不过重配;若其余则均无足重轻矣。惟靠把数场中,则曹仁、甘宁、蒋钦等,亦稍有次重价值。本考第十六册中,亦载有此剧第祗周瑜已受箭伤,张飞、赵云有取南郡时之一出,于剧名上确相副,而于剧情及支配角色上,则为不完全:盖小生之所重,不重在带兵出战等处而重在前数场。本考十六册所载,即第三本,与此正紧相衔接;刘备取南郡一役之前半,遂告成功。

根据《戏考》第三十八册整理

录入:碾芹斋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4.3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取南郡【头本】

【第一场】

(四龙套、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先生八卦早算定,

             可算千古第一人。

             大江之中烧曹兵,

             但愿恢复旧乾坤。

诸葛亮  (白)     主公!

     (西皮摇板)  军家胜败原难定,

             周郎用兵如鬼神。

             孙刘结合灭奸佞,

             那怕曹瞒百万兵。

孙乾   (内白)    走啊!

(孙乾上。)

孙乾   (西皮摇板)  适才探马报一信,

             特地进帐报军情。

     (白)     孙乾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白)     命你前去探听,怎么样了?

孙乾   (白)     探马报道,那周郎备将一份厚礼,必当前来相谢。

刘备   (白)     原来如此。下面歇息。

孙乾   (白)     是。

(孙乾下。)

刘备   (白)     吓,先生,那周郎此番前来还是好意,还是奸谋?

诸葛亮  (白)     哈哈哈……周郎此来,哪有好意?定是为南郡而来。

刘备   (白)     喂呀!那周郎既然为南郡前来,先生妙计安在?

诸葛亮  (白)     他若来时,主公宽待,山人自有道理。

刘备   (白)     全仗先生。

(孙乾上。)

孙乾   (念)     打探周郎到,报与主公晓。

     (白)     启主公:周郎带兵,离此不远。

诸葛亮  (白)     知道了。传子龙进帐。

孙乾   (白)     得令。

             先生有令,四将军进帐!

(赵云上。)

赵云   (念)     忽听军师唤,迈步到帐前。

     (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四弟)(四将军)少礼,请坐。

赵云   (白)     谢坐。唤末将进帐,有何军情?

诸葛亮  (白)     今有周郎带兵前来,必然要夺南郡。命你带兵,去至江口,迎接周郎,以显我军威武。

赵云   (白)     得令。

             带马!

(四白龙套同上,带马,赵云、四白龙套同下。)

诸葛亮  (白)     子龙前去迎接,管叫周郎胆寒。

刘备   (白)     周瑜带兵前来,若是杀个措手不及,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主公只管放心,小小周郎,何足道哉!

刘备   (白)     先生吓!

     (西皮摇板)  先生说话太看轻,

             细听孤穹说详情:

             归盛国贼享安宁,

             周郎不是等闲人。

             他有来意难解定,

             大事全凭在先生。

诸葛亮  (白)     主公吓!

     (西皮摇板)  主公但把心放定,

             山人自有妙计行。

             一同去到营门等,

(诸葛亮至台口。)

刘备   (西皮摇板)  全仗军师可放心。

(诸葛亮、刘备、四龙套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徐盛、甘宁、丁奉、吕蒙、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旌旗招展空翻影,

             杀气腾腾似烟尘。

             细想玄德实可恨,

             讨回南郡方称心。

     (白)     鲁大夫,

鲁肃   (白)     都督。

周瑜   (白)     我想曹操,带领八十三万人马,被本督杀得片甲不归。想刘备乃枭雄之辈,此番去到油江口会宴,酒席宴前,看吾眼色,众将须当奋勇。

徐盛、
甘宁、
丁奉、

吕蒙   (同白)    喳!

鲁肃   (白)     吓,都督,此计虽妙,只怕一件——

周瑜   (白)     哪一件?

鲁肃   (白)     只怕那孔明早有安排,难以下手。

(周瑜愕。)

鲁肃   (西皮摇板)  都督妙计比韩信,

             诸葛用兵似鬼神。

             但愿同心破曹瞒,

             得送情处且送情。

周瑜   (西皮摇板)  好个心直鲁子敬,

             今日之言果然真。

             兵将放胆向前进,

(四文堂、徐盛、甘宁、丁奉、吕蒙、鲁肃同领下。)

周瑜   (西皮摇板)  准备龙泉斩孔明。

(周瑜下。)

【第三场】

(四上手、四大将、赵云同上。)

赵云   (西皮摇板)  适才军师把令降,

             命俺迎接小周郎。

     (白)     俺赵云,奉了军师将令,命俺带领人马,迎接周瑜。只见旌旗远远招展,周瑜想必来也。

             众将官!

四大将  (同白)    有!

赵云   (白)     少时周瑜到此,必须铠甲鲜明,以震军威。人马迎上前去!

(四文堂、四大铠、甘宁、徐盛、周瑜同上,丁奉、黄盖、鲁肃同上。)

赵云   (白)     呔!何方人马?少往前进!

吴将   (同白)    东吴周都督。

赵云   (白)     原来周都督。云奉军师将令,特来迎接都督。

周瑜   (白)     如此有劳将军。

赵云   (白)     都督请!

周瑜   (白)     将军请!

(周瑜下,赵云跟下,众人同下。)

【第四场】

(张飞上。)

张飞   (念)     营中鼓角鸣,战士起雄心。

     (白)     俺张翼德,方才见了二哥,是他言道周瑜小儿,在临江会上,意欲陷害我家大哥;今日又来,又怕不怀好意。故此俺带剑营门,以防不测。远远望见大哥、军师来也——

(吹打。四文堂、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白)     吓,三弟,为何全身披挂,带剑站立营门?

张飞   (白)     适才二哥言道,周瑜小儿,昔在临江会上,陷害大哥,幸而未成;今日又来,必然不怀好意,叫我营门提防不测。

刘备   (白)     三弟,你不要多心。如今同心破曹,他焉能害我?乃是商议取南郡之事。不要多心。

张飞   (白)     不可不防。那周郎奸诈——

刘备   (白)     不必多言!

诸葛亮  (白)     那周郎纵有歹意,谅他亦难以下手。三将军只管放心。

张飞   (白)     他若来时,不可不防。

诸葛亮  (白)     既然如此,你可带领虎将,暗藏营前埋伏,不得有误。

张飞   (白)     周瑜!吓吓吓,无有歹意便罢;若有歹意,管叫你有路而来,无路而归吓!

(张飞下。)

赵云   (内白)    走吓!

(赵云上。)

赵云   (白)     参见主公、军师。周都督到。

诸葛亮  (白)     有请。

(吹打。四文堂、四大铠、甘宁、黄盖、徐盛、丁奉、鲁肃、周瑜同上。)
诸葛亮、

刘备   (同白)    都督。大夫。

周瑜、

鲁肃   (同白)    皇叔。先生。

刘备   (白)     请坐。

周瑜、

鲁肃   (同白)    有坐。

刘备   (白)     不知都督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周瑜   (白)     岂敢。来得卤莽,皇叔海涵。

刘备   (白)     岂敢。赤壁鏖兵,战败奸佞,我等佩服。

周瑜   (白)     此皆皇叔神威,瑜何敢当?

刘备   (白)     备得水酒与都督贺功。

周瑜   (白)     叨扰了。

刘备   (白)     酒席摆下。

(安席。吹打。甘宁、黄盖、徐盛、丁奉同参。张飞、赵云、关平、刘封自两边分上。)

刘备   (白)     免。

(甘宁、黄盖、徐盛、丁奉同愕。)

刘备   (白)     列位将军,今日之宴,乃是共议国家大事。众位将军休怀异念,俱请帐外犒劳。

甘宁、
黄盖、
徐盛、

丁奉   (同白)    都督在此,我等理应值席伺候。

周瑜   (白)     皇叔盛情,你等帐外歇息去罢。

甘宁、
黄盖、
徐盛、

丁奉   (同白)    得令。

(甘宁、黄盖、徐盛、丁奉同下。)

刘备   (白)     我与都督饮酒谈心,尔等前去款待众将。

张飞   (白)     得令。

(张飞、赵云、关平、刘封同下。)

刘备   (白)     都督请!

周瑜   (白)     皇叔请!

刘备   (白)     大夫请。

鲁肃   (白)     皇叔请。

(牌子。)

周瑜   (白)     敢问皇叔屯兵在此,莫非有取南郡之意否?

刘备   (白)     闻都督欲取南郡,故来相助;若都督不取,备必取之。

周瑜   (白)     哈哈哈……我东吴欲得汉江,今南郡已在掌握之中,如何不取?

     (西皮摇板)  此番攻取原非小,

             吴兵蓄锐今破曹。

             前者已欲取刘表,

             必然攻取在今朝。

刘备   (白)     都督吓!

     (西皮摇板)  胜负之事未可料,

             曹仁也是将英豪。

     (白)     都督欲取南郡,岂不知曹操临归之时,命曹仁把守,荆襄以南,谅必早有预防;况且曹仁勇不可挡,都督休要将南郡小视。

周瑜   (白)     也罢。吾若取不得南郡,那时任从皇叔去取。

刘备   (白)     但凭都督。

(甘宁、黄盖、徐盛、丁奉同上。赵云、张飞、刘封、关平自两边分上。)
刘备、

周瑜   (同白)    尔等何为?

甘宁、
黄盖、
徐盛、

丁奉   (同白)    闻听都督要让南郡不取,故此末将等上帐。

周瑜   (白)     本督自有公论,你等不必多言,且退帐外。

甘宁、
黄盖、
徐盛、

丁奉   (同白)    得令!

(甘宁、黄盖、徐盛、丁奉同下。)

刘备   (白)     尔等可快快退下。

张飞、
赵云、
刘封、

关平   (同白)    呵!

(张飞、赵云、刘封、关平自两边分下。)

刘备   (白)     方才都督之言,子敬、孔明为证,都督休得反悔。

(鲁肃愕。)

鲁肃   (白)     这个……

刘备   (白)     呵——

鲁肃   (白)     这个……

周瑜   (白)     什么“这个”、“那个”,丈夫一言,岂能反悔?

鲁肃   (白)     是是是……

             不知孔明先生,以为如何?

诸葛亮  (白)     大夫你好糊涂!都督此言,甚是公论。先让都督去取,若取不下,我主公前去取之,有何不可?

周瑜   (白)     到底孔明先生说话爽快!

鲁肃   (白)     都督差矣。

周瑜   (白)     何差之有?

鲁肃   (白)     我东吴费了多少兵马钱财,方能破曹;到今日,怎么应许皇叔去取南郡?我鲁肃是个直心之人,只得说出;不到之处,孔明休怪。此事只怕难行也。

     (西皮摇板)  非是鲁肃行奸巧,

             智谋哪有孔明高。

             凡事必须直言道,

             岂可强失旧故交。

             收取南郡所必要,

             皇叔何必费心劳。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子敬此言见识巧,

             局量不及公瑾高。

     (白)     荆襄九郡,本是刘景升故土;我主乃景升之弟,理当收复旧业。今让都督先取南郡,乃是两家之好,不肯相争;若都督不能收取,自然我主公要去收复,难道说还让了曹操不成么?大夫如此见小,怎比都督智量宏大?

鲁肃   (白)     啊——

刘备   (白)     是吓!孔明此言,正合道理;都督言出如箭,必无改悔。

周瑜   (白)     周瑜岂是言行不顾之人?皇叔放心,又道是“丈夫一言,驷马难追”!

刘备   (白)     都督言重了。

周瑜   (白)     话不多言,就此告辞了。

     (西皮摇板)  孙刘两家既情好,

             周瑜焉敢辞勤劳。

             施罢一礼跨虎豹,

     (白)     马来——

     (西皮摇板)  此一番与皇家立功劳。

(周瑜下。)

刘备   (白)     送都督。

     (西皮摇板)  一见周郎出帐道,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山人腹内巧计高。

(张飞、赵云、关平、刘封同上。)

张飞   (白)     唔,好了!这狗头去了!

刘备   (白)     这虽不甚要紧。适才先生叫我如此言讲,但叫那周郎如此回答。虽然一时说了出口,我今孤穹一身,并无置足之地,欲取南郡容身;若被周瑜取了,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哈哈哈……主公请放宽心。叫那周瑜前去厮杀,主公南郡城中高坐便了。

刘备   (白)     请教先生,计将安出?

诸葛亮  (白)     山人自有道理。

             三将军听令!

张飞   (白)     在!

诸葛亮  (白)     附耳上来……

(诸葛亮咬耳。)

张飞   (白)     扎扎扎……

诸葛亮  (白)     照计而行,不得有误。

张飞   (白)     得令!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好军师,真乃好妙计也!

     (西皮摇板)  军师帐中把令降,

             气杀周瑜小儿郎。

(张飞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回头再将子龙叫,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准备丝纶钓金鳌。

             屯兵江口须安好,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主公——

     (西皮摇板)  但放宽心少焦劳。

             一同帐后暗理料,

刘备   (西皮摇板)  全仗军师妙略韬。

诸葛亮、

刘备   (同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大铠、蒋钦、周泰、甘宁、黄盖、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快板)  杀之不成羞又恼,

             一腔恶气实难消。

             三军扎营再定计巧,

鲁肃   (白)     都督吓!

     (西皮快板)  鲁肃心中似火烧。

             孔明行事真奸巧,

             帐下将士皆英豪。

             只恐此番去征讨,

             东吴岂不空费劳。

             须当三思定计较,

周瑜   (白)     哎!

     (西皮快板)  大夫足见见识小。

     (白)     本督此番前去,攻取南郡,如在掌握之中;这个假人情,落得现成的。大夫你忒以的胆小了!

鲁肃   (白)     只怕那孔明诡计多端。

周瑜   (白)     大夫不必多言,本督自有道理。

             众位将军!

蒋钦、
周泰、
甘宁、

黄盖   (同白)    都督!

周瑜   (白)     哪位将军,愿领一支人马,先取南郡?

蒋钦   (白)     末将不才,愿领一支攻取南郡,生擒那曹仁入帐!

周瑜   (白)     好!蒋钦听令——

蒋钦   (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带领一支人马,以为前站先锋,徐盛、丁奉为副将;本督大兵,随后接应。不得违误!

蒋钦、
丁奉、

徐盛   (同白)    得令!

             带马——

(四龙套带马同领下。)

鲁肃   (白)     唉!

周瑜   (白)     哎,大夫!你又怎么样了?

鲁肃   (白)     我想南郡乃曹仁把守,曹操兵回许昌,必然重兵把守。想那刘备兵扎油江口,必然不怀好意。依我看来,那孔明必有诡计。

周瑜   (白)     哈哈哈……大夫何如此之胆小!想那孔明也是一人,何惧之有?小小南郡,哪放心怀?你看本督大兵一到,南郡唾手而得!

鲁肃   (白)     但愿如此。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大铠同允。)

周瑜   (白)     大队人马往南郡接应蒋钦去者!

四大铠  (同白)    吓!

周瑜   (唱)     油江一战败曹操,

             何惧曹仁小儿曹。

             大队人马催前道,

             子敬何必胆魂消。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牛金、曹洪同上,同起霸。)

曹洪   (念)     身经百战逞英雄,岂料周郎善火攻。

牛金   (念)     败转回营失锐气,重整兵力破江东。

曹洪、

牛金   (同白)    俺——

曹洪   (白)     曹洪。

牛金   (白)     牛金。

曹洪   (白)     将军请了。

牛金   (白)     请了。

曹洪   (白)     你我奉了丞相将令,随同曹仁镇守南郡。今闻周瑜兴兵前来,攻取南郡。因此全身披挂,且候元帅升帐,看是怎样安排。

牛金   (白)     你我两厢伺候。请。

曹洪   (白)     请。

(曹洪、牛金分归两边。发点。四龙套、四下手、曹仁同上。)

曹仁   (点绛唇牌)  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念)     堂堂丈夫莅常基,身为武将挂铁衣。战鼓不住惊天地,雀鸟不敢往空飞。

     (白)     本帅,曹仁。只因丞相与周郎交战,误中火攻之计,全军尽没,败回许昌,命俺镇守南郡,以拒东吴。今闻探马报道,周瑜小儿,兴兵前来,攻取南郡,已渡汉江。因此升至大帐,一同商议退兵之策。

             站堂军!

(四龙套同允。)

曹仁   (白)     有请陈大夫。

四龙套  (同白)    有请陈大夫!

陈矫   (内白)    唔哼!

(陈矫上。)

陈矫   (念)     忽听元帅唤,迈步到帐前。

     (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先生少礼,请坐。

陈矫   (白)     告坐。唤小某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曹仁   (白)     先生有所不知。今有周瑜兴兵前来,攻取南郡,已渡汉江。特请先生进帐,商议退兵之策。

陈矫   (白)     我想襄阳有夏侯将军把守,荆州亦有夏侯尚把守,料无妨碍;只是彝陵无人。元帅可令曹洪前去镇守,以抵周郎。

曹仁   (白)     先生之言,正合我意。

             如此曹洪听令!

曹洪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带领五千人马,镇守彝陵,以防吴兵,不得迟误!

曹洪   (白)     得令!

             马来——

(曹洪下。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启禀元帅:今有周瑜,命大将蒋钦为先锋,徐盛、丁奉为副将,领兵五千,前来攻取南郡。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传令下去:众将坚守城池,勿战为上,待他粮草吃尽,再去攻战。

牛金   (白)     且慢——

曹仁   (白)     将军为何阻令?

牛金   (白)     想周瑜兵将远道而来,正好出兵攻其不备,怎么闭关不出?又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末将不才,愿领一支人马,生擒蒋钦入帐!

曹仁   (白)     将军虽然英勇,恨蒋钦乃东吴有名大将;丁奉、徐盛,勇不可挡。休得粗莽。

牛金   (白)     元帅,俺愿领兵五百,与他决一死战!岂可失此锐气!

曹仁   (白)     也罢。你既定要出兵阵前,须要小心。待本帅与你掠阵。

牛金   (白)     得令!

             吓!蒋钦,吓吓吓……俺若遇你不胜,也非是骁将了!哈哈哈……

(牛金下。)

陈矫   (白)     牛金虽然勇猛,恐其失事;元帅必须接应,以助军威。

曹仁   (白)     那是自然。

             众将官带马出城出发!

     (西皮摇板)  牛金虽然韬略高,

             必须掠阵助英豪。

             人来与爷带虎豹,

             斩杀贼人气方消。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风入松牌。四文堂、四上手、徐盛、丁奉、蒋钦同上。)

蒋钦   (白)     俺蒋钦。奉了周都督将令,带领人马,同领徐盛、丁奉,攻取南郡。来此离郡城不远。

             二位将军,上前攻打!

丁奉   (白)     想南郡城池坚固,必须引诱敌人出城困住,得胜之后,方可攻城。

徐盛   (白)     丁将军言得极是。

蒋钦   (白)     如此,丁将军上前诱敌,徐将军在后接应,俺领兵围困贼将便了。

徐盛、

丁奉   (同白)    请!

蒋钦   (白)     请!

(合头。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下手、牛金同上。四龙套、丁奉同上,会阵。)

牛金   (白)     呔!俺牛金在此,来将通名受死!

丁奉   (白)     唗!俺乃东吴大将丁奉是也。特来收取南郡,快叫曹仁出城投降!

牛金   (白)     好吴贼,一派胡言!看刀!

丁奉   (白)     来得好!

(牛金、丁奉同杀,丁奉败下,牛金追下。)

【第九场】

(四上手、徐盛同上。)

徐盛   (白)     丁奉诈败而来。

             众将官上前接应。

(丁奉、牛金同杀上,同杀。丁奉、徐盛同败下,牛金追下。)

【第十场】

(四龙套、蒋钦同上。)

蒋钦   (白)     牛金十分骁勇,徐盛、丁奉俱败下阵来,众将官即速上前,四面围困,休得放走贼将。

(徐盛、丁奉同上。)
徐盛、

丁奉   (同白)    走哇!

(牛金追上。牛金、蒋钦同杀。四上手同围困,同拥下。)

【第十一场】

(四文堂、四下手、陈矫、曹仁同上。)

曹仁   (西皮摇板)  远看牛金他被困,

             只怕难保命残生

     (白)     先生,你看牛金身入重围,不能得出,如何是好?

陈矫   (白)     元帅可速亲往救之,小某回城照应便是。

曹仁   (白)     就依先生。请。

陈矫   (西皮摇板)  我去城头远照应,

(四文堂、陈矫同下。)

曹仁   (西皮摇板)  三军奋勇救牛金。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牛金上。)

牛金   (西皮摇板)  匹马单枪陷贼阵,

     (白)     呔!

     (西皮摇板)  挡吾者死避者生。

(丁奉、徐盛、蒋钦、四上手同上,同杀。四下手、曹仁同上,同杀,救牛金出阵。蒋钦、徐盛、丁奉同败下。)

牛金   (白)     蒋钦等败走。

曹仁   (白)     不必追赶,收兵进城。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程普、甘宁、鲁肃、大纛旗、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蒋钦奋勇取南郡,

             只怕难以胜曹仁。

             特此随后来救应,

鲁肃   (白)     都督吓!

     (西皮摇板)  且望红旗报好音

(徐盛、丁奉、蒋钦同上。)
徐盛、
丁奉、

蒋钦   (同白)    禀都督:末将等请罪。

周瑜   (白)     吓!何罪之有?

蒋钦   (白)     末将等奉令攻取南郡,头一阵遇见牛金,将他困住,正要生擒;不想被曹仁冲围救出,十分英勇,将我等杀得大败。望都督恕罪。

周瑜   (白)     唗!好无用也!

     (西皮摇板)  为将之道当谨慎,

             如何无谋又无能!

             失我锐气头一阵,

             军法当斩难容情。

             喝令武士推出斩,

(四上手自两边分上,同绑丁奉、徐盛、蒋钦。)

周瑜   (西皮摇板)  辕门之外快施行。

程普、

甘宁   (同白)    刀下留人!

程普   (西皮摇板)  若斩大将乃自损,

甘宁   (西皮摇板)  还须将功抵罪名。

程普、

甘宁   (同白)    蒋钦等罪固当斩,念在赤壁鏖兵,破曹有功,还求都督饶恕才是。

周瑜   (白)     军令不严,何以服众?吾今看在众将面上,暂饶一死。叉出帐去!

蒋钦、
丁奉、

徐盛   (同白)    唉!

(蒋钦、丁奉、徐盛同下。鲁肃愕。)

周瑜   (白)     吓,大夫,为何在一旁发呆?

鲁肃   (白)     我何曾发呆?

周瑜   (白)     适才我要斩蒋钦等,众将俱以讨情,大夫稳坐一旁,一言不发,呆坐是何缘故?

鲁肃   (白)     哦,原来为此。我想起一件故事来了。

周瑜   (白)     什么故事?

鲁肃   (白)     我在此想起,都督先前怒打黄盖,我等不知真假,十分着急;孔明一旁明知其故,独不发一言,可算高见。我去问他,他对我言道,都督打黄盖,乃是苦肉之计;又叫我瞒过都督。今日又斩蒋钦,所以想起前事;故尔一旁不发一言,要学孔明之才智也。

周瑜   (白)     吓哎子敬!你怎么时时刻刻,把个孔明放在心中?这是如何行兵办事!

鲁肃   (白)     都督请道——

     (唱)     都督暂且将气平,

             细听鲁肃说分明:

             非是无故去思论,

             无奈心中怕孔明。

             怕的一朝结仇恨,

             只恐未必胜他人。

             故此鲁肃心烦闷,

             荆襄一旦归他人。

周瑜   (唱)     大夫说话欠思论,

             周瑜岂是等闲人。

     (白)     子敬,你的胆也太小了!难道将荆襄送与孔明不成?

鲁肃   (白)     取是要取,只是孔明诡计,都督必须用兵谨慎,方无后悔。

周瑜   (白)     哈哈……大夫不必多言,本督自有道理。

鲁肃   (白)     是是是。

周瑜   (白)     众将官!

四文堂  (同白)    有!

周瑜   (白)     兵发南郡去者!

甘宁   (白)     且慢——

周瑜   (白)     将军因何阻令?

甘宁   (白)     都督不可轻视南郡。必须先取彝陵,以去后应;然后再攻南郡,可以一鼓而得。

周瑜   (白)     甘将军此言甚是。即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前去攻打彝陵,本督随后接应。

甘宁   (白)     得令!

     (唱)     辞别都督把马上,

             攻打彝陵走一场。

(甘宁下。)

周瑜   (唱)     一见甘宁把马上,

             不由本督挂心肠。

             人来与爷带丝缰,

             但愿彝陵归我掌。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长锤。四文堂、牛金、陈矫、曹仁同上。)

曹仁   (二黄原板)  可笑蒋钦无志量,

             损兵折将败回乡。

陈矫   (白)     元帅吓!

     (二黄原板)  只怕周瑜兴兵上,

牛金   (白)     呔!

     (二黄原板)  管叫来时将他伤。

曹仁   (二黄原板)  将身且坐宝帐上,

             且听探马报端详。

(曹纯上。)

曹纯   (白)     启禀元帅:大事不好了!

(曹仁惊。)

曹仁   (白)     何事惊慌?

曹纯   (白)     今有周瑜,命大将甘宁,带领人马,前去攻打彝陵去了!

陈矫   (白)     哎呀元帅,若是彝陵有失,南郡势难保守。元帅急速分兵相救才是。

曹仁   (白)     既有这等事——

             牛金、曹纯听令!

牛金、

曹纯   (同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二人,带领三千人马,去至彝陵,相助曹洪镇守。

陈矫   (白)     且慢——

曹仁   (白)     先生为何阻令?

陈矫   (白)     想甘宁乃东吴有名上将,不可力敌,必须计取。

曹仁   (白)     先生有何妙计?

陈矫   (白)     依小某之见,就命曹纯先去彝陵,报知曹洪,叫他出城,与甘宁交战,诈败而走,让甘宁夺了彝陵空城后,再会同牛金,四面围困,方可擒得甘宁。

曹仁   (白)     哈哈哈……真乃好计也!你等照计而行。

牛金、

曹纯   (同白)    得令!

曹纯   (西皮摇板)  帐中领了元帅令,

(曹纯下。)

牛金   (西皮摇板)  披星戴月不留停。

(牛金下。)

陈矫   (西皮摇板)  计策虽然如此定,

             必须提防要留神。

     (白)     牛金、曹纯前去,恐非周瑜对手;元帅必须提兵随后接应,方保无虞。

曹仁   (白)     也罢。南郡城池兵符印信,一并交付先生掌管;本帅亲自带兵出城助战去也。

陈矫   (白)     遵命。

曹仁   (西皮摇板)  犄角之势最要紧,

             接应必须亲自行。

(四龙套、曹仁同下。)

陈矫   (西皮摇板)  紧守城池与印信,

             提防吴兵闭四门。

(陈矫下。)

【第十五场】

(长锤。四龙套、四下手、曹洪同上。)

曹洪   (西皮摇板)  适才探马飞来报,

             甘宁人马似海潮。

             来在城楼下虎豹,

(曹洪下马,上城。)

曹纯   (内白)    马来!

(曹纯上。)

曹纯   (西皮摇板)  见了兄长说根苗。

     (白)     曹洪兄长请了。

曹洪   (白)     曹纯贤弟,为何到此?

曹纯   (白)     兄长有所不知。元帅闻听甘宁兴兵前来,攻打彝陵,特命小弟星夜赶来,叫兄长出城,与甘宁交战,只可诈败,让他夺取空城,然后带兵四面围困,管叫他无路可逃。不可违令。小弟我告辞了。

(曹纯下。)

曹洪   (白)     好计好计!必是陈矫之计。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曹洪   (白)     安排空城之计者!

四龙套  (同白)    吓!

(急急风牌。四龙套、四上手、甘宁同上。)

甘宁   (白)     呔!彝陵城上,站的可是曹洪?

曹洪   (白)     正是你老子曹洪!你乃何人?

甘宁   (白)     吾乃东吴甘宁。俺奉都督之命,前来攻城;劝你等快快出城投降,免你一死!

曹洪   (白)     满口胡言!

             众将官,出城迎敌者!

(四文堂,四下手同出城,会阵。开打。曹洪败下。)

甘宁   (白)     哈哈哈……原来有名无实之人,未战数合,便即弃城逃走。

             众将官!败兵不必追赶,人马进城!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十六场】

(四文堂、四下手、曹仁同上。牛金、曹洪同上。)

曹洪   (白)     那甘宁果然中计!

曹仁   (白)     好吓!

     (唱)     陈矫之计果然妙,

             甘宁中了计笼牢。

     (白)     甘宁甘宁,你今入了彝陵,好似笼中之鸟,休想活命!

             众将官!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将彝陵城池,四面团团围住,休要放走甘宁。

四下手  (同白)    吓!

(众人自两边抄下。)

取南郡【二本】

【第一场】

(急急风牌。四龙套、吕蒙同上。)

吕蒙   (白)     俺东吴大将吕蒙是也。奉了周都督将令,四路查探军情。闻得甘宁,被曹洪用计,围困在彝陵城中;不免回营报与都督知晓。就此马上加鞭!

(吕蒙三加鞭,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引子)    士马奔腾,运神机,争取南郡。

     (念)     眼底欺曹操,心中笑孔明。兴动人和马,要取荆襄城。

鲁肃   (白)     吓吓吓,都督如何心中也有孔明?却放不下,失口便言。

周瑜   (白)     我看大夫心中,常念孔明,故此笑他。

鲁肃   (白)     噢,都督,我鲁肃,你可笑;那孔明,不可笑。

周瑜   (白)     我笑孔明,全凭一张利口善说;借我江东兵马,解他当阳灾难。如今贪心不足,还想收取南郡。真乃自不量力,岂不可笑?

鲁肃   (白)     那孔明虽然凭一张利口,借我江东之兵,解他当阳之围,倒是不错;你想他赤手空拳,善于用借,不但鲁肃不及他,只怕都督也无可奈何与他。

周瑜   (白)     何以见得“善于用借”?

鲁肃   (白)     当年破曹操,借我江东之兵;助我江东,又借曹操之箭。他借于东,又借于北,岂不是他“善于用借”么?临江借箭,既借我鲁肃之草船;而疑于曹操者,又借一江大雾,才取十万狼牙。都督借东风之兵,筑祭风台,借东风而烧曹操,只烧得曹操片甲不存;又借东风,送扁舟一叶,以回夏口。

周瑜   (白)     不错不错。看起来,这孔明竟是个“空心把势”的人了!

鲁肃   (白)     唔。所以我鲁肃心中,时时刻刻,总有些提防他要“借贷”。

周瑜   (白)     哏?

鲁肃   (白)     哏?

周瑜   (白)     此人不死,真乃东吴一大患也。

鲁肃   (白)     哎吓吓,想那孔明,一时焉能死呢?

周瑜   (白)     唉!

     (西皮摇板)  孔明诡计多奇能,

             怕的暗取荆州城。

             当思妙计将他斩,

             不杀孔明不为人。

鲁肃   (白)     都督吓!

     (西皮摇板)  都督不必心烦闷,

             细听鲁肃说分明:

             当初孙、刘既同心,

             何必中途是非生。

             屡次害他先知情,

             全无怨恨半毫分。

             既是同心扶汉室,

             何必两下结仇冤。

周瑜   (西皮摇板)  事已至此再休论,

             灭曹之后再杀贼。

             将身且坐宝帐定,

吕蒙   (内白)    走吓!

(吕蒙上。)

吕蒙   (西皮摇板)  急忙进帐报军情。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将军少礼。命你打探军情,怎么样了?

吕蒙   (白)     哎呀都督吓!大事不好了!

周瑜   (白)     吓!何事惊慌?

鲁肃   (白)     想是孔明兴兵攻取南郡。

吕蒙   (白)     非也。今有甘宁,被曹洪用计,诓进彝陵城中,围困水泄不通。

周瑜   (白)     甘兴霸好不小心也!

鲁肃   (白)     此事可急急派兵,前去救护才是。

周瑜   (白)     吾若去救,倘曹仁带兵前来,如何抵挡?

吕蒙   (白)     哎呀都督!想甘兴霸乃东吴大将,岂可不救?

周瑜   (白)     既然如此,待本督亲自领兵救之。传令下去:命凌统在此镇守,须要小心。

吕蒙   (白)     得令。

             喝!下面听者!

四龙套  (内同白)   呵!

吕蒙   (白)     都督有令,分兵去救甘宁,此地留凌统带兵镇守,不可怠慢。

四龙套  (内同白)   吓!

吕蒙   (白)     传令已毕。

周瑜   (白)     大夫随我一同前往。

鲁肃   (白)     遵命。

周瑜   (白)     吩咐众将,兵发彝陵。

鲁肃   (白)     众将官起兵,攻取彝陵去者!

(四文堂、四大铠、程普、周泰、四上手、大纛旗自两边分上。泣颜回牌。众人同走圆场。)

周瑜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上手  (同白)    来此离彝陵不远,三军不敢前进,请令定夺。

周瑜   (白)     人马列开!

(众人同挖门。)

周瑜   (白)     本帅大兵到此,甘宁并不知晓。哪位将军有此胆量,前去冲营报号,与甘宁送信?

周泰   (白)     末将不才,情愿前去冲营报号。

周瑜   (白)     此番前去,须要小心。

周泰   (白)     得令!

             马来——

(周泰带马下。)

周瑜   (白)     周泰此去,与他冲营报号去了。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可向高处暂且扎营,饱食战饭,准备接应。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上手、甘宁同上城。)

甘宁   (西皮摇板)  误中奸谋被围困,

             兵将难出彝陵城。

             只得坚守待接应,

(内喊杀声。)

甘宁   (白)     吓!

     (西皮摇板)  又听得一阵喊杀声。

(周泰上。)

周泰   (西皮摇板)  杀透重围威风凛,

     (白)     甘将军快快开城!

甘宁   (白)     呔!开城!

     (西皮摇板)  只见周泰到来临。

     (白)     周将军快快进城!

周泰   (白)     待俺进城!

(周泰下。)

甘宁   (西皮摇板)  救兵已到是侥幸,

             转过城头来相迎。

(周泰上。)

周泰   (白)     将军请了。

甘宁   (白)     将军一路而来,多受辛苦。

周泰   (白)     为主勤劳,何言“辛苦”二字。今奉都督之命,报与将军知晓:都督亲领大兵前来相救;即便杀出城去,里应外合共破曹洪。

甘宁   (白)     如此甚好。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甘宁   (白)     随俺放炮起号,杀出城去!

四上手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炮炸响。风入松牌。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程普、吕蒙、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

周瑜   (白)     耳听彝陵城内,炮已响亮,甘宁必然起兵。

             众将官!即速前去攻打!

(四文堂、四下手、四大将、牛金、曹纯、曹洪、大纛旗同上。会阵。)

曹洪   (白)     呔!来者可是周瑜?

周瑜   (白)     本督大兵到此,还不快快下马归顺,免尔一死!

曹洪   (白)     一派胡言!

             众将官,杀!

(吕蒙架住钻下。起打。曹洪败下。甘宁、周泰同出城,同下。众人同起打。甘宁、周泰同上,助战。曹洪、众人同败下。周瑜、众人同追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甘宁、吕蒙、周泰同上。)

甘宁   (白)     曹洪败走,彝陵城池已得。有劳都督救援,末将请罪。

周瑜   (白)     此非将军之过也。即速进城歇马。

鲁肃   (白)     慢来慢来。

周瑜   (白)     大夫为何阻令?

鲁肃   (白)     前番甘将军误中奸计,险些儿性命不保;今番又要进城。倘若曹洪败去,会合曹仁,兴兵前来,岂不是又要中他之计。

周瑜   (白)     哎呀呀,此言深合兵家之道。依大夫之见如何?

鲁肃   (白)     彝陵孤城难守。曹洪此番败回南郡,趁其不备,星夜赶至南郡,以破曹仁,乃为上策。

周瑜   (白)     哟,子敬此言,正合我意。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就此攻取南郡去者!

     (唱)     大队人马往前进,

(四文堂、四大铠、四上手、鲁肃、甘宁、吕蒙、周泰、大纛旗同下。)

周瑜   (唱)     夺取南郡方称心。

(周瑜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下手、大纛旗、曹仁同上。)

曹仁   (唱)     陈矫之见亦有准,

             本帅带兵护牛金。

     (白)     本帅曹仁。因与陈矫商议,带兵前来接应牛金。适才探马报道,周瑜带领人马,已破彝陵城池。待曹洪、牛金,兵马败回,再作道理。

(牛金、曹纯、曹洪同上。)
牛金、
曹纯、

曹洪   (同白)    元帅在此。末将等失了彝陵,败回请罪。

曹仁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理,何罪之有?起过一旁。

牛金、
曹纯、

曹洪   (同白)    谢元帅。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今有周瑜,统领人马,前来追杀。

曹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曹仁   (白)     周瑜兴兵前来,岂能容他猖狂!

             众将官!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奋勇迎敌者!

(四龙套、四上手、程普、甘宁、吕蒙、周泰,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会阵。周瑜、鲁肃、程普暗同下。)

曹仁   (白)     呔,周瑜!快快出马受死!

吕蒙   (白)     呔!俺来擒你!

(众人同杀。吕蒙败下。)

曹仁   (白)     众将官!败兵不必追赶,保守南郡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场上拉城。四文堂、陈矫同上。纽丝。)

陈矫   (西皮摇板)  适才探马报一信,

             曹洪失却彝陵城。

             周郎用兵如鬼神,

             紧守城池要小心。

             人来带路敌楼进,

(陈矫上城。)

陈矫   (西皮摇板)  上得城来看分明。

             远望旌旗满天荫,

(四文堂、四上手、程普、鲁肃、大纛旗、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来了本督周公瑾。

     (白)     呔!南郡城上,站的何人?

陈矫   (白)     若问某的名姓,曹丞相帐下,参谋大夫,陈矫是也。尔乃何人?

周瑜   (白)     陈矫原来就是你。

陈矫   (白)     然。

周瑜   (白)     吾乃东吴大都督,周瑜是也。我劝你将南郡城池,快快献上,归顺我主,富贵不小。

陈矫   (白)     公瑾我久仰你名,乃江东名士,顾曲周郎。若论用兵之道,你实不如那诸葛孔明。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哈哈哈,奇了!你是何以见得,我家都督不如孔明?

陈矫   (白)     你乃何人,一旁多言?

鲁肃   (白)     不敢。东吴大夫鲁子敬是也。

陈矫   (白)     哈哈哈……原来是,老实无用之人!

鲁肃   (白)     这是什么说话!你何以见得我鲁肃是“老实无用之人”呢?我倒要领教领教。

陈矫   (白)     鲁大夫,你且听了。我知你乃江东一富户,周瑜当年缺粮,与你借贷,你将粮米相借,可谓厚道。因此周瑜荐你为官。

周瑜   (白)     这是鲁子敬平生厚道,何以“老实无用”呢?

陈矫   (白)     你且听了。当年刘玄德,兵败当阳,兵屯夏口,孔明本欲要往江东求救,恰巧鲁肃却去江夏,反道去求孔明、刘备,助你江东。哈哈哈,此不是“老实无用”也!周瑜欲杀孔明,以除后患,命他乌巢劫粮,乃是借曹操之刀,杀除孔明。哈哈哈,先生前去探孔明之动静,倒叫孔明嘲笑一番,杀之不成,此又不是先生“无用”之处么?

鲁肃   (白)     哎哎哎,果然我无用,我无用!

陈矫   (白)     周郎使孔明造战箭,使以军法从事,限三日交箭。那时先生替孔明担忧,借给草船,以私情救之,留此祸患。此非先生之老实到底、无用已极之人乎?

(周瑜怔。)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哎呀!陈矫吓吓吓!你好欺人也!

     (唱)     有一言说与两军听:

             人生在世界上全凭忠信。

             岂不知老实乃道德之本,

             那曹操摧朝纲大大奸佞。

             你祖父食汉禄也非平等,

             却缘何随逆贼看守城门。

             忘国家这是你无用之本,

             还在这两军阵耻笑别人。

             我劝你开城降保全性命,

             若不然管叫你玉石俱焚。

陈矫   (白)     住了!

     (唱)     此乃是争战地两军交锋,

             又何须论口舌摇动人心。

周瑜   (白)     陈矫!

     (唱)     你既知情理长开城降顺,

             本都督必饶你狗命残生!

     (白)     我劝你快快开城降顺,本督饶你不死。

陈矫   (白)     住了!要我开城,除非你等归顺曹丞相!

周瑜   (白)     一派胡言!

     (唱)     好言好语劝不醒,

             霎时叫尔刀下顷。

             众将与我把城攻定,

(四文堂、四下手、曹纯、曹洪、牛金、曹仁同上。)

曹仁   (唱)     胆大周瑜攻吾城!

周瑜   (白)     唗!曹仁匹夫,快快下马归降!

曹仁   (白)     看刀!

(众人同架住,同起打。周瑜、众人同败下。)

曹仁   (白)     众将官!败兵不必追赶,快快进城!

(开城,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上手、程普、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正好破城曹仁到,

鲁肃   (西皮摇板)  刀马威风果英豪。

周瑜   (西皮摇板)  暂且离城作计较,

鲁肃   (白)     都督!

     (西皮摇板)  只恐须用火攻烧。

程普   (白)     都督为何退走?

周瑜   (白)     曹仁英勇,放他进城,再作计议。

(四文堂、甘宁、吕蒙、周泰同上。)

众人   (同白)    末将等征战曹仁,都督为何先退?

周瑜   (白)     我欲分兵,乘空来取南郡城池;那知曹仁退回。放他回城,再作计议。

鲁肃   (白)     都督吓!进退为难之时,即须定计而行。

周瑜   (白)     大夫言之有理。

             众将官!

四文堂  (同白)    有!

周瑜   (白)     暂退十里扎营,歇息人马。明日饱食战饭,准备明日攻城!

四文堂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文堂、四下手、陈矫、牛金、曹纯、曹洪、曹仁同上。)

曹仁   (西皮摇板)  人马回城可保守,

             再与曹洪问根由。

     (白)     曹洪、牛金,命你二人,好好留心镇守彝陵;今将彝陵失守,丞相降下罪来,如何是好?

曹洪、

牛金   (同白)    非是我等自不小心,那周瑜人马,如同潮水一般,内外夹攻,因此大败,将彝陵失守。死罪吓死罪!

陈矫   (白)     元帅也不必烦闷。事已至此,何不拆开丞相临行所遗锦囊观看,以解此危。

曹仁   (白)     不是先生提起,本帅倒也忘怀了。锦囊在此,先生拆开观之。

陈矫   (白)     待小某看来。

(陈矫看。)

陈矫   (白)     原来如此妙计!

曹仁   (白)     先生是何良谋?

(陈矫与曹仁咬耳。)

曹仁   (白)     哈哈哈……果然妙计!你我照计而行。

             众将官!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传令下去:吩咐大小三军,各自备办行李包裹,明日与周瑜决一死战;若战不胜,则回许昌。

四下手  (同白)    吓!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带领五百人马,埋伏在城门之内……

(曹仁咬耳。)

曹仁   (白)     只候那周瑜落马,即速杀出,斩取首级,不得有误。

牛金   (白)     得令!

(牛金下。)

曹仁   (白)     曹纯听令!

曹纯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在城上遍插旌旗,虚张声势,暗地埋伏,不得有误。

曹纯   (白)     得令!

(曹纯下。)

曹仁   (白)     就烦先生,带领五百名弓箭手,埋伏城楼,以射周瑜,不得有误。

陈矫   (白)     遵命。哈哈,丞相真乃妙计也!

(陈矫下。)

曹仁   (白)     曹洪听令!

曹洪   (白)     在!

曹仁   (白)     明日随本帅分兵三门而出,以诱周瑜,不得有误。

曹洪   (白)     遵命。

(曹洪下。)

曹仁   (白)     众将官!

四下手  (同白)    有!

曹仁   (白)     各自歇息,明日出战大战周瑜!

众人   (同白)    呵!

曹仁   (白)     正是: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坠金乌。

(曹仁下。)

【第十场】

报子   (内白)    走吓!

(报子上。)

报子   (念)     日间藏草内,黑夜度荒丘。

     (白)     俺,能行探子是也。今奉诸葛先生之命,打探孙、曹两家兴兵之事,不免报与军师知晓。就此马上加鞭!

(报子三加鞭,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甘宁同上。)

甘宁   (白)     俺甘宁。昨日周都督,退兵十里扎营,命俺在此,用土筑一将台,以便观望南郡城池虚实。筑砌已毕,只见都督、大夫,远远来也。尔等远远伺候!

(四龙套、四上手自两边分下。四文堂、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昨日两军战疆场,

             一来一往动刀枪。

             下得马来土台上,

(周瑜上台。)

周瑜   (西皮摇板)  果然南郡固非常。

     (白)     吓大夫,你看南郡城池,果然十分坚固。

鲁肃   (白)     想当初三楚之地,所有乃是长安咽喉要路。你看南郡地脉,山青水秀,十分雅爱;可惜列宗无能守此祖业,今归曹贼之手。

周瑜   (白)     待本帅略施小计,必取南郡。你看遍插旌旗,乃是虚张声势,那曹仁莫非有逃走之意?吩咐众将走上!

四文堂  (同白)    众将走上!

(程普、吕蒙、周泰、甘宁、徐盛、丁奉自两边分上。)
程普、
吕蒙、
周泰、
甘宁、
徐盛、

丁奉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众位将军少礼。

程普、
吕蒙、
周泰、
甘宁、
徐盛、

丁奉   (同白)    唤末将前来,有何差遣?

周瑜   (白)     适才本帅,观看南郡城池,只见满城遍插旌旗,虚张声势,众将腰束包裹,那曹仁必有弃城逃走之意。尔等可分左右两军,前去攻城。如若得胜,只顾前进;只待鸣金,方可退兵。本帅亲自引军取城。尔等不得违误!

程普、
吕蒙、
周泰、
甘宁、
徐盛、

丁奉   (同白)    得令!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曹仁大开三门,兵马纷纷而出!

周瑜   (白)     再探!

报子   (白)     吓!

(报子下。)

周瑜   (白)     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

             众将官!

程普、
吕蒙、
周泰、
甘宁、
徐盛、

丁奉   (同白)    有!

周瑜   (白)     人马杀上前去!

程普、
吕蒙、
周泰、
甘宁、
徐盛、

丁奉   (同白)    哎!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场设南郡城。四龙套、四下手、曹洪、曹仁同出城。八龙套、吕蒙、程普、甘宁、周泰同上,碰头,会阵。)

曹仁   (白)     呔!吴贼听者!大将曹仁在此,谁敢来战?

周泰   (白)     呔!俺周泰来也!

(曹仁、周泰同杀,起打。程普帮杀。)

曹洪   (白)     呔!俺曹洪在此,谁敢来战?

吕蒙   (白)     吕蒙来也!

(曹洪、吕蒙同杀,甘宁帮杀。曹仁、曹洪同败下。吕蒙、众人同退下。四下手、陈矫同上。急急风牌。众人同上城。)

陈矫   (白)     哈哈!果然不出丞相所料,东吴之兵,追赶过去。只见周瑜亲自前来取城。

             弓箭手!

四下手  (同白)    有!

陈矫   (白)     周瑜马到瓮城之下,尔等只听梆子一响,弓弩齐发,不得违误!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伏城。四上手、徐盛、丁奉、大纛旗、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前军战争已得胜,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只见南郡大开门。

     (白)     南郡城门大开,正好夺取。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周瑜   (白)     随我取城!

     (西皮摇板)  扬鞭加马将城进,

(四上手同进城,同下。)

陈矫   (白)     放箭!

(四下手同射。)

周瑜   (白)     哎呀!

     (唱)     腰间已中箭雕翎。

(周瑜落马。四下手、牛金同冲出。)

牛金   (白)     呔,周瑜休走!看枪!

(徐盛、丁奉同架住,救周瑜同下。牛金追下。)

陈矫   (白)     哈哈哈……周瑜身中毒箭,虽然逃走,性命也是难保。

             众将官!

四下手  (同白)    有!

陈矫   (白)     好好紧守城池。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吕蒙、甘宁、周泰、程普同上。)

吕蒙   (白)     列位将军,你我只顾追赶曹仁,后面喊杀连天,快快退回救应。

甘宁、
周泰、

程普   (同白)    言之有理。请。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徐盛、丁奉、周瑜同上。四下手、牛金同上,同起打。程普、吕蒙、周泰、甘宁同上,接杀,救徐盛、丁奉、周瑜同下。)
(四下手、曹仁、曹洪同上。程普、吕蒙、周泰、甘宁、徐盛、丁奉、周瑜同上,同杀。程普、吕蒙、周泰、甘宁、徐盛、丁奉、周瑜同败下。)

牛金   (白)     周瑜中箭逃走!

曹仁   (白)     不必追赶,进城歇息,明日再去骂战!

四下手  (同白)    哎!

曹仁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周瑜,你今休想活命也!

     (笑)     哈哈哈……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842 ┊ 字数:1826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