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南郡》【三、四本】

主要角色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诸葛亮:老生
曹仁:净
陈矫:丑
刘备:老生
赵云:武生
张飞:净
关平:生
刘封:生
牛金:净
曹洪:净
曹纯:生

情节
此三、四本,则自诸葛亮暗中发兵,授计张飞、赵云,往伏南郡城外,乘机袭取起;一面即接演周瑜被伤养息,曹兵屡屡骂阵,吴军诸将皆有退志,周瑜奋起出马,假装气激而死,用计诱令劫营,吴兵四面伏出,夹攻曹兵,杀得曹仁大败而回等一大段。吴军颇称得手,岂知此时,早被张飞、赵云,一个夺得南郡城,一个擒得陈大夫;而刘备、诸葛亮等,亦相继安然进了南郡城池矣。非但如此,且马上用陈矫手中兵符印信,往调荆、襄二郡夏侯尚、夏侯惇等,出兵来救南郡。夏侯尚、夏侯惇二人,果被诱出;荆州、襄阳,遂亦为张飞、关公所袭得而镇守(脚本中诸葛亮发令时,用关平不用关公,并非错误;盖由于伶界中敬尊关公之心理,不敢用其名以被人调遣之故)。及至周瑜军乘势临城,欲一鼓夺取,则遥望城头上,巍然直立者,早已变为常山赵子龙矣。此一气真是气得可怜;虽大骂诸葛村夫,也是无用。四本演至此为止。

注释
四本之第一场中,周瑜假死,逼令鲁肃假哭;鲁肃不会假哭,反成真哭。此一场须生之做工及唱工,颇有可观也。
取南郡一役,本为《三国志》中一段大关目。盖自从周瑜往江口赴宴、议定让东吴先取之约起,须至诸葛亮连袭荆、襄、南郡三城、鲁肃气不过、往刘军论理、被诸葛亮说退止,方为完全。即演义中第五十一回“曹仁大战东吴兵,孔明一气周公瑾”及五十二回中“诸葛亮智辞鲁肃”之三个回目是也。旧时徽、汉班中,闻有全演者;近时则无闻矣。然近来本戏盛行,则此全本《取南郡》,似亦尝乘时而起。今编者觅得全脚本,敢贡献于剧界。其头、二本演:周瑜油江赴宴,起兵大战曹仁;及甘宁被困彝陵,周瑜轻进,误中毒箭数节,已皆载于前册。

根据《戏考》第三十九册整理

录入:碾芹斋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2.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取南郡【三本】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张飞、大纛旗同上。)

张飞   (念)     兵马渡江进,不分昼夜行。军师多妙算,暗袭荆州城。

     (白)     俺张翼德。只因周瑜小儿,要取南郡,带领人马,与曹洪交战。是俺奉了军师将令,带领五千人马,埋伏南郡左右;只等曹仁出兵对战,那时趁他空城无兵,夺取城池。

             喂,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张飞   (白)     人马悄悄往南郡左右,埋伏去者!

众人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关平、刘封、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西皮摇板)  思想刘表实可伤,

             荆州一旦付汪洋。

             恼恨蔡、张二奸党,

             贪图富贵降曹瞒。

             周郎带兵南郡往,

             不知谁胜那家强。

诸葛亮  (白)     主公吓!

     (西皮摇板)  主公休要泪惨伤,

             山人言来听端详:

             周瑜此番兴兵往,

             枉费兵马与钱粮。

             已命翼德南郡往,

             早晚吾主乐安康。

刘备   (西皮摇板)  军师八卦有志量,

             天文地理腹内藏。

             但愿荆襄归吾掌,

             那时方称孤心肠。

     (白)     吓先生,我想周郎此番前去,倘若得了南郡,如何是好?

诸葛亮  (白)     主公但放宽心,谅那周郎,此番前去,难以得胜,管叫他枉费徒劳。山人已命三将军,带兵去往南郡,等那曹仁出城,与周郎交战之时,城内空虚,可以唾手而得。

刘备   (白)     哎呀先生吓!想我那三弟,为人粗鲁,恐怕耽误大事。

诸葛亮  (白)     既然主公放心不下,为臣自有安排。

             四将军听令!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白)     这有令箭一支,命你带领五千人马,暗助三将军。休要放走陈矫,将兵符印信取下,不得违误。听我令下——

     (西皮摇板)  山人帐中传将令,

             将军近前听分明:

             五千人马你带定,

             鞍前马后要小心。

赵云   (白)     得令!

     (西皮摇板)  帐中领了师爷令,

     (白)     马来!

(四龙套带马,同下。)

赵云   (西皮摇板)  暗袭南郡走一程。

(赵云下。)

诸葛亮  (唱)     一见赵云跨金镫,

             天从人愿把功成。

             谅周郎难取荆襄城,

             只等好音报营门。

刘备   (西皮摇板)  先生用兵实奇能,

             火烧博望惊曹兵。

             酒席摆在后帐饮,

             与先生谈论兵机共饮杯巡。

(刘备、诸葛亮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丁奉、徐盛、程普、甘宁、吕蒙、周泰、蒋钦、鲁肃同上,周瑜带箭上。众人同挖门。)

众人   (同白)    都督醒来!

周瑜   (西皮导板)  霎时一阵疼难忍,

众人   (同白)    都督醒来!

周瑜   (唱)     只见众将面前存。

众人   (同白)    都督保重了。

周瑜   (白)     列位将军,也是我一时大意,未曾防备,误中那贼冷箭。

鲁肃   (白)     就该快请医生,前来调治。

周瑜   (白)     大夫言得极是,快请医生前来。

鲁肃   (白)     甘将军前去办来。

甘宁   (白)     遵命。

(甘宁下。)

周瑜   (白)     曹仁吓曹仁!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甘宁上。)

甘宁   (白)     大夫随我来。

(医生上。)

医生   (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先生请坐。本督与贼对兵,误中冷箭,特请先生前来,将箭拔出,用良药调治。

医生   (白)     遵命。呵哎吓!此箭有毒,一时难以收口,须要慢慢调治;不能生气,若遇怒气冲激,疮口崩裂,那时难治也。

(医生上药。)

周瑜   (白)     有劳先生。

医生   (白)     告辞了。

众人   (同白)    送先生。

(医生下。)

鲁肃   (白)     都督请至后帐歇息。

周瑜   (白)     营中全仗大夫、列位将军。

(周瑜下。)

鲁肃   (白)     列位将军,

众人   (同白)    大夫。

鲁肃   (白)     都督身带重伤,不能料理军务,全仗众位将军紧守营门。

众人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陈矫同上。)

陈矫   (西皮摇板)  昨日城楼来见阵,

             暗放冷箭显奇能。

             将身且坐宝帐等,

             元帅回来问分明。

(八龙套,牛金、曹洪、曹纯、曹仁、大纛旗同上,同挖门。陈矫迎接。)

陈矫   (白)     恭喜元帅,贺喜元帅!大获全胜!

曹仁   (白)     全仗先生妙计,将周郎杀得大败,本帅放心不下,因此收兵回城。

陈矫   (白)     小生与周郎对阵叫骂,那贼不防暗中一箭,落于马下;牛将军正要取他首级,徐盛、丁奉,舍命救出。那周郎此番中毒箭,大谅他三日之内,性命难保。

曹仁   (白)     连日兵马疲倦,歇息一宵,明日前去骂阵。后帐摆宴,与先生接风。

陈矫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上手、赵云同上。)

赵云   (念)     奉了师爷令,夺取兵符印。

     (白)     俺赵云。只因周瑜兴兵夺取南郡,欲乘曹仁出兵,城内空虚,暗袭城池。已派三将军前来,又恐陈矫逃走,不能得取兵符印信,难取荆襄。因此命俺带领五千人马,前来接应。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赵云   (白)     小心前往。

众人   (同白)    吓。

(众人同下。)

【第六场】

(程普上。)

程普   (念)     都督兴兵取南郡,

(吕蒙上。)

吕蒙   (念)     误中暗箭受伤痕。

(甘宁上。)

甘宁   (念)     军家胜败原难定,

(周泰上。)

周泰   (念)     不知何日得安宁。

程普   (白)     列位将军请了。

吕蒙、
甘宁、

周泰   (同白)    将军请了。

程普   (白)     都督被曹仁哄诱人马入城,误中冷箭,身受重伤;虽然拔出箭头,疼不可当,饮食俱废,如何是好?

吕蒙   (白)     那医生言道,此箭有毒,一时不能痊愈,若是怒气冲激,必然疮口崩裂,就有性命之忧。

甘宁   (白)     现在牛金连日常来骂阵,我军固守不出,亦须设法提防。

周泰   (白)     列位将军,此事切不可禀知都督;若被都督知晓,恐其生气。

程普   (白)     依我之见,不免请出鲁大夫,商议退兵之计。

吕蒙、
甘宁、

周泰   (同白)    程将军言得极是。

(鲁肃内嗽。)

程普   (白)     话言未了,鲁大夫出帐来了。

(鲁肃上。)

鲁肃   (念)     都督受伤痕,时刻挂在心。

     (白)     吓,列位将军。

众人   (同白)    大夫出帐来了。

鲁肃   (白)     众位将军,在此聚谈何事?

程普   (白)     只因都督身受箭伤,十分沉重;因此我等在此计议,只可按兵不动。无奈那牛金,每日前来骂战;欲待出兵,又恐惊动都督,进退两难。因此请出大夫,有何高见?

鲁肃   (白)     列位将军,此时意欲何为?

程普   (白)     依某之见,暂且退兵,回见吴侯;且候都督箭伤痊愈,那时再整顿人马,夺取南郡,也非迟晚。不知大夫意下如何?

鲁肃   (白)     话虽如此,列位将军请坐,听我一言。

众人   (同白)    大夫请讲。

鲁肃   (白)     想我东吴,此番兴兵,亦非容易;都督虽然身受伤痕,岂肯轻易退兵?况且与刘备、孔明赴宴之时,说下大话;若是退兵,岂不被他耻笑?公等思之。

众人   (同白)    大夫之言,亦是有理;怎奈牛金连日骂战,在此扎营,岂肯忍辱不出?

鲁肃   (白)     公等请听!

     (西皮摇板)  公等请坐且静听,

             我有言来听分明:

             毒箭之伤固然重,

             岂惧曹洪与曹仁。

             惟有一事在我心,

众人   (同白)    大夫何事?

鲁肃   (西皮摇板)  兵屯油江有孔明。

             此人胸中有奇能,

             未必甘心作罢论。

             倘若乘机把兵进,

             岂不枉费这心机!

(众人同愕。)

众人   (同白)    大夫话虽如此,想油江离此甚远,只怕未必;休要如此相疑。

鲁肃   (白)     列位将军不信,乃是自哄;且到后来,方知我今日之言……

(内曹兵同喊。)

曹兵   (内同白)   呔!周瑜小子,快快出营受死!

(众人同惊。)

众人   (同白)    哎呀!

鲁肃   (西皮摇板)  贼兵营外来骂阵,

             无有良谋退贼兵。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众位将军,曹兵营外骂战不休!

程普   (白)     吩咐众将,紧守营门,不许出战。

报子   (白)     得令!

             下面听者:程普将军有令,曹兵骂阵,紧守营门,不许出战。

(报子下。)

程普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鲁肃   (白)     列位将军,不必惊慌,你我一同去见都督,看都督伤痕如何,见景说话。

众人   (同白)    就依大夫。请。

鲁肃   (西皮摇板)  列位将军忙随定,

众人   (同西皮摇板) 见了都督见机行。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周瑜同上。扭丝。)

周瑜   (西皮摇板)  昨日阵前来交战,

             误中奸计受重伤。

             耳边又听人喧哗,

(内喊。)

周瑜   (白)     吓!

     (西皮摇板)  快传众将问端详。

龙套   (同白)    都督有令,众将进帐!

(鲁肃、甘宁、程普、周泰、吕蒙同上。)

鲁肃   (西皮摇板)  营前战将俱惊慌,

众人   (同西皮摇板) 见了都督问安康。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众位将军少礼。请坐。

众人   (同白)    谢坐。都督,这几日箭伤可觉痊愈?

周瑜   (白)     有劳众位将军承问,这几日似觉略好。

众人   (同白)    传我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周瑜   (白)     本帅正坐后帐,忽听营中,何处鼓噪呐喊?

众人   (同白)    这个——

周瑜   (白)     讲!

程普   (白)     乃是营中教练士卒,故尔鼓噪。

周瑜   (白)     吓,何欺我太甚!本帅已知曹兵前来骂阵。程德谋,本帅既将兵权付你代掌,为何坐视?还来隐瞒本帅,是何理也!

程普   (白)     都督不必动怒。都督身带箭伤,医者言道,须要静养,勿触怒气。故曹兵讨战,我等不敢报知,望都督恕罪。

周瑜   (白)     你等闭营不战,是何意见?

鲁肃   (白)     启禀都督:众将皆欲收兵,暂回江东;待都督箭伤痊愈,再兴兵前来。

(周瑜怒。)

周瑜   (白)     住了!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既食君禄,当报君恩;况油江宴上,夸下了大口,若是退兵,岂不被孔明等耻笑?战死疆场,乃为幸也。岂可为我一人,而废国家大事?传令下去,吩咐众将,全身披挂,准备迎敌!

鲁肃   (白)     吓,都督养病要紧,不可出马。

周瑜   (白)     哎,大夫,你好糊涂也!

     (西皮摇板)  本帅兴兵谁敢挡,

             何惧曹仁小儿郎!

(四龙套、四上手、大纛旗自两边分上。)

周瑜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带丝缰,

鲁肃   (白)     众将保护都督,须要小心!

(鲁肃下。)

周瑜   (西皮摇板)  要把南郡踏平阳。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下手、曹洪、牛金、曹纯、陈矫、曹仁同上。)

曹仁   (西皮摇板)  陈大夫果然有奇能,

             定下妙计胜贼人。

             周瑜中箭病必狠,

             百般叫骂不出营。

     (白)     先生,想那周瑜中了箭伤,连日骂战,闭营不出。

陈矫   (白)     大谅那周郎性命难保。依小生之见,元帅亲自出兵,观其动静:若周瑜不出营,必然死也,乘势攻破大营。

曹仁   (白)     先生言得极是。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曹仁   (白)     奋勇当先!

(众人同领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上手、程普、甘宁、吕蒙、周泰、大纛旗、周瑜同上,同站门。四龙套、四下手、牛金、曹洪、曹纯、曹仁、大纛旗同上。会阵。)

周瑜   (白)     呔!曹贼休要猖狂!本帅劝你早早归降,如若不然,鸡犬不留!

曹仁   (白)     住了!马前败将,竟敢还敌?中吾之箭,料必横死,今又敢前来?劝你早早退兵,如若不然,杀尔等片甲不归!

周瑜   (白)     呔!曹仁匹夫!前番本督误中奸计。你主曹操,何等威武,被本帅略使小计,杀得片甲不归,何况尔等?

曹仁   (白)     住了!周瑜匹夫,尔有何能?赤壁鏖兵,若不得孔明祭东风,江南二乔,早被丞相纳于铜雀台上去了!

周瑜   (白)     周泰出马,斩此逆贼!

周泰   (白)     曹仁看刀!

曹仁   (白)     住了!呔,周瑜!死也不远,何不趁此献出二乔;献出二乔与丞相,两家和好。

周瑜   (白)     哎呀!气死我也!

(周瑜倒下马。程普、吕蒙、甘宁同护下。周泰挡众曹兵,败下。)

曹仁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周瑜被我一番恶骂,怒气冲起,箭疮迸发,谅难久活于人世。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曹仁   (白)     收兵进城歇息,明日再来攻城破寨!

众人   (同白)    呵!

(众人同下。尾声。)

取南郡【四本】

【第一场】

(四龙套、鲁肃同上。)

鲁肃   (念)     都督去出兵,时刻挂在心。

(乱锤。四龙套、四上手、周泰、甘宁、程普、吕蒙、周瑜同上。)
鲁肃、

众将   (同白)    吓都督,贵体如何?

周瑜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我有何病?此吾计也。尔等何用惊慌?

(鲁肃惊。)

鲁肃   (白)     原来都督是计,嚇杀我等。请问都督,计将安出?

周瑜   (白)     你等哪里知晓,我身箭伤,本已痊愈。今日对敌叫骂,本督心生一计,坠于马下;那曹仁必然知我病危,必骄其心。

众人   (同白)    都督高才,我等佩服。

周瑜   (白)     如今可使心腹军士,去到南郡诈降,对曹仁说我回营身死。那曹仁听我一死,今夜必然带兵前来,偷营劫寨。那时节,四下埋伏人马,里应外合,可擒曹仁也。

程普   (白)     好吓,此计甚妙!

鲁肃   (白)     唔,依我看来,不妙不妙。

周瑜   (白)     大夫怎见得不妙?

鲁肃   (白)     你想都督好好身体,忽然要装死。照我看来,乃是不祥之兆也。

众人   (同白)    大夫之言,亦甚有理。

周瑜   (白)     哎,大夫,你也是忒以地多疑了。兵家变化,神鬼莫测,那有这许多的忌讳?不必多言,趁此举哀,以瞒三军耳目。

众将   (同白)    是是是。

             哎呀都督吓!都督!

(众人同哭。)

鲁肃   (白)     哎呀完了完了,真乃大不吉祥!

周瑜   (白)     休得多言!大夫,你也要哭起来。

鲁肃   (白)     我是不会哭的。

周瑜   (白)     大夫若是不哭,此计焉能成功?快快高声痛哭,满营将士方信。

鲁肃   (白)     我是不会哭。

周瑜   (白)     你当真不哭?

鲁肃   (白)     当真不哭。

周瑜   (白)     你不哭,我便杀了你!

鲁肃   (白)     当真叫我哭?

周瑜   (白)     你要不哭,此计不成。

(鲁肃跌脚。)

鲁肃   (白)     哎,我也说不得了。

             哎呀都督吓!

众人   (同哭)    哎呀都督吓!

鲁肃   (白)     可叹你,一十三岁,带领人马,东征西战,南讨北剿;赤壁鏖兵,火烧曹兵百万。不料为一小小南郡,一命身丧。思想起来,好不悲伤人也!吓吓吓……

众人   (同哭)    都督吓吓……

(周瑜怔。)

鲁肃   (唱)     我哭一声周公瑾,

众人   (同哭)    都督!

鲁肃   (唱)     我叫一声周都督之魂灵!

众人   (同哭)    都督!

鲁肃   (唱)     想从前我和你相交刎颈,

(周瑜听,点头作叹息意。)

鲁肃   (唱)     荐举我为大夫同领雄兵。

             在赤壁败曹贼一战得胜,

             乘锐气取汉水可夺荆门。

             你心中势必要先取南郡,

             我心中总提防诸葛孔明。

(周瑜怔望,恼。)

鲁肃   (唱)     谁知道你中箭在此丧命,

     (哭)     都督公瑾吓!啊都督!

周瑜   (白)     哎!

鲁肃   (唱)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会神。

(众将同哭。鲁肃真哭。)

鲁肃   (唱)     都督吓!

(众将同劝。)

众将   (白)     大夫,不必过于悲伤。都督已死,人死不能复生。大夫不必哭了,办理丧事要紧。

鲁肃   (白)     哎!

     (唱)     我哭不尽伤心处珠泪难忍,

(周瑜哭。)

周瑜   (白)     吓吓吓子敬,算了,你不必哭了。

鲁肃   (白)     都督吓!

     (唱)     我哭到此地位真是伤心。

     (哭)     我的都督吓!

(鲁肃捶胸大哭。众人同怔。)

鲁肃   (唱)     失却了好朋友却不要紧,

             东吴的国家事交付何人?

             想至此我也死不要性命,

(众将同劝。)

众将   (同白)    大夫不必哭了。

周瑜   (唱)     他哭到这等样叫我吃惊。

(周瑜拜揖。)

周瑜   (白)     唉!

     (唱)     劝子敬且休哭暂时耐忍,

             此时间我就要调遣雄兵。

     (白)     哎呀大夫,好了好了,不必哭了,不必哭了!

鲁肃   (白)     都督,我哭到此地位,竟像都督真死了一般,实实悲伤痛哭。

周瑜   (白)     天地阴阳,百无禁忌。

众将   (同白)    是吓,百无禁忌。

周瑜   (白)     程普、吕蒙听令!

程普、

吕蒙   (同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二人,带领五千人马,左营埋伏;只候曹仁带兵前来劫营,号炮一响,四面杀出,拿捉曹仁,不得有误!

程普、

吕蒙   (同白)    得令!

(程普、吕蒙同下。)

周瑜   (白)     甘宁、周泰听令!

甘宁、

周泰   (同白)    在!

周瑜   (白)     命你二人带领五千人马,右营埋伏;只候曹兵前来劫营,号炮一响,一齐杀出,捉拿曹仁,不得有误!

甘宁、

周泰   (同白)    得令!

(甘宁、周泰同下。)

周瑜   (白)     大夫,必须派二名巧言舌辩之人,前去诈降那曹仁,方可成功。但不知命何人前去?

鲁肃   (白)     我想偏将张富、李贵,他二人颇有肝胆。命他二人,料无妨碍。

周瑜   (白)     好,命他二人进帐。

鲁肃   (白)     都督有令,张富、李贵进帐。

张富、

李贵   (内同白)   来也!

(张富、李贵同上。)
张富、

李贵   (同白)    参见大夫。

鲁肃   (白)     都督在上。

张富、

李贵   (同白)    哎呀都督尚在无恙!我等叩头。

周瑜   (白)     本帅云死,乃是一计,欲令曹仁知吾已死。吾有意命你二人,前去诈降曹营,可敢前去?

张富、

李贵   (同白)    末将等愿往,就请都督分派。

周瑜   (白)     命你二人,去到南郡城内,假降曹仁。但说本帅,前者在阵交战,中箭身死;众将全身戴孝,军国大事,有程普执掌,“命我前来通报,他人随后前来”。本帅大功成事之后,必有重赏。

张富、

李贵   (同白)    遵命!正是:

张富   (念)     奉了元帅命,

李贵   (念)     假意降他人。

(张富、李贵同下。)

周瑜   (白)     吓,大夫传令下去,命徐盛、丁奉,设立空营一座,虚插旌旗,人马俱往南郡城外,二处埋伏,堵截曹仁,夺取南郡!

鲁肃   (白)     得令!

             下面听者:都督有令,命丁奉、徐盛,设立空营一座,在南郡城外埋伏,堵截曹仁,夺取南郡;余者众将,进帐听令!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吓!

(四文堂、四上手、丁奉、徐盛、大纛旗自两边分上。)

众人   (同白)    有!

周瑜   (白)     吓,子敬,今日夺取南郡,已在掌握之中,你可同本都督前去否?

鲁肃   (白)     我心正想随都督前去观阵。

周瑜   (白)     好,正合我意。

             众将官!听我令下!

     (唱)     定下了一计巧心可放下,

             今日内取南郡好有功加。

             那一日一箭仇他提兵马,

             在我的营门外大骂某家。

             叫众将你与我提枪带马,

             今日里他不防我去会他。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牛金、曹洪、曹仁同上。)

曹仁   (唱)     我看周瑜难活命,

             落马必然今日倾。

(曹纯上。)

曹纯   (白)     禀元帅:今有城外来了东吴二军卒,要见元帅,有机密军中大事报知。

曹仁   (白)     带上来!

曹纯   (白)     得令。

             呔!下面听者:元帅有令,命东吴二军卒进帐,面见元帅!

(张富、李贵同上。)
张富、

李贵   (同白)    元帅在上,张富、李贵叩见!

曹仁   (白)     你二人前来,有何机密大事相报?急速讲来!

张富   (白)     小人等本是中原人氏,流落在东吴之地,相随出兵。今日周瑜,因前被骂气愤,金疮迸裂,回营即死;众将挂孝举哀,程普代印,责罚我等巡营懒惰,故此投降元帅。报知此信,以求收录。

曹仁   (白)     你等此言可真?

张富、

李贵   (同白)    小人等前来报信,言语焉敢有谎?

曹仁   (白)     曹纯听令!

曹纯   (白)     有!

曹仁   (白)     命你将他二人带出营外歇息,元帅定有重赏用处。

曹纯   (白)     得令。

             后面歇息。

张富、

李贵   (同白)    谢元帅!

(张富、李贵、曹纯同下。曹仁看。)

曹仁   (白)     来,有请陈矫大夫。

众人   (同白)    有请陈矫大夫进帐!

(陈矫上。)

陈矫   (念)     兵符在手,韬略藏心。

     (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吓,先生少礼。请坐。

陈矫   (白)     谢坐。相传何事之有?

曹仁   (白)     方才有那周瑜营中小军,前来报信,说那周瑜被箭所伤,如今箭疮迸裂,回营即时身亡。

陈矫   (白)     哦,周瑜身亡了!

曹仁   (白)     他死了!我有意,今夜前去劫寨,夺取周瑜的死尸,斩其首级,送赴许昌,以消赤壁之恨,故请大夫商议而行。

陈矫   (白)     妙哇!此计速行,不可迟误。

曹仁   (白)     如此,兵符印信,交与先生,好好收掌;我同众将,领兵出城,乘今夜劫营便了!

陈矫   (白)     兵符印信,有我收掌。元帅此去劫寨大放宽心,南郡城内,有我陈矫,可保无事。元帅急速领兵出城去罢!

曹仁   (白)     牛金听令!

牛金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带本帐人马,为前战先锋。

牛金   (白)     得令!

曹仁   (白)     本帅自为中军。曹洪听令!

曹洪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为后路先锋。

曹洪   (白)     得令!

曹仁   (白)     曹纯听令!

曹纯   (白)     在!

曹仁   (白)     命你为左部先锋。

曹纯   (白)     得令!

曹仁   (白)     就命先生看守城池。其余兵将,尽行出城,前去劫营去者!

曹洪、

曹纯   (同白)    得令!

(曹洪、曹纯同下。)

曹仁   (唱)     奋勇只在此一阵,

(众人同下。)

曹仁   (唱)     去此劫寨把功成。

(曹仁下。)

陈矫   (唱)     一见元帅上能行,

             且听兵将报好音。

(陈矫笑,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关平、刘封、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离江口走了些崎岖路径,

             白日间闲住夜晚起行。

             又只见水迢迢青山隐隐,

             想起了刘景升无限伤情。

     (白)     先生,自离油江口,一路夜行而来,见此山水风土,想起吾兄刘表,生子不才,失落荆州,令人可叹。

诸葛亮  (白)     今日取南郡在迩,主公可以不必悲叹。

刘备   (白)     闻得周瑜,被曹仁药箭所伤,胜败尚在未定。只恐南郡城池,一时难以攻取。

诸葛亮  (白)     主公大放宽心。山人知到,亮已料定,今夜一战,定就可得此南郡也。所以先遣翼德、子龙,他二人久已前去左近埋伏,立取南郡,管保可得。

刘备   (白)     但愿如此,乃是我刘备的洪福天命,真真可合我意。

诸葛亮  (白)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将人马缓缓而行,兵发南郡而去。听我令下!

     (唱)     取荆襄妙机谋早已算好,

             小周瑜白伤兵无有功劳。

             也是那我主公洪福太好,

             我孔明自在有八卦高。

             众将官急发兵南郡路到,

(众兵将领诸葛亮同下。)

刘备   (唱)     此去城外看根苗。

     (笑)     呵哈哈哈哈……

(刘备下。)

【第四场】

(四文堂、牛金同上。急三枪牌。)

牛金   (白)     吓,来此已是周瑜的营寨,如何静悄悄的无人?

(牛金看。)

牛金   (白)     莫非逃走了?待我来四面寻看。

(四下手、曹仁同上。)

牛金   (白)     元帅来了。

曹仁   (白)     吓牛将军,元帅命你前来劫寨,为何不杀?你且讲来。

牛金   (白)     禀元帅:想我进营,也来看过,营中无人,俱是遍插旌旗,并无一人在此。此乃是空营一座,元帅观看。

(曹仁看。)

曹仁   (白)     哎呀不好!本帅不是中了他的诡计不成!

             众将官,快快退兵回去罢!

(炮响。四文堂、四上手、程普、吕蒙、周泰、甘宁自两边分上。)

众人   (同白)    呔!曹仁中了吾都督之计,还不下马来降!

曹仁   (白)     杀!

(众人同起打。曹洪、曹纯同上,救曹仁同下。众人同追下。)

【第五场】

(四上手、四下手同上,开打,同下。程普上。)

程普   (白)     某程普。今有曹仁带领人马出城,都督有令,曹仁败走,尽力追赶!

(众人同追下。)

【第六场】

(设城。四文堂、四大铠、张飞同上。急三枪牌。)

张飞   (白)     呔,开城!

(陈矫上城。)

陈矫   (白)     唗!谁人叫城?

张飞   (白)     这狗头,本帅都不认得了!

             众将官,答话!

四大铠  (同白)    唗!乃是元帅得胜而回,快快开城!

陈矫   (白)     果然是元帅得胜而回。黑夜之间,休得见怪。

             军士开城!

龙套   (内同白)   开城来!

张飞   (白)     先抢进城!

(张飞下。)

陈矫   (白)     哎呀不好了!看这光景,不是元帅,必是周瑜的人马。我不免怀抱兵符印信,趁此机会,逃出城去,寻找元帅,再作道理。

     (唱)     手握兵符怀抱印,

             趁此机会逃出城。

             心忙意乱向前奔,

(陈矫出城。四文堂、四大铠、赵云同上。)

赵云   (唱)     陈矫今欲何处行?

陈矫   (白)     哎呀!

赵云   (白)     众将官押陈矫进城者!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七场】

(四文堂、张飞同上。)

张飞   (唱)     四面搜拿无踪影,

             陈矫难道会腾空?

             此事如何去交令?

     (白)     这便怎么好?

(四大铠、赵云同上。)

赵云   (唱)     翼德为何带惊神?

     (白)     翼德为何发呆吓?

张飞   (白)     你也来了么?军师令我诈取南郡城池,嘱咐千万不可放去陈矫,收取他的兵符印信,诓调荆襄曹兵;不知这狗头偏偏地躲藏不见,教俺如何交令?

赵云   (白)     翼德好大意!此乃要紧之事,如何被他去了?

张飞   (白)     唉!先前明明看他在城上,我进城拿他,他就走了不见,这岂不气死了张翼德!陈矫既是走了,我不交令。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

             军师同主公进城来了。

赵云、

张飞   (同白)    小心迎接!

(四文堂、关平、刘封、诸葛亮、刘备同上,同进城,同下。四文堂、关平、刘封、诸葛亮、刘备同上,同挖门。)

诸葛亮  (白)     翼德拿陈矫何在?

张飞   (白)     咳!

赵云   (白)     已绑在外。

诸葛亮  (白)     快押上来!

赵云   (白)     唗!陈矫押上来!

(四大铠押陈矫同上)

张飞   (白)     呔!子龙何故夺我头功?

诸葛亮  (白)     吓,住了,此非争功之时。

赵云   (白)     啊?

张飞   (白)     咳!

诸葛亮  (白)     陈矫可将兵符印信呈上,饶你不死,还加重用。

陈矫   (白)     兵符印信在此,军师请收下。

(诸葛亮看。)

诸葛亮  (白)     翼德听令!

张飞   (白)     在!

诸葛亮  (白)     你可拿此印信兵符,先差人假扮曹仁差官,星夜前去荆州,调取守城军马,来救南郡;待他人马出城,你便乘空而入,袭取荆州,不得违误。

张飞   (白)     得令!

(张飞下。)

诸葛亮  (白)     关平听令!

关平   (白)     在!

诸葛亮  (白)     你可持此兵符,着人假扮曹仁将官,前去襄阳,诈称求救南郡,诱夏侯惇引兵出城;你便乘空而入,袭取襄阳城池,不得有误。

关平   (白)     得令!

(关平下。)

诸葛亮  (白)     赵子龙听令!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白)     命你镇守南郡。少刻周郎,必有带兵将来此,你可紧守此城,不可大意。

赵云   (白)     得令!

诸葛亮  (白)     主公,翼德去袭荆州,恐其误事;必须主公同亮,前去照料。

刘备   (白)     军师之言正是。

诸葛亮  (白)     陈大夫。

陈矫   (白)     在。

诸葛亮  (白)     随我去到荆州,自有升赏。

陈矫   (白)     谢军师。

诸葛亮  (唱)     得南郡取荆州大事已定,

             今日里方慰了主公之心。

刘备   (笑)     哈哈……

     (唱)     这也是刘玄德三生有幸,

             多亏了我军师奇才妙能。

(众人同下。)

赵云   (唱)     俺赵云今日内旗开得胜,

             军师令我守南郡城。

(赵云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大铠、徐盛、丁奉、鲁肃、周瑜、大纛旗同上。)

周瑜   (唱)     安排妙计胜韩信,

             一战成功败曹仁。

             带兵埋伏要路等,

(四下手、曹仁、曹洪、曹纯、牛金同上。)

曹仁   (白)     哎呀!

     (唱)     谁知落得是空营!

徐盛、

丁奉   (同白)    呔!曹仁休走,周都督在此!

曹仁   (白)     众将官,向前杀!

(众人同杀。程普、吕蒙、周泰、甘宁同上,开打,曹仁败走,跑下。众人同追下,同上。)

周瑜   (白)     众将官,不必追赶曹仁,夺南郡城池!

     (唱)     此时安稳取南郡,

     (笑)     哈哈哈……

     (唱)     方见用兵有奇能。

             众将随我冲进城,

(当场设城。弓箭手、四大铠、赵云同上城。)

赵云   (唱)     须知城上有赵云。

     (白)     都督少罪。

周瑜   (白)     你乃何人?

赵云   (白)     俺常山赵云,奉了诸葛先生将令,已取南郡城池了!

(周瑜怔。)

周瑜   (白)     啊?

鲁肃   (白)     如何?

周瑜   (白)     唗!诸葛村夫,何敢欺我!

             众将官攻城!

众人   (同白)    啊!

赵云   (白)     如此有罪了!众将官放箭!

众人   (同白)    啊!

(弓箭手同放箭。)

鲁肃   (白)     慢着慢着。啊,都督,今孔明已得城池,一时也难攻取;不如且退,再作良图。

周瑜   (白)     唔。

赵云   (白)     唔,鲁大夫之言,足见高明。

鲁肃   (白)     岂敢岂敢。

赵云   (白)     都督退兵,赵云也不出战,免得两家伤了和气。

             众将官,不必放箭,紧守城池。

(赵云、弓箭手、四大铠暗同下。周瑜怔。)

周瑜   (白)     啊?

(周瑜望。)

周瑜   (白)     哎呀!诸葛村夫,如此可恶!

鲁肃   (白)     不但可恶,而且可怕。

周瑜   (白)     咳!

程普   (白)     不如暂且退兵,命人先取荆州、襄阳之后,再来攻取南郡不迟。

(鲁肃摇头。)

众将   (同白)    程德谋言之有理,请都督即刻施行。

周瑜   (白)     众将官!暂且退兵扎营。

             孔明吓孔明!我不杀你——

鲁肃   (白)     你还要杀他?

周瑜   (白)     誓不为人也!

(鲁肃摇头。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262 ┊ 字数:12233 ┊ 最后更新:2010年11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