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南郡》(一名:《二气周瑜》)

主要角色
周瑜:小生
鲁肃:老生
曹仁:净
陈武:净
丁奉:净
甘宁:小生
蒋钦:生
诸葛亮:老生
刘备:老生
牛金:净
陈矫:丑
赵云:武生
张飞:净
关平:生
周仓:净
刘封:生

情节
后汉三国时,东吴大都督周瑜,自赤壁鏖兵之后,周瑜率领众将欲取南郡。守将曹仁勇不可当,受有曹操密计,杀退东吴将卒,用毒药箭射伤周瑜左肋。周瑜将计就计,佯死以诱之。曹仁命陈矫守城,尽起城中兵马前去劫寨,拟夺周瑜之尸,以报赤壁之恨。周瑜早遣众将各路埋伏,曹仁中计败逃。咸以为南郡城池当在周瑜掌握之中,及至城下看时,已经旌旗密布,赵云端坐在敌楼上。盖奉诸葛亮军师将令,已袭取多时矣!东吴损兵马、费钱粮、出死力、竭智谋,忽被刘备安然得之,周瑜如何不气?箭疮迸裂,昏晕多时,定欲挥兵攻城以消愤恨。适吴主遣使至,调周瑜之兵共攻合肥,又经鲁肃再三劝阻,方始收兵回吴。

注释
按《三国演义》载称诸葛先生有三气周瑜之事:赵云取南郡为第一笔,孙夫人回荆州为第二笔,周瑜假取西川为第三笔。剧名加注《二气周瑜》,不知编排者依据何说?大约社会中以讹传讹,习惯相沿,所以枥老述考不为之改易,姑仍其名称而已。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录入:白头翁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0.5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铠、四上手引张飞同上。)

张飞   (白)     俺,张翼德。奉了军师将令,夺取南郡。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张飞   (白)     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大铠、四上手引赵云同上。)

赵云   (白)     俺,赵云。奉了师爷之令,恐怕翼德此去,放走陈矫;叫我前去帮助捉拿陈矫,以取南郡兵符印信。

             众将官,就此前往。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上。)

陈武   (念)     东吴大将显威名,

丁奉   (念)     赤壁鏖兵显威风。

甘宁   (念)     曹贼闻名皆丧胆,

蒋钦   (念)     保定吴侯锦江东。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俺——

陈武   (白)     陈武。

丁奉   (白)     丁奉。

甘宁   (白)     甘宁。

蒋钦   (白)     蒋钦。

陈武   (白)     请了!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请了!

陈武   (白)     都督中箭,病势甚重。那牛金屡次前来骂阵,无人作主,如何是好?

甘宁   (白)     依某之见,莫若将兵马暂退东吴,等候都督病体痊愈,再与曹兵交战,也还不迟。

陈武、
丁奉、

蒋钦   (同白)    虽然如此,只是无人作主,也是枉然。

甘宁   (白)     你我不如请魯大夫出来,大家一同商议。

陈武、
丁奉、

蒋钦   (同白)    好。

             有请鲁大夫。

鲁肃   (内白)    来也。

(鲁肃上。)

鲁肃   (念)     吴魏连年起战征,令人昼夜不安宁。

     (白)     众位将军,唤我何事?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今有牛金,终日在营门叫骂,周都督身得重病,我等亦不敢出阵。适才我等计议,不如将兵马退回东吴,等待都督箭伤痊愈,再来征剿。特请大夫商议此事。

鲁肃   (白)     列位将军吓!

     (西皮原板)  列位休要纷纷论,

             听我鲁肃说分明:

             周都督做事太好胜,

             不料暗中箭雕翎。

             今日病势甚实重,

             不能出兵会敌人。

             若想退兵把气忍,

             只怕公瑾不依从。

     (白)     为今之计,你我一同进账,观看都督病势,再作计较。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如此大夫请。

鲁肃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引周瑜同上。)

周瑜   (西皮摇板)  昨日阵前大交兵,

             谁知暗中箭雕翎。

             将计就计心拿稳,

             且听探马报军情。

(鲁肃、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上。)
鲁肃、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大夫、众位将军少礼。

鲁肃   (白)     都督箭伤如何?

周瑜   (白)     十分疼痛。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必须好生保养。

(内擂鼓呐喊声。)

周瑜   (白)     哪里有喊杀之声?

鲁肃   (白)     想是将士在营外操演!

周瑜   (白)     大夫休要瞒我,此必是曹兵前来骂阵。

             众位将军,既是曹军前来骂阵。你等为何不来通报?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只因都督中箭,恐怕都督一闻此言,箭疮崩裂,我等吃罪不起。

鲁肃   (白)     适才我等计议,都督既然抱病,不如将人马暂退东吴,待等都督病愈,再动干戈,也还不迟。

周瑜   (白)     大夫说哪里话来。想我周瑜,深受吴侯厚恩,粉身碎骨,理所当然。岂得为瑜一身而误国家大事?想那南郡,指日即可到手,若将兵马退回,岂不妄费国家钱粮?

鲁肃   (白)     话虽如此,都督病体,也要保重。

周瑜   (白)     自古大将临阵,若得身死战场,以虎皮裹尸回还,方为大丈夫。子敬,你好糊涂也!

     (西皮摇板)  自古豪杰岂惜命,

             军务大事要担承。

             纵然曹兵甚英勇,

             我指日定得南郡城。

鲁肃   (西皮摇板)  都督休要太好胜,

             箭疮一发命难存。

             你心中只想得南郡,

             我鲁肃怕的是诸葛孔明。

             倘若失机有伤损,

             叫人笑我太无能。

(探子上。)

探子   (白)     牛金骂阵。

鲁肃   (白)     再探。

(探子下。)

周瑜   (西皮摇板)  胆大牛金太逞胜,

             猛虎怎能让犬行。

             人来带过马能行,

鲁肃   (白)     都督断断去不得。

周瑜   (西皮摇板)  去到营外会敌人。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四曹将引曹仁同上。)

曹仁   (念)     统兵镇南郡,累累动刀兵。

     (白)     吾,曹仁。奉了丞相之命,镇守南郡。昨日周郎小儿,中了暗箭,回营染病。是俺命牛金在吴营之外百般叫骂,那周郎闻知,定必气死。今日不免我亲自前去叫骂。

             众将官,杀奔吴营。

     (西皮摇板)  三军催动人和马,

             一来一往动杀法。

             来在吴营高声骂,

             谁敢出营会会咱!

(四大铠、陈武、丁奉、甘宁、蒋钦、鲁肃、周瑜同上。)

周瑜   (白)     呔!大胆曹仁,尔擅敢前来送死么?

曹仁   (白)     周郎小儿,我家丞相,久要报赤壁之仇,未曾伐吴,尔反敢前来送死。今日定要将你杀死,将你国二乔,送与丞相府取乐也!

周瑜   (白)     气死我也!

(周瑜作吐状。鲁肃、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周瑜同下。)

曹仁   (白)     众将回营。

(曹仁引四龙套、四下手、四曹将同下。)

【第六场】

(四大铠、陈武、丁奉、甘宁、蒋钦、鲁肃、周瑜同上。陈武、丁奉同搀周瑜坐。)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鲁肃   (同白)    都督怎么样了?

周瑜   (三笑)    哈哈,哈哈,呵哈哈哈哈哈!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鲁肃   (同白)    都督为何发笑?

周瑜   (白)     你等道我真有病么?本都何曾有病来?

(周瑜去膀带。)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鲁肃   (同白)    都督这是什么缘故吓?

周瑜   (白)     你等哪里知道,前日在两军阵前,虽然暗中冷箭,并未射着身体。是我将舌尖咬破,假装受伤吐血之势,狼狈而回。今日在阵前,那曹仁看我身带重伤,破口大骂;他看我此番受辱而回,一气这箭伤必发,我就此将计就计,假装气死,满营将士挂孝举哀,那曹仁定必前来劫寨,我将人马埋伏营外,曹仁可擒也。

鲁肃   (白)     都督此计虽好,只是生人装死,此乃是大大不祥之兆!

周瑜   (白)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这有何妨?众位将军与大夫,就此哭起来便了。吓,大夫哭吓,众位将军哭吓!

鲁肃   (白)     我就是不会哭。

周瑜   (白)     你当真不哭?

鲁肃   (白)     我当真不哭。

周瑜   (白)     你果然不哭?

鲁肃   (白)     我果然不哭。

周瑜   (白)     你不哭我就杀了你!

鲁肃   (白)     你当真叫我哭么?

周瑜   (白)     正是。

鲁肃   (白)     周都督、周公瑾,你在天之灵吓!

     (反西皮摇板) 想当年我与你结交亲近,

             你荐我为参谋同领雄兵。

             虽年少用机谋人人猜定,

             在赤壁烧曹兵大显威名。

             可怜你为国家心血用尽,

             东西征南北剿立下功勋。

             到今日带大兵攻取南郡,

             不料你中冷箭命赴幽冥。

             此时间哭得我咽喉哽哽,

             我的周都督吓……

周瑜   (白)     大夫不要哭了。

(鲁肃佯哭。)

鲁肃   (哭头)    哎哎哎,我的周公瑾吓!

周瑜   (西皮摇板)  劝大夫休要哭暂自消停。

     (白)     够了、够了,不要哭了。

鲁肃   (白)     今日我这一场哭,就如同你真死了一般。

周瑜   (白)     “阴阳天理,百无禁忌”。

             来,传守营将校进帐。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守营将校进帐!

(二小校同上。)

二小校  (同念)    闻听都督唤,急忙到帐前。

     (同白)    参见都督。

周瑜   (白)     罢了。我命你二人去到南郡诈降曹仁,就说我今日在阵前被他大骂一番,怒冲箭伤,疮口崩裂,一气而死。现在满营将士正在挂孝成丧,特来禀报。那厮定必前来劫营。倘若功成之后,必有重赏。

二小校  (同白)    遵命。

     (同念)    但凭三寸舌,能胜十万兵。

(二小校同下。)

周瑜   (白)     众位将军,今晚在大营左右埋伏,曹兵到来,截杀一阵,曹仁可擒也。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得令!

(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下。)

周瑜   (白)     鲁大夫替我传令,吩咐营中大小将官饱餐战饭,黄昏时候埋伏在大营前后,曹兵到来,奋勇杀出。不得有误!

鲁肃   (白)     遵命。

             下面听者:满营大小将官饱餐战饭,黄昏时候埋伏在大营前后,曹兵到来,奋勇杀出。不得有误。传令已毕。

周瑜   (白)     大夫,你看我今日,定要成功也。

     (西皮摇板)  此一番诈降计安排定,

             今夜晚取南郡定杀曹仁。

(周瑜、鲁肃同下。)

【第七场】

(四大铠、四上手、四曹将、曹仁同上。)

曹仁   (西皮摇板)  吴、魏不和刀兵动,

     (西皮快板)  不分昼夜起战征。

             将身且坐宝帐等,

             且听探马报军情。

(牛金上。)

牛金   (白)     启元帅:东吴有人前来投降。

曹仁   (白)     叫他进帐。

牛金   (白)     降兵进帐。

(二小校同上。)

二小校  (同念)    离了吴营寨,来到南郡营。

     (同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你等前来做甚?

二小校  (同白)    启元帅:我家都督今日在阵前被元帅辱骂一番,回得营去,怒发冲冠,箭疮崩裂,吐血身死。营中将士,挂孝举哀,纷纷无主。我等观其形状,大事难成,故而前来禀报。

曹仁   (白)     可是实言?

二小校  (同白)    句句实言。

曹仁   (白)     好。

             牛金将他等带在帐外,功成之后必有升赏。

二小校  (同白)    谢元帅。

(牛金引二小校同下。)

曹仁   (白)     来,请参谋陈矫进帐。

四曹将  (同白)    参谋陈矫进帐。

(陈矫上。)

陈矫   (念)     周瑜攻取南郡城,昼夜辛劳不安宁。

     (白)     参见元帅。

曹仁   (白)     参谋请坐。

陈矫   (白)     谢坐。

曹仁   (白)     今有东吴小校前来投降,言道周郎在阵前被我辱骂,怒气回营,箭疮崩裂而亡。某意欲趁此机会今晚带兵劫杀吴营,得了周郎首级,去到丞相台前请功。不知参谋意下如何?

陈矫   (白)     此计甚好,大可趁机前往。

曹仁   (白)     现有兵符印信,交与参谋执掌,须要小心。

陈矫   (白)     遵命。

(陈矫下。)

曹仁   (白)     众将官,三更时分,劫杀吴营去者!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上手引牛金同上。)

牛金   (白)     俺,牛金。奉了元帅将令,去劫吴营,来此已是。看元帅大兵来也。

(四龙套、四大铠、四曹将、曹仁同上。)

牛金   (白)     启元帅:来此已是吴营。末将未敢前进,候元帅定夺。

曹仁   (白)     一齐杀入大营。

四曹将  (同白)    乃是空营!

曹仁   (白)     不好!中他计也。

(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上。)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曹仁哪里走!

(陈武、丁奉、甘宁、蒋钦、曹仁、牛金、四曹将同起打。曹仁、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四曹将、牛金同下,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追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张飞同上。)

张飞   (白)     开城!

(陈矫上城。)

陈矫   (白)     何人叫关?莫非是我国人马不成?

张飞   (白)     正是我国人马得胜而回,快快开关!

陈矫   (白)     原来元帅得胜而回。黑夜之间望乞恕罪!

             来,开城。

(张飞、四龙套、四上手同拥入城,同下。)

陈矫   (白)     吓,看这人马,不像我国之兵。为何慌慌张张一拥而入?想是中了周郎之计。待我带了兵符印信,投奔樊城,再做道理!

(陈矫转场。四龙套、四大铠引赵云同上。)

赵云   (白)     你是何人?

             来,与我绑了!

(四龙套同绑陈矫,同下。四龙套、四上手、张飞同上。)

张飞   (白)     拿陈矫,拿陈矫吓!这陈矫王八日的,他往哪里去了?

(四龙套、赵云同上。)

赵云   (白)     翼德,陈矫你可曾擒住?

张飞   (白)     我进得城来,各处搜寻,并不见这个王八日的。

赵云   (白)     你将陈矫放走,少时军师到来,你怎生交令?

张飞   (白)     这个……

龙套   (内白)    主公到!

赵云   (白)     有请。

(吹打。四龙套、周仓、关平、诸葛亮、刘封、刘备同上。)
赵云、

张飞   (同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白)     罢了。

诸葛亮  (白)     翼德,陈矫可曾拿到?

张飞   (白)     这!俺老张进得城来,就寻不见这个王八日的!

诸葛亮  (白)     兵符印信可曾到手?

张飞   (白)     这个……并未到手。

赵云   (白)     陈矫现在帐外。

张飞   (白)     这就奇了!

诸葛亮  (白)     将陈矫押上来。

(陈矫上。)

陈矫   (白)     叩见皇叔、先生。现有南郡兵符、印信呈上。

诸葛亮  (白)     呈上来。暂请帐外,日后定有封赠。

陈矫   (白)     谢主公。

(陈矫下。)

张飞   (白)     子龙,你将陈矫拿住,敢是抢我的头功么?

诸葛亮  (白)     此地岂是争功之所?翼德听令: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去至樊城;如遇夏侯惇,不可莽撞。附耳上来……

张飞   (白)     咋咋、咋咋、咋。

             来,带马!

(四上手、张飞同下。)

诸葛亮  (白)     关平、周仓听令:命你二人去至荆州安排一切,不得有误。

关平、

周仓   (同白)    得令。

(关平、周仓同下。)

诸葛亮  (白)     子龙听令:就命你镇守南郡,须要小心。山人保定主公樊城去也。

             来,带马。

刘备   (西皮摇板)  军师八卦算得准,

             果然得了南郡城。

             这也是刘玄德真侥幸,

             大事全凭卧龙先生。

(众人同下。)

【第十场】

(陈武、丁奉、甘宁、蒋钦追曹仁同上,同开打,曹仁败下。四龙套、鲁肃、周瑜同上。)
陈武、
丁奉、
甘宁、

蒋钦   (同白)    启都督:曹仁败走。

周瑜   (白)     不必追赶,同往南郡去者。

(四龙套、鲁肃、周瑜、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大转场。)

陈武   (白)     开城!

(赵云上城。)

赵云   (白)     何人叫城?

陈武   (白)     周都督大兵到此。城上何人答话?

赵云   (白)     俺赵云在此。俺奉军师之令,已得南郡。周都督要恕俺占先了。

鲁肃   (白)     果然被诸葛占先了!

(周瑜气极。)

周瑜   (白)     众将与我攻城!

赵云   (白)     众将乱箭伺候!

鲁肃   (白)     慢来慢来。启都督:南郡已被孔明占先,都督明日再来攻取也还不迟。

             子龙切莫放箭。

赵云   (白)     依某相劝,可将兵马撤回,免伤两家和气。

鲁肃   (白)     都督息怒,暂请回营再做道理。

(周瑜气极无奈,四龙套、鲁肃、周瑜、陈武、丁奉、甘宁、蒋钦同小转场。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772 ┊ 字数:6173 ┊ 最后更新:2015年04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