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一捧雪》(《一捧雪》【头本】)(一名:《搜杯代戮》;一名:《莫成替主》;一名:《冀州堂》)

主要角色
莫成:老生
莫怀古:老生
严嵩:净
汤勤:丑
雪艳:旦
戚继光:末

《一捧雪》李宝春饰莫成
《一捧雪》李宝春饰莫成
情节
明嘉朝,奸相严嵩当国,视人命如草芥。一有睚眦之怨,不至之死地,不快于心。同年(科举时代同榜中式之称呼)友莫怀古,家藏一玉杯,名曰一捧雪,诚为稀世之珍,连城之价。严嵩向之索取,莫怀古惧其势焰,不敢不献,又不肯竟献。再四踌躇。请巧匠制一赝者,仿佛与一捧雪杯无二,上献严嵩,由此而升任太常寺正卿。有汤勤者,向操装潢书画之业,绰号汤裱背,为莫怀古门客,屡挑其爱妾雪艳,不能如愿。适值莫怀古酒醉后,漏泄伪造之言,入于汤勤之耳,即告之严嵩,欲陷莫怀古于死,乘机谋取雪艳。严嵩命校尉至莫府搜杯,其仆莫成,先藏杯逃匿。倾箱倒柜,逼索不得。莫怀古恐再受其威逼,挈眷潜逃。严嵩遣人追缉,在冀州获住,就近解交总兵戚继光收管。戚继光与莫怀古系属至交,思欲设法保全。而严嵩之行文已到,着即随地正法。无可为计,莫成之面貌,与莫怀古相似,愿代主人受刑。莫怀古连夜动身避至清江。戚继光遂斩莫成以覆命焉。

注释
此剧后本即《审头刺汤》,总名亦称《一捧雪》,已载在本考十二册中。

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录入:泠娜


相关剧本
《审头刺汤》(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审头刺汤》(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新编》整理)
《雪杯圆》(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3.0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皂隶、青袍、严嵩同上,汤勤迎上。)

汤勤   (白)     大人今日下朝甚早。

严嵩   (白)     今日朝中无事,故而下朝当早。

汤勤   (白)     前日大人搜杯,可曾搜出?

严嵩   (白)     并未搜出。那莫年兄言道:玉杯现在钱塘,不在京都。

汤勤   (白)     岂有此理。前日在筵前,小子曾经见过,怎的又在什么钱塘?

严嵩   (白)     玉杯事小,不可伤了朋友故交。

汤勤   (白)     此人也就太无天良了。

严嵩   (白)     怎见得?

汤勤   (白)     但不知他那官职从何而来?

严嵩   (白)     这……

汤勤   (白)     可谓忘恩负义了。

严嵩   (白)     搭轿。

     (二黄摇板)  汤勤说话口似铁,

             舌尖杀人哪见血。

             人来与爷忙搭轿,

             二次再搜一捧雪。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莫怀古、雪艳同上。)

莫怀古  (二黄摇板)  乌鸦不住连天叫,

             眼跳心惊为哪条?

(莫成上。)

莫成   (白)     启老爷:严爷到府。

莫怀古  (白)     有请。

(莫成下。雪艳下。四青袍、严嵩同上。)

莫怀古  (白)     迎接大人。

严嵩   (白)     你道玉杯不在京都,前日酒席宴前,所用何物?

莫怀古  (白)     此话从何说起,但不知哪个讲的?

严嵩   (白)     汤勤言讲。

莫怀古  (白)     有道是旁耳之言不可深信。

严嵩   (白)     你待怎讲?

莫怀古  (白)     不可深信。

严嵩   (白)     呸!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骂声怀古太欺情。

             老夫在朝来保奏,

             保你太常寺正卿。

             人来与爷再搜寻,

(四青袍同搜。)

青袍   (白)     玉杯无有。

严嵩   (白)     起过了。

     (二黄摇板)  搜杯不出面带红,

             我今竟伤旧宾朋。

             人来与爷忙搭轿,

             三日后定要灭尔满门。

(严嵩、四青袍同下。雪艳上。)

雪艳   (白)     严爷可曾去了?

莫怀古  (白)     正是。但不知莫成这个奴才哪里去了?

(莫成上。)

莫成   (白)     老爷受惊了。

莫怀古  (白)     适才严爷过府,你这个奴才往哪里去了?

             夫人不要阻拦,待我打这个奴才。

雪艳   (白)     老爷息怒。

莫成   (白)     小人见严爷下轿,脸上气色不正。小人就知道是为那一捧雪而来。是小人去至上房,扭开箱锁,将一捧雪带在身旁,打从前门而逃,有严府校尉拦阻,只得打从后门而逃,又有兵丁把守。小人性急无奈,只得打从犬洞而逃。在高坡瞭望,见严爷上轿,小人才得回来。进得府门,老爷不问青红皂白开口就骂举手就打,也不知为了何事呀?

莫怀古  (白)     胆大奴才,尚敢巧辩。

             夫人不要拦阻,待我打这个奴才。

雪艳   (白)     老爷息怒。

             掌家,你可知老爷打你何事?

莫怀古  (白)     小人不知呀?

雪艳   (白)     就为的是那一捧雪。

莫成   (白)     一捧雪,有有有。这不是一捧雪么。

莫怀古  (二黄摇板)  一见玉杯喜吟吟,

             办事还是小莫成。

     (白)     有了一捧雪,我拿稳作官,还怕他何来?

莫成   (白)     老爷,那严爷上轿之时,但不知讲些什么?

莫怀古  (白)     乃是两句淡话。

莫成   (白)     哪两句话?

莫怀古  (白)     三日之后要灭尔的满门。

莫成   (白)     老爷呀,他言道三日后灭尔的满门,难道灭小人的满门不成,自然是要灭老爷的满门呐。

莫怀古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倒叫怀古无计行。

     (白)     事到如今,不若弃官逃走,他岂奈我何?

莫成   (白)     老爷逃往哪里去?

莫怀古  (白)     我有一好友,名叫戚继光,现为冀州八抬总镇,去往那里便了。

莫成   (白)     如此大家收拾起来,即刻逃走便了。

莫怀古  (白)     好便好,只是我舍不得一身荣耀。

莫成   (白)     事到如今,你舍得也要舍,舍不得也要舍。舍了吧。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皂隶、青袍、严嵩同上,汤勤迎上。)

汤勤   (白)     大人回来了。

严嵩   (白)     回来了。

汤勤   (白)     玉杯可曾搜出?

严嵩   (白)     并未搜出。

             来,将汤勤绑了。

汤勤   (白)     慢来,启大人,那莫怀古他若是无有杯子,必然仍旧作官供职,他若是有杯不献,必要弃官逃走。

(报子上。)

报子   (白)     莫怀古弃官逃走。

汤勤   (白)     如何?

严嵩   (白)     来,搭轿。

汤勤   (白)     大人哪里去?

严嵩   (白)     追赶我那莫年兄回来作官呐。

汤勤   (白)     他弃官逃走,其罪非小。

严嵩   (白)     依你之见?

汤勤   (白)     必须行文沿途拿问。

严嵩   (白)     看文房来。

汤勤   (白)     待小子来磨墨。

严嵩   (白)     “太子少保兵部侍郎严为,照行阃外事,今有犯官莫怀古带得皇家国宝弃官逃走,仰各州县沿途拿获”……

汤勤   (白)     斩头解京。

严嵩   (白)     无此重罪。

汤勤   (白)     这是他自作自受。

严嵩   (白)     “斩头解京切切”。

             来,唤差官。

(二差官同上。)

严嵩   (白)     现有公文一角,沿途追赶莫怀古不得有误。

二差官  (同白)    得令。

(二差官同下。)

严嵩   (白)     汤勤,从今以后,在老夫面前,当讲者,讲上两句,不当讲者,休得胡言乱语。

汤勤   (白)     小子记下了。闲人闪开,大人后堂去了。

(严嵩、汤勤同下。)

【第四场】

(莫怀古、雪艳、莫成同上。牌子。雪艳哭。)

莫怀古  (白)     夫人为何不走?

雪艳   (白)     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莫怀古  (白)     莫成去至前途,快赁两乘小轿前来,要小心了。

莫成   (白)     大家小心。

(莫成下。二差官同上。)

差官甲  (白)     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赶。行至此地为何不见?

差官乙  (白)     松林之内现有二人,待我冒叫一声。

             唉,莫怀古!

雪艳   (白)     老爷,外面有人唤你。

莫怀古  (白)     是哪个唤我?

(二差官同打莫怀古,锁莫怀古同下,雪艳哭下。)

【第五场】

(二差官、莫怀古、雪艳同上,叫城,同下。)

【第六场】

(二差官、莫怀古、雪艳同上,差官甲批栅子击堂鼓。四龙套、旗牌、戚继光同上。)

戚继光  (白)     何人击鼓?

二差官  (同白)    公文呈上。

戚继光  (白)     呈上来。你等在哪里拿获的?

二差官  (同白)    在那东门以外,柳林之内拿获的。我等叫开城门,批开栅子,击了堂鼓。

戚继光  (白)     来,将犯官带上来。

莫怀古  (白)     上面敢是戚……

戚继光  (白)     本镇点名,哪怕尔等不齐。

旗牌   (白)     犯官莫怀古一名,女犯一名。

戚继光  (白)     将他等收监囚禁。

莫怀古  (白)     事到如今,连戚贤弟,也不认识我了。

雪艳   (白)     这都是你交的好朋友呀。

(莫怀古、雪艳同下。)

戚继光  (白)     此事关系甚大,必须两家担待。

二差官  (同白)    何为两家担待?

戚继光  (白)     在这头门以里,二门以外,你等看守,等到五鼓天明,你等看着绑,看着斩,斩头之后,装入木桶,一同解入京都,交到严府消差。

二差官  (同白)    此事虽好,只是我等太辛苦了。

戚继光  (白)     自然有你等的下程。

二差官  (同白)    看他与我们的下程。

(二差官同下。)

戚继光  (白)     且住,想我那莫年兄,不知何事得罪严府,他有一家人莫成,颇能办事,不知哪里去了?

             来,掌灯出衙。

     (二黄摇板)  叫人来掌灯出衙厅,

             大街寻找小莫成。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更夫上。)

更夫   (念)     为人莫打更,打更受苦情。风里也得去,雨里也得行。

     (白)     我,更夫便是。只因此处拿了犯官莫怀古,五鼓天明,就要问斩。今晚上要小心一二。

(莫成上。)

莫成   (白)     走啊!

更夫   (白)     拿住啦!

莫成   (白)     我乃是个乡下人呐。

更夫   (白)     乡下人,这个时候做什么?

莫成   (白)     我乃是完钱粮的。

更夫   (白)     你完钱粮不到文官衙门去,到这武官衙门作什么?

(内喊声。)

莫成   (白)     街市何事喧哗?

更夫   (白)     你是不知道,我们这里拿住犯官莫怀古,五鼓天明就要问斩啦。

(莫成哭。)

莫成   (哭)     老爷呀!

更夫   (白)     你这是怎么啦?

莫成   (白)     想莫大老爷为官清正,故而落泪。

更夫   (白)     你这才是看鼓词儿落泪——替古人担忧。我说你今年多大啦?

莫成   (白)     我今年十六了。

更夫   (白)     好,天也不早了,你也没有地方去,你跟我到我那更棚里去睡觉好不好?

莫成   (白)     好。

更夫   (白)     好,就走。

             到啦,到啦。进门,进门。

             嘿,这是什么呀?

莫成   (白)     这是胡须呀。

更夫   (白)     你到底多大岁数啦?

莫成   (白)     我四十六了。

更夫   (白)     好你玩我吧,来来来,这有一面锣,你替我打几下,你听街上打多少,你就打多少,我稍微歇歇。

莫成   (白)     是了。

(戚继光上。)

戚继光  (二黄摇板)  迈步且把大街进,

(莫成哭。)

莫成   (哭)     老爷呀!

戚继光  (二黄摇板)  又听有人发悲声。

     (白)     何人啼哭?

莫成   (白)     小人莫——

戚继光  (白)     噤口!

(戚继光拉莫成同下。内喊声。)

更夫   (白)     知道啦,知道啦。我的锣锤子,也不知道哪儿去啦!来,拿头撞吧。

(更夫下。)

【第八场】

(旗牌、戚继光拉莫成同上。)

戚继光  (白)     你家老爷来了。

莫成   (白)     大人可容我主仆一见?

戚继光  (白)     正要叫你一见。

             来,旗牌,去至监中,请莫大老爷前来。休要惊动严府之人。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莫成   (白)     小人参见大人。

戚继光  (白)     罢了。

(旗牌、莫怀古、雪艳同上。雪艳哭。)

莫怀古  (二黄摇板)  尊声夫人莫高声,

             休要惊动了严府人。

             悲切切且把二堂进,

             披枷带锁为何情?

戚继光  (白)     莫年兄请坐。你那莫管家也来了。

莫怀古  (白)     在哪里?

戚继光  (白)     莫掌家见过你家老爷。

莫成   (白)     老爷受惊了。

莫怀古  (白)     都是你办的好事。

莫成   (白)     事到如今,埋怨小人也是枉然了。

戚继光  (白)     不知何事,得罪严府?

莫怀古  (白)     就为的那一捧雪。

戚继光  (白)     一捧雪乃是一件小事,为何有公文到来?

莫怀古  (白)     既有公文,拿来我看。

戚继光  (白)     公文在此。

莫怀古  (白)     “太子少保兵部左侍郎严为,照行阃外事岑阴犯官莫怀古,私带皇家国宝,弃官逃走,仰沿途各府州县,一体拿获”……

(戚继光抢公文。)

莫怀古  (白)     为何不叫我看了?

戚继光  (白)     看了恐你害怕。

莫成   (白)     看了大家也好做一准备。

莫怀古  (白)     是啊,也好做一准备。

(戚继光递公文。)

莫怀古  (白)     “一体拿获,斩头解京”。哎呀!

(莫怀古倒。)
雪艳、
莫成、

戚继光  (同白)    (老爷)(贤弟)醒来!

莫怀古  (二黄摇板)  一见公文心内惊,

             吓得我三魂去二魂。

             走向前来忙跪定,

             贤弟搭救命残生。

戚继光  (白)     事到如今,并无别计,不如大家一齐逃走了吧。

莫怀古  (白)     走得的?

莫成   (白)     走得的。好,走呀。

             走不得,走不得。想我家老爷弃官逃走,遭此杀身之祸,大人又要逃走,如何使得?走不得,走不得!

戚继光  (白)     既然走不得,不如点动人马,你我反了吧。

莫成   (白)     反得的。好,反。

             反不得,反不得。

戚继光  (白)     怎么又反不得?

莫成   (白)     请问大人,冀州城中有多少人马?

戚继光  (白)     三百家丁,五百守城兵。

莫成   (白)     着哇,三百家丁,五百守城兵,荒乱年间,还可抵挡一阵,这太平年间,慢说是交锋打仗,就是垫马蹄,也是不够,反不得,反不得。

戚继光  (二黄摇板)  叫你反来你不反,

             叫你行来你不行。

             待等五更天明亮,

             我坐法场你受刑。

莫成   (三叫头)   大人,老爷,夫人呀!

     (二黄导板)  一家人只哭得如酒醉,

雪艳   (哭)     老爷呀!

莫怀古  (二黄原板)  这一旁哭坏了薛氏夫人。

             戚大人八抬官救不得家主爷性命,家主爷性命,

             老爷呀,

             活活难坏了小莫成。

     (白)     我正这里踌躇,倒想起一件心事来了。是我跟随我家老爷进京之时,大夫人手捧一斗酒,言道:莫成呐,莫掌家,今日跟随你家老爷进京必须要小心服侍,就是我母子,也是感激不尽。自从到京之后,有一日与我家老爷拜客回来,路遇海岱门前,有一相士先生,与我老爷看了一相,然后又与我觑一觑,他言道:莫大哥,你好贵相,可惜你有你家主人之相,无有你家主人之贵,到后来你家主人终身大事还要应在你一人身上。他却说得无心,我却听得有意。此言,就应在这冀州堂上。想我家老爷,今日遭此大祸,难道叫我坐山看虎斗,隔水看流舟不成?想我为奴仆之人,终无出头之日,今日不如替我家老爷一死,虽不能万古名标,也落个流芳百世,这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呀!

     (二黄摇板)  走向前来双膝跪,

             我家老爷有救星。

戚继光  (白)     莫年兄,莫掌家言道,你有救星了。

莫怀古  (白)     但不知有何救星?

莫成   (白)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救星?就是小人,要替老爷一死呀。

莫怀古  (白)     世界之上,哪有人替人死的?你有这句话,也就够了。

莫成   (白)     老爷不叫小人替你一死,小人有一辈古人,说与大人、老爷、夫人一听,昔日杨生好犬,酒醉带犬睡卧荒山,有一放牛的牧童,他不知时务,他就放火烧荒。那火眼看着落在杨生身上,那犬性急无奈,他就跳下涧去,滚湿毛衣,扑火救主,那杨生醒来,见那犬只落得烧死而亡。想那马有渡江之力,羊有跪主之恩,乌鸦有反哺之意,犬有救主之心,难道说小人就不如那些禽兽么?老爷既不叫小人替你一死,我就碰死在冀州堂上。

戚继光  (白)     不必如此,改扮起来。

(莫成换衣。)

莫成   (二黄导板)  冀州城替主换了刑,

     (二黄摇板)  莫成到了枉死城。

             眼望钱塘哭文禄,

     (哭头)    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小人有言未禀明。

莫怀古  (白)     莫非你有反悔之意么?

莫成   (白)     事到如今,哪里还能反悔?只因小人有一子,名叫文禄,在钱塘伺候大相公攻书,那大相公性情不好,开口就骂,举手就打。可怜我那文禄孩儿三岁亡母,至今将将七岁,今又亡父。望老爷另眼看待。

莫怀古  (白)     我就将他当自己孩儿看待。如有差错,叫我天诛地灭。

莫成   (白)     谢老爷。

     (二黄摇板)  老爷一言出了唇,

             文禄孩儿有靠成。

             水流长江归大海,

             原物交还旧主人。

莫怀古  (白)     一见玉杯怒生嗔,

             恨不得倾在地埃尘。

(戚继光、雪艳同拦。起四更鼓。)

莫成   (二黄摇板)  胸中大事安排定,

             又听樵楼打四更。

     (白)     哎呀老爷呀!天已四鼓,倘若五鼓天明,难道这冀州堂上,有两个怀古不成?

戚继光  (白)     是啊,年兄趁此尚未天明,快快逃出城去。

莫怀古  (白)     事到如今,无处逃奔。

戚继光  (白)     我有一好友现在清江,小弟修书一封,去到那里安身便了。

莫怀古  (白)     多谢贤弟。

莫成   (白)     老爷快快改扮起来。

(莫怀古下。戚继光写书信。牌子。莫怀古上,戚继光交书信。)

莫怀古  (白)     贤弟,今将雪艳寄在你衙中,或卖或嫁,任凭于你。

莫成   (白)     老爷,还有小人呀。

莫怀古  (白)     贤弟明日行刑之后,将莫成尸骨成敛起来,埋在东门以外。柳林之内,立一碑碣,上写明故太常寺正卿莫公之墓,日后也好叫我的子孙,与他烧钱化纸。

莫成   (白)     多谢老爷。

莫怀古  (白)     带马。

莫成   (白)     老爷此番去至清江,酒要少饮,事要正办,当交的朋友,交上几个,切莫再交那汤勤狗男女。倘若再想我第二个莫成,只怕今生难得的了。

莫怀古  (白)     话倒是两句好话,可惜讲迟了。

莫成   (白)     也还不迟。上马去吧。

(莫成下。)

戚继光  (白)     莫掌家,明日五鼓天明,行刑之时,你要咬定牙关,不可多言,不可乱语,本镇的考程要紧。

莫成   (白)     小人遵命。只是大人要赏小人一个快行呀。

戚继光  (白)     那个自然。

莫成   (白)     谢大人。

(戚继光下。莫成听鼓声响。)

莫成   (白)     想我那孩儿,在钱塘伺候大相公攻书,今日盼为父,明日盼为父,盼来盼去,将为父盼到枉死城中来了。儿呀!

(莫成下。)
(完)


浏览次数:14254 ┊ 字数:6759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