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雪杯圆》(一名:《柳林相会》;一名:《怀古回家》)

主要角色
莫怀古:生
傅氏:老旦
莫文禄:娃娃生

《雪杯圆》张学津饰莫怀古
《雪杯圆》张学津饰莫怀古
情节
莫怀古幸得义仆莫成代死,销声匿迹,避居河北。妻傅氏在家,无从知代死之事,以为莫怀古真死,将莫成尸首,营葬在蓟州西门外柳林内,茹苦含辛,家居度日。莫成子莫文禄,亦依在身畔。正值清明佳节,携带莫文禄,至柳林扫墓。当时严氏失势,冰山溶解;总兵戚继光写书通知,莫怀古遂作归乡计。行经柳林,见墓碑大书“太常寺正卿莫公怀古之墓”,有老妇在墓前哭祭;仔细一认,确系发妻傅氏。遽上前招呼,傅氏大惊,诧为遇鬼;莫怀古从头至尾,细细告之,始转悲为喜。而莫文禄在旁窃听,痛其父死于非命,抢地呼天,悲不自胜,几欲与莫怀古为难。夫妻二人再三劝慰,抚为养子,藉以报答成恩。

注释
剧本出于《一捧雪》、《审头刺汤》之后。

根据《戏考》第十四册整理

录入:碾芹斋


相关剧本
《一捧雪》(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审头刺汤》(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审头刺汤》(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新编》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21.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莫怀古上。)

莫怀古  (二黄摇板)  恼恨奸贼理不该,

             苦苦害我为哪般。

             莫成替我把命染,

             思想起来泪涟涟。

     (白)     在下莫怀古,钱塘人氏。只因那年,进京求取功名,多亏严府提拔,官居太常寺正卿之职。恼恨汤勤,搬动是非。是我弃官逃走,被严府校卫,将我拿获,解到蓟州。幸喜莫成,替我丧命,是我逃在河北避难。昨日戚贤弟有书到来,叫我前去。看前面已是蓟州,不免马上加鞭。

     (二黄原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莫怀古在马上自己思忖:

             我心中只把那汤勤来恨,

             大不该害得我一家离分。

             多亏了小莫成替我丧命,

             有雪艳刺汤勤才把冤伸。

             我这里紧加鞭催马前进,

     (二黄摇板)  远远望见蓟州城。

(莫怀古下。)

【第二场】

(傅氏上。)

傅氏   (引子)    身居店房,远离家乡。

     (念)     老爷当年去求官,被人陷害丧黄泉。不嫌千里路途远,要到蓟州走一番。

     (白)     老身傅氏。老爷莫怀古,官居太常寺卿之职;不料被人陷害,命染黄泉,埋葬在蓟州西门以外,柳林之内。是我带领文禄,前去坟茔祭奠。前面离蓟州不远,看天色不早,正好趱路。

             文禄哪里?

(莫文禄上。)

莫文禄  (念)     忽听一声唤,急忙到跟前。

     (白)     参见奶奶!

傅氏   (白)     文禄,你看天色不早,就此趱路。

莫文禄  (白)     遵命。

傅氏   (白)     走呀——

     (二黄慢板)  有傅氏带文禄忙把路上,

             思想起当年事好不悲伤。

             叹儿夫在京都求官得赏,

             官居着太常卿身列朝堂。

             到后来遭不幸一旦命丧,

             落下了我一人好不凄凉。

             将身儿来至在柳林观望,

             又只见一坟茔细看端详。

     (白)     “太常寺卿莫公之墓”。哎呀老爷呀!

     (二黄摇板)  见坟茔不由人泪双抛,

             叫一声老爷听根苗:

             实指望在朝居官好,

             又谁知中途无下梢。

             可怜我千里迢迢把你寻找,

             老爷呀——

     (二黄摇板)  我心中好一似万把钢刀。

(莫怀古上。)

莫怀古  (二黄摇板)  催马加鞭到柳林,

             不知坟茔何处存。

     (白)     来此已是柳林,不知莫成坟茔,现在哪里?待我下马找寻找寻。

             “太常寺卿莫公之墓”。

     (三叫头)   莫成!掌家!莫成呀!

     (二黄导板)  见孤坟好叫人珠泪双掉,

     (二黄摇板)  不由得一阵阵哭嚎陶。

             可怜你为我把命丧了,

             万古流芳美名标。

傅氏   (白)     呀!你是何人,来在我家坟茔啼哭呀?

莫怀古  (白)     此乃是我家坟茔,怎么说是你家的呀?

傅氏   (白)     分明是我家的坟茔么!你怎么前来冒认?

莫怀古  (白)     且住。看此人讲话,好似我妻傅氏。待我向前冒叫一声。

             呀!你莫非是傅氏么?

傅氏   (白)     呀!你是我何人,敢叫我“傅氏”?

莫怀古  (白)     为丈夫莫怀古在此。

傅氏   (白)     打鬼!打鬼!

莫怀古  (白)     何言“打鬼”?

傅氏   (白)     我丈夫已死多年,岂不是鬼?

莫怀古  (白)     贤妻休得害怕,为丈夫并不曾死。

傅氏   (白)     我家老爷,有两处贵相。你可有么?

莫怀古  (白)     什么贵相?

傅氏   (白)     我家老爷,脑后有一肉枕,又有三台骨。我若一摸,便知分晓。

莫怀古  (白)     我今现有。

傅氏   (白)     待我摸来。

     (叫头)    老爷!

莫怀古  (叫头)    夫人!

傅氏   (叫头)    我夫!

莫怀古  (叫头)    贤妻呀!

傅氏   (叫头)    老爷呀!

     (二黄摇板)  一见老爷来到了,

             不由妾身泪滔滔。

             回头便把老爷叫,

             妾身言来听根苗:

             雪艳妹子哪里去了?

莫怀古  (二黄摇板)  蓟州堂上一旦抛。

傅氏   (二黄摇板)  问声莫成今何在?

莫怀古  (二黄摇板)  他替我一命赴阴曹。

傅氏   (二黄摇板)  问老爷如今往哪里去?

莫怀古  (二黄摇板)  戚贤弟有书把我邀。

傅氏   (二黄摇板)  如此一同齐就道,

莫怀古  (二黄摇板)  同到蓟州走一遭。

     (白)     这是何人?

傅氏   (白)     这就是文禄。

             来,见过你家爷爷。

莫文禄  (白)     参见爷爷。

莫怀古  (白)     罢了。

莫文禄  (白)     我家爹爹,哪里去了?

莫怀古  (白)     你家爷爷,骑马先行;你的爹爹,挑负行李,尚在后面。

莫文禄  (白)     待我看来。怎么还不见到来?

莫怀古  (白)     你当真要你家爹爹么?你随我来——

             这坟茔之中,就是你家爹爹!

莫文禄  (白)     哎呀!爹爹呀!

     (唱)     听说爹爹命丧了,

             眼望坟茔泪双抛。

傅氏   (白)     老爷,妾身欲将文禄孩儿,认在你我的名下,作为螟蛉义子。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莫怀古  (白)     夫人前去问来。

傅氏   (白)     文禄,我欲将你,认在我二老的名下,作一螟蛉。不知你意如何?

莫文禄  (白)     如此爹娘请上,受儿一拜!

莫怀古、

傅氏   (同白)    不须拜了。

莫怀古  (白)     夫人,你看前面,已是蓟州,你我就此前往。

傅氏   (白)     但凭老爷。

莫怀古  (白)     儿呀,与你母亲带马!

莫文禄  (白)     遵命!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779 ┊ 字数:229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