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江口》

主要角色
张定边:净
华云龙:小生
陈友谅:净
胡兰:净
刘伯温:老生
徐达:老生

《九江口》袁世海饰张定边、叶盛兰饰华云龙
《九江口》袁世海饰张定边、叶盛兰饰华云龙
情节
北汉王陈友谅与吴王张士诚结为姻好,约分兵夹攻金陵朱元璋,陈友谅遣大将胡兰往姑苏迎亲,为刘伯温设伏擒获张士诚之子张仁,劝降胡兰,另命大将华云龙冒充张仁赴陈友谅处诈亲。北汉元帅张定边识破乔妆,向陈友谅苦劝不听,反被罢职。陈友谅引兵袭金陵,在玉山中伏,全军尽没,华云龙反戈追击,幸张定边假扮渔翁,在九江口驾舟接应,陈友谅方得脱险。

根据《范钧宏戏曲选》整理

录入:Gr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8.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朝天子〗。四大铠、四小太监、大太监引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引子)    风云扰攘,创基业,北汉称王。

     (念)     当年反出武科场,群雄并立灭元邦,待取金陵争天下,苦心结交姑苏王。

     (白)     孤,陈友谅。前者在武科场,与张士诚结为秦晋之好。我二人自分手之后,孤居北汉,他占姑苏。可恨朱元璋,雄踞金陵,养精蓄锐与孤为敌。有意差人去至姑苏,迎请殿下张仁到此,一来与公主完成花烛,二来与姑苏老王约定日期攻打金陵。不免请大元帅共同商议。

             内侍,宣大元帅张定边上殿。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大元帅张定边上殿。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张定边上。)

张定边  (念)     鄱阳掌帅印,年迈秉忠心!

     (白)     臣,张定边见驾,主公千岁!

陈友谅  (白)     平身。

张定边  (白)     千千岁!

陈友谅  (白)     赐座。

张定边  (白)     谢座。宣老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陈友谅  (白)     只因朱元璋雄踞金陵,与孤为敌。孤有意差人去往姑苏,迎请大殿下张仁到此,一来与公主完婚,二来与姑苏老王共议合兵攻打金陵,不知大元帅意下如何?

张定边  (白)     臣启主公:若往姑苏迎请殿下,必然路过金陵,想那金陵军师刘伯温诡计多端,倘有不测,岂不得罪姑苏。依臣之见,不如暂缓婚期,另想破敌之策。请主公三思!

陈友谅  (白)     这……啊,大元帅,想当年在武科场中,你与姑苏老王,一语不合,比武争斗。如今不愿迎请殿下成亲,莫非前嫌未释,耿耿于心不成?

张定边  (白)     主公说哪里话来,臣与姑苏老王纵有前嫌,为主江山,岂能因私而废公!不愿迎亲者,只恐中途遇险,有误大事耳。

陈友谅  (白)     路过金陵,虽有风险,若差能将乔装前往,料然无事。

张定边  (白)     既然如此,不知命何人前往?

陈友谅  (白)     就命胡兰前往,大元帅意下如何?

张定边  (白)     胡兰……

陈友谅  (白)     胡兰在大元帅帐下已有多年,此人随机应变,智勇双全,又与姑苏老王相识,此去迎亲,料无差错。

             内侍,宣胡兰上殿。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胡兰上殿。

胡兰   (内白)    领旨!

(胡兰上。)

胡兰   (念)     征战几时休,何日觅封侯。

     (白)     臣胡兰见驾,主公千岁!

陈友谅  (白)     平身。

胡兰   (白)     千千岁!

(胡兰转对张定边。)

胡兰   (白)     大元帅!

张定边  (白)     少礼。

胡兰   (白)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陈友谅  (白)     孤命你乔装改扮去往姑苏,迎请殿下张仁到此成亲,再与姑苏王约定日期,合兵攻打金陵。成功回来,另有升赏。

胡兰   (白)     领旨。

陈友谅  (白)     大元帅还有何吩咐?

张定边  (白)     胡将军,此番去往姑苏,迎请大殿下,必然路过金陵,那金陵军师刘伯温诡计多端,将军须要提防不测!

胡兰   (白)     末将谨记。

张定边  (白)     好,接得殿下,在何处登舟?

胡兰   (白)     在采石矶登舟。

张定边  (白)     哦,在采石矶登舟……好,本帅再命张、刘二将改扮渔人模样,在采石矶接应于你。多加小心!

胡兰   (白)     遵命。

陈友谅  (白)     好,即日启程。正是:

     (念)     北汉、姑苏议合兵,

胡兰   (念)     偷关渡险过金陵。

张定边  (念)     将军一身担重任,

胡兰   (念)     食王爵禄报王恩。

陈友谅  (白)     退班。

(陈友谅下。四大铠、四小太监、大太监同随下。)

张定边  (白)     小心了。

(胡兰下。张定边稍作思索,下。)

【第二场】

(四军士、徐达、刘伯温、朱元璋同上。)

朱元璋  (西皮原板)  群雄四起扫胡尘,

             强邻虎视窥金陵。

刘伯温  (西皮原板)  一步争先制全胜,

徐达   (西皮原板)  北汉、姑苏不足平。

(常遇春、胡大海同上。)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启禀主公:我二人奉命巡哨,擒来两个可疑之人,特来报之。

刘伯温  (白)     押进帐来!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押进帐来!

(刀斧手押张仁、胡兰商人打扮同上。张仁、胡兰同跪。)
张仁、

胡兰   (同白)    叩见千岁!

朱元璋  (白)     唗!大胆奸细,竟敢闯越金陵,还不从实招来!

张仁   (白)     我等乃贩卖珠宝的商客,并非奸细。

胡兰   (白)     千岁不信,现有货物为证。

(刘伯温打量胡兰。)

刘伯温  (白)     听你讲话,好象青田人氏?

胡兰   (白)     正是青田人氏。

刘伯温  (白)     哦!你是胡兰将军?

(胡兰一惊,掩饰。)

胡兰   (白)     啊,啊,不不……小人名叫常泰,军师不要错认了。

刘伯温  (白)     哎呀呀……哈哈哈!山人刘伯温在此,你我二人乃是同乡共里,难道将军连故人都忘怀了么?

胡兰   (白)     这……

(刘伯温向张仁。)

刘伯温  (白)     你叫什么名字?

张仁   (白)     我叫孙祥。

刘伯温  (冷笑)    哈哈哈!

     (白)     北汉、姑苏联姻之事,山人早已打探明白。看你哪里是孙祥,分明是姑苏殿下张仁。

             来,押了下去!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啊!

(刀斧手、常遇春、胡大海押张仁同下。刘伯温离位。)

刘伯温  (白)     胡将军请起!

胡兰   (白)     既被将军看破,不敢隐瞒;还望将军念在同乡之谊。放俺回去,感恩非浅!

刘伯温  (白)     放你回去,却也不难;只是将军走后,我主定然将张仁斩首;消息传到北汉,将军纵然回去,如何复命哪?

胡兰   (白)     哎呀,如此说来,俺性命休矣!先生,你要救我一救啊!

刘伯温  (白)     将军不要着急,我主久慕名将军英名,今幸相见,实乃天从人愿;若依山人相劝,归顺我主,早晚平定天下,将军不失封侯之位。

胡兰   (白)     这……

刘伯温  (白)     请问将军,今在北汉官居何职?

胡兰   (白)     偏将军而已!

刘伯温  (白)     哎呀呀,真乃大材小用了。

(刘伯温暗示朱元璋。)

徐达   (白)     是啊,大材小用了。

(朱元璋会意。)

朱元璋  (白)     胡将军听封!

(胡兰急跪地。)

胡兰   (白)     啊,臣!

朱元璋  (白)     封卿为大将军之职,立功之后,再加升赏。

(胡兰起立。)

胡兰   (白)     谢主隆恩!

朱元璋  (白)     见过你家元帅。

胡兰   (白)     元帅。

徐达   (白)     胡将军。

(朱元璋、刘伯温、徐达、胡兰同笑,同坐。)

刘伯温  (白)     请问将军,此番到姑苏迎亲,临行之前,陈友谅怎样吩咐?

胡兰   (白)     临行之时陈友谅言道,一来搬请张仁前来就亲;二来与张士诚约定日期,及早合兵灭金陵。

刘伯温  (白)     张士诚怎样言讲?

胡兰   (白)     张士诚言道,粮草不足,约定九月重阳合兵玉山,攻打金陵。

刘伯温  (白)     哦,九月重阳……

胡兰   (白)     正是。

刘伯温  (白)     好,将军推诚相告,足见真心。

             啊,主公,张士诚粮草不足,陈友谅贪功心切,正好趁此机会与他将计就计,命我营能将扮作张仁模样,随同胡将军去往鄱阳诈亲,暗中取事。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朱元璋  (白)     全仗军师妙计。

刘伯温  (白)     胡将军若肯前去,成功回来,再当重赏。

胡兰   (白)     末将情愿效劳。

刘伯温  (白)     请问将军宝眷可在青田?

胡兰   (白)     现在青田。

刘伯温  (白)     好,少时将军修书一封,待我差人将宝眷接到金陵,共享富贵荣华。将军你看如何?

(胡兰明知就里,语意双关。)

胡兰   (白)     哎呀军师,真乃忒周到了!

徐达   (白)     军师,不知命何人前去诈亲?

刘伯温  (白)     我营大将军华云龙与张仁相貌相似,此人能言善辩,胆智俱全,命他前去,万无一失。

朱元璋  (白)     就请将军分派。

刘伯温  (白)     来,传华云龙进见。

军士甲  (白)     华云龙进帐!

华云龙  (内白)    来也!

(华云龙上。)

华云龙  (念)     单枪扫尽千员将,舌剑能敌万夫雄。

(华云龙进帐。)

华云龙  (白)     参见主公。

             军师,元帅。

朱元璋  (白)     华将军少礼。

刘伯温  (白)     见过胡将军。

华云龙  (白)     胡将军。

胡兰   (白)     华将军。

(朱元璋、刘伯温、徐达、胡兰、华云龙同坐。)

华云龙  (白)     传末将进帐,有何差遣?

朱元璋  (白)     军师有差。

华云龙  (白)     军师有何差遣?

刘伯温  (白)     只因北汉、姑苏明为联姻,实乃合兵取我金陵。山人有意命将军扮作姑苏殿下张仁模样,随同胡将军,去往鄱阳诈亲;待山人模仿张士诚笔迹,修书一封,与陈友谅约定八月十五日合兵玉山,也好从中取事。不知将军可有此胆量?

华云龙  (白)     军师此计甚善,末将不才,愿当此任。

刘伯温  (白)     陈友谅胸无远见,不足为虑。只是他帐下大元帅张定边老谋深算,不可不防。

华云龙  (白)     哦,张定边……末将谨记。

             啊,胡将军,此番前去诈亲,全仗将军鼎力相助。

胡兰   (白)     理当效劳。

刘伯温  (白)     待山人修书。

(刘伯温在〖急三枪〗中,修书毕。)

刘伯温  (白)     书信在此,听我吩咐!

     (西皮摇板)  监中去把张仁探,

             事无巨细要了然。

             三日之后去北汉,

             须防老谋张定边。

华云龙  (白)     军师!

     (西皮摇板)  多承军师来指点,

     (西皮流水板) 末将一一记心间。

             诈亲哪怕身涉险,

             诱敌深入在玉山。

             全凭唇枪与舌剑,

             何惧老儿张定边。

             三日之后去北汉,

(胡兰、华云龙同出帐。胡兰下。)

华云龙  (西皮摇板)  英雄虎胆闯龙潭。

(华云龙下。)

刘伯温  (白)     王忠、李义进见!

四军士  (同白)    王忠、李义进见!

王忠、

李义   (内同白)   来也!

(王忠、李义同上。)
王忠、

李义   (同白)    参见主公。

             军师!有何差遣?

刘伯温  (白)     今有华将军去往鄱阳诈亲,命你二人扮作随从模样,往来传递消息,不得有误!

王忠、

李义   (同白)    得令!

(王忠、李义同出帐,同下。)

朱元璋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果然先生有妙算,

             决胜千里指掌间。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张奎、刘俊扮渔民,率二水手同上。)

张奎   (白)     俺,张奎。

刘俊   (白)     刘俊。

张奎   (白)     将军请了。

刘俊   (白)     请了。

张奎   (白)     奉了大元帅张定边之命,扮渔民模样,去采石矶接应胡兰与姑苏殿下登舟,就此江边了望去者!

(张奎、刘俊、二水手同下。)

华云龙  (内西皮导板) 换衣巾跨战马登程前进——

(王忠、李义、胡兰、华云龙同上。)

华云龙  (西皮三眼)  奉将令到鄱阳假扮张仁。

             此一番去诈亲身入险境,

             闯虎穴必须要见机而行;

             仗雄才凭孤胆从容镇定,

             管叫他君臣们以假当真。

             遥望见采石矶江心帆影——

(华云龙、王忠、李义、胡兰同走半圆场。张奎、刘俊、二水手同迎上。)
张奎、

刘俊   (同白)    岸上敢是胡……

胡兰   (白)     噤声!

华云龙  (西皮摇板)  离江岸且登舟星夜而行。

(华云龙、胡兰、王忠、李义同下马,先后牵马上船。)
张奎、

刘俊   (同白)    胡将军一路之上,多有辛苦!

胡兰   (白)     二位将军,见过大殿下。

张奎、

刘俊   (同白)    参见大殿下。

华云龙  (白)     罢了!且喜路过金陵,无人盘问,趁此黄昏,速速催舟!

张奎、

刘俊   (同白)    遵命!

(众人同走圆场,同亮相,同下。)

【第四场】

(四小太监、大太监引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西皮摇板)  孤王大计安排定,

             迎请殿下来成亲。

             姑苏北汉把兵进,

             一战成功灭金陵。

(胡兰上。)

胡兰   (白)     胡兰见驾,主公千岁!

陈友谅  (白)     平身。

胡兰   (白)     千千岁!

陈友谅  (白)     胡将军,大殿下可曾前来?

胡兰   (白)     现已请到。

陈友谅  (白)     胡将军之功。快快动乐有请!

胡兰   (白)     动乐有请。

(〖吹打〗。华云龙上。)

华云龙  (白)     岳父大人请上,小婿张仁大礼参拜。

陈友谅  (白)     贤婿少礼,快快请起。坐下,坐下。

华云龙  (白)     谢座。

陈友谅  (白)     胡将军你也坐下。

胡兰   (白)     告座。

陈友谅  (白)     贤婿,一路风尘,多有辛苦!

华云龙  (白)     一路之上,多蒙胡将军照看,免受风尘之苦!

陈友谅  (白)     哦,胡将军,大殿下到此,将军首功一件。

胡兰   (白)     臣理当效劳。

陈友谅  (白)     哈哈哈……我那亲翁可好?

华云龙  (白)     我父王安泰,问候岳父金安。现有我父王书信一封,岳父请看。

陈友谅  (白)     待孤看来。

(陈友谅看。)

陈友谅  (白)     哦,原来亲翁与孤约定八月十五,合兵玉山,共灭金陵。哈哈哈……

             胡将军,请大元帅上殿。

胡兰   (白)     遵旨!

             大元帅上殿。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张定边上。胡兰迎出。)

胡兰   (白)     啊,大元帅。

张定边  (白)     哦,胡将军回来了!辛苦了。哈哈哈……

(张定边、胡兰同进内。)

张定边  (白)     参见主公。

陈友谅  (白)     平身。

             啊,贤婿,这就是我家大元帅张定边,向前见过。

华云龙  (白)     大元帅。

张定边  (白)     大殿下,幸会了!

华云龙  (白)     幸会了!

张定边  (白)     啊?

华云龙  (白)     啊?

(华云龙笑。张定边笑,暗中夸赞,入座。)

张定边  (白)     久闻大殿下人才出众,英俊绝伦,今日一见果然话不虚传。

陈友谅  (白)     是啊,殿下年幼之时,就是仪表非凡,如今一隔数载他倒越发的英俊了。

华云龙  (白)     岳父与大元帅夸奖了。

陈友谅  (白)     大元帅,姑苏老王已然与孤约定,同心协力,攻打金陵,这有书信一封,大元帅请看。

张定边  (白)     待臣看来。

(张定边看,念。)

张定边  (念)     拜上亲翁不尽言,睽违两地意拳拳。愿在金陵同试马,八月十五攻玉山。

     (白)     这八月十五……

(张定边起疑,注视胡兰。)

张定边  (白)     胡将军。

(胡兰局促不安。华云龙也有所觉。)

胡兰   (白)     大元帅。

张定边  (白)     这封书信,可是姑苏老王亲笔所写?

胡兰   (白)     这……修书之时,末将未在身旁。

华云龙  (白)     正是我父王亲笔所写。大元帅何故动问?

陈友谅  (白)     是啊,大元帅,何故动问哪?

张定边  (白)     想姑苏老王与主公约期合兵,乃机密大事。既然殿下亲自前来,就该当面讲明,为何写在书信上面?倘若这书信落在敌人之手,岂不误了大事。依臣看来,只怕这封书信它……

陈友谅  (白)     怎么?

(张定边看华云龙,改口。)

张定边  (白)     是姑苏老王忒疏忽了!

陈友谅  (白)     大元帅说得有理。

             啊贤婿,我那亲翁,素日谨慎,此事么,果然是疏忽了。

张定边  (白)     唔。

(张定边目视华云龙。)

华云龙  (白)     岳父大人有所不知,小婿临行之时,父王命我将约期合兵之事,当面禀明。小婿言道,事关重大,若无书信,只恐难以定局,因此我父王亲笔修书,命小婿贴身藏好,当面呈上。想小婿乔装改扮,偷渡金陵,敌兵焉能识破。纵有不测,小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封书信断断不能落于敌人之手!

陈友谅  (白)     好!好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此说来,不是姑苏老王疏忽……

(张定边故意。)

张定边  (白)     倒是老臣多虑了。

华云龙  (白)     不然,不然。小王在姑苏之时,常听父王言讲,大元帅深谋远虑,智勇双全,适才此问,足见高明。岳父驾前有大元帅辅佐,刘伯温不足为虑,朱元璋指日可平矣!

陈友谅  (白)     唔,唔,一点也不错。

张定边  (白)     殿下过奖了!

(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同笑。)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今日殿下到此,孤要与他接风洗尘,就请大元帅陪宴!

张定边  (白)     自当奉陪。

陈友谅  (白)     酒宴摆下。

(〖傍妆台〗。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胡兰同入座。)

陈友谅  (白)     贤婿请!

张定边  (白)     大殿下请!

华云龙  (白)     岳父、大元帅请!

(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胡兰同饮酒。〖排歌头子〗。)

张定边  (白)     请问大殿下,姑苏老王驾可安泰?

华云龙  (白)     我父王安泰,问候大元帅安康。

张定边  (白)     哎呀呀,老臣有何德能,敢劳姑苏老王动问。

陈友谅  (白)     哎,你是我国的大元帅,要不问你的好儿,我还得挑他的眼哪。哈哈……

张定边  (白)     折煞老臣了。请!

(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胡兰同饮酒。〖排歌〗。张定边略思。)

张定边  (白)     啊,大殿下,老臣工自与姑苏老王一别,十有馀载,不知老王驾前,有几位殿下?

(华云龙从容而谈。)

华云龙  (白)     父王驾前,有我弟兄五人,我们占的是“仁、义、礼、智、信”。小王居长,二弟张义,镇守昆山;三弟张礼,练兵丹阳,四弟张智、五弟张信,习文学武,现在姑苏。

张定边  (白)     哎呀呀!如此说来真是一门五虎,个个英雄!

陈友谅  (白)     着哇,他们就是日后姑苏老王驾前的五虎上将啊!

华云龙  (白)     岳父、大元帅夸奖了。请!

张定边  (白)     请!

(张定边举杯,思考。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胡兰同饮酒。〖排歌合头〗。)

张定边  (白)     啊,请问大殿下,去年姑苏老王寿诞之期,殿下可在驾前?

华云龙  (白)     哎呀呀,大元帅说哪里话来,去年乃我父王五旬整寿,小王焉有不在身旁的道理呀!

张定边  (白)     我家主公与老臣送去的礼物,可曾收到哇?

华云龙  (白)     俱已收到。

张定边  (白)     我家主公送的是……

华云龙  (白)     金冠一顶,玉带成双。

张定边  (白)     老臣送的是……

华云龙  (白)     宝剑一口,铠甲两副。

张定边  (白)     还有什么?

(华云龙有恃无恐。)

华云龙  (白)     小王所见如此,若有他物,就请大元帅指明,我回去之后也好查问!

(张定边语塞。)

张定边  (白)     这个……

陈友谅  (白)     哎,算了,算了,就是这点东西,全收到了就得嘛。到底是年青的人儿,记性好。要是我啊,一样儿也想不起来啦。来,喝着,喝着。

华云龙  (白)     岳父请!

陈友谅  (白)     请!大元帅请!

(陈友谅见张定边凝目沉思。)

陈友谅  (白)     大元帅,大元帅。嗨!大元帅,你倒是喝呀!

张定边  (白)     哦,哦,主公、殿下请!

(〖五击头〗。陈友谅、华云龙、胡兰同饮。张定边停杯沉思。)

张定边  (白)     请问殿下,今番前来,带了多少人马?

华云龙  (白)     未带人马,只有随从二名。

张定边  (白)     路过金陵,可曾遇着埋伏?

华云龙  (白)     未遇埋伏。

张定边  (白)     啊?未遇埋伏。

华云龙  (白)     未遇埋伏。

张定边  (白)     你们何日自姑苏启程?

华云龙  (白)     七月初九。

张定边  (白)     何日路过金陵?

华云龙  (白)     次日黄昏。

张定边  (白)     何日在采石矶登舟?

华云龙  (白)     七月十三。

张定边  (白)     这就不对了!殿下言道七月初九自姑苏启程,次日黄昏,路过金陵,七月十三,在采石矶登舟。想那金陵与采石矶相隔不足百里,只须一日的路程便可到达,中途既不曾遇有埋伏,为何行走三日?

(华云龙意外。)

华云龙  (白)     这个……

(华云龙正待辩解。)

胡兰   (白)     啊,大元帅,一路之上被风雨阻隔。

(张定边起立,甩袖,怒视。)

张定边  (白)     胡兰!你跟随本帅多年,他人不知,难道你还不晓?

(胡兰惊慌。)

胡兰   (白)     末将尽知。

张定边  (白)     哼!想俺张定边呵!

     (风入松)   丹心赤胆保北汉,

             执法如山辨忠奸。

华云龙  (风入松)   今朝华堂开盛筵,

             何物喋喋似狂颠!

(张定边、华云龙各怒坐。陈友谅转寰。)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今日与大殿下接风洗尘,酒要多饮。

     (京白)    可有一样,说话可要有分寸。人家新来乍到的,可别叫人家说咱们爱撒酒疯儿啊!

张定边  (白)     老臣量浅。

陈友谅  (白)     如此,你就出宫去吧!

张定边  (白)     谢主公。

(张定边出门。)

张定边  (念)     来人恐有诈,回府细盘查!

(张定边下。华云龙离位,出门望,进门。)

华云龙  (白)     哎呀,岳父!小婿此来,一则与公主完成花烛,二来共议合兵之事。不想大元帅屡次盘问于我,分明是疑心小婿,小婿在此无益,我要回去了!

(陈友谅急拦阻。)

胡兰   (白)     大元帅无故生疑,得罪殿下事小,倘若得罪姑苏老王,合兵不能成功。大王三思!

陈友谅  (白)     啊,贤婿,大元帅上了几岁年纪,酒后失言,说话有些个唠叨,你不要怪罪于他。他盘问你,也是为了我们两家的大事。你若负气一走,叫孤怎对得起我那亲翁啊!

华云龙  (白)     这……

(华云龙恭谨。)

华云龙  (白)     如此小婿我鲁莽了。

陈友谅  (白)     少年气盛,总是难免。席前之事,就不要挂怀了。

华云龙  (白)     是。啊,岳父,小婿至此,理当去到后宫,拜见岳母大人。

陈友谅  (白)     唔,理当如此。

             内侍,传孤旨意,大殿下进宫拜见娘娘,请公主一同相见。

大太监  (白)     遵旨。

陈友谅  (白)     胡将军,一路劳乏,回府歇息,听候升赏!

胡兰   (白)     谢主公。

(胡兰出殿,拭汗,下。)

陈友谅  (白)     贤婿,随我来呀。哈哈哈……

     (西皮摇板)  席前之事休在念——

(四小太监、大太监引陈友谅同下。华云龙一望,掏翎子,转身。〖望家乡〗。)

华云龙  (西皮快板)  张定边老谋深算不虚传。

             席前盘查似冷箭,

             险被他识破了巧机关。

             虎口扳牙要大胆,

             千方百计来周旋。

             从容进宫把礼见,

             近水楼台我要早占先。

陈友谅  (内白)    贤婿快来!

(华云龙恭身。)

华云龙  (白)     哦,哦,来了。

(〖抽头〗。华云龙思考应付办法,身段,下。)

【第五场】

(二旗牌、张定边同上。)

张定边  (白)     且住!只因姑苏老王书信可疑,老夫在酒席筵前,盘问来人,我看他举止行动不象殿下张仁,气宇之间倒像个能征惯战之将。我问他为何行走三日,胡兰急忙接言,说道风雨阻隔,说罢之后,只见他二人变脸变色。此事莫非有诈!嗯,定要查问明白。

             来,张、刘二将进见!

二旗牌  (同白)    张、刘二将进见!

(张奎、刘俊同上。)
张奎、

刘俊   (同白)    参见元帅。有何将令?

张定边  (白)     你二人在采石矶接应胡兰,那几日天气如何?

张奎、

刘俊   (同白)    数日之间,俱是天气晴朗。

张定边  (白)     怎么讲?

张奎、

刘俊   (同白)    天气晴朗。

张定边  (白)     起过了。

             且住!二将言道:数日之间,俱是天气晴朗。胡兰为何言道是风雨阻隔?

(张定边突有所悟。)

张定边  (白)     哎呀,且住!想那胡兰乃是青田人氏,那金陵的刘伯温,也是青田人氏,他二人乃是同乡共里,胡兰定是贪图富贵,背主降敌!嗯,老夫即刻审问于他。

             这护卫军!

(众护卫军应声自两边分上。)

张定边  (白)     升堂。

(〖牌子〗。张定边上高台,入座。)

张定边  (白)     来!带胡兰!

众护卫军 (同白)    胡兰!

(胡兰上。)

胡兰   (念)     忽听唤胡兰,令人心胆寒。

众护卫军 (同白)    胡兰!

胡兰   (念)     还须巧言辩,方能保万全。

     (白)     参见元帅。

张定边  (白)     胡兰,你去往姑苏接的是何人?

胡兰   (白)     姑苏殿下张仁。

张定边  (白)     哼!好个张仁。我再来问你,何日自姑苏启程?

胡兰   (白)     七月初九。

张定边  (白)     何日路过金陵?

胡兰   (白)     次日黄昏。

张定边  (白)     何日在采石矶登舟?

胡兰   (白)     七月十三。

张定边  (白)     金陵与采石矶相隔不足百里,为何行走三日?

胡兰   (白)     末将已经说过,一路之上,被风雨阻隔。

张定边  (白)     你还敢巧辩!

             张、刘二将,向前质对!

张奎、

刘俊   (同白)    呔,胡兰!那几日俱是天气晴朗,你怎说是风雨阻隔?

胡兰   (白)     这……明明是风雨阻隔,今在元帅面前如此胡言,莫非要陷害某家不成?

张定边  (白)     大胆的胡兰!你的诡计休瞒老夫。想你与那金陵刘伯温乃是同乡共里,你贪图富贵,背主降敌,因此,你才停留三日。那刘伯温差遣一将,假冒姑苏殿下,前来诈亲,待等八月十五合兵玉山,也好杀我个里应外合。此事终被本帅识破,尔还不招认吗?

胡兰   (白)     大元帅!想俺胡兰,费尽千辛万苦,保定殿下到此招亲,你反道俺归顺金陵。看将起来,你也忒多疑了!

张定边  (白)     你住口!

     (西皮散板)  诈亲分明是敌将,

             你归顺了金陵朱元璋。

             谅你不肯实言讲,

     (白)     这护卫军!

     (西皮散板)  八十军棍打强梁!

(众护卫军同打胡兰。)

胡兰   (西皮小导板) 八十棍打得我神魂飘荡——

(胡兰抚伤,跌坐。)

胡兰   (西皮散板)  此时间我心中无有主张。

             咬牙关决不把真情话讲——

张定边  (白)     胡兰!还不招认吗?

胡兰   (白)     无有什么招的。

张定边  (白)     大刑伺候!

众护卫军 (同白)    啊!

(众护卫军同待动刑。)

胡兰   (白)     且慢,大元帅!

     (西皮散板)  俺情愿画供招认罪公堂。

     (白)     元帅休得动刑,末将情愿实招。

张定边  (白)     好,降顺金陵,可是实情?

胡兰   (白)     俱是实情。

张定边  (白)     接来的殿下,到底是何人?

胡兰   (白)     就是那巧嘴华云龙。

张定边  (白)     怎么讲?

胡兰   (白)     华云龙。

张定边  (白)     哈哈哈……刘基呀,刘伯温!任你诡计多端,在本帅面前,也休想得逞!

             来,叫他亲笔供招。

张奎、

刘俊   (同白)    啊!

(胡兰写供招。)

刘俊   (白)     供招在此。

张定边  (白)     胡兰!少时本帅抓那华云龙审问,命你与他质对!

(胡兰惊。)

胡兰   (白)     这……

(张定边厉声。)

张定边  (白)     啊,你为何不敢应声?

胡兰   (白)     啊,啊!哎呀,元帅呀!末将背主降敌,全家大小已被接往金陵,如今既已画供,情愿按律领罪。少时若与华云龙当面质对,事被金陵闻知,全家性命,必定难保,还望大元帅谅情一二!谅情一二……

张定边  (白)     哼!若不质对,焉能水落石出,休得多言,押了下去!

(众护卫军押胡兰同出门。胡兰作手势,垂头丧气下。)

张定边  (白)     这护卫军!打道进宫!

(众护卫军同前导,张定边高举供招下。)

【第六场】

(二宫娥、华云龙、公主同上。)

华云龙  (西皮原板)  适才间后花园谈书试剑,

公主   (西皮原板)  喜殿下有才貌文武双全。

华云龙  (西皮原板)  蒙公主垂青眼天从人愿,

(〖小拉子〗。)

华云龙  (白)     啊,公主,适才你我在花园比剑,公主招式绝妙,变化无穷,小王实非敌手!

公主   (白)     岂敢。殿下剑法出奇,高深莫测,小妹甘拜下风!

华云龙  (白)     如此说来,你我是棋逢对手——

公主   (白)     将遇良才。

华云龙  (白)     天生一对,

公主   (白)     这地……

华云龙  (白)     地什么?

(公主轻声。)

公主   (白)     这地……

(公主羞。)

华云龙  (笑)     啊,哈哈哈!

公主   (西皮原板)  一句话问得我面带羞颜。

(陈友谅、王妃同上,见状同笑。)

陈友谅  (西皮摇板)  大殿下到后宫依礼相见,

王妃   (西皮摇板)  小夫妻乍相逢似有前缘。

(陈友谅、王妃同入座。)
华云龙、

公主   (同白)    参见父王。

陈友谅  (白)     一旁坐下。你二人在后花园中比武较量,可曾见过高低呀?

公主   (白)     殿下剑法高明,女儿甘拜下风。

华云龙  (白)     公主招式绝妙,小婿不及多矣。

陈友谅  (白)     哈哈哈……

(陈友谅向王妃。)

陈友谅  (白)     看他二人,倒也有趣。

王妃   (白)     啊,大王,就该与他二人早日完婚才是啊。

陈友谅  (白)     唔,待孤择一吉期,与他等完婚,也就是了。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禀大王:今有大元帅将胡兰抓进府去,严刑拷问。

(华云龙、陈友谅、公主、王妃同惊。)

华云龙  (白)     岳父!适才大元帅在酒席宴前,盘问千我,小婿并未计较;如今又将胡兰抓进府去,严刑拷问。哪里是拷问胡兰,分明是要暗害于我,小婿在此无益,俺要……

(华云龙目视王妃与公主。)

华云龙  (白)     告辞了!

陈友谅  (白)     使不得。

王妃   (白)     哎呀,大王呀!姑苏殿下前来招亲,大元帅如此无理。若耽误女儿终身大事,我定不与你甘休!

陈友谅  (白)     这……

公主   (白)     父王啊!女儿幼承父命,与殿下结成佳偶,不想大元帅妄起疑心,无端加害,叫女儿置身何地?望求父王快快与女儿做主啊……

陈友谅  (白)     哎!

     (西皮散板)  大元帅做事太任性,

             闹得宫中乱纷纷。

             此事必须仔细查问——

张定边  (内白)    大元帅到!

大太监  (白)     大元帅到!

(陈友谅向王妃、公主。)

陈友谅  (白)     你们回避了。

王妃   (白)     大王啊!

     (西皮散板)  你若是轻慢了他,

(王妃指华云龙。)

王妃   (西皮散板)  我是决不答应!

(王妃下,公主下。二宫娥同随下。)

陈友谅  (白)     宣大元帅进宫!

大太监  (白)     大元帅进宫!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急急风〗。张定边手执招供上,进门。华云龙心中不安,极力镇定。)

张定边  (白)     参见主公!

陈友谅  (白)     罢了。

张定边  (白)     谢主公!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拷问胡兰,为何不先来禀报?

张定边  (白)     禀报不及。

陈友谅  (白)     为了何事拷问胡兰?

张定边  (白)     只为来人有诈?

陈友谅  (白)     啊?诈在哪里?

张定边  (白)     主公,他不是姑苏殿下张仁!他乃金陵敌将巧嘴华云龙!

(陈友谅一惊。)

陈友谅  (白)     啊!

(陈友谅目视华云龙。)

华云龙  (白)     住口!想俺乃姑苏殿下张仁,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为何无中生有,血口喷人?

张定边  (白)     呀呀,呸!分明是金陵敌将华云龙,奉了刘伯温之命,前来诈亲,还敢狡辩吗?

华云龙  (白)     你道俺是金陵敌将华云龙,有何为证?

张定边  (白)     现有胡兰供招为证。

华云龙  (白)     拿来我看。

张定边  (白)     且慢!

(张定边交陈友谅。)

张定边  (白)     主公请看。

陈友谅  (白)     待孤看来:

(华云龙极度紧张,侧身趋前。陈友谅看供状。)

陈友谅  (念)     胡兰亲笔来画供,背主降敌为求荣。来人并非大殿下,金陵巧嘴华云龙!

     (白)     啊!殿下你……

(华云龙抢先。)

华云龙  (白)     岳父!曾记得十三年前,岳父与我家父王在武科场中,折箭为盟,结下姻亲,如今前来就亲,何言有诈?小婿登程之时,父王言道,当年在武科场,曾与大元帅一语不合,争斗起来,因此命小婿,善事元帅,以解前嫌。今日元帅拷问胡兰,严刑逼供,分明是前嫌未尽,妄生事端,还望岳父将此事问个水落石出。如若不然,怎对折箭之盟,怎成花烛之礼,怎谈合兵之事,怎破金陵之敌?话已讲明。岳父——做主!

陈友谅  (白)     唔……好!传来胡兰,待孤亲自审问。

张定边  (白)     好,这护卫军——

(护卫军甲急上。)

护卫军甲 (白)     报——

             胡兰畏罪碰死监中!

(陈友谅、张定边同震惊。)
陈友谅、

张定边  (同白)    啊!胡兰他,他,他碰死监中!

(护卫军甲暗下。华云龙得计冷笑。)

华云龙  (冷笑)    哈哈哈……

     (白)     张定边!哪里是胡兰碰死监中,分明是你杀人灭口陷害小王!

张定边  (白)     怎么讲?

华云龙  (白)     陷害小王!

张定边  (白)     华云龙!尔好大胆!

(张定边、华云龙、陈友谅同亮相。)

张定边  (西皮小导板) 闻言怒火高万丈,

     (西皮摇板)  云龙小儿听端详:

             胡兰亲自写罪状,

             还敢在此逞刚强!

华云龙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胡兰招供本虚谎,

             杀人灭口事昭彰。

             你今无端来诬枉,

             分明是暗箭把人伤!

张定边  (白)     呸!

     (西皮快板)  说什么暗箭把人伤,

             自己做事自思量。

             双眼不花明亮亮,

             冰雪焉能见太阳!

华云龙  (西皮快板)  三番两次来容让,

             步步逼人太猖狂。

             口声声道俺是敌将,

             合兵之事怎商量!

张定边  (西皮快板)  玉山合兵是虚谎,

             休得信口乱雌黄!

华云龙  (西皮快板)  岳父中秋发兵将,

张定边  (西皮快板)  除非日出在西方。

华云龙  (西皮快板)  难道尔敢把命抗?

张定边  (西皮快板)  提兵调将某作主张。

华云龙  (西皮快板)  岳父发兵你阻挡,

             莫非你私通朱元璋!

张定边  (西皮快板)  血口喷人胡乱讲,

             老夫我抓你去到公堂!

华云龙  (西皮快板)  老儿休得不自量!

张定边  (西皮快板)  快快实招免祸殃!

华云龙  (冷笑)    哼哼哼!

(华云龙掏翎子,身段。)

华云龙  (西皮小导板) 你今要俺招供状——

张定边  (白)     嗯,招上来!

华云龙  (白)     哼哼!

(华云龙一把抓住张定边。)

华云龙  (西皮散板)  除非是胡兰再还阳!

张定边  (白)     嗻嗻嗻……

     (西皮散板)  胡兰畏罪把命丧,

             小儿借机说短长。

             你是金陵来敌将,

             某不容奸细进鄱阳!

     (白)     主公!他乃金陵敌将华云龙,待老臣将他抓回府去,拷问实情!

陈友谅  (白)     你住了罢!那胡兰被你严刑拷问,死在监中,孤不怪罪于你也就是了。如今,又要将殿下带走,倘有差错,叫孤怎对得起那姑苏老王?合兵之事,又怎能成功?哎哟,哎哟,大元帅,你这都是为了什么呀?

张定边  (白)     臣乃为主江山。

陈友谅  (白)     着哇!既是为孤江山,孤费尽千辛万苦,将殿下迎请到此成亲,共议合兵之计。如今日期已近,大元帅就该提兵调将早作准备才是正理。怎么还是不忘前嫌,一口咬定姑苏殿下是金陵的奸细。眼见得误了孤的大事。哎哟,哎哟,大元帅,你简直是不愿意我成功么!

张定边  (白)     这个……天哪!这!想某张定边,忠心耿耿,扶保北汉开基创业,这十数载费尽心血。如今主公反道我不愿他成功,我这一片忠心,只有对天一表!

陈友谅  (白)     哎,大元帅,你我君臣共事多年,你何必如此!你的忠心孤王我明白……可有一节,什么事都得想周到点,可别认死扣子……

张定边  (白)     啊,主公……

(张定边仍欲进谏。大太监急上。)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娘娘传旨,请大王与姑苏殿下速往后宫叙话。

陈友谅  (白)     大元帅,孤要到后宫去了,你若有话明日再讲。

(陈友谅轻声。)

陈友谅  (白)     我再告诉你说,这孩子是我瞧着长起来的,没错儿。你呀,出宫去罢!

             贤婿,随孤来呀!哈哈哈……

(陈友谅挽华云龙同下。大太监随下。张定边望,愤愤。)

张定边  (白)     唉!

     (西皮散板)  主公做事不思量,

             忠言逆耳我无主张。

             满怀忧愤回府往——

大太监  (内白)    文武百官听着:大王有旨,姑苏殿下与公主今晚成亲。

(〖锣〗。)

大太监  (内白)    文武百官,俱要前来贺喜呀!

张定边  (白)     啊!

     (西皮散板)  闻听此事着了慌!

             事到临头无计想,

(〖乱锤〗。张定边身段。)

张定边  (白)     罢!

     (西皮散板)  张定边今夜晚我要大闹花堂!

(张定边下。)

【第七场】

(〖奏喜乐〗。四朝官自两边分上。四小太监、大太监、王妃、陈友谅同上。)

四朝官  (同白)    主公请上,我等贺喜!

陈友谅  (白)     哈哈哈!赞礼上来!

朝官甲  (白)     伏以:

     (念)     玉树风前夸并蒂,绣韩月下看双飞。连理枝头腾凤羽,合欢筵上对鸾杯。

     (白)     动乐,搀新人。

(华云龙、公主盛装自两边分上。)

朝官甲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

(张定边急上,边行边喊。)

张定边  (白)     你们拜不得,拜不得!

(张定边闯入。)

华云龙  (白)     张定边!三番两次与小王作对,难道说这门亲事,让与你张家不成!

张定边  (白)     华云龙!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

             护卫军!与我抓回帅府!

(众护卫军同上,抓华云龙同下。)

陈友谅  (白)     去不得!

张定边  (白)     主公!少时你就明白了!

陈友谅  (白)     哎!我明白不了喽!

(张定边下。公主扯下盖头。)

公主   (哭)     喂呀……

(陈友谅暴躁。)

陈友谅  (白)     哎哟!这简直闹成一锅粥啦!

陈友杰  (内白)    大将军到!

陈友谅  (白)     快快有请!

(陈友杰上。)

陈友杰  (白)     参见兄王。粮草催齐,请兄王查点。

陈友谅  (白)     唉,不必查点了。

陈友杰  (白)     兄王,小弟押粮回来,一路之上,众百姓纷纷言讲,道姑苏殿下与我侄女完婚,小弟特来贺喜。

陈友谅  (白)     喜什么!我净剩了急啦!

(陈友杰看。)

陈友杰  (白)     啊,新姑老爷往哪里去了?

陈友谅  (白)     哎呀,御弟呀!大元帅张定边一口咬定殿下是假,招亲有诈,正要拜堂,他……他将殿下携了去了。

陈友杰  (白)     啊,岂有此理!待俺将他追了回来。

陈友谅  (白)     好,你快去快来。

陈友杰  (白)     遵命!

(陈友杰下。)

王妃   (白)     哎呀,大王啊!想大元帅竟敢搅闹花堂,这都是你平日过于宠信,他兵权在手,才敢如此胡为。今日有了我的女婿便罢,如若不然,我定不与你甘休!

公主   (白)     喂呀……

(公主哭。陈友谅急气交加。)

陈友谅  (白)     唉!溶墨伺候。

(陈友谅在〖急三枪〗中写旨。)

陈友谅  (白)     内侍过来,这有圣旨一道,将张定边帅印追回,不得有误!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急下。)

公主   (白)     喂呀……

(陈友谅向公主。)

陈友谅  (白)     姑奶奶,你就别哭啦!

(王妃扶公主同下。)

四朝官  (同白)    臣等告退!

陈友谅  (白)     哎哎哎!唉!我的脑仁儿都疼喽!

(陈友谅下。四小太监同随下。四朝官面面相觑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急急风〗。众护卫军引张定边同上,张定边上高台,入座。)

张定边  (白)     带华云龙!

(众护卫军押华云龙同上。华云龙极力挣脱,一挤两挤,甩纱帽套翅,脱蟒袍。)

华云龙  (白)     张定边!将俺扯到公堂是何道理?

张定边  (白)     华云龙!来到公堂你还不快招实情!

华云龙  (白)     呀呀,呸!你陷害于我,叫我招的什么?

张定边  (白)     护卫军乱棍打!

(众护卫军同打华云龙。华云龙抗拒。陈友杰急上,打众护卫军,救华云龙,张定边、华云龙、陈友杰同亮相。)

大太监  (内白)    圣旨下!

(张定边一惊。陈友杰、华云龙同急下。)

张定边  (白)     接旨。

(张定边出位。大太监捧旨急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

张定边  (白)     臣。

(张定边跪。)

大太监  (白)     跪听宣读:孤与姑苏王八月十五合兵玉山,攻打金陵。张定边年迈,难当重任,特命大将军陈友杰为帅,姑苏殿下张仁前站先行。

(〖锣〗。)

大太监  (白)     张定边应将帅印交回。旨意读罢,望诏谢恩哪!

(张定边听旨时,气得浑身发抖,听罢跌坐。〖起走马锣〗。张定边立起,摘冠。护卫军甲接冠,捧印。张定边接帅印,看圣旨喟叹,交印。大太监收印,出府。张定边送出,大太监下。张定边进府,望左右众护卫军,默默挥手,众护卫军各自退下。张定边思及摘去印,出兵玉山的后果,不胜焦灼,作手势、身段亮相,背手、涮步,下。)

【第九场】

(王忠、李义同上。)

王忠   (白)     俺王忠。

李义   (白)     李义。

王忠   (白)     将军请了。

李义   (白)     请了。

王忠   (白)     且喜华将军诈亲成功,陈友谅约定八月十五兵发玉山。我等奉了华将军之命,以回报姑苏为名,去往金陵报与徐达元帅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王忠、李义同下。)

【第十场】

(〖发点〗。八兵士、徐达同上。)

徐达   (点绛唇)   雄踞金陵,操兵演阵,出奇谋,扫灭强邻,功成待北进。

(徐达入座。常遇春、胡大海、郭英、沐英、朱亮祖、于通海自两边分上,同进帐。)
常遇春、
胡大海、
郭英、
沐英、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参见元帅!

徐达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常遇春、
胡大海、
郭英、
沐英、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啊!

徐达   (念)     帅字旗飘乘长风,刀光剑影映日红。北汉兵马将入瓮,只待玉山奏大功。

     (白)     本帅,徐达。只因华将军去往鄱阳诈亲,俺奉军师之命,整顿人马,准备破敌。

             来,伺候了!

(王忠、李义同上。)
王忠、

李义   (同白)    参见元帅,书信呈上。

徐达   (白)     待我拆书一观。

(徐达在〖急三枪〗中看信。)

徐达   (白)     原来华将军大功成就。

             二位将军歇息去吧。

王忠、

李义   (同白)    谢元帅。

(王忠、李义同下。)

徐达   (白)     众将官,兵发玉山!

常遇春、
胡大海、
郭英、
沐英、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啊!

(徐达、常遇春、胡大海、郭英、沐英、朱亮祖、于通海同上马,同唱〖朱奴儿〗,同下。)

【第十一场】

(华云龙上,起霸。)

华云龙  (念诗)    智勇双全胆包天,从容谈笑闯龙潭。全凭唇枪与舌剑,乘风破浪待凯旋。

     (白)     且喜陈友谅中计,发兵玉山,命俺前站先行。看鄱阳人马来也。

(〖出队子〗。众兵士、张奎、刘俊、公主、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白)     人马可齐?

华云龙  (白)     俱已齐备。

陈友谅  (白)     吩咐兵发玉山。

华云龙  (白)     得令。

             众将官!兵发玉山!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撞金钟〗。张定边穿孝服上。)

张定边  (白)     咳!

     (二黄摇板)  看夕阳照枫林红似血染,

             秋风起卷黄尘四野凄然!

             张定边忧国事心中烦乱——

     (白)     咳!自从摘去帅印,我也曾连上数本,怎奈主公全然不听,今日竟要发兵玉山。此去定中诡计,是老夫情急无奈,只得身穿重孝,赶到中途劝说主公。倘能幡然醒悟,乃我北汉之幸也!

     (二黄摇板)  进忠言拦御驾力挽狂澜。

(〖内人马呐喊声〗。张定边闻声迎候路旁,虚下。〖普天乐〗。众兵士、张奎、刘俊、公主、陈友杰、陈友谅、华云龙同骨牌对上。)

陈友谅  (白)     前道为何不行?

众兵士  (同白)    有人挡道。

陈友谅  (白)     人马列开。

众兵士  (同白)    啊!

(张定边急上,扑奔陈友谅,)

张定边  (白)     主公,主公!哎呀,主公啊……

(张定边痛哭。)

陈友谅  (白)     哟,大元帅,起来!起来!

张定边  (白)     谢主公。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们家谁死啦?你给谁穿得孝哇!

张定边  (白)     老臣我与主公你穿孝哇!

陈友谅  (白)     你疯了吧!孤王我还没死哪,你给我穿得什么孝哪?

张定边  (白)     是啊,主公在世,为臣穿孝,主公你看得见。倘若龙驾殡天,主公你想看也看不见了!

陈友谅  (白)     哎,这叫什么话呀!

张定边  (白)     请问主公,今欲何往?

陈友谅  (白)     兵发玉山。

张定边  (白)     带领多少人马?

陈友谅  (白)     十万人马,战将千员!

张定边  (白)     怎么这、这、这十万人马,战将千员?哎呀,可惜呀,可惨!

陈友谅  (白)     哎,孤此番与姑苏人马合兵玉山,定当一战成功,你为何出此不利之言?

张定边  (白)     哎呀,主公啊!你此番发兵玉山,必中那刘伯温的诡计。轻则损兵折将,丧师而还;重则全军覆没,玉石俱焚!想老臣与主公乃是患难兄弟,情同骨肉一般,这十万大军、战将千员也是老臣亲手教练,眼睁睁你们陷入龙潭,葬身虎口,怎不令人可惜!怎不令人可惨!怎不令人……唉!

     (二黄碰板)  心似火燃!

             休怪臣说出了不利之言。

             此一番到玉山必遭暗算,

             因此上,头戴麻冠,身穿重孝,将主阻拦。

             劝主公幡然醒悟当机立断,

             劝主公,听臣言,将人马,撤回还,十万儿郎得安全,臣纵然粉身碎骨我落得心甘。

     (白)     主公啊!

陈友谅  (白)     呀!

     (二黄散板)  分明是杞人忧天心存偏见,

             须念他孤忠一点为我江山。

(陈友谅扶起张定边。)

陈友谅  (白)     大元帅,孤此番合兵玉山,自信万无一失,大元帅不必多虑。待等奏凯归来,不但兵符帅印归你执掌,孤还要与你两家解和。看今日天时不早,大元帅且请回府!

             众将官,速速发兵!

张定边  (白)     且慢!主公,你……万万的去不得!

(华云龙冲出。)

华云龙  (白)     张定边!今日大王发兵,你口出不利之言,分明是惑乱军心,休走看枪!

(华云龙枪刺张定边,张定边以哭丧棒架住。)

张定边  (白)     华云龙啊,小奴才!只因你这条毒计,可叹我军十万人马,战将千员,俱丧在你一人之手。我恨不得食尔之肉,饮尔之血,方消俺心头之恨哪!

(张定边扑向华云龙,被陈友杰架住。)

陈友谅  (白)     众将官,速速发兵!

张定边  (白)     主公,主公!去不得,去不得!

(众兵士、张奎、刘俊、公主、陈友谅、华云龙同下。〖乱锤〗。张定边拼命拦阻,陈友杰猛力一推,张定边翻抢背倒地。陈友杰亮相下。张定边遥望,颤抖。)

张定边  (白)     哎呀,且住!不想主公贪功心切,竟自发兵玉山;只恐此去十万儿郎与主公的性命俱都难保。哎呀,这……有了!不免回到府去,调齐八百护卫军,改扮渔民模样,埋伏在九江口,拼着老命不要,也要搭救全军与主公的性命。我就是这个主意呀,我就是这个主意呀!

(张定边亮相,反下。)

【第十三场】

(徐达率八兵士、常遇春、胡大海、郭英、沐英、朱亮祖、于通海同上。)
常遇春、
胡大海、
郭英、
沐英、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来到玉山。

徐达   (白)     常遇春、胡大海听令!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在。

徐达   (白)     山前埋伏!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得令。

(常遇春、胡大海同下。)

徐达   (白)     朱亮祖、于通海听令!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在。

徐达   (白)     山后截杀!

朱亮祖、

于通海  (同白)    得令。

(朱亮祖、于通海同下。)

徐达   (白)     郭英、沐英听令!

郭英、

沐英   (同白)    在。

徐达   (白)     四面纵火!

郭英、

沐英   (同白)    得令。

(郭英、沐英同下。)

徐达   (白)     众将官!准备迎敌者!

八兵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普天乐合头〗。陈友谅率众兵士、张奎、刘俊、公主、陈友杰、华云龙同上。)

众兵士  (同白)    来到玉山。

(陈友谅望。)

陈友谅  (白)     啊?来到玉山,为何不见姑苏人马?

             先行听令!

华云龙  (白)     在。

陈友谅  (白)     命你打探姑苏人马兵扎何处,速来报知。

华云龙  (白)     得令!

(华云龙下。四兵士同随下。〖战鼓声〗。火彩。)

众兵士  (同白)    四面火起!

陈友谅  (白)     啊!杀!

(徐达率八兵士同上。公主保护陈友谅同突围下。徐达与陈友杰开打,陈友杰败下,徐达追下。众兵士、张奎、刘俊同陷于重围中。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分四面截杀,混战。众兵士、张奎、刘俊同败下。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同退下。〖战鼓声〗。陈友谅、公主同败上。华云龙上,枪刺陈友谅。陈友谅以剑架住。)

陈友谅  (白)     啊?贤婿,莫非你杀昏了吗?

华云龙  (白)     陈友谅!俺乃金陵大将华云龙。休走看枪!

(陈友谅急躲闪。)

陈友谅  (白)     哎哟!我这才明白啦!

(陈友谅逃下。公主向华云龙。)

公主   (白)     哎哟!你可害苦了我啦!

(公主与华云龙起打。郭英、沐英同等上,同战公主。公主被擒。众人同下。众兵士、张奎、刘俊同败上,徐达率八兵士、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同上。众兵士、张奎、刘俊相继伤亡。徐达、八兵士、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同亮相下。〖鼓声〗。火彩。陈友谅上,扑火,昏倒。陈友杰上,扶起陈友谅,同上马,同急下。徐达率八兵士、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同追上,过场,同下。)

【第十五场】

(〖急急风〗。众水手引张定边着渔夫装同上。)

张定边  (白)     这护卫军!

众水手  (同白)    啊!

张定边  (念)     执定刀枪弓箭!掌起灯笼火把!人人奋勇,个个当先!九江口去者!

(〖急急风〗。众水手、张定边同摇桨跑大圆场。张定边甩髯,身段,亮相。)

张定边  (白)     埋伏了!

(众水手、张定边同亮相,同虚下。陈友谅、陈友杰同上。)

陈友谅  (白)     且住,前有长江,后有追兵,看将起来,你我弟兄性命休矣……

(众水手引张定边自下场门同急上。张定边纵身登岸。

张定边  (白)     张定边迎接主公!

(张定边跪地。陈友谅意外惊喜,万感交集。)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

(陈友谅跪地。张定边急扶起。)

张定边  (白)     主公!快快上船!

(众水手同掩护陈友谅、陈友杰上船。徐达、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华云龙同上,张定边手执铁桨,奋力勇战,大开打。华云龙与张定边对打,华云龙败下。徐达、沐英、郭英,常遇春、胡大海、朱亮祖、于通海同被张定边逼退。众水手执火把迎同上,张定边纵身登舟。徐达指挥弓箭手放箭,众水手执藤牌同遮挡。众人同亮相。〖尾声〗。)
(完)


浏览次数:326 ┊ 字数:1万9232 ┊ 最后更新:2022-11-0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