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江口》(一名:《忠义臣》;一名:《火烧陈友谅》)

主要角色
张定边:老生
陈友谅:净
华云龙:小生

《忠义臣》王金璐饰张定边
《忠义臣》王金璐饰张定边
情节
元末群雄角逐,北汉王陈友谅和吴王张士诚结为婚好,准备夹击在金陵的朱元璋。不了反被朱元璋将计就计派其大将华云龙假扮张士诚的儿子张仁前来诈亲。北汉元帅张定边看出是假,苦谏不听,反被陈友谅将元帅一职罢去。最后陈友谅在黎山大败,幸赖张定边假扮渔翁,在九江口驾舟接应,才把陈友谅救走。

注释
这个剧本是由中国京剧团李洪春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景孤血、何巽旭共同整理的。剧情无变动,只把剧中陈友谅念的那些较为庸俗的台词删去,并就华云龙对张定边的辩论加以充实。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八集整理

录入:Lois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9.9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太监引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引子)    驾坐武昌,统人马,自立为王。

     (念)     忆昔当年武科场,我与士诚论刚强。脱脱定下绝后计,天下英雄各一方。

     (白)     孤,陈友谅。前者在武科场我与张士诚结为秦晋之好,将小女许配他子张仁为妻。是我二人分手之后,孤居北汉,他占姑苏。今因女大当嫁,不免将张定边宣上殿来,与他商议,命胡兰去往姑苏,颁请大殿下张仁前来,一来完成花烛,二来也好两家联合,共灭朱元璋。

             内侍,宣张定边上殿。

小太监甲 (白)     大王有旨,宣张定边上殿。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张定边上。)

张定边  (念)     尽忠佐贤能专任,一腔正气贯长虹。

     (白)     臣,张定边见驾,主公千岁!

陈友谅  (白)     平身。

张定边  (白)     千千岁!

陈友谅  (白)     赐座。

张定边  (白)     谢座。

陈友谅  (白)     只因孤与张士诚结为秦晋,我有意命胡兰去往姑苏,颁请大殿下前来,一来完成花烛,二来也好两家联合,共灭朱元璋。为此与元帅商议。

张定边  (白)     臣启主公:想那胡兰,与金陵军师刘伯温,同乡共里,犹恐此去误却国家大事,望我主龙意圣裁。

陈友谅  (白)     我看胡兰,忠心耿耿,元帅不必多疑。

             内侍,宣胡兰上殿。

小太监甲 (白)     大王有旨,胡兰上殿哪。

胡兰   (内白)    领旨。

(胡兰上。)

胡兰   (念)     朝靴擦地响,上殿见君王。

     (白)     臣胡兰见驾,大王千岁!

陈友谅  (白)     平身。

胡兰   (白)     千千岁!

             大元帅!

张定边  (白)     胡将军请坐。

胡兰   (白)     谢座。

             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陈友谅  (白)     命你去往姑苏,颁请大殿下张仁前来,与公主完成花烛之喜。

胡兰   (白)     领旨。

陈友谅  (白)     退班。

(四小太监、陈友谅同下。)

张定边  (白)     胡将军请转!

胡兰   (白)     胡将军,此番去往姑苏,颁请殿下,定从金陵经过,那刘伯温与将军同乡共里,此人诡计多端,须要留心一二。

胡兰   (白)     元帅说哪里话来,末将食王爵禄,当报君恩,焉能作出叛逆之事。

张定边  (白)     这个……老夫失言了!

胡兰   (白)     大元帅当讲。

张定边  (白)     老夫失言了哇!

     (笑)     哈哈哈!

(胡兰下。张定边稍作思索,下。)

【第二场】

(胡兰上。)

胡兰   (西皮摇板)  元帅说话令人恨,

             藐视胡兰非忠臣。

     (白)     某,胡兰。奉了主公之命,去往姑苏,颁请大殿下张仁,不想张定边疑心于我;俺此去请来殿下张仁,方教那张定边知俺胡兰扶主真心也。

     (西皮摇板)  心忙似箭往前进,

             连夜遘奔姑苏城。

(胡兰下。)

【第三场】

(四军士、张仁、张士诚同上。)

张士诚  (西皮摇板)  当年反了武科场,

             各路英雄霸一方;

             姑苏一带归孤掌,

             何日一统锦家邦。

(胡兰上。)

胡兰   (西皮摇板)  奉主之命把殿下请,

             哪怕劳苦与风尘。

     (白)     待俺扣环。

军士甲  (白)     什么人?

胡兰   (白)     烦劳通禀:胡兰求见。

军士甲  (白)     启禀主公:胡兰求见。

张士诚  (白)     宣他进见。

军士甲  (白)     随我进来。

胡兰   (白)     与姑苏王叩头。

张士诚  (白)     不敢,胡将军请坐。

胡兰   (白)     谢座。

张士诚  (白)     胡将军到此何事?

胡兰   (白)     奉我主之命,颁请殿下,同往武昌,与公主完成花烛之喜。

张士诚  (白)     你与殿下去往武昌,用多少人马?

胡兰   (白)     此去从金陵经过,若带人马,岂不打草惊蛇;为臣保驾悄悄而过,定然无事。

张士诚  (白)     就依将军。

(张士诚转对张仁。)

张士诚  (白)     儿啊!此番去往武昌,多多拜上北汉王,就说为父有要事在身,每日训练人马,不能亲自送你前去,请他原谅。从今以后,我两家还要密结盟好,约日合兵,攻打金陵。事不宜迟,你与胡将军速速启程,遘奔武昌招亲去罢。

张仁   (白)     遵命。

(四军士、张士诚同下。胡兰与张仁带马,胡兰上马。)

张仁   (西皮摇板)  有劳将军随鞭蹬,

             二马相并似飞腾。

(张仁、胡兰同下。)

【第四场】

(四军士、刘伯温、朱元璋同上。)

朱元璋  (西皮摇板)  弟兄结义郭家村,

             闯荡厮杀费精神;

             文仗着刘伯温巧计来定,

             武仗着徐元帅调遣三军。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主公:今有鄱阳胡兰,保定姑苏殿下张仁从此经过。

朱元璋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朱元璋  (白)     啊先生,胡兰与张仁从此经过,不知为了何事?

刘伯温  (白)     陈、张两家在武科场结为秦晋之好,想是为了此事从此经过。

朱元璋  (白)     难道就放他过境不成?

刘伯温  (白)     焉有此理。

             来!传常遇春、胡大海进帐。

军士甲  (白)     常遇春、胡大海进帐。

常遇春、

胡大海  (内同白)   来也。

(常遇春、胡大海同上。)
常遇春、

胡大海  (同念)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同白)    参见主公,先生。有何差遣?

朱元璋  (白)     先生有差。

刘伯温  (白)     命你二人带兵三千,将胡兰、张仁生擒入帐,不得违误!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得令。

(常遇春、胡大海同下。)

朱元璋  (白)     先生,他二人此去可能成功?

刘伯温  (白)     主公请放宽心,此乃我军过攻武昌之良机。

朱元璋  (白)     怎见得?

刘伯温  (白)     主公啊。

     (西皮摇板)  此事为臣早料定,

             士诚、友谅必合兵;

             暗中取事把兵进,

             武昌片甲也难存。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胡兰、张仁同上。)

张仁   (西皮散板)  无心观看路旁景,

(四兵卒、常遇春、胡大海同上,过场,同下。)

胡兰   (西皮散板)  耳边听得马蹄声。

             殿下休惊往前进,

(〖扫头〗。四兵卒、常遇春、胡大海同迎上。)

张仁   (白)     何处人马拦住去路?

常遇春  (白)     天兵到此,还不下马归顺!

胡兰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常遇春、胡兰同起打,常遇春、胡大海同诈败下,胡兰、张仁同随后下。常遇春、胡大海、四兵卒同上。)

常遇春  (白)     绊马索伺候!

(四兵卒同设绊马索。胡兰、张仁同上,同绊倒被擒。常遇春、胡大海、四兵卒押解胡兰、张仁同下。)

【第六场】

(四军士、刘伯温、朱元璋同上。)

朱元璋  (念)     连年苦争战,看来创业难。

(常遇春、胡大海同上。)
常遇春、

胡大海  (同白)    胡兰、张仁被擒。

刘伯温  (白)     绑过帐来!

(常遇春、胡大海同下。四兵卒押胡兰、张仁同上。)

张仁   (西皮散板)  迈步且把宝帐进,

胡兰   (西皮散板)  看他把我怎样行!

朱元璋  (白)     唗!大胆姑苏张仁,竟敢闯我金陵而过。

             来,推出斩了!

(胡兰大惊。)

胡兰   (白)     啊!

(二兵卒推张仁同下,二兵卒同上。)

二兵卒  (同白)    斩首已毕。

朱元璋  (白)     传令下去,不可声张!

二兵卒  (同白)    啊。

(朱元璋示意刘伯温,劝胡兰降。)

刘伯温  (白)     啊胡将军!你乃青田县人氏,山人也是青田县人氏,我二人同乡共里。你今被擒,山人不忍看你遭此杀戮。依我相劝,莫若归顺我主,弃暗投明。你若执意不降,我主定然将你斩首,死之无益。况张仁已死,你纵然回去,也难以交令。想大丈夫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将军!你要再思呀再想!

(胡兰自语。)

胡兰   (白)     这……是呀!张仁已死,我纵然回去,怎样交令?哎呀这这这……

(胡兰略思,向刘伯温。)

胡兰   (白)     刘先生,要俺归顺,除非你主亲自下位,与俺松绑。

(朱元璋下位。)

朱元璋  (白)     胡将军,孤下位来了!

(朱元璋与胡兰卸下手铐。)

胡兰   (白)     谢主公不斩之恩!

朱元璋  (白)     将军少礼请坐。

(朱元璋、胡兰、刘伯温同坐。)

刘伯温  (白)     胡将军,你与姑苏殿下张仁,意欲何往?

胡兰   (白)     奉北汉王之命,颁请姑苏殿下张仁,去往武昌,与他女儿完成花烛之喜。

刘伯温  (白)     山人有意,派我营将士,假扮姑苏殿下模样,与将军去往武昌诈亲,暗中取事,杀败陈友谅,岂不是将军进身之功?

胡兰   (白)     这个……末将情愿效劳。

刘伯温  (白)     传华云龙进帐!

军士甲  (白)     传华云龙进帐!

华云龙  (内白)    来也。

(华云龙上。)

华云龙  (念)     单枪扶保创业主,能言善辩蕴机谋。

     (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伯温  (白)     见过胡将军。

华云龙  (白)     胡将军!

胡兰   (白)     华将军!

朱元璋  (白)     请坐。

(华云龙坐。)

华云龙  (白)     传臣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刘伯温  (白)     命你扮作姑苏殿下张仁模样,去往武昌诈亲。将军附耳上来!

(刘伯温耳语。)

刘伯温  (白)     下面改扮,与胡将军细谈一番。

华云龙  (白)     得令。正是:

     (念)     要为天下奇男子,须立人间未有功。

(胡兰、华云龙同下。)

刘伯温  (白)     传李仁、张义进帐!

军士甲  (白)     李仁、张义进帐!

李仁、

张义   (内同白)   来也。

(李仁、张义同上。)
李仁、

张义   (同念)    英雄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同白)    参见主公,军师。有何将令?

刘伯温  (白)     华云龙武昌诈亲,命你二人扮作随从模样,下面改扮。

李仁、

张义   (同白)    得令。

(李仁、张义同下。)

刘伯温  (白)     昨日探马报到,陈友杰四路催粮。臣看我营汤和与姑苏王张士诚相貌相似,正好修书一封,命他假冒姑苏国王旗号,去往武昌要道,等候陈友杰,将此书信拜托陈友谅,照看张仁,大功必成。

朱元璋  (白)     先生高见。

刘伯温  (白)     溶墨伺候![1]

     (西皮原板)  手提羊毫忙写定:

             拜上亲翁得知情,

             小儿年幼你照应,

             即日合兵破金陵。

             一封书信忙修竣,

             安排巧计要施行。

华云龙  (内西皮导板) 军衣库内换衣巾。

(华云龙、胡兰同上,李仁、张义同随上。)

华云龙  (西皮快板)  诈降友谅去招亲。

             抖擞精神大营进,

             辞别主公要登程。

刘伯温  (白)     将军!

     (西皮摇板)  将军此去多谨慎,

             倘被识破你的命难存!

华云龙  (西皮摇板)  先生不必细叮咛,

             云龙岂是等闲人;

             千斤重担我担任,

             哪怕此去功不成。

(华云龙、胡兰、李仁、张义同下。)

刘伯温  (白)     传汤和进帐![2]

军士甲  (白)     汤和进帐!

汤和   (内白)    来也。

(汤和上。)

汤和   (念)     知己知彼为将士,能强能弱建奇功。

     (白)     参见主公,先生。有何差遣?

刘伯温  (白)     这有书信一封,附耳上来!

(刘伯温与汤和耳语。)

汤和   (白)     得令。

(汤和下。四军士、朱元璋、刘伯温同下。)

【第七场】

(〖小泣颜回〗。四车夫、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某,陈友杰。奉兄王之命,四路催粮;粮草催齐,回营交令。

             军士们,趱行者!

(陈友杰、四车夫同圆场。四军士举“姑苏国王”大纛引汤和同上。陈友杰一望,下马。)

陈友杰  (白)     啊!那旁来的敢是亲翁?

汤和   (白)     正是,久违了。亲翁来得甚好,我这里有书信一封,拜上你兄王,多多照看大殿下;恕我不到鄱阳去了。

(陈友杰接信。)

陈友杰  (白)     当得效劳。告辞了。

(陈友杰上马,率四车夫同下。)

汤和   (白)     呸!无目的东西!拿我真当作姑苏国王了。大功已成。

             军士们!回营交令。

(四军士、汤和同下。)

【第八场】

(四小太监、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西皮摇板)  忆昔反出武科场,[3]

     (西皮流水板) 弟兄起义在汉阳;

             徐寿辉中毒把命丧,

             孤家自立北汉王。

             将身且坐——

     (西皮摇板)  虎皮帐,

             胡兰回来问端详。

(胡兰上。)

胡兰   (白)     大殿下请到。

陈友谅  (白)     有请!

胡兰   (白)     有请!

(〖吹打〗。华云龙上。)

华云龙  (白)     岳父大人请上,小婿张仁大礼参拜。

陈友谅  (白)     得啦得啦!不必拜啦!远路风尘,请起请起。请坐!

华云龙  (白)     谢座。

(华云龙坐。)

陈友谅  (白)     来,请大元帅上殿。

胡兰   (白)     大元帅上殿。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吹打〗。张定边笑上,突见华云龙,起疑。)

张定边  (白)     参见主公。

陈友谅  (白)     罢啦罢啦!大殿下来啦,给你们老爷俩见见。

             这是大元帅张定边;这就是姑苏殿下张仁。

华云龙  (白)     大元帅!

张定边  (白)     大殿下!

华云龙  (白)     请坐。

张定边  (白)     宣臣上殿,有何议论?

陈友谅  (白)     没别的事儿,我们姑老爷来啦,给他接风,请你陪宴,喝杯水酒。

张定边  (白)     臣,谢宴。

陈友谅  (白)     酒宴摆下。

             贤婿请!

张定边  (白)     大殿下请!

华云龙  (白)     大元帅请!

(陈友谅、张定边、华云龙同饮酒。〖侥侥令〗,分段。)

张定边  (白)     请问大殿下:老王爷安好?

华云龙  (白)     我父王安泰。问候元帅金安!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听见了没有?我们亲家还问你的好儿哪!

张定边  (白)     老臣有何德能,敢劳姑苏国王问候。

陈友谅  (白)     嗳!你是我国的大元帅,要不问你的好儿,我还挑他的眼哪!

张定边  (白)     折煞老臣了。

(陈友谅、张定边、华云龙同饮酒。〖侥侥令〗。)

张定边  (白)     请问殿下:金陵朱元璋如此强暴,姑苏老王有甚安置无有?[4]

华云龙  (白)     我父王每日亲自操练人马,待等八月十五,二兵合一,在黎山聚齐,攻打金陵,哪怕那朱元璋不灭!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听明白了没有?我们亲家每日亲自操练人马,八月十五,我们二兵合一,攻打金陵,哪怕那朱元璋不灭!

张定边  (白)     着哇!请!

(陈友谅、张定边、华云龙同饮酒。〖侥侥令〗。)

张定边  (白)     请问殿下:姑苏老王驾前,有殿下几人?

华云龙  (白)     就是小王一人。

张定边  (白)     嗳!不对了!想姑苏老王驾前,有五位殿下,占的是“仁”、“义”、“礼”、“智”、“信”。殿下言道,就是你一人,岂不是不对了?

华云龙  (白)     这……大元帅!想我弟兄虽有五人,大元帅问的还有“驾前”二字;我四个兄弟,俱不在姑苏,我父王“驾前”,岂不是只有小王一人?[5]

陈友谅  (白)     得啦得啦!我们结亲的时候,说的就是哥儿一个,要是哥儿五个,妯娌们多,还怕我姑娘受气哪。你少管闲事罢!

张定边  (白)     是是是是!

陈友谅  (白)     喝酒罢!喝酒罢!

(陈友谅、张定边、华云龙同饮酒。〖侥侥令〗。)

张定边  (白)     请问殿下:从姑苏前来,带领多少人马?

华云龙  (白)     我与胡兰二人,随从二名。

张定边  (白)     嗳!越发的不对了!殿下言道:君臣二人,随从二名,从金陵经过。想那刘伯温,诡计多端,你纵有千军万马,也是难以得过!

华云龙  (白)     我们为怕打草惊蛇,乃是打从小道,悄悄而行。[6]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又听见没有?他们怕的是打草惊蛇,故而没敢多带人。你说那刘伯温诡计多端,可也不想想:“老虎还有个打盹儿的时候儿”哪!

张定边  (白)     哦呵是是!老臣多言了!

陈友谅  (白)     喝酒罢!

(陈友谅、张定边、华云龙同饮酒。〖侥侥令〗。)

张定边  (白)     请问殿下:一路之上,行了多少日期?

华云龙  (白)     这个!

(胡兰示一手指。)

华云龙  (白)     个月有余。

张定边  (白)     嗳!越说越不对了!

胡兰   (白)     大元帅,一路之上,又被风雨阻隔。

张定边  (白)     啊!席前何人答话?

胡兰   (白)     末将胡兰。

张定边  (白)     胡兰,老夫素日行事,他人不知,难道你也不晓?

胡兰   (白)     末将一一尽知。

张定边  (白)     哼!你知道就好!

(〖风入松〗。张定边神情激动。)

陈友谅  (白)     啊!我请你这儿陪宴喝酒来啦,你怎么撒起酒疯儿来啦?你给我下殿去罢!

张定边  (白)     臣,领旨。

(张定边欲行。)

陈友谅  (白)     走,走,走!

张定边  (白)     唉!

(张定边以手招胡兰,拉胡兰同下。)

华云龙  (白)     哎呀岳父!小婿至此,大元帅数次盘问于我;此亲我不招了!

陈友谅  (白)     你别着急,他上了岁数儿啦,喝了酒,就撒酒疯儿。甭跟他一般见识!你跟我到后边儿见见你岳母去罢。

(陈友谅拉华云龙同下。)

【第九场】

(张定边上。)

张定边  (白)     且住!我看来者并非姑苏殿下张仁,好似金陵敌将巧嘴华云龙。定是胡兰归顺朱元璋,保定华云龙前来诈亲。我不免将胡兰抓上堂来,拷问真情。

             嘚!牢子手!

(八牢子手自两边分上。)

张定边  (白)     升堂!

(〖吹打〗。张定边上半高台。)

张定边  (白)     将胡兰抓上堂来!

(四牢子手押胡兰同上。)

胡兰   (念)     忽听唤胡兰,自有巧言辩。

张定边  (白)     唗!胆大胡兰!竟敢归顺朱元璋,保定巧嘴华云龙前来诈亲,如今已被老夫识破,你讲了真情实话,免得皮肉受苦。讲!

胡兰   (白)     大元帅!我保的是姑苏殿下张仁,不晓得什么巧嘴华云龙!

张定边  (白)     胡兰!你说此话,慢说是蒙哄老夫,就是那三岁顽童,你也蒙哄不了!

     (西皮散板)  胡兰做事不思量,

             不该背主把敌降。

             好言相劝你不讲,

     (白)     嘚!牢子手!

     (西皮散板)  四十军棍打强梁!

(四牢子手同打胡兰。)

张定边  (白)     胡兰,有招无招?

胡兰   (白)     句句实言,无有什么招的!

张定边  (白)     牢子手!将胡兰暂且带回监中。

(四牢子手押胡兰同下。)

张定边  (白)     刘基呀!刘伯温!有俺张定边在此,任你纵有千奇百诡,也是难讨公道!

     (西皮摇板)  越思越想心头恼!

(张定边下高台。)

张定边  (西皮流水板) 我主爷中了计笼牢。

             华云龙生来得容貌好,

             假扮那姑苏太子张仁把亲招;

             老夫识破盘问倒,

             千言万语他枉费辛劳。

             我主爷昏迷了,

             宠爱假婿为哪条?

             人来与爷后堂到!

(八牢子手同下。)

张定边  (西皮散板)  扫平金陵气方消。

(张定边沉思,下。)

【第十场】

(四小太监、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念)     颁请殿下到,孤王喜眉梢。

(华云龙上。)

华云龙  (白)     岳父,大元帅将胡兰抓入府去百般拷打,囚入监中,是何道理?

陈友谅  (白)     你别着急!宣大元帅上殿,我问问他。

             来呀!宣大元帅上殿。

小太监甲 (白)     大元帅上殿。

张定边  (内白)    领旨。

(张定边上。)

张定边  (念)     忠心拼性命,打动懵懂君。

     (白)     主公。

陈友谅  (白)     平身。我问问你:为甚么你把胡兰百般拷打,囚入监中,是怎么回事情呀?

张定边  (白)     只因胡兰归顺了金……

华云龙  (白)     啊,岳父……

(陈友谅向张定边。)

陈友谅  (白)     得啦!甚么金的银的!你这简直是瞧我跟姑苏王和好,你心里不高兴,不愿意我成功吗!快去把胡兰给我放出来!下殿去罢!

张定边  (白)     臣,领旨。

             天哪!天!想俺张定边,为主江山,东挡西杀,南征北剿;昼夜厮杀,马不停蹄;渴饮刀头血,倦来在马上眠;桩桩受辛苦,件件费熬煎;真有事打汗马功劳。怎么主公倒说我不愿他成功!今日只得对天一表!

陈友谅  (白)     得啦!你的功劳都写在功劳簿上了,你在这儿表甚么功哪!

张定边  (白)     嗳——呀!

     (念)     不纳忠言反逆耳,损兵折将后悔迟!

陈友谅  (白)     向例做事不后悔!

张定边  (白)     到时你就明白了!

陈友谅  (白)     我糊涂点儿罢。

             贤婿甭理他,跟我逛花园儿去。

     (西皮散板)  手拉贤婿花园进。

(四小太监同下,陈友谅拉华云龙同下。张定边两望,冷笑。)

张定边  (西皮快板)  背转身来骂伯温:

             有朝落在老夫手,

             剥皮剜眼抽尔筋!

(张定边下。)

【第十一场】

(四朝官同上。)

朝官甲  (白)     诸位大人请了!

三朝官  (同白)    今日公主完成花烛,我等前去贺喜。请!

四朝官  (同白)    请!

(张定边上。)

张定边  (西皮散板)  可恨刘基行奸狡,

             竟敢前来扰我朝。

             撩袍端带上御道,

             再与列公说根苗。

     (白)     列位大人衣冠齐楚,意欲何往?

朝官甲  (白)     公主完成花烛,我等前去贺喜。

张定边  (白)     住了!想来者并非姑苏殿下,乃是金陵敌将华云龙前来诈亲,被老夫识破;容我辨明真假,再去贺喜不迟。

朝官甲  (白)     我们一定前去!

张定边  (白)     去不得!

(四朝官同下。)

张定边  (白)     且住!看这般文武,还在梦中,我不免赶到喜堂,一定要辨明真假!

(张定边下。)

【第十二场】

(四小太监、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西皮散板)  铺红挂彩多热闹,

(〖扫头〗。四朝官同上。)

四朝官  (同白)    主公请上,我等贺喜。

(〖吹打〗。四朝官同向陈友谅叩拜。)

朝官甲  (白)     伏以:

     (念)     玉树风前夸并蒂,绣帐月下看双飞;连理枝头腾凤羽,合欢筵上对鸾杯。

     (白)     动乐搀新人!

(〖吹打〗。华云龙、公主同上。张定边急上。)

张定边  (白)     你们拜不了!你们拜不了!

华云龙  (白)     张定边!搅闹花堂,是何道理?

张定边  (白)     今日有俺张定边在此,你们就拜不了!

陈友谅、

华云龙  (同白)    拜得了!

张定边  (白)     拜不了!

四朝官  (同白)    拜得了!

华云龙  (白)     张定边!难道说这门亲事,让与你张家不成!

张定边  (白)     这个!

陈友谅  (白)     你找着人家说你吗!

张定边  (白)     主公!此人并非殿下张仁,乃金陵敌将巧嘴华云龙。为臣将他带回府去,辨明真假,再拜花堂不迟。

陈友谅  (白)     去不得!

张定边  (白)     去得的!

(张定边拉华云龙同下。陈友杰上。)

陈友杰  (白)     兄王,粮草催齐,兄王查点。

陈友谅  (白)     不必查点了。

陈友杰  (白)     中途路上,亲翁带来书信一封,问候兄王,多多照看大殿下。

(陈友杰看。)

陈友杰  (白)     啊!大殿下哪里去了?

陈友谅  (白)     可了不得啦!大殿下被张定边给抢走啦,你快快把他给救回来罢!

陈友杰  (白)     遵命。

(陈友杰下。)

陈友谅  (白)     唉,张定边,简直闹翻了天啦!

(陈友谅、四小太监、四朝官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张定边拉华云龙同急上。)

张定边  (白)     升堂!

(八牢子手自两边分上,张定边上高台。)

张定边  (白)     唗!大胆华云龙,竟敢前来诈亲,老夫早已识破;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讲!

华云龙  (白)     俺乃姑苏殿下张仁,不晓得什么巧嘴华云龙!

张定边  (白)     还敢强辩!

             来呀!打磕膝!

(八牢子手同打华云龙,陈友杰上,救华云龙同下。)

八牢子手 (同白)    华云龙被大将军救去!

(张定边挥手,八牢子手同下。张定边下高台,心情焦灼,下。)

【第十四场】

(四小太监、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念)     定边生来性刚强,怕要得罪姑苏王!

(陈友杰、华云龙同上。)

华云龙  (白)     岳父!张定边如此无理,欺我太甚,我要回转姑苏去了!

陈友谅  (白)     嗳!你别生气,先到后边儿歇息歇息;待我撤去他的帅印,给你出出这口气!

华云龙  (白)     但凭岳父。

(华云龙下。旗牌暗上。)

陈友谅  (白)     旗牌过来!传我旨意,将张定边印信追回,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陈友谅  (白)     御弟听令:整顿人马,八月十五日与姑苏二兵合一,黎山聚齐,攻打朱元璋!

陈友杰  (白)     得令。

(四小太监、陈友谅、陈友杰自两边分下。)

【第十五场】

(李仁、张义、华云龙同上。)

华云龙  (西皮散板)  大功成就书修定,

             二位将军听分明。

     (白)     张、李二位将军,我等大功成就,这有书信一封,你二人连夜速回金陵,报与徐元帅,不得有误!

李仁、

张义   (同白)    得令。

(李仁、张义同下。)

华云龙  (白)     正是:

     (念)     任你纵有千般计,云龙诈亲大功成。

(华云龙下。)

【第十六场】

(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沐英、康茂才、李文忠双起霸上[7],分唱〖点绛唇〗。)
常遇春、
胡大海、
汤和、
邓愈、
郭英、
沐英、
康茂才、

李文忠  (同白)    俺——

常遇春  (白)     常遇春。

胡大海  (白)     胡大海。

汤和   (白)     汤和。

邓愈   (白)     邓愈。

郭英   (白)     郭英。

沐英   (白)     沐英。

康茂才  (白)     康茂才。

李文忠  (白)     李文忠。

常遇春  (白)     诸位将军请了!

胡大海、
汤和、
邓愈、
郭英、
沐英、
康茂才、

李文忠  (同白)    请了!

常遇春  (白)     元帅升帐理事,我等两厢伺候。

(〖吹打〗。四兵卒、四马童、徐达同上。)

徐达   (点绛唇)   磊落英才,攻城破寨,为元帅,疆土重开,令出敌惊骇。

常遇春、
胡大海、
汤和、
邓愈、
郭英、
沐英、
康茂才、

李文忠  (同白)    参见元帅。

徐达   (白)     诸位将军少礼。

常遇春、
胡大海、
汤和、
邓愈、
郭英、
沐英、
康茂才、

李文忠  (同白)    啊。

徐达   (念)     数载留心观战书,一举便升凤凰池。胸中志气高千丈,盖世英雄七尺躯。

     (白)     本帅,徐达。只因华云龙随同胡兰,带了李仁、张义,前去诈亲,一去几日,未见回信;俺奉军师将领,整顿人马,以便对敌。

             众位将军,伺候了!

(李仁、张义同上。)
李仁、

张义   (同白)    参见元帅。书信呈上。

徐达   (白)     华将军书信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急三枪〗。徐达看完书信。)

徐达   (白)     华贤弟大功成就。

             张、李二位将军听令:速回武昌,等那陈友谅攻打黎山,设法将胡兰救出监中,与他同回金陵,不得违误!

李仁、

张义   (同白)    得令。

(李仁、张义同下。)

徐达   (白)     众将官,兵发黎山!

(〖泣颜回〗。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兵卒、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某,陈友杰。奉了兄王之命,整顿人马;人马齐备,远远望见兄王来也。

(〖出队子〗。四军士、四大刀手、公主、华云龙、陈友谅同上。)

陈友杰  (白)     参见兄王。

陈友谅  (白)     人马可齐?

陈友杰  (白)     俱已齐备。

陈友谅  (白)     起兵黎山去者!

陈友杰  (白)     起兵黎山去者!

(〖朱奴儿〗。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李仁、张义同上,劈开监门,救胡兰同下。)

【第十九场】

(张定边穿孝服上。)

张定边  (吹腔)    心儿内,恨贼行奸巧,

             我主爷,中了牢笼计一条!

     (白)     唉!事由天定,并非人力所为。想来者分明是巧嘴华云龙前来诈亲,被我识破,在我主面前,连动数本,我主不纳忠言,反将我的印信摘去。闻得我军攻打黎山,定然损兵折将;我不免去至中途,拦住御驾,说明此事。就此走走!

     (吹腔)    自古道臣尽忠来子尽孝,

             各为其主动枪刀;

             耳边厢又听得人嘶马闹——

     (白)     呀!

     (吹腔)    又只见旌旗飘人马闹闹吵吵。

(〖风入松〗。四军士、四大刀手、公主、华云龙、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华云龙  (白)     有穿孝人当道。

陈友谅  (白)     人马列开!

张定边  (白)     参见主公。

陈友谅  (白)     谁呀?

             呦!大元帅!起来,起来,起来!

张定边  (白)     谢主公。

陈友谅  (白)     大元帅,你们家谁死啦?你给谁穿孝哇?

张定边  (白)     与主公你穿孝!

陈友谅  (白)     你疯了罢!你给我穿甚么孝哇?

张定边  (白)     请问主公:统领人马意欲何往?

陈友谅  (白)     攻打黎山哪。

张定边  (白)     带去多少人马?

陈友谅  (白)     十万人马。

张定边  (白)     多少战将?

陈友谅  (白)     两千员。

张定边  (白)     唉!可惜呀可惨!

陈友谅  (白)     孤兴兵杀敌你干嘛可惜可惨哪?

张定边  (白)     唉!事到其问,臣也不得不说,不得不讲:想来者并非姑苏殿下张仁,乃是金陵敌将巧嘴华云龙,前来诈亲;定是胡兰归顺金陵。此事被老臣识破,在我主面前连动数本,我主不纳忠言,反将我的帅印摘去。闻听我主统领人马,攻打黎山,为此老臣头戴麻冠,身穿重孝,腰系麻辫,手拄哭丧棒。主公你想:我主在世,为臣穿孝,主公看得见;倘若龙驾宾天,老臣再来穿孝,主公你想看也看不见了!莫若听老臣相劝,将人马撤回鄱阳,君臣另想别计,剿灭金陵,一免众将受那刀兵之苦,二免生灵涂炭,百姓遭殃。为此来至中途,拦住我主的去路,以表俺张定边的忠义二字!

陈友谅  (白)     这个!

华云龙  (白)     呔!张定边!正要兴兵,如此多言;休走看枪!

张定边  (白)     华云龙啊!小奴才!我军此番攻打黎山,十万人马,二千战将,定丧在你这小奴才的毒手!我恨不得食尔之肉,喝尔之血,方消俺心头之恨!

(张定边向陈友谅。)

张定边  (白)     去不得!去不得!

四军士、
四大刀手、
公主、
华云龙、

陈友杰  (同白)    去得的!去得的!

(〖急急风〗。四军士、四大刀手、公主、华云龙、陈友谅同下,张定边拼命拦阻,被陈友杰推倒,陈友杰下。)

张定边  (白)     且住!我军此番前去,定然损兵折将,败走九江口。我不免扮作渔人模样,准备大船一只,在九江口,迎主接驾。我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啊!

(张定边下。)

【第二十场】

(〖风入松〗。四军士、四大刀手、公主、华云龙、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白)     来在黎山,为何不见亲翁的人马呀?

             御弟听令:命你率领本部人马,前去扫探亲翁兵扎何处?

陈友杰  (白)     得令。

(陈友杰率四军士、四大刀手同下。)

陈友谅  (白)     贤婿,杀呀!

华云龙  (白)     杀呀。

陈友谅  (白)     你倒是杀呀!

华云龙  (白)     杀哪一个?

陈友谅  (白)     杀金陵人马。

华云龙  (白)     陈友谅呀!老匹夫!俺乃华云龙,前来杀尔的狗命。看枪!

(陈友谅急闪躲。)

陈友谅  (白)     我这才明白啦!

(陈友谅下,公主与华云龙同起打,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兵卒引沐英同急上。公主、华云龙同上。沐英打死公主,华云龙哭。)

沐英   (白)     还哭她哪!

(沐英、华云龙同下。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康茂才、李文忠、四马童、徐达同上,陈友谅、陈友杰、四军士、四大刀手同上,徐达、陈友杰同开打,众人同下。陈友谅上,扑火,陈友杰上,救陈友谅同下。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康茂才、李文忠、四马童、徐达同追下。)

【第二十三场】

(八船夫、八灯笼手、四火把手同上,张定边穿渔父装上。陈友杰拉陈友谅同上。)

张定边  (白)     老臣接驾。

陈友谅  (白)     你是谁呀?

张定边  (白)     张定边!

陈友谅  (白)     唉呦我的大元帅!你快救救我罢!

张定边  (白)     主公,你明白了无有?

陈友谅  (白)     我这才明白呦!

陈友杰  (白)     晚了!

张定边  (白)     请上船去。

(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康茂才、李文忠、四马童、徐达同上,大开打。陈友谅、陈友杰、张定边同上船。)

张定边  (白)     开船哪!

(〖尾声〗。陈友谅、陈友杰、张定边同先下,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康茂才、李文忠、四马童、徐达同后下。)
(完)

——————————
1. ^ 原本为朱元璋修书,似不如刘伯温写来更为合理,故改。

2. ^ 原本假扮张士诚者为丁德兴,因丁德兴为丑角扮演,与张士诚之用须生扮演不合,故改。(汤和在《明英烈》各剧中一贯为须生扮演。)

3. ^ 此段原词为:“忆昔当年赴科场,天字号内做文章;药酒毒死徐寿辉,得称一字北汉王……”因无论在历史或小说《英烈传》上,陈友谅俱未赴过文科场(曾赴武科场),且与第一场之定场诗自相矛盾,故予修改。

4. ^ 全剧有“红巾”或“红巾贼寇”者十六处,俱已改为“金陵”、“朱元璋”或“金陵敌将”字样。因陈友谅亦为农民起义领袖之一,从先且曾隶属红巾部下,由陈友谅或张定边口中诟骂“红巾”为贼寇,均有不合。

5. ^ 此段原本是华云龙被张定边盘问得无词可答,只说“这个”,这和“巧嘴华云龙”的诨号,是名实不符的。而且把华云龙写得毫无机智,相对地也削弱了刘伯温的知人善任。一方,更把陈友谅写得太愚蠢了。故作适当修改。

6. ^ 此段原词,华云龙仍是说“这个”。陈友谅的原词是:“大元帅!你要知道: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哪在多。那妖道刘伯温,知道我们姑老爷勇不可当,他就不敢拦他。”写陈友谅不但愚蠢,而且不近情理,故改。

7. ^ 此场“起霸”之人名,各有不同,富连成本为“常遇春、李文忠、郭英、沐英、廖永忠、俞通海、胡大海、曹良臣”;李洪春本为“常遇春、胡大海、汤和、邓愈、郭英、沐英、康茂才、郭广清”。今依李本。唯郭广清实即明史之郭子兴,起义在朱元璋前,此时已然死去,故改为李文忠。


浏览次数:692 ┊ 字数:1万3232 ┊ 最后更新:2020-10-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