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龙棚》

主要角色
郑恩:净
赵匡胤:红生
柴荣:老生
高怀德:武生

《打龙棚》郝寿臣饰郑恩
《打龙棚》郝寿臣饰郑恩
情节
五代后周世宗柴荣即位后,各邦俱来纳贡,独南唐不纳。南唐三太子李豹,自恃武勇,亲至汴梁摆下百日擂台,以窥后周实力。李豹设擂,连胜九十九日,且出狂言,藐视周室无人;结果,为赵匡胤妹丈高怀德所败,始保全后周威信。赵匡胤与郑恩在柴荣前,力保高怀德可任大将。柴荣因与高怀德有杀父仇,必欲斩之。郑恩见状不平,以高怀德有打擂功,力争不可斩,柴荣不准;郑恩一怒,大闹龙棚,意欲动武,柴荣无奈,始赦之,并封为万里侯。

注释
本剧1925年首演于北京。

根据《郝寿臣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录入:了溪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6.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小开门〗。四太监、大太监同上,同站门,柴荣上。)

柴荣   (引子)    海晏河清,万民安宁。

(四太监、大太监同往里归,柴荣转身归内座。〖小开门〗住。)

柴荣   (念)     南唐寿州李豪王,屡次兴兵犯边疆。

(〖小锣二击〗。)

柴荣   (念)     三载不把贡献上,他子李豹逞刚强。

(〖小锣三击〗。)

柴荣   (白)     孤、柴荣。

(〖小锣一击〗。)

柴荣   (白)     老王晏驾,多亏众卿扶孤登基,执掌周氏天下。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恨南唐李豪王,几载不曾进贡。反命他子李豹来在我国,摆下百日擂台,扬言有人胜过于他,年年进贡,岁岁来朝;无人胜过于他,要以小而犯上。如今已然打了九十九擂,只差一擂成功,也曾命二家御弟监守擂台,不知胜负如何?

             内侍!闪放龙棚。

大太监  (白)     闪放龙棚啊!

郑恩   (内白)    嗯哼!

(〖四击头〗。赵匡胤、郑恩同上。〖大锣圆场〗。赵匡胤、郑恩同到台口。)

赵匡胤  (念)     擂台观动静,怀德是英雄。

郑恩   (念)     撩衣进龙棚,各表各的功。

(〖大锣五击〗。赵匡胤、郑恩各转身进门,赵匡胤归大边,郑恩归小边,面向里。)
赵匡胤、

郑恩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柴荣   (白)     平身,赐座。

赵匡胤、

郑恩   (同白)    谢座。

(〖大锣圆场〗。赵匡胤、郑恩各坐外场座。)

柴荣   (白)     二位御弟,监守擂台怎么样了?

赵匡胤  (白)     三弟奏来。

郑恩   (白)     恭喜咱的万岁,贺喜咱的万岁!

柴荣   (白)     喜从何来?

郑恩   (白)     今有南唐李豪王,派他三子李豹,来在我国摆下百日擂台,打了九十九擂,只差一擂成功;从空闪出一个打擂杰士,他上得擂台就是这么一拳——

(〖大锣一击〗。)

郑恩   (白)     又是那么一足——

(〖大锣一击〗。)

郑恩   (白)     将那李豹打下了擂台。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从此我朝又添了一国的贡献。万岁这岂不是一喜?

(〖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三弟,打擂的杰士,为何不进龙棚受封?

郑恩   (白)     无有万岁的旨意,不敢进龙棚。

柴荣   (白)     传孤旨意,宣他进龙棚。

郑恩   (白)     领旨。

(郑恩起身到台口。)

郑恩   (白)     万岁有旨:打擂杰士进龙棚。

(〖大锣五击〗。高怀德上。)

高怀德  (念)     忽听万岁宣,胆战心又寒。

(〖撕边大锣一击〗。郑恩、高怀德对看。)

郑恩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御妹夫。

高怀德  (白)     三千岁。

郑恩   (白)     御妹夫,你是怎么出的王府?

高怀德  (白)     怒出王府。

郑恩   (白)     怎说,怒出王府?御妹夫你抬头观看!

(〖硬撕边大锣一击〗。郑恩向内指柴荣。)

郑恩   (白)     上面坐的乃是你的仇对之家。此番进得龙棚,当奏的你就要奏,不当奏的你就不要奏。随咱老郑进来,随咱老郑进来!

(〖大锣住头〗。郑恩转身进门,高怀德进门在中场向内跪。)

郑恩   (白)     打擂杰士当面。

柴荣   (白)     三弟坐下。

郑恩   (白)     谢座。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家住哪里?姓氏名谁?一一奏来。

高怀德  (白)     容奏。

(〖大锣单凤点头〗。)

高怀德  (二黄摇板)  战兢兢跪在龙棚地,

             臣是当年有罪人。

(〖大锣住头〗。郑恩站起。)

郑恩   (白)     慢着,慢着!

柴荣   (白)     三弟,打擂杰士奏的正好,你为何不容他奏来?

郑恩   (白)     打擂杰士奏道,他是当年有罪之人。请万岁出下个赦条,赦他无罪。

柴荣   (白)     好,待孤出下赦条。

(柴荣写帖。)

柴荣   (白)     拿去看来!

郑恩   (白)     谢万岁!

(郑恩接帖看。〖软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黑喳喳的几个字,它认得咱,咱就不认得他。

             二哥请过来!

(赵匡胤起身。)

赵匡胤  (白)     三弟何事?

郑恩   (白)     你看看这个赦条,可曾赦下?

赵匡胤  (白)     待我看来。

(赵匡胤看帖。)

赵匡胤  (白)     哎呀!不曾赦下。

(〖硬撕边大锣一击〗。郑恩楞。)

郑恩   (白)     不曾赦下,如何是好?

赵匡胤  (白)     请万岁写一徼天大赦。

郑恩   (白)     二哥请坐下。

             启万岁:这个赦条慢说是一张,就是十张、百张也算不得什么。

(〖冷锤〗。郑恩将帖摔在桌上。)

柴荣   (白)     要怎样的赦法呢?

郑恩   (白)     请万岁写一徼天大赦。

柴荣   (白)     何为徼天大赦?

郑恩   (白)     哎呀呀!你身为一朝人王帝主,连徼天大赦都不晓得?

柴荣   (白)     不晓得。

郑恩   (白)     你抓起龙笔,听俺老郑奏来,你来写。

柴荣   (白)     三弟奏来。

郑恩   (白)     周室元年出赦条,晓谕天下黎民晓:一赦欠粮和欠钞,二赦囚犯出监牢;就是抓破娘娘的脸,打落太子的牙,也要做一个既往不咎。

(〖软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啊,难道说打死老王的高怀德,也叫孤赦他不成?

郑恩   (白)     哎呀,万岁呀!慢说是你见了那高怀德,就是咱老郑见了那高怀德,我也要将他抓将过来,把他摔成一团肉酱。

(〖冷锤〗。柴荣写帖。)

柴荣   (白)     天下囚犯俱赦,不赦高怀德。

             拿去看来!

(柴荣将帖交给郑恩。)

郑恩   (白)     谢万岁!

(郑恩看帖。)

郑恩   (白)     黑喳喳的还是个它,咱老郑我就吃了它的亏了。

             二哥请过来。

(赵匡胤起身。)

赵匡胤  (白)     三弟何事?

郑恩   (白)     看看这个赦条可曾赦下?

(赵匡胤看帖。)

赵匡胤  (白)     哎呀!天下囚犯俱赦,不赦高怀德。

(〖小锣一击〗。)

郑恩   (白)     怎说,不赦高怀德?二哥,如何是好?

赵匡胤  (白)     有了。三弟将本章晓谕五府六部,将这“不”字改为“本”字,要本赦高怀德。

郑恩   (白)     好。二哥,待咱老郑亲自去晓谕五府六部,将这个“不”字改为“本”字,要本赦高怀德,要本赦高怀德。二哥请坐。

(赵匡胤归座。)

郑恩   (白)     御妹夫你抬头观看。

(〖硬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上边坐的乃是你的仇对之家,那旁坐的是赵二千岁,这旁还有咱老郑,当奏的你要奏,不当奏的你也要奏,你只管奏来,你只管奏来。

(〖大锣五击〗。郑恩自上场门下。)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往下奏来。

高怀德  (白)     容奏。

(〖大锣单凤点头〗。)

高怀德  (二黄摇板)  跪在尘埃战兢兢,

             尊声万岁听详情:

             我父名叫高鹞子,

             怀德就是臣的名。

柴荣   (白)     住口!

(〖快纽丝〗。四武士自两边分上。)

柴荣   (二黃散板)  听一言来皱双眉,

(〖大锣一击〗。)

柴荣   (二黄散板)  骂声怀德是叛逆。

(〖大锣一击〗。)

柴荣   (二黄散板)  画影图形捉拿你,

(〖大锣一击〗。)

柴荣   (二黄散板)  敢在朝中夺武魁!

(〖大锣一击〗。)

柴荣   (二黄散板)  吩咐两旁武士队,

(〖大锣一击〗。)

柴荣   (二黄散板)  推出龙棚斩首级。

(〖回头〗。四武士押高怀德同下。赵匡胤起身,面对下场门。)

赵匡胤  (白)     刀下留人!

(赵匡胤转身进门,站大边。)

赵匡胤  (白)     启奏万岁;打擂杰士身犯何罪,推出午门问斩?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就是御犯高怀德,故尔问斩。

赵匡胤  (白)     启万岁:就是御犯高怀德,念他打走南唐李豹,我朝又添一国贡献,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柴荣   (白)     孤心已定,二弟不必多奏。

赵匡胤  (白)     万岁呀!

(〖大锣单凤点头〗。)

赵匡胤  (二黄摇板)  南唐寿州李豪王,

             他子李豹逞刚强。

             天降怀德来打擂,

             缘何不赦这忠良?

(〖冷锤〗,〖行弦〗。)

柴荣   (白)     出龙棚去罢。

(〖大锣单凤点头〗。)

赵匡胤  (二黄摇板)  龙棚内闷坏了赵匡胤,

(〖快纽丝〗。郑恩上。)

郑恩   (二黄散板)  北平府来了我郑三王。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二哥,打擂杰士可曾赦下?

赵匡胤  (白)     哎,万岁传旨,将他推出午门问斩。

(〖冷锤〗。郑恩楞。)

郑恩   (白)     二哥,你就该保本的才是。

赵匡胤  (白)     愚兄保本,万岁不准。

郑恩   (白)     哎呀呀,一个人保一个人你都保不下来!

赵匡胤  (白)     愚兄保得在。

郑恩   (白)     怎说,二哥保的在?好,好,好,二哥请坐。待咱老郑进得龙棚,保本便了。

(〖快纽丝〗。)

郑恩   (二黄散板)  尊声二哥你坐定,

(〖大锣凤点头〗。赵匡胤转身入内坐下。郑恩转身入内。)

郑恩   (二黄散板)  把本奏与柴圣君。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啊,万岁!打擂杰士奏的好好,为何将他推出午门问斩?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就是御犯高怀德,故尔问斩。

郑恩   (白)     念他打走南唐李豹,我朝添了一国贡献,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柴荣   (白)     孤心已定,定斩不赦!

(〖冷锤〗.)

郑恩   (白)     你当真要斩?

柴荣   (白)     当真要斩!

(〖软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你果然要斩?

柴荣   (白)     果然要斩!

(〖硬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你就斩他娘的斩!

(〖冷锤〗。)

赵匡胤  (白)     且慢!斩了御妹夫,御妹身靠何人?

郑恩   (白)     着哇!

(〖大锣五击〗。)

郑恩   (白)     斩了御妹夫,那御妹身靠何人?

(〖软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也罢!

(〖大锣五击〗。)

郑恩   (白)     待咱老郑回到北平王府,取来咱的枣阳槊,我要打这个无道的昏君!

(〖硬撕边大锣一击〗。)

赵匡胤  (白)     哎呀,三弟呀!自盘古以来,哪有臣打君的道理?

郑恩   (白)     二哥,你呀,好比纸糊的灯笼,你就是糊涂的紧。哪有臣打君的道理?这不过是吓王之计。少时咱进得龙棚,我作我的手快,你作你的眼快,我这手快手快,可不如你的眼快眼快。请了,请了啊!

(〖快纽丝〗。)

郑恩   (二黄散板)  在龙棚外与二哥拱拱手,

(〖快纽丝〗。郑恩自上场门下。〖大锣凤点头〗。)

赵匡胤  (二黄散板)  去了当年结拜人。

(〖大锣住头〗。)

赵匡胤  (白)     启奏万岁:打擂杰士实是斩不得。

柴荣   (白)     怎么斩不得?

赵匡胤  (白)     他有一弟,名叫高怀亮,现在火山王膝下为子,闻听斩了他的兄长,他若兴兵前来,我朝无人敌挡,只怕万岁江山难保。

(〖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孤的江山不要,也要将他斩首!

赵匡胤  (白)     万岁呀!

(〖慢长锤〗。)

赵匡胤  (二黄原板)  昔日楚、汉两争强,

             鸿门设宴害高皇。

             霸王不听范增讲,

             后来自刎在乌江。

             万岁平心想一想,

柴荣   (白)     御弟呀!

(〖大锣双凤点头〗。)

柴荣   (二黄散板)  孤不斩高怀德怎对先王!

(〖软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不准。出龙棚去吧!

(〖快纽丝〗。)

赵匡胤  (二黄散板)  万岁不赦高小将,

(〖大锣一击〗。)

赵匡胤  (二黄散板)  倒叫匡胤心内慌。

(〖大锣一击〗。)

赵匡胤  (二黄散板)  出龙棚假传一道旨,

(〖大锣一击〗。赵匡胤出门。)

赵匡胤  (二黄散板)  万岁宣召北平王。

(〖急急风〗。郑恩扎靠持槊上,到台口。〖快纽丝〗。)

郑恩   (二黄散板)  枣阳大槊手中托,

(〖大锣一击〗。)

郑恩   (二黄散板)  开言叫声咱的二哥。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二哥,打擂杰士可曾赦下?

赵匡胤  (白)     还不曾赦下。

郑恩   (白)     二哥,咱的买卖取来了。

(郑恩指槊。)

郑恩   (白)     待咱老郑进得龙棚,我打这个无道的昏君。

(〖硬撕边大锣一击〗。)

赵匡胤  (白)     三弟,你要遵国法。

郑恩   (白)     呀!

(〖大锣双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提起了遵国法将槊落地,

(〖大锣双凤点头〗。赵匡胤进门坐下。郑恩小转身撂槊进门。)

郑恩   (二黄散板)  把本启奏柴大哥。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啊,万岁!那打擂杰士实是斩不得。

柴荣   (白)     怎么斩不得?

郑恩   (白)     他有一弟名叫高怀亮,在火山王膝下为子,闻听斩了他的兄长,发兵前来,我朝无人抵挡,我主的江山有些难保!

(〖软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孤的江山不坐,也要将他斩首!

(〖冷锤〗。)

郑恩   (白)     你当真要斩?

柴荣   (白)     当真要斩。

(〖软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你果然要斩?

柴荣   (白)     果然要斩。

(〖硬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好,你就斩,斩,斩!

(〖大锣导板〗。)

郑恩   (二黄导板)  咬定了牙关不肯赦,

(〖大锣帽儿头〗。)

郑恩   (二黄原板)  你为何不赦打擂人?

             在龙棚定一个吓王计,

             上压天子下压大臣。

             想当初咱三人曾结拜,

             少不得你爱他,他爱咱,咱爱你,同心合意,结拜了——

(〖答答〗。)

郑恩   (二黄原板)  昆仑。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柴大哥!

柴荣   (白)     郑三弟。

郑恩   (白)     柴子耀!

柴荣   (白)     郑子明!

(〖硬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哈哈,我把你这卖伞的人儿!

柴荣   (白)     哼,小人匹夫!

郑恩   (白)     我来问你:你坐江山是亏了哪个?

柴荣   (白)     我坐江山,难道说亏你不成?

郑恩   (白)     怎说,你坐江山不亏咱老郑?咱老郑也不与你这昏王讲话。

             二哥,这昏王坐江山是亏了哪个呀?

赵匡胤  (白)     亏了三弟你。

郑恩   (白)     着哇!

(〖快纽丝〗。)

郑恩   (二黄散板)  亏只亏四海众宾朋。

(〖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赵二哥的红拳——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红拳打出花世界,

(〖大锣一击〗,〖行弦〗。)

郑恩   (白)     郑子明的靴尖——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靴尖儿踢出了锦绣乾坤,锦绣龙庭,才得今日你坐朝廷。

             不会为君你下来罢!

(〖大锣一击〗,〖行弦〗。)

郑恩   (白)     你下来吧,你下来吧!

             二哥!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咱老郑我保你坐龙庭,要做一个明君。

(〖大锣一击〗,〖行弦〗。)

赵匡胤  (白)     三弟,愚兄坐不得。

郑恩   (白)     哎!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现成的江山你不坐,

(〖大锣一击〗,〖行弦〗。)

赵匡胤  (白)     三弟,倒是你坐得的。

郑恩   (白)     怎说,咱老郑做得皇帝?

赵匡胤  (白)     三弟做得。

郑恩   (白)     好,二哥,待咱老郑学学皇帝行走的样儿,你看对是不对?

赵匡胤  (白)     三弟学来。

郑恩   (白)     二哥,你看对是不对?

(郑恩在〖行弦〗声中做身段,走到台口。赵匡胤指郑恩眼睛,郑恩害羞。)

郑恩   (白)     哽!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哪有个瞎眼坐龙庭!我坐不得。

(〖大锣一击〗,〖行弦〗。)

郑恩   (白)     二哥!

     (二黄散板)  倒不如打一皮拳散了罢!

赵匡胤  (白)     散不得。

郑恩   (白)     散得的。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黃散板)  倒不如各干各的旧营生。

             推你的车儿把伞来卖,

(〖大锣一击〗。郑恩指柴荣。〖行弦〗。)

郑恩   (白)     二哥,待咱老郑学学这昏王当年卖伞的样儿,你看对是不对?

赵匡胤  (白)     三弟学来。

郑恩   (白)     你看对是不对?

(郑恩做推车状。)

郑恩   (白)     吱吱扭扭。

(郑恩到台口,对赵匡胤做身段。)

郑恩   (白)     幺二三四五……哈哈哈……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赌博场饿不死你姓赵的。

赵匡胤  (白)     哎呀,三弟你也有。

郑恩   (白)     咱老郑也有?

赵匡胤  (白)     你也有。

郑恩   (白)     咱老郑也有哇!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回到山西把我的香油来卖,

(〖大锣一击〗,〖行弦〗。)

郑恩   (白)     二哥!咱老郑我不做官了,我要卖香油去了。

(郑恩到上场门前,做挑起扁担的身段,走花梆子,到台口,左手抚耳,做卖油身段。)

郑恩   (白)     小磨香油!哈哈哈……

(〖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惯卖香油我鲁郑恩。

(〖大锣一击〗。赵匡胤指槊示意。〖大锣凤点头〗。)

郑恩   (二黄散板)  二哥与我把眼色卖,

     (白)     罢!

(〖大锣凤点头〗。郑恩拿槊,赵匡胤进内。)

郑恩   (二黄散板)  枣阳槊一举我打昏君。

(〖大锣长字头〗。郑恩以槊打柴荣,赵匡胤拦阻。)

赵匡胤  (白)     三弟不可如此。

郑恩   (白)     你赦是不赦?

柴荣   (白)     三弟不要如此,孤王赦下就是。

郑恩   (白)     你赦了他,咱就赦了你。

柴荣   (白)     将高怀德解下桩来。

郑恩   (白)     将高怀德解下桩来!

(〖大锣回头〗。高怀德自下场门上,进内跪下。)

高怀德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柴荣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二家千岁保奏,逃生去吧!

高怀德  (白)     谢万岁!

郑恩   (白)     慢着,慢着!

(〖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万岁!念他打坏南唐李豹,我朝添了一国贡献,大小要封他一个前程。

柴荣   (白)     孤不斩于他也就是了。再要封官那是万万的不能。

郑恩   (白)     你封是不封?

柴荣   (白)     孤不封。

郑恩   (白)     你不封他,待咱老郑来封你。

(〖硬撕边大锣一击〗。郑恩举槊打柴荣,赵匡胤拦住。)

柴荣   (白)     三弟不必如此,孤王封他就是。

郑恩   (白)     哪怕你不封!你要快快的封来。

柴荣   (白)     怀德听封!

(〖大锣夺头〗。)

柴荣   (二黄原板)  眉来眼去赵匡胤,

             他二人暗把巧计生。

             孤本当不封又怕那郑三弟,

赵匡胤  (二黄原板)  惯打朝廷鲁郑恩。

柴荣   (二黄原板)  孤坐江山由不得我,

郑恩   (二黄原板)  到如今论国法,你就该半由天子,半由大臣,半由我郑恩。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你是由得由不得?

柴荣   (白)     只怕由不得。

郑恩   (白)     由不得?

(郑恩见赵匡胤示意打。)

郑恩   (白)     嘿!着打!

(〖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三弟,由得由得!

郑恩   (白)     由得,你就快快的封来!

柴荣   (白)     怀德听封!

(〖大锣夺头〗。)

柴荣   (二黄原板)  孤若是不封怕他打,

             关西路上打怕了人。

             孤封你七品郎官做知县,

             四品黄堂管万民。

(〖干住〗。)

郑恩   (白)     慢着,慢着!啊万岁,你封他是个文官哪?还是武将呢?

柴荣   (白)     乃是武将。

郑恩   (白)     武将?七品官儿做知县,这是个武将吗?

柴荣   (白)     哎呀呀,孤被你吓糊涂了。

郑恩   (白)     哈哈……你要大大的封来,咱老郑不吓唬于你,也就是了。

柴荣   (白)     听封!

(〖大锣夺头〗。)

柴荣   (二黄原板)  孤封你游击并参器将,

(转〖小拉子〗。)

郑恩   (白)     小了。

柴荣   (白)     大了。

郑恩   (白)     小了就小了。

(郑恩举槊欲打。)

柴荣   (白)     哦,小了小了。

(〖大锣夺头〗。)

柴荣   (二黄原板)  孤封你边外做总兵。

(转〖小拉子〗。)

郑恩   (白)     这也小了。

柴荣   (白)     哎!

(〖大锣凤点头〗。)

柴荣   (二黃散板)  这也小来那也小,

     (白)     三弟!

(〖大锣凤点头〗。)

柴荣   (二黄散板)  高怀德与你有什么故和亲?

(〖大锣住头〗。)

郑恩   (白)     提起亲来倒有亲,提起故来也有故。

柴荣   (白)     故在哪里?

郑恩   (白)     想当初赵二哥下燕京的时候,在高平关将他老子的首级做了个人情,岂不是一故?

柴荣   (白)     这亲在哪里?

郑恩   (白)     前番在王府,将御妹妹招赘于他,岂不是一亲?

柴荣   (白)     哎呀三弟呀!

(〖大锣五击〗。)

柴荣   (白)     既有此事,何不早奏?

郑恩   (白)     早奏?若是早奏,也免得咱老郑费这一肚子的气力。

(〖软撕边大锣一击〗。)

柴荣   (白)     怀德打从哪道而来?

郑恩   (白)     打从万里而来。

柴荣   (白)     好。孤封你万里侯之职,出龙棚去罢!

郑恩   (白)     叩头谢恩!

高怀德  (白)     谢主龙恩。

(高怀德起身。)

高怀德  (白)     正是:

(〖大锣五击〗。)

高怀德  (念)     龙棚得活命,多谢二皇亲。

(〖冲头〗。高怀德下。)

郑恩   (白)     二哥,万岁赦了高怀德,又封了万里侯,你我回府吃酒去罢。

赵匡胤  (白)     你我有欺君之罪,必须上殿请罪才是。

郑恩   (白)     自家哥们,还请的什么罪?

赵匡胤  (白)     一定要请罪。

郑恩   (白)     好,二哥请!

(〖大锣五击〗。郑恩、赵匡胤同进内。)
赵匡胤、

郑恩   (同白)    臣等有欺君之罪,望万岁赦却。

柴荣   (白)     从今以后,再也不要鲁莽,动不动就要打。

(〖软撕边大锣一击〗。)

郑恩   (白)     啊万岁!这当赏的你就要赏,当罚的你就要罚;当打的嘛,我也要打他几下,打他几下。请驾!

(前半段〖混尾声〗。柴荣、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郑恩   (白)     二哥,万岁赦了高怀德,又封了万里侯,你道是亏了哪个?

赵匡胤  (白)     亏了三弟你。

郑恩   (白)     也不亏咱老郑,亏咱老郑这个买卖——

(郑恩指槊。)

郑恩   (白)     打出来的万里侯。

(郑恩笑。后半段〖混尾声〗,〖回头〗。赵匡胤、郑恩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9 ┊ 字数:8499 ┊ 最后更新:2022-09-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