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龙棚》

主要角色
郑子明:净
柴荣:老生
赵匡胤:红生
高怀德:武生

《打龙棚》郝寿臣饰郑子明
《打龙棚》郝寿臣饰郑子明
情节
后周柴世宗时,各邦俱来纳贡,独南唐不纳;反遣太子李豹摆下擂台,以为要挟。结果,为赵匡胤妹丈高怀德所败。高怀德与柴世宗有杀父大仇,而柴荣、赵匡胤与郑子明又为异姓兄弟。郑子明恐高怀德被斩,请准先发赦旨,再见打擂杰士。柴荣虽赦打擂杰士,独不赦高怀德。赵匡胤、郑子明屡次求情不准,郑子明遂执槊打进龙棚。柴荣惧,乃传旨赦免,并封高怀德为万里侯。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三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蜗牛李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8.8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小吹打〗。四太监、二大太监、四武士同上,同站门。柴荣上。)

柴荣   (引子)    天开文运,孤一人,万国称尊。

     (念)     殿前殿后是芦州,俱是寡人圣旨修。惟愿外邦皆供奉,一统山河庆千秋。

     (白)     寡人、大周天子柴荣、国号显德在位。自登基以来,各国俱有供奉,只有南唐李后主罢贡不朝。寡人出旨,命靠山侯石魁前去催贡;谁知那贼命三子李豹,来在我国摆下百日擂台。打了九十九日,只剩一擂。今当满擂之期,亦曾命两家御弟前去护擂,未见交旨。

             内侍,开放龙棚!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开放龙棚啊!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念)     护擂上龙棚,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念)     各表各的功。

赵匡胤  (白)     三弟,来到午门,一同进去。

郑子明  (白)     二哥请!

赵匡胤、

郑子明  (同白)    臣(赵匡胤)(郑子明)见驾,愿吾皇万岁!

柴荣   (白)     二位御弟平身。

赵匡胤、

郑子明  (同白)    万万岁!

柴荣   (白)     赐座。

赵匡胤、

郑子明  (同白)    谢坐!

柴荣   (白)     两家御弟,将擂台之事,一一奏来!

赵匡胤  (白)     容奏!

郑子明  (白)     二哥你奏!

赵匡胤  (白)     三弟启奏!

郑子明  (白)     恭喜咱的皇上!贺喜咱的万岁!他国三子李豹不得胜,我国石魁不得败。从空来了一杰士,走上擂台,把那三子李豹,一拳一脚,就是这样打、打、打,打下擂台。

柴荣   (白)     将打擂杰士宣来听封!

郑子明  (白)     领旨!

             呔!打擂杰士听着:万岁有旨,龙棚见驾、听封啊!

高怀德  (内白)    来也!

(高怀德上。)

郑子明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高御亲!

高怀德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三千岁!

郑子明  (白)     你擂台之上耍的好拳,使的好枪啊!

高怀德  (白)     三千岁夸奖!

郑子明  (白)     你从哪里出府?

高怀德  (白)     从花园出府。

郑子明  (白)     往哪里而去?

高怀德  (白)     上殿讨封。

郑子明  (白)     上殿讨封?你看上面坐的是你的对头人!

高怀德  (白)     待吾回去。

郑子明  (白)     慢着!大丈夫只有向前,哪有后退之理?有咱保你无事,你且随咱来。

             呔!打擂杰士,你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一一的向上奏来!

高怀德  (白)     容奏!

     (唱)     万岁在上容臣禀,

             臣是当年有罪人。

郑子明  (白)     住奏!

柴荣   (白)     三弟为何叫他住奏?

郑子明  (白)     这打擂杰士,不知在哪里得罪万岁爷?要万岁出下赦条,方可奏明。

柴荣   (白)     奏之有理,赦条拿去!

郑子明  (白)     哎!上面花溜溜,下面溜溜花。一行字儿黑杈杈,它认得我,我不认得它。咳!一个字儿也不认得。哦,有了!问问咱的二哥。

             啊二哥!

赵匡胤  (白)     三弟。

郑子明  (白)     二哥你看这赦条可用得么?

赵匡胤  (白)     这个赦条慢讲一张,就是十张、百张,也是无用。

郑子明  (白)     既然无用,当要何赦条?

赵匡胤  (白)     要个徼天大赦总赦条。

郑子明  (白)     何为“徼天大赦总赦条”?

赵匡胤  (白)     抓破皇后脸,打落太子牙,一拳一脚打死先王老主,既往不咎。名为“徼天大赦总赦条”。

郑子明  (白)     着!着!着!二哥请上,待小弟奏来。

             咳!万岁这个赦条,慢说一张,十张、百张也是无用的。

柴荣   (白)     既然无用,你要何赦条?

郑子明  (白)     要个徼天大赦总赦条。

柴荣   (白)     何为“徼天大赦总赦条”?

郑子明  (白)     万岁的龙爪抓住御笔写,待为臣一一的奏来!

柴荣   (白)     奏来!

郑子明  (白)     容奏:周室元年出赦条,晓谕黎民皆知道:一赦欠粮与欠钞;二赦囚犯出天牢;三赦这抓破皇后脸,打落太子牙,一拳一脚,打死先王老主,既往不咎。就叫做“徼天大赦总赦条”。

柴荣   (白)     三弟奏之差矣!难道当初打死先王老主御犯高怀德到了,叫寡人也赦他不成?

郑子明  (白)     哎!我的万岁爷,慢说吾主见了高怀德不赦,就是为臣见了他,这一把抓进龙棚,也是不饶!

柴荣   (白)     奏之有理。

(柴荣写赦条。)

柴荣   (念)     “周室元年出赦条,晓谕黎民皆知道:一赦欠粮与欠钞;二赦囚犯出天牢;

             只赦打擂杰士,不赦高怀德。”

     (白)     拿去!

郑子明  (白)     咳!你赦了总是一样,管他高怀德不高怀德!

             啊!又添了几个小字儿,越发不认得了。

             啊二哥,来来来!

赵匡胤  (白)     作什么?

郑子明  (白)     你看这个可用得?

赵匡胤  (白)     这个也用不得。

郑子明  (白)     怎么也用不得?

赵匡胤  (白)     “只赦打擂杰士,不赦高怀德”。这便怎么处?

郑子明  (白)     这便怎么处?

赵匡胤  (白)     哦有了,将这“不”字改为“本”字,“本赦高怀德”就赦着了。

郑子明  (白)     啊赦着了。二哥,想柴大哥乃初世为君,有些翻皮嘴,将这买卖三送到五府六部,刻下榜文一张改为十张,十张改为百张,晓谕黎民知道,让他翻不过皮嘴来!

赵匡胤  (白)     言之有理。

郑子明  (白)     二哥请坐,兄弟去也!

(〖慢抽头〗转〖大锣滚头〗。〖二击锣〗。)

郑子明  (白)     呔!打擂杰士听者:皇上出有赦条再此,你当奏就奏,不当奏的也只管奏!

(〖抽头〗。)

郑子明  (笑)     哈哈哈……

(郑子明下。)

柴荣   (白)     打擂杰士一一奏来!

高怀德  (白)     容奏!

     (唱)     家住在山东东平府,

             高平关上有吾家门。

             吾父名唤高鹞子,

             吾名怀德字燕平。

柴荣   (白)     唗!

     (唱)     孤王闻言皱双眉,

             骂声怀德听端的:

             高平关不该伤害孤的父,

             你隐姓埋名哄着谁?

             只道你天涯逃了命,

             尔又到京城夺武魁?

             你好似扑灯蛾自来投火,

             运败时衰被鬼迷。

             吩咐两旁众武士,

             推出问斩要首级!

四武士  (同白)    领旨!

(四武士推高怀德同下。)

赵匡胤  (白)     刀下留人!

     (唱)     急水滩头难留月,

             钢刀不斩无罪人。

     (白)     臣启万岁:打擂杰士身犯何罪,为何推出午门问斩?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就是御犯高怀德,故尔问斩。

赵匡胤  (白)     启万岁:就是御犯高怀德;念在擂台之上,一拳一脚打走南唐李豹,吾朝又添一国之贡,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柴荣   (白)     寡人心意已定,不必多奏!

赵匡胤  (白)     万岁还是赦了的好!

柴荣   (白)     定斩不赦!

赵匡胤  (白)     万岁呀!

     (唱)     吾主威名天下扬,

             各国来贺吾君王。

             南唐李煜心犯上,

             三子李豹乱我朝纲。

             天降怀德来打擂,

             才保吾主福寿长。

             龙棚内急坏了赵匡胤!

郑子明  (内白)    俺来也!

     (唱)     龙棚外又来了北平王。

     (白)     啊二哥,高妹夫封了多大的官?

赵匡胤  (白)     封了个平头王。

郑子明  (白)     啊!平头王有多大?

赵匡胤  (白)     斩了!

郑子明  (白)     一个保一个还保不住,被他斩了?咱说你不中用,你就是真个的不中用。

赵匡胤  (白)     三弟息怒,愚兄还保得在。

郑子明  (白)     怎么讲!还保得在?喳!喳!喳!二哥请坐,待小弟前去。

             咳,万岁!

柴荣   (白)     三弟上殿有何本奏?

郑子明  (白)     万岁爷!那打擂杰士,封他个什么前程?

柴荣   (白)     打擂杰士就是御犯高怀德,寡人将他问斩!

郑子明  (白)     御犯高怀德理当问斩;念他在擂台之上,一拳一脚,打走南唐李豹,吾朝又添一国之贡,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柴荣   (白)     有道是:父仇不共戴天。定斩不赦!

郑子明  (白)     求万岁速降赦旨!

柴荣   (白)     一定要斩!

郑子明  (白)     你当真要斩,你就斩他娘的!

赵匡胤  (白)     且慢!斩了御妹夫不值紧要,御妹终身无靠。

郑子明  (白)     着!着!着!斩了御妹夫不值紧要,御妹终身无靠。哦有了:二哥,想昏王在关西路上,被咱的枣牙槊打怕了的。待咱回到北平王府,取来枣牙槊。他赦了便罢;他若不赦,咱就给他一槊。

赵匡胤  (白)     哪有臣打君的道理?

郑子明  (白)     二哥说的是。哪有臣打君、子杀父的道理?少时上得龙棚,那时节咱打的快,你那里挡得快,也不过是吓王之意,哪有打王之理?少时咱的手快,你的眼要快啊。请啊!

     (唱)     二人暗中把计定,

             莫待昏王斩良臣。

(郑子明下。)

赵匡胤  (白)     呀!

     (唱)     那厢去了郑子明,

             再上龙棚把本申。

     (白)     启万岁:高怀德实实斩不得!

柴荣   (白)     怎么斩不得?

赵匡胤  (白)     他有一弟名唤高怀亮,已拜火山王驾下为螟蛉义子。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闻知斩了他的胞兄,他若兴兵前来,吾朝中无人抵挡,只恐江山有失。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柴荣   (白)     就是怀亮兴兵前来,寡人江山不要,怀德也一定要斩!

赵匡胤  (白)     万岁赦了的是!

柴荣   (白)     斩的是!

赵匡胤  (白)     万岁呀!

     (唱)     昔日楚、汉两争强,

             鸿门设宴害高皇。

             霸王不听范增讲,

             后来自刎在乌江。

             万岁休把怀德斩,

             他是架海紫金梁。

柴荣   (白)     不必多奏!

赵匡胤  (白)     啊!

     (唱)     不听忠良把本上,

             龙棚内迷住小昏王。

     (白)     哦,有了!

     (唱)     龙棚外假传一道旨,

             王府再宣北平王。

郑子明  (内白)    来也!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唱)     枣牙槊俺一举诸侯皆怕,

             乌骓马跑遍了锦绣中华。

     (白)     二哥我来了。

赵匡胤  (白)     三弟来了。

郑子明  (白)     二哥,他可曾赦?

赵匡胤  (白)     定斩不饶!

郑子明  (白)     呔!咱就打!

赵匡胤  (白)     遵王法!

郑子明  (唱)     遵王法枣牙槊急忙落地,

             怒冲冲进龙棚把本来提。

     (冷笑)    啊哈!啊哈!

柴荣   (白)     三弟进得龙棚,怒气不息,与哪家王子争斗?

郑子明  (冷笑)    哈哈哈……

     (白)     我的万岁爷!那打擂杰士实实斩不得!

柴荣   (白)     怎么斩不得?

郑子明  (白)     他有一弟名唤高怀亮,在火山王驾下为螟蛉义子。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闻知斩了他的胞兄,倘若兴兵前来,吾朝无人抵挡,只恐江山有失。只可赦,不可斩!

柴荣   (白)     就是怀亮兴兵前来,寡人江山不要,怀德也一定要斩!

郑子明  (白)     哦,你的江山不要,也一定要斩?

柴荣   (白)     一定要斩!

郑子明  (白)     罢!罢!罢!我给你磕上几个头,你赦了吧!

柴荣   (白)     定斩不赦!

郑子明  (白)     你一定要斩?气煞人也!来来来,你既要斩,这个赦条是何人出的?

柴荣   (白)     寡人出的。

郑子明  (白)     你赦的是谁?

柴荣   (白)     赦的是打擂杰士,不是高怀德。

郑子明  (白)     赦了总是一样,管他怀德不怀德!

柴荣   (白)     咳!有道是,父仇不共戴天。一定要斩!

郑子明  (白)     世上哪有你这说了不算的天子!

柴荣   (白)     哪有你这放荡不羁的王爷!

郑子明  (白)     哪有你这昏庸的皇帝!

柴荣   (白)     哪有你这叛逆的臣子!

郑子明  (白)     咱偏要你赦!

柴荣   (白)     孤偏要斩!

郑子明  (白)     偏要你赦!

柴荣   (白)     再若多奏,与高怀德一起问斩!

郑子明  (白)     你要斩哪个?

柴荣   (白)     斩你!

(〖抽头〗。)

郑子明  (白)     反了哇反了!

     (唱)     在金殿立下吓王势!

(〖抽头〗。)

郑子明  (白)     哎呀!

(郑子明坐地。)

郑子明  (白)     气煞人也!

赵匡胤  (白)     啊,哪个敢欺三千岁?

郑子明  (白)     柴荣啊!

赵匡胤  (白)     万岁!

郑子明  (白)     咱要骂呀!

赵匡胤  (白)     使不得!

郑子明  (白)     咱要打!

赵匡胤  (白)     越发的使不得!

郑子明  (唱)     上打昏君下打谗臣。

     (白)     柴荣!

柴荣   (白)     郑恩!

郑子明  (唱)     你曾记初相逢路过棋盘阵,

             那时你爱咱、咱就爱着他,你我他三人拜为昆仑。

     (白)     柴荣你许得咱!

柴荣   (白)     许你什么?

郑子明  (唱)     你许咱泰山倒弟兄们不散,

             咱许你海水干弟兄们不分。

             虽然义信来盟誓,

             胜似同胞一母生。

             到如今海未干山也未倒,

             你就说分离话,翻过那皮脸不认得人!

             你坐江山亏哪个?

柴荣   (白)     难道亏了你不成?

郑子明  (笑)     咳嘿!

     (白)     你听了!

     (唱)     亏了那五湖四海众宾朋。

     (白)     今日一枪,明日一刀,赵二哥的红拳,

     (唱)     打就的花花世界,

     (白)     老郑的靴尖,

     (唱)     踢就了锦乾坤。

             挣来的江山你柴家坐,

             身登九五不认旧宾朋。

             动不动你就把贤臣斩,

             斩断了擎天柱一根。

     (白)     柴荣!

     (唱)     你不会为王死了吧,

             那天宫又降紫薇星。

     (白)     再若不会为王,

     (唱)     你与我请、请、请、请下了位。

     (白)     二哥来了,你好像坐得朝廷了。

     (唱)     吾保你坐几年红脸的朝廷。

赵匡胤  (白)     坐不得!

郑子明  (白)     坐得!

赵匡胤  (白)     坐不得!

郑子明  (白)     咳!

     (唱)     叫你坐来你又不肯坐,

     (白)     二哥,你看兄弟可坐得朝廷么?

赵匡胤  (白)     你也坐不得!

郑子明  (白)     咳!

     (唱)     待俺老郑坐几年瞎眼的朝廷。

             迈步儿就把这龙棚进!

(〖阴锣〗。)

郑子明  (白)     咳,坐不得啊!

     (唱)     霎时头疼眼又昏。

     (白)     罢!二哥,你来来来呀!

赵匡胤  (白)     作什么?

郑子明  (唱)     倒不如打顿皮拳散了吧!

赵匡胤  (白)     散不得呀!

郑子明  (唱)     各人归家各干各的旧营生。

     (白)     柴荣!

     (唱)     你回去推你车来把你的伞卖,

(〖阴锣一段〗。)

郑子明  (白)     推车啊!车来了!

(郑子明学推车。)

郑子明  (唱)     推车贩伞姓柴的人。

     (白)     二哥,来来来呀!

     (唱)     你回关西路上把你的光棍耍,

             到那赌博场中上一买么二三,下一买红五六么,快快快,也饿不死姓赵的人。

赵匡胤  (白)     三弟也有?

郑子明  (白)     咱也有!

     (唱)     咱回山西把香油卖,

(〖阴锣〗。)

郑子明  (白)     卖油啊!卖油啊!

(郑子明挑。)

郑子明  (唱)     惯卖香油郑子明。

             咱说着说着——

     (西皮快板)  心头怒,

             咱在龙棚打昏君。

(郑子明打柴荣。)

柴荣   (白)     三弟息怒,寡人赦了就是!

郑子明  (白)     你赦了他,咱就饶了你!

柴荣   (白)     内侍,将高怀德赦回!

大太监甲 (白)     万岁有旨,将高怀德赦回!

(高怀德上。)

高怀得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柴荣   (白)     哪里是寡人不斩于你,念二家千岁保奏不斩于你,下殿去吧!

高怀得  (白)     谢万岁!

郑子明  (白)     候着!万岁,这打擂杰士是有功之人,大小还要封个官儿!

柴荣   (白)     寡人不斩他也就罢了,哪能再封他官儿?

郑子明  (白)     你是封也不封?

柴荣   (白)     不封!

郑子明  (白)     你不封?呸!咱就打!

柴荣   (白)     三弟不要打,寡人封他就是了。

郑子明  (白)     你封咱就不打,你要大大的封!

柴荣   (白)     呕!

     (唱)     我坐江山由不得我。

赵匡胤  (白)     万岁!

     (唱)     半由天子——

郑子明  (唱)     半由臣!

柴荣   (唱)     叫内侍看过了封官簿,

             一一从头听朕封:

             封你七品郎官为知县,

             四品黄堂管庶民。

郑子明  (白)     我把你这昏君,当真昏了!他是个武将,怎么往文官部内封呢?

柴荣   (白)     被三弟一鞭吓昏了。

郑子明  (白)     你这个胆量也不该坐朝廷。

柴荣   (白)     咳!

     (唱)     被他一鞭吓昏了我,

             武官当作文官封。

             眉来眼去赵匡胤,

             惯打寡人郑子明。

             封你游击并参将,

郑子明  (白)     小了小了!

柴荣   (唱)     孤封你海外作总兵。

郑子明  (白)     远了远了!

柴荣   (唱)     封你前殿司?

郑子明  (白)     不要!

柴荣   (唱)     后殿司?

郑子明  (白)     不要不要!

柴荣   (唱)     一十二家总殿司。

郑子明  (白)     也不要!要同咱弟兄们一样。

柴荣   (唱)     孤封他官职你嫌小!

             难道怀德与你有什么故和亲?

郑子明  (白)     说起亲来有亲,提起故来有故。

柴荣   (白)     何亲何故?

郑子明  (白)     这故:昔日二哥下燕京,刺杀刘化王,高伯父的人头作了人情,可算得一故?

柴荣   (白)     何亲?

郑子明  (白)     昨日在南宋府招了御妹,可算得一亲?

柴荣   (白)     早为何不奏?

郑子明  (白)     早奏,也免得弟兄们呕气了。

柴荣   (白)     咳,老王啊!

     (唱)     南宋府里招亲事,

             杀父的冤仇报不成。

             别的官员不封你,

             封你万里侯陪伴寡人。

郑子明  (白)     谢恩谢恩!

高怀德  (唱)     叩罢头来谢罢恩,

             谢过二家千岁讲人情。

(高怀德下。)

郑子明  (白)     去吧去吧!

赵匡胤  (白)     三弟哪里去?

郑子明  (白)     回北平王府去。

赵匡胤  (白)     你我方才有欺君之罪,上殿请罪。

郑子明  (白)     二哥请!

赵匡胤  (白)     臣等有欺君之罪,求万岁赦却?

柴荣   (白)     只要三弟下次少打些也就是了。

郑子明  (白)     我的万岁爷,情是情,法是法,打是打,赦是要赦!

柴荣   (白)     恕卿无罪!

赵匡胤、

郑子明  (同白)    谢主龙恩!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柴荣   (白)     退班!

     (念)     寡人有道作君王,南唐李豹乱朝纲。

(柴荣下,四太监、二大太监同下。)

赵匡胤  (念)     天降怀德来打擂,

郑子明  (念)     五湖四海把名扬。

     (白)     二哥!

赵匡胤  (白)     三弟!

郑子明  (白)     你道高妹夫他这万里侯亏着谁?

赵匡胤  (白)     亏了三弟。

郑子明  (白)     也不亏咱,也不亏你,亏了这买卖三呀!

赵匡胤  (白)     哈哈哈……请哪!

郑子明  (白)     请!

(〖尾声〗。赵匡胤、郑子明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65 ┊ 字数:6991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