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司马懿:净
马谡:净
王平:老生

《空城计》孟小冬饰诸葛亮
《空城计》孟小冬饰诸葛亮
情节
诸葛亮闻魏又起用司马懿为帅,因街亭为汉中咽喉要地,拟派将驻守。马谡请令,诸葛亮再三叮嘱须靠山近水扎营,并令王平辅之。马谡刚愎自用,违令,又不听王平谏言,竟在山顶扎营,因而被魏将张郃所败,街亭失守。诸葛亮驻西城,得街亭失守之讯,又知司马懿乘胜来攻,所部精锐已俱被遣出,西城空虚;在危急中,定空城之计,令将城门大开,自坐城头,抚琴饮酒以待。司马懿兵至城下,见状大疑,又素知诸葛亮谨慎,不进而退;及至探明回军,诸葛亮已调来赵云,惊退司马懿。马谡与王平回营请罪,诸葛亮虽惜马谡之才,但以军法无私,挥泪斩之;并因己用人失当,上表自贬。

注释
这个剧本是在钱培荣手抄余派戏词(不含配角唱念)的基础上,由李炳莘对照孟小冬说戏录音进行校核,并请范石人对配角的唱念进行修订,最终订稿。因原稿只含主角唱念的场次,故《失街亭》第二至九场、《空城计》第三至四场从略。

根据《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孟小冬授课钱培荣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1.8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失街亭》

【第一场】

(四红龙套同上,诸葛亮上。)

诸葛亮  (引子)    羽扇纶巾,四轮车,快似风云。阴阳反掌定乾坤,保汉家,两代贤臣。

(赵云、王平、马岱、马谡同上。)
赵云、
王平、
马岱、

马谡   (同白)    参见丞相!

诸葛亮  (白)     众位将军少礼!

赵云、
王平、
马岱、

马谡   (同白)    啊!

诸葛亮  (念)     忆昔当年居卧龙,万里乾坤掌握中。扫尽狼烟复汉统,人曰男儿大英雄。

     (白)     老夫、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道号卧龙。蒙先帝爷在白帝城托孤以来,要扫荡中原、扭转汉室。闻得司马懿兵至祁山,必然夺取街亭。想街亭乃汉中咽喉之地,必须派一能将,前去防守。

             列位将军!

赵云、
王平、
马岱、

马谡   (同白)    丞相!

诸葛亮  (白)     哪位将军愿带领人马,镇守街亭敢当此任?

马谡   (白)     丞相传下将令并无一人应声,待俺马谡进帐讨令。

             启禀丞相:马谡愿往。

诸葛亮  (白)     唔!马将军愿往么?

马谡   (白)     当报国恩。

诸葛亮  (白)     那司马懿虽然年迈,用兵如神,将军不可轻敌。

马谡   (白)     丞相!俺马谡跟随丞相以来,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何况那小小的街亭?

诸葛亮  (白)     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啊。

马谡   (白)     愿当军令。

诸葛亮  (白)     军无戏言。

马谡   (白)     愿立军状。

诸葛亮  (白)     当帐立来。

马谡   (白)     马谡乎!

             丞相请看。

诸葛亮  (白)     候令!

(马谡下。)

诸葛亮  (白)     列位将军!哪位将军愿带领人马、协同马谡镇守街亭,当帐请令。

王平   (白)     王平愿往。

诸葛亮  (白)     王将军愿往么?

王平   (白)     当报国恩。

诸葛亮  (白)     此番到了街亭,靠山近水安营扎寨。安营之后,画一图形,速报我知。

王平   (白)     得令。

(王平下。)

诸葛亮  (白)     赵老将军听令!

赵云   (白)     在。

诸葛亮  (白)     镇守列柳城。

赵云   (白)     得令。

(赵云下。)

诸葛亮  (白)     马岱听令!

马岱   (白)     在。

诸葛亮  (白)     解押粮草,军中听用,不得迟误。

马岱   (白)     得令。

(马岱下。)

诸葛亮  (白)     马谡进帐!

(马谡上。)

马谡   (白)     末将正在点动人马,丞相呼唤,有何军事密令?

诸葛亮  (白)     今逢大敌,非比寻常,我有一言,将军听了!

     (西皮原板)  两国交锋龙虎斗,

             各为其主统貔貅。

             管带三军要宽厚,

             赏罚中公平莫要自由。

             此一番领兵去镇守,

             靠山近水把营收。

马谡   (西皮摇板)  我主本是汉家后,

             南征北战不停留。

             辞别丞相出帐口,

             好似顺水送轻舟。

(马谡下。)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先帝爷白帝城叮咛就,

             汉诸葛扶幼主岂能无忧?

             但愿得此一去扫平贼寇,

             免得我亲自去把贼收。

(四红龙套、诸葛亮同下。)

《空城计》

【第一场】

(诸葛亮偕二琴童同上。)

诸葛亮  (念)     兵扎祁山地,要擒司马懿。

(旗牌上。)

旗牌   (念)     人行千里路,马过万重山。

     (白)     门上哪位在?

琴童甲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献图人求见。

琴童甲  (白)     候着。

             启禀丞相:献图人求见。

诸葛亮  (白)     传。

琴童甲  (白)     丞相传你,随我进来。

旗牌   (白)     是。

             参见丞相。

诸葛亮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奉王将军所差,地理图呈上。

诸葛亮  (白)     展开!

(诸葛亮看图。)

诸葛亮  (白)     命你去到列柳城,速将赵老将军调回营来,快去、快去。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诸葛亮  (白)     啊!好一个大胆的马谡哇!临行之时,怎样的嘱咐与你,叫你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怎么你偏偏在山上扎营?哎呀,只恐街亭难保。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

             王平、马谡失守街亭。

诸葛亮  (白)     再探!

(探子下。)

诸葛亮  (白)     如何?果然把街亭失守了。王平、马谡失守街亭,乃诸葛之罪也!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

             司马懿领兵,往西城而来。

诸葛亮  (白)     再探!

(探子下。)

诸葛亮  (白)     唔呼呀!那司马懿居然带兵夺取西城来了。咳!曾记得先帝爷在白帝城托孤之时,说道马谡言过其实,终无大用。悔不听先皇之言,错差马谡,失守街亭,如今我是悔之晚矣呀!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

             司马懿大兵,离西城不远。

诸葛亮  (白)     再、再、再、再探!

(探子下。)

诸葛亮  (白)     啊!司马懿的大兵,来得好快呀!唔!人言司马,用兵如神,今日一见,令人可敬、令人可服!哎呀且住!我将西城的兵将,俱已调遣在外。所剩下的都是些个老弱残兵。司马懿兵临城下,难道叫我束手被擒?这、这、这束手?被擒!

             来,老军们进见。

琴童甲  (白)     老军们进见。

(二老军同上。)

老军甲  (念)     司马兵到,

老军乙  (念)     心惊肉跳。

老军甲  (念)     见了丞相,

老军乙  (念)     急忙跪倒。

二老军  (同白)    参见丞相。

诸葛亮  (白)     你们是西城的老军么?

二老军  (同白)    是。

诸葛亮  (白)     命尔等将四门大开,每门二十名打扫街道,那司马懿兵临城下,尔等不可惊慌浮躁,违令者斩!

二老军  (同白)    是。

老军甲  (念)     丞相吩咐我,

老军乙  (念)     准死不能活。

诸葛亮  (白)     来。

琴童甲  (白)     有。

诸葛亮  (白)     带了瑶琴,城楼去者。

             天哪,天!国家兴败,就在这空城一计了!

     (西皮散板)  我用兵数十年从来谨慎,

             错用了小马谡无用之人。

             无奈何定空城计我的心神不定,

             望空中求先帝大显威灵。

(诸葛亮、二琴童同下。)

【第二场】

(二老军同上,同打扫街道。)

二老军  (同白)    有请丞相!

(二琴童、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恨马谡失街亭令人可恨,

             这时候倒叫我难以调停。

老军甲  (白)     我说咱们丞相大概是老糊涂了吧?司马懿的大兵到此,不把四门紧闭,反将四门大开,这不是越老越糊涂了吗?

老军乙  (白)     可说的是啊!

诸葛亮  (白)     嗯!

     (西皮摇板)  问老军因何故纷纷议论?

二老军  (同白)    非是小人纷纷议论,司马懿兵临城下,叫小人们胆惊害怕呀!

诸葛亮  (西皮摇板)  国家事用不着尔等劳心。

二老军  (同白)    虽然说国家事用不着小人们劳心,可是这西城乃是通汉中咽喉要路,须得拿个准主意才好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这西城地原本是咽喉路径,

             我城内早埋伏有十万神兵。

老军甲  (白)     怪不得丞相不慌不忙的,原来城里头埋伏有十万神兵呢!伙计,你瞧瞧去。

老军乙  (白)     我去瞧瞧。

             哎,伙计,这里三层外三层,我一个也没看见。

老军甲  (白)     你肉眼凡胎,怎么能看得见哪!

诸葛亮  (西皮散板)  叫老军扫街道、把宽心放稳,

二老军  (同白)    咋。扫喽扫喽!

(诸葛亮、二琴童同上城。)

诸葛亮  (西皮散板)  退司马保空城全仗此琴。

司马懿  (内西皮导板) 大队人马往西城,

(四龙套、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同上。)

司马懿  (夹白)    啊!

     (西皮散板)  为何大开两扇门?

     (白)     且住!适才探马报道!西城乃是空城。老夫兴兵至此,为何四门大开?

             唔呼呀!想是诸葛亮又在那里弄鬼,不要中了他人之计。

             众将官,听我一令!

     (西皮流水板) 坐在马上传将令,

             大小儿郎听分明:

             哪一个胆大把西城进,

             定斩人头不容情。

诸葛亮  (西皮慢板)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

             评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

             算就了汉家的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

             东西战南北剿博古通今。

             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

             汉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

             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

     (笑)     哈哈哈!

     (西皮原板)  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

司马懿  (西皮原板)  有本督在马上观动静,

             诸葛亮在城楼饮酒抚琴。

             左右琴童人两个,

             打扫街道俱都是那老弱残兵。

             我本当传将令杀进城,

四龙套  (同白)    杀!

司马懿  (夹白)    杀不得!

     (西皮流水板) 又恐怕中了巧计行。

             勒住丝缰把话论,

             尊一声诸葛听分明:

             你我在渭南会一阵,

             棋逢对手一般平。

诸葛亮  (西皮二六板)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

             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

             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

             一来是马谡无谋少才能,

             二来是将帅不和失街亭。

             你连夺我三城多侥幸,

             贪而无厌又夺我的西城。

             诸葛亮在敌楼把驾等,

             等候你到此谈、谈、谈谈心。

             西城的街道打扫净,

             预备着司马好屯兵。

             诸葛亮无有别的敬,

             早备下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三军。

             既到此就该把城进,

             为甚么犹疑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

             我只有琴童人两个,

             我是既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你不要胡思乱想心不定,

             你就来、来、来,请上城来听我抚琴。

司马懿  (白)     呀!

     (西皮散板)  左思右想心不定,

             城内必有埋伏兵。

司马昭、

司马师  (同白)    爹爹!趁此机会杀进城去、活捉那孔明。

司马懿  (白)     呸!小小年纪知道什么?诸葛亮一生谨慎,从不弄险。我若杀进西城,岂不正中其计?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司马懿  (白)     将前队改为后队,人马倒退四十里。

             待我说破与他。

             诸葛亮呃孔明!你实城也罢、空城也罢,老夫拿定主意不进城,请了!请了!

(四龙套、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同下。)

二老军  (同白)    司马大兵倒退四十里呀!

(诸葛亮下城。)

诸葛亮  (西皮散板)  人言司马善用兵,

             到此不敢进空城。

             诸葛从来不弄险,

             险中有险显才能。

(四上手、赵云同上。)

赵云   (白)     参见丞相!

诸葛亮  (白)     老将军回来了。适才司马带领人马夺取西城,被我空城之计将他惊走,他必然复夺西城,老将军要速速的抵挡一阵。

赵云   (白)     得令。

             带马!

(赵云、四上手同下。)

诸葛亮  (白)     正是:

     (念)     虎豹在山群兽远,蛟龙得水又复还。

     (白)     险哪!

(诸葛亮下。)

《斩马谡》

(四龙套引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西皮摇板)  算就汉家三分鼎,

             险些一且化灰尘。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马谡、王平回营请罪。

(探子下。)

诸葛亮  (白)     击鼓升帐!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赵老将军得胜回营。

诸葛亮  (白)     有请!

探子   (白)     有请!

(探子下。赵云上。诸葛亮向赵云敬酒表示祝贺,赵云拟向诸葛亮讲话,诸葛亮阻止,并摇头请赵云离去,赵云下。)

诸葛亮  (白)     带王平!

(王平上。)

王平   (西皮快板)  忽听丞相传将令,

             不由王平心内惊。

             迈步且把宝帐进,

     (西皮摇板)  丞相台前请罪名。

诸葛亮  (西皮摇板)  火上心头难消恨,

     (西皮快板)  帐下跪的小王平。

             我也曾吩咐你,

             靠山近水扎大营。

             大胆不听我的令,

             失守街亭你的罪不轻。

王平   (西皮快板)  丞相不必怒气生,

             王平言来听分明:

             马谡不听王平论,

             先有画图作证凭。

诸葛亮  (白)     呸!

     (西皮快板)  若不是画图来得紧,

             定与马谡同罪名。

             将王平责打四十棍,

     (白)     打!

(二龙套押王平同下,二龙套同上。)

诸葛亮  (西皮散板)  再带马谡无用的人。

(马谡上。)

马谡   (西皮快板)  丞相宝帐令传下,

             马谡心中乱如麻。

             悔不该不听王平话,

             不该山上把营扎。

             自古军令无戏耍,

             等候丞相将令发。

诸葛亮  (西皮快板)  见马谡跪帐下,

             不由山人咬龈牙。

             大胆不听我的话,

             失守街亭你差不差?

马谡   (西皮快板)  马谡无谋作事差,

             犯罪理当正军法。

             当年跟随先帝驾,

             还望丞相厚恩加。

诸葛亮  (西皮散板)  吩咐两旁的刀斧手,

             快将马谡正军法。

马谡   (西皮散板)  丞相宝帐传令下,

             赏罚公平果不差。

             二次进帐忙跪下,

             末将言来听根芽:

             我今一死倒也罢,

             家中还有白发的妈。

     (白)     丞相!马谡失守街亭,理当斩首,死而无怨。但家中尚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我死之后,望求丞相另眼看待。马谡纵死九泉,也感丞相的大恩大德。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见马谡只哭得珠泪洒,

             我心中好一似乱刀扎。

诸葛亮  (白)     马谡!

马谡   (白)     丞相!

诸葛亮  (白)     幼常!

马谡   (白)     武乡侯!

诸葛亮  (白)     哎!只因你未曾出兵,当着满营的将官,先立下军令状。临行之时,何等的嘱咐与你,叫你靠山近水安营扎寨,谁知你到了街亭,偏偏在山上扎营。如今失守街亭,若不将你正法、我是何以服众?

             马谡!幼常!咳!

四龙套  (同白)    哦!哦!

诸葛亮  (白)     斩!

马谡   (白)     娘啊!

诸葛亮  (白)     招回来!

(马谡回场,向诸葛亮跪。)

诸葛亮  (白)     马谡,你方才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奉养。你但放宽心,你死之后,将你的兵马钱粮,拨与你母以为养老之费。

马谡   (白)     多谢丞相!

诸葛亮  (白)     马谡!

马谡   (白)     丞相!

诸葛亮  (白)     幼常!

马谡   (白)     武乡侯!

诸葛亮  (白)     咳!将军哪!

四龙套  (同白)    哦!哦!

诸葛亮  (白)     斩、斩、斩、斩!

马谡   (白)     该斩哪!

(马谡下。)

诸葛亮  (西皮散板)  我哭、哭一声马将军,

             我叫、叫一声马幼常。

             未出兵先立军令状,

             可叹你为国家刀下身亡。

             马谡哇!参谋哇!啊……马幼常!

(赵云上。)

赵云   (白)     丞相斩了马谡为何落泪?

诸葛亮  (白)     老将军那里知道!先帝爷在白帝城托孤之时说道,马谡言过其实、终无大用。是我不听先皇之言、错差马谡、失守三城,我哪里哭的是马谡!哭只哭先帝爷托孤之言哪!

赵云   (白)     原来如此。

诸葛亮  (白)     也罢!就烦老将军拜本进京,奏明幼主,自贬武乡侯之职。歇兵三日,再与司马决一死战。后帐摆宴,与老将军贺功!

(诸葛亮、赵云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5 ┊ 字数:5993 ┊ 最后更新:2021-02-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